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3传家之宝
    夏珂怔了下,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她就拉着夏双走了出去,老爷子又拦住了她。她看着老爷子,“爷爷,大伯一家子本就不喜欢我们一家人,而且我爹早上还打了大伯,您就不怕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把饭桌给掀了?”

    “哈哈哈,你担心的有点多余了。”老爷子笑呵呵的揉了她的脑袋,“你大娘还要感激你爹呢,难得有个人把你大伯给打醒,你说该不该感激?”

    夏珂撇嘴点头道:“说的也是。不过我二伯等会回来,大伯知道他们去找酒楼老板认错了,又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在酒楼任职的话,大伯会不会生气?”

    “生气也没用。”老爷子哼了一声,“这也只能怪他自己没用。”

    夏珂笑了笑,收拾了桌子上的书籍放在了相应的位子,又整理了药柜,等到没人的时候就关上了药铺,跟着老爷子一起回到了院子里。

    夏珂回去的时候夏元将米饭烧好了,就是没有炒菜。他看到夏珂说道:“你大伯喊我们去家里吃饭,我米饭都煮好了,就差炒菜了,你说去不去?”

    夏珂面色平静,挥手道:“去,怎么不去,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那就一起去吧。”夏元搀扶着刘氏。????“爹娘,你们先去,我洗把脸就来。”夏珂闷在药铺里,浑身都是药味不说,还出了一身汗,油光满面的,必须要洗一洗。

    “那你快点。”刘氏叮嘱了一句,便离开了。

    夏珂速度也快,清洗之后整个人凉爽了一大截,关上房门就朝着对面走去。

    “中午不在家里?”

    夏珂扭头,手挡着强光看着手里提着菜篮子的江夜痕指着道:“去我大伯家吃饭,你还没吃呢?去菜园子里了?”

    江夜痕点头,“嗯,快进去吧,外面热。”

    “好嘞,有空再聊。”她含笑着摆手进了西院。

    夏珂进去后,文氏就喊道:“小珂就差你了,快点来。”

    夏珂笑着都进去,没见到夏全一家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坐在夏双旁边。夏双侧脸看着她,疑惑问道:“哥哥,我怎么都看你不像个哥哥。”

    夏珂伸手刮了她的鼻子,“我不像你哥哥可也是你哥哥,别调皮。”

    此时夏珂说话有些刻意变粗了点,大人们正喝酒说笑,也就没人听到两个孩子的对话。夏珂之后想想她说的话,有些肝颤,都说童言无忌啊,可看的最真实的就是孩子。

    文氏帮着给做菜,端上来一盘白菜,笑眯眯说道:“爹,三弟三妹,你们别客气,多吃点。”

    老爷子看着满桌子的菜,招手喊道:“别忙活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刘氏指着道:“这么多菜吃不完,你别炒了,这天儿热,放不得,多浪费。”

    文氏只好笑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好。”

    她又去厨房里给夏珂和刘氏盛米饭,又来回走了好几趟才坐下来吃饭。夏壮端着酒,站起来给老爷子敬酒,仰头饮尽后说道:“爹,说实话,我和二弟这些年就羡慕三弟,我不说您也知道原因。这些年我和二弟确实让爹寒心了,我给爹道歉。很真诚的道歉,爹,对不起,原谅儿子的无知,今后儿子一定努力上进。”

    夏珂眉梢扬起,她真怀疑今个太阳大西边出来了。昨夜夏全来道歉,今天夏壮道歉,真的改邪归正,好好做事了?

    老爷子听了这话,眉开眼笑,昨个老二诚心悔过,今个老大悔过,能不开心?但,他高兴归高兴,也真的希望他们真的能改邪归正好好的找一份稳定的差事,等到自己百年之后起码在九泉之下也放心。

    “好,今后你们三兄弟若能一条心,有什么事情互相商量,齐心协力把夏家发扬光大,就不会有人欺负到我们的头上。等我百年之后,也能笑对祖先了。”老爷子仰头喝完,指了夏壮的椅子,两人一起坐下来。

    文氏也给夏珂斟了酒,夏珂本在推脱,夏壮说道:“哪有男儿不喝酒的?”

