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6一吻
    夏珂笑的灿烂,从正院出来后,脸上还挂着笑容,走起路来像个大老爷们一样,手背在身后,仰着头颅,得意的很。

    夏元看她那模样,凝眉指着道:“你这是干什么?能不能好好走路了?”

    “嘿嘿。”夏珂开心的跳入了自家门内,好事情自然是要和亲近的人分享,于是她说道:“爹,我想到可以杀死玉米地里的虫子了。”

    “是吗?”夏元狐疑的看着她,“什么法子?你刚刚去正院就是和你爷爷说这个事情?”

    “对呀。”夏珂转身坐下来,给自己倒了茶水,喝了一口看着夏元着急的样子,道:“就是用菊叶灰,撒在地里就好。”

    夏元想了下,有些怀疑,“这样能行?”

    “怎么不行?”夏珂被质疑,脸色自然不好,敛起了笑容,“爹,我说的话什么时候不行过了?”

    夏元思索了一瞬,然后问道:“那你爷爷同意了?”

    “这是个好事情,我爷爷肯定会同意呀,再说了,只是让他去实验一下,看看效果行不行在做决定。”夏珂撇撇嘴巴,看向后院,揉揉肚子,扭头问道:“爹,好饿。”

    夏元本想说什么,听她这么一喊,才收起了话,指着道:“已经好了,你去洗手,我去端饭。”

    他叹息了一声急忙朝着后院走去,夏珂跟在后面问,“爹,娘呢?”

    “你娘在厨房,说弄点酸菜出来。”他进去就看到刘氏正在切菜,忙过去伸手,“我来吧,还要炒一下?”

    “对,炒个酸菜下饭吧,这天热的都不想吃饭了。”刘氏看到夏珂,擦着脸上的汗水懂笑道:“珂儿回来了?肚子饿了吧?”

    “是有点饿了。”夏珂看到了案板上放着两盘菜,一盘鱼和一盘青菜,伸手就捏了个青菜仰头吃下。

    “拿筷子,让人瞧见还不说你没个规矩。”刘氏说。

    夏珂笑了下,“哎呀娘,这不是在家里吗,若是有外人在,我肯定不会这样。”

    说着她端起了盘子,朝着外面走去。

    刘氏含笑拿了筷子,跟着出去。

    吃过午饭后,院子里渐渐的都安静下来,都睡了个午觉。午后,老爷子起来出门,看到夏珂站在门口打着哈气,还没睡醒的样子,喊道:“珂儿。”

    夏珂扭头,慵懒的嗓音喊道:“爷爷。”

    “没睡好啊?”老爷子手里拿着镰刀走过去。

    夏珂揉了下眼角,笑道:“睡好了,就是还在犯迷糊。您要去割菊叶吗?”

    老爷子点头,两人就朝着外面走去,他说道:“我先去割一些回来试试看,如果成的话,就让你大娘、二娘都去。”

    夏珂点头,“也行,那您当心点。”

    两人走到药铺,就看到几个人坐在屋檐下等着夏珂了。他们看到老爷子和夏珂来了,才站了起来,其中一人喊道:“夏大夫去地里了?”

    老爷子点头,轻笑着,“嗯,我去割点菊花叶子回来,玉米地里有三个儿子去。”

    夏珂将药铺门打开,老爷子道:“珂儿好好给几位叔伯看看。”

    夏珂朗朗地应了一声。

    老爷子走后夏珂就专心的给他们看病,他们走后夏珂才娶烧茶水,然后坐下来。

    两日后,老爷子将晒好的菊叶子烧成了灰,装在了篮子里。夏珂跟他一起去了地里,将灰撒在小片地里。又等了两日,夏珂和江夜痕跟随者老爷子一起去看结果。

    他们一路上笑嘻嘻的走道村头,走到自家玉米地前面,夏珂跑过去观察了试验的哪一块,欣喜若狂,“爷爷,真的管用。”

    老爷子点头,眼里都是笑意,“说明这个法子可行,珂儿你是怎么想到的?”

    夏珂面色僵住,斜了一眼江夜痕,回道:“我记得以前在哪里看到过了,告诉您的那天想了很久才想到。没想到真的管用,以后就有对付的办法了。”

    “嗯,值得高兴。”老爷子说。

    江夜痕蹲下来看了看,扭头问道:“夏爷爷,这个法子要和其他村民说吗?”

