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神医兵王〕〔钱疯子赚钱〕〔重生有毒:狂妄军〕〔大侠上位〕〔毁灭木叶之佩恩霸〕〔天阿降临〕〔第一宠婚:顾少,〕〔绝天武帝〕〔武人无敌〕〔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娇女有毒:腹黑王〕〔美漫丧钟〕〔末世超级神机〕〔使魔异界行〕〔我在洪荒打钱〕〔能穿越漫威的大奥〕〔自然大玩家〕〔邪恶总裁深入宠〕〔高能优质偶像〕〔食鬼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2青梅竹马
    夏珂就知道她不会相信,看到江夜痕就跑着跳过去,站在他面前,还没开口,他就说道:“我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你这么高兴,难道还有你其他的事情要说?”他含笑看着她。

    夏珂高兴归高兴,可还没高兴的过了头,于是道:“我可不是来跟你说这个的,我是邀请你跟我一起去药铺。”

    江夜痕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动身,她上前抱着他的手臂,“走了走了,别墨迹了,我要去药铺,不然门口又排了长长的队伍。”

    江夜痕再次被她给拉走,江母笑呵呵的看着他们,直到看不到后才说道:“说起来还真像青梅竹马。”

    夏珂拉着他出去后就看到老爷子和两个儿子,接着又看到了夏元从马车上下来,她松开了江夜痕的手臂,冲着夏元喊道;“爹,你怎么回来了?”

    夏元拿着包袱看到她眉眼弯弯,“你爷爷和伯伯去了,我就跟着一起回来了。你和你娘都还好吗?”????“都好着呢。”夏珂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忘记了身边还有个江夜痕,直接无视了他朝着屋子里去。

    江夜痕扶额笑了下,转身要走,夏珂却喊道:“江夜痕你等会儿。”

    江夜痕回头又和夏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便进了屋子里。夏珂泡了两杯茶水放在桌子上,轻声道:“娘在休息呢,昨夜没有休息好,临近中午时又喝了安神的药,这会儿睡的正香呢。”

    夏元点头,只要妻子没事就好。他和江夜痕说了两句话,夏珂插话后,迫不及待说道:“爹,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江夜痕也看着她。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相信她说的话,可能是因为见识过她空间的强大吧。

    夏元一听是个秘密,不由得看向了江夜痕,她看出了江夜痕的尴尬,忙道:“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夜痕都已经知道了。”

    夏元这才点头,“说吧,让我听听什么秘密。”

    夏珂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软软的语气里透着幸福的笑意。夏元疑惑地看着她,“确定?”

    “不确定我能跟您说?”

    夏元依旧惊愕着,但又极力克制着自己的高兴的情绪,又怕夏珂这是在逗自己开心,便看向江夜痕,希望他能给个肯定。

    江夜痕怔住,浅笑道:“三叔你别看着我,我也是听她说的。不过她每次预言都挺准的,这次应该不会差。”

    夏珂不乐意了,直起腰身看着他,“肯定不会错的,我这么聪明的人,娘怀的就是爹心里想的。”

    夏元只当是她逗自己看开心了,笑呵呵点头道:“好,听你的。对了,刚刚你们准备去哪儿?”

    夏珂恍然,应了一声道:“准备去药铺的,但是爷爷回来了,不过我看他那样子好像很累,所以还是我去。”

    夏元说道:“那你还磨蹭什么,快去吧。你爷爷今天为了你两个伯伯的事情都累了,据说还去了那个姑娘家里,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谈的,他也没跟我我。”

    夏元叹息一声,拍拍她的肩膀,“你在家里就多帮帮你爷爷,别总想着贪玩。”

    夏珂乖乖点头,视线看了一眼对对面的院子,暗叹一声,看着他去了房间里,她拍拍江夜痕的肩膀,“走吧,我们去药铺。”

    江夜痕跟着她出去,顺着她的视线也看了老爷子的院子,见房门紧闭着他小声问道:“夏爷爷心情估计……”

    “哎。”夏珂叹息,转身道:“等晚上我在去问问,先去药铺吧。”

    江夜痕点头。

    一下午夏珂都在想老爷子的事情,有些力不从心。到了傍晚,她关上了药铺,跟在江夜痕回到了院子里,他正拿着竹子和刀,看样子准备做新椅子了。

    “爷爷。”夏珂朗朗地喊了一声。

    老爷子扭头看过去,笑呵呵道:“珂儿,今天还顺利吗?”