    “可喝酒误事呀。”夏珂小声说出来,看夏壮脸色不自然,她干笑了下。

    老爷子笑呵呵道:“就一杯。”

    “好。”夏珂端起酒杯站起来,“大伯我敬你。”

    “干。”夏壮仰头喝完。

    喝的酒有点劣质,甚是辛辣,夏珂坐下来忙夹了青菜大口吃着。心里却鄙夷他的酒,不知道多少文买回来的便宜酒。这要是夏全在的话,肯定会吐出来,拿着鄙夷着:“呸,大哥你这什么酒,这么难喝。”

    想到此,夏珂不由得笑了出来,主要是想到了夏壮那脸色有多臭,就开心。

    一不小心笑出来,夏双诧异道:“哥哥,你笑什么呢?”

    “啊?”夏珂咀嚼着食物,笑容敛起,“就是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情,一时没忍住。快吃饭吧。”

    “噢。”夏双继续吃。

    夏珂和刘氏先吃完,他们几个男儿还在喝酒闲聊,她和刘氏互相看了一眼,夏珂起身道:“爷爷,大伯我吃好了,你们慢点吃。”

    “好。老爷子见刘氏跟着起来,指着夏珂,“珂儿,搀扶着你娘。”

    夏珂点头扶着刘氏,刚刚走到门口就撞上了夏全,他诧异道:“三妹?”接视线看着里面,“我还以为只有爹在这里呢。爹……”

    夏珂见他面头大汗,但是笑容满面,想必事情一定很顺利,也不想听后话,看了刘氏一眼便搀扶着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夏珂给刘氏拧干了帕子,擦了脸上的汗水。听她说道:“我看你二伯那满目笑容,一定是拿下了账房先生的职务。”

    “那还用说?”夏珂笑道:“他们把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不难猜。”

    夏珂将帕子放在洗脸架上,回头问道:“娘要休息一会儿吗?”

    她摇摇头,“刚刚吃过饭,消化消化在休息,你累了一上午了,去休息吧。”

    “那我就去房间了,你有事情就叫我。”

    刘氏点头。

    夏珂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盯着房梁思索道:“也不知道大伯的二房娶还是不娶,中午也没说。若是娶,今日请爷爷过去吃饭,是不是另有隐情?”

    夏珂长叹一声,翻了个身子浅浅的睡去。朦胧之中,听到了脚步声,还有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夏珂才揉揉眼睛翻身下床。

    出来后,便看到夏元醉倒在椅子上,仰着头面色绯红。厨房里有动静,夏珂没了睡意看了夏元一眼,并没有上前,径直朝着厨房走去。

    刘氏挺着大肚子在厨房里煮着什么,不用猜想就知道是醒酒汤水。夏珂急忙过去喊道:“娘,我来吧。”

    夏珂将他拉起来,又拿了她腰间带着的帕子给她擦了脸上的汗水,“娘去休息,我来烧火。”

    刘氏点点头,扶着肚子朝着外面走去。

    片刻后,汤水烧好了,夏珂盛到了碗里,端到了堂屋里,放在桌子上,叮嘱道:“娘,等会儿在给爹喝,有点烫。”

    刘氏点头,正拿着帕子给夏元察汗。

    “你说自家兄弟之间喝这么多酒做什么?”刘氏面色不悦,小声嘀咕,“一时舒坦,这会难受了吧!”

    语气中虽有责备的意思,却也透着关心之意。夏珂笑了笑,刘氏扭头看着她,“对了,去给你爷爷端一碗,他也喝了不少。”

    夏珂看了外面,点点头道:“好。”

    她去了厨房又盛了一碗端着朝着正院走去。

    “爷爷?”夏珂喊了一声,并没有人回应,她直接走进去,到了老爷子的房门前,伸手敲敲门,“爷爷您在吗?”

