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5摸一把
    刘氏和夏元横了她一眼,一起看向她身后的江夜痕。江夜痕勾唇颔首轻喊道:“三叔三婶。”

    刘氏点头,闻声希望问道:“没淋雨就好,去哪里玩了?”

    “就在前面的小山上。”江夜痕笑道:“本来应该在下雨之前就能回来,撞上了阿花,就耽搁了一会儿。”

    几人走了进去,夏元指着椅子示意他坐下来。自己坐下后,诧异道:“怎么还遇到了阿花?那丫头没有怎么你吧?”

    他看向夏珂。

    “笑话,她一个傻乎乎的胖妞,能把我怎么地?”夏珂笑道:“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也不是什么都不听胡搅蛮缠之人。”

    江夜痕赞同的点点头。

    刘氏含笑道:“那丫头没什么坏心眼,就是太粘人了。”

    夏珂扭头指着江夜痕,“说也奇怪,江夜痕比我长的还美,阿花为什么总是缠着我,不缠着你?”

    江夜痕扶额,斜眼笑道:“这个问题……”

    “哈哈哈,人家夜痕像你一样整日在外面瞎逛?你之前都没有见几次江夜痕,那阿花能见过几次?也就是你一直在外面瞎逛,惹是生非。”

    夏珂不以为然的看着夏元,痞笑道:“这不就印证了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说完,换来了几人的白眼。夏珂无趣儿的耸耸肩,干笑了两声。

    江夜痕坐着喝了一杯茶水,觉得自己出来的时间有点长了,于是站起了身子,看向夏元和刘氏,“三叔三婶,我出来的时间也长了点,也该回去了,不然母亲该要担心了。”

    夏元起身,点头笑道:“好,快回去吧。下次三叔在留你在家里吃饭。”

    “那就谢谢三叔了,夜痕回去了。”

    夏珂坐在椅子上,挥挥手,笑道:“下次再约。”

    江夜痕睨了她一眼,并未说话,大步走了出去。

    待江夜痕走后刘氏就坐到了夏珂的身边,抓住她的手臂疑惑道:“你洗澡的时候江夜痕也知道?”

    夏珂嘴角猛地抽了下,“娘,你胡说什么呢。他是我洗完澡之后站在山上看到他,才喊上去的,然后太热,我就在山上玩的树荫下睡了一会儿,变天了才回来。”

    刘氏松了一口气,白眼呵斥道:“以后就在家里洗澡,一个女……去什么露天场地洗澡!”

    夏珂撇嘴,软糯糯道:“知道了娘。”

    刘氏和夏元都没在说话,夏珂看向院子里,起身站在门口,见没什么人走动,对面也十分宁静,转身询问道:“娘,你看到新娘子了吗?”

    刘氏摇头,“没有,今晚就看到了。”

    “晚上我们在大伯家里吃饭?”

    夏元点头,“是呀,刚刚双儿已经来说过了,你大姐和大姐夫也没走。”

    夏珂了然点头,夏清没走晚上是想闹腾一下?夏珂勾唇,挽着刘氏的手,“娘,大姐知道后什么反应?”

    刘氏不解的看了夏元一眼,笑道:“这还能什么反应?都嫁出去了,还能轮到她来指手画脚,说个不?”

    “哎呀娘,照你这么说的话,以后我若是恢复了女儿身,嫁人之后,你和爹还不让我回家了?那家里有个什么事情,也不打算告诉我了?”

