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游戏世界里的愿望〕〔日漫攻略者〕〔娱乐之唯一传说〕〔超神机关师〕〔无限求生〕〔三国外科风云〕〔宇宙霸业〕〔天择训练场〕〔重生八零圆圆满满〕〔兵的荣誉〕〔最强万界大神豪〕〔精灵宝可梦之萌萌〕〔生命如花终有期〕〔灵气复苏中的黑店〕〔魂魄碑〕〔透视极品小村医〕〔重生八零小娇妻〕〔狼面〕〔与游戏异界重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1你是谁
    那老爷子看了其他几位村民,又说不出来名字,只好挠挠头干笑道:“我也是听人家闲说的,不是真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问题又回到了夏珂这里,她笑呵呵道:“是不是真的到时候就知道了。哎,你们这些老婆婆老爷爷在一起就爱说闲话,这一不小心,秘密都不是秘密了。几位爷爷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

    夏珂笑了笑,药抓完后,其中一人又问道:“今天你爷爷不在家吗?”

    夏珂点头,“嗯,爷爷有事情去集市一趟,办完事情就回来了。”

    “噢。”那人应了一声,拿着药给了钱,便说道:“那你忙着,我们就回去了。”

    夏珂抬起头跟着送他们到了门口,“几位爷爷慢走。”

    夏珂送走几位老爷子,便回到了药铺里,烧了点茶水,又将药铺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然后才坐在桌子边,品着茶水看着古书。????她在书架上找到了一本保存很新的书,似乎从来都没有看过,便拿出来,捏着衣袖擦了上面的灰尘,看了书名才笑道:“原来是爷爷亲自撰写的医书。”

    她坐下来认真的看了几页,上面了记载了几千种要草药,每一种都写上了作用和功效,夏珂看的认真连江夜痕去了药铺都没发现。

    江夜痕是闲来无事,走到药铺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又见她一直低着头偶尔做着什么记录,那么认真的模样,他才忍不住想进去瞧瞧她看什么书这认真。

    但是近来后她依旧没有反应,江夜痕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在她对面坐下来。她余光中看到了茶盏会动,这才扬起头看过去。

    “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夏珂仰着头看着她,十分惊愕。

    江夜痕视线落在她面前的书籍上,眉梢扬起,“看什么书这么认真,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夏珂干笑了两声,确实有些疏忽大意了。桌子上摆着他给自己倒的茶水,她又看了不远处摆放的茶水,难道他去拿的事情都没有发出响声?

    夏珂扶额失笑,将首页上面的书名给他看了一眼,他惊愕道:“是你爷爷亲自纂写的医书?了不起。”

    夏珂白他一眼,他喝了一口茶水,惊愕之余数落道:“什么时候也成了书呆子了,还是术业有专攻?连人来家里了自行倒水了你都不知道,你这警惕心未免也太差劲儿了吧?这可是很危险的。”

    夏珂撇了嘴角,看着他问道:“村里还是有好人的,坏人哪敢来,我武功虽然不好,可对付几个小喽罗还是可以的。你还没回答我呢,怎么会突然来我这里了?”

    她见江夜痕都将茶水喝完了,便问道:“你家里是没有茶水,专门跑我药铺喝水?”

    “还真被你给说中了。”江夜痕又给自己倒了水,面带着浅浅的笑容,睨了她一眼,“在家里看书闷了点,就出来转转。你娘在我家,我母亲在洗衣服,她就坐在一旁陪着。”

    “我娘在你家?”夏珂惊愕道:“那她们会说什么?会不会说我的事情?”

    江夜痕欲喝水听了她的话顿了下,“会,但是,我母亲知道该怎么说,你放心吧。”

    夏珂松了一口气,两人谁也没在说话。夏珂低着头看书,可一页都没看进去。对面可是做着一位大男人,而且还是文武奇才,相貌惊人。这样出色的男子坐在自己的对面,压力也是很大的。

    她自己尴尬的了好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想他赶紧走,这样自己的比较自然一些。

    可他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也不说话,就如钟一样坐着,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夏珂实在是忍不住了,拍了下桌子盯着他。

    江夜痕凝眉,不解问道:“怎么了?”

    “你水都喝好了,怎么还不走?”

    江夜痕失笑,扯了嘴角笑问:“该不是因为我着这里,你看不进去吧?”