    屋子里依旧没有人回答,夏珂又道:“那我进去了?”

    说着她进入了屋子里,老爷子躺在床上睡着了。夏珂站在床边,将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弯腰拍着他身子,“爷爷,先把醒酒汤喝了再睡,这样会难受的。”

    这一拍老爷子倒响起了鼾声,夏珂抚摸着额头,扯了下嘴角,弯腰又喊道:“爷爷,先把醒酒汤喝了再睡。”

    她又拍了两下才将老爷子给喊醒。老爷子懵了,睁眼就问道:“嗯?怎么了?发生设呢么事情了?”

    “爷爷,没发生什么事情,来,先把醒酒汤汤喝了会舒服一点。”

    老爷子还在迷糊着,看到了汤碗有听到了夏珂说的,直接就喝了。喝完后二话不说又直接倒在床上,顷刻之际又传出啦鼻鼾声。

    夏珂找了个衣服,搭在他的身上,然后拿着碗,关上了房门出去了。她看着烈日,眯了下眼睛,又收起了视线回了自己家里。

    夏元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刘氏就坐在院子里乘凉,夏珂将碗放在了厨房里,喊道:“娘,我去药铺了。”

    刘氏回头,含笑道:“好,下午就你一个人,要格外小心点。”

    “会的。”夏珂拍拍胸脯,让她放心。

    这午后几乎没什么人在外面行走,就算是看病,只要不是太急都会在喜临近傍晚的时候前来。申时之后村民们出来活动的比较多了,大大小小扛着锄头朝地里走去。

    傍晚王竹子带着几个孩子来了药铺时,夏珂正在给最后一个病人看病,开了药方子有抓药,送走了病人,才看向王竹子。

    “带着几个小孩子来我这药铺做什么?”夏珂睨了他旁边的几个七八岁的小娃娃。

    王竹子欣喜道:“晚上一起去捉知了吗?”

    夏珂凝眉,他又道:“昨夜里,我经过一颗树下无意中撞了下,树上飞出来好多知了,所以晚上我们一起去烧知了?”

    夏珂眉皱了下,外面的知了声确实很响,偶尔也看的到低处的知了,可烧着吃的话,也就一点肉不好吃,更不划算。再说这天干物燥,晚上来个风,吹散了火苗烧了人家的房子,可真是得不偿失。

    “没兴趣。”夏珂直接拒绝,“这天儿这么热,若是烧了人家的房子,我爷爷非打死我不可。烧了房子是小,若是伤了人,我夏家可赔不起。要去你们去吧,反正我不去。”

    王竹子一听急了,“我们不在村子里烧,去前面的林子里。你想呀,自己放着一堆火,有个亮,那些知了全部都会扑上去的。有个词不就叫做什么扑火……”

    “飞蛾扑火!”夏珂白他一眼。

    “对对对,就是这个。怎么样?去不去?”

    夏珂摇头,“不去。林子更危险,我们这村子可是靠林子养的,你一把火把林子给烧了,村长肯定会找你算账。”

    王竹子撇嘴,沉目道:“有什么事情我担着,这够义气吧!”

    “别白费口水,带着你这兄弟们出去玩吧,危险的事情别做了。”夏珂毫不客气的数落道:“你别跟我比,我以前是贪玩,可我有贪玩的命。你没有啊,比我大一点吧,整日无所事事的,别人看到会说闲话的。你一个大男人,不做个什么事情,还带着孩子们到处干坏事,早晚会出事的。”

    王竹子想怒却又觉得她说的很对,于是回头看着几个孩子,挥手道:“不去了。该回去念书的念书去,该去地里帮忙的下地去,总之以后都别跟着我了。我要改邪归正了,好好赚钱娶媳妇。”

    几个孩子跟着道:“对,挣钱娶媳妇。”

    夏珂眉眼弯弯,看着他带着几个孩子们大摇大摆的走出去,缓缓吐了一口气,她还是乖乖的待在家里,等待着弟弟出声,给弟弟做个好榜样。

    晚上,夏珂回去后夏元人也清醒多了,还做了晚饭等着她回来。吃饭的时候夏珂问道:“爹,明个你要去集市吗?”

