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神医兵王〕〔钱疯子赚钱〕〔重生有毒:狂妄军〕〔大侠上位〕〔毁灭木叶之佩恩霸〕〔天阿降临〕〔第一宠婚:顾少,〕〔绝天武帝〕〔武人无敌〕〔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娇女有毒:腹黑王〕〔美漫丧钟〕〔末世超级神机〕〔使魔异界行〕〔我在洪荒打钱〕〔能穿越漫威的大奥〕〔自然大玩家〕〔邪恶总裁深入宠〕〔高能优质偶像〕〔食鬼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0 纳小
    夏珂抬起看了一眼,“哦,我已经放过了。”

    “放过了?”刘氏诧异道:“我糖都准备好了,搁在这柜子里……”

    夏珂看着她拉开了厨房里的小木柜,然后忙说道:“我从江夜痕家里拿来的,要不我再还过去?”

    刘氏将糖提出来递给她,“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怎么在人家家里拿呢。用了多少,还回去吧,这些够吗?”

    夏珂一把抓住,干笑道:“嗯,够了。那我去了。”

    夏珂出去后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将糖给放在空间里,松了一口气又提着冰糖朝着偏院走去。

    进了院子里,江夜痕正在厨房门口刮鱼鳞。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刮。

    “吃饭了没?等会儿尝尝我母亲煮的鱼?”他抬起头又看了她一眼。????夏珂蹲下来毫不客气道:“既然你都邀请了,那我就厚着脸皮答应吧。”

    江夜痕笑了笑,她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喊道:“伯母好,我送冰糖来了。你家的葡萄罐子放在哪里?”

    江母擦了手,看了她手里的袋子,回道:“你跟我来。”

    夏珂跟在她身后,她回头睨了一眼,又问道:“一般的糖不可以吗?”

    夏珂摇头,“这个糖效果好些。”

    江母领她去了罐子边,夏珂将手里的冰糖全部都倒了进去,又让江母拿了个长勺子来搅拌了下。

    夏珂搅拌完吩咐道:“这个要密封,明天再打开透个气,再搅拌一下。放的越久,味道越香。”

    江母点头,带着点感激之意,“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每次都帮了我们很多忙,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了。只能等到我家夜痕取得好的功名,再……”

    江母后面的话没说,她也没法预料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夏珂摆手笑道:“伯母不要太客气了。关于中午我二伯说的那些话,您可千万别当真,他那都是气话。”

    江母笑了笑,吐了一口气。当时夏全为了争葡萄,辱骂了江夜痕,她都记在心里。毕竟住在人夏家,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生个什么矛盾,这还是头一次。

    “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但是,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人。你和你爷爷对我江家有恩,我和夜痕会记一辈子,至于他们……”江母讥笑道:“我孤儿寡母的住在这里,他们两家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就是他们两家所有的家产合一起,也不会有我这个外族的多,所以我不会怕他们,同时也不会跟他们一般计较。”

    她扭头看向江夜痕,后面的话她也不想再说了。她相信自己的儿子有多聪明,更对自己的儿子抱全部的希望。明年春上,她就去找老爷子退房,带着儿子去考试。

    不管能不能考上,这里大概不会在回来了。

    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子,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虽然不指望他能考上大官,一个小县太爷绰绰有余了。

    夏珂听她这一番话,再见她看着江夜痕,心里也明白了点。只要江夜痕考上了大官,怎么可能住在这里?

    所以,她和江夜痕迟早都是要说再见的。

    江母煮了鱼,起锅后喊道:“小珂,快去外面坐着,和夜痕两人先吃鱼,面条马上就好了。”

    江夜痕抽了两双筷子,她应了一声,便跟在他身后去了院子里。

    两人刚刚坐下来,刘氏走进院子里喊道:“珂儿,饭都好了,你怎么还没回去?”

