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风流乞丐村医〕〔萌宝来袭:总裁爹〕〔美漫法神〕〔邪王盛宠:萌妃逆〕〔全职法师〕〔鬼仙狂妃:王爷求〕〔腹黑小叔,别乱来〕〔侯府商女〕〔3岁小萌宝:神医娘〕〔王牌军婚:靳少请〕〔99次逃婚:顾少,〕〔狼啸苍穹〕〔邪王难宠,医妃难〕〔极品女总裁〕〔造梦天师〕〔天门帝国〕〔直播国民男神:染〕〔快穿任务:炮灰来〕〔我就是大德鲁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0
    江夜痕疑惑的看了一眼,问道:“怎么回事?他对你耍流氓了?”

    “没耍起来。”夏珂说起来一肚子火气,“你不知道,他来找我看那方面的病,我又不是男科医生,我还管……”

    她越说,江夜痕的面色越黑,最后只能哑巴了,盯着他笑道:“怎、怎么了?”

    “所以你看到了?”江夜痕浑身散发着戾气,冷着眼神儿盯着她。

    夏珂退后两步,摇头道:“没、没有啊。他要脱但是被我给阻止了,我就给他抓了药让他回去吃。”

    江夜痕扬起眉梢,“哦?你没看就知道什么情况?”

    “他自己说肿了,我总要给点消肿的药吃吧。”夏珂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害怕什么?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为什么要怕他?

    江夜痕眯着眼睛一步步往前走,她有种压迫感,忙伸手阻止道:“停,再上前我就没地方退了。”????身后就是墙壁,她回头睨了一眼,停住了脚伸着手。

    江夜痕面若冰霜,“你就应该把他给轰出去。”

    夏珂愣住,“我也想,我可若是轰出去了,这才莫名其妙吧?”

    江夜痕没少气睨她一眼,转身子走到药柜边,将上面乱糟糟的草药整理了下,她问道:“你是来帮我的?”

    “你觉得我来做什么?”江夜痕没看她,低着头整理。

    夏珂笑了笑,“还是你好,看我一个人忙不过来还帮着我整理,回头请你去馆子里吃一顿。”

    江夜痕毫无感情的笑了下,整理好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离开了。夏珂跑到门口喊道:“哎,你不是来帮我的吗?”

    江夜痕也没搭理她,并没有回去,而是朝着其他方向而去。

    “嘁,还以为多好的心来帮我,原来就是逗我玩的。”夏珂不悦的嘀咕了一句,好在现在没什么人,可以休息休息。

    她看着南边的天,下午好像天气不怎么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直接去了老爷子的屋子里,喊道:“爷爷,今天的麦子打出来了吗?”

    老爷子正和两个儿子喝着小酒,看到她来招手喊道:“来的正好,快坐下来一起吃,要不要喝一杯?”

    夏珂摇头,“不用了爷爷,我下午还要给病人看病呢。”

    老爷子点头夸奖了一句,“这会儿太阳好,就多晒一会儿,等傍晚了再装起来,再有两天,麦子就打出来了。”

    夏珂听后诧异道:“要等到傍晚?爷爷您是不是没瞧见?南边天儿乌云密布,怕是等不到傍晚咱们这里就下雨了。”

    夏壮冷哼一声,指着她,“小子,不是大伯说你,你自己没看外面太阳正毒辣着,麦子暴晒一个晌午,就可以装入粮仓里。你小孩子又不下田干活,也没有什么经验,懂什么。”

    夏珂看向老爷子,他起身往门口走着,盯了一会儿天返回来道:“没事的,吃饭了你们去休息吧,小珂下午也休息,我去药铺。”

    “不用了爷爷,您下午休息吧,我去就好。”

    老爷子欣慰地笑道:“好,你要是忙不过来,就来喊我。”

    “好。”夏珂没留在吃饭,出来后看了眼天儿,又看到江夜痕站在偏院门口,大步走过去问道:“你上午什么意思?”

    江夜痕平淡地睨她一眼,“没什么意思。”

    他仰头看着天,又道:“怕是午后会有降雨。”

    “你也看出来了?”夏珂歪着嘴巴回头看了一眼老爷子的房门,小声道:“我说有雨他们还说我不该说。”

    江夜痕看着她,细细听了下,知道老爷子屋子里有夏壮和夏全,他轻笑道:“就你好心,随他们去折腾,你自己瞎操心。”

    “这话可就不对了。”夏珂白眼道:“好歹是一家子,干的麦子被淋湿了,又得两晌午晒呢。”

    江夜痕转身往院子里走,“夏天天气火辣,好天气居多怕什么。”

    夏珂盯着他背影叹息一声,嘀咕道:“算了,随他们去折腾吧。”

    下午她去了药铺里,忙活了一阵子,外面下起了雨。这个时候老爷子和两个的儿子都在屋子里休息,夏珂忙关上了房门在院子里大喊道:“爷爷下雨了,快去收麦子。”

    这一喊夏壮和夏全都傻眼了,两人一崛而起,同时穿上了衣服。两家媳妇也跟着出来,拿着东西就朝麦场跑去。夏壮没好意思看夏珂,倒是夏全嘀咕道:“那会儿就应该听小珂的话,早点把麦子给拢起来。真是白忙活了一个上午。”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夏壮没好气的顶了一句。

    夏全跟着道:“这还能怪我了?”

    老爷子随后跟上来,“你们两个别吵了,这暴雨来的这么凶猛,咱们麦场位子低,那水还不将麦子给淹没了,速度点。”

    夏珂就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一个个急着往屋后跑去。

    江夜痕举着伞站在院门口,看着夏珂傻站着淋雨,走过去站在她身边,“你是不是傻了?”

    夏珂扭头,仰头看了天空,又躲进他雨伞下,仰头笑道:“才没傻,你出来干什么?”

    江夜痕扬起眉梢,“屋子太闷,出来透透气。顺便看看热闹。”

    “热闹?”夏珂凝眉,“你这人有点不厚道了,我爷爷忙着收麦子,你居然当热闹要看……”

    江夜痕白眼,打断道:“谁跟你说我要看夏爷爷的热闹了?我再不厚道也比王竹子厚道的多。”

    “王竹子?”夏珂不解问道:“他怎么了?有什么热闹看?”

    江夜痕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夏珂忙跟上,追问道:“哎,你什么意思呀,你该不是教训了王竹子吧?”

    “嗯哼!”江夜痕眸中带笑,薄唇紧抿。

    夏珂上前抓住他手臂,“为什么呀?他怎么得罪你了?”

    江夜痕没好气的抽出手,“看不惯的人,就好好教训教训。”

    夏珂依旧不解,打开了药铺的门站着拍拍衣服,又擦了脸上的雨水,见他依旧举着伞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好像动一下就会错过什么精彩的事一样。

    “你该不会是因为上午的事情吧?”夏珂站在门口问。

    屋檐下滴着水,隔着一排水看着江夜痕的侧脸,夏珂突然觉得他半边侧脸简直赛过天仙,直接看痴了。

    他没回答,就等于默认了。

    夏珂在屋檐下,他站在雨中。

    她的视线看向他看的方向,陪着他一起等着他说的‘热闹’,可她还是没那个耐心,在他身后做着各种怪表情。等他回头的时候,她却又一本正经的站着,还给他露出一个微笑。

    他回头之后,夏珂松懈下来,歪着身子伸长了脖子喊道:“江夜痕,人家没耍到流氓,你教训人家干什么?”

    江夜痕转过身子面对着她,缓缓开口问道:“所以你是想着等他脱掉了裤子,你看到了不该看的,才好好教训?”

    “呃?你这是什么歪理?”夏珂板起小脸,“你这是强词夺理,我怎么可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这以后我的身份曝光了,他还不找我负责?”

    江夜痕轻哼了一声,“等你身份曝光后,我还要找你负责。”

    “啥?”夏珂惊的下巴都掉了,“我又没将你给怎么了,你找我负什么责?简直莫名其妙。”

    “没有吗?”江夜痕走到屋檐下,并没有收了伞,一把抓她的手腕,将她拉入自己跟前,低头含笑道:“我们可是睡过一夜的,你整个人可都在我怀里,该不会忘记了吧?”

    夏珂眉头拧起,仰着头盯着他,离这么近,她的心跟着扑通扑通跳起来。

    “睡是睡了,但是……”

    “没有但是。”江夜痕打断她的话,“睡过了就对。”

    夏珂翻了个白眼,“怎么就这么无耻?能一样?”

