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荣耀〕〔透视小野医〕〔抗日之烽火系统〕〔极品小神医〕〔重生之逆天复仇〕〔美女们的私人医生〕〔至尊凰后:邪帝,〕〔逆天毒妃:帝君,〕〔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六零,天上掉〕〔神级黄金手〕〔桃运神医〕〔都市极品兵王〕〔婚姻的荆棘〕〔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桃运医圣〕〔亲兵是女娃〕〔盛世独宠:逆天娘〕〔帝妃嫁到:皇叔,〕〔权路风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42和地痞流氓没区别
    夏珂面色阴沉的可怕,眸光变得十分凛冽。她狠狠盯着刚刚说话的三人,咬着牙齿捏紧了拳头,“行呀,来看谁扒谁的裤子。”

    说完她冲上去将最前面的人摔了个四脚朝天,接着踹了二狗子的裤裆,扭了二蛋的胳膊肘,疼归疼,不至于要人命。其他人吓的跑开了,剩下王竹子,夏珂咬着牙,捏紧拳头,跳起来踢掉了他的一颗牙齿。

    她站稳了脚步看着那三人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夏珂骂道:“小爷有底线,别触碰爷的底线,我再坏可也有有脾气的,小爷还有事情,不跟你们这群人计较。”

    “哎呀,打死人了。”二狗子叫着。

    “血,我流血了。”王竹子双眼一翻吓晕过去。

    “我的手端了,爹,娘,救命啊。”二蛋捂着手朝着村里走去。

    夏珂冷哼一声,转身看到远处干活的夫妻两人,无所谓的睨了一眼,大步从他们家地头走过去,又沿着小路下去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上,大老远就看到自家的麦子,紧挨着就是江家的两亩地。

    “老头子你看,今年又是人家夏家和江家的麦子收成好。”一妇人说。

    “是呀,咱们去年不也是从他家买来的种子吗?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简直就是颗粒无收。”一位大伯说。

    夏珂路过听了这话,心情好了一半。那大大伯看到了夏珂主动喊道:“小珂,你去割麦子呀?”

    “是呀朱大伯。”

    那人笑眯眯的询问道:“你们家的麦子,每年都是硕果累累,有什么诀窍吗?”

    夏珂看过去,眉梢扬起,估计老爷子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家里的收成这么好吧。她茫然摇头,“这哪儿懂的?可能和土地有关、也可能种植的方法有关吧。”

    夏珂走后,夫妻两人思索了好久,若说方法,大家都是一样的种植方法,只可能是土质的问题。夫妻两寻思着,联合一些人去村长家走一趟,这土地肯定要从新划分一下才行。

    老爷子除了药铺值得骄傲后,最骄傲的就是家里的粮食收入,每年的产量都比村里其他人的多出好几倍,好几次镇长带上县令前来视察,镇长也骄傲,村长也骄傲,高价买了粮食去孝敬皇上。

    说是这么说,一层层的上去,每个官员都留下一点,谁知道到皇上手里还有多少?没准儿到了其他命官手中,换了其他地方的粮食也说不定。

    夏珂也没有询问这些事情,反正每年收割了麦子或者要种植水稻的时候,她就很累,好几天手臂都抬不起来。每次半夜去撒化肥,就忍不住想骂人,可还是忍住,赶在他们种玉米的时候给撒完。

    “爹爹,我来了。”夏珂直接去了地里,喊了一声后就找了个位子弯腰割麦子。

    夏元、夏壮、文氏以及陈氏抬起头看着她。夏元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夏壮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来也不早点,干不了多久就日中了,还不如不来。”

    文氏一听瞪眼道:“你废话多,你家孩子来了?”

    夏壮恨的咬牙,“双儿才多大?十二三岁,再说上面不是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姐姐都没来,你让孩子来吃苦?”

    陈氏凝眉,“大哥,我家静儿可没招惹你吧?十六岁怎么了,这么多年都没下过地里干活,你让她来看着我们,惹人心烦?”

    夏珂有些后悔,索性扔掉了麦子,“就是,二姐都没来,我跟着凑什么热闹?你们自己去干吧。爹,我回去了。”

    夏元暗中叹息一声,文氏和陈氏想喊却又没喊出来,只能带着怨恨盯着夏壮。夏壮也觉得自己过分了,耸耸肩睨了他们三人一眼,“我这不是玩笑话吗,谁知道这孩子这么小气……”

    夏元直接道:“我家珂儿若是小气,就不会来了,大哥这话有点过分。这样的话,以后农活都别让孩子来了。”

    “就是。”陈氏说了一句,弯腰干活。

    文氏瞪了夏壮一眼,又看了走远的夏珂,于是叹息一声继续干吧。

    江夜痕母子割的慢点,人家又不着急。江夜痕见夏珂心事重重的,于是喊道:“夏珂。”

    夏珂扭头看过去,想着回去也是无聊,没准儿还会有更加烦心的事情等着自己,便大步朝着江夜痕地里走去。

    “你怎么来了?”

    夏珂吐了一口郁气,“这不是拿着镰刀来帮忙,谁知道还被嫌弃了。我也不想跟长辈争那一口气,所以就走人了。”

    江母喝了一口水,坐下来休息。江夜痕也坐下来,仰头看着夏珂,示意她坐,猜测道:“我看你的样子好像还有什么事情困扰着吧?不妨说出来,咱们听听。”

    夏珂不置信的看向她,坐下来笑道:“你还真和师父一样,成神算子了?”

    “这么说是有了?”

    夏珂敛起了笑容,低着头拿着刀剑剜着地上的土,“还真有。”

    她就把二狗拦住自己的事情和江夜痕说了。江母惊愕道:“你打人了?”

    夏珂点头,“我不打他们,他们五六个人就要打我,还说要扒了我裤子。”

    “这……”江母不知道她是个女儿身也就算了,可如今知道了,这些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她肯定会站在夏珂这边。“打的好,这群小土匪们,简直无法无天了。谁的裤子都想扒。”

    “伯母,你也觉得我没错?”夏珂有写诧异。

    江母点头,“没错,他们是该打。你确定没把他们几个给怎么样吧?”

    夏珂摇头,“我手下留情了的。就是把王竹子的一颗牙给打掉了,若是门牙的话……那就没法了。”

    “活该。”江夜痕啐了一句,这些小流氓。

    夏珂笑道:“你知道吗?上次我吓了王竹子,他们几个人当时没有打我,是因为他们怕你。今天他们瞧着你不在,扬言要抓住我,扒了我的裤子,还有看看我跟他们是不是一样。”

    “混账。”江母愤恨起身,“这人和那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