    夏珂忙回头放下了筷子站起来,还没开口说话,江母出来喊道:“小珂帮了我大忙,我就留她在家里吃饭。你也还没吃吧,一起来吃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刘氏一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摆了摆。

    “怎么不好意思。”江母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小珂这么聪明乖巧的孩子,我喜欢的不得了。还帮了我不少忙呢。”

    刘氏跟着她走到了桌子边,看着夏珂笑道:“她这孩子就知道来麻烦你,她不给你捣乱就好了,还来麻烦你。刚刚不是还从你家……”

    “唉唉唉,娘。”夏珂吓了跳,忙挽着她的手臂打断她的话,“说什么客套的话?你不是做好了饭吗,那咱们就回去吃吧?”

    江夜痕明白她的意思,江母要挽留,他扯了下母亲的衣袖,她到了嘴边的话才没说出来,于是喊道:“就在这里吃吧?”

    夏珂回头冲着他们笑了笑,江夜痕明了的点点头,待他们母女走后,江母面色凝住,看着他轻声问道:“打什么哑谜呢?”

    江夜痕只是在想如何说,于是便说道:“母亲还记得小珂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吗?”

    江母点头,“小珂说的话,我可都记在心里呢。怎么了?”

    江夜痕笑呵呵道:“她肯定是和三婶说了慌,又没有提前给你打招呼,所以就害怕穿帮了。”

    江母听后叹了一声,“我还说怎么呢,就这点小事情?下次我注意点,若是她娘问起来,我就长个心。我也看那孩子想吃鱼,要不你再去喊一声?”

    江夜痕点点头,他也是有点事情要和夏珂说,于是起身朝着隔壁走去。

    夏珂刚刚端上了饭碗,刘氏还在疑惑刚刚的事情,觉得她是故意打断自己的话。还没问,江夜痕就来了。她笑道:“夜痕来了,我们刚刚坐上,要不再吃点?”

    夏珂扭头看着他,他看了一眼笑道:“不用了三婶,我娘让我来喊小珂去家里吃鱼的。”

    刘氏看向夏珂。

    夏珂夹了两筷子菜,起身道:“娘,那我去去就回来。”

    刘氏盯着他们什么也没说,待她出去后,她才叹息,“真是冷冷清清的,这孩子,越大越野了。”

    夏珂去了偏院,江母喊道:“小珂快来,伯母知道你喜欢吃鱼,所以就让夜痕去喊你。你娘没生气吧?”

    “没有啊,她不会生气的。”夏珂坐下来,轻笑道:“刚刚实在不好意思,我总是说自己会的东西是在你这里学的,所以我怕她问,所以就打断了你们的对话。”

    江母笑着摆手,“我当什么呢,上次你已经和我说过了,所以伯母都记在心里呢。快尝尝鱼还不好吃。”

    “好。”夏珂咬了下筷子,笑着接住江母夹来了鱼肚子那块的肉。

    “这里鱼刺少,肉多。”

    “谢谢伯母。”

    江母盯着夏珂,还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待她尝后迫不及待的询问道:“怎么样,味道了还行吗?”

    夏珂点点头,“不错了伯母,味道很正,比饭馆里厨子做的都好吃。”

    江母听后高兴了,让他笑眯眯道:“你这孩子嘴巴就是甜,就是会哄人。”

    “真的伯母,我可是从来都不说假话的。”她指着江夜痕,“要不,伯母问问他,他向来都是实话实说的。”

    江母看向江夜痕。他含笑道:“小珂说的对,很不错了。”

    江母再次笑道:“好,既然好吃的话,你们可要全部吃完,一点都不能剩下。”

    “好。”夏珂应了一声。

    傍晚的气温并没有降下来,夏珂在他家吃过饭后,江母帮着她将饭碗都洗了,他们就坐在院子里聊天。

    江夜痕想了好一会儿,才喊道:“夏珂。”

    夏珂扭头看过去,“嗯?”