    说完,刘氏狠狠地戳了她的额头,“你个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你再说这话,我可就要生气了。”

    夏珂揉着额头笑容满面,又挽着她的手臂去哄刘氏。

    “哎呀,娘,你刚刚说的那个语气不就是那个意思吗?大姐虽然家人了,不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吗。”夏珂见她脸色阴沉忙改口,“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人家是人家,我们是我们。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刘氏这才笑了出声。

    夏珂回头看向夏元,他还指了她两下,夏珂朝他吐了个舌头,然后抱着刘氏不松手。

    晚上夏家所有人都去了夏壮家里,分了两桌子,大人们一桌子,孩子们一桌子。中午老爷子在酒席上就喝多了,晚上厨房里准备了醒酒茶,夏珂跟着他一起进了堂屋。进屋后所有人都喊着‘爹’‘爷爷’,老爷子淡然地应了一声,看到了夏清和大孙女婿,毕竟是客人便指着道:“都坐吧,别站着了。”

    夏珂扶着他坐下来后,转身朝着另外一桌坐过去,老爷子侧脸喊道:“你去哪儿?”

    夏珂指着另外一桌,“我去那边。”

    “就坐这里。”

    所有人都尴尬了,夏静说道:“爷爷,那一桌子都是长辈坐的,我们小辈做在这里挺好的,珂儿说是不是?”

    夏珂点头,老爷子丝毫不给面子,“我让你坐这里就坐这里,你是我们夏家的长孙,以后夏家都要交的你手里的,你不跟着我学着点,以后怎么掌家?”

    夏珂抖了下身子,笑呵呵道:“哎呀,坐哪里都一样,哪里都要掌家的不是。不过,爷爷开口了,那我就坐这里。”

    她拉开了椅子坐在老爷子身边,文氏和陈氏做饭,自然而然就坐在了另外一桌。夏珂对面坐着新娘子,她侧脸打量着这位新娘子,长的倒是眉清目秀,小家碧玉型,倒也是个精明之人,怎就如此糊涂的和夏壮谁了?

    “新姨娘年龄看起来不大吧?”夏珂问。

    新娘子叫柳眉听了她的话,抬起看了他一眼,又娇羞的低头道:“嗯,十七了。”

    “才十七?”夏珂惊愕道:“那岂不是和我大姐差不多?”

    所有人都看向柳眉和夏清,夏珂笑呵呵道:“我大伯都可以当你爹了,你怎么就想到找了我大伯这么大的年纪的男人?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夏珂!”夏元喊了一声,“你姨娘年纪小,那也是你长辈,不许这么没大没小。”

    夏壮黑着脸,本想开骂的,可见夏元出声了,他就忍了下来,干笑了两声,拿着酒壶起身倒酒。笑呵呵道:“都少说两句,今天可是我大喜之日,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来干一杯。”

    夏珂端起酒杯打量着柳眉,见她端着酒水就朝着嘴边送,忙喊道:“姨娘,不是怀孕了吗,还要喝酒?”

    闻声,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柳眉。她吓的手抖了下酒水洒了出来,旁边坐着的夏壮忙拿着帕子给她擦手。她抬起头笑道:“我这是太高兴了,竟然给忘记了。多亏了小少爷提醒,要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夏壮知道夏珂这是在找事情,警告性地的看了她一眼,扭头喊道:“双儿拿茶水来。”

    夏双虽然不情愿可也还乖乖的去拿来了茶壶,又给柳眉倒上水。

    夏壮又吆喝道:“来,干杯,以后家里就多了一个人,大家都多家照顾一下。”

    夏珂率先粗着声音道:“一定一定。”

    夏壮扯了扯嘴角,轻哼了一声,跟着大家一起碰杯喝光。桌上的菜还是中午没上完的菜,夏珂一直在观察柳眉,瞧这姑娘极为淡然,吃东西也很小心翼翼,跟人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很是谨慎。

    她笑了笑,暗叹一声,又开始吃着自己的。

    她吃饭比较快,也没想和长辈们多喝,刚起身,还没开口,夏元道:“你又干什么?”