    “有我在肯定顺利。”夏珂走过去指着道:“做椅子呢?”

    老爷子含笑看了江夜痕,点头道:“我屋子里的那把椅子坏了,正好没事就消磨下时间。本想去药铺的,可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就没有过去。看来我没去是对的,你这不是还找了个帮手吗?”

    江夜痕笑而不语。

    “他?”夏珂嫌弃道:“一下午什么也没帮到,倒是把我洒烧的茶水给喝完了,等着我口渴的时候,却没有了。这哪里是我的帮手,这明明就是去气我的。”

    “哎,这话我要反驳一下了。”江夜痕不以为然,“没帮什么,是因为下午没几个人去抓药,你喊我过去不就是给你解闷的,我可是牺牲的自己的看书的时间陪你解闷,喝点茶水不算什么吧?”

    老爷子瞧他们斗嘴斗的也欢悦,不免感叹,“年轻真好,你们去玩吧,我老爷子继续做椅子咯。”

    江夜痕点头,看着夏珂说道:“你嫌弃我喝完了你的茶水,要不,上我家,我请你喝到饱。”

    夏珂扯了扯嘴角,白他一眼,“你这是不想让我睡个安稳的觉吧?大晚上我喝那么多茶水,干脆就在茅房过夜好了。”

    江夜痕捏着拳头放在嘴边笑弯腰,见到老爷子也笑了,又道:“既然你不去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偏院。

    夏珂摆手一副嫌弃的模样,“去吧去吧。”

    院子里又安静下来,夏珂蹲下来看着他将未成形的椅子翻来覆去的做着,再看他那肃穆的样子,夏珂小声问道:“爷爷在为什么事情忧心?”

    老爷子像没听到一样,夏珂拦住他的手,他才吐了一口气,缓缓道:“还不是你那两个大伯?我就是气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两个混蛋儿子。”

    夏珂也知道,可还是想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情,便问道:“是大伯的二房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去酒楼的事情?”

    老爷子继续做着,格外的心平气和,“两件事情都忧心呐。珂儿,爷爷真想你快点长大……说不定我哪天两眼一闭撒手人寰了,我就担心你在家里说不上话。”

    “爷爷!”夏珂不乐的拍了他下,“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我跟你说个秘密,你听了之后肯定会很开心。”

    “哦?什么秘密,来让我乐呵乐呵。”

    夏珂左右瞧瞧凑到他的耳边说道:“我娘肚子里是个男孩儿。”

    老爷子一听沉默了起来,看着夏珂郑重点头,她忽然笑道:“你这话从你娘有身孕开始就再说了,我都听的腻了。”

    夏珂急忙抓住他手臂,“爷爷,信我,这次真的。”

    老爷子见她严肃起来,自己也跟着严肃道:“我作为郎中都猜测不出来,你怎么知道的?”

    “爷爷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总之你可以很有底气的告诉别人,我娘怀的就是儿子。”夏珂声小,透出来的力量却很大。

    老爷子怔住,随即点点头,“不是哄爷爷开心的?”

    “当然不是。”夏珂极为认真的指着自己,“爷爷,您看我像在逗你么?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老爷子忽然笑了下,拍拍她的肩膀,“信,爷爷就信你了。不过,你必须要给我说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夏珂也不顾不上地上脏不脏,直接坐下来,睨着他嘟着嘴巴,“我说是就一定是,爷爷您信我就对了。”

    “如果不是呢?”老爷子问。

    “没有如果!”