    “我说能就能。”

    “……”夏珂无言以对,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再翻的话,估计就会掉,可就是翻掉了眼睛,江夜痕也不会看一眼。

    他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回头看向雨中,勾唇笑道:“来了。”

    夏珂看过去,只见雨中两人追逐着。前面跑的是王竹子,后面追的是沈阿花。夏珂笑道:“这什么情况?阿花怎么追着王竹子跑?”

    江夜痕轻笑了一声,并未回答。

    沈阿花一边追一边喊道:“王竹子你给俺站住,俺今天要扒了你的裤子。”

    王竹子觉得丢人,她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来扒自己的裤子?

    “阿花,我又没得罪你,你扒我裤子干什么?再说,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夏珂么,突然追着我跑是什么意思?”王竹子跌在水窝里,衣服、脸上全是泥水,阿花的笑容回荡在他的耳边,他忙回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沈阿花那肥肥的屁股,哀呼:“我的娘呀,这一屁股下来我还要不要命了?”

    他一崛而起,沈阿花坐在水中,费力里起来喊道:“王竹子你别跑,俺告诉你,你下次再欺负珂郎俺饶不了你。”

    王竹子一听停下来,抹了一把脸,不明白的指着她,“我何时欺负夏珂了?”

    夏珂扭头看向江夜痕,“对呀,什么时候欺负我了?”

    江夜痕斜她一眼,并没有吭声。

    “你还说没有,要不要俺帮你回忆回忆?”沈阿花叉腰也不怕被雨淋,反正跑的正热呢,淋一下也凉爽。

    王竹子擦了脸上的水,“你说,我到底哪里欺负了。”

    “第一次,是江家哥哥跟着一起放牛,你有没有嘲笑珂郎?俺扒了她裤子又如何,轮到你来嘲笑了?第二次,你和那二狗子一起讥笑珂郎,这是不是欺负了?”

    王竹子瞪着眼睛,第一次夏珂不也将自己给吓了,第二次还打掉了一颗大爷,幸好不是门牙,难道这还不够?

    “呸,沈阿花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这么帮着夏珂,她以后就会娶你,你做梦去吧你。”王竹子就是要拿这个事情气她。

    “混蛋,俺今天就是要脱光你,让全村的人都看看……”

    “哎呀,娘哎。”王竹子撒腿就跑,看到夏珂和江夜痕他跳起来挥手喊道:“夏珂,救我啊。”

    “王……”

    “你敢!”江夜痕侧脸看着她。

    夏珂被他那眼神儿吓了一愣,这丫的还会露出如此凛冽的神色,哪里就有山里汉那般憨厚?这明明就是王者风范!

    等她回神儿,沈阿花追着王竹子已经离开了视线,她尴尬的笑了笑,指着道:“这王竹子也挺可怜的,呵呵,被阿花追着跑的人,应该都可怜吧。”

    “呵呵?”江夜痕学着她尴笑了两声。

    夏珂嘴角一阵抽搐,白了一眼,转身进屋。扒在了桌案上始终没想明白,见他要走,忽然喊道:“江夜痕!”

    他回头。

    “你是不是喜欢我?”

    江夜痕眸子亮了一霎,眉头蹙了起来,好像在思索她的问题,却又无从回答。

    夏珂见他犹豫,似乎在思考,起身走过去,笑道:“据我分析,你这行为属于吃醋行为。所以我的理解你,你喜欢我了。”

    “哦。”

    江夜痕平淡的说了一声,“没事情那我就走了。”

    夏珂怔住,一脸的不解,“哦是什么意思?”

    江夜痕撑起伞,回过头看着她,笑道:“哦的意思有很多中,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我怎么理解?我还能怎么理解?!”夏珂跳起来指了他的后背,“简直莫名其妙,你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你呢。”

    江夜痕的脚微顿,但是并未停下来,笑容渐渐敛起,大步朝着院子里走去。

    暴风雨来的凶猛,所有人都去抢收麦子了,所以夏珂的药铺就相当清闲了。她纠结了一个下午的问题一直都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想明白。

    老爷子麦子没收回来,只能拿着油布将麦子遮挡起来,等麦场的雨水都褪去,太阳晒干了在把麦子给铲开晾晒。

    接下来几天,夏珂一直都在屋子里闷着。刘氏能下床了,可她觉得夏珂着几日没有之前活泼了。之前不到睡觉时候她不会回来,现在是闷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珂儿?”

    刘氏敲门进来,夏珂躺在床上盯着屋顶,扭头看着她,“怎么了?”

    刘氏坐在床边,笑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夏珂坐起来,“我很好呀,我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刘氏摇头,“没有,就是觉得这几天你不出门也不去偏院找江夜痕了,所以就问问你是不是和他吵架了?”

    “我可没有那个心跟他吵架。”她又枕着手臂,翘起了二郎腿,看着刘氏笑道:“天气热,我就想待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

    刘氏盯了她好一会儿,没瞧出来个所以然,便转身出去。

    六月天渐渐都过去,村名们的麦子都已经收到了仓库里,镇长带着人来了村长家里,村长又领着镇长去了夏家。

    所以夏家门口闹哄哄。

    夏珂午休被吵醒,她烦躁的坐起来,活动了下脖子,穿上鞋子出来。外面太阳很大,阳光刺眼。她眯着眼睛将衣衫整理了下,看到刘氏询问道:“娘,外面这么多人,出什么事情吗?”

    刘氏笑着摇头,“没有,是镇长来收麦子了。”

    夏珂了然,笑道:“是我忘记了,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来村子里收粮食。那娘,我出去瞧瞧。”

    “好。”

    夏珂先去厨房里掬了水洗了把脸才出去。

    好几日没见到了江夜痕了,再看到他人不免有些不自然。沈阿花见她出来,欣喜的走过去,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喊道:“珂郎。”

    “嗯。”

    夏珂应了下,目光却落在仓口,竖着耳朵听着村长说道:“每年夏家的粮食您都亲眼看过的,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村长旁边站着的中年男子就是古镇长,相貌平平人也比较坦率,每年这个时候对夏家的粮食既羡慕又很疑惑。

    “夏大夫,这整个镇子上,就你们家的粮食出了奇的好,这些年摸索出原因了吗?”古镇长问。

    老爷子笑呵呵的摇摇头,“这个事情也困扰了我很多年,以前我家的粮食也和大家伙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的就好了起来。不过我也试过其他的土地,确实只有自家的是这样。”

    “难道是土质的问题?”古镇长疑惑地看着村长,“没有想过重新划分一下土地?”

    村长惊愕道:“这哪敢,万一把村里唯一一块产粮食的土地给分走了,咱们村可就再也出不了这么好的粮食了。”

    古镇长沉思起来,这个事情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站在外圈的夏珂抚摸着鼻子,原来爷爷还偷偷的去试过其他地方的土了,没有她现代的化肥,还不是和大家伙的一样?就算是重新划分土地也是一样的道理,他家的粮食无人可比。

    “珂郎,你笑什么?”

    夏珂怔住,敛起了笑容看着沈阿花,忙抽出手臂拉开了点距离,“别离我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沈阿花满脸委屈,低着头呢喃道:“俺都抱了好一会儿了,你这怎么才反应过来?村民们都瞧见了。”

    夏珂左右瞧瞧,沉目道:“你还说。”

    沈阿花忙闭上了嘴巴,自觉的离他远了点。

    夏珂视线和江夜痕的视线相撞了下,她瞪了一眼扭开了头。所有人往后退,她跟着往后退,听着老爷子说道:“您看这个价格是不是在提高一些?”

    古镇长笑呵呵道:“咱们进屋详细再谈一谈。”

    村长看着其他人,笑着道:“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有人喊道:“夏大人,别全部卖完,留点给村民们做麦种。”

    老爷子回头笑了笑,“放心吧,和往年一年都会留点给你们的。”

    “那真是太好了。”

    老爷子陪着古镇长朝着屋子里去,有些人已经散开,夏珂站在院子里并没离开,有人上前询问道:“小珂,你爷爷种田真是有一手,你知不知道你爷爷这都用的什么东西?”

    夏珂看过去,笑道:“我们家每年种麦子或者其他的作物的时候,村长大叔不特意安排了人去看我们怎么种的吗?你们去地里可比我去的勤快多了,你们问我,我只能跟你呵呵了。”

    “说的也是。”那人干笑了两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门前没什么人后,就剩下江夜痕和夏珂。他走到夏珂跟前,夏珂轻哼了一声,负手大伯朝自家门口走去。他凝眉,疑惑地跟着走过去,站在她旁边问道:“最近不见你出门。”

    夏珂笑了下,视线盯着老爷子的院门,“怎么,想我了?”

    江夜痕怔了怔,侧脸看着她,“我发现你这脸皮真的是越来越厚了,一定要想了才能问?”

    “对!”