    夏珂凝眉,“我吃好,你们都喝酒,我又不想喝酒,屋子里太闷,我吃去透透气。”她冲夏元笑了下,拍拍老爷子的肩膀弯腰道:“爷爷,您慢点吃,孙儿我就先出去了。”

    老爷子扭头看着她,“自小就是个坐不住的人,去吧去吧。”

    夏珂直起身子,扫了几位长辈,“各位伯伯婶婶、大姐姐夫,以及姨娘,你们慢慢吃着,我就先出去玩了。”

    说完就跑了出去。

    夏全收拾了视线,夹菜吃了一口,缓缓道:“爹,要我说,您都把小珂给宠坏了。”

    “就是。”夏壮说道:“哪有人像她那样,一直盯着自己的姨娘看的?三弟和三弟妹回去也该好好的教育教育了。”

    刘氏面色尴尬,不过她也知道,夏珂确实盯了人家新娘子好久。她笑道:“珂儿还小,来了个同龄的姑娘,又是自己的姨娘,难免会觉得很新鲜,还望新嫂子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刘氏这番话说的倒也实在,夏珂对于柳眉来说去,确实是个孩子,就算年龄相差了两岁,可她嫁给了夏壮,那就是长辈,就算是心里不舒服,那必须得忍,要不然就真的是小肚鸡肠了。

    柳眉轻笑,“怎么会呢,可能小少爷一时间难以接受吧,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我初来乍到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还望诸位多多包涵。”

    餐桌上,谁都知道说的就是个客套话,听听也就过了。

    夏珂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汗水干了,才朝着自己屋子里走去,把木桶放在了屏风后面,衣服都找到挂在屏风上面,才又去了厨房烧水。

    水烧热之后一桶桶的提到了房间里倒在了木桶里,又加入了凉水,温度适宜之后才出去关门。

    自己的房门刚刚关上,外面的房门就开了,她有探出头,看到夏元,喊道:“爹娘,你们回来了。”

    夏元扭头看着她,招手道:“你给我出来。”

    夏珂凝眉,不解地站出来,“干什么?我要去洗澡呢,热水都烧好了。”

    “你吃饭的时候盯着人家看什么呢,找事吧你?”夏元生气的坐下来,“盯着人家那么久,发现了什么?”

    “没有。”夏珂撇嘴,随机又分析道:“不过就是因为太淡定了,所以我才更加怀疑。寻常人家的女儿,怎么会如此淡泊?被人盯着应该很紧张,说话声音都应该颤抖才对,更何况,爷爷那么严肃的一个人,她居然都不害怕,说明这女的肯定不一般。”

    夏元抚平了褶皱的衣角,事不关己道:“甭管人家一般不一般,咱们就干好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不要操心了。”

    夏珂眉梢动了下,刘氏喊道:“珂儿,去洗澡吧,等会儿水凉了。”

    “好。”夏珂又道:“热水已经烧好了,让爹给你端去,你也洗一洗吧。”

    “嗯,快去吧。”刘氏说。

    夏珂洗完澡就躺在床上,这两天河江母一起做饭,有点累。即便是下午在山皮上睡过了,可还是觉得困。躺着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期间门开了下,夏珂迷迷糊糊没动身,但是她听到了夏元的声音,接着门又关上了。

    翌日清早,夏珂睡到自然醒,洗脸后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看着晴空万里,叹息道:“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估计又很热。”

    说完就看到夏壮领着柳眉朝着正院去,估计是去给老爷子敬茶的。夏珂笑了下,转身回到了屋子里。夏元端着油饼出来,看到她诧异道:“醒了?还想去喊你起来呢,快去洗脸吃饭。”

    “洗过了。我都看到你在厨房忙,你居然没看到我起来。”她凑过去嗅了嗅,“好香。”

    她伸手拿了一块咬了一口,便朝着厨房走去。

    刘氏拿了筷子,夏珂咬着饼子端着粥出来,接着又进去端了一碗放在刘氏的面前。坐下后夏元走过来坐下。

    “爹今天又什么事情吗?”夏珂问。

    夏元咬了饼子,平淡道:“今天要去玉米地里锄草,人家地里都处理干净了,我们家的好像还没。”

    夏珂看向他,“爷爷说了?那我今天是不是依然在药铺里?”

