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11还是脱我的吧
    江夜痕听都没听过,扭头问道:“你会做?”

    “那是当然了,摘回去我给你做,就是过程可能麻烦点。”她踢了牛肚子,“先别吃了,到了山头想吃多少都有。”

    老牛一路上看到那些野花都想吃一口,可夏珂偏偏不让它吃。到了山脚下,她下了牛,将它们分开栓着,扭头指着那山坡上,“江夜痕你看,好多水密花,还有地蕨皮和马齿苋,你带东西了吗?”

    她说的名字,江夜痕听都没听过。茫然地摇头,“带什么?”

    “没有算了,等会儿把你的衣服脱了包着。”

    江夜痕看着自己的外衣,脸上不自然,“脱了就剩下内衫了。”

    “难道要脱我的?”

    江夜痕凝眉,“那算了,还是脱我的吧。”

    他跟在夏珂旁边,从地上拾起青黑色的东西,“这个就是你说的地蕨皮?”

    “对,做饺子馅和包子馅,很好吃的。别说了,捡吧。”

    江夜痕站着研究了好一会儿,只好蹲下来捡着,“这么小的东西,要弄多少?”

    “自然是越多越多了,你来捡地蕨皮,我去采水密花,回头我给你做水密花草粑粑吃。”她说。

    江夜痕点头笑道:“好。”

    两人牛就在山坡上吃草,他们就在附近采东西。临近中午,她抬起头看看远处扛着锄头回家的村民,喊道:“江夜痕,我们也回去吧?”

    江夜痕直起腰身,看向披上的夏珂,“好,你先下来。”

    她抱着水密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江夜痕寻思她能不能刹住脚,也在考虑等会儿她若是刹不住,自己到底要不要挡一挡?

    “喂喂喂,江夜痕闪开,撞了你我不……负责……呃!”

    江夜痕没拿身子抵挡,闪开了身子却伸出手揪住她的后衣领,她坐下来捂住脖子,“你想勒死我?”

    “被你撞死和勒死你,我斟酌了下,还是选择勒死你。”他见夏珂瞪眼,又笑道:“其实,我力道控制的很好,你这不是还在活着吗?”

    “你去死。”她猛地起身,一拳回去,被江夜痕扭过脑袋,大手包裹她的小拳头。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错了我错了,我应该被你撞的。”

    “哼。”夏珂抚摸了脖子,又整理了衣服,没好气喊道:“把衣服脱了,赶紧捡起来包着,我要回去吃饭。”

    江夜痕看着地上散落的水密花,很不情愿的将外衣脱下来铺在地上裹着水密花、地蕨皮和马齿苋。包了一大包走过去递给夏珂,“你骑牛拿着。”

    夏珂已经坐在了牛背上,看了他的内衫,笑道:“身材挺好啊。”

    江夜痕面色微红,伸着手,她笑着接过,放在牛背上,“要不你也上来?”

    江夜痕拉着老黄牛,“不用。”

    夏珂没吭声走在前面又哼起了曲,江夜痕跟在后面认真的听着。

    路上遇见了村民,看到夏珂不觉得奇怪,倒是看到江夜痕就有些奇怪了。江夜痕算是夏家的外族人,相貌又好。

    两人小声说道:“江家没准儿会和夏家联姻,夏壮的女儿下月要出嫁了,可还有夏全的长女,不也十六了吗?”

    “说的也是,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倒也般配的,就是不知道夏老爷子瞧的起江家小哥不。”

    这话江夜痕和夏珂都听见了,夏珂回头睨了那两人你一眼,扭头喊道:“江夜痕我倒是觉得他们说的挺对的,我大姐要出嫁了,可还有二姐,你说我爷爷会不会将二姐许配给你?”

    江夜痕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我这事情你就别操心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事情吧。若是阿花有那个毅力,一旦瘦下去了,我看你还怎么推脱。”

    夏珂沉着脸,鼓着腮帮子,“死江夜痕,你怎么和王竹子一样讨厌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再提沈阿花,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哦。”江夜痕抬起头看向她,“那你也不能在我面前说其他女人,就算是你姐姐也不行,我不想和任何女子扯上关系。”

    她转过身子面对他,“你都十六了,和你差不多年龄的都准备娶妻生子了,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十四岁都有了通房,说说怎么了?”

    江夜痕瞧她这么坐在牛背上也不怕摔着,轻笑道:“我家又不是大户,我也才十六岁,还有很多人二十多岁结婚生子的,一抓一大把,我怕什么?你都没催婚,我着什么急?”

    她不解,“你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我,你是你。”

    “嗯,所以你别说我,我也不说你。”

    夏珂翻了个白眼,转过了身子不再理他。

    快到了院门口,夏珂跳了下来,牵着水牛走进院子,大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老爷子没出来,“回来了就回来了。”

    两人将牛拴在了牛棚里,刘氏笑眯眯的出来,看到江夜痕提着一包东西,穿着内衫忙道:“夜痕,你这是……”

    江夜痕微微颔首,夏珂拉着刘氏,“他在山上采了点野菜,没东西装,只好用衣服了。饭好了吗,我饿了。”

    刘氏本想和他多说两句的,却被夏珂给拉着进了屋子。

    江夜痕回到了院子里,江母惊了一霎,忙进去拿来了外套给他披上,“你这孩子真是,没有东西装就晚点再去弄,山里那么多还弄的完?这着凉了怎么办?赶紧穿上。”

    “没事的母亲。”江夜痕笑着将衣服穿上。

    “这都是什么?”江母将菜放在簸箩里询问。

    江夜痕指着道:“这是水密花,夏珂说要做水密粑粑,这个是地蕨皮和马齿苋,她说做馅儿最好吃,等饭后她会来做的。”

    江母将菜分开,“能吃吗,我听都没听过。”

    “应该能吧。”

    “先吃饭吧,以后这些事情我来就好,你就在家里好好念书。”

    江夜痕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吭声。

    东院,夏珂吃了一碗饭,刘氏问道:“夜痕都装了什么菜回来,你怎么没弄点?”

    “家里不是有这么多菜吗?我才懒得挖野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