    江夜痕再次怔住,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便笑道:“那好,确实是想了。”

    “想了我也不回答你。”夏珂洋洋得意,眉梢动了下,带着笑意转身进了自家屋子。

    江夜痕这下更不解了,无声笑了下,转身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夏珂坐在后院的阴凉处,闭着眼睛。刘氏在身边缝衣服,轻声问道:“你爷爷把粮食卖了吗?”

    夏珂摇头,“还没呢,正在屋子里商议价格。谈好了价格自然是要卖掉的,留下点还不都给村民们留着,每年的情况都一样。”

    “说的也是。”刘氏停下了手,看着她笑道:“也不知道咱们这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在你六岁之前,家里的作物也不好,自从那年你摔了之后没多久咱们菜园子里的菜长的茂盛多了,后来地里的作物才一点点有了起色。”

    夏珂惊了一霎,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她笑道:“不过,你可真是我们夏家的福星。没准儿,就是因为你的关系呢?”

    “娘,这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明,咱们家风水好。”夏珂吁了一口气,又躺下来,“这种地还是一门手艺啊,同样的地,我家能中出花来,别人家连苗都不出,这就是区别。”

    刘氏笑了笑,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拍打夏珂,“快出去看看,是不是你爷爷准备卖掉了。”

    夏珂扭头看出去,站起来道:“好,那我出去瞧瞧。”

    夏珂出来,老爷子带着古镇长和村长又走向那仓库便,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那古镇长挥手喊道:“伙计们,来干活了。”

    伙计们拿着麻袋去仓库里装麦子,装好的直接搬运到了无车棚的牛车上。夏珂跑了过去,喊道:“爷爷,这就卖了呀?往年不是按斤称一下吗,今年不称了?”

    老爷子还没出声,镇长喊道:“其实这样的话,吃亏的还是我们,这小少爷若是有什么疑问的话,来人给小少爷称一下,看看差距。”

    老爷子要阻止,夏珂笑道:“没事的爷爷,咱们看看,心里也好有个数。”

    夏珂也会看称,走过去看了秤砣的位子,点点头道:“还真是和以往重量差不多呢。镇长大伯,刚刚得罪了。”

    古镇长人也大度,笑呵呵道:“我没有骗你吧?你这孩子就是太敏感了,不过也不怪你,换做我也会疑惑的。我可是每袋子多出了五百文呢。”

    夏珂微微笑着,并没有在说什么。她就在阴凉地方看着那群伙计装了一袋又一袋子,家里还剩下二十袋麦子,其中有十袋是家里吃,还有十袋是麦种,自家留点,其余的全部都卖给村民们。

    镇长给老爷子点了银子,夏壮一等人个个都盯着那钱袋子,大放光芒。待古镇长走后,老爷子掂量着那些银子,心情大好,给了他们每家五两银子。夏珂拿着银子谢过之后听夏壮嘀咕道:“爹真的是越来越吝啬了,卖了这么多银子,才给咱们这点。”

    “有就知足吧你。”夏全白他一眼,“我和小珂好歹还去药铺,大哥你可是什么也不做就有五两银子,所以你就别嚷嚷了。”

    “去去去,是你自己提议去药铺的,跟着我什么关系?”

    夏壮说完,老爷子一脚提过去,大骂道:“整日混吃混喝的混账东西,珂儿那词儿怎么是的?”

    夏珂怔住,恍然道:“啃老。”

    “对,你以后把我这老骨头啃完了,我看你还啃什么。”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转身拿着银子看向夏珂,“你收拾一下,跟我去钱庄。”

    夏全一听忙喊道:“爹,您又把钱放入钱庄?您就不怕哪天钱庄倒闭……”

    “混账!”老爷子横瞪一眼,指着道:“瞧瞧你们都安的什么心?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都保佑钱庄好好的,要不然都去喝西北风去。”

    夏珂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收拾的,但是要回去和刘氏说一声,便跑了回去,和刘氏交代了一声。刘氏喊道:“珂儿,顺道去看看你爹,把我给他做的新衣服拿去给他穿。”

    夏珂应了声,看着她将衣服包起来递给自己。听她笑道:“娘悄悄的给你做了一套女儿装压在箱子底呢,若是有机会恢复女儿身的话,就更好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娘我先走了,爷爷等着呢。”

    说完她抱着包袱就跑了出去,老爷子的马车已经准备好,夏珂上去后将包袱放在了车内,便坐在前面当马夫。

    “爷爷,坐好了?”

    “嗯,走吧。”老爷子打开了包袱,询问道:“还给你爹送新衣服?”

    “嗯,是不是觉得我爹我和娘很恩爱?”夏珂看着远处的旱地,还有一些村民们在地里忙着,有些早玉米都已经一人高了,而有些才开始种。

    老爷子应了一声,他将帘子卷起来,朝着前面坐了点,和夏珂拉起家常来。到了钱庄,夏珂跟着一起进去,看着老爷子将卖麦子的银子全部都拿出来,和老板说道:“这一共是一百两银子,请点下。”

    “好嘞。”

    夏珂凑过去,小声问道:“爷爷,你在这里存了多少了?”

    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她,“怎么?想挖挖爷爷的老底儿?”

    夏珂眉梢动了下,抿嘴笑道:“就想知道咱们家到底有多少家底,不说也没事情,反正每年的银子都差不多,我也能猜出个大概。”

    老爷子轻轻的敲了她脑袋,“能猜出来还问我?”

    “这不是想听你亲口说嘛。”夏珂嘿笑道:“多少?”

    老爷子伸出了三个指头,夏珂看了看结合自己算了下,小声问:“三千两?”

    老爷子笑而不语。

    夏珂点头,“和我算的也差不多,咱们这也算是小康之家了。”

    钱庄老板给了他收据叮嘱他拿好,夏珂凑过去看了下,果然是三千多两了。她看着老爷子将收据发在衣服里,指着道:“爷爷的收据一直都在口袋里放着吗?”

    老爷子点头,她又问:“您就不怕掉了?”

    哪知道老爷子又拿出来,递给她,“今天起就交给你保管。”

    夏珂并没有去接,若有所思的盯着老爷子,笑道:“爷爷就不怕我去钱庄给败坏了?”

    老爷子摆手,轻笑道:“我谁都不信,但是不能不信你。你是我孙子,你去拿的话,那都是用在正经点上,又不是你两个伯伯,我怕什么。”

    夏珂撇嘴,这才伸手接过,“那好吧,那我就帮着爷爷保存着。”

    她伸出手放在了衣袖里,摸索着手上的着装将收据给扔在了空间里。两人上了马车,继续超前走,走到徐记酒庄停下来。她搀扶老爷子下来,两人看过去,夏元正给人家打酒,收了银子说道:“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夏珂和老爷子走进去,他诧异的走过去迎接,“爹,珂儿,你们怎么来了?”

    夏珂取下包袱递给他,“跟着爷爷去了一趟钱庄,顺道过来瞧瞧你。这是娘新作的衣服,让我给你送过来。”

    夏元欢喜地接过,打开开了一眼,满满的幸福感,随即又疑惑道:“去了钱庄?麦子卖掉了?”

    老爷子点点头,“是呀,那么多银子放在身上也不安全,每年都是这样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爷子左右瞧瞧,其他人在忙碌着,他指着道:“在这里怎么样?还习惯吧?”

    夏元点头笑道:“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早已经熟了,也会酿一些果酒了。等有空了,我也买点果子,回去酿酒。”

    老爷子和夏珂听了互相瞧瞧,纷纷点头。夏元又给夏珂打了点酒,夏珂拿在手里嗅了嗅,有些馋,又和他寒暄了几句,就跟着老爷子一起回去。

    路上夏珂打开了果酒,直接喝了一口,还递给老爷子,“爷爷,来尝下。”

    老爷子摇头,“果子酒有什么好喝的,你自己留着喝吧。”

    “不喝拉倒,我自己留着。”她将酒放好,赶着马车朝着村里走去,大半个时辰后,他们回到了村里,走到房子后面,听到前面闹哄哄的,夏珂站起来,看过去,“出什么事情了,这么吵?爷爷好像是药铺出了事情。”

    说完夏珂就加快了速度,老爷子站在她身后,怔怔地看着自家药铺。

    药铺门前围了很多人,有人看到夏珂马车回来后,大声喊道:“夏大夫和小珂回来了。”

    有人像看到了曙光一样,所有人都让开了,夏珂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的江夜痕,他沉着脸大步走来,和夏珂说道:“快,人命关天。”

    夏珂凝眉看到了里面站着的夏全,眼神儿里有些慌张无措,甚至有些惊喜。夏珂来不及问,江夜痕带着夏珂朝着屋内走去,“病人在里面,我猜测是用错了药。”

    夏珂掀开布帘进去,五十多岁的老人面色痛苦,半坐在床头眯着眼睛用力的喘息。夏珂知道他有支气管哮喘,之前开了方子控制的很好,怎么突然又犯病了?