    “嗯。昨晚上已经说过了。”他说。

    夏珂没在说话,就是觉得自己总是在药铺里干活儿,整天面对那些村民们倒也很单调的。不过总比背对着太阳晒要好太多了。

    吃饭后,老爷子扛着锄头站在门口喊道:“都准备好了没,好下地了。”

    夏清和丈夫也换上了衣服出来,文氏还找了两把锄头递给他们。夏珂看到后,笑着喊道:“大姐,大姐夫也下田去帮忙吗?”

    夏清扭头看过去,笑道:“是呀,小珂要一起吗?”

    夏珂走过去,“我倒是想去,可我去了药铺就没有人看着。”

    “哼。”老爷子瞪眼,“这里除了你,谁还有那个能力?”

    夏清笑道:“爷爷也是心疼你,快去药铺吧,等会儿爷爷要生气了。”

    夏珂点头扭头看到了夏全也跟着出来,疑惑道:“二伯,你不是应该在酒楼吗?老板给你休息,有人替补?”

    夏全笑着点头,“这不是你大伯成亲吗,老板就多给了我两天的休息日,让我忙好了家里的事情再去。今天就跟着下田去除草,明日一早就去了。”

    夏珂被他这番话就惊了,似乎从来没有认真的去了解夏全,原来认真的时候也可以这么迷人。

    她暗笑了下,倒也不是嘲笑之意,只是觉得,如果夏全能够改邪归正,好好的赚钱养家,那夏家以后必定能更强大。

    “哦。”夏珂点头,跟着他们一起朝着院外走去。

    目送老爷子一群人走后,她转身去开药铺的门。门刚刚打开,她又愣住,侧脸看着院门口,家里不就剩下刘氏和柳眉了?

    不过江家母子也在自己的院子里。

    夏珂进去之后收拾了下,烧了茶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就在门前活动着。

    她就站在院门口,一眼就能看到院子里过往的人。几次看到了刘氏的身影,但是她没出声,没多久刘氏和柳眉一起出来,她看到后愣了下,静静的看着她们朝自己走来。

    “娘,姨娘。”夏珂喊了一声。

    刘氏笑道:“在家里闲着无聊,就想出来走走。你大姨娘对咱们家还不熟悉,我就带着她出来看看。”

    柳眉看到了夏珂不免有些脸红,没想到夏家还有如此英俊潇洒之人,和自己的年龄相差无几。她颔首道:“夫君去地里,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坐在家里又冷冷清清的,没人说话,见到三姐姐也是一个人,就厚着脸皮跟来了。”

    刘氏虽然是夏元的妻子,按理说她应该喊柳眉一声嫂子,奈何柳眉的年龄太小,于是两人就商议好,亦姐妹相称。

    夏珂笑了笑,伸手指着药铺,“姨娘也是有身孕之人,不妨去药铺说说,我们随便唠嗑唠嗑时间也过的快一些。”

    柳眉娇羞的点头,“好。”

    夏珂伸手后,就走在前面,待她们进来后,就主动去倒茶,放在桌子上。柳眉像看稀奇一样看着药铺的布局,又询问了很多家里的事情。夏珂从她的谈吐分析,她应该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姑娘,于是好奇问道:“姨娘,我当初听大伯说,你是被人骗过去的?被人带入了我大伯的房间,所以才发生了关系,是吗?”

    柳眉也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粉红的脸色骤然变白,咬着唇瓣睁大了眼睛,一副泪汪汪的模样,楚楚可怜的模样。

    刘氏见了,忙说道:“好了,好了,这个事情就过了,珂儿,别再戳你姨娘的伤痛了。如果不是被卖,估计她也不会嫁给你大伯。”

    刘氏将帕子掏出来给柳眉擦眼泪。

    柳眉梨花带雨,还笑着道:“没关系的三姐姐,其实我知道嫁入夏家,爹有很多不情愿,可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如果不嫁我可能就会被沉塘,嫁了……”

    她顿了顿,抹了眼泪看着夏珂,“嫁了就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夏珂一直在观察着,听到后笑道:“给自己一个交代?即便是这个人不是自己所爱之人,也要嫁吗?”