    他看过去,既然已经出口了,那就说吧。

    “我今天在集市上,看到了你大伯。”

    夏珂没多在意,轻笑道:“看他有什么好说的?他去集市上肯定是赌去了。”

    江夜痕眉梢扬起,跟着笑道:“倘若真是去赌了,我又何必提?”

    夏珂笑容敛起不解的看着他,皱眉询问,“难道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江夜痕抿了唇瓣低头后复又抬起头,看着她说道:“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看到他和一名子女站在巷子口,拉拉扯扯好久。”

    “找女人了?”夏珂眨眨眼小声问道:“可有听见他们说什么?”

    江夜痕看着她,“说什么孩子的事情,我看那女子哭着,你大伯焦急的哄着。你也知道我母亲不想我家插手你夏家的事情,我也就没再去看。”

    “也是就是说,我大伯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夏珂想起遇到夏壮的时候,他忧心忡忡的,还想憋着一肚子的事情,没人倾诉。

    江夜痕轻笑,“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反正你也别往心里去。”

    夏珂撇嘴,“我看未必。若这事情是真的,就算夏家家风严谨,我爷爷看到孩子的份上也会让我大伯纳小。”

    江夜痕看着她皱着小脸,眉梢动了下,“我是不是给你增加烦恼了?”

    “怎么会。”夏珂拍拍他的肩膀,“我还得感谢你呢,说是实在的,我也希望夏家能开枝散叶,那女子怀的最好是个男孩,也好为夏家延续香火。如果那女子没怀孕,两人只是好上了,我爷爷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可若是真有了夏家的骨肉,我爷爷能说不要?这关键就在于……”

    江夜痕接道:“就在于你大伯说不说。”

    “对。”夏珂打了个响指,“他主动说出来了,我爷爷不会不同意的,就是委屈了我大娘。不管如何,只要不是我爹对不起我娘就行了。”

    她笑着起身,“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江夜痕跟着起身。她拿了桌子上被江母洗干净的碗,对他摆手,“别送了,几步就到家了。”

    她转身走到厨房门口探了头喊道:“伯母,我回去了,谢谢你招待,改天我想到了其他的菜,再教您。”

    江母刚好收拾完毕,解开了腰间的围裙,看着她道:“好,让夜痕送送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夏珂拿着碗,没多留,跑了出去。

    走到了院子里,就听到老爷子的吼声,夏珂抖了下身子,将饭碗拿回了家里,走到房屋门口朝着里面看了下。轻声问道:“娘,我爷爷又怎么了?”

    刘氏摇头,“谁知道你大伯犯什么错了,你爷爷在训斥呢。”

    “我大伯?”夏珂惊愕的走进去,见刘氏点头,她凑过去小声问道:“娘,我大伯在外面有女人了。”

    “别胡说八道。”刘氏横她一眼,“你有听谁乱嚼舌根的?咱们家风多严谨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可以纳妾,你大伯二伯包括你爹为什么不纳二房?夏家的能全部都是孙女吗?”

    夏珂扯了下嘴角,小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刘氏面色凝眉,抓住她手臂,询问道:“这是听谁说的?”

    夏珂顺势坐下来,看了一眼窗子,指了指隔壁,“是江夜痕说的,他今天是亲眼看到的,一开始我觉得他在集市上看到大伯很正常,可是一听说还有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还提到什么孩子……”

    刘氏一把捂住她的嘴巴,盯着她不置信道:“孩子?确定是你大伯的?”

    夏珂摇头,待她松开了手,才小声道:“我也不知道,他也没听那么仔细。加上爷爷这不是在训斥大伯吗,我就猜想是不是大伯在外面鬼混的事情。”

    刘氏面带忧愁的睨了她一眼,紧攥的帕子垂下眸子思索着什么。夏珂左右看看那,喊道:“娘,怎么了?”