    被戳中,夏珂白眼道:“是呀,你坐在这里,我静不下心。你回去看书,我也继续看我的书。”

    江夜痕眉梢扬起,轻笑道:“就是我走了你也看不下去了。”

    夏珂不解,她侧脸看过去,门口来了几个人。夏珂这才对上他充满笑意的眼神,剜了他一眼站起来就换了一副笑脸,迎上去询问道:“是看病还是要拿药?”

    年老的说:“看病。”

    年轻的点说:“抓药,这是药方。”

    江夜痕见她伸手接过了药方,便走过去伸手道:“你给老伯看病,我来给这位小哥抓药吧。”

    夏珂没有回话,他直接从她手里将药方给抽走了。夏珂不自在的挠了头,回头看了他的背影,又冲着年轻的小哥说道:“你跟着夜痕去抓药吧。老伯,您哪里不舒服?”

    那小哥含笑看了他们,若不是男人还真以为他们是个小夫妻,真的是太俊美,太养眼了。

    那小哥拿着药,检查了下,点头道:“对,药没错,江公子和小珂的关系真好,以前可没见你们这么好过。”

    “我们本就住在一个院子,关系不好才不正常吧?。”江夜痕含笑睨了夏珂一眼,见那小哥要走,便说道:“慢走不送,并祝早日康复。”

    江夜痕就一直站在药柜边,夏珂给人开了药就转身朝着药柜走去。她认真起来就容易忘记事情,看到江夜痕了才想起来他还在这里,于是就将药方递给他,并看着他抓了药,送走了病人。

    他回头,声色清润中带着点笑意,“怎么样,是不是也能成为夏爷爷的左膀右臂了?”

    夏珂两眼一翻,他面色沉下,走进去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就你这样得意,我讥笑你还不成?”夏珂说完自己的也笑了,随即问道:“你娘帮我弟弟做的棉袄做好了吗?我娘下个月可是要生了。”

    “嗯。对了,刚刚还准备给你说这个事情呢。我母亲早就做好了,就等着钉扣子了。你娘去后,她才拿出来,这会儿你娘正在上扣子。”他说。

    夏珂点头,笑着道:“小孩子的衣服真的很可爱。”

    “怎么?有那个当母亲的心思?”江夜痕笑出声,“就怕你这身份不允许。”

    夏珂一听笑容敛起,拿着手边的鸡毛掸子毫不客气的打了他的手臂,“让你胡说八道,我可告诉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就是打不过,我也要拼到赢!”

    江夜痕结实的挨了一棍子,乖乖的点头认错,“我错了,我也是看药铺没人才这么说的。对了,你大伯的事情,解决了吗?我昨夜也没有刻意去听,也忘记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的。”

    夏珂将鸡毛掸子放在一边,提了这是事情一点劲头都没有,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摇晃着手里的毛笔。软软叹息着道:“还能如何,总不能不答应吧?我爷爷一大早就带着大伯和二伯去集市了,给他们找工作是主要的,其次就是要去拿姑娘家里亲自了解一下。我爷爷就怕对方是个骗子,所以不打算给什么彩礼也不打算办酒席。”

    “这不是委屈了人家姑娘?”

    夏珂扭头看着他,眼神变得十分严肃,“你知道什么叫小三吗?”

    江夜痕凝眉,他总能从夏珂的口中听到很多新鲜的词儿,“按照字面的意思应该是第三个人。”

    他有结合刚刚的话,想到了夏壮和文氏是两口子,细细磨琢这‘小三’的意思,忽然恍然问道:“难道是夫妻两人之间多出来了一个人,所以就称作小三?”

    夏珂捂嘴轻笑,“差不多了,没想到你会这么理解。不过真正的意思就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就是小三。这种人的存在就是为了破坏别人的感情。”

    江夜痕似懂非懂,又疑惑道:“可是达官贵人府上不只一位夫人,就连当今的皇上,都有好多妃子,难道说,除了皇后以外,所有的妃子都是小三?”

    夏珂扶额,有些后悔跟他讨论什么不好,偏偏讨论小三。自己鄙视了自己,然后看着江夜痕,“那我问你,你和你爱的人生活的很好,突然有个女人要加入你的生活,你的妻子又是一位刚正不阿的女子,不肯让你纳妾的话,你是休了妻子,还是娶小妾?”