    柳眉乌溜溜的大眼睛,泪水打着转,“我们女子自古以来都没有什么地位,哪里有选择的权利?孩子都已经有了,如果不嫁,就必须要死。可我还这么年轻,就这么死了,就枉费我来这一遭了,所以不管以后面对什么样的日子,我都会忍着活下去,就算不为我,也要为了我肚子的孩子,他毕竟是无辜的。”

    夏珂眉梢扬起,含笑着拍拍手,“姨娘这话,我是听明白了,也知道你为何而嫁了。”

    柳眉低头擦了眼泪笑了笑。

    药铺里来人了,夏珂也要忙了,刘氏就和柳眉坐在哪里说笑,偶尔两人都看着夏珂给病人医治,看她忙来忙去的,柳眉问道:“她一直都这么忙吗?一个人忙着看病,又抓药?”

    “是呀,爹有事情的,她就一个人。有时候爹会来药铺,珂儿就帮忙抓药。有时候珂儿一个人,江家的小哥夜痕会来帮忙。”说到江夜痕刘氏笑问:“你没见过到江家小哥吧?昨日的饭菜就是他母亲做的。”

    “是吗?昨天的喜宴菜色真的很好,我从来都没有吃过那么美味的菜呢。瞬间对江家的姐姐好奇起来。”柳眉激动道:“昨天那个排骨汤,真的是美味。我自己都煮不到那么鲜。”

    夏珂从他们身边经过,听到她们在说吃的,不禁插一句,“姨娘没吃过的东西还多着呢,江伯母还会很多拿手菜。”

    柳眉抬起头看着她走过去,说道:“被你们说的,好想见见这位大姐了,好想跟她学一学。”

    “她人很好,但是,爹说过了,不准我们去麻烦人家母子。”

    柳眉笑容僵硬下来,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说?照说他们也住在夏家的院子里,应该亲如一家才是,何来打扰一说?”

    刘氏叹息,“你不知道江家母子有多不容易,爹说能不打扰的时候尽量不要去打扰,有什么帮组的时候,尽量多去帮助。总之,你记住,不要去麻烦江母。”

    柳眉依旧没明白,但是听了劝告笑道:“嗯,我听三姐姐的。”

    刘氏勾唇视线看出去,看到江夜痕后拍着柳眉的手臂,“夜痕来了。”

    柳眉跟着望看过去,惊愕了一霎。

    江夜痕逆光走来,身材高大,步调悠闲。他看到夏珂正忙着,勾唇笑道:“需要帮忙吗?”

    夏珂抬没抬头,毫不客气的将药方递给他,“那就麻烦你帮我抓药吧。”

    “你倒也不客气。”江夜痕伸手白皙修长的手指,接过那药方,看了一眼了然于胸,扭头看到刘氏和柳眉坐在一旁,轻声喊道:“三婶,这位就是新姨娘,果然是年轻貌美。”

    夏珂一听后,扭头冷哼了一声,撇了嘴巴,嘀咕道:“看到美人两眼犯花痴。”

    柳眉以为夏珂的样貌已经够让自己着迷了,没想到江夜痕的相貌更为惊人。听他的夸奖,心跳倏然加速起来,面红耳赤的低下头。

    刘氏介绍,“这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夜痕,怎么样,是不是一表人才?”

    夏珂听了刘氏的话,不由得皱了眉头,侧脸看过去,便瞧见柳眉低着头嘴角顾着笑容,想那个样子就很羞涩。

    都已经嫁人了,还羞涩。不过她也才十七岁,见到同龄人难免会有写羞涩。

    江夜痕没停留,听了刘氏的话,也没有看柳眉,直接朝着药柜走去,拿着药方给病人抓药。

    柳眉这才有胆子看向江夜痕,不解问道:“他也懂这些?也会来帮忙吗?”