    老爷子望过去,又看向隔壁的以及对面的玉米,点头道:“大家也很不容易,再说漫山遍野都是野菊花,可以割回来烧了防治害虫。”

    夏珂和江夜痕互相看看,点点头。

    夏珂从地里出来,站在田埂上,“爷爷,我们快把这个消息告诉村长吧。”

    “嗯,回去说吧。”

    夏珂和江夜痕跟在老爷子的身后,三人回到了村里,并没有回自家院子,直接去了村长家里。

    村长家的条件也一般,老爷子站在院外仰着头向里面看了下,扬声喊道:“村长在不在?”

    夏珂蹦跳着起身喊道:“村长大伯,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片刻后,村长妻子出来,定神后才笑嘻嘻的走过去开门。

    “夏大夫?你们爷孙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吗?”夫人问。

    老爷子含笑道:“确实有些事情要和村长商议一下。”

    夫人将他们请进了屋子里,倒了茶水,“这些日子为了玉米的事情累坏了,刚刚睡下,既然有急事,那我这就去喊。夏大夫稍等一下。”

    老爷子点头。

    没多久,村长睡意朦胧的穿好了衣服从后院里进来,笑着道:“是夏大夫来了,我在后院睡着了。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老爷子直接说道:“我是为了玉米地里的害虫而来的。”

    村长坐下来,听到他说害虫,一脸忧心,“是呀,家家户户都这样,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好法子了。”

    说到此,他猛地看向老爷子和夏珂,“夏大夫莫不是有什么法子可以除害虫?”

    夏珂和江夜痕都笑了,老爷子道:“是呀,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事情的。”

    村长欣喜地站起来,急道:“夏大夫有什么好法子,快说来听听。”

    “这个法子还是我家珂儿想起来的,我也亲自拿自家的玉米苗实验了下,效果很好,刚刚从实验的玉米地里回来,直接都来找你了。”

    村长听到是夏珂想出来的法子,诧异的看向夏珂,又听老爷子道:“每年都会有害虫,没想到进今年特别多。”

    老爷子把方法告诉了村长,村长惊愕道:“这样真的可以?就如此简单?”

    “对呀,大伯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再做个实验证实一下。”夏珂道。

    村长看着他们又看向江夜痕,见他点点头,于是道:“倒也不是不信,我是怕其他人不信。这样好了,我这两天就割一点晒一晒,等过两日烧了之后,带上几个村名下田去实验一下,主要是给他们瞧瞧,人多好办事,说话也有底气,夏大夫,您说呢?”

    老爷子点头,起身道:“行,反正这个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是一村之长,要不要做就看你了。珂儿,夜痕我们好回去先去割叶子了。”

    夏珂和江夜痕异口同声道:“好。”

    “告辞了。”夏珂朝着村子抱了拳头,笑着跟上老爷子,三人一起出了院子。

    村长久久地站着,夫人走到他身边,询问道:“你说这事情可靠吗?”

    村长叹息一声,收拾了视线看着她,“八成是真的了,夫人我们也去割吧。完后实验成功后,所有的村民都要去割菊叶,到时候那有那么多。”

    夫人点头,转身就去找镰刀,拿着竹篓。

    夏珂回到家里后就去了院子里,拿了竹篓和镰刀,出来后江夜痕和江母已经在等着了。夏珂看老爷子还要去喊其他人,于是道:“爷爷,我和江伯母他们一起去了。”

    老爷子听后出来应了一声,扭头催促道:“都还磨蹭什么,再磨蹭下去,太阳都下山了。”

    他们都走后,家里就剩下两个有身孕的人,夏珂走的时候再三叮嘱刘氏一定要格外注意,更是要防着点柳眉。

    刘氏就在自家后院里走动着,扶着肚子哼唱着小曲儿。

    夏珂和江母一起朝着田埂上,总之哪里有多的菊叶子,夏珂就朝着哪里去。割完满满的一背篓,全部都集合到一个场地,夏壮和老爷子就拉着马车往家里运。

    村民们觉得奇怪,人家都在地里锄草,他们一家子却在田埂上割草,实在是匪夷所思。附近的村民就站在田地里,大喊道:“夏大夫,你们这是怎么了?以前可没有见全家出动来割菊花回去做草药,莫不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老爷子笑站起来,擦了把汗水,“说起来倒也挺棘手的,不过这个事情,你们还是等村长去通知吧,他估计还要等上了三四日才会通知全村。”

    这么一说,那村民面色凝住,不由得从地里出来,走近了说道:“听你这么说,好像事情还挺严重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老爷子看着他,伸手指了下他家的玉米苗,“这玉米的害虫不除不行。”

    “难道这是除害虫的?”那人看了玉米又看了菊叶,说道:“这个怎么之前也没有听谁说过,可靠吗?”

