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15背不背
    刘氏和老爷子从屋子里出来,夏壮和夏全一家人也出来了。夏珂睨他们一眼,全都是看热闹的,撇了嘴角直接走到自己的屋子里。

    老爷子挥手道:“你们都回屋,没什么事情。”

    江夜痕思索着要不要回去,老爷子却问道:“她跑哪里去了?”

    江夜痕回道:“在屋后的草堆上,险些又被阿花给非礼了。”

    老爷子嘴角动了动了,进屋大骂道:“你说你什么用?你一个沈阿花都对付不了了?那时候让你跟着师父一起学武功,你小子贪玩不好好学,现在后悔没?”

    夏珂坐在椅子上,抬起头委屈地看着他,“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爷爷,有你这么损自个儿孙子的么?”

    “说你还不让说了?”老爷子哼了两声,指着站在一边的夏元,“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她看看伤口。”

    夏珂见四个姐妹都站在门口,她缩回了脚,“不要,你们都回去,我自己来。”

    “你自己能处理也不会这样了。”老爷子看她那倔强的样子,回头就见四个丫头站在身后,他说道:“你们几个丫头也都回去吧,给她留点面子。”

    夏清笑笑,“是爷爷,小珂别和爷爷闹别扭了,当心爷爷要处罚你。”

    夏珂扭过了头没吭声,听着几个丫头的小声,她起身道:“就没念叨我好过。”

    “行了这人都走了,你赶紧把给她看看脚。”老爷子指着夏元。

    夏元点头,提着药箱蹲下来给她包扎。江夜痕就站在门外,和老爷子说着刚刚沈阿花的事情。他听完后,叹息道:“那个丫头真是脸皮厚,不过也怪不了人家。她不出去也就不会遇到阿花了。你可问出来她这伤是哪里来的?”

    江夜痕摇头,“她没有说。”

    老爷子一个鼻孔哼了一声,“一大早从外面回来,昨夜肯定出去了。”

    江夜痕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没有发表看法。

    伤口包扎好后,夏元凝眉,“你是不是下水了?”

    夏珂垂着眸子穿上鞋子并没回答,老爷子听了话走进来,问道:“什么伤的?”

    “应该是碎渣划破的,伤口比较深。”夏元边说边收起药箱。

    老爷子走进屋子,盯着她,“你下水做什么?”

    “捉鱼啊,不小心划破的。”

    “……咱家堰塘里要多少鱼没有?让你这大清早的下河去捉鱼?”

    面对老爷子的质问,夏珂撇撇嘴,“河里的鱼好吃还不行吗?好了爷爷,就这点伤又不碍事,至于一个个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老爷子语塞,夏元呵斥道:“你伤口在水中泡了那么就,鞋子都是血,你是想吓坏你娘?你爷爷也是关心你,你这脾气跟谁学的?”

    “跟我学的。”

    “爹。”夏元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好了好了,孩子不想说,咱们也别逼着她了,让她休息休息,你们该干啥去干啥吧。”老爷子吐了一口气,“这未来的十日有的忙了,我也没那个空闲看着你,这几日你就在家里养伤,要不就去和夜痕一起百~万小!说做学问,不许乱跑了。”

    “哦。”夏珂淡淡地应了一声,一瘸一拐的去了房间里。

    老爷子和江夜痕也离开了,刘氏进去跟她说说话,见她闭着眼睛,她只好起身出去。

    夏珂睡了一觉,清醒后就听到刘氏问道:“夫君,家里的箩筐去哪里了?昨日我明明就放在这里的。”

    夏元跟着里里外外找了找并没有找到。

    夏珂听后忙从空间里将筐子拿出来,喊着道:“娘,筐子在这里。”

    刘氏一听进来看到了筐子,“怎么在这里?”

    “准是你放错了地方了。”夏珂掀开被子下床,“娘,你要去做什么?”

    “去菜园子里摘菜。”

    她穿好鞋子跟在后面,“要我去吗?”

    “不用了,你脚步方便,还是在家里歇息吧,娘去去就回来了。”

    夏元听了忙接过筐子,“给我吧,需要什么菜,我去摘回来。”

    ……

    接下的几天里,老爷子帮着夏壮忙着夏清的嫁妆之事,夏元忙着药铺的事情,夏全一家人依旧是老样子,但是他们一家都在盯着夏清的嫁妆,等着女儿夏静出嫁的时候,不说比夏清的嫁妆多,起码也不能少。

    这些夏珂抖看在眼里。

    她的伤好了不少,老爷子和夏元忙的也顾不上她,但是大家都不允许她出门。一直到夏清出嫁的哪一日,整个村子都热闹起来了,她才穿上了新衣服忙着迎接道喜的宾客。

    唯一有点不舒服的就是她做为夏清的假堂弟,要在大姐出嫁的这天帮着背出去。为了这事情她和老爷子闹了一晚上。

    她觉得自己来背有些不吉利,可老爷子觉得这事情非她不可。这会儿她正寻思着要怎么弄才好。

    江夜痕见他愁眉苦脸,走过去站在她身边,“想什么呢?大姐出嫁,你应该高兴才是。”

    夏珂睨他一眼,“高兴归高兴,可我是……我怎么能去背她出来嘛。”

    “这事情啊?”江夜痕挠挠头想了想,“其实夏爷爷都说你可以的,还是你觉得自己的身子太弱了背不起你大姐?”

    夏珂白他一眼,“我是觉得这事情不合适,还不如她自己倒着走出来。这新娘子不是不走回头路吗?总比让我这个假弟弟背的好吧?”

    “你说的也在理,可你不去的话,所有人都会怀疑的。人家会说,夏家有男儿为什么不出来背?难道是背不起,还是关系不好不想背?”

    夏珂越想越烦躁,随即道:“算了,不管了。我相信夏家祖宗也会理解的,若是真要埋怨,就去怪我爷爷好了。”

    江夜痕笑了笑,她又道:“你很无辜啊,你觉得呢?”

    江夜痕赞同地点点头,接着就听她大娘文氏喊道:“小珂呢?快点时辰到了。”

    “快去吧。”江夜痕说。

    夏珂应了一声,跟着他一起朝着屋内走去。看到新郎伸手喊道:“大姐夫,喜糖都还没吃到,给个喜糖来,吃了就有力气了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