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总裁宠上天〕〔王者荣耀之召唤师〕〔霸气萌妻:老公,〕〔活人祭祀〕〔我的仙女未婚妻〕〔超级御兽仙医〕〔贴身医圣〕〔重生八零:弃妇带〕〔村长的后院〕〔行走阴阳〕〔农民小神医〕〔大侠给跪〕〔重生为凰:战王的〕〔女总裁的逍遥高手〕〔抗战之八岁团长〕〔下山虎〕〔厨色生香:霸宠农〕〔贵女当家〕〔不二大道〕〔极道拳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73死都不松开
    “看不出来你还会酿酒?”江夜痕端着水杯抿了一口酒,斜眼看着她笑了笑,随即敛起笑容问道:“这么说来,你让三叔去酒庄是计算好了的?”

    夏珂点点头,笑道:“你也不笨嘛,确实啊。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我夏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爷爷每个月给我买三家五两银子,我爹在药铺帮忙是没有额外的收入的。”

    说到此,江夜痕讶异道:“没有收入?怎么会?”

    “怎么不会?”夏珂看着他,“你该不是认为我爹在药铺帮忙是有额外的工钱吧?”

    江夜痕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她,她低头笑了笑,喝了一口酒摇头道:“你错了,这没有额外的给工钱都遭到那两家子的记恨,若是给银子的话,我大伯和二伯早就闹开了。”

    江夜痕思索着,赞同她的话,“你说的很对,我跟我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说起来,你们家确实不容易,等你娘生了弟弟或者妹妹,以后的开销就更多了,你爹这压力岂不是更大?”

    夏珂叹息,“是呀,所以才让我爹赶紧离开药铺,就是为了以后。”

    江夜痕想起买猪肉的银子,疑惑问道:“你手里怎么会有碎银子?”????夏珂看向他反问道:“我手里有银子很意外吗?这都是这些年爷爷逢年过节给我的,我爹娘不会要我的银子,我都存在这里面。”

    她举着手,摇晃了下,笑道:“你猜猜,这里面有多少银子。”

    江夜痕失笑,对她手里有多少银子不感兴趣,他轻轻摇头,目光注视着远方,轻声道:“不猜,你都说逢年过节给你,我猜测每次给你的起码有一两银子,这样算下来,也不少了。一年有很多个节日,可想而知。”

    “就你聪明。”夏珂笑了下,拿起了酒瓶子给伸过去给她倒上了一杯酒。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梅子酒已经喝完了,这个喝的是白酒。

    夏珂将酒送到嘴边,江夜痕伸手拦住,“你还真想不醉不归?”

    “对呀,不然我镯子里给你拿什么酒?”她伸手打开了他的手,“你该不是不胜酒力吧?”

    江夜痕眉梢扬起,回想起以前师父还在夏家的时候,也是在自家的樱花树下,师徒二人煮酒论剑好不惬意,那一次跟着师父喝酒了,整整睡上了一天,之后江母就再也不让他碰酒了。

    “嗯,我的酒量应该还没有你的好。”他说。

    “知道自己没酒量,那就赶紧的练一练。”夏珂端起酒杯,“来,干。”

    江夜痕见她心情好,笑了笑,“既然你想喝,那我就陪着你喝吧。”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夜空的乌云散去,星辰挂满夜空,两人就倒在麦垛上,仰头看着天空。麦垛下面东倒西歪的放着两个酒杯,一壶酒和一个空白酒的瓶子。夏珂带着点醉意,正和江夜痕讲着神话故事。

    翌日,天色微亮,麻雀叽叽喳喳的叫着,偶尔还有一两只大胆的麻雀飞到他们身上,江夜痕霎时睁开了眼睛。微微抬起了头发现身子被人压着,他拧眉又没敢动。

    夏珂头枕在他身上,紧紧的抱着江夜痕的身子,大腿还翘在他的腿上,睡姿有些不雅。若是作为小情人的话,这个姿势很暧昧。可此时的夏珂是个男儿身,这两个大男人若是被人给撞见了,怕是会吓死人吧。

    江夜痕闭上了眼睛回想了下昨晚上的事情,确定和夏珂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又睁开了眼睛,见东方已经露出了点霞光,他才伸手拍拍夏珂的肩膀,喊道:“夏珂,醒醒,我们该回去了。”

    夏珂还在做梦,梦里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危险,正抱着一棵树,死都松手。所以听到有人喊自己,她还紧抱着嘀咕道:“死都松开。”

    江夜痕听后笑了下,“你若不松开的话,等会儿给人看到了,就说不清楚了。”

    “我不要,我就是不松开……”

    “……夏珂,已经是早上了,快醒醒。”江夜痕怕被人看到,直接抬起了头。

    夏珂被他摇晃醒。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四下,觉得有些奇怪。

    “我不是在森林吗?怎么会在这里?”她抬起头手并未松开,仰着头到近在咫尺的江夜痕,像触电一般忙甩开了手,“江夜痕,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

    不对,她左右瞧瞧,捏着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无奈笑道:“瞧我这是什么记性。”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听他说道:“这会儿清醒了?来说说做了什么梦?还死都不要松开!”

    夏珂尴尬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了身子,紧抓住自己的衣服,又看了他身上衣衫整整齐齐的,她问道:“我们昨晚上,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江夜痕站起来整理了下衣衫,低着头看着她,“你希望发生点什么?”

    夏珂撇嘴,见他从麦垛上跳下去,她说道:“我可告诉你,就是发生了点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负责的。”

    江夜痕落地,听了这话嫣然失笑,回头看着上面只露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的夏珂,“你放心,若是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需要你负责。”

    “……卧槽!”夏珂啐了一句,起身指着江夜痕,“我跳下去,你接住了。”

    江夜痕还没反应过来,她直接从上面跳了下去,江夜痕将她给抓住,伸手弹了她脑门,“你真是胆大,我若是不接,你这腿非断了不可。”

    夏珂摸着脑门傻笑道:“我就是试试看的反应能力。哈哈哈,这么紧张我啊?”

    江夜痕白她一眼,松开了手转身将地上的东西拿上,“趁着家里人都还没醒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吧,若是被长辈们发现了,我们可是说不清楚了。”

    “完了完了。”

    江夜痕蹙眉,“什么完了?”

    她看向江夜痕,“我回去被我娘知道了,肯定要骂我。上次她就交代我少去打扰你,说你将来是要考大官的,让我我这等乡下小子,不要去耽误人家的学业。未来的大人啊,跟我一起彻夜不归……”

    ------题外话------

    追文的小伙伴,经常露个脸呀,好担心我在单机,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