    江夜痕怔了好一会儿,忽然笑道:“你说的事情,在我身上不存在。既然是我的最爱,那我又怎么会去招惹其他女人来伤害我的妻子?”

    “要是你对自己的妻子没有感情了呢?”

    江夜痕摆手摇头,“既然选着了要白头偕老,那肯定是非常相爱的,不存在你说的这个问题。”

    “那……”

    “打住。”江夜痕眉梢扬起,“你大伯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夏家的加风严谨,我江家的家风也十分严。我的父亲都只有我母亲一个妻子,他给我树立了这么好的榜样,我又怎么会去打破?倘若有一天身不由己,娶了自己不爱的女子,也应该长相厮守。或许,这就是命。”

    夏珂静静地盯着他,随即笑道:“男人本色就是花言巧语,我今天真是见识了……”

    “嗯?”江夜痕凝眉,“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花言巧语?”

    “难道不是?”

    江夜痕有少许的怒意,眉梢霎时扬起,“我压根没当你是个女人,所以这些花不花,巧不巧的话语对你自然也不管用。再说了,这不是你自己说起来的,怎么又成了我花言巧语了?既然我这个人如此行不过,那请问你还问我作何?”

    忽然如此锋利无比的话,堵的夏珂找不到语言反驳。

    而她见江夜痕视乎很生气,见他绕过去准备走离开,她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江夜痕没回头语气冷漠道:“放手。”

    “就不。”夏珂耍赖抓的更紧了点,“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我信你还不成?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怎么就如此……”

    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闭上的嘴巴,松开来手,傻笑道:“嘿嘿,那既然你要回去了,那我就不拉着你了。”

    江夜痕转过身子盯着她,紧蹙着眉头问道:“什么叫你们这个时代人?难道你不是这个时代的?”

    夏珂摇头,随即又点头,“我这不是……我刚刚没说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是我表达的不一样,咱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一个疆土上的人。”

    说完她一溜烟跑到药柜边,面对着那些药,假惺惺的整理着。

    江夜痕想着她确实很奇怪,在他眼里,夏珂就是一个天才少女。小时候救了自己的命,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手镯里面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加上刚刚的话,江夜痕很相信自己的听力,不会出任何岔错。

    夏珂偷偷看了他几眼,发现他还没走,但是被他盯的有些浑身不自然。药铺里安静了好久,夏珂都能听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再被他看下去,自己真的会招架不住!

    “你到底是谁?”

    夏珂身子倏然一阵,紧张的药洒了一地。她忙蹲下来去捡,余光中看到了他黑色的鞋子,她却更加紧张了。

    江夜痕知道她有些紧张,蹲下来询问道:“你不是夏珂?”

    “我是。”她扭头看着江夜痕,深吸一口气,“我是夏珂。”

    “你是?”他摇头,“你应该不是,你身上的秘密,整个夏家都不知道,既然是的话,你一个孩子又怎么可能承担起这么大的事情?”

    夏珂翻了个白眼,索性就坐下来,盘着腿正对他,“那你说,我不是夏珂,我能是谁?”

    江夜痕不言语,回想起以前他们一起习武的时候,师父看到她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她也很怕师父说什么。所以他才猜测,她不是真正的夏珂。

    “你应该不是真正的夏珂!”

    夏珂惊愕了下,他的眼睛很清澈,难看清楚自己的模样。不巧当的比喻,那双眼睛很透明,就像一面镜子,照的人很清楚,容不得你撒谎。

    夏珂被逼问的无处可逃,江夜痕分析的很到位,她在紧张,此时此刻无法逃避。

    “你说的对,我不是夏珂!”

    江夜痕瞳眸散大,没想到自己猜测的是对的。于是问道:“什么是时候开始就不是了?那真正的夏珂去哪里了?”

    夏珂看着江夜痕,语气平淡道:“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原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我们那里的人比这里要富有千倍万倍。地上跑的小车,天上飞的飞机,还上飘的轮船,还有万丈高楼……我也很怀念那个世界的亲人,朋友……”

    夏珂垂下了眸子,声音有些哽咽,“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永远都见不到我了。我还有一群朋友,他们对我都很好。而我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没有结婚生子,就来到了这里,该迷茫痛苦的人是我吧?”