    夏珂焦急的起身,“哎呀,您要急死我。您忘记师父曾经和您说过我什么吗?”

    老爷子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你他跟我说过你的事情?”

    夏珂顿时咬着嘴唇,老爷子起身道:“你偷听我们讲话?”

    “不是不是,我是恰巧路过而已。”夏珂摆手含笑道:“再说我也就听到师父说我天降奇才……真的,我就听到了这句。”

    老爷子凝眉,“真的就这一句?”

    夏珂点头,见他无形之中松了一口气,她疑惑道:“难道师父还说了我其他的事情?还预言了什么不成?”

    老爷子白她一眼,“他倒是说你是个好苗子,可惜你不好好学武,更可惜的是个女儿身!”

    夏珂不以为然,“这老道士,谁说女儿身就阻碍自己干大事情了?难不成他老人家还指望我稳定江山不成?”

    话未说完,老爷子就给了她一个爆栗子。她吃痛的叫了一声,捂着头眼神哀怨。

    老爷子想笑却又强忍着,最后道:“什么话都敢说出来,我看也只有他把你当回事。你在我眼里就是那茅坑的顽石!”

    噗嗤!

    “有您这么损自己孙子的吗?”她轻哼一身,见他笑了,便挽着他的手臂,“那爷爷您就不要生气了,您就该坚持自己的原则,该如何就如何。”

    老爷子点头,“嗯,你说的很对。好了,你这个秘密我收下了,若不是的话,看我怎么修理你。”

    夏珂笑着撇嘴,“我师父那可是得道高人,我说的话您不信,那他说的话你总该信了吧?我师父曾经跟我扬言,我娘这抬肯定是个儿子。”

    “你师父真的这么说?”

    “对呀,所以爷爷您就放心吧,夏家的香火不会灭的。”

    她和老爷子在无言下絮絮叨叨了很久,两声的声音不大不小,竖起耳朵听,也难以听到。夏元做好了饭菜,见夏珂还没回来,想出去看看,出来就看到这样温馨的画面。

    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弯腰拿着锤子捶着刚了一般的椅子。夏珂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坐在地上有说有笑。夕阳的金色光芒照在他们的身上,就像一帧油画。

    夏元脚步很轻,就怕惊扰了他们,可天色已晚,雀鸟总要归巢,他轻声喊道:“爹,珂儿,吃饭了。”

    再温馨的画面也总会被打破。夏珂听后扭头看过去,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喊道:“爷爷明天在做,先去吃饭吧。爹回来了,家里的菜就多了。”

    “听你这话,我不在家的时候,真怀疑你和你娘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夏元含笑看着她。

    老爷子将东西收起来,夏珂眉梢动了下,“哼,你不在我和娘不知道过的有多好,鱼肉都少不了。”

    “这孩子……”夏元笑了笑,跟在老爷子身边一起朝着家里去。

    吃饭的时候刘氏一直想问夏珂午休的那会儿她对自己做了什么,可一直忍到了饭后,老爷子也没要走的意思,她喝着白开水,看着夏珂嗑瓜子,就喊道:“珂儿。”

    “嗯?”夏珂应了一声,将壳放在桌子边,望着她。

    “我睡觉那会儿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夏元和老爷子疑惑地看着夏珂,她眨了眨眼睛,笑道:“我就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所以才点了你的昏睡穴。要不你总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不好好休息。”

    老爷子呵斥道:“你居然点你娘的昏睡穴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哎呀爷爷,别大惊小怪的。我娘还不都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压力大。”夏珂撇嘴,“娘,这里没有外人,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你这肚子里,可是夏家唯一的苗。”

    刘氏听后并没有多开心,反而惆怅起来。

    夏元和老爷子见她垂下眸子,脸上暗了暗,老爷子说道:“三儿媳别担心,珂儿既然这么说,定有这么说的道理,你就放宽心,好好养着。就算不是男孩,女孩儿我也喜欢。”

    “对对对,我也喜欢,什么儿女,还不都是我的孩子,我一样疼着。”夏元拉着她的手说。

    夏珂吐了瓜子壳,起身道:“爷爷、爹娘你们怎么就不信我呢?我是个大夫,大夫说的话你们总要信吧?不信也行,可我师父那可是大人物,他的预言你们总不能不信吧?”