    “怎么回事?”夏珂询问。

    老伯的妻子哭啼道:“今天上午只是有点不舒服,就来抓药,回去之后煎药吃了之后没多久咳喘并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厉害了,我去查看了药才知道药错了。”

    夏珂凝眉,忙问道:“药拿来么,给我看看。”

    那妇人将药渣递给夏珂,江夜痕在身边说道:“这是清热镇痛的药。”

    夏珂看后深吸一口气,镇痛的药物只会加重哮喘发病,她猛地扭头,“可是治疗这位大伯的药被谁拿去了?”

    江夜痕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摇头道:“也许是抓错了呢?你觉得是拿错了?”

    夏珂点头,将药塞给他,“你出去帮我问清楚。”她又看向那位妇人,“麻烦婶子帮我守在门口,我来医救。”

    江夜痕明白她要利用空间,于是点点头和那妇人一起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夏珂和那奄奄一息的患者。她从空间里拿出了自疗哮喘的喷雾剂,轻声喊道:“大伯张一下嘴巴,这个药是我自己自制的,我爷爷也有一些轻微的哮喘,这也是为他配的,今天先给你用上。”

    那老伯觉得自己要死了,死前就信她一次,于是就张开了嘴巴,待她喷完后没多久喘息渐渐的轻了下来,他才怔怔地看着夏珂手里的药。

    然后翘起了大拇指。

    夏珂松了一口气,好在空间里什么东西都有,要不然这次肯定完蛋,夏家肯定免不了牢狱之灾。

    她又说道:“这个药瓶子您踹在怀里,以后再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拿出来用。这次您发病是因为家里农忙累着了是吗?”

    老伯点点头。

    夏珂又了解了下情况,笑道:“放心吧,您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老伯笑着点点头。

    夏珂掀开了帘子,看到那妇人喊道:“大婶您可以进去照顾着了。”

    “没事了?”妇人语气中透着欢喜,看夏珂轻笑了下,她道了声谢谢转身进去。

    老爷子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到夏珂出来,扭头问道:“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了,在休息呢。”

    听了夏珂的话,夏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振作之后哀求道:“爹,我真的是无心的,我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我会好好道歉的。”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垂下眸子看着他,“你以后还是别来了,这里容不得一次失误。珂儿以后就在药铺帮忙,至于你,日后在做安排。”

    “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可定会小心谨慎的。”夏全跪下来哀求着。

    门口围着的王阿大讥笑道:“还是算了吧,这可是关乎生命的大事情,容不得一丝错误,你们说对不对?”

    周围的人跟着说道:“对对对,夏全你还是别来药铺了,以后我们来抓药,看到你都不敢抓了。”

    “有阴影了。”

    “小珂的医术都比过夏大夫了,有句话怎么能来说的?”

    有人接道:“是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就是这句。”那人笑呵呵道:“书读多了还是有好处。”

    夏珂勾唇,看着夏全喊道:“二伯还是让爷爷给你找其他的事情做吧,这样对你也比较好。”

    夏全自知理亏,瞪着一双大眼睛,可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门口的人将夏珂夸的天花乱坠,自从上次救了王阿大的老娘,王家人见到夏珂一家人恭恭敬敬的,就连王竹子都对夏珂改了态度。

    夏珂又询问道:“二伯,既然这个药是拿错的,那另外的给了谁?”

    话落,有女子举着手大喊道:“给了我,我今天太忙,准备晚上回去之后在煎服的,谁知道就出了事情,我担心自己的药有问题,又想到中午的时候跟着大伯一起来抓药的,所以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药出了问题。”

    夏珂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药,打开看了下,松了一口气,“这个就是大伯的药,你的是镇痛对吧?”

    女子红着脸点点头,夏珂这才明白原来是她来了月事,准备的镇痛药。夏珂说道:“大姐回头这个别喝了,家里有红糖的话,就冲服着喝,但是也别喝太多了,实在不能缓解的话,就来药铺,我给你配药。”

    那女子羞涩的看着她,点头应道:“好。谢谢小珂了。”

    “不谢。”夏珂拿着药递给了老爷子,老爷子看了一眼,又增加了点怒气。

    夏珂将要钱退给了女子和休息的老伯,进去慰问了下,老伯已经可以说话了,他拉着夏珂的手臂,“真是太感谢你了,你这个药真的是神药啊。”

    夏珂不自在的抽出手,点头笑道:“以后多注意休息,切不可以再劳累了,今日之事,险些酿成大错,真的很对不起。”

    老伯翻身下床,妇人搀扶着,他欢喜道:“人没事就好,我这也等于白捡回一条命了。”

    老爷子看他出来,笑呵呵的走过去,拉着手连连赔不是,夏全跪在地上给人家赔礼道歉。老伯看着夏全说道:“全子看来不适合当大夫,夏大夫以后还是给他安排合适的事情吧,这样的事情,村民可都经不起第二次了。”

    老爷子羞愧的点点头,“好,这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祝你早日康复。”

    “谢谢夏大夫,我还以为我今日必死无疑。”他看着夏珂,“这个孩子是个好苗子,夏大夫可要好好栽培,经来必定能成为一方神医。”

    夏珂眉梢动了下,轻笑了笑,老爷子摆手呵呵笑,“你这是太看的起她了,不过比我强的不是一丁点,我这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夏大夫你就偷着乐吧,我要有这么一个好孙儿,我不知道多开心了。”有人说道。

    “谁说小珂不学无术,整日带着一群小伙子四处匪?你们真是被她这外表给欺骗了,人家背地里不知道学了多少才到今日这个成绩呢。”

    夏珂扶额,看向旁边的江夜痕,小声道:“这些人真是会拍马屁。”

    江夜痕露出笑容,并未出声。

    村门都散场后,他才扭头喊道:“夏爷爷,夜痕也回去了。”

    老爷子看向他,点点头,致谢道:“今天还要谢谢你了。”

    江夜痕垂眸浅笑,“夏爷爷客气了,夜痕告辞。”

    夏珂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老爷子和夏全,跟着说道:“爷爷,天色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给我娘做饭了。”

    老爷子眉梢扬起,本想留着她交代一些事情的,可还没出声她就跟在江夜痕的身后离开。他伸了伸手又缩了回来,叹息了一声才垂下眸子呵斥夏全。

    江夜痕走的比较慢,夏珂大步跟上去,但是并未说话。先过她家院门,她忽然停下来,见他没停下,抬起头喊道:“江夜痕。”

    他停下来回过头。

    “谢谢。”她说。

    江夜痕不以为然的笑道:“我又没帮上什么忙,谢我做什么?方才夏爷爷已经谢过了,你这再谢我就更加尴尬了。”

    夏珂撇了下嘴角,“哦,那没事了,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就进了院子里,虽然进去了,可人站在院门边,听到了脚步声远了,才扒在门口朝着偏院看了下。江夜痕已经转身回去了,她吐了一口气,也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七月天很热,即便是傍晚气温也没有降下去,做好了晚饭端上了桌子,母女俩安静的吃饭。快吃完后,刘氏看着夏珂,“这下,你二伯不在药铺了,以后这药铺岂不是让你去?”

    夏珂点头,没有一丝不情愿,“我不去的话,就爷爷一个人忙不下来。也还不知道爷爷会把二伯安排的哪里去,若是也安排到酒庄,那坏不如让我爹回来。总之,他们是不能在一个地方。”

    刘氏很赞同夏珂的话,两人又唠嗑了好一会儿,夏珂满头大汗,心情烦躁道:“娘,去菜园子里看看西瓜熟了没。”

    刘氏恍然,“对,上次看到的那个还没熟,你再去看看。”

    夏珂每年都会种点西瓜,可就是不知道是菜园子的土壤有问题还是种植方法不对,每年的西瓜成活率并不高。她拿着竹篮去瞧瞧,走到菜园子里,在里面转了好一会儿,才遇到一个熟的。

    她敲敲那西瓜,梆梆响于是就抱在了怀里朝屋子里走去。她将西瓜抱到了水井边,将井底的木桶给摇上来,可看到了里面的放着三个西瓜诧异起来。她站在院里喊道:“这是谁放的西瓜?”

    没人回答,夏珂又喊了一声,老爷子出来喊道:“甭管他是谁放的,总不是冰着吃的?你就抱一个出来就是了。”

    夏珂看着老爷子,“会不会太不厚道了?”