    刘氏这才抬起眸子看着她,“倘若是真的,那你爷爷肯定会答应你大伯纳小的。”

    夏珂点头,“这是一定的,爷爷肯定也希望夏家能够开枝散叶。”

    “我不是这个意思。”刘氏小声而又有力道:“夏家的家风严谨,你奶奶去的早,你爷爷一直都没再娶,你两个伯伯也没纳小。可你大伯这事情若是真的,就开了先例,他们原本盯着娘的肚子,现在又来一个有身孕的,那你二伯能善罢甘休?”

    夏珂蹙眉,扭过头想了想,刘氏说的很在理。夏全怎么甘心?到时候夏家真的会为了这件事情闹起来的。

    夏日的夜晚本来就燥热,大家因为老爷子和夏壮在房里吵起来,一个个都坐立不安。夏珂在房间里徘徊了很久,转身看着刘氏,“可是娘,这孩子真是大伯的,总不能因为家风的问题,打胎吧?”

    刘氏缓缓摇头,表示不知,可孩子确实是无辜的。

    “你要娶也行,但是娶了就马上分家。”

    夏珂看着刘氏一阵,老爷子已经出来了,这话听着气势汹汹的,她忙道:“娘,我出去看看,你早点休息。”

    夏珂跑到门口听下来观察局势,只见夏壮跪在地上,磕头喊道:“爹,这会要了我的命,我拿什么养活她们母女,求求您了爹!”

    老爷子关上了院门,夏壮跪在了门口哀嚎着。不知道情况的夏全一家子出来了,夏全走过去搀扶着夏壮,却被他给推开,并且说道:“不要你假惺惺的。”

    夏全一听怒了,蹲下来看着他,“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咱们平时可是最亲的。”

    夏全抬起头看着院子的文氏。她拿着帕子捂着嘴巴抽泣,夏全凝眉,起身走过去,“大嫂?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文氏一听更觉得委屈,一时没忍住哭的更加厉害了。

    夏壮扭头呵责,“哭什么哭,听到你哭就烦!”

    夏全凝眉,斜了夏壮一眼,看着文氏身边的孩子夏双,小声询问,“来告诉二叔,你爹娘到底怎么了?”

    夏双豆大的眼泪滴下来,仰头看了文氏一眼,紧抿着嘴巴擦了眼泪,哽咽道:“爹爹要娶二娘了。”

    夏全一怔,面无表情地眨眨眼睛,随即转过身子看着夏壮,忽然笑道:“你要纳小?大哥你可别逗我,咱们家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夏家的子孙可从未有个二房,你这是要破了先例?”

    夏壮斜了他一眼,低着头没有说话。

    夏全笑了两声,蹲下来看着他,“别费力了,爹是不会同意的。”

    夏壮咬牙,“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再说,她已经有了我的骨肉,没准儿就是个儿子,你觉得爹会容忍自己的子孙流落在外?”

    夏全眸子黯了黯,随即眉梢扬起,拍着膝盖站起来,“那好哇,大哥破了先例,那我不用说,我也要纳个二房给我生个儿子。若是生不出来,直接让她滚蛋。”

    陈氏一听瞪大了眼睛,指着手大骂道:“好你个夏全,你有种再把刚刚的话说一遍?”

    夏全看过去,沉目冷着脸,“咋了咋了?反了不成?我还没说你呢,这么多年了,半个子都没有,还给我生了两个赔钱的,我没有休了你已经算是仁慈了。我告诉你,惹毛了我,我……”

    房门忽然打开,夏全回头,鸡毛掸子就打在他身上。

    他仰着手臂哀叫道:“唉吆,爹,我又没说错。我和大哥要为家里做点贡献难道还不成吗?”