    她师父确实预言过,刘氏这儿子不早不晚,就赶在这个时候,所以夏家是不会绝后的。

    刘氏听了夏珂的话,脸上的郁色一扫而光。她看着夏珂笑道:“既然你师父都这么预言过,那我就放心了。”

    夏珂整个身子都软下来,她像个没骨头的人坐在椅子上,盯着房梁,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小声嘀咕,“自己亲女儿不信,偏偏信什么得道高人!我那可是经过科学验证的!”

    哎,无知的古人啊!

    “你嘀咕什么呢?”夏元拍打她一下,“坐好!”

    夏珂惊了下,忙坐好。她看着老爷子喊道:“爷爷,你说说两伯伯的事情,今天到底是怎么决定的?”

    老爷子抬起眼皮睨了她一眼,深吸了一口气,端起了茶水润了嗓子,才道:“还能怎么?当初说的是让你二伯去当个账房先生,就是看他喜欢喜酒,那就酒楼生意火爆,工作之余的水酒随你喝,只要不误工就好。可你大伯听了就不乐意了,说什么非得要当账房先生,就在人家的酒楼闹了起来……说起来,我就来气。”

    三人沉默了,夏珂又问,“那最后怎么决定的?”

    “人家谁都不要。”老爷子气的面色发黑,仰头就喝了一杯水。夏元又拿着茶壶给他倒了一杯。

    夏珂听了就恼火,拍了下桌子,骂道:“愚蠢至极!”

    “珂儿。”刘氏喊了一声,“你一个孩子别吭声,怎么说那都是你伯伯。”

    “珂儿说的对,本就是愚蠢至极。”老爷子轻哼道:“他们那两家子我不管了,爱娶就娶,不娶拉到。你们都看看,村里谁还像我一样,一把年纪了,还为儿子操心,人家哪一个和我一样,事情全部都给你们安排好了,还不想去干活!”

    夏全和刘氏沉默不语,这话说的没错,村里确实没有人这样了。

    夏珂也跟着叹息,反正也不管她的事情,就是老爷子这样她看着心疼。

    “但是爷爷,您真的不管大伯的事情了?不是去了人家姑娘家里吗?谈的怎么样了?”夏珂问。

    老爷子面色五改,似乎麻木了。他缓缓摇头,“姑娘家并不单纯,想让我夏家用八抬大轿接她入门,哼,这可真是好笑。一个二房,势头都能盖过正妻,未免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

    “居然还有这样的要求?”刘氏哭笑不得,“现在的日子虽然比以前好一点了,可我们三个媳妇,可都没有做过什么像样的花轿,就是一顶小轿子就这么进门了,她还要的高。”

    夏珂轻笑道:“爷爷,那你当时就没有问问,要不要上门女婿啊?该不是听说家里就我一个孙子,她刚好有了身孕,没准儿就是个儿子,所以必须要求咱们家这么做?不这样的话,是不是不进门了?”

    夏元听后严肃道:“就咱们家的情况,岂有做上门女婿的道理?”

    老爷子反而笑道:“我倒是觉得珂儿说的在理,八抬大轿没有,小轿子有,你爱坐不坐。不想嫁,我也懒得操心。要是能同意上门女婿,我反而高兴,眼不见心不烦呐。”

    夏珂冲着夏元吐了舌头,“就是就是。”

    夏元无奈,总说夏珂被老爷子给宠坏了。

    院子里有了脚步声,夏珂转身看过去,陈氏和夏全来了。进屋后,夏元和刘氏都站了起来,夏珂起来让了位子。

    老爷子依旧坐着,屋子里静悄悄的,夏全和陈氏干笑了两下,陈氏喊道:“爹,您别生气了。”

    夏全跟着道:“爹,我跟您道歉,酒楼的事情是我和大哥不对,不应该在酒楼吵起来,丢了您的颜面。”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他又道:“爹,您看这样如何?明儿一早,我就亲自带着礼品前去给那老板赔礼道歉,祈求他在给我一次机会,您看如何?”

