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4帅不过三秒
    江母如梦初醒,“对呀,我怎么忘记这个了。不过这个事情影响还挺大的,倘若被官府知道了……”

    江母顿了顿,面色唰的下白了,“难道要当一辈子的男人?逼着娶媳妇可怎么办?”

    江夜痕看着她长叹一声,“母亲多虑了,既然夏爷爷给了选择了这条路,就知道如何转弯行走,您别担心,到时候自然有办法。”

    江母思索了下,缓缓点头,“对,夏老爷子精明着呢,不可能这样耽搁了夏珂的一辈子。”

    江夜痕盯着书面没在说话,她小声含笑,“这丫头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知书达理,又精通人情世故,心地善良,以后肯定会大富大贵。”

    江夜痕面露微笑,视线并未移开书。江母起身,“不打扰你了,你也别太晚。”

    江夜痕扭头看着她,“知道了,母亲早些睡。”

    翌日,夏家上下都起来了,今日是个好日子,夏壮穿上的大红喜服,正得意的在院子里晃悠。

    夏珂一早就在厨房里忙着,江母和江夜痕也在。夏珂切菜,从门缝里看到下夏壮那扎眼的红衣裳,扭头看着江夜痕,“我大伯那身子发福了,红色衣衫穿在身上一点都不好看。”

    她盯着江夜痕,看了他的身材比例,倒是把他给看的红了脸。

    “看什么呢?”江夜痕面色绯红。

    “我觉得,你穿红色好看。”

    他嘴角一抽,斜眼道:“我又不成亲,穿什么红。”

    “谁规定一定要成亲了才可以穿红色衣裳?”夏珂白他一眼,“找你着么说,红色衣服就成了奢侈品,一生只能等到大喜之日才可以穿?”

    江夜痕语塞,张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江母笑道:“一般情况下确实是成亲了才可以穿,因为喜庆。但是官家子弟也有穿红色衣裳的,确实很不一样。”

    夏珂冲江夜痕挑眉,“听听,伯母都说了,又不是规定的。我穿个大红衣裳,每天都当作和妻子成婚之日,难道不好?”

    江夜痕嘴角猛地一抽,只觉鸡皮疙瘩掉一地,“你开心就好。”

    “哼。”夏珂扭头接着切菜。

    江夜痕拿来了盘子,看着她将切好的菜装盘,他看不够有去拿来了很多盘子,夏珂看着道:“够了,可以烧火炒菜了。”

    “嗯,我来。”江夜痕转身出去抱了一堆木棍进来,来回好几趟,然后坐下来开始烧火。江母来炒菜,夏珂准备汤。

    一个锅炒菜一个小锅熬汤,还有一个就是小火烧着的蒸笼,最终的菜都会放在蒸笼上面,等到开席的时候在揭开院外面端。

    门口放了鞭炮,江母说道:“你大伯出去接亲了。”

    夏珂依然低着头切菜,“也差不多该出发了。这买一送一倒也划算。”

    “确定是你大伯的?”江夜痕突然接话说。

    夏珂和江母都看着他,夏珂凝眉,“我大伯说睡了人家,至于是不是他的,谁知道呢。我爷爷还说,等孩子生了,滴血验证一下。要说我,一点作用都没有。”

    江夜痕疑惑地看着她,“你是说这个滴血认亲不准?”

    夏珂看着他轻笑道:“要不咱们来试一试?”

    说着她舀了一碗清水放在砧板上,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鲜血,江夜痕瞧她认真的模样,想笑却又没笑出来,于是跟着咬破手指滴了一滴在水中。

    夏珂指着道:“我跟你可是出了五服的表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自己看看融不融。”

    江母凑过去,疑惑道:“真融合一起了,照这么说,滴血认亲真的不对?”