    刘氏笑道:“是呀,他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子。懂药理不说还会文章,来年后就要去参加考试了,准能一举成名。”

    “多好哇。”柳眉盯着江夜痕轻声道:“看他那模样,就是个富贵命。”

    “吆,姨娘还会看相?”

    柳眉扭头看向夏珂,笑容敛起,心紧了一下,干笑道:“我……不会。”

    夏珂见江夜痕像没听见一样,转过身子说:“不过,姨娘说的也没错,江夜痕确实是个富贵命。”

    这话江夜痕抬起头,“你又知道了?”

    “我就是知道。”夏珂扬起头,“和村里其他人相比,难道你生的不好?”

    江夜痕扯了嘴角,若是没有当年的夏珂,估计他已经死了,就更不会有现在的江夜痕了。他扬眉含笑,“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都对。”

    “知道就好。”夏珂笑着看着柳眉,“让姨娘看笑了。”

    柳眉摇头,温婉露出了笑容,随即垂下了眸子。只是觉得两人相的很和谐,即便是男儿,都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太过亲密了。

    许久后,刘氏看的有些困了,打着哈气眨眨眼睛,询问柳眉,“我都有些困了,想回去眯一会儿,你和珂儿年纪相仿,不如就再坐一会儿?”

    柳眉看了夏珂摇头道:“还是算了,我跟着三姐姐一起回去吧。我也回去眯一会儿,近来有了身孕,也常常犯困。”

    说着她便气了身子,想到刘氏起身不便,就弯腰搀扶了一把。

    夏珂看她们起身来,诧异地问道:“准备回去吗?”

    刘氏点头,“哎呀,我们看着你们都有些困了。你们继续忙吧,我们回去眯一会儿。”

    “好,那你们走路慢点,当心点。”夏珂说。

    等她们走后,有大叔问道:“小珂,刚刚那个年轻的女子就是你大伯的二房吧?”

    “是呀。”夏珂笑道:“是不是很漂亮。”

    “可不是,没想到你大伯都快四十的人了,居然还能找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当二房,真是好福气呀。”

    夏珂笑了笑没作声,有人接着道:“你要是想找,肯定也能找道。”

    “去你的。”大叔瞪了那人一眼,“这种姑娘我也消受来,都能当我女儿了,光是想都觉得恶心,更别说碰了。”

    “你这说的可就有些过分了,你自己没那个福气,可也不能说把人家当成女儿,我看你就是嫉妒。”

    夏珂扶额,听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起来,她忙打圆场,“两位叔伯,不要在争论这个事情啦,咱们还是好好的看病吧。”

    两人都轻哼了一声,闭上了嘴巴。

    夏珂暗叹一声,等他们拿药离开后,才站起来伸懒腰道:“吵的真烦,要我看那人说的也没错,他就是嫉妒、羡慕。”

    “嘴巴是人家的,你还能管住人家的嘴巴不成?”江夜痕笑着走过去,给自己倒了茶水,也给夏珂倒了一杯,询问道:“你觉得你新姨娘怎么样?”

    夏珂不解的看着她他,“你什么意思?”

    “我?”江夜痕失笑,“我哪有什么意思,就是问你观察到了什么没,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夏珂了然,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貌美,于是道:“倒也没什么可以的,就是太淡然了,昨夜一桌吃完饭,就是发现别人说什么,就格外的淡定。我觉得一个家庭一般的姑娘,不可能做到那么坦然处之的。”

    江夜痕凝眉,“所以,结果呢?”

    “你没发烧吧?”夏珂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却让他挥手给打开,她白眼道:“我这才接触了一点,哪里来的结果?”

    “没有就没有,还动起手脚来了?”

