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26未醒
    听到老爷子的声音,他才掀开了帘子,探出头喊道:“夏爷爷。”

    “嗯,你们的粑粑都卖完了吗?”老爷子上了马车。

    “都卖了。”他见老爷子坐了下来,才伸手将自己的母亲拉上来。

    江母坐在夏珂旁边,“这孩子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回去可要多熬点醒酒汤,好好醒醒酒。”

    老爷子哼了一声,“等她醒了再好好的收拾她,自不量力。”

    江夜痕低头含笑,她确实该好好的收拾收拾下,一个女孩子喝什么酒,万一被人识破了身份,可就危险了。

    江夜痕怕她这么睡着着凉了,于是就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盖着。自从上次脱了衣服包着那些野菜,他穿着亵衣回来之后就长了个心眼,让母亲给自己做了几件薄点的内衫,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内衫,就算穿出去也会被人笑话,就是为了防止被脱衣服。

    老爷子半眯着眼睛,看他将衣服脱下来给夏珂盖着,轻声问道:“夜痕准备要赶考了吧?”

    忽然被提名,江夜痕怔了下,扭头看过去,回道:“是的夏爷爷,今年在准备一年,明年开了春就去考试。”

    老爷子点头,睁开了眼睛看向他,“有多少把握?”

    江夜痕缓缓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没有见过试题,不知道出题之人会考哪方面。”

    “这是个问题。”老爷子笑道:“书看的怎么样了?”

    “不敢说倒背如流,只是书中尚有一些不明之处,还需要时间慢慢琢磨。”

    老爷子听他话,真诚谦逊,想必是很有把握的。再说,江家祖上都是能人异士,江夜痕的太爷爷更是在朝中当过大官的,到了他爷爷那一辈就家就破了,可在当地也是有钱人户。

    江夜痕的爹去的早,他们孤儿寡母的难免会被欺负。若不是当年夏珂无意中救了江夜痕,老爷子也不会收留他们母子,更别说一住就是九年了。

    马车回到了村头,小孩子的欢笑声传入了马车里。江夜痕也听到了沈阿花的声音,老爷子想要瞧瞧孩子们在玩什么,便挑开了窗帘。

    几个孩子围着沈阿花,嘲笑这个大傻妞,还辱骂是个死肥婆。沈阿花也是个较真的人,人虽然傻,可以知道美丑,气的蹲下来大哭。

    老爷子扯了扯嘴角放下了帘子,车内依旧安静着。

    倏然,马车停了下来,老爷子的讶异声被哭闹的沈阿花的声音给淹没。夏元喊道:“阿花快让开。”

    沈阿花大声哭着,“珂郎是不是在里面?俺要她安慰俺。”

    车内,江夜痕母子见老爷子没吭声,他们也没动声。江夜痕看了一眼靠在江母肩膀上的夏珂,脸上的潮红去了一半,脸色粉红,嘴角还挂着笑意,就好像梦到什么好事一般。他扭开头笑了下。

    夏珂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连做梦都是幸福的,真是让人羡慕。

    “哇……”

    沈阿花的大哭声,打断他的思绪,他最终忍不住拉开了一角,沉目道:“阿花,你哭什么呢?”

    沈阿花停止哭声,看到江夜痕胡乱擦了眼泪,“怎么是你?珂郎没在上面吗?”

    江夜痕回头看了老爷子一眼,见他没依旧不吭声,他便说道:“小珂在家里呢,不在车上,我们有急事你快让开。”

    “在家里?”沈阿花嘀咕一句,转过身子,“那我去家里找她。”

    夏元就不乐意了,喊道:“阿花,上次小珂跟你说的你忘记了?你这身子还没减下去,去了当心她非但不安慰你,反而还会刁难你。”

    沈阿花停下脚满眼委屈的看着他,最后让开了身子,让他们过去。

    到了夏家,江夜痕起身将夏珂身上的衣往上拉扯了下,遮住了她面孔,然后才将她抱了下去。

    这个小动作老爷子看在眼里,他越发怀疑,江夜痕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夏珂的身份。

    他们回来,所有人都出来了,刘氏见夏珂被人抱着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脸上唰的一下白了。惊慌喊道:“珂儿怎么了?”

    文氏和陈氏以及三个丫头都疑惑地走到门口张望着。

    江夜痕直接将她抱进了房间里,“三婶别担心,她就是贪杯多喝了几杯酒,不胜酒力睡了过去。”

    刘氏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去煮醒酒茶。”

    夏元从药铺里拿来了醒酒的草药,拉着刘氏的手,“你别跟着忙活,我来就好。”

    “原来是喝醉了,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呢,虚惊一场。”陈氏声色稍尖,所有人都听的见。

    “这酒这么厉害?”

    夏全说了一句,陈氏就骂道:“怎么,是不是后悔没去酒庄啊?我可告诉你,现在后悔晚了。”

    “不就说了这么一句,你瞎嚷嚷什么呢。”

    老爷子从夏元屋子里出来,寒着脸吼道:“都滚回自己的屋子里去。”

    一溜烟,所有人都进屋了。

    江夜痕穿上了衣服,和老爷子说了一声跟着母亲一起回了院子里。刘氏看着夏元,愁眉道:“你们都一起去的,怎么会让她醉成这般?”

    “我和爹顾着和徐老板谈论事情,等回过神儿她已经喝成这样了,你也别担心,爹把过脉,睡一觉就醒了。”

    夏元起身将煮好的醒酒药盛起来,刘氏走过去,“给我吧,我去喂。”

    “小心点。”他叮嘱了一句。

    等着药不烫了,刘氏才喊了夏珂勉强将一碗药给喝完,给她盖好了被子关上了房门才出去。

    中午吃过饭后,江夜痕来询问了一次,之后下午又询问了一次,夏珂依旧没有清醒。傍晚所有人都吃过饭,他又来询问,老爷子也跟着一起来。夏元说道:“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睡了一下午了还不见醒?”

    “喊了吗?”江夜痕问。

    夏元摇头,老爷子轻声道:“按理说不该啊,我再去把把脉。”

    刘氏紧张的站在床边,待老爷子收了手,她忙问道:“爹,孩子怎么样?”

    “酒的浓度大了点,再给她喝点醒酒汤。今晚不醒,明天早上就醒了。”老爷子看向夏元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