    夏元点头,“嗯,去个五日就回来了,第六日你大伯娶二房,我要回来帮忙的。”

    夏珂凝眉,“难道还要惊动亲戚们不成?”

    夏元摇头,“不是,就是自己屋子里,还有村里关系好的,简简单单的办个酒席。”

    “噢,这个花费呢?爷爷出?”

    “不然谁出?”夏元边吃边说道:“指望你大伯每个月的五两银子,别说娶二房了,几桌酒席都拿不下来。”

    夏珂扯了嘴角,八卦道:“那爷爷给大伯多少银子?上次大姐出嫁的时候,爷爷可花了不少银子,前前后后的都有百两了吧,亲戚们送来的礼金,爷爷可都没捞到,还不都是大伯的?”

    夏元睨她一眼,“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这还不让说了!”夏珂嘁了一下,叹息道:“咱们们家里什么时候也能这样?一下子能赚好多呢。”

    说完夏珂恍然,难道中午喊大家出吃饭目的就是让老爷子心软,出了银子娶了二房,在捞一把?

    “难怪了。”夏珂放下了饭碗,分析道:“我觉得着大伯也太可恶了,怎么能拿着道歉来欺骗爷爷?”

    刘氏沉目道:“珂儿,别胡说八道。他们家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夏珂不乐意,“那这么说来,那我也要娶妻。”

    “胡闹!”夏元呵斥,声音又小,“你一个女孩子,如何娶妻?”

    夏珂怔了怔身子,露出了笑脸,“我这不是开玩笑吗,爹别那么认真。”

    她把碗里的饭菜扒光,又喝了一口汤,起身道:“爹娘,我吃饱了,你们慢点吃,我去隔壁找江夜痕说说话。”

    夏元和刘氏点头,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夏珂去了偏院,他们母子就坐在那颗樱花树下吃饭。她进去后一股凉凉的晚风吹来,她笑满面,舒坦了一瞬,便轻声道:“你这院子还有风,我们那院子里,都没有什么风。”

    江母和江夜痕扭头。江母起身笑道:“小珂吃过了吗?”

    “吃过了伯母,您坐着接着吃,不用管我。”她弯腰墙壁边的小凳子拿起来,走道他们的旁边找了个风口处坐下来。

    江夜痕吃完后,搬了椅子坐在她旁边,轻声道:“这是个通风口让你找到了,凉快了不少。”

    夏珂侧脸笑了下,盯着天空上的星星,“王竹子晚上还找我去烧知了,被我拒绝了。”

    江夜痕看着她愕然道:“他找你烧知了?我看是疯了。幸好你拒绝了,要不然明天夏爷爷指不定怎么惩罚你。”

    “嘁,我若是真想去的话,用得着他来喊我?既然是我要做,肯定会小心谨慎,跟着他们我才不放心,一个个都不是省心的人。”

    “对,跟着我才省心。”他说。

    夏珂听后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脸皮厚。”

    江夜痕低头笑了下,并没出声。

    江母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夏珂和江夜痕在院子里坐着,欣赏夜景。许久之后,夏珂扭头问道:“你们家玉米地里的杂草都锄完了吗?”

    江夜痕摇头,“这两天我娘在锄,明天她要去学堂,我就去地里。”

    “正好可以坐我爹的马车呀,我爹明早去酒庄。”

    江夜痕点头,她又道:“晚上我回去了跟我爹说一声,让他明早等等伯母。”

    “好。”他又道:“对了,你大伯的事情……”

    “第六日娶二房。”夏珂凑近了点小声道:“我大伯和大娘两人就是合伙骗我爷爷的。”

    江夜痕凝眉,一脸茫然,“什么意思?难道那天我看错了?”