    老爷子大笑两声,“可不可靠就看村长实验的如何了,所以我才说你们要等上了三四日才知道。”

    那村民慌了,“三四日,这个怎么等得下去?有好的法子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你们是实验过了吗?”

    老爷子见他语气中有淡淡的责备之意,便说道:“村长也是担忧这东西下了田地,没除虫不说还把玉米给弄坏了,这个责任可担待不起。我是实验过的,但是你还是等村长通知吧,万一我说的法子不行,损了玉米,这个责任我也担待不起。”

    那村民也知道自己的家境和夏家没法比,人家亏一年,还有吃的,可自己亏一年,就真的是要饭了。

    老爷子看他正在纠结,拍拍她的肩膀,“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还是等村长来通知吧。”

    他们说话的声音也不小,在这田地里回声也大,有两个村民急匆匆的赶来,其中一年男子说道:“夏大夫,我刚刚也看到村长家的媳妇去割菊花叶子了。”

    “对呀,我们还专门的问了下,她也是说等村长通知,刚刚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没什么好等的,每年你们的粮食产量很好,听你们的准没错。”另一位说。

    夏珂和江夜痕听了他们的话,互相看了看也没有插话。

    老爷子眉梢动了动,笑道:“你们也可以先割草拿回去晒着,等着村长通知,也是可以的。这些只要叶子,然后晒干。到时候村长说可以了,还会具体通知下去,到时候你们照着做就行了。”

    几人互相看看,其中一人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漫山遍野的去割草吧。”

    “唉唉,走吧走吧。”

    等他们走后,老爷子笑着摇摇头,继续往马车里装,等装满之后就拉回去,全部都晒在院子里。

    刘氏和柳眉在家里,每次听到马车回来的声音,都会出来瞧瞧,有时候还会送上两杯茶水,等他们喝了在继续干活。

    一家人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夏珂就躺在床上,饭也不想吃了,刘氏站在房门口到:“娘知道很累,可不吃饭怎么能行?不想吃面条的话,那你跟我说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怎么样?”

    夏珂摇头,只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肯定是晒的时间长了,阳光灼烧了皮肤。她坐起来指着脸问道:“娘,你看看我脸,是不是很红?”

    “哎呀,还真是,娘去给你拿点水来冰一下?”

    夏珂摆手,“不用了娘,没用的。”

    刘氏担忧道:“那可怎么办?这两天阳光实在是太强了,要不这两日你就在家里休息吧,别出去了。”

    “那怎么行?”夏珂将刘氏打发了,然后去了空间里,把防晒霜拿出来,又拿了几张面膜,晚上敷了下,又在里面拿出来了小镜子,观察自己脸。

    翌日一早她就去地里抱了个西瓜回来,吃了西瓜后把西瓜皮切的很薄敷在脸上,刘氏看到她满脸西瓜皮询问道:“这管用吗?”

    夏珂仰着头躺在后院的摇椅上,“应该管用,试试看吧。”

    “你别又把脸给弄坏了。”刘氏站她旁边,小声说道:“女孩子家的,脸最重要了。”

    夏珂点头,“我知道了娘,没事的。你还担心我以后嫁不出去呀?”

    刘氏横了她一眼,左右看看坐下来,笑道:“珂儿,你知道娘担心的是什么吗?”

    夏珂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

    “娘担心,你一直这样,过了出嫁的好年龄,就难以嫁人了。”刘氏惆怅的看着她,“你明白娘的意思吗?”

    夏珂拿掉了脸上的西瓜皮,抓住她的手笑道:“娘,我明白的。可我不觉得以后不好嫁人啊,这种事情,都是天注定的。如果今生我注定如此,那也是强求不来的。”

    “你——”

    “哎呀娘。”夏珂哄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胎,等着我弟弟出生,以后我就天天抱着他出去玩。”

    刘氏瞪了她一眼低头笑了,“行,儿孙自有儿孙福,有时候还不是爹娘操心的。”

    夏珂又躺下去,感觉脸上好了点,起身去用清水洗脸,然后悄悄的拿了芦荟胶涂在脸上。她涂到一半想起了江夜痕,于是动作就快了点。

    刘氏见她急忙脚步,喊道:“珂儿,你要出去?你的脸还没好呢。”

    夏珂站在门口回头指着隔壁,“娘,我去隔壁看看江夜痕和伯母脸怎么样了。”

    刘氏想起昨日他们一起去割草的,于是点点头。

    夏珂进了院子左右瞧瞧,并没有看到江母,看江夜痕的窗子开着的,就走过去喊道:“江夜痕。”

    江夜痕抬起了头,夏珂盯着他的脸,“哎,你的脸看起来怎么没事?”