    老爷子这才看向他,“不是哄我开心吧?”

    “爹,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不回来我就把事情和孩子娘说了,她就把我就臭骂了一顿,我觉得自己确实太过分了,这不就来向您道歉吗。”夏全态度诚恳,“爹,您就信我一次吧,这次我亲自过去道歉,礼品也不让您来,我自己掏腰包,尽量把这个事情给搞定,您看如何?”

    陈氏见老爷子沉思着、犹豫着,忙拍了夏全的肩膀,小声道:“跪下。”

    夏全扭头看她一眼,没多想直接跪在老爷子的面前,仰头道:“爹,您就信我一次吧,我是真想出人头地,不想在这么浑浑噩噩的下去了。”

    老爷子直直地盯着他,想将他给看透,眉梢动了动道:“你这话说了不下十次了,每次出事了,你都会这么说,你说我该信不信?全啊,我老了,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了,能让我安安稳稳的过个晚年吗?”

    “爹,我是认真的,真的爹,您就信我最后一次,我若是还这般……我就再也不进家门了,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行吗?”

    夏珂听了无动于衷,这话听听就算了。

    老爷子扬起头一个深呼吸,眨眨酸涩的眼睛,又低头看着他,“这是最后一次,希望你好好珍惜,明天就去赔礼道歉吧,他人很好说话,若是成功了,就好好干着吧。”

    夏全喜极而泣,磕头道:“谢谢爹,谢谢爹,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老爷子眉梢动了动,伸手道:“起来吧,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哎。”夏全起身,擦了眼泪问道:“爹,那我大哥那边……”

    老爷子白眼,“顾着你自己就行了。”

    “好。”夏全和夏元互相拍拍肩膀,视线扫了夏珂,拉着陈氏朝回走。

    夏珂笑道:“二伯看这样子是要奋斗起来了。”

    “这是个好事情呀。”夏元笑呵呵道:“二哥认真起来,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但愿吧,现在说这话也太早了点,等着他真的能认真的稳定下来,那时候说起来,才叫人安心。万一去了没两天,惹了事情,受了气,再把人家酒楼给砸了……

    这个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夏珂心里这么想,但是可没敢说出来。自然是巴不得他能在酒楼好好的出人头地。

    老爷子在屋子里又坐了一会儿,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珂儿就休息吧,让你爹去药铺帮我。”

    “不用爷爷,我爹难得回来一趟,就让他好好再家里陪陪我娘。”她看着刘氏和夏元笑呵呵道:“就这么定了,爹帮我做个饭就行了。”

    “你们决定就好,那我先去回去休息了。”老爷子说。

    “爷爷晚安。”

    翌日,夏珂还在睡梦中就听到院子里的哭泣声,天气又热,又没睡好,出了一身汗水黏糊糊的,实在是难受。

    她下床后,擦了脸上的汗水,皱着眉头出来。看到夏双在院子里哭泣,疑惑地上前走了一步,喊道:“双妹子,哭啥呢?”

    夏双擦了眼泪抬起头看着她哭的更大声了,“哥,我娘离家出走了。”

    夏珂正打着哈欠,忙收了询问道:“离家出走?这么严重,什么时候的事情?”