    “不是,你没有看错。我大伯和大娘就是想利用这次娶二房好好的吭我爷爷一次。我分析了下,上次大姐出嫁的时候,爷爷出的银子,酒席虽然办的好,可也不是最好的,还有剩余的银子。但是他们并没有还我爷爷,还有亲戚们的礼金,我以为都给爷爷了,可也没有。他们报出来的银子就是我姐夫给的十五两聘礼,你说坑不坑?”

    江夜痕听后恍然点头,“这二房也要待客?”

    “我爷爷才不,这么丢人的事情他可丢不起这个脸。这次不打算待客了,就村里的关系好的人家来家里聚一聚,也就是三四席的样子。”

    江夜痕了然,轻笑道:“听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觉得你大伯确实有些过分了,毕竟你们都还没分家呢,若是每家有什么喜事,收的礼金都不用给夏爷爷,长此以往,肯定会闹矛盾。”

    “可不是。”夏珂叹息道:“人呀,说白了就是太自私了。”

    江夜痕点头,并未再出声。夏珂又坐了会儿,起身道:“我要回去了,明天让伯母不要起来晚了。”

    江夜痕应了下,跟着送她出了偏院,关上了房门才进了自己的屋子。

    翌日,夏元要出门的时候,夏珂喊道:“爹,等下江伯母,她也去集市。”

    夏元就在门口等着,夏珂站在药铺,来了一个病人,看完后,江母才提着揽着走来。江夜痕跟在后面,看着她上马车后才转过身子,去了药铺。

    “太阳都很高了,你还不去地里?待会儿可别晒晕了你。”夏珂笑着说。

    “放心,我没有那么弱不禁风。”他又和夏珂说了两句,就转身回到了院子里,扛起了锄头,锁上了门就出去。

    老爷子一大早就带着两个儿子儿媳去了地里,夏珂并不知道,夏双去药铺,她才问道:“你今天一个人在家?大伯和大娘呢?”

    “哥,你不知道吗?”夏星道:“爷爷一早就带着二叔和二婶,还有我爹娘去了地里。”

    夏珂笑着挠头,“估计我睡得太沉了,所以就听到声音吧。”

    一连几天夏珂都和夏双在药铺里,到第五天,所有人都去集市上买菜了,老爷子说今天歇业一天,暂时不开药铺。夏珂也就落得清闲,一早就提着篮子准备出门,江夜痕却喊道:“你去地里?”

    夏珂回头,笑着道:“我要去摘点芝麻叶子。”

    “可以吃?”江夜痕诧异问。

    “当然,芝麻叶下面条很好吃。”她见江夜痕没事,就问道:“去不去,一起?”

    他点头道:“稍等一下,我回去拿篮子。”

    夏珂就在门口等着,忽然想到两个大男人提着篮子去地里,被人看到了会觉得很奇怪,不过好在江母也跟着来了,这下她就不会觉得尴尬了。

    “夜痕说你要去采芝麻叶,我就想两个大男孩子,提着篮子去地里多不合适,所以伯母就跟着来了。”江母说。

    夏珂笑着摇头,“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伯母跟着一起来,最合适不过了。”

    三人一起朝着芝麻地走去,两家的地都紧挨着,不过这一路上,夏珂看到别人家的芝麻叶子肥大的话,也会忍不住指着道:“这家的叶子很肥。”

    江母点头,“确实,不过没经过人家的同意贸然进去的话,被人看到可就成小偷了。”

    夏珂不置可否,笑道:“我家的芝麻肯定也很漂亮,绝对不会输给他们家。”

    夏珂去了自己地里,看到那肥大的叶子欢喜道:“伯母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我们两家的芝麻并不比刚刚看到的差。”

    江母笑着点头,“有些还在开花,这个适合去摘吗?”

    夏珂看了她家的芝麻,疑惑道:“我们两家应该是一起种上的,你家的怎么现在还在开花?要不伯母还是别下去,去我家底里摘吧。”

    江母看了她家的芝麻,询问道:“能成吗?”