    于是她又冲着西院喊道:“大娘、二娘,是你们谁放的吗?”

    陈氏和文氏端着饭碗出来,文氏一看忙提着衣裙走来,“这个是我放的。”

    文氏看着地上还有一个,问道:“你是要放进去吗?”

    夏珂斜了那木桶里三四个西瓜,语气有些不好,“大娘把熟透的西瓜都摘了?我说怎么会一个都没有,后来才找到了一个,还不知道熟了没。既然大娘都摘了,那我就抱一个回去吃,其他的都给大娘了。”

    说完她弯腰就从里面拿了一个大的,文氏虽然不愿意,可老爷子也盯着的,她只能当作哑巴,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西瓜抱走。

    “爷爷,我娘让我去地里看看西瓜熟了没,抱一个回去吃,这里还有三个,爷爷想吃的话,来抱一个吧。”夏珂笑的灿烂。

    “哎,好在你大娘提前将西瓜放在了水井里,要不然热的西瓜我可吃不下。”老爷子笑呵呵的走过去。

    文氏手里还端着饭碗,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爷子拿走一个。可抬头就看到陈氏跟着跑过来,弯腰将最后一个抱在怀里,还感激道:“谢谢大嫂了,好人会有好报。”

    文氏一脸的怒气,看老爷子进了屋子里,一手抓住陈氏的手臂,小声道:“你干什么?那小子抱走一个是因为爹在,我没说什么,爹抱走一个我更不会说什么,可地上不是还有一个,你非要拿我的干什么?”

    陈氏看了院子,抽出了手臂,将那冰过的西瓜紧抱在怀里,“大嫂别这样,你这样不是造福了我们吗?剩下的一个大嫂就自己再放进去冰一下吧,我就先回去了,谢谢,非常感谢。”

    文氏没抓牢,陈氏就这么抱着西瓜走了,她站在水井边气的跺脚。

    东院,夏珂拿着西瓜站在阴凉的地方静静的看着,文氏恨不得摔了碗,举起来后又仰头看着手里的碗,舍不得扔掉只好慢慢地放在了地上。

    接着又举起了西瓜,可还是下不去那个心,只好忍着,将西瓜放在了木桶里,放入水井里。

    夏珂站了好一会儿,轻哼了一声,欲转身却看到了夏星拿着两块西瓜悄悄地朝着祠堂院子里走去。她伸着脖子看了下,大概是老爷子让夏全在祠堂里闭门思过吧。这事儿跟她没啥关系,偷偷送西瓜去给夏全吃,也不管自己的事情,更没有那个心去给老爷子告状。若是夏全在列祖列宗面前吃的下……

    片刻后,她又见夏星将西瓜抱回了院子里。夏珂笑了笑,转身便回到了屋子里。

    刘氏问道:“没吵起来吧?”

    夏珂摇头,“这个时候她们吵不起来。爷爷让二伯跪在祠堂里闭门思过呢,夏星还去送西瓜……”

    夏珂没说完,刘氏惊愕道:“这是对祖宗的大不敬呀。”

    夏珂忙打断她话,“娘,我话还没说完呢。”

    刘氏愣住,笑道:“那你说。”

    夏珂这才有继续道:“不过二伯并没有吃,让夏星给送回来了。”

    “这还差不多。”刘氏有笑了下。

    翌日,夏珂跟在老爷子去了药铺,大早上还是很凉爽的。夏珂站在门口活动了下筋骨,正伸着手臂做早操,扭头就听江母说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在家里看书,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

    夏珂看到她提着篮子,想必是去集市上卖东西的。江母看到夏珂笑嘻嘻喊道:“小珂帮你爷爷看药铺吗?”

    夏珂点头,“是呀,伯母去集市?”

    “是呀。”江母看着江夜痕,“你就别去了。”

    江夜痕伸手接过她手臂的篮子,“您一个人去集市,我肯定不会放心的。别推脱了,走吧。”

    老爷子听了扭头走出来,喊道:“夜痕,去用爷爷的马车吧,快去快回就是了。”

    江夜痕抬扭头看过去,喊道:“爷爷。”

    “那怎么好意思呢?”江母自然是不好意思的,居住在人家家里,收的房租和土地费又少,还在生活上帮助他们,她已经无以为报了,怎么好意思去用人家的车,“我们徒步过去就可以了。”

    “伯母别客气了,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夏珂见江夜痕没有动身,凝眉道:“你怎么还愣着,快去呀。”

    江夜痕感激的看着他们,对着老爷子弯腰行礼,“如此,便多谢爷爷了。”

    老爷子笑呵呵的摆摆手,“我那破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以后只要是闲着你们就去用吧。”

    江母应了一声,便掀开了篮子上的布,走进去喊道:“夏伯伯,来尝一个吧。”

    夏珂看过去,她那篮子里放着的都是糖葫芦,各种水果做成的。老爷子惊愕的指着那些东西,“看着和市面上卖的糖葫芦差不多,但是这个颜色却比那糖葫芦好多了,让人看看了好奇,孩子们会更喜欢的。”

    江母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点头笑道:“嗯,孩子们确实很喜欢。小珂给尝一个。”

    夏珂摆手,“谢谢伯母,这些您是要拿去卖的,我想吃的话,就自己动手做,这天气热,快放进去别给融化了。”

    老爷子跟着道:“是呀,这个甜东西,我老头子可吃不来,赶紧放好去集市吧。”

    江夜痕赶着马车过来,江母回头看了一眼,询问道:“小珂去玩吗?若是无事,不如一起去集市上热闹热闹?”

    夏珂摆手笑道:“现在大了,愈发觉得集市上不好玩了。若还是小时候,不用伯母喊,我早就跳上了马车上。”

    她看了江夜痕在外面等着,伸手指着道:“伯母快去吧,早去早回,卖个好价钱。”

    江母笑着点头应了一声便和老爷子打了招呼转身走到马车边,上了马车就离开了。

    老爷子收回了视线,扭头看着夏珂,“以我看,江家这些年也存了不少银子吧?”

    老爷子看着夏珂,就好像她知道一样。夏珂笑道:“爷爷您可把我给问住了,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江夜痕开春后就要去参加考试,从乡里开始,到了京城一关一关的,也要花费不少银子。伯母存点银子也是很正常。”

    老爷子点点头,叹息一声,“你若是个男儿,我肯定会让你跟他一起去考试。”

    夏珂大笑,“爷爷得了吧,只可惜我不是个男孩儿,不过您放心,我娘肯定会生一个白胖小子。”

    老爷子瞪她一眼,“你又有先见之明了?这话别胡说。”

    “爷爷您就偷着乐呵吧,不信咱们走着瞧。”夏珂大摇大摆的走到桌案边,拿着老爷子的书看了起来。

    老爷子把茶水烧开后,泡了一杯茶水,端着走过去,“坐过去。”

    夏珂没抬起,移动了下往里面坐着。老爷子坐下来,看了她一眼,轻笑道:“假正经。”

    夏珂噘起了嘴巴,翻了一页,“我这才不见假正经呢,假正经的话能帮给村民们看病?爷爷,我最近可是村里的红人,以前村民们一提到我,就恨的咬牙,现在人家提到我,赞叹不已。”

    “哼哼,你那是运气好。”

    夏珂沉目,“我那是凭借着真本事。一次叫运气好,可接二连三的好事情还是算是运气好?爷爷您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么好的孙子。”

    即便只有两个人在场,夏珂说话也很小心,有句话不就叫做,隔墙有耳?

    老爷子笑呵呵的指着她,吹了下茶叶,抿了一口茶。

    夏珂看了好一会儿,有些累了就伸了手臂,扭过头看着老爷子正打扫着药柜,起身帮着一起去整理。

    “你二伯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弄的,很多药都摆放错了。”老爷子提前夏全都有些恨铁不成钢,连连摇头,“这以后让他做什么好!”

    夏珂睨了他一眼,小声询问,“您还没想好让二伯做什么吗?”

    老爷子叹息道:“是呀,左思右想也不知道他到底能做什么。总不能让他还有你大伯一直都这么好吃懒做下去吧?”

    夏珂点头,帮着一起想。

    夏壮好赌,去赌坊的话估计会赌的更厉害,夏全好酒,一天不喝酒就过不去。夏元在酒庄,若是把夏全也弄去的,兄弟两人肯定是要打架的。

    夏珂在心里分析了下,老爷子见她沉思,便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夏珂摇头,“咱们想想还有集市上还有什么好话,有做生意的,有摆小摊的,还有酒楼饭馆……爷爷,要不让大伯二伯去酒楼混混日子?二伯就是喜欢喝酒,可手脚都还赶紧,若是就酒楼给人家做个账房先生,不是挺好吗?”

