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小精灵之林枫〕〔名门豪宠:小妻PK〕〔天刀之天涯〕〔怦然心动〕〔惹爱上身:霸道总〕〔全能娱乐教父〕〔惹爱成瘾〕〔空间农女:彪悍辣〕〔军婚小媳妇:首长〕〔赤龙破天〕〔宋疆〕〔大完美主播〕〔神武帝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混沌天帝诀〕〔神级黑店〕〔快穿女主:男神,〕〔大神,来打架!〕〔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海贼盖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16没用的东西
    这大姐夫长的倒也一表人才,说起喜糖,他笑嘻嘻的转过身子,看向身边人,“快喜糖拿来给夏小爷。”

    “是。”

    夏珂接过喜糖,剥开后含在嘴里,说了两句祝贺的话花后就被一群人拥着进了屋子里。

    夏清盖着红盖头,媒婆站在和文氏站左右在她交代着什么,只见夏清盖头一晃一晃,定时听了进去。

    “小珂来了。”

    有人喊了一声,文氏含泪看着夏珂,伸出手拉着他,“小珂,能背的动吗?”

    夏珂撇了嘴巴,玩笑道:“就是背不动也要背呀。大娘放心,摔了我也不会摔了大姐的。”

    这么说,文氏肯定不放心,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夏清拜别了长辈,夏珂弯下腰,“大姐,来上来。”

    夏清声色微哽,“谢谢小珂。”

    夏珂没作声,夏清上背后,她咬着牙齿站了起来,这还不重啊!

    “珂儿怎么样,能行吗?”刘氏站在一边担忧的看着她。

    她憋红了脸,扭头冲刘氏笑了笑,“没事的娘。”

    文氏和几个姐妹跟在夏珂身边,都怕她身子瘦弱,若是摔了就太不吉利了。夏珂觉得有人在推着她,闹哄哄的说话也听不清,院子里还放着鞭炮,声音大的震耳。

    “别推别推。”夏珂走路费劲儿有被人推着,说话又没人听见。

    “小珂这推的太厉害了,你可要稳住啊。”夏清也怕摔了,自己又不能乱动,除了地面乱糟糟的脚,她什么也看不见。

    一群人跟在身边吆喝着,夏珂有些恼怒,身后这么一大波人推着,她难受的都想松开手自己跑了。

    “哎呀。”

    不知道谁的脚伸到她脚下,将她给绊了,连同新娘子都摔下去。夏珂想这下掺了,众人跟着惊呼、唏嘘不已。可夏珂没感觉到一疼,反而是脸上软乎乎的……

    “嘿嘿,珂郎你没事吧?”

    “……”夏珂睁大了眼睛,自己摔在沈阿花的胸前,这个糗大了。

    一群人将他们给扶起来,新娘子脚也没着地,夏珂站直了身子,恼怒道:“谁这么不想我姐好过,竟然给我使绊子?回头别让我给揪出来,要不然我肯定闹的你家鸡犬不宁。大姐,你没事吧?”

    夏清摇头,“没有。”

    夏珂看了一眼沈阿花,“谢谢你阿花。”

    沈阿花一听顿时蹦了起来,欢呼道:“珂郎跟俺道歉,珂郎对俺多好,娘,你听到没……”

    夏珂无奈,打了个寒噤背着夏清朝着花轿边走去。将夏清交给了新郎,她喘息道:“我姐可就交给你了,你若是敢欺负她,我、我肯定不会绕过你。”

    新郎笑道:“小舅子请放心,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出现在我身上。”

    夏珂摆摆手出了人群,双腿软了下,江夜痕忙扶着她。她仰头看了一眼,抓住他手臂,“累死我了。”

    江夜痕抿嘴笑了笑,她站直了身子,叉腰喘息,“刚刚是谁绊了我,你看到没?”

    他摇头,“我也没有注意,等反应过来你们都围了一团。不过你要好好谢谢人家阿花。”

    夏珂点头,甩了下手臂,又活动了下脖子,“累死了。我二姐成亲的时候是不是也是我?”

    “嗯,只要你的身份一天没公开,夏家的四个姑娘出嫁,都要你来背。”

    夏珂拉长了小脸,“命苦,我二姐比大姐还重,你瞧她脸上都是肉,比我长大一岁,遇到了合适的婆家肯定会出嫁的。你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别叫命苦,不然自己真会苦命的。”

    夏珂白他一眼,见沈阿花跑过来,她伸手挡住,“停停停,别撞了我。我这腿脚还在软着呢。”

    “珂郎,俺是觉得你应该锻炼锻炼身子骨了,不要以后俺们成亲了,你如何抱的起俺?”

    噗嗤——

    夏珂嘴角扯了下,笑道:“我是该锻炼了,但是呢,要娶你的话,也要看你能不能比我大姐还瘦。刚刚谢你了。”

    沈阿花心里像喝了蜂蜜一样甜,大胆的上前挽着她的手臂,“珂郎,俺等会儿能不能跟你一起入席?”

    “呵呵,这个嘛,当然是不可以的。”她将手臂抽出来,“我家三日后才准备喜酒呢,要喝喜酒要等上三日,你是不是记错了?”

    这是杏花村的风俗,出嫁的姑娘要等三日后回门,娘家准备回门酒。家底好点的人家,还会摆上流水席宴请宾客来喝喜酒,家世贫寒的人家,就只能摆上两桌,等女儿和女婿回门,一家人吃吃喝喝这亲事就算成了。

    夏家在杏花村算大户人家了,两日的流水席也让夏壮夫妻二人脸上有了光彩。夏壮在外也有了颜面,自己的女儿出嫁多风光,女儿嫁入了夫家也能站住脚。

    流水席完后,夏全妻子陈氏帮忙收拾了桌子,回到了家里就摆起了脸色。在外人面前她嘻嘻笑笑不怎么说话,回家后就开始数落自己的相公和孩子。

    “等我儿出嫁的时候,我儿的嫁妆肯定不能比他们家少。”她见夏全仰头灌酒,气打一处来,上前就夺了他的酒壶。

    “你一天到晚都是喝喝喝,少了酒你是不能活了吗?”陈氏恨不得砸了他的酒坛子,“你要是和老三一样能干,我也不至于这么操心了。”

    夏全喝醉了,挥手道:“娘子,你放心,我家静儿的嫁妆,肯定不会比那家子少。明天我就去找爹,要求去药铺帮忙。”

    陈氏没多大的期望,因为这话他说了几十遍了,等第二天还不都抛到脑后。

    “娘,大姐今天用的那个胭脂,女儿也想要,我都打听过了,需要五两银子呢。”夏静挽着陈氏的手臂,“您给我买一个吧?”

    “五两银子?”陈氏盯着她,拍着她的手道:“上次不是才买了一个吗?有用的就行了,这月你爷爷还没给咱们发银子呢,过几日再买,听话啊。”

    小女儿夏星一听姐姐要胭脂,她跑过去喊道:“娘,我这个衣裳穿上都小了,您是不是该给我做新衣裳了?”

    陈氏心里很烦,可又不好冲着孩子们出气,二话不说上前拍打着夏全,“你个没用的东西,你还要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