    “这要看机率,一般情况下血在水中会融合,但也有一些情况是不融合,很少。”夏珂笑道:“不过我有法子知道到底是不是。”

    江夜痕一听就知道她会利用手镯里面的东西,于是道:“嗯,等到了那时候再说吧,不过万一不是夏家的孩子,夏爷爷肯定会大发雷霆。”

    “是呀。”江母叹息一声,“这是大忌讳,没人愿意替别人养孩子。”

    夏珂笑了笑,“咱们这是在说闲话,谁都希望孩子就是我夏家的。”

    江母和江夜痕笑着点头,江母说道:“咱们不说这些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管如何还是要祝福一对新人才是。”

    夏珂垂下眸子接续将菜装盘,还有句话叫,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文氏今天笑的很灿烂,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没准儿夜深人静的时候,文氏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哭呢?

    外面突然闹哄哄的,江母装炒好的菜都盛起来,放在蒸笼上,扭头看了一眼门外,看到了出嫁回来的夏清就喊道:“小珂,你大姐回来了。你大伯不是没有通知亲戚吗?”

    夏珂扭头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夏清,于是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听到了什么所以才回来的吧。”

    “不会闹吗?”江母问。

    夏珂怔了下,茫然看着江母,想了夏清的个性,没准儿还真会来闹。她无所谓道:“闹就闹吧,反正我是无所谓的,娶个二房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就怕爷爷为难。”

    江母点头,叹息道:“是呀。不过,咱们凡事都往好处想,今天这么多人呢,你大姐总要估计一下你大伯的面子,若闹的话,肯定会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在闹。”

    夏珂扯了扯嘴角,干笑了两声,“管他呢,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中午,门外又一阵鞭炮响,外面有人喊道:“新娘子接来了。”

    夏珂和江母刚好将所有的热菜放在蒸笼上,桌面上只有几个凉菜,听到了外面的呼喊声,江母喊道:“小珂,走一起出去瞧瞧。”

    夏珂摇头,“我不去,伯母你去看吧。”

    江夜痕做着也没动,江母笑呵呵点头,“那我出去看看。”

    夏珂应了一声,看着江母出去。收起了视线,嘀咕道:“有什么好看的,反正也不会进我家祠堂,也拜不了我家的祖宗。”

    江夜痕起身,夏珂凝眉,“怎么,你也要出去看新娘子?”

    “我看你。”江夜痕弹了下衣袍,抬起头看着她,“又不是我的新娘子,我才没那个心情去看。总不是和我们一样,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夏珂嗤笑一声,“说不过你,你赢了。我还以为你也出去看的呢。”

    “没兴趣,还不如看看你呢。”

    夏珂含羞白了他一眼,两人就站在里面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没多久,夏元喊道:“珂儿,这会儿没开席呢,里面像个蒸笼一样,出来透透气。”

    夏珂这才看见江夜痕,歪着头,道:“走?”

    “走。”

    两人这才从里面出来。出来后果然凉爽了一大截,夏珂站着人群外面,个头虽然不高,可人站的地方比较高,能看到门前一对新人。新娘子盖着盖头,身材娇小。夏壮有些胖,喜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臃肿,胸前戴着一个大红花,面带笑容的跪拜叩首。

    “送入洞房。”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来,夏壮弯腰将新娘子给抱起来,被一群人拥着朝着新房走去。其他人都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夏珂收起了视线,扭头就见江母站在厨房口朝着她招手呼喊。

    夏珂拍打了江夜痕的手臂,“准备开席了。”

    江夜痕跟在她身后朝着厨房边走去。

    厨房门打开,帮忙上菜的村民拿着托盘进来端菜。江夜痕怕蒸笼里的水蒸气烫着夏珂,于是就主动站在蒸笼边帮忙端菜放在托盘上。

    夏珂给江夜痕准备了冷水,他动作又快,做事情不拖泥带水,很利索。

    江母就在一旁装凉菜,夏珂没事情就站在旁边,江母说道:“小珂去坐着吃饭吧,这里没什么事情了。”

    夏珂拒绝,“我不去,我等着你们一起吃。”

    江夜痕看了她一眼,笑道:“那就在饿一会儿,等会儿我们一起吃。”

    夏珂点头,听着端菜的大叔说:“这菜真是香,流口水了。江大姐烹饪手艺真是不错,以后我家有喜事了也请你来掌厨,行吗?”

