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14我可以选择不说
    饭桌上夏元问夏珂,“今天还是放牛吗?”

    夏珂想了想了,又不能和那几个小伙伴一起玩耍了,可一个人又不愿意,想到江夜痕笑问刘氏,“娘,我能喊上江夜痕吗?”

    刘氏看向夏元,心想女儿是不是对江夜痕又意思,可又不好意思询问。

    “你找他,不怕人家母亲说你带坏他吗?我先前就听他江母说过了,她所有的希望可都在儿子的身上。你这几日跟他走的很近,没有察觉的他娘有不开心?”

    夏珂蹙眉,“有吗?伯母很欢迎我去家里做客,怎么会不开心呢?不过娘说的也没错,有些人不善于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写在脸上。那我还是避一避吧,万一正耽误人家考大官了,我可就成了罪人。”

    夏元接着道:“那正好,你今天就跟着爹去药铺帮忙吧。”

    “不要。”夏珂毫不犹豫直接拒绝,“那我还不如去放牛呢。”

    “你这孩子,这药铺将来可都是你的,你不学的话,谁学?”夏元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今天一定要去。”

    夏珂自小跟着老爷子学医,对医已经有了抗拒了,实在是不想去药铺,闻到那个种草药味道就难受。她哄道:“爹,您又不是不知道,我闻不惯那个味道,我还是去放牛吧。”

    不等夏元开口说话,她猛地扒了两口饭,转身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刘氏喊道:“你脚怎么了?”

    “别理她个臭小子。”

    刘氏拍打他一下,“怎么说话呢,她好歹也是咱们闺女,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刘氏放下了晚饭,弯腰将夏珂的鞋子给拿起来,去了后院放在了盆子里,却看到血迹,她惊了一霎忙喊道:“夫君,你快来。”

    夏元以为她出了什么事,看到她人松了口气,“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你瞧,这是不是血?”

    “她脚受伤了?”夏元忙转身,“这孩子每次都这样,伤了也不吭一声。你别担心,我这就去喊她回来。”

    “夏珂!”

    夏元出了院子就开喊,老爷子听后出来问道:“那小子怎么了?”

    夏元走过去焦急道:“珂儿也不知道怎么把脚给伤了,她娘准备给她洗鞋子,发现里面都是血,正喊她回来瞧瞧呢。”

    老爷子骂了一句,挥手道:“快去快去。”

    夏元走后,老爷子扭头就看到了江夜痕。江夜痕听了他二人的对话,扭头看向院子,“小珂又跑出去了?”

    “这孩子就是闲不住,一大早出去了一趟,鞋子头发湿透了回来,这会儿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老爷子担忧的看向院外。

    江夜痕走过来,“夏爷爷不必担心,我出去帮忙找一找。”

    “好。”

    江夜痕看牛还在,便走出去左右瞧瞧并没看到他的身影,细细分析了下,转身去了屋后。

    屋后有个稻草垛,夏珂被太阳晒的暖洋洋的直犯困,自然也听到了夏元得呼喊声,可她就是想睡觉不想搭理,若是答应了肯定会被拉回去,到时候一群人问东问西的,烦都能烦死。

    感觉有个隐影照了下来,她睁开了眼睛,看到沈阿花那放大的脸,她瞪大了眸子惊叫了一声。

    “啊,救命啊。”

    江夜痕听到声音大步跑了过去,沈阿花抱着夏珂的身子,欢喜喊道:“珂郎,原来你在这里等着俺,俺太高兴了。”

    “你放开我,谁等着你了,死胖子走开,小爷我今个心情很差,当心我一掌劈死你。”

    沈阿花又不是被吓唬大的,她才不怕,“嘿嘿,珂郎肯定不会伤害俺。俺已经在努力的瘦了。”

    “你松开我,我瞧瞧效果好不好。”夏珂气的咬牙,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江夜痕,更加恼怒了。

    他怎么能置之不理?

    沈阿花放开了她,她站稳了身子整理了衣服,上下将看了看,“一点效果都没有,你是不是偷懒了?”

    沈阿花看看自己嘟起了嘴巴,“怎么会没有呢?俺每天都在坚持锻炼身体,俺娘说……”

    “行了行了。”夏珂打断她话,听她说‘俺娘’真是听伤了,“小爷说了,效果还没事很明显,所以继续坚持,不要偷懒。你刚刚偷袭我,我都没有找你算账,你下次再这么偷袭我,我可是会揍人的。”

    她对着沈阿花举起了拳头,吓唬了她一下,挥手道:“赶紧去锻炼身子吧,别偷懒。”

    沈阿花郑重点头,“俺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去吧去吧。”

    沈阿花笨笨的身子跑远后,她没好气瞪着江夜痕,“看够了没?”

    江夜痕眉梢扬起笑着走过去,“你这一大早置什么气,夏爷爷和三叔四处找你呢。”

    “要你管。”她有坐在草垛子上,嘴里叼着稻草。

    “要不是夏爷爷拜托我来寻你,我才不想寻你。不过老实说,你昨夜去了哪里?”

    夏珂斜了他一眼没回答。

    江夜痕也看出她左脚受伤了,于是蹲下来直接握住她的脚,夏珂吓一跳,伸手阻止,“喂,你干什么?”

    “我看看伤势。”

    她缩了脚,不置信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才你站着的时候,有些跛脚。”他指着问,“怎么回事?”

    夏珂拧着眉头,“没事,就是不小心歪了下。”

    “歪出了血?”

    江夜痕看就知道她说谎,直接脱了她鞋子,扯了扯嘴角,“袜子都染红了,你就不怕伤口感染?跟我回去。”

    他半蹲着身子背对着她。

    “你干嘛?”

    “上来,我背你回去。”

    夏珂缩了身子,拿着鞋子穿上,“这点上又不是不能走路,你闪开我要下去了。”

    江夜痕直起了身子,看着她从上面下来,穿上了鞋子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江夜痕跟在后面,“你这到底是什么弄的?”

    “我可以选择不说。”

    江夜痕点头,“不说也行,回去我看夏爷爷问的时候,你还不说。”

    夏珂白他一眼,跟在后面走着。

    江夜痕进了院子就喊道:“夏爷爷、三叔,小珂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