    她虽然哭着,但是依旧很倔强,擦干了眼泪道:“没准儿,她已经去了我那个世界,成为了我爸妈最宠爱的女儿,也交了很多朋友说不定。”

    “……对不起。”江夜痕能够感受到她的伤悲,“我不知道以前的夏珂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我看到的夏珂就是你。”

    “废话。”夏珂啐了一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在你来的时候,我已经就是我了,占用了夏珂的身子。不过我跟你说,没准儿这个就是我的前世呢,她小时候跟着长的一模一样,而且这个时候的模样,也是我那个世界的模样。”

    江夜痕轻笑,“你还真信前世今生?”

    “那你一直追着我问是什么意思?”

    江夜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以为她将真的夏珂给给谋害了,或者是来到夏家是有原因的,或者还有什么她对自己隐瞒了,却没想到她的魂魄居住在夏珂的身体里面。

    “我……抱歉。”

    夏珂白他一眼,“送你一句话,好奇心会杀死猫。”

    她站起来,拍拍身子,将捡起来的药放在相应的位子。江夜痕含笑站起来,缓缓道:“其实听起来真的是匪夷所思,我也没想到这种事情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这就解释的通,你为什么会懂那么多。”

    夏珂听后,面露骄傲之色,得意洋洋道:“那是,我本就是农业大学研究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吃货,没有我不会的。”

    “农业大学?”江夜痕轻笑,“有意思,这个学位想到于现在的什么?”

    她思索道:“可以当老师了,若是官位的话,大学士的那样的人物?我也不太明白,对你们这古人跟是没过多的研究,反正我对吃的,对土壤之物很有研究。”

    江夜痕点点头,多少有些惊愕,也有些佩服。随即笑问,“那这个事情,你还有对其他人说过吗?”

    “怎么可能,你以为其他人都和你一样聪明是只狡猾的狐狸?”

    江夜痕面色一沉,她顿时大笑,“哈哈哈,怎么?难道没人这么形容吗?我跟你说,形容你是个狐狸,一点都没错。你说你观察分析能力怎么这么强呢?”

    “难道你就没有观察我?”

    面对他的反问,夏珂耸耸肩,坦白道:“这都被你给发现了,我其实想杀人灭口来着,可我没有那个胆儿,杀了你,我还要蹲牢狱,那我这古代真是白走一遭了。不混的风生水起,根本就对不起我来一趟。”

    江夜痕嗤笑一声,“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躲过了这一截?”

    “对,你该感谢我不杀之恩。”夏珂睨了他一眼,扭头却莫名其妙的笑了。

    江夜痕抿嘴含笑,真是越聊越有意思了。他觉得夏珂观察了他好一阵子,觉察到她的事情有早一日肯定会被自己发现,所以才没那多的防备。若是真不想让自己知道,她有的是借口。

    夏珂见他不说话,扭头盯着,瞧他眉宇间阴晴不定,伸手拍打了他一下,“想不通的事情可以来问我,这不都是好哥们儿了吗,别一个人瞎琢磨,最后还不是要问我?”

    江夜痕眉梢动了动,温柔笑道:“那倒没有的,就是有些震惊。不过,你带给我的震惊不少。那你,想回去吗?”

    夏珂不假思索,“若是能回去,我肯定要回去。这种地方给我第二次机会,我都不会再来了。我可没见过像我大伯二伯那种极品亲人,还有我爷爷也是个重男轻女的人,像我那个世界,一家子两个女儿不要太幸福。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很多男人都娶不到媳妇的。而且那边是一个和平世界,没有战乱,只会有生老病死。百姓都是安居乐业,这才是我所向往的日子。”

    “没有战乱,百姓都安居乐业。”他看着外面叹息道:“这样的日子确实很让人羡慕,不过你要回去,难道就不怕夏爷爷和爹娘担忧?这里没有值得你留恋的?”

    夏珂眉头紧蹙,若是真有机会回去,那上天自有安排。

    “我相信,自己出现在这里,肯定有因果的。那么我走,也定有他的道理。”她看着外面微微含笑,“世界万物相生相克,有因有果,这才是自然规律。”

    江夜痕缓缓点头,赞同的笑道:“你说的对。我今天算是又学到了点只是,相生相克,自然规律。所以你的出现,不是偶然,是必然!”

    夏珂见他如此笃定,不以为然笑了,“这么肯定?”

    “嗯,万一老天是让你来拯救天下苍生的呢?”

