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50大姨妈
    江夜痕被她这么骂,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再看她那小脸确实吓的惨白。他没道歉,“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你会被吓到。我看你样子,就过来想问问发生什么事的,谁知……”

    夏珂板着脸,睨了他一眼,“我还能有什么,再说有事情也跟你没关系,哼。”

    江夜痕觉得她这话听的实在有些费解,便伸手拦住她,“我没有招惹你吧?昨晚还不好好的吗?早上正眼都没看我一眼,我好像没有怎么惹到你吧?”

    夏珂没回头,紧抿着唇瓣,只是在思考他说的话。

    对呀,他确实没有招惹自己,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心烦?

    她回头笑道:“我姨妈来了不行啊?赶紧回去吧你,我就是一个人发恼骚。”

    “姨妈来了?”江夜痕疑惑地重复了一句,抬起眼皮看过去,“你还有姨妈?怎么之前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你娘不是个孤儿吗?”

    “……”夏珂锤了自己的额头,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鬼,扯什么事情也不能跟古人扯姨妈的事情。

    她勾勾手,“你来,我跟你说姨妈是什么。”

    江夜痕有些拘束,左右看看,没人之后才凑过去,面色有些红,轻声问道:“什么?”

    这么近的距离,夏珂抖看清楚他脸上的毛孔了,她轻咳嗽了一声,眼神斜了私下凑在他耳边快速的说了一句。

    江夜痕全身僵住,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缓缓道:“那姨妈怎么会和月事凑到一起了?”

    夏珂退后两步,白眼道:“我的叫法不行?姨妈来了心情就是烦躁,还有什么理由了?”

    “你……”江夜痕本想说她还是不是个女人,就这么大声说自己的月事。

    “我怎么了?”夏珂冲他做了个鬼脸,“对了,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那学堂怎么样?”

    江夜痕幽幽地看着她,还沉浸在她刚刚说的话中,迟疑了一瞬才回道:“还行,夫子放她三天去一次,总是饼子也会腻。”

    夏珂点头,“那就好。”

    夏珂觉得没有话好说的,转身要走,却听着夏静娇滴滴的喊道:“江哥哥,好久不见了。”

    江夜痕转过了身子,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夏珂也回头,看到夏静‘嘁’一声,“二姐,你也好久没见到我了吧,怎么都不跟我打声招呼?”

    “哪有好久没有见到你,昨日傍晚还见了你,只是你走的匆忙,没说上话。”夏静标准的贤良淑德形象,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的看着江夜痕。

    江夜痕没什么话好说的,扭头看向夏珂,“你们姐弟二人聊着,我先回房了。二小姐告辞。”

    夏静瞧他要走,小脸霎时沉了下来,“江哥哥,我刚刚来你就要走了?”

    江夜痕微微侧脸,“我还有点事情要忙着,实在是抱歉。”

    说完他毫无逗留之心,大步朝着偏院走去。

    院子里只剩下夏珂和夏静,夏静觉得没什么意思,睨了夏珂一眼转身就走。夏珂喊道:“二姐,这就走了?留下跟我多说两句啊。”

    夏静回头,白眼道:“我跟你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说的?这天儿晴了,你不去放牛?”

    “我放牛,那二姐你干什么呀?这两头牛我小时候放到十五岁,可没见姐妹们放过。”夏珂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起她。伸手摸了下她的衣服,她闪开了身子。

    “你干什么呢?”夏静拍了拍她碰到的地方,一脸嫌弃。

    “不干什么,就是觉得二姐的衣服很好看。这布料摸着也挺舒服的,哪像我们这等粗人,穿的衣服布料,还是别人不要的。”夏珂又看着她脸上的粉,‘啧啧’了两声,“二姐着脸上的粉涂的太太厚了,都把本来的面貌遮住了,还有这个嘴巴涂的也太红了,像血口一样。还有这脸颊上的胭脂涂的像猴屁股,二姐……”

    “你闭嘴。”夏静被她狠狠地的数落了一顿,脸上没得面子,有些恼怒,却又拿她没办法,“这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

    夏珂眉梢扬起,拦住她,“有事情啊,怎么没有?你不是想嫁给江夜痕吗?可你这样,人家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你……”夏静被说的眼睛都红了,“你不要太过分了。”

    夏珂见她要哭,急忙让开了身子,“二姐你别哭,我不说了还不成?可我觉得我这个当弟弟的真的有必要提醒一下二姐,江夜痕不喜欢胭脂俗粉的姑娘,你要是真想跟他有什么结果,倒不如多提高提高自己的内在美,别整日就研究那些俗气之物,你这样只会弄巧成拙。”

    说完她长叹一声负手离开。

    夏静回头,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委屈的拿着帕子捂着脸走跑开了。

    夏珂和夏静都明白,他们说的话老爷子都听见了,可就是没出来指责夏珂。这说明老爷子宠爱夏珂,另外一个就是觉得夏静确实需要被人说一下,她爹娘宠爱她不会说这些,其他人更不会说,但是夏珂就不一样了,有他来说最合适了。

    夏珂只拉着水牛出去,趴在牛背上十分享受。她抚摸着水牛的背嘀咕道:“明天你们就要累了,爷爷要拉着你们去耕地了。所以你可要多吃一点,明天别累着了,另外保佑我明天还活着。”

    老牛听的明白她的话也算是稀奇了,老牛吃自己的草,她自己说完就笑了。

    傍晚回去,将牛拴在了牛棚里就回家吃饭,吃了两两碗饭后就去睡了,刘氏诧异道:“珂儿,你不舒服?今天睡这么早?”

    “对呀,太困了,晚安娘。”她背对着刘氏软软道。

    刘氏凝眉,“上午不是还睡了一上午,这怎么又困了?”

    夏珂没理她,她只好关上了房门出去。

    天色黑了下来,夏珂哪里睡的着,翻来覆去越睡越烦躁,“早知道这样上午就不睡了。”

    她掀开了被子,这个时候夏刘氏刚刚上床,熄灭了灯准备睡觉,她蹑手蹑脚下床,打开了窗子,从窗子上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