    江夜痕凝眉,瞧她脸上摸着什么黏糊糊的,又摸摸自己的脸,疑惑问道:“怎么了?我就感觉到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一疼,用了湿帕子盖在脸上水了一个晚上,早上起来就好多了。”

    夏珂扯了扯嘴角,看他起身出来,嘟嚷着道:“还不都是一样的太阳……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的脸皮厚,所以就没有晒伤。”

    江夜痕眸子黯了下,瞪眼道:“也不知我俩谁的脸皮后。你别动,我看看你的脸。”

    夏珂就敛起了笑容,仰着头,歪着脸,“你看看,我大清早就去西瓜地里抱了个小西瓜,用西瓜皮敷在脸上,又涂了芦荟胶。”

    江夜痕瞧她那小嘴儿嘟的,紧了下心,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夏珂哪里知道他有些不对,指着自己的脸道:“这边这边,你看还红吗?”

    江夜痕摇头,“亏你及时补救,要不然我看你这脸也毁了,看谁还敢娶你。”

    夏珂听后白他一眼,“毛病吧你,我又不让你娶,瞧把你给吓的。”

    “哦?那你准备让谁娶?”江夜痕突然紧张的起来,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心里却莫名的紧张起来。

    夏珂笑道:“你想知道?嘿嘿,我就是不告诉你。”

    夏珂转过身子,又问道:“伯母呢,她的脸怎么样?没事吧?”

    江夜痕沉着脸听了夏珂上句话,她以为夏珂心里有了人,便低下了头自嘲了下,然后道:“母亲也还好。”

    面对身后突然冷下来的语气,夏珂不解的转身,打量他一下,扬眉道:“突然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难不成我那句话惹你不开心了?”

    “没有,你是专门来问我们脸的?”他问。

    “对呀。”她将芦荟胶拿出来递给他,“我是来送芦荟胶的,还不是怕你毁容了,以后没有姑娘嫁给你。若是等你高中状元,皇上想赐个公主给你,又看到你的样貌,吓都吓破了胆子,哪里还敢把女儿许配给你。”

    她越说,江夜痕的面色越沉,但还是伸手接了芦荟胶,笑道:“如此说来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关心了,至于娶不娶公主,那就不是我能说的算的。难道你忘记了,对外,我可是说过自己有婚约的。”

    夏珂剜他一眼,“别把自己的前程给毁了,什么有婚约,你那是骗我爷爷和二伯的,谁信你。”

    江夜痕张张嘴,又将要说的话给咽肚子里,垂下眸子笑了下。

    夏珂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回头见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垮下小脸站在窗子边,叉腰说道:“我好歹算个客人,你怎么能让客人待一个人待在院子里?”

    江夜痕抬起眼皮睨了一眼,又垂下眸子,手里拿着书卷,缓缓道:“两隔壁住的,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客人?”

    “你……”夏珂气的咬唇,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进门就将他手里的书给拿开,“你这人真是欠打,走走走,我们出去pk一下。”

    夏珂抓住他的手臂,江夜痕反手抓住她手腕,将她给拉入了怀里,一手扣住她的腰,将她抵在桌子边,盯着她沉目道:“有时候我真是想将你给暴打一顿,好好把你给打醒,还想把你这脑袋给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什么做的。”

    夏珂嘴角狠狠一抽,翻了个白眼,“无缘无故的打我干什么?还无缘无故的骂我没脑子!”

    “我何时骂你没脑子?”

    夏珂咬牙推了下,又没推开,恼怒道:“你说我着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不是骂我没脑子是什么?我可告诉你,你你赶紧松手,再不松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还知道威胁人了,我还就不放手了,你能那我怎么样?”江夜痕顿时笑了出来,他要看看夏珂急了能干出什么事情。

    夏珂瞧这个姿势真是暧昧,红着脸,眼珠子转来转去的,最后愤恨的磨牙,猛地抬起头就亲了他一口。

    江夜痕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嘴角处软绵绵的,心里就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撞击了下,使他愕然不已。

    他扭头盯着夏珂,她去大笑起来,“怎么样,还不松手。”

    她见江夜痕被吓到了,勾唇道:“这么纯情的模样,我倒是头一次见到。”

    江夜痕瞧她得意的模样,本想松手,却又紧了下手臂,附身吻了上去。

    这次吓傻的人是夏珂,她睁大了眼睛,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黑白分明的眸子宛若铜铃般,呆如木鸡。

    四目相对,太多的不置信。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因为这一吻而显得有些僵硬。时间仿佛停滞不前,两颗心都扑通扑的直跳。

    夏珂回过神,蹙起眉头,眸子转了一圈,他也不动也不离开。于是她头就动了下,然后伸出了舌尖碰了下。自己吓了一跳,猛地将他给推开,扭过了身子面对了着窗外。

    江夜痕退后了几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夏珂的脸开始发烫,心跳了快了不少。她见江夜痕没出声,她咬着唇瓣看不看他直接跑了出去。

    江夜痕呆呆地看着她从窗子边跑出去,慌忙走到门口却听下了脚步,出去该说什么?