    江母笑道:“当然可以。”

    接着一位大婶开玩笑说:“这么好的厨艺,开价也不低吧,关键是你请得起吗?”

    夏珂轻笑道:“请伯母做酒席肯定请得起,你们请外面的来做饭,一桌子多少?”

    “都快涨到了十两银子。”有人说。

    “就是,去年我家都是八两一桌。”

    “可不是,真是的是越来越高了。”

    夏珂笑呵呵道:“我江伯母的酒席,一桌就五两。你们可要自己尝尝看,这个菜的味道好不好吃?”

    “好,确实好吃。”

    夏珂看着江母笑道:“伯母,你们忙着,我去外面夸夸你。”

    江母脸红道:“差不多就可以了,听你说的,我都没脸了。”

    夏珂出去后,她叹息道:“夜痕,你说小珂把我夸奖的……别人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我们知道,我这,多不好意思。”

    江夜痕含笑道:“母亲就别不好意思了,小珂喜欢您,所以才会对我们一家人好。等以后儿子有出息了,好好报答她和夏爷爷。”

    “好,做人不能忘恩负义,这个恩情一定要记住。”江母想了想又叮嘱道:“最好是能够把她娶进门,当我江家的儿媳妇才行。”

    江夜痕扶额,含笑着并没有说话。

    夏珂在外面把江母吹的天花乱坠,主要是今天的酒席很美味儿,所以她也不是吹。等着客人们基本上吃的差不多了,夏珂喝了一碗水,肚子有些饿了就跑了厨房里,喊道:“伯母,咱们可以吃饭了,我爷爷也还没吃呢,我们一起吃吧。”

    夏珂拿着托盘来端菜,江夜痕走过去接受道:“给我吧。”

    “好。”夏珂将盘子递给他,站在一边叮嘱道:“当心烫。”

    “嗯。”

    江夜痕的托盘里装了四个菜,端出去后放在了桌子上又进来端,十六个菜全部上完后,老爷子喊道:“夜痕,快坐下来吃饭。”

    所有人都坐下后,村里老伯伯询问道:“夏大夫,这个儿媳妇,你可还满意呀?”

    “嗯,我满意归满意,可也不是跟我过日子,只要我那儿子满意就行啦。来来来,咱们不说这个,只喝酒祝福。”老爷子心里不满意可也得说满意,夏家开枝散叶他能不开心?可总归是破了祖宗的先例。

    其他人不知道,老爷子昨夜可是在祠堂里忏悔了一宿,诚心实意的向祖宗忏悔。

    “这个饭菜真的是绝美,一时间吃道如此美味佳肴……”老爷子顿住,思索了一下,干笑道:“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总之,今日的菜,很好吃,你们自己说说是不是?”

    夏珂尖着声音道:“是。”

    后面的人跟着说道:“是。”

    “都大家干一杯,还要多谢我们今天的厨娘,我也不知道珂儿到底是在帮忙还是在给厨娘添乱,不过今天的饭菜很别致,这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美的一餐。”老爷子端着酒杯向江母敬酒。

    所有人都站起来,江母说道:“哪里哪里,小珂和夜痕帮了我不少忙,两个孩子都很听话。谢谢大家喜欢,来一起喝吧。”

    大家说说笑笑,又在这热天里汗流浃背的吃了这顿饭,陈氏和文氏带着村里的几个帮忙的就在水井边蹲着洗碗、盘子。老爷子又喝多了,夏珂搀扶着进屋休息。

    她出来后,抹了一把汗,嗅了嗅身子,一股汗臭味,直接冲进了屋子里喊道:“娘,热死我了,我要去洗澡。”

    刘氏拿着扇子摇晃着出来,“大白天的去哪儿洗澡?想洗的话就在家里,娘给你烧热水去。”

    夏珂拦住她,“不用了娘,我发现了一个小山谷,那边很隐蔽,中间也有很多荷叶遮挡,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到的。”

    刘氏听了更加不放心她去,拒绝道:“不行,这万一被人发现了麻烦可就大了,你还是乖乖……哎,珂儿,夏珂!”