    夏双哭着道:“昨天上午还在,下午就不再了,我想晚上肯定会回来的,就没有去和爷爷说,可早上我娘依然没有回来。爹爹说她只是回外婆过两天就回来了。”

    夏珂还没理清头绪,倒也赞同她爹说的,便说道:“没准儿她今天就回来了。”

    话落,夏壮一把抓住了孩子,大声呵斥,“哭什么哭,丢人现眼,她不回来了就滚蛋,滚的越远越好。”

    夏双吓的不敢作声,连哭声都咽下去,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战战兢兢的盯着他。

    “大伯你吓着双妹了。”夏珂被他这么一吼睡意全无,大步走过去丝毫不惧怕的拉住了他的手臂,“你把双妹都吓成啥样了。”

    夏壮不耐的推了她一把,“你走开,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珂被他推开,还没稳住身子,他就将夏双提着走。夏双大喊道:“哥哥,爹爹肯定会打死我,哥哥救我。”

    正院的门猛地打开,老爷子穿戴整齐,面容倦怠,惺忪的眼睛看到夏壮后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声音沉静道:“夏壮,你放开孩子。”

    夏壮回头松开的手,夏双哭着跑到老爷子身边,抱着他的身子伤心的喊道:“爷爷,爹爹会打死我。”

    老爷子瞪着夏壮安抚着孩子,“有爷爷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夏双点头,老爷子凝眉问道:“你一大早发什么疯?你有气也不能拿孩子出气。”

    夏壮不吭声,一股怒气集聚在心窝,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于是就背对着老爷子尴尬的站着。

    夏全一家人早早的去了集市上,给酒楼老板赔礼道歉。夏元听到了争吵声音也只是站在自家门口,以免惹祸上身。

    夏珂就站在老爷子身边帮忙安抚着夏双,等她安静下来后,老爷子才问道:“你好好说,你娘怎么了?”

    “我娘昨天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我又不知道往哪儿去找,外婆家里太远,我怕迷路。又不敢去找爷爷,只好蹲在这里哭了。”说着夏双哽咽道:“爹还觉得我丢人现眼,抓回去回去打我,爷爷我好怕。”

    “不怕不怕。”老爷子横了夏壮一眼,弯腰询问道:“你娘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夏双摇头。

    老爷子直起身子指着夏壮,“你还站着干什么?去把你媳妇找回来。”

    “我不去。”夏壮瞪眼,“既然走了那就永远也别回来。”

    “混蛋。”

    老爷子要发怒,夏元急忙跑过去拦住,“爹,别冲动,大嫂只是出去散散心,没准儿今天就回来了。”

    “回来也不要她。”夏壮接着说。

    “你瞧瞧他说的是什么话。”老爷子指着夏壮,夏元也听不下去了,转身猝不及防的给了夏壮一拳头。

    夏珂都惊愕了,看着她爹那威武霸气的模样,觉得自己的爹就是个英雄。她一直觉得夏元得脾气很好,人也很好讲话,太老实了容易被人欺负,可现在看来,夏元是该霸气的时候就霸气,收放自如啊。

    “那是你的妻子,你明媒正娶的媳妇。你这个时候说不要?”夏元藐视地上躺着的夏壮,愤恨地骂道:“人家跟着你消耗了青春,生了两个女儿,换来这样的结果?你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大嫂可曾怨恨你?你自己不求上进,每个月我们三家都是一样的五两银子,可你都用来干什么了?”

    夏壮被骂的自尊心受损,一举而起挥拳打过去,怒指着他,“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从小就跟在爹身边,我和全子,爹有关心过我们吗?是呀,我不成器,我好吃懒做,这些都是谁造成的?是他!”

    老爷子身子猛然一颤,就知道他们兄弟在怪自己。可夏元才不管,一拳打去,大骂道:“你怪爹?我当时是小,他不得不带在身边,你们有能力赚钱养家了,带着你们喝西北风?自己的路走不好,不要老怪别人,总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夏壮爬起来,两人扭打到一起,老爷子红着眸子转过了身子,让他们打,是该清醒清醒了。

    夏珂挠挠头,拉不拉?

