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圣手〕〔仙斋鬼话〕〔一生一世笑皇图(〕〔军少蜜宠令:娇妻〕〔战神在都市〕〔焚天路〕〔不死剑修〕〔不灭剑主〕〔重生之异能军嫂〕〔玄医归来〕〔官程〕〔神厨狂后〕〔妖孽狂医〕〔权谋仕途〕〔一生一世笑皇图(〕〔流量时代的巨星〕〔唐版水浒〕〔喜上眉头〕〔恶魔的集邮册〕〔斗魄星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66保胎
    陈氏气的眼红,见夏珂扶着自己的娘走道东院门口,她冲着哽咽道:“你家有个儿子很了不起吗?所以,就看不起人家没有儿子的?到底是谁欺负谁?你们别走,把话说清楚。”

    夏珂气的咬牙切齿,骂道:“胡搅蛮缠的一对母女,等会儿我再去找她理论。娘,你怎么样,快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她见刘氏面色泛白,跑去了厨房里切了一片生姜,给她含在嘴里。

    “这泼妇还在院子里嚷着,怕别人不知道她没儿子?我去找她理论。”

    刘氏抓住她手臂,拿出了生姜,“算了珂儿,咱们不理就行了。”

    “那怎行?是她欺人太甚了,我们说了什么?”夏珂拍拍她手,给了一个安心的笑容,“娘放心,我自有分寸。”

    “珂儿?”

    夏珂出去后将房门给关上,站在东院门口,看着陈氏在院子里哭哭啼啼的,她冷笑道:“二娘,要理论咱们就好好理论一番,咱们就悄悄这事情到底谁对谁错。”????陈氏梨花带雨,指着她哭道:“理论,我跟你没什么理论的,你就是欺负我生不出来个儿子,所以就处处嘲笑我。”

    “二娘,你就抓住这个不放了?到底是谁先说儿子不儿子的?你一个人在这里瞎嚷嚷个什么?整个院子都听到你的狮子吼,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嫌丢人。”夏珂懒得看她,斜了一眼,讥笑了一声。

    陈氏哭的更大声了,转眼看到夏壮一家人,委屈的大哭大喊,“大嫂,你听听她这说的什么话?含沙射影不是说你我都生不出儿子来,大嫂,长嫂如母啊,大嫂你说句公道话吧。”

    夏珂肺要气炸了,跛着脚走过去,“二娘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什么叫我含沙射影说大娘也没生个儿子?你反复说儿子的事情,难道不是在扎大娘的心?还要诬赖给我,简直太可恶了。”

    他们从头到尾说的话,文氏都听了。她就说在自家窗子边给孩子做衣服,也自然看的清楚夏静当时和夏珂母女说话的表情。

    夏壮不让她出来,可她不听。出来这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她扭头看了身后的夏壮,夏壮瞪着她。

    “你自找的,你不出来,二弟妹能赖上你?”

    文氏凝眉听他又说道:“事已至此,你就必须要站一边。”

    “夫君的意思?”

    夏壮给了她一个眼色,她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夏珂和陈氏,走出来将陈氏给拉了起来,“别哭了,都是一家人何必要冷热嘲讽。你说我这长嫂如母,可也比不过咱爹对三弟一家人的宠爱,这一大家子还不是他们说的算?”

    夏珂下意思扬起头颅,文氏这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这是要站在陈氏这边了?夏珂只觉四肢发冷,两家这是要联合起来欺负她们母女了。

    “大嫂,爹就是再宠三弟一家子,可也不能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明知道你我两家确实连半个儿子都没有,这话真的很戳心窝。”陈氏捂着胸口,低声抽泣着,“我这都一把年纪了,若是可以生的话,谁不想再生个儿子出来?老拿着儿子的事说事情的人才过分。”

    “你们唱双簧呢?一唱一和的。”夏珂看向文氏,“还以为大娘出来是跟我声张正义的,没想到跟二娘是一丘之貉。今日我算是明白了,既然大娘和二娘感情这么好,那我也不用有所顾忌了。你们嚷着说我说你们没有个儿子,那好,这是你们逼着我说的,你们就是……”

    “珂儿!”

    夏珂话被打断,听着声音十分痛苦,她心惊了一霎。刘氏捂着肚子站在门口,那模样吓坏了所有人,陈氏双腿软了下来,文氏心揪着,接着就见刘氏晕了过去。

    “娘?”夏珂跑过去将她扶了起来,她冲外面喊道:“还不过来帮忙?若是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定不会绕过你们。”

    陈氏和文氏瘫坐在地上,夏珂又抱不起刘氏,焦急的大喊道:“江夜痕,快来。”

    偏院,江夜痕一直听着两家人争吵,他都习以为常了。听到夏珂的呼喊声,江夜痕扔下了书卷迅速的跑了出去。

    “怎……”他看到刘氏二话不说立即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夏珂正在把脉。

    江夜痕问道:“是不是动了胎气?”

    夏珂点头。

    “我去药铺抓药。”江夜痕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药铺里,老爷子正在给村民看病,余光中看到他匆匆进来,诧异道:“夜痕如此慌张,有何事?”

    江夜痕也知道保胎的药有哪些,于是边说边抓药。

    “三婶和大娘、二娘吵了起来,动了胎气。”

    老爷子一惊,安抚了下病人,说道:“稍等一下,带我回去看看。”

    那村民理解,点头道:“别耽误,赶紧去吧。”

    夏全一听和自己媳妇还吵了起来,忙追问:“他们因为什么事情发生了争执?”

    江夜痕没说话,老爷子焦虑懂道:“甭管什么事情了,先去看看,把孩子保住再说。”

    江夜痕抓了药就朝回走,老爷子和夏全跟在后面。回到了院子里,老爷子看了江夜痕的药,叮嘱了两句,他说道:“那我亲自去煎药吧。”

    “麻烦你了。”老爷子感激的看着他。

    江夜痕看了他一眼焦急的朝着院子里去。老爷子看到陈氏和文氏失魂落魄的站在院子里,他说道:“你们想好该怎么跟我解释吧。”

    夏全看着自己的媳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我、我……她肯定是装的,太狠心了,居然拿孩子来开玩笑。”

    文氏说完,夏全的一巴掌就下来了,他恼怒的指着东院的,“人都保胎了,你还再说风凉话?你是不是疯了?”

    “我……你打我,她母子诅咒我没儿子,这换了谁都会生气吧?难道要我把气憋在肚子里不发泄吗?”陈氏捂着脸,鼻涕眼泪齐下,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东院的屋子,心里诅咒刘氏流产了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