    “能,走吧。”

    三人就站在地里提高了篮子,将芝麻叶子摘下来放在篮子里。夏珂一边摘一边跟他们说书,不管是神话还是民间传说都说的绘声绘色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消耗时间,还能解闷。

    三人一人提着一篮子芝麻叶回去,路上夏珂就告诉江母如何接着来如何做,所以回去之后,夏珂也没有去偏院,直接在家里烧了开水,将芝麻叶煮了一下然后捞起来,放冷之后把多余的水给拧干放在了大簸箩里面晒着,等晒干之后装起来。

    吃的时候热水泡一泡,可以用香油拌着吃,也可以放在面条里面当配菜,味道很不错。

    夏珂将芝麻叶子晒着之后跑到了偏院去看看,江母两篮子,弄的比较慢,江母看到她询问道:“是这样煮的吗?”

    夏珂点头,“对,就是这样,这个很简单的,等会儿冷却之后就把多余的水拧干,放在太阳下面晒干装起来。”

    “好。”江母应了一声继续干活。

    夏珂也没多留,回到了家里,刘氏站在太阳下面,将菜叶子翻了翻,还是有些怀疑地问道:“珂儿,这样能吃吗?”

    “能。”夏珂笑道:“等晒好了之后,我就给娘做面条尝尝看。”

    刘氏点头,“好。”

    院子里有了动静,夏珂竖起耳朵道:“爷爷买菜回来了。”

    刘氏跟在后面出来。

    院子里,老爷子正在卸货,夏壮站在马车上,从上面递东西下来。地上摆了很多菜,卸完货之后老爷子看着那些菜喊着道:“壮子,下午你去堰塘里抓四条鱼。”

    夏壮朗朗地应了一声。

    上次夏壮被打的鼻青脸肿,经过了四五日,脸上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基本上不会影响自己形象,说话语气也高兴起来。

    买了新衣裳,新鞋子,东院还腾出了一间厢房做新房,文氏房里有的东西,新房里也不少。窗子上贴上了‘喜’字,门前挂着两个大红灯笼,上面也写着‘喜’。

    院门口挂上了红绸,门上贴了一对‘喜’字,总之,夏家现在是一片喜庆之色,请来的帮手个个脸上都挂上了笑容。

    夏珂看老爷子去了偏院,急忙跟着上去,“爷爷,你找伯母?”

    “对。找她帮忙。”老爷子疾步朝着院子里去,喊道:“夜痕娘可在?”

    江母正在晒芝麻叶子,听到喊声从院子里走过来,看到老爷子笑道:“夏伯,我在呢。”

    老爷子面色有些羞涩,不好意思开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珂儿一直说你的烹饪手艺好,所以我想请你明天帮忙做菜,不会让你白做,一桌菜五两银子你看如何?”

    江母愣住,看了夏珂一眼,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让她来做菜……

    “好,伯母这可是个好机会。接下吧。”夏珂说。

    “可是,我……”

    “伯母,相信我,你可以的。”夏珂说道:“爷爷,这事情就定下了,我可以给伯母打下手,厨房是在院子里吗?我建议重新搭建一个灶台,任何人不能进去。”

    老爷子横了夏珂一眼,“你伯母都还没开口决定,你倒是说的好。”

    “夏伯伯,那就按照小珂说的来吧,最主要的是,不要让人进去,帮手就让她和我家也很来吧。”

    老爷子当即就应下来,笑逐颜开道:“那我现在就让他们去搭建灶台。”

    老爷子走后,江母紧张道:“小珂,我着若是做的不好怎么办?”