    老爷子追着夏全打,夏珂也不忍心再袖手旁观。她就担心老爷子被这事情给气着,因此追着上去拉着老爷子的手臂,喊道:“爷爷,打不是解决事情的好办法。”

    夏全见老爷子不追了,有听了夏珂的话,指着她说道:“对,小珂这话很对。爹,咱们现在应该去祠堂,面对列祖列宗改一改祖训,要不然咱们夏家都没有后了。”

    “混帐东西!”老爷子大骂道:“夏珂不是我夏家后人?睁眼说什么瞎话!”

    夏全哑口无言,夏珂抖了下身子,有些心虚。老爷子说出这话却丝毫不哆嗦,更没有一丝心虚的意思。

    屋内的刘氏听到都紧张的抓住了被褥,担心夏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祖宗定下来的规矩都能打破,以后夏家的家规谁还去遵守?”老爷子看着夏壮,询问道:“你老实说,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夏壮怔住,“爹,您这是什么意思?儿子就是在混账,也不能给自己带绿帽子,是不是我的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爷子‘哼’了一声,夏珂搀扶着他走了屋子里。他侧身看着外面的一些人,“你们都进来。”

    夏全和陈氏,夏壮和陈氏,还有已经满十六岁的夏静进去。另外两个孩子比较小,就在门口等着,至于刘氏,老爷子没叫她来是怕等会儿商议的不好闹起了纷争伤到她,有夏珂来就行了。

    “珂儿和静儿都大了,可以参议家里重要的事。我们相信你们也听明白了,夏壮在外面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这是我老头子教育无方。”

    老爷子说的痛心疾首,坐下来后心平气和继续道:“若说没有孩子,我老爷子也不会过问,可如今那姑娘已经怀了夏家的子孙,你们来说说,要还是不要。”

    老爷子话落,夏壮抬起,“要,这怎么能不要?那是夏家的孩子,没准儿就是要男孩儿……”

    “如果不是呢?”夏全问。

    夏壮侧脸瞪着他,“如果不是,撵走就是了。”

    夏珂扯了扯嘴角,听夏全笑道:“大嫂这么多年不也没有,也没见你撵走。”

    “你!”

    “都闭嘴!”老爷子嘶吼了一声,“你们再吵,我就把你们赶出夏家。”

    两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等着他继续说。

    文氏眼泪没断过,陈氏有气却又不敢言,夏静站在一边也没吭声,老爷子这个时候倒是想问问夏珂的意见,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他明白这两家对夏珂一家人已经很见外了,恨不得赶走他们还好。老爷子本就偏向夏珂一家,这个时候再让夏珂说建议,肯定会遭到两家人的憎恶。

    他叹息一声,看着夏壮,“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们家里多少人,每个月的银子没多的。你可要想好了。”

    夏壮不置信的看着他,凝眉询问道:“倘若她生了儿子呢?”

    老爷子讥笑,“生了儿子是你的福分,也是夏家的福分。可这机率都是一半儿,如果是个女儿……你真舍得赶走?”

    “舍得,肯定舍得,我自己都两女儿,再来一个还不得喝我的血?”

    夏珂垂下了眸子,这古人还真是心狠。不过这跟她没什么关系,她是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以后自己的丈夫若是敢这样的话,她宁可一个人浪迹天也不会和别人分享一个丈夫。

    老爷子见他是贴心了要娶,又问道:“姑娘家里是做什么的?”

    夏壮笑道:“跟着她奶奶一起生活的,生活倒也拮据。”

    夏珂忍不住问道:“那她嫁过来的话,她奶奶怎么办?也一起来?”

    “怎么可能,我能养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就不错了,还让我养她奶奶,门都没有。”夏壮看着夏珂,“你小子少跟我说这话,要真一起来了,我肯定不依你。”

    夏珂扶额,失笑道:“大伯,这跟我没关系吧,人家到时候要求了,你怎么办?”

    夏壮白她一眼,“还能怎么办?肯定是不答应。”

    转脸他对着老爷子笑道:“爹,您这是同意了是么?既然同意的话,那我是不是应该去筹备婚礼了?”