    夏珂不等她话说完,闪了身子跑了出去。刘氏只能干瞪眼。

    夏元从院子里进来,回头看着夏珂跑远的身影,询问道:“怎么了?她这是要去哪里?”

    “去什么隐秘的地方洗澡,这附近哪有什么隐秘的地方?”

    “大白天……”夏元察觉声音大了点,回头看了院子里两位嫂子,拉着刘氏朝院子里,蹙眉道:“这孩子是不是疯了,大白天的去洗澡?万一被人发现……”

    “好了,人都已经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刘氏叹息着坐下来,“也不知道她的什么地方隐秘,我这有走不开,你又是个大男人……”

    刘氏话到了嘴边闭上了嘴巴,夏元坐下来看着她,“算了算了,孩子也大了,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

    “也只能这样了。”刘氏看向外面,“下个月熬过去,天气就转凉了,也不会这么热了。”

    刘氏地下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珂儿说是个男儿,到底是不是下月就知道了。”

    夏元走过去蹲下来,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笑道:“动了动了,他踢我呢。”

    刘氏笑道:“嗯,刚刚动了下。”

    夏元轻轻的拍了她的肚子,说道:“儿子,是不是想出来了,爹可盼着你早些出来,可把你娘亲折腾够了。”

    刘氏娇嗔的打了他一下,“瞎说什么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别胡说八道。儿呀,别听你爹胡说。”

    江母从他家院子门前走过,看到两人如此温馨,愣了好一会儿,又眨眨酸涩的眼睛,扬起头看了天空。

    当年她怀着江夜痕的时候,他们也曾这样过。也曾那么幸福,那么令人羡慕,如今她在旁人眼里只是一个寡妇。

    不过她是幸运的,她这个寡妇仰仗着强大的夏家,所以没人敢欺负。以前江夜痕还小的时候,夫君尸骨未寒,有些人卖醉上门去凌辱,好在没成……

    回想当年的事情,江母的心都是疼的。

    “母亲?”

    江夜痕见她眼里闪着泪花,一直站在门口不动,这才走过去轻喊了一声,待她眸子转了下,才又说道:“怎么了?”

    江母回神,忙转过了身子,抹去了眼泪,转过身子笑道:“没事没事,你没去念书吗?”

    江夜痕凝眉,摇头道:“出来想倒点水,就看到母亲站这里好久了。是发生了什么惹母亲不开心的事情吗?”

    这一问,江母眼泪啪嗒掉下来,她摇头笑道:“我看到了你三叔三婶那么幸福,那么恩爱,共同期待着孩子出生。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当年和你父亲的事情,一时没忍住。”

    江夜痕了然,含笑着伸手抱着她,“母亲不必忧伤,爹在天上看着我们呢,您和爹当年也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其实老天待从未亏待过我们,您带着我来夏家是明智的,我们依附在夏家,起码没人敢欺负,所以不管如何以后都要好好的报答夏爷爷。”

    江母点头,拿着帕子擦了眼泪,笑道:“你说的对,不这么矫情了。你要喝水是吗,好像还没有水了,我去给你烧水。”

    说着她笑着朝着厨房走去。江夜痕看着坚强的背影,垂下了眸子轻笑着,他捏紧了拳头,暗自发了誓。江家要扶起来,夏家也要报答,尤其是夏珂,怕是用一辈子来报答都不够。

    江母烧了一壶水,去给江夜痕泡了茶水,他此时没法静下心来,只能坐着发呆。待江母倒完了茶水,起身喊道:“母亲,我出去转转一会儿回来。”

    江母愣了一下,点头道:“好。”见他朝着院外而去,又出声道:“小珂似乎也不在家里。”

    江夜痕回头,“出去了?”