    “不会的伯母,你相信我,有我在呢,只要没人瞧见,我来主厨。”夏珂拍拍胸脯,胸有成竹的模样让她安心了很多。

    夏珂就跟她说了下等会儿先做什么后再做什么,江母记下来后,惊愕道:“你说的这些,好像和平时的酒席不太一样。”

    “肯定不一样了,就是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等到下一次村里有人做喜事的事情,伯母就可以赚些银子了。”夏珂眉梢扬起,笑容比阳光还明艳。

    江母想了下,点头应道:“好,我这次一定要好好把你教的东西全部都学会。”

    临时灶台已经搭建好,蒸笼大锅都已经拿来,厨房里只有夏珂和江母两人,脖子上都挂了个帕子随时擦汗。

    夏珂现将肉和鸡蛋卤了下,香味弥漫出来后,所有人都在说:“好香。”

    老爷子被香味吸引过去,站在门口问道:“真的不需要帮忙吗啊?”

    江母回道:“不用了夏伯伯,等会儿夜痕就来了,现在还用不上他。”

    “好,如果缺少人手就喊一声。”老爷子说完继续去忙自己的。

    夏珂出来透个气,将卤好的肉挂在外面晾晒着,等到了明天早上在切凉菜。调料都是在空间里拿的,预计准备来个十六个菜。凉菜四盘,热菜六盘,还有汤和几盘油炸类,一共十六盘。

    藕块切好之后加入面粉和淀粉、鸡蛋,下油锅炸至金黄捞起来放着,夏珂指着道:“伯母尝尝看香不香。”

    江母吃了一块点点头翘起了大拇指,门外,夏双喊道:“哥哥,好香。可以进来看看吗?”

    江母看着夏珂,夏珂点头,她过去开了临时的木板门,夏双进来后道了声‘谢谢’然后惊喜道:“好香,哥哥,这是什么?”

    夏珂也正在吃酥藕,示意她拿着吃。夏双就拿了两个,咬了一口道:“好香,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个,叫什么名字啊江伯母?”

    江母直接道:“这个是酥藕,拿点出去吃吧,这里面热。”

    夏双又抓了几个欣喜地拿出去给老爷子尝了个,又给夏静和夏双尝了。夏静早想进去,可老爷子吩咐过不许其他人进去打扰,她也就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端茶递水。

    江夜痕本就在家里念书,只是外面的香气太吸引人,他这才坐不住,起身早早的去了外面的院子里。

    夏壮娶一个二房,办的这么隆重,倒也是给足了新娘子的面子。按理说,夏壮娶二房,伤心的是文氏才对。可文氏看起来很高兴,一点都不伤心,莫不是真像夏珂说的,夏壮这是要骗老爷子的钱财?

    江夜痕和老爷子打了招呼,走到临时厨房边,夏静喊道:“夜痕,你出来了?”

    夏珂也听到了,她站直了身子擦了脸上的汗水,听他语气淡淡道:“嗯。”

    “夜痕来了?”江母正在和面,扭头问道:“来早了吧?”

    夏珂笑道:“估计是香味太浓了,他坐不住了才出来了吧。”

    江夜痕进来就听到两人的笑声,便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说你呢。”江母笑道:“小珂说你八成是被香味喜迎过来的。”

    江夜痕面带微笑,眉梢扬起并未说话。夏珂一看他的面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指着那盆子里的酥藕,“拿着吃吧,很香。”

    江夜痕洗了个手,拿起来左右看看,“面粉裹着藕?这个就这么吃?”

    “不然你怎么吃?”夏珂白他一眼,忙着炸鱼。

    “我的意思是,就这样上桌?”江夜痕咬了一口看着她。

    “当然不是,这个可以下在汤里面煮,也可以装一碗蒸着吃。”夏珂喊道:“不跟你说了,我要忙着了,等会儿在尝尝看这个鱼的味道怎么样。”

    江夜痕边吃边赞美,“以后谁娶了你……”

    夏珂猛地扭头,他看着自己的母亲,顿时住了口,“说错了。有句话叫做君子远庖厨,你这一点都不像个君子,所以我才会说错。”

    夏珂面色一红,瞪眼道:“去你的,赶紧来帮忙。”