    东院的刘氏听到了打斗的声音,还是不放心的走出来,看到两个人都扭打在一起了,她惊喊道:“珂儿,你还看什么,赶紧把你爹和你大伯来开呀。”

    夏珂回头看了下,老爷子扭头道:“不许拉,元子给我狠狠地打,打到他清醒为止。全子还知道去道歉,我看你就是冥顽不灵,以后只能喝西北风!”

    夏壮有些不力不从心,被夏元打的浑身酸痛,求着道:“三弟别打了,别打了。唉吆,你这下手也太重了。”

    夏元从他身上跑起来,轻哼了一声,擦了嘴角指着他,“你醒了没?”

    “醒了醒了,我混蛋,我错了还不成?”夏壮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抚摸一下就疼的哇哇叫,“爹,你这让我怎么娶呀。”

    “怎么娶,娶不了就不娶了,我的话说的很明确了,八抬花轿那是不可能的。”老爷子看都懒得看一眼,但还是斜眼道:“我看这样就行,一点也不耽误你娶二房,在不行的就在等等。”

    夏壮撇嘴,“即便是有八抬花轿那我也不会答应,不过爹,这婚事能拖可这孩子怎么托?拖不得啊,万一被人发现了,可是要沉塘的。”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斜眼道:“知道要沉塘还做出这样的事情,骂一骂也好。”

    “爹!是您儿子对不起人家,关人家姑娘什么事情?”夏壮不以为的撇了嘴角,看了一眼夏元道:“这事情若是搁在三弟身上,二房估计都进门了。”

    “大哥!”夏元没好气喊道:“你少拿我开这种玩笑,我可不是那种人。”

    “是是是,大哥错了,大哥这个比喻不好。”夏壮斜着眼睛擦着嘴角道:“不过这话谁也说不准儿,人那有不犯糊涂的,就是你自己不去找,可总有姑娘贴上去,你还能坐怀不乱?”

    夏元懒得搭理他,丢下一句话:“那是你,不是我!”

    他走到夏珂身边喊道:“回来。”

    夏珂应了一声,转身跟着夏元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刘氏伸手抚摸他的脸,心疼问道:“疼吗?”

    夏元抓住她的手,含笑摇头,“不疼,大哥的话你别担心,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他那种人。”

    刘氏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夏珂跟着笑道:“爹,我也相信你。”

    夏元欣慰的笑了笑,拉着刘氏朝着厨房去。夏珂回头看着院子里两人,只听夏壮捂着脸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找。”

    他刚转身,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爹,您刚刚说全子一大早去道歉了,什么意思?他去跟谁道歉?”

    夏珂听到这里长叹一声,忍不住上前了几步竖起了耳朵继续听着。老爷子回道:“还不是昨天的事情?我脸都被你们给丢尽了,以后你们的事情自己去处理,等到我死了之后,我看你们还怎么生活。”

    夏壮撇嘴,小声嘀咕,“不是还有药铺吗?”

    老爷子猛地咳嗽起来,夏珂一听急忙跑出去,搀扶着老爷子,他从兜里掏出平喘药丸含到嘴里。

    “二伯,你要是为了爷爷好,就不要再说一些令爷爷伤心的话了。”夏珂说道:“大伯也是该为以后考虑考虑了。不要总是指望爷爷。”

    说完她就扶着老爷子朝着屋子里去。夏壮面色乍青乍白,被一个小子给教训了,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夏双瑟瑟地看了他一眼跟着走进去。

    夏壮站着也没什么意思,他仰头看看天,又垂下了眸子看着地,嗤笑了一声,大步朝着院外走去。

    夏珂安抚了老爷子,等他又休息之后,才和夏双一起出来,夏珂喊道:“双儿,去我家吃饭吧。”

    夏双点头,跟着她一起回到了家里。

    夏元看到她来,肯定是没有什么话的,忙让夏珂将瓜子端出来给夏双吃。饭桌上,夏双笑着夸奖道:“三叔做的饭菜真好吃,比我得娘都做的好吃。”