    “我看到她出去的,不知道是不是去了药铺。”

    “嗯。”江夜痕淡然应了一声,转身朝院外而去。

    他去了药铺,门关着的。所以疑惑起来,这么热的天儿,出去玩了?

    他也没可以去寻找,就沿着小路,缓慢的走着。

    此时的夏珂已经在小山谷下面的水潭中洗了个澡,头发还是湿的,她也只能绾起来扎了个丸子头,露出了高洁而又光滑的额头。神清气爽的从山下爬上山头,站在上面能看全整个村子。

    夏珂一眼就看到了村边行走的江夜痕,于是大喊道:“江夜痕!”

    江夜痕听到了喊声,转了一圈并没看到她人,于是又听到了一声,才看到他站在不远处的山头。

    江夜痕嘴角扯了下,伸出手挥了挥,示意自己听到了。

    夏珂跟着挥挥手大喊道:“山上很凉快,上来。”

    江夜痕听后,快步朝着前面走去。

    夏珂席地而坐,没多久就听到了沈阿花的声音。夏珂拍拍衣服站起来,看到她张开了手臂朝着自己跑来。

    “珂郎,终于又让俺逮住你了。”

    夏珂汗毛竖起来,伸手阻止,“停停停,你别来,一身的汗臭味,我刚刚才……”

    ‘洗完澡’三个字还卡在嗓子眼,就被沈阿花抱了个满怀。但是阿花的脚没站稳,扭了一下,两人身子倒一起,从山坡上滚下去。

    半山腰的江夜痕看到了心惊了一霎,运功飞了上山顶,可坡陡就算自己有瞬息移动的武功,她们也免不了受伤。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两人落入了水潭里。夏珂猛地喝了两口水,挣扎了一下漂浮起来,见沈阿花没有起来,急忙喊道:“阿花?”

    江夜痕看不清楚下面的什么情况,但是听到夏珂焦急的声音,飞身朝下。

    夏珂有扎入了水中看到她庞大的身躯,游过去抓住她的身子将她朝着岸边拉。夏珂边游边说道:“你怎么还这么重?不是减掉了二十吗,我滴娘哎,掉了二十斤可还有一百八十斤……”

    她将沈阿花拉到岸边,上半身在岸上,腿还在水中,她伸手拍拍她的脸,喊道:“喂,阿花醒醒。”

    她伸手探了鼻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死,不然我的罪过可大了。”

    “喂,阿花醒醒了。”

    沈阿花依旧没有动静,于是夏珂看了一眼胸部,捏了拳头锤了两下子,沈阿花猛地吐了两口水,夏珂欣喜道:“阿花,你怎么样?”

    “咳咳,呛死俺了。”沈阿花又吐了两口水,还担心的询问道:“珂郎,你没事吧?”

    夏珂衣服还湿的,又贴着身子,她怕暴露了身份,便用手挡住,无形中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没事就好,我肯定没事。”

    “这坡可真陡的。”沈阿花将脚从水中移出来,趴在半边喘息道:“俺的脚扭了好像。珂郎,真是不好意思,俺不是故意的,俺要是早听你的停下来也不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

    夏珂背着她拧了衣服上的水,侧脸说道:“我不怪你,你先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

    “好。”沈阿花动弹了笨重的身子,站起来后看到了江夜痕,还没出声又摔在地上,她抱着脚踝,哽咽道:“俺的脚崴了。”

    夏珂起身走过去,看到了江夜痕并没有说话,蹲下来握着她的脚踝,睨了她一眼,“别哭,忍着点,只是有点错位了,马上就好了。”

    “好。”沈阿花点头,软软道。

    夏珂趁她不注意猛地扭了一下,沈阿花惨叫了一声,她笑道:“好啦。”

    江夜痕见她们都没事,放下心来缓缓走过去。听夏珂指着道:“你在起来试试。”

    沈阿花缓缓地站起来,一开始不敢动,后来慢慢的动了下,之后又大浮动的动了下,夏珂喊道:“你轻点,等会儿再走不成了,我可不管你。”

    “嘿嘿,俺可以自己走了。”沈阿花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夏珂扶额,抖动了下衣服,“这澡白洗了。”

    江夜痕一听小声问:“你来这里洗澡的?”