    夏珂不悦,“就许你每次伸手弹我脑门,难道就不许我摸一下?我今天还就是要摸一下。”

    说着她又伸手摸去,江夜痕直接扣住她的手腕,“你要是摸我的下,那我可就要让你负责了。”

    她吓的急忙抽出去,上下看了几眼,撇嘴道:“你是金身还是银身?摸一下就要让我负责?”

    “非金非银。”江夜痕笑道:“我是男人,而你是女人,你对我动手动脚,还不允许我找你负责?”

    夏珂听了他这里有不由得嗤笑一声,“我宁可去摸阿花的身子,也不要去摸你的。”

    说是这么说,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江夜痕的胸口。热天的衣物本就穿的比较少,其实摸一下,还是能感觉到什么的。于是她心里腾升起了小九九,趁他不注意,迅速的伸手摸了下胸膛,还嘿笑了一声。

    江夜痕就这么被调戏了,傻愣着看着她跑到了门边,大笑着。

    她看江夜痕像个傻子一样,笑的更加厉害了。扶着腰,有些岔气,坐下来后看着他,“摸一下也没见你少点肉,怎么了你说?”

    江夜痕白他一眼,悠悠道:“反正,上次的一起睡的事情,加上你调戏我的事情,还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事情,我可都记在心里,等以后再跟你算账。”

    夏珂笑不出来了,站了起来,走过去问:“睡觉的事情是个意外,哪里还有什么零零散散的事情,你倒是跟我说出来。”

    江夜痕忽然凑近她,她怔了一下,吓的往后退了步,接着面红耳赤,结巴着骂道:“毛病啊你,突然凑过来吓我。”

    “你再骂!”江夜痕又往前了一步。

    她扶着墙,伸手挡着脸,露出了一双乌黑亮泽的大眼睛,“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武功我就不敢骂你了,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肯定不会让过你。”

    “哦,是吗?”江夜痕勾唇轻笑,“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会放过我。”

    说着他又上前了一步,夏珂捂住脸靠在墙上,一手抵住他的胸膛,警惕道:“我告诉你,你别跟来什么‘壁咚’也别调戏我,别以为你的力气大,我就拿你没法了。”

    江夜痕讶异的露出笑容,“壁咚?我调戏你?呵,你不是很能吗,调戏了我,反咬一口?你这是什么理?”

    夏珂歪这头,“我我我……你先离我远点,离我这么近,万一被人看到,定会误会我们是那种关系。”

    “嗯?”江夜痕站直身子抱住手臂,“那种关系,是什么关系?”

    “少装蒜。”夏珂将他给推开,走到桌案边,紧张的端起了茶水仰头喝掉,擦了嘴巴的水,指着他,“两个大男人,你说什么关系?”

    江夜痕嗤笑,“不知。”

    他放在了手臂,走到了门口看到了老爷子带着一群人回来,说道:“夏爷爷回来了。”

    夏珂起身走过去,“这么热的天儿,回来这么晚,肯定很热。如果有冰激凌吃就好了。”

    “冰激凌?是什么?”江夜痕看着她。

    “就是用冰做的食物,热天吃上一个很舒服的,等有机会了,我做给你吃。”她回头笑了下,然后大喊道:“爷爷你们回来了。”

    老爷子点头,走到进了药铺,其他人就回去了。夏珂看他面色凝重,询问道:“怎么了?地里的玉米不好吗?”

    老爷子叹息,“是呀,今年不知道怎么了,生了很多虫子,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药医治。”

    江夜痕看向夏珂,知道她肯定是有办法的。夏珂凝眉,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年这个时候应该要打驱虫的药才对。于是她笑道:“那有什么难的,等我这两日好好的研究研究。”

    老爷子扭头看着她,笑道:“你?呵呵,你还是算了吧,几乎每家都是这样,不光是我们的地里,再说每年也都是一样,就是今年好像厉害了点。没准儿过两日就好了。”

    夏珂撇嘴,这个事情能好?

