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40你对我太无礼了
    江夜痕跟着出来,仰头看了一眼嘀咕道:“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嘁,那是你不懂夜空的奥谬,等你明白之后看着夜空就能看到人的命星。不过像我们这等凡夫俗子,是没有什么命星的。”说着她想起了师父,逆天看着他,“师父估计知道,那两年师父除了教你武功之外,就没有教你其他的知识吗?”

    江夜痕看着星空摇头,“没有。能教一点武功保身就行了,哪里还指望师父教的更多?”

    “也对。”夏珂叹息一声,仰头笑道:“我看他就是个神棍,离开的时候说的那么玄乎。”

    她肯定不信,要不然怎么就看不透自己的魂魄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江夜痕也没有说她对师父不敬了,师父在的时候她已经不敬了两年,他之前也总会说,但是现在师父他老人家远着呢,也听不到。

    两人坐着看了好久的夜空,夜露下来,江夜痕感到了点凉意,才扭头看着她。他嘴角扯了扯,这人靠在树干上睡了。

    “夏……”他顿时住了嘴,将自己的外衣脱了盖在他身上,顿了好一会儿,见时候也不早了,弯腰将她给抱起来。

    “江夜痕我跟你说,你对我太无礼了。”

    江夜痕低着头,以为她醒了,哪知道她无厘头的嘟嚷了一句又睡了。他勾唇浅笑,抬起头走过去。

    “睡了?”江母诧异问。

    江夜痕应了一声,“母亲睡吧,我送她回去。”

    “好。”江母看着他怀里的夏珂,感觉有些奇怪,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可又说不上出那个感觉。

    江夜痕将夏珂送了回去,放在床上,又给她盖了被子,转身出来后,夏元致谢道:“今晚多谢你了。”

    “三叔客气了,小珂就像我弟弟一样,我这个当哥哥的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在说今晚这情况……”他住了嘴,缓缓道:“夏家的事情我本不该插嘴的,但是今晚小珂确实有些难过,不过她也不是个小气之人,她个性三叔三婶也知道,一家人也没有什么隔夜仇。明天醒后就忘记了。”

    刘氏看着他的言谈举止,都觉得他的家教真的是太好了。先前就听了老爷子说过江家之前也是大户人家,江夜痕这前途不可估量。又见他对自己女儿很好,就冲这点莫名的高兴起来了。

    江夜痕回去后,夏元又看了夏珂,然后关上了房门返回到了屋子里,他见刘氏面上挂着笑容,疑惑地在她眼前摇晃了两下,不解问道:“你笑什么?”

    刘氏看向他,笑意蔓延开,不由得轻笑出声,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夫君,你看江家小哥怎么样?”

    夏元怔住,“什么怎么样?”

    “哎呀,你怎么这么傻,我是问你他的人品怎么样?”她拉着夏元坐下来。

    夏元比较憨实,没想那么多,但是想起江夜痕,他自然是要夸奖的。

    “好。”

    “哪里好?”刘氏追问。

    夏元思索下,“人品好,外貌也好,家教森严,对我们夏家人都很好。”

    刘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他跟着傻笑,“你傻笑什么?人家那孩子,不是咱们夏家孩子能比的。不是我说,咱们夏家这些孩子,没一个比得上,就说我家夏珂,根本没法比。”

    刘氏挥手打了他手臂,沉目道:“能比吗?夏家都是女孩子,人家一个男儿,怎么去对比?”

    夏元抚摸了下手臂,点头笑道:“对,你说的也是。不过你问这个什么意思?”

    刘氏嗔了他一眼,“没事儿,我就问问,快睡吧。”

    夏元见她不说话,脱了衣服跟着躺上去,追着问了好久,但是刘氏就是没说话。等夏元睡着后,她想了很久,觉得这事情有些玄,叹息一声便闭上眼睛睡觉。

    偏院。江母询问了好久,江夜痕才说了实话。他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尤其是在自己母亲面前。江母也是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女儿,贤良淑德,饱读诗书,看人也比较精准,比起村里的妇女人要聪明的多。

    她面露惊愕之色,坐在床边沉默了好久。

    江夜痕笑道:“母亲是吓着了吧?”

    江母抬起眼皮看过去,“能不吓着?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之前跟她一起习武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发现?”

    江夜痕伸手拨了下灯芯,屋子里瞬间明亮了,他收了手垂下眸子,最后又抬起来,盯着那燃烧的焰火轻声道:“之前记挂着学业,又和师父潜心习武,即便有些怀疑,可并没想那么多。一直到上月庙会,亲眼目睹了她和阿花的之间的事情,没人的时候找确认了下……”

    他话没说完,江母惊愕道:“确认?你怎么确认,难不成……”

    江夜痕失笑,“母亲想哪里去了?我是问了她,听她亲口承认的。”

    想到当时沈阿花说夏珂没鸟的时候,江夜痕绯红色跃然脸上,他垂下了眸子,浓密的眼睫扑动了几下,淡淡地应了一声。

    江母前后思索了下,缓缓道:“这可是个大事情,若是被人知道的话,恐怕夏家会有牢狱之灾。”

    “这个问题我问过,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夏爷爷单纯的想要个孙儿,才会这么做的吧。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有夏爷爷自己知道了。”江夜痕看向她,笑道:“母亲,她对我有救命之恩,夏家对我们有收留之恩,母亲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更不能在夏珂面前露出什么。”

    江母缓缓点头,“我明白。听起来还是有些匪夷所思,这事情居然瞒了这么多年。”

    江夜痕吭声,站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母亲明早蛋饼吗?”

    江母叹息一声,缓缓摇头,“明早再说吧,时候也不知道了,你快去休息。这个信息太大,难以消化,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那孩儿先回房休息了。”

    江母点头,目送他离开,收起了视线长吁一声,她心里明白,若果不是家里有重大变故,所有人都不会这么害自己的孩子。老爷子隐瞒了夏珂的性别,肯定是有原因的。除非,夏珂她……

    她想到此一脸惊恐,呢喃道:“一定是我想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