    夏珂斜他一眼继续弯腰拧着衣服上的水,“要不你以为我来这里做什么?这么热的天,跑来就一身汗。好不容易凉快点,站在上面静一静,没想到被她给撞了下,就这么摔下去了,干爽的衣服又湿掉了。”

    “对不起呀珂郎。”沈阿花站在她身边,十分自责。

    夏珂摆手,“没事没事,我又没怪你,别自责了。对了,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在这山上?”

    沈阿花道:“俺这不是听你的话,锻炼身体吗。”

    她站起来,退后了两步,笑嘻嘻的看着夏珂,“珂郎,你瞧俺,俺是不是瘦了很多?”

    夏珂吐了一口气,点头轻笑,“嗯,瘦了不少,继续努力呀。大热天的会很瘦的很快,还是要多运动,多喝水,多吃一些新鲜的蔬菜瓜果,香蕉是个好东西,多吃点。”

    “香蕉?”沈阿花呢喃道:“好,明天让俺娘去集市上买香蕉回来吃。最近俺娘天天给俺煮大白菜,油盐都少,基本上都是水煮的,现在看到那生鱼,都流口水,都想吃。”

    夏珂低头笑了下,挺直了脊背拍拍她的肩膀,“别吃,忍住。”

    “嗯,俺会忍住的。”沈阿花看着江夜痕,“夜痕哥哥也是来洗澡的吗?如果是的话,俺就先走了。”

    江夜痕怔住,听了后面的话,点头道:“哦,是呀,你确实要避嫌了。”

    她又看向夏珂,甜笑道:“那好,俺这衣服也湿了,俺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你们慢慢的洗吧,再见。”

    “嗯,再见。”夏珂挥挥手,看着她一瘸一拐的上了山坡,她叹息一声,将另外一身湿掉的衣服从空间里拿出来,直接晒在地上。

    江夜痕捋了被风吹散的头发,轻笑道:“你大白天的跑来洗澡?”

    “不行呀?”夏珂没好气的嘟嚷了一句,然后指着那茂密的荷叶,“有这些叶子这趟,我怕什么?”

    江夜痕看了过去,笑着走到她跟前,停下后左右打量起这个小山谷,“这个地方景色倒也好看着,你可真是会找地方。从上面看下去,确实看不到人,倒也是个好遮挡的地方。”

    夏珂白他一眼,坐下来道:“你怎么出来了?”

    “无心念书就出来溜达一圈。”他走过去也坐下来,“我还以为你在药铺,去了之后才知道没在,我就自己四处转转,接着就听到了你的呼喊声。”

    “居然无心念书,热的?”夏珂笑了下,扭头指着那颗大树,“我们去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会儿。我爹娘要看到我这个样子回去,肯定会骂我的。”

    两人朝着树荫走去,她轻笑着道:“我娘不让我出来,可她话没说完,我就跑开了。回去指不定怎么数落我呢。”

    “数落你也是该的。”江夜痕坐下来,看着她道:“你一个女孩子,来这种露天场地洗澡,换了我,不仅骂你,还会动手打你呢。”

    夏珂剜了他一眼,枕着自己的手臂闭上了眼睛,“别吵我,睡一会儿。”

    江夜痕看着她,本想手什么,可想到她昨天忙了一下午,今天又忙了一上午,也就没有说什么,见她闭上了眼睛,片刻后传出均匀的呼吸声,他起身脱下了自己的外衣,轻轻的搭在她身上,然后也躺下来。

    一个时辰后起了风,江夜痕醒来,看她还在睡觉,想了想还是怕打她一下。

    夏珂凝眉,抬起有蒙圈道:“怎么了?”