    她想了想道:“爷爷,你刚刚回来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我再等一会儿就关门回去。”

    老爷子点头,拍拍江夜痕的手臂,“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也没帮什么忙。”江夜痕说。

    老爷子走后,江夜痕看夏珂在深思,她没有打扰,等了好一会儿,她自己说道:“你帮我看着,我去空间里看看有没有驱虫的农药。”

    不等江夜痕出声,她直接消失在眼前,掉落的手镯,他从半空中接住,询问道:“以前,你有没有用过?”

    夏珂在里面说道:“以前没有,本来对农药这一块的信念就低,所以只有肥料可以用。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根据信念来的,我本想有化肥的话,起码收成比村里其他户要多一点,用上农药的话,可能就会引起人们的怀疑,就没有想过这个事情。”

    江夜痕点点头,等了好一会儿听她说道:“咦,怎么会没有呢?一样都没有,难道我的信念还不够强?”

    江夜痕看着手镯,“没有就算了,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地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虫,也好研究研究克星是什么。看看药铺的药能不能研究出来……”

    他还没说完,夏珂就在里面大笑,“江夜痕,你是不是蠢?药铺的药都是给人医治的,怎么可能用到植物身上?”

    说完,夏珂的笑声都停了,江夜痕等了一会儿不见出声,急忙喊道:“夏珂?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我看到了一本书,找找看上面有没有什么记载……哎,有了。”夏珂喜道:“上面说菊叶灰可以杀虫。”

    “菊叶灰?是菊花的叶子?”江夜痕问。

    夏珂直接将书给拿出来,翻开那书给他指着看,“你看这个上面写了的,应该可以试试看。”

    江夜痕看到了那句话,于是道:“那我们就试试看,如果效果可以的话,可以推广下去,全村的人都可以用了。”

    夏珂点头,得到这个消息无比的开心,又看了下介绍,上面说的菊叶灰里面含有化学成份菊脂可以杀死害虫,古代只能用这个了。

    “这会儿没有什么人,我们关门回去吧。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爷,让他去试一试,成功的话,就直接推广出去,等到秋末冬初的时候又是一个好收成。”

    江夜痕点头,“好。”

    药铺关上门,夏珂兴冲冲的跑回去,江夜痕就回了自己的家里。

    夏珂从门口经过,夏元瞧她也不回家,又急忙忙的进入了正院,凝眉道:“这孩子跑那么快,该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刘氏听了询问道:“怎么了?跑哪里去了?”

    “去找爹了。”

    “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等会儿回来不就知道了。”刘氏没多在意。

    夏珂进去后就喊道:“爷爷,好消息。”

    老爷子打了凉水正在洗脸,听了她说好消息,便询问道:“什么好消息,跑的馒头大喊的,慢点说。”

    夏珂停下来,高兴的擦了脸上的汗水,道:“我知道可以用什么来杀虫了。”

    老爷子惊讶的望着她,“什么东西?”

    “把菊叶烧成灰,撒在地里试一试。”她说。

    老爷子凝眉,复语到:“菊叶烧成灰?”

    夏珂点头。

    “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可行吗?”老爷子有些疑惑。

    “哎呀,爷爷不妨做个实验,先用一点试试看,如果效果好的话,就大面积使用,如果不好的话,在想其他的法子。这个还纠结什么呢?”夏珂拍手后摊开。

    老爷子点点头,“你说的对,那就按照你说的来,今天下午让你大伯二伯一起去锄地,我先去割一点野菊的叶子然后晒一天,烧成灰后试试看。”

    夏珂高兴的点头。

    老爷子思索道:“那如果成的话,岂不是要用到很多菊叶?”

    夏珂耸肩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只想到了这个,不过这漫山遍野都是野菊花,到时候真的施行了,这野菊花就会被我们村里的全部都割完了。”

    老爷子思索:“如果效果好的话,以后每家每户专门种个一亩菊花,这样每家每户都有用的了。”

    “这个主意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