    “噗嗤!哈哈哈。拯救天下苍生?”夏珂笑弯腰,扶着她的肩膀,“你快别逗我了,你难道忘记了,我只是一个女子,没有任何能力。天下的事情是你们男儿的事情,我若回不去,那就安安稳稳的守在这里,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江夜痕斜眼看了自己肩膀上的手,他的心虽然系着天下百姓,一心想着报效朝廷,光耀门楣,替父洗涮冤屈……可这一刻,他觉得,能和她一眼,守着自己的几亩田地,娶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子,过上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只是,不太可能。

    夏珂见他走神儿,伸手在他眼前摇晃了两下。他回神儿后,点头轻笑,“这样的想法很好,我以后,还不知道该如何走,走一步是一步吧。”

    夏珂抿嘴思索道:“你的路,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哦?说来我听听。”

    夏珂站直了身子,绕过了药柜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着他轻笑道:“寒窗苦读十余载,只为了高官俸禄耀家门,一朝皇恩,再赐你个如花似玉的官家小姐,喜结连理……”

    “停!”

    夏珂停住,自己说的话心里也感觉酸溜溜的。她揉揉鼻子,撇嘴道:“干嘛?我说的不对?”

    “你前面我可以认,可你后面是什么?”江夜痕白他一眼,“我既然和夏爷爷说有婚约,那到了圣上面前,自然也是有婚约的。”

    “倘若皇上要你说出何家小姐,你怎么说?”

    江夜痕轻哼一声,随即盯着她,“我就说,杏花村夏家小姐,夏珂!”

    “……你,你简直胡说。”夏珂恼羞成怒,小脸红扑扑的,见他面露出笑容横瞪他一眼,“别忘了,你那么说的话,我就可就会遭殃了。”

    江夜痕笑着叹息一声,“逗你呢,我怎么会害你呢。”

    夏珂怒意不减,听他说也不对,不说也不对,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敛起了笑容,恍然道:“糟糕,我只顾着跟你说话,忘记正事儿了。”

    “什么正事儿?”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没用的东西,见他去拿了一些草药,于是问道:“这些可是安神的药,你娘受到惊吓了?”

    江夜痕摇头,看着她道:“你这个当女儿的,也太不关心你娘的了。她去我家的时候我就察觉到她脸色不好,想必是晚上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我母亲让我早点来,却被你娘给拦住了,说是不想让你担心。”

    夏珂顿时懊恼起来,“那严重吗?”

    “我把脉了,脉象很平稳,应该就是晚上休息不好的缘故吧。不过昨天白天的起色还不错,难道是因为你大伯的事情闹的?”

    夏珂回想了昨晚上和刘氏说的话,缓缓道:“应该不会呀,我娘自己都说二伯的事情和咱们没关系。应该是下个月要生了所有才胡思乱想的,唉吆,我都跟她说了第二胎一般都是儿子,她自己瞎担心。”

    “你说什么?”江夜痕忽然问。

    “我说她自己瞎担心。”

    “不是这句。”江夜痕盯着她,“你说第二胎一般都是个儿子?你这是什么规律?大夫都不能确定的事情,你又怎么会知道?还是你那个世界是这样的?”

    夏珂点头,“对呀,我……我之前的乡村里,大部分第二胎都是儿子。”

    江夜痕失笑,抚摸着额头表示很无语,“你前面两个伯伯,他们的第二胎都是女儿,你这没根据的事情怎么能乱说,你自己看看把你娘给吓的。”

    夏珂嘟着嘴巴,委屈的看这他。

    江夜痕无奈的睨了她一眼,又不好再说什么,伸手戳了她的额头,“你就等着中午回去好好的道歉吧。我先把药拿回去,帮忙熬了,给你娘压压惊。”

    夏珂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江夜痕面带微笑,提着药回到了院子里。

    刘氏低着头带着幸福的笑容看着手里的小棉袄,江母就坐在她旁边,两人说这什么。听到脚步身,两人同时抬头,还没出声,他就笑道:“我总算是明白三婶到底是为什么没休息好了。”

    刘氏不解和江母互相看看,笑道:“我好好的呢,是不是珂儿给你说了什么?”

    江夜痕了炉子,将药放在了罐子里小火熬制着,然后才说道:“小珂是不是跟三婶说第二胎是个儿子的几率要大点?”

    刘氏一听面色唰的一下白了,江夜痕忙道:“三婶别激动,三婶是觉得对面的院子里第二胎都是女儿是吗?”