    “哼。”老爷子指着他瞪眼道:“别忘记谁才是你的结发妻子!”

    老爷子又指着泣不成声的文氏,对着夏壮说:“她就算没有给你生儿子,可她也是我老爷子认可的儿媳妇,至于你要纳二房,我虽然同意但是并没说让你用八抬大轿将她抬进来。既然是二房,总归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一切从简就成,别给我大张旗鼓,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夏壮听后扯了扯嘴角,“不是,爹,人家跟了我,总不能什么聘礼都没有把?”

    “还想要聘礼?做了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想要聘礼?”老爷子斜眼看着自己的不成器的儿子,“你当我夏家是什么皇亲国戚?娶个侧妃不成?还要闹的满城皆知?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把孩子给打了,给点银子安抚一下,如是同意,我还可以给她安排一个好人家给人家当个姨太太,若是不同意,就这么来我夏家,养也是你养,跟我没任何关系。”

    除了夏珂和夏壮之外,所有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夏珂和夏装的想法又不同,夏壮在外面胡来,确实不对。可古代的姑娘尤其是乡下的姑娘,怎么就这么轻浮?怎么能随意就跟人睡了?这样的人,在现代那就是小三,是不为世人所容忍的。

    她也没有什么好同情的,所以即不赞成也不反对,又不是自己的爹纳二房,随便他们去折腾。

    夏壮不赞同,是觉得和自己心里想的计划相违背。

    他想利用这次的婚礼,从中间获利,好拿去赌回自己所输掉的,若是那姑娘能为自己生个儿子,老爷子肯定会对自己一家人刮目相待。可现在……

    “怎么,不同意?”老爷子瞧他那委屈的模样,忍不住骂道:“你自己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你平日里去赌,我不说什么,可你竟然连人家姑娘都招惹。你还没说清楚,你和这位姑娘是怎么认识的?”

    夏壮嘴角抽了下,抬起眼皮睨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那天喝醉了,和几个哥们儿找了姑娘,谁知道她是被人卖来到那地方去的,第一次就给了我。”

    老爷子一听瞪大了眼睛,扬起了鸡毛掸子,“你居然去嫖娼!”

    夏壮跪下来抓住他的手臂,“没有爹,真的没有。那地方是个正经的地方,就是那天的姑娘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珂插话,“大伯,这等事情你怎么能不知道?那你到底睡了人家没?”

    夏壮看着她,回想了当时的情况,“我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我怀里哭泣,还是光着身子,而且我还看到了落红。”

    老爷子沉声,“你自己好好想想到底睡没睡?”

    所有人都盯着夏壮,夏全上前一步说道:“这事儿,我看不靠谱,该不是害你的吧,大哥?”

    “去你的。”夏壮认真的回想了下,皱着眉头道,“我当时害怕极了,但是又瞧见姑娘可怜兮兮的,就问了几个问题,她说自己被人算计了,然后我生了怜悯之心,就……”

    他战战兢兢的没说出后面的话,老爷子忙问,“就怎么了?”

    “还能怎么,肯定又睡了一次呗。”夏全嗤笑道:“他那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有姑娘脱光了躺在他怀里,他还能不乱?”

    夏壮没反驳,老爷子看他那样子,就知道夏全说的全对了。文氏冲上去挥着手拍打着他,哭喊道:“我跟你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还在外面找小的,我不就是没跟你生儿子吗,儿子真的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让你不顾家规了吗?”

