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46爷爷去找伯母了
    陈氏巴不得两家打起来,但是什么也没有说,毕竟夏元还在地干活呢。再说自己的丈夫也还在药铺帮着老爷子,夏壮心里肯定会不舒服。所以,她也不要去多那个口水,早晚家里都会大闹一场。

    “你看她那个样子,分明就是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夏壮带着警告之意指了夏珂一下,文氏将他给拉着朝麦地里走去。

    夏珂嘲笑了一下,转过了身子拉着两头牛继续往前走。她将牛拴在了草多的地方,拿着镰刀朝着地里走去。

    她没去自家地里,反而去了江家麦地里,帮着江夜痕割麦子。夏壮等几人看到了牛,并没有看到夏珂,听到了声音才知道夏珂正在帮着江家割麦子。夏壮冷眼看了夏元好几眼,嘴上不说心里却很不舒服。

    不过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夏家的几个孩子,基本上都没下过田干过活。凭着良心说的话,夏珂还算是好孩子,起码他会去放牛,家里的两头老牛,不都是人家在放吗?

    想到这点,他想想还是算了,真心没必要为了这么小的事情去找茬。

    晚上夏珂跟着他们一起回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个人都知道今天是夏全单独在药铺的日子,陈氏还有些担忧,怕他出错挨骂。于是第一时间就去了药铺。

    夏壮和文氏完全是想去看戏,就是要看看夏全是不是真的能胜任。

    江夜痕和江母不会凑热闹,他和夏珂说了声,就和江母一起回了院子里。刘氏看到江夜痕回来,伸长了脖子张望着。江夜痕回头看了一眼,喊道:“三婶,三叔和小珂也回来了,正在药铺。”

    刘氏了然笑了笑,“多谢夜痕了,你们明天就差不都结束了吧?”

    江夜痕点头,“确实还剩下一点,割完后拉回来等着下一场雨后就可以种玉米了。”

    刘氏点点头便没在说话。

    一群人从药铺出来,夏全得意洋洋,连带着陈氏都开始耀武扬威起来。陈氏觉得夏全给自己长了脸面,挽着他的手臂笑眯眯道:“我家夫君也能单独在药铺打杂了,以后还能跟着爹学习看病,假以时日也一定会成为一名大夫,是不是爹?”

    老爷子也很高兴,点点头指着道:“只要他想学,我肯定会手把手的教,可就怕他沾沾自喜,经不起夸。”

    “经得起经得起。”陈氏笑的像一朵花一样,“是不是夫君,你倒是说句话呀。”

    “是了是了,我肯回虚心谦逊好学的。爹您就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也可成为百姓心中的好大夫。”夏全拍怕自己写胸脯,看向其他人,眉梢特意的扬了起来。

    夏珂怎么看都觉得他有挑衅之意。不过她和夏元是真的为他开心,若是他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老爷子也不会为他们愁了。

    “媳妇儿,今晚我要喝酒庆祝庆祝一下。”夏全看向文氏提了要求。

    文氏很爽朗的应了下来,他想起夏元在酒庄当学徒,便敢道:“三弟,下次回来别再给孩子们带什么糖果了,也想想你二哥,给二哥带点酒回来尝尝。”

    你当酒水不要钱啊?夏珂在心里嘟嚷了一句,出声道:“那好说,二伯想要一两一斤的酒还是要和一文十两的酒?”

    “那当然是一两一斤的。”夏全又不傻,一两一斤的酒,那可是上等的好酒,既然是好酒,谁不想喝?

    “可以,那二伯给银子,我爹明早就走了,几日后就会回来了。给你带上两斤,起码也是二两银子。”夏珂伸出手,问他要银子。

    夏全怔住,左右看看蹙眉道:“问我要银子?三弟就没办法弄来?”

    夏元尴尬的摇头,“我目前还是个学徒,还不会自己酿酒,等我学会了,就在家里自己酿酒,二哥想喝多少都可以。目前要喝酒还是要出银子买,就算我要喝酒也是一样。还望二哥包涵。”

    夏全吃瘪,摆摆手道:“算了算了,那你好好学着,学会了记得回来酿给大家喝。”

    夏珂倒是想骂他,没钱和什么酒,可这是长辈啊,这样的话只能在心里说。

    老爷子今个心情好,笑呵呵的进了自己的院子门口,忽然停下脚步喊道:“老二,快进去做饭,晚上我在你家吃饭。”

    夏全朗朗的应了一声,拉着陈氏就朝院子里去。

    夏珂和夏全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刘氏做好了饭等着他们。他们洗手后坐下来,夏珂端起饭碗朝着嘴里扒饭,刘氏嗔笑道:“吃完饭了是不是又打算跑去隔壁找江夜痕?”

    夏珂抬起眸子看向她,咀嚼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才说道:“不是呀,为什么要去找他?”

    刘氏愣了下,缓缓摇头道:“娘就猜猜而已。”

    夏珂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低着头继续吃饭。

    饭后她帮着夏元将碗筷洗了,吹了油灯出来,听刘氏说道:“你说爹喊夜痕娘去做什么?”

    “这我哪儿知道?”夏元说了一句。

    夏珂蹙眉,他们站在门口,走了过去伸出了脑袋左右看看,询问道:“爹娘看什么呢?爷爷找了伯母去了?”

    刘氏进了屋子,坐下来点头道:“是呀,刚刚过去。”

    “哦,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商量吧。”

    她也没去猜测,夏元烧了热水,又帮着她将木桶里装满了热水。她进了屋子里,屏风遮挡着,她坐在水中,趴在了那木桶边缘嘀咕道:“去河里游泳时候洗一洗多好,一个大男人在屋子里洗澡才会让人怀疑吧?”

    她又叹息了一声,才洗好出来,换上了衣衫,喊道:“爹,可以倒水了。”

    她帮着夏元将水抬出去倒掉。

    翌日,夏珂起来后,院子里静悄悄的。夏元去了酒庄里,对面两家也不在,她看了一会儿回到屋子里,喊道:“娘?他们都去地里了?”

    刘氏点头,“是呀,你爷爷说,今天让你一个人待在药铺里。”

    “……爷爷也去了地里?”夏珂见她点头,整个人都蔫了,“这又要看病,又要抓药,还不得累死我。主要是爷爷不在,那些人敢来看病吗?”

    “怕什么,娘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