    不管是不是刘氏都点了点头。

    江母剜了自家儿子一眼,“你们这孩子,一个未娶,一个未……啊不对,我说的错了,小珂长的比较水嫩下意识就将她当成了女子……咳咳,妹子别介意,不管这是儿子还是女儿,不都是自家的孩子吗,你自己是压力太大了。”

    刘氏盯着江母,认真的看了她说话的模样又不像是在说谎话,她那一刻还真的以为江母已经知道了夏珂的身份了,害她紧张的一下。

    “也可能是我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你们想必也已经知道了,我大哥马上就要迎娶二房了,我这孩子赶在她前面,若果不能是个儿子,老爷子估计会很失望。”说着刘氏便拿起了帕子擦着眼泪。

    江母安抚道:“妹子千万别这么想,咱们还这么年轻,一胎不行再来一胎,总会有个胖小子。再说,妹子不是还有小珂吗,老爷子这么宠爱她,不会介意你这一胎是不是儿子的。”

    江夜痕跟着点头,他自认为母亲说的很对。老爷子若是不疼爱夏珂,也不会让她女扮男装,这可是杀头的大事情。即便是刘氏生不了儿子,他们一家人的地位在老爷子的心中一样站着重要的位子。

    可他们母子也明白,刘氏这么担忧,就是因为她确实没个儿子,夏家也确实没有个孙子。一旦进门的二房有了生了个儿子,老爷子很有可能所有的心思都在夏壮家里了。

    江夜痕跟着安抚道:“三婶别担心,你想想夏珂这么聪明,很多事情她都一算一个准,所以她说是的就一定是的。”

    江母扯了扯嘴角,睨了自己儿子一眼,这是什么逻辑?

    江夜痕看着她尴尬的笑了笑,这等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好笑,回头他要好好问问夏珂怎么就如此肯定是个男孩。难道是因为她利用了手镯里面的秘密,发现了什么?

    刘氏沉默了好一会儿,舒缓了心情笑着道:“你说的对,珂儿那孩子一直都很辛运,做什么事情都没失败过,我也相信她说的。”

    江母笑道:“这就对了,咱们就信小珂的。”

    江夜痕专心的熬药,等着药熬好后,倒出来凉着,然后才给刘氏端过去。刘氏喝完后江母拿了蜜饯出来,刘氏吃了一颗,“枣子?”

    江母点头,“对,还是去年的冬枣做的,都要放一年了,还是这么新鲜。我哪里还有多的,这个你拿去吃吧。”

    说着夏珂回到院子里,听到后喊道:“娘,伯母给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也要。”

    闻声,江母和刘氏抬头看过去,江母笑呵呵喊道:“小珂回来了,快来快来,这里有蜜枣呢。你娘刚刚喝了药,我就拿出来给你娘尝尝。”

    夏珂大步走进去,毫不客气的拿起了一个塞进嘴里,扭头就见江夜痕站在门口,她说道:“多谢你给我娘熬药了,回头我请你吃好吃的。”

    江夜痕抿嘴轻笑着走出来,“行,那我就等着你说的好吃的。”

    夏珂蹲在刘氏身边,见她的脸色并没有早上那般苍白,依旧担忧问道:“娘感觉如何?”

    “我没事,是夜痕有点小题大作了。”

    夏珂看了江夜痕一眼,又道:“娘,是我疏忽了。我早上就应该给你煎药了在去药铺的。”

    “娘没事,你别自责了。你看这是你江伯母给孩子做的小棉袄,好不好看?”刘氏举着小孩子的衣服给夏珂看。

    夏珂看她笑的那么灿烂,她就在想要不要利用空间里的仪器给刘氏检查一下。如果是个儿子了,自己说话也有底气,若不是……可也是没法改变的,她还这么年前,在和夏全生一个也不是问题。

    “好看。”夏珂拿在手里,却想着待会儿如何做。

    大家都看的出来,刘氏虽然嘴上没有说想要儿子,其实心里特别想要。要不怎么会连这小孩子的衣服布料,都用的蓝色的,适合男婴儿的?

    夏珂和刘氏回到自己的家里,午饭吃好后,夏珂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说。可又担心刘氏知道是个女儿或者知道自己空间的事情,会不会节外生枝?再或者不能接受吓着了怎么办?

    “珂儿?”

    “啊?”