    “起风了,怕你着凉。”他将夏珂晒干的衣服拿过来递给她,“找个隐蔽的把衣服换了去。”

    夏珂挠挠头还缓过神儿,见他走开,倒头又睡了。江夜痕凝眉,将衣服直接仍她头上,声音大了点,“这天气想要下雨了,赶紧换上,好回家。”

    夏珂扯过了衣服坐起来,“你好烦,想睡一会儿都不行。”

    江夜痕面色沉下去,弯腰将自己的衣服拿走,“行,你继续睡,我走还不成?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夏珂一听气也没了,侧身抱着他的腿,“开玩笑的,生什么气。别气别气了,我错了还不成?”

    她仰着头,冲他笑。

    江夜痕垂下眸子盯着她,“要不要穿衣服?”

    “要。”

    但是却抱着江夜痕的腿不松手,脸蹭了蹭,“等一下,我缓神儿后就穿衣服。”

    江夜痕扯了嘴角,动了下腿,她却抱的更紧了,他凝眉问,“喂?又睡了?”

    “没有呢。”夏珂松开了手,挥手道:“你可以走了,我要换衣服。”

    江夜痕白眼丢过去,“去你手镯里面换。”

    夏珂顾着腮帮子,“早知道我就躲在手镯里面睡觉,你连看都看不到我。”

    江夜痕失笑,准备说什么,她却闪到了手镯里面,然后那镯子就掉在地上。他伸手将镯子捡起来,左右看看,说:“也不见有什么特别的。”

    夏珂脱了衣服,轻笑道:“就是不起眼别人才不会拿走,丢了也不会有人捡。上次我在镇上的小摊铺上见过很多这种手镯,而且卖的还很便宜。”

    江夜痕眉梢扬起,仔细端详着,“所以,把你这个和那些放在一起,能不能找到?”

    “你废话,我的东西一眼都认出来了,色泽都不一样。我的东西,岂能和那些俗物一起比较?”

    夏珂穿好了衣服从里面出来,就落在他面前,手镯自然而然回到了自己的手腕上。她摇晃下,一丝光在江夜痕的眼前闪了下,他眸子眯了下,夏珂笑道:“怎么样,感受到了吗?”

    江夜痕笑了下,仰头道:“快走走吧,一会儿要下雨了。”

    夏珂看了天空,“下吧下吧,这么多天没下雨,我看玉米都要渴死了,下点雨好拯救一下。”

    “嗯。”江夜痕应了一声。

    两人朝着山头走去,一路上说说笑笑,也下了山。

    刚刚走到村子里,就开始下雨,夏珂伸手遮挡着额头,跑了起来,“就不能等着我回去了在下。”

    说完脚离地,腰间多出一只手,她低头看了下,又扭头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看着江夜痕,心开始乱了,她傻笑道:“江夜痕你很帅。”

    江夜痕猛地一怔,失去了平衡,两人从半空中摔下来。江夜痕惊了下,抓紧了她才没摔倒。

    “真是帅不过三秒。”夏珂见他还在发愣,抓住他的手就跑,“还愣什么,跑呀。

    两人躲在了药铺门口,夏珂拍拍身子,看着屋檐下的雨滴,笑着道:“这及时雨来的好,凉爽了一大截是不是?”

    她扭头看向江夜痕。

    江夜痕抬起头也看着远处,点头淡淡地应了一声,他还在想夏珂那句‘帅不过三秒’是什么意思。于是问道:“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

    “什么话?”夏珂转身将药铺的门打开了,在里面坐一下午也好。

    “就是什么不过三秒。”江夜痕跟着走进去。

    夏珂回头睨他一眼,“我发现你特别经不起夸奖,知道帅是什么意思吗?”

    江夜痕疑惑道:“好看?”

    夏珂打了个响指,同时道:“对!可你好看不过三秒,就是你眼睛眨三下的时间,你就不好看了。”

    江夜痕扯了扯嘴角,“我可是杏花村的二美之一,岂有不好看之理?”

    噗嗤——

    夏珂笑喷,大笑道:“江夜痕,你要不要脸?”