    老爷子停下手里的活站着想了下,欢喜道:“你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明天我亲自走一躺,去打点好了就让你二伯去。”

    “嗯嗯。”夏珂点头。

    老爷子叹息道:“你二伯的有了计划,可你大伯的怎么办?”

    夏珂乌溜溜的眼睛转了下,“我暂时没有发现大伯有什么特别的,要不让他去当个小二怎么样?”

    老爷子沉思,夏珂又道:“小二端茶倒水的,不需要去后勤帮忙,月银也没有后勤的多,可也不少了。据我所知,每个月比爷爷给他家的五两银子还多点吧。就是晚上打烊的要晚点,不过平日里,大伯还不是很晚才睡?”

    老爷子缓缓点头,“那我明儿就去询问询问,若是可以的直接让他们待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夏珂点头,“好。”

    夏珂觉得夏壮和夏全一直都在家里耗着,自己看着也很心烦,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直接让他们出去工作,老爷子每天也就少生点气,多活几年。

    上午来了一些几个病人,都是夏珂来看的,老爷子扶着抓药。闲下来后,夏珂喝上了茶水,站在外面忽然看到王竹子朝着药铺走来,她忙端着茶水走进去。

    老爷子凝眉,放在了书本问道:“怎么了?”

    “王竹子来了。”夏珂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想起上次那事情就觉得很尴尬,有怕给老爷子知道了,他会生气,一怒之下暴露了夏珂的身份那就麻烦了。

    “他来了就来了,你慌张什么?”老爷子看出去。

    “没事没事。”夏珂摆手,忽然镇定下来,自己慌张跑什么?

    “夏珂。”王竹子大老远就开始喊了,手里还拿着一串葡萄跑来。

    夏珂凝眉,看清楚后松了一口气,应该不是来看病的。她坐下来睨了他一眼,“干嘛?”

    王竹子擦了脸上的汗水,向老爷子问声好后,笑眯眯的坐下来,将葡萄递给她,“这个你尝尝,很甜的。”

    夏珂凝眉,睨了那葡萄又看看他,疑惑问:“你不会专门来给我送葡萄的吧?”

    王竹子点头,“嗯,对呀。咱们这不是好哥们儿么,我有好吃的,肯定是要分给你了。我跟你说,这个葡萄可是从偏远的平原带来的,据说那边紧挨着其他的国的疆土,盛产这个。”

    夏珂点点头,“这热的天儿,又带着这么多的葡萄,路上没坏真的好。”

    “不会的,一路上保护的可好了。”王竹子拿了一颗递给她,“尝尝,酸甜可口。”

    夏珂就拿着一个尝了下,确实很甜。她点头致谢,“难得你还记得我,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了。这个拿的多吗?”

    “多,我几家好机箱子呢,专门弄回来卖的,我其实过来就是问问需要不需要买一箱子。”王竹子傻笑着挠挠头,给老爷子拿了两颗过去,“夏爷爷您也尝尝看味道后好不好。”

    老爷子尝了两个,点点头道:“确实不错,家里运回来了好几箱子?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钱吧?”

    王竹子摇头,“这个是我家远方亲戚弄来来,当地这个太多了不好卖,所以他就找了马车托运过来。”

    夏珂撇嘴,本地的东西自然是多了不好卖,送到外地都像个宠一样,她扬起眉梢询问:“所以,一箱子多大?卖多少?”

    王竹子抓耳搔腮,眼神儿左右看着,指着她药铺的那个木质箱子,“就和你家那个差不多大,就这样的一箱子大概有个四十斤左右,一箱子下来也要不了多少。”

    他看向夏珂,询问道:“怎么样?这么香甜的葡萄,不下手的话可就亏大了。”

    夏珂思索了下,视线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眉梢动了下,说:“你自己决定,想买的话就去买。”

    夏珂手撑着脑袋,视线看着门外,忽然看到了自家的马车,起身道:“买,有几箱?”

    王竹子看了江夜痕又看着她,有些不解,“有十箱子。”

    “快去让你爹不要卖了,我全要了。”说完她不顾老爷子和王竹子的惊愕的表情,直接跑了出去。

    王竹子看向老爷子,疑惑问道:“夏爷爷,小珂的意思……都要了?”

    老爷子凝眉,迟疑一霎点头,“嗯,是这样说的,我好像没听错。”

    王竹子跟着点头,笑道:“那我赶紧回家去和我爹说一声,卖出去的就算了,没卖掉的,就让他给小珂留着。”

    老爷子点头,淡淡道:“嗯,去吧。”

    待王竹子走后,老爷子深思了下,夏珂八成又是去拉着洗江夜痕一起去买了,主要是买这么多回来做什么?吃都吃不及呢!

    偏院,江夜痕前脚进去,夏珂后脚跟着进去,跑的气喘吁吁的,伸手抓住他的衣衫,弯腰喊道:“等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江夜痕突然被人抓住了衣服,回头看她弯腰喘息,又看了她身后,“跑这么快干什么?阿花又来了?”

    夏珂直起了腰白了他一眼,“我就是来问你,葡萄买不买?”

    江夜痕眉梢扬起,“葡萄?用来做什么?”

    “……酒!”

    江夜痕思索了下,她跑这么快来告诉自己,肯定有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就问,“很多?”

    夏珂点头,“王竹子远房亲戚运来的,咱们一起去砍价,全部都买回来,做成了酒,就卖出去,价格会更高。”

    江母听了疑惑地走过去,“那做酒的成本呢?”

    夏珂摆手,“伯母这个交给我就行了,基本上零成本,卖出去的酒,可是买葡萄的好几倍。”

    江母和江夜痕互相对视了一下,江夜痕道:“嗯,那就去买吧。”

    他将手里的用品递给了江母,并说道:“母亲,我随夏珂去看看。”

    江母应了一声,看着他们一起出去。

    夏珂看到院子里停下的马车,跳上去回头道:“你也来,咱们直接坐马车过去,谈好了直接拉回来。”

    江夜痕点点头,坐在了前面,调转了头朝着门外走去。

    王竹子的家住在村长的中央,大老远就看到家门口集聚了很多人。夏珂看了一眼,小声道:“我让王竹子给我留着的,不知道会不会卖出去。”

    江夜痕说道:“没有就算了,以后再遇到了,也不晚。”

    “那倒是。”

    马车停下,夏珂急匆匆的跳下去,大喊道:“王伯伯,我来了。”

    王竹子从人群中出来,大喊道:“爹,小珂来了。”

    夏珂和江夜痕走过去,旁边的村民有些指责道:“小珂,你怎么能全部都买了呢,至少给我们留点啊。”

    “是呀,就是。买这么多吃的完吗。”

    夏珂笑而不语,今天就是出高价也要把剩下的六箱子葡萄给买下来。那颗粒饱满不说,酸甜适宜,做成的葡萄酒,肯定很香甜。

    旁边的人之间她笑,不见她说话,有人伸手拽住她的衣袖,江夜痕下意识的帮忙给拦住。

    那中年男子看了江夜痕,没说什么,又看向夏珂笑眯眯道:“小珂要这么多哪里吃的完,给我们家孩子留一点吧。”

    其他人跟着说道:“是呀,大人不吃算了,就给孩子们把。”

    夏珂看到卖葡萄的人,还没出声就听他扬声道:“各位父老乡亲,由于种种原因,咱们的葡萄要涨价二百文一斤。”

    夏珂猛地看过去,王竹子听后尴尬起来,村名们听后唏嘘不已,嚷嚷着不买了。江夜痕凝眉,笑着道:“这位老板,没你这么做生意的。不知道老板听没听过,杏花村的乡亲亲都是一条心。宁可让它烂在你那箱子里,也不会买。你信不信?”

    江夜痕出声后,身边的村民们跟着闹哄起来。

    “就是,咱们村子可团结了,说不要就不要,你还涨价?不就是个水果吗,还不吃还不成?”

    “就是就是。”

    夏珂见王阿大开始着急了,跟着数落着身边的男人,王竹子扭头看着夏珂,“你先等一会儿,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夏珂点头。

    只是令夏珂没有想到的是江母带着水果糖葫芦来了,她疑惑地看向江夜痕。他忙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伯母很聪明。”夏珂笑了笑,回头喊道:“小朋友们往后看,你们看看江伯母手里拿着什么。”

    所有人都扭头看过去,小孩子们看到那水果糖葫芦高兴的跑出去,江夜痕怕江母被小孩子们扑倒,便走过去帮忙。

    江母说道:“小朋友们想不想吃这个水果糖葫芦?这个比那葡糖便宜多了。”

    大人们跟着走过去,夏珂欣喜的笑了笑,扭头看着那个卖葡萄的,缓缓走过去询问道:“这位大叔,你还要卖两百文吗?不要瞧着人多,就想哄抬物价,这种做生意的法子不对。”

    那人擦了脸上的汗水,忙道:“还是刚刚的那个价格,这些都给你。”

    夏珂轻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笑了下。抬起眼皮看着他,“还是刚刚的价格?”