    “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娘见你有些坐立不安。”刘氏见她一脸严肃的在屋子里晃悠着,所有猜测着说。

    夏珂笑着摇头,“我没事的娘,你要好好的休息,我去江夜痕问个事情,马上就回来。”

    刘氏还没出声,夏珂就跑开了。

    夏珂去了偏院直接去找找江夜痕。江夜痕刚吃过饭,本想休息一会儿,坐下来就看到她身影从窗前走过,他又起身喊道:“夏珂?”

    “嗯,是我。”

    江夜痕才走过去拉开了们,见她面色有些焦急,便问道:“怎么了?”

    “进去说。”夏珂推着他进了屋子,转身关上了房门。

    她回头盯着江夜痕,“师父当初教的点穴我没有学会。”

    江夜痕扬眉,轻笑道:“你那么顽皮,怎么学的会?”

    “所以我来找你帮忙啊。”夏珂白他一眼,就会揭人伤疤!

    “需要我做什么?”他凝眉。

    “把我娘的睡穴给点了,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她边说边做动作,黑白分明的眼睛还盯着他。

    江夜痕听后诧异问道:“你要我点你娘的昏睡穴?是要让她好好休息,还是另有其他的事情做?”

    “当然是有其他的事情,唉吆,你快点。”说着她就抓住江夜痕的手拉着往外走。

    江夜痕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被她拉着,心被撞了下。他回神后,定脚喊道:“夏珂,你先松开。”

    “松什么呀,快走快走。”夏珂没在意,拉着他朝外面走去。看到江母诧异的神色,她笑着说道:“伯母,借一下夜痕一用。”

    江母的看了自己儿子,又看了他们的手,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想着夏珂就是这么洒脱的人,又真当自己是个男儿,所以才会这么无所顾忌吧。

    出了院子,江夜痕怕给其他人瞧见不好,便挣脱掉,弹了下衣袖十分绅士的跟在她身后。夏珂还回头让他脚步轻一点,他看了西院一眼,点点头跟着进去。

    “珂儿回来了?”刘氏躺在床上听到了动静。

    夏珂回道:“是呀娘,吵着你了?”

    “没有,我还没睡呢,你也去休息一下。”

    夏珂没有进去,隔着门应了一声,然后推开门进去,见她背对着自己,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江夜痕这还是头次进入人家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便迅速的点了刘氏的昏睡穴道。

    “娘?”夏珂喊了两声,没喊应,扭头想夸奖江夜痕,他却出去了。

    夏珂看了刘氏一眼,转身出去,“我娘没看到你,不过接下来就靠我了,你就先回去吧。”

    江夜痕没走,担忧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帮忙吗?”

    夏珂连忙摆手,“这个不用你帮忙,你就回去等着我的消息吧。”

    江夜痕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子看着她,“那如果不是心里想的,怎么办?”

    夏珂知道他的意思,笑道:“那也是天命如此,一切顺其自然。”

    江夜痕点头,“等你的消息。”

    江夜痕走后,夏珂就在空间里折腾着。等着仪器都准备好以后,将刘氏的肚子露出来,便对照着书本上的影像学研究了起来。折腾了快半个时辰,夏珂惊叫了了一声,然后捂着嘴巴左右看看,欣喜若狂。

    这次看清楚了,不仅看清楚了,还看到了孩子的面庞,以后肯定会是一个美男子。

    她把东西收起来,将刘氏的衣服整理好,就让她多休息一会儿,高兴的跑到了偏院大喊道:“江夜痕,江夜痕……”

    江母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出来问道:“怎么了?”

    江夜痕听到她的喊声,就知道一定是个男孩儿。他站在门口看她在院子里欢快的蹦着跳着,等下月孩子出生后,老爷子就更加开心了。

    夏珂高兴的拉着江母的双手,欢快的跳着。江母还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只好跟着她转折,等她自己停下来后,她才又问,“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夏珂一脸得意,在院子里耍起了威风,走个路胳膊恨不得甩上天。随后她趴在江母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伯母,我很快就会有个弟弟了。”

    江母怔了下,随后点头道:“对呀,我们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夏珂站直了身子,然后摆手,“不对,那以前是我瞎猜的,这次是真的,真的是个男孩儿。”

    江母看着她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非常慈爱道:“嗯,小珂说什么就是什么,是个弟弟再好不过了,那可真是称心如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