    夏壮也很烦躁,他就是确定那姑娘就是跟自己睡了,所以那孩子就是自己的。

    “整天哭哭啼啼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我哪里无视家规了,我这不是醒来就成了那样子,你以为的想啊。”夏壮颤抖着声音,说话的时候几次偷瞄老爷子,观察他的脸色。

    老爷子闭了闭眼睛,微微点头,“行,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出生后一定要滴血认亲,我不会白养的。还是我方才的那番话,娶不娶随你。”

    他看着夏珂,“珂儿,扶我进去休息。”

    夏珂点头,看了一眼夏壮,扶着老爷子转身去了内室。

    外面,文氏哭的声音大了点,夏全笑的大声了点。老爷子叹息着摇头,“作孽啊,肯定是我上辈子没做什么好事情。”

    夏珂没吭声,他看着夏珂,“刚刚我没有问你,现在你可以说说自己的想法。”

    夏珂看着他,笑着道:“爷爷,这个事情我还真没什么想法,一来我对着儿女私情不了解,爷爷您是过来人,看的自然比我明白,比我清楚了。这二来,爷爷当时没问我是对的,若是我说了什么,大伯和二伯就会更加憎恨我爹娘,到时候我们的日子就更难了。爷爷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老爷子伸手刮了她鼻子,“别看你在外面一副纨绔子弟的形象,心思却极为细腻。我看你对这事情,一点惊愕之意都没,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您可真是会问。不过,我也就比您早一点点知道。”夏珂嘿笑道:“江家母子今日在集市上撞见了,听到了一些话。若大伯只是玩玩,夜痕也没有必要跟我说了,他说,听到了他们谈论孩子的事情,所以回来了才找了机会跟我说了。”

    顿了顿她又道:“我前脚从他家院子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家里,就听到爷爷在院子里大发雷霆,我就想跟你通个气儿,也没那个时间了。”

    老爷子点头,含笑道:“你就是知道了也未必会和我说的。”

    夏珂失笑,被猜中了心中所想,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夏珂见老爷子心渐渐的平静下来,也闭着眼睛不想再说什么,于是起身轻喊:“爷爷,您好好休息,我就回去了?”

    “嗯。”老爷子轻应了一声。

    夏珂热的一身汗,出来后就捏着衣袖擦了脸上的汗水。她站在院子里,几个人就冲了上来,她挺直了脊背看着他们,诧异道:“怎么都没睡?”

    “我们哪里睡得着?”文氏抓住她手臂哽咽道:“你爷爷还有没说其他的什么话?”

    夏珂凝眉,盯着文氏道:“大娘想听什么话?”

    文氏怔住,掩唇抽泣,小声幽怨,“我这一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二房进门了,我还不得像个婆婆一样伺候她?”

    夏珂挠挠头,这个比喻很好,谁让人家有了身孕,你还真得像个婆婆一样照顾着。

    夏珂心里这么想,到那时嘴里也不能这么说,大不敬!

    “大娘别杞人忧天了,这不是还没来吗?等来了在说。”夏珂打了个哈欠,“困死了,我去睡觉了,大娘也回去休息吧。”

    文氏看看她,又看看老爷子紧闭着的房门,只能拿着帕子一路哭回自己的家里。

    院子并没有彻底的安静下来,夏珂倒是能睡一个安稳的觉,但是西院的两家人,肯定会彻夜难眠。

    夏壮家里不用说,文氏心里肯定不舒服。

    夏全家,在之前夏全都说破例纳了小,自己也要纳,这话已经激怒了陈氏,就算后来,老爷子说家里的银子不会增加,他应该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陈氏还是会闹上一会儿。

    夏珂回到了屋子里,刘氏一脸担忧来回徘徊着。看到她进屋,抓住她的手臂询问情况。

    夏珂就将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刘氏。刘氏凝眉,“这么说,咱们家马上就有喜事了?”

    夏珂笑着摆手,“什么喜事,爷爷根本就不想大张旗鼓的办喜事,一个村子的人知道就行了,再说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们知道的也就是大伯说的那姑娘如何可怜,实际上谁都不知道那姑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啊?”刘氏惊愕道:“听说的都很可怜了,若是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的话,岂不是给人笑话?”

