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巅峰召唤〕〔临时老公,吻慢点〕〔99亿闪婚:豪门总〕〔空间农女:彪悍辣〕〔逍遥毒尊〕〔混沌天帝诀〕〔诸天万界监狱长〕〔重启世界〕〔洪荒之云中子传奇〕〔神级都市练气士〕〔网游之白帝无双〕〔藏锋〕〔魔欲仙缘〕〔创仙府〕〔逍遥医少在都市〕〔穿越诸天成猫神〕〔邪王盛宠:萌妃逆〕〔鬼仙狂妃:王爷求〕〔星际之女武神〕〔无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62怀疑她
    夏珂踮着脚又看了一眼,“里面还有东西啊?”

    “嗯。”

    夏珂跟着回去,走到自家门口,刘氏疑惑道:“夜痕这么晚才回来呀。”

    “是呀三婶,在山里摘了一些果子,三婶要不要吃一个?”江夜痕说着要取下背篓。

    刘氏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王家那孩子傍晚也送了不少来,都在家里放着呢。估计你背着也累了,快回去歇着吧。”

    夏珂跟着笑道:“那个,娘,我去伯母家玩一会儿,待会儿就会来。”

    她又小声说道:“有好吃的,等会儿给你娘拿一些回来。”

    刘氏要拒绝,也不想她去,可还没说出口,夏珂就跟着在人家去了。这脚还瘸着,听说有吃的跑的还快。刘氏也只能叹息,女大不中留,可对方也不是她的好夫婿。她就担心,万一自己女儿动了情,人家又无意,到时候难受不就是女儿了吗?????她脑子里蹦出一个‘小妾’的想法。心惊了一霎,立即骂着自己,“什么不好想,偏偏想着给人家当小妾?有我这种娘吗!”

    这若是给夏珂知道了,夏珂肯定会气炸。可就夏珂那性质,宁可一辈子光棍了,也绝对不会去给人家当小妾。

    偏院,夏珂见他家的灯火太暗,于是就从偷偷的从空间里拿了两根蜡烛出来,走到门口就听江母疑惑道:“小珂不是跟在身后吗,怎么不见人了?”

    江夜痕看向门口,夏珂笑着进来,“伯母,我来了。”

    江母瞧她手里拿着蜡烛,诧异道:“这个……”

    “这是给你们的。”她将蜡烛递给江母,“我看家里的灯火太暗了点,江夜痕看书的话,亮度根本就不够,这样很伤害眼睛的。”

    “这……”江母迟疑,扭头看着江夜痕。

    他一点都不客气,伸手接过,含笑道:“看在你担心我眼睛坏掉的份上,那我就收下了。”

    夏珂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他拿到油灯跟前,点燃了一直蜡烛,屋子里瞬间变明亮的许多,他回头微笑,“还真亮了不少。”

    他将另外一个放在一旁,走到背篓前,将所有的野苹果都拿出来,最下面放着一只灰色的兔子和一只野鸡。夏珂惊喜道:“兔子和野鸡?你摘了了苹果还去打野鸡了?”

    江夜痕摇头,“是我先遇上了兔子,就追了上去,接着就在猎户设下的陷阱里,抓到了野鸡。不过没多久就死了,兔子是我打死的,野鸡是看到的时候已经要断气了。”

    夏珂笑眯眯道:“嘿嘿,有肉吃了。你打算怎么吃?”

    江夜痕看向自己母亲,而她又看向夏珂,说道:“要说做饭,我觉得还是小珂在行,你说怎么吃,咱们就怎么吃。”

    “我说了算?”夏珂惊愕地指着自己,“可,这不是伯母的家吗,当然是伯母说的算啊,我就是嘴馋一下,吃一两块就行了。”

    “客气什么,伯母知道你有想法,你来就行。”

    江母坚持让她来,夏珂也不在推辞,便提议道:“这样伯母,我怕毁了这么好的食材,我都用一半,剩下的一半就给您来做,以后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样?”

    “好。”江母应了一声。

    江夜痕就拿着兔子和野鸡,“交给我来清洗吧。”

    江母笑道:“那我来烧水。”

    夏珂笑着点头,出去蹲在江夜痕的身边,指着那兔子道:“别把兔毛给弄坏了。”

    江夜痕看着她,“你要这兔毛?”

    “多好的东西,洗干净晒干再和棉花缝在一起,可以做一双手套,等到了冬天你就戴在手上,这样手也不会生冻疮了。”她笑的明媚,江夜痕看的心动。

    他垂下了眸子,抿着唇瓣,缓缓勾起了唇角。含笑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将兔毛一点点剥下来。然后轮到了野鸡的时候他问道:“这野鸡的羽毛,还能用来做什么?”

    夏珂本想说没用了,可看到五颜六色的毛,很漂亮,于是道:“用水烫一烫,在洗干净后放晒一晒,可以做毽子,到时候让伯母拿去集市上卖。”

    “毽子?”江夜痕想了想毽子的样子,还是小时候看过富贵人家的孩子踢过,“你也会?”

    “会呀,这个很简单啊,不止羽毛可以用来做毽子,就连平时的一下塑料袋都可以的。只是样式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

    江夜痕盯着他看了好久,紧紧凝眉,十分严肃喊道:“夏珂,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三叔三婶的孩子。”

    夏珂怔住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你也觉得我不像我爹娘的孩子?”

    江夜痕顿时笑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的,你紧张什么?难不成,被我说中了?”

    夏珂没笑,她皱着眉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确实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我爷爷捡回来的,不过我问过我娘,她还把我骂了一顿,自己还伤心的哭了起来,之后我就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江夜痕真的只是一个玩笑话,他觉得不像夏元的孩子,是觉得夏珂知道的太多了。不说她手镯的事情,就说这富贵人家玩的毽子,还有自己会那么多菜……

    六七岁他们就认识了,一个六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偏偏就那么巧合,给他吃了一颗药丸,就这么医好他的病,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江母烧好了开水,烫了鸡毛,江夜痕就将鸡毛全部都拔干净,又在院子里弄来了一把火,将鸡身上的小絮毛给烧掉。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向夏珂。

    “其实我不是觉得你不像他们的孩子,是觉得认识你这么多年了,太匪夷所思了。当时我七岁,你六岁,怎么就知道那个药丸能就我的命?”他盯着夏珂,又问:“我记得的医术,是后来才跟着夏爷爷学的吧?这个你怎么解释?”

    夏珂没作声,他轻笑道:“你可以说是误打误撞的,但是最近,你怎么知道空间的化肥可以营养作物?又怎么会懂的那么多的菜?又怎么知道富人家的小姐喜欢踢毽子?你从小到大也没踢过,又怎么知道如何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