    江母低着头笑着,就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以免尴尬。江夜痕烧火,夏珂和江母忙着炸菜,还有卤鸡鸭,切凉菜。一个下午夏家的院子里香气飘逸,很多人都盯着临时厨房,更希望晚上能有好东西吃。

    到了晚上,夏珂就将酥的藕和鱼放在蒸笼上,又炒了几个菜,简单的弄了两桌子的菜,让所有帮忙的吃的抱抱的,明天好干活。

    一个个都夸奖江母厨艺好,江母都回个微笑,等那些人都走后,江母和夏珂坐下来,她叹息道:“我真是当之有愧。”

    夏珂抓住她手臂,“伯母别这么说,我很庆幸有你,我只是想着你和夜痕挺不容易的,以后出去有个手艺也能养活自己。等明年开春后,你就要带着夜痕去考试了,很多地方都要用到银子,所以伯母,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些了。”

    江母听她这一番话,感动不已,眨着酸涩的眼睛道:“孩子,你已经帮我母子太多了,多到无以为报,我能做的就是不辜负你所教,赚跟多的影子,扶持夜痕考个好官,为父亲洗刷冤屈后,也好汇报夏家等我们的恩情。”

    她拍着夏珂的手,含笑道:“你是个好孩子,有父母疼爱,爷爷宠着,为人也很善良,以后……”

    她倒是想说以后一定可以找一个好人家,相夫教子。可这话到了嘴边,生生的被咽下去,这样好的姑娘,为什么不能当自己的儿媳妇?

    江母将手镯取出来,夏珂惊愕道:“伯母你这是干什么?”

    “别动,这是伯母的一点心意,你拿着。”她说着直接将桌子套在她的手腕上,笑着道:“多好看呀,最适合你了。”

    夏珂知道古人手镯这玩意必定有很多讲究,她询问道:“伯母,这个不会是你家的传家之宝吧?或者是传给儿媳妇的宝物什么的?”

    江母怔了下,忙摇头,“不是不是,你一个男儿,我给你什么传家之宝,你想多了。”

    夏珂无形中松了一口气,“那我就厚脸皮拿着了。”

    实际上,确实是江家的传家之宝,她不止一次觉得夏珂就是自己要找的儿媳妇。和自己儿子来往频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最般配了。

    晚上回到家里,江夜痕正在挑灯夜读,江母进去后欲言又止,准备出去,江夜痕喊道:“母亲有心事要和儿子说吗?”

    江母回头,站在他桌案旁边,轻声说道:“娘晚上将手镯送给了小珂。”

    江夜痕面色不改,点头道:“挺好的,她教娘做菜,娘送她手镯挺好。”

    “真的挺好?”江母眸子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又怕他没理解,便道:“你可知道那镯子可是江家的传家之宝。”

    江夜痕这才惊愕了,不置信道:“母亲的意思是……您跟她说了自己知道她是女儿身?”

    江母忙摇头,“没有没有。我答应过你装糊涂,可是这么好的姑娘,若是不当我家儿媳妇,真是有些可惜了,所以娘才问你的意思。”

    江夜痕松了一口气,可又觉得这口气松的不是时候,他更加不解了,“既然不知道,那她还要你的镯子?”

    “她问我是不是传家之宝,我说不是,她才放心的手下了。”江母微笑着,“我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越来越想有一天她能喊我一声娘。”

    江夜痕捏拳轻笑,“母亲真是不知羞,您不是征求我的意见吗?可您都把传家之宝给了人家,我还能怎么说?”

    江母伸手拍打他一下,红着脸道:“我还就是喜欢小珂了,以后肯定是我儿媳妇。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儿媳妇定了是不是?”

    江夜痕眉头紧蹙着,低头轻笑道:“母亲太心急了,若真是我江家的儿媳妇,是跑不了的,等明天的考试结果吧。现在说这些事情都太早,更何况我不想让这个事情影响了我。”

    “说的也是,是我太心急了。”江母笑了起来,随即又道:“可我不心急,万一儿媳妇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江夜痕扶额,失笑道:“母亲这是忘记她身份没有公布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