    夏珂笑道:“我的娘哎,这些你还是不要操心了,跟咱们也没有关系。新娘子是好是坏,进门后就知道了。你可千万不能跟接近她,谁知道我大伯这葫芦里又卖什么药。”

    刘氏笑呵呵道:“好好好,管他是什么人,我都会很小心的。时候也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明天你一个人在药铺?”

    夏珂想到老爷子明日要去集市帮忙两个伯伯找活做,她点点头道:“对,是我一个人。怎么了?”

    “那娘明天去药铺陪你?”

    夏珂摇头笑道:“不用了娘,我一个人应付的来。你下个月就要生了,应该多休息休息,不能太累了。”

    刘氏含笑点头,见她要走了忙喊道:“珂儿。”

    夏珂回头,“嗯?娘还有什么事情吗?”

    她看的出来刘氏非常紧张,她又返回去,拉着她的手询问道:“怎么了?娘在担心什么?”

    刘氏紧抓住她的手臂,“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儿吗?娘就想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夏珂知道她是怕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孩儿,怕夏壮娶回来的姑娘到时候生了儿子,老爷子就不会再疼爱他们了。

    “一般情况下,第一胎都会是个女儿,第二胎是个儿子。”

    夏珂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过这个也算是。她在现代的时候附近村子的里的阿姨们基本上第一胎都是女儿,第二胎才是儿子,为了让刘氏放心她才这么说的。

    可刘氏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她惊愕道:“你是说,第二胎会是儿子?”

    夏珂眨眼,点头道:“对呀,所以这里面肯定是个弟弟。”

    夏珂见刘氏的面色有些不对,担忧问道:“怎么了娘?您不应该高兴吗?”

    刘氏回神,干笑两声,“高兴,高兴,我当然很高兴了。”

    “那快休息吧。”夏珂搀扶着做在床边,看着她躺下后,才吹灭了灯关上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接着又出来,去了厨房里,给自己烧了点洗澡水,在房间里洗了个澡,舒服的躺在床上,思索着晚上的事情。

    她其实也不知道刘氏肚子里到底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儿,她倒很想利用现代的医学技术偷偷的去给刘氏看一下。可又担心她知道空间的存在,会吓到,想了想还是算了,女儿或者儿子不都一样,她还那么年轻,不行再来一胎。

    想着想着,夏珂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翌日,老爷子出门的早,顺便带上了夏壮和夏全,一起去看看酒楼,顺便在去人家姑娘家里走一趟,了解一下情况。

    夏珂早早的起来给刘氏炖了鸡蛋羹,话做了手抓饼。刘氏一晚上没休息好,夏珂见她脸色不好,担忧询问道:“娘是哪里不舒服吗?”

    刘氏笑着摇头,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水,“昨夜没睡好,今个白日里再补一补睡眠。这么丰盛的早餐,快坐下来吃。”

    夏珂手里拿着手抓饼,咬了一口道:“我不吃了,马上要去药铺了,娘有什么事情就去隔壁喊一声,江伯母今天应该在家的。”

    “嗯,好,我知道了。你快去药铺吧,这太阳都出的老高了,等会儿门前又排了很长的队。”

    “我这就去了。”夏珂说了一声拿着饼子就跑开了。

    到了药铺门口还真有几个爷爷来抓药,看到她来了大家视线都看过去。夏珂喊道:“爷爷们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大家都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们都是来抓药,不着急。”

    夏珂打开了门,进去后就有人喊道:“小珂,你们家是不是又要有喜事了?”

    “喜事?难道是二姑娘要出嫁了?”

    “我看是小珂要娶妻了。”

    “去去,人家小珂才十五,夏大夫是不会让她这么早成亲的。”

    夏珂干笑了两声,拿着之前给他们开的药方子,抓了一个人的药,愣是没回到那爷爷问的问题。按理说她起来也不晚,家里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小珂,你还没回答我呢。”那爷爷拿了药追着问。

    夏珂反问,“那爷爷听谁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