    “是吗?好吃就多吃一点。”夏元给她夹了菜,“你别担心,你爹这不是去找你娘了吗,会找回来的。”

    夏双笑着点头,“谢谢三叔,我也相信,我爹肯定会找到我娘。”

    饭后夏珂要去药铺,夏双就跟着一起去了。她在药铺里转着,夏珂就给病人看病,有时候还要抓药,有些忙不过来,她说道:“哥哥,真是不好意思,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没关系,你就坐在那边玩耍吧。”夏珂说。

    夏双倒也听话,也不打扰她,一个人就安静的做在那边看书。

    后来老爷子来了,夏珂忙着,夏双就给老爷子倒了茶水。老爷子喝了茶,接过了病人手里的药方就去药柜抓药。

    夏双扒在药柜前面,见没人后笑着道:“爷爷,您也教我吧,以后我也可以来药铺帮忙。”

    老爷子有些不置信,随即点头道:“可以呀,你先把我这些药什么作用,什么名称都记住、认清楚,我就同意你来。”

    夏双点头道:“那爷爷都给我写下来,方便我记。”

    老爷子看着没人的时候就专门教她认识草药还有作用,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她只要想学,老爷子就开心。

    夏珂清闲下来,回头朝药柜看了下,轻笑了笑,扭头就看到江夜痕来了,她起身喊道:“你不在家里看书了?”

    “出来转转,顺道瞧瞧你闷不闷,来跟你说说话。”他看到药柜边的要老爷子和夏双,轻笑道:“原来这里有帮手呢,我还以为没有呢,便来瞧瞧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夏珂撇嘴,不以为然,给他倒了茶水,“我看你就是来蹭喝的。”

    江夜痕抿嘴含笑,也不说话。

    不过碍于夏双和老爷子在,他也没想说什么,他也就坐了一会儿,就和老爷子打招呼回去了。

    他走后夏珂有无聊了,站在门口看着人家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于是转身看向老爷子,“爷爷,我们玉米地里是不是也要锄草了?”

    老爷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应声道:“是要锄草了,已经有村民去了吗?”

    “嗯,我刚刚看到王家人扛着锄头回来。”她说。

    老爷子道:“等傍晚我去地里看看,在决定是去不去。”

    夏双一个人在认药,老爷子坐下来休息,夏珂小声问道:“那我大伯的二房还娶不娶?”

    “娶不娶跟我们锄草都没有关系,一个二房还真把自己当成正房?所有亲戚朋友都来不成?”老爷子语气冰冷,八成是看了那姑娘和她的奶奶实在是对她喜欢不起来吧。

    夏珂也不在说话。

    临近中午,夏壮拉着文氏去了药铺里。夏双看到文氏高兴的跑过去,“娘,你去哪儿了,你不要双儿了?”

    文氏抱住夏双,红着眼睛道:“娘只是出去散心了,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

    她擦了孩子的眼泪,面向老爷子低头认错,“爹,儿媳错了,以后再也不任性的闹离家出走了。”

    老爷子看着她,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气,知道你难以接受,任性也是理解的,但是离家出走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这万一在外面遇到了坏人,没人帮助你,怎么办?你一个妇道人家,出了事情再被人反咬一口,你说谁帮你出气?”

    文氏听了眼泪唰的掉下来,她跪下来哽咽道:“儿媳知错,让爹担心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好了,回来就好,没事就好,以后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可以跟我说说,能帮得上的得,一定帮。”老爷子看着夏壮,“还不把你媳妇扶起来?”

    夏壮这才弯腰扶着文氏起来。文氏擦了眼泪含笑道:“爹,中午在我家吃饭吧,我这就回去煮饭去。珂儿,还有你爹娘,那我先回去了忙了。”

    ------题外话------

    谢谢妹子的月票,爱你们吆,一下10张,吓到我了。虽然订阅不理想,但是呢,放心,不会坑,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剧情等着你们吆,谢谢大家继续爱我继续爱夏珂和夜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