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荣耀〕〔透视小野医〕〔抗日之烽火系统〕〔极品小神医〕〔重生之逆天复仇〕〔美女们的私人医生〕〔至尊凰后:邪帝,〕〔逆天毒妃:帝君,〕〔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六零,天上掉〕〔神级黄金手〕〔桃运神医〕〔都市极品兵王〕〔婚姻的荆棘〕〔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桃运医圣〕〔亲兵是女娃〕〔盛世独宠:逆天娘〕〔帝妃嫁到:皇叔,〕〔权路风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19插秧
    江夜痕困扰了一夜的问题没法解开,本想出去走走找找答案的,也没有想到她会喊自己和她一起走走,没准儿就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呢。

    “还要牵牛?”他怔了怔身。

    夏珂揭开了牛绳,“是呀,我打算帮忙插秧的,牛就拴在山坡上吃草。”

    江夜痕扶额,“所以我要牵着老黄牛跟在你身后?”

    “那……我把水牛让你给你骑,我走路。”

    江夜痕拒绝,“你陪我一起走,要不就一起骑。”

    噗嗤。

    “你想把我家牛累死呀?”夏珂白他一眼,“陪你就陪你,走吧。”

    一路上安安静静的,偶尔遇上地的村民会打招呼,除此之外谁都没有说话。夏珂哼着曲又觉得无聊,回头问道:“你原本要去哪里的?”

    “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还有这么这份闲情雅致。”她撇了下嘴角,“你没想到再租个几亩田地吗?”

    江夜痕笑了笑,“除非有人不种田了,要不然这土地稀缺,那能轮到你来种?我们是外来人,夏爷爷能给两亩旱地已经很不错了。”

    夏珂点头,现在村里田地都不够,很多人都是村长划分的,都是要缴税的。

    “不过,上次你教我做的那水密花草粑粑,我娘前天做了一些,昨日拿去了集市卖了二两银子。她还让我好好谢谢你呢。”

    夏珂听了高兴道:“真的啊,二两银子也不少了。我爷爷一个月才给家里五两银子。”

    关于夏老爷子每个月给他们多少,江夜痕从来都没有打听过。不过听他亲口说出来,不免有些惊讶。

    “三叔不是在药铺帮忙吗?怎么才五两?那你大伯和二伯呢?”他问。

    夏珂手里拿着树枝挥着路边的野花,“还不都一样?”

    “都一样的话,就有点不公平了。”江夜痕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道:“你可别误会,我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

    “我知道。”夏珂笑道:“我自己都觉得不公平。大伯和二伯什么都不用做,也就忙着农活。可他们心里一点数都没有,总以为爷爷把什么都给了我们家。”

    江夜痕沉默了一霎,道:“这样下去的话估计不行。”

    “是呀,我也知道,也和我爷爷说了大伯二伯的事情,他心里也有数。”夏珂回头笑道:“我爷爷又不傻,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只能走一路是一步了。”

    翻过了小山披山下就是一望无际的水田,杏花村的村民们都在这里,她一眼都看到了老爷子他们,她指着道:“呐,那就是我家的水田,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嗯。”江夜痕应了一声,“说来惭愧,我虽然生在农家,却一点都不像农家的汉子。这些农活我却很少做,回头也租两块水田。卷起了衣袖和裤腿下田里劳作,应该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带你去享受。”

    江夜痕猝不及防的被她捶了脊背,他身子向前倾斜了下,猛地咳嗽了几声,“你下手真是不轻。”

    夏珂回头笑了下,将牛拴在山坡上,提着食盒朝着田里去。

    夏老爷子带着三个儿子一边干活一边商量着夏壮和夏全的事情。老爷子想让夏全去酒庄里,夏全直接拒绝,“爹,我不想去。”

    老爷子听了这话有些恼怒,可还是心平气和问道:“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每个月给你的银子,一半儿都拿去买酒了,让你去酒庄里当个学徒也好学下如何酿酒,将来自己开一个小酒铺,不好吗?”

    夏全蹙眉,有些抵触。直起了腰身偷懒一下,“可是爹,我真的不想去。”

    “我看你整日游手好闲习惯了。”老爷子怒喝了一声,“你不想去酒庄,那你说,你想干什么?”

    夏元觉得机会来了,直起身子看着过去,“爹,要不让二哥来药铺吧,我去酒庄。”

    夏全一听面色一喜,“好哇,那我和三弟换一换,爹您说呢?”

    老爷子悠悠地看向夏全,这决定的太突然了,他疑惑问道:“这几年你都在药铺帮忙,突然要去酒庄,还是厌烦了自家的药铺?”

    “爹,您想多了。”夏元看向夏全,“二哥不想去酒庄其实我也有些想不明白。二哥喜欢喝酒,去了酒庄就可以免费喝了,却不想去。我说换一换二哥立马就答应了,说明二哥还是想为自家药铺尽心尽力,所以我就想不如缓一缓,让我去尝试一下也好。”

    夏珂走进来就听夏元最后一句,于是插话喊道:“爹要去尝试下什么?”

    “珂儿来了。”夏元扭头,看到江夜痕讶异了下,随即道:“夜痕也来了。”

    “嗯,小珂送饭还牵着牛出来,我就帮忙一起送来。”他礼貌的看向老爷子,“夏爷爷,三位叔伯上来吃早餐吧。三婶做的包子,可好吃了。”

    老爷子笑了笑,对三个儿子说道:“都去洗手吃饭吧,吃饱了再继续。”

    “好,早就饿了。”夏壮率先洗手走上来。

    夏珂弯腰脱了鞋子下了田,老爷子喊道:“你怎么下去了,你又不会插秧别顺坏了秧苗。”

    “不会的爷爷,您瞧着,我给您插一个看。”她拿着秧苗弯腰插在水中,对准了前面的,连续插了两排,扬起喊道:“爷爷,怎么样?难不倒我的。江夜痕,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下来。”

    “嗯。就来。”

    江夜痕跟着脱了鞋袜下去,夏元本想说他身子弱,话到嘴边就咽了下去。自从九年前,夏珂救了他之后,也没见他病情复发过,只是江母将他保护的太好了,不敢大意。

    “像我这样来。”夏珂教着他。

    江夜痕又不笨,照葫芦画瓢就行了。

    忙了一气,夏珂直起腰,擦了脸上的汗水,“爹爹刚说什么要尝试一下?”

    夏元看了老爷子一眼,笑道:“你爷爷让你二伯去酒庄,他不愿意去,我就说跟他换一换呢。”

    “哦?二伯不是很喜欢喝酒吗,酒庄最好不过了。怎么会不去?”

    面对夏珂的询问,夏全鄙夷了一霎,“自家的药铺不去,去酒庄干什么?我觉得药铺适合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