    那人点头,“对。”

    夏珂摇头,弯腰在葡萄箱子里面挑刺。那男子说道:“这位少爷,买不买?”

    夏珂摇头,“除非你价格再少点,不然我肯定不会要。”

    男子面色沉了下来,本想反驳她,但是身边的王阿大拉住他,示意他可以同意了,起码比在本地卖的价格高。

    那人怔怔地看着王阿大和王竹子,很不情愿说道:“那就一百文一斤。”

    夏珂回头,指着拿葡萄,“箱子底那么多压破的,你竟然敢买一百文?你这是坑谁呢?”

    男子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你要买就买,要不买就拉倒。”

    夏珂嘴角撇了下,挺直了腰杆子,“那就不买了,你慢慢卖吧。”

    王竹子和王阿大都要为那老板焦急了,王竹子喊道:“小珂别走呀,咱们在商量商量。”

    夏珂回头,笑道:“诚心点,我肯定诚心买。”

    王阿大推了老板的一下,示意他喊一声。那老板不情愿王阿大说:“那可是咱们村子里最富有的夏家老爷子的宝贝孙子,跟他做生意不会亏你的。”

    那老板见夏珂走到了卖糖葫芦便,忙喊道:“算你八十……”

    夏珂停住脚回头看着他。

    “不能再少了。”那人又说:“小少爷,我这大老远的运过来也不容易,若是和本地的价格一样,那我还不如在本地卖,还请体谅一下。”

    夏珂可是个豪爽之人,转身走过来,“成,八十就八十。这些我全部都要了,称一下帮我搬运到马车上。”

    男子欢喜的点头,一箱子的来称重,然后都给夏珂看了,最后抱了个整数,“一共一百斤。”

    夏珂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了十两银子,“那二两银子,就当请你吃饭喝酒了,多谢了。”

    男人忙道谢,王阿大拍拍他的肩膀,“我就说她不会亏待你的,你还不信。”

    两人帮忙将几箱葡萄全部都搬运到马车上,夏珂坐在上面等着江母和江夜痕。没多久江母的水果糖葫芦也卖光了,她提着篮子笑呵呵的转过身子看着夏珂。

    夏珂喊道:“伯母,快上来,我们好回去了。”

    江母点头,夏珂伸手将她拉上去,接着江夜痕跟着上去坐在夏珂旁边,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上的六箱子葡萄,他小声问道:“最后多少?”

    “八十。”

    江夜痕点头,“多亏了我母亲助攻。”

    夏珂回头看着江母,“伯母真的是来的太及时了,真得好感谢你。”

    “说的什么话,平时都是你帮助我们的,再说我也没帮你什么,反而是自己新做出来的水果糖葫芦卖完,这个才叫开心呢。”

    江夜痕从手里掏出四两银子递给她,“平分?”

    夏珂睨了一眼,伸手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没让你客气。”江夜痕笑了笑,回头看着江母,“母亲怎么会突然来了?还是听到什么?”

    江母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一下你爷爷,是他提议我来看看,说是人多东西少,你想全买下,估计有些困难,就让我做点糖葫芦来,若是卖不出去的话,他就帮我全收下。”

    夏珂听后笑呵呵道:“我爷爷还挺聪明的,还是应了那句话,姜还是老的辣呀。”

    江母怔了下,随后跟着也笑了。

    江夜痕揪下一颗葡萄,尝了下说道:“酸甜可口,这个要怎么做?”

    夏珂侧脸睨了一眼,“回去找个罐子去掉皮扔进去,再放点糖就行了。伯母您也尝尝看。”

    江母跟着尝了一颗,缓缓道:“好久没吃过了,真是怀念当姑娘时候的日子。”

    江夜痕拍拍她的手臂,她笑道:“我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早就释怀了。”

    夏珂是不明白江家的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听江母的语气,总归是不好的事情,既然是旧伤,那就不要去揭人家伤疤了。

    “爷爷,我们回来了。”走到药铺门口,夏珂就开始喊。

    老爷子从里面出来,夏珂拿了一串出来,伸手示意他过去。他走过去,夏珂道:“爷爷给你留一串,这些我要拿回去让我娘没事的时候来做酒了。”

    “你娘会吗?”老爷子接过凝眉道:“她可是有身孕的。”

    “我知道,这个不累,就动下手就可以了。”夏珂笑了笑,摆手道:“爷爷,我先回去了,晚点再来。”

    “别来了,就要吃中午饭了。”他说。

    夏珂点头,赶了马车朝着院子里去。

    其他两家人都出来了,夏星凑过去看到了箱子里的葡萄欢喜喊道:“爹爹,是葡萄,哥哥买葡萄给我们吃呢。”

    夏珂睨了她一眼,“这可不是买回来给你们吃的,这是有用的,不然我也不会买这么多。”

    这话说出来,陈氏的脸上当即就沉了下去,歪着嘴巴斜着眼睛,“怎么,吃一点还碍事了?”

    “二百文一斤,二娘给我银子,我就卖给你。”夏珂笑着道:“我说了有用就是有用,随你怎么说我,用我自家的银子买回来的东西,想给就给,不想给,你们就看着。”

    夏星拉着陈氏的手臂,一脸委屈,眼神儿死死盯着那紫色的葡糖,可馋了。

    夏全大步走过来,拽住夏珂的手,“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你这个当哥哥的未免太过分了。”

    江夜痕直接抓住夏全的手臂,语气冷了几分,“夏二伯有银子可以直接去集市上买,小珂买这个是有用的,少一点都不行,还请见谅。”

    夏全更家恼怒,挥手打开他的手,呵斥道:“这是我们夏家的事情,你算什么东西?”

    江夜痕眸子黯了黯,他娘说夏家对自家有恩,可在他看来是老爷子的对自家有恩,至于夏全和夏壮两家,他可以不认,也没有必要在意他们说的话。

    夏珂应了这话就不依了,她冲上去挡在江夜痕的面前,扬起下巴看着夏全,“二伯这话要是让爷爷听到了,爷爷肯定要骂了。我不给自然有我不给的道理,今天就是爷爷要这葡萄,我也不会给。”

    夏珂扭头看着江夜痕,“把你的三箱子搬走。”

    江夜痕点头,夏珂守在马车上,谁也别想上来拿着吃。

    “先给孩子一点吃,明个儿买了再还给你不也一样?”陈氏软糯糯的说道:“小珂又不急于这一时。”

    夏珂没好气的看过去,笑着扬起眉梢,“急,相当着急。让星儿忍一忍,明天在吃不也一样?咱们这家虽然没有分,可早就分开做饭了,各家也有各家的东西,我说不让就是不让,二娘别费口舌了,要不马车借给你们,等会儿你们去集市上买了吃,一样的。”

    夏全这口气咽不下去,愤恨地看着江夜痕将车上的最后一箱子搬运下来,他咬牙冲上去,“既然不给,那就抢!”

    夏珂急忙跳下去,“二伯只要你敢动手,我也就不在顾及叔侄关系,直接开打了。”

    夏全听了夏珂的话,并没有停下来,直接朝着江夜痕奔跑而去。江夜痕又怕伤到了站在门口的刘氏,于是喊道:“三婶快进去别出来。”

    刘氏面色煞白,有了上一次动胎气时的惊心动魄,所以这次她眼不见心不烦,反正老爷子就在药铺,还有江夜痕在呢,她不担心夏珂会有什么危险。

    夏珂抓住了夏全的衣领,往后用力拽了回去,拦住在门口大骂道:“二伯别不要脸了,我买的东西是有用的,不是用来吃的。再说,我没花你家一分钱。”

    夏全摔了个四脚朝天,躺在了地上‘唉吆’了好几声,又打滚喊道:“我的手臂断了,媳妇你还愣住干啥,还不去喊爹。我倒要让咱爹好好瞧瞧这个混蛋小子是怎么对付自己的二伯的。”

    陈氏蹲着看了看,听了他的话,起身指着夏珂,“你给我等着。”

    “等就等谁怕谁。”夏珂扬起了下巴,垂下眸子盯着夏全,“二伯自己不要脸,欺负我,还反过来咬我一口,我也要等爷爷来给我评评理。”

    夏全一个骨碌坐起来,指着她骂道:“混蛋小子,左一句不要脸,右一句不要脸,我今个还治不了你了是不是?”