    “有的时候,可以适当的不要吧,厚脸皮倒也挺好。”江夜痕跳起了眉梢,甚是得意。

    夏珂抖了个身子然后坐下来,望着那雨水,“我看这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该不会下很久吧?”

    江夜痕负手站在门口,看着远处的天空,依旧晴朗,便道:“不会,远处还是晴空,没准儿还能看到雨后的彩虹。”

    夏珂轻笑道:“我想起一个很励志的歌谣,就做阳光总在风雨后,这个寓意很好。”

    江夜痕看向她,“来一段。”

    夏珂丢他一记白眼,双手撑着头,又看着那绵延不断的雨,软绵绵道:“下次给你唱,这会儿没什么心情。”

    她趴下来长叹道:“你说我怎么喊我大伯二房?”

    江夜痕走过去坐下,“你怎么喊你大娘,就怎么喊她。”

    “喊大娘啊?”夏珂翻了个白眼,“你傻还是我傻?完全分不清了,两个都答应怎么办?”

    “那就喊姨娘。”他说。

    夏珂想想倒也可以,她点头笑道:“如果我二伯再娶个二房,我就喊二姨娘,他们总不能在娶三房吧?”

    江夜痕似笑非笑道:“很有可能。”

    夏珂沉目,“可能个毛线,我爷爷养这一家人已经够累了,他们还娶小的,想累死我爷爷?”

    “开个玩笑,别认真。”江夜痕轻咳了两下。

    “去你的。”夏珂拍了他一下,又趴在桌案上,两人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约莫过去了大半个时辰,雨水渐渐的小了,西边天空明亮的起来。夏珂也明显感觉到药铺里明亮了,便朝着外面看去。那霞光万里,宛若金纱铺满大地,她惊喜道:“太美了。江夜痕走出去看看。”

    江夜痕被她拉起来,两人站在药铺外,她指着那彩虹道:“你看,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还真是齐全了,以前都没有看到这么多的颜色。”

    “嗯,很壮观,像你说的鹊桥仙。”他说。

    “你还记得呢,鹊桥仙是神话,是人们想象出来的,这个可是眼睛看得到的。”她张开了双臂深吸一口气,“以后的空气就是清新,混合着泥土的芬芳,乡村的气息浓烈。”

    江夜痕勾唇,她倒也挺会享受的。

    她收起了手臂,转身进入药铺里,管了门拿着钥匙走到他跟前,“走吧,回去吧。”

    江夜痕安静的跟在她身边。

    夏元大老远就看到她和江夜痕一起回来,心惊了一霎,凝眉道:“娘子,珂儿怎么会跟着夜痕一起回来?”

    “啊?”刘氏在内室应了一声,从屋子里出来,走到门口果真看到了两人。刘氏轻笑,“两个孩子很般配。”

    “是呀,可夜痕以后是当大官的人,能看上咱们珂儿吗?”

    刘氏看着他,摇头道:“我只是说般配,又没有说一定合适,再说夜痕已经有个婚约,我家珂儿绝对不会给人家当小。”

    “那还不阻止?”

    刘氏瞧他激动的,忙住他手臂,“紧张什么?那夜痕又不知道珂儿是女儿身,两个孩子天真无邪,一起出去玩,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珂儿那么聪明,这个事情会处理的很好,你自乱阵脚,让人怀疑。”

    “是是是,娘子说的对。”夏元拉住她手,渐渐的平静下来。

    “娘,我回来了。”夏珂跳到她跟前,抓住她的手臂,“我早就回来了,为了躲雨就在药铺里待了好久。”

    ------题外话------

    是不是上次我感谢了送月票的小可爱,你们就十张,五张的来,若是看的多,一下子这么多都给我,我很感谢呀,但是不要去订阅不喜欢的来给我,多浪费呀。那啥,你们给我月票,证明你们是真的喜欢,所以我也很开心,谢谢大家啦。另外,虽然订阅不好,可还是能补救的,万更下去,有始有终,最后谢谢你们吆。笔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