    他脱掉了鞋子起身朝着夏珂打去,老爷子喊道:“住手!”

    夏全养着手臂,听到了老爷子的声音乖乖的放在了手,扭过头看着老爷子,他说道:“不是手臂断了吗?”

    夏全恍然,顿时丢下了鞋子,抱着手臂,“唉吆,断了,爹,真的断了。”

    老爷子眸子斜过去,毫不客气道:“你装手臂断了,难道不觉得自己演的太假太尴尬了?你自己好好看看其他人,一个个都是什么表情看着你。”

    夏全也是个没脑子的,经过老爷子这么一说,他抬起头看了周围其他人的模样。自己的妻子对他尴尬的笑了下,夏珂抚摸着额头,真是不想说什么,然后再看看陈氏和她的女儿,两人表情丰富……

    夏全觉得没意思,收起了视线小声嘀咕,“可我觉得自己装的很像的。”

    老爷子弯腰拿起了棍子,毫不客气的朝着夏全打过去。

    所有人都震惊了,夏珂也是愣了下。听着夏全的嚎叫求饶声,老爷子的谩骂声,她垂下头擦了额头上的汗水,扭头对着江夜痕说道:“实在是抱歉。”

    “没事。”江夜痕语气淡淡,“无关紧要之人,我一般不会计较。东西我都房在屋里,等你这事情处理好了,你过去教我如何酿制,还是我亲自来家里学?”

    夏珂想了想看着他,“还是我去你家里吧,伯母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你还要看书,我就教伯母。”

    江夜痕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江夜痕也没看老爷子和夏全,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夏珂跟着也进了屋子里,看到刘氏站在门口,她笑道:“娘,没吓着吧?”

    “没有。”刘氏手里拿着两颗葡萄,笑道:“这个好甜,很好吃。”

    “娘你随便吃,但是控制下,不要吃太多。我去找几个罐子洗一洗,等午饭后我教你怎么做。”夏珂说着转沈去了院子里的废旧的屋子里,看看有没有大点的罐子,然后清洗干净,晾干了备用。

    她将葡萄放在淀粉水中浸泡了好久,才拿出来晾干。

    夏元没在家,家里就她们,刘氏做饭就很简单。一个西红柿蛋汤,一个青菜,主食就是萝卜蒸米饭,味道也很不错,这个萝卜蒸米饭还是夏珂教刘氏的。

    那时候夏珂还小,天天吃萝卜都吃伤了,于是吵着闹着让刘氏这么做。刘氏只要应了下来,按照她说的做了。但是吃的时候赞美这样做真的很好吃。从那以后,萝卜出来的时候,刘氏就会这么做饭给她吃。

    夏珂吃过饭后,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久,耳朵又竖起来,听着对面的动静。按照老爷子以往的惯例,夏全肯定又是关在了祠堂里闭门思过了。她叹息一声,扭头看刘氏没有睡着,便问道:“娘,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

    刘氏抬头看过去,顿了下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事情。于是笑道:“对不对你都这样做了,难不成觉得自己错了?”

    “我才不会觉得自己错了。总是想着不劳而获的人,我看着都来气,凭什么要让我花钱买的东西去给他?我才不干,我还是这么抠门了。”夏珂哼了好几声,摇晃了下摇椅,“要我说,爷爷就应该狠点心,将他们给轰出夏家才好,每次有错就祠堂一点用都没用。”

    刘氏拍打了她,“别说了,你不是要教我如何做酒吗,既然都睡不着了,不如就动手来吧,这些葡萄放着会坏掉的。”

    夏珂看着她笑了下,起身道:“好,我教你。”

    夏珂将院子里晾晒的罐子拿了进来,大概有她半人高的罐子,刘氏坐下来视线刚好到瓶口,夏珂道:“娘,这样的话,你的手臂就会累点。”

    “没关系的。”刘氏说。

    夏珂点点头,拿着那葡萄捏了下,里面的肉滑落到了罐子里,皮儿分离开,放在了一旁的篮子里。

    刘氏诧异道:“就这样?”

    “对,就是这样,是不是很简单?”夏珂将三箱子葡萄全部都搬到了她跟前,“娘累了就歇一歇,等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再说。”

    刘氏点头轻笑,“好。你爷爷都还没出门呢,也还没到去药铺的时间。”

    “哦,我先去找一下江夜痕。”夏珂不好意思的指了下,笑:“那娘,我先过去看看。”

    “去吧去吧。”刘氏说了下,弯腰去拿葡萄。

    夏珂欢喜地出去,很久没来院子里面,也没有之前那么不礼貌的在大院子里大喊大叫了。她直接到了江夜痕的窗子边,轻声喊道:“江夜痕?”

    江夜痕就坐在门口,手里挥着芭蕉扇,听到了喊声,睁开了眼睛看了过去,又指了下房门,示意她进去。

    他起身走到客厅,夏珂进门,左右看看问道:“伯母呢?在午休吗?”

    江夜痕点头,“你跟我说吧,到时候我在和她说。”

    “也行,那我让你准备的罐子,准备好了吗?”她走到门口指着院子里两个小点的罐子,“就是那两个?”

    “对,不够?”他问。

    “够了,你那进来吧。”她进了屋子。江夜痕走了出去,一手提着一个进了屋子,轻拿轻放。

    夏珂搬来了一箱葡萄,“都用了我给你的淀粉洗过了是吗?”

    “嗯。”

    夏珂直接拿着一个将皮儿和肉分开,看着他道:“就是这么简单。”

    江夜痕凝眉,跟着也扔进去一颗,诧异地看着她,“就这么简单?里面还加什么?”

    “糖,等你全部都弄完了在放糖进去,这个等我下午回来了再弄,要的还是冰糖。”夏珂揪了一颗吃了,然后道:“我要去药铺了。”

    江夜痕点头,“好。”

    夏珂走后,江夜痕就一个人在弄,江母起来后,看到他在忙着,于是喊道:“这个你放着娘来就好,你快去看书吧。”

    江夜痕起身,将夏珂说的告诉了她,她点头道:“我知道了,还真这么简单。看来这孩子让自己的爹去酒庄不是偶然的吧?”

    江夜痕笑着摇头,“或许吧,不得不承认,她很聪明。”

    他进了自己的房间里读书,江母就在堂屋里弄着葡萄。

    夏珂在药铺里忙了一个下午,傍晚关门的时候,老爷子喊道:“珂儿,明天你一个人在药铺能应付的来吗?”

    “爷爷要去一趟集市吗?”她问。

    “嗯,把你大伯和二伯的事情落实下去,省的整日看到他们兄弟两人游手好闲的,我就烦。”

    老爷子话落,眸子凝住,夏珂看出去,看到夏壮从外面回来,老爷子喊道:“壮子,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夏壮愣了下,看到老爷子还是有些害怕,痞笑道:“我还能去哪儿,去找了个地方乘凉了。”

    老爷子上下看看,将钥匙递给了夏珂,“哼,乘凉?是不是又去赌了?”

    夏壮当即反驳,“没有,这次真没有。”

    老爷子闻到了一股胭脂水粉的味道,眸子大了几分,呵斥道:“你去那烟花之地了?”

    夏壮面色凝住,抖动了下嘴皮子,嘴角抽搐了下,忙摆手,“没有啊爹,我怎么可能回去那种地方。”

    说着便往前面走,老爷子跟在后面,“一身的粉味,你要真敢做什么对不起你媳妇的事情,我就坚决跟你分家。”

    夏壮惊愕的停住了叫,专门嗅了嗅身上的味道。夏珂从他身走过去,看了他一眼。夏壮就不乐意了,不悦道:“看什么看?”

    夏珂斜眼,“大伯身上的味道真香,若是你这么回去的话,大娘肯定会大哭大闹。”

    “滚滚滚。”夏壮看他们走远,站在门口解开了外衫使劲儿的甩着,想要把味道甩走。

    夏珂回头看了一眼,讥笑了下,哼着小曲儿朝着家里去。

    刘氏已经将葡萄去皮装在了罐子里,她正在厨房里做饭。夏珂趁她不注意,在空间里拿来了冰糖放了一定的量进去。又摇晃了几下,拿着不透风的盖子盖好,放在了厨房里。

    刘氏看到她后,惊愕道:“回来了?不是说这里面还会放糖吗?”

    ------题外话------

    不知道多少小可爱追到这里,如果看到这个题外话,还请格外宝宝留个言,网文圈里都喊我菜菜,但别误会,我没有这个马甲,大家订阅后看到这里,还请留个言,自己想说的话,留言订阅的小可爱,到时候会打赏一点币币作为感谢。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