    “小珂?你不玩了吗?”

    夏珂险些撞到了江母,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红着脸道:“玩了好一会儿了,我要回去药铺了。”

    夏珂说完就匆匆的跑开。江母疑惑地看过去,扭头看了江夜痕的窗子,嘀咕道:“这孩子……”

    江夜痕听到母亲的声音,急忙坐到窗子边,低着头拿着书装模作样的看起来。江母走过去就看到他在认真的,于是喊道:“夜痕,要不要吃个瓜再看?”

    江夜痕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含笑着摇了摇,“先放着吧,等我把这个看完后,再吃。”

    “那你记得吃,这下热天的多吃点新鲜水果比较好。”江母也没提夏珂,提着一篮子蔬菜去了厨房里。

    江夜痕吐了一口气,心情久久没法平静。

    夏珂也没法平复心情,去了药铺一呆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坐立不安起来,心里总是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开放了,吓了江夜痕?

    “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流氓?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随便的人?”夏珂来回纠结着,皱着小脸又捶了自己的脑袋,“夏珂呀夏珂,你真是太冲动了,非礼谁也不能去非礼江夜痕。万一他认真起来……”

    夏珂回头,看到老爷子吓了一愣,惊愕道:“爷爷,您来就不能吭一声吗?真是吓死我了。”

    她顿时捂住了嘴巴,眼睛转了一圈。老爷子没听到自己刚刚的嘀咕的话吧?

    “哼,我还没说你呢,一个人嘀咕什么?连我来了都不知道。”老爷子斜了她一眼,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书看了起来。

    夏珂没吭声,转身去给老爷子泡了茶水放在他手臂。老爷子瞧她也不说话,和平时想必又太安静了,凝眉问道:“怎么了你?有心事?”

    夏珂有写丢魂儿,听了老爷子的话,猛地抬头,“啊?没,没有哇。嘿嘿,我哪有什么心事。”

    说完她端着茶盏,大眼睛转动着。老爷子看着她没出声,心里却想着,夏珂也大了,女儿家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了。于是便笑呵呵得继续看自己的书。

    夏珂就坐在里面的小桌案边,面前放着一本药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吻。

    那个吻就像烙印一般烙在了心里,令她发痒难耐。

    一个上午,她都没法聚精会神的。就连老爷子给人看完了病,开了药方子,病人拿着药方子去找她,她还在呆着。

    病人回头喊道:“夏大夫,小珂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老爷子这才看过去,瞧夏珂像丢魂了一样,起身走过去拍打了她一下。夏珂惊了一下,看清楚了老爷子和病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站起来喊道:“爷爷。”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问。

    夏珂摇头,笑着接过病人手里的药方,那病人担忧道:“小珂,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还是让夏大夫来抓药吧。”

    夏珂怔住,老爷子从她手里将药方拿过去,平淡的睨了她一眼,转身去药柜边给病人抓药。

    她紧了眉头,鼓着腮帮子,想了想道:“爷爷,那我出去跑一圈。”

    老爷子抓完药,清点了下递给了病人,叮嘱了几句后才看向夏珂,“我说你今天跟丢魂了一样,想什么事情呢?”

    “可能是昨夜没休息好吧。”夏珂打马虎眼儿,见他半信半疑,笑道:“爷爷,我还是出去跑一圈,下午就好了。”

    “这都要中午了,外面这么大的太阳,你出去跑一圈,不怕中暑?”

    夏珂看了外面毒辣的太阳,摆摆手道:“你不会的,爷爷请放心吧。”

    说着她迅速的跑了出去,顺着村里那一条小道跑了几步就停下来喘息着。她捂着胸口,靠在一颗树干上,沉默了好一会儿,脑子里都是江夜痕的身影,她甩了下脑袋,站直了身子愤恨道:“还真是阴魂不散了,怎么满脑子都是江夜痕!”

    这两天割菊叶的人越来越多了,路上不免会经过几个村民,都会询问她怎么会一个人站在树下。夏珂笑道:“家里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说着她又漫无目的往前面走了好久,看着沈阿花从对面跑来,想了想也没有要躲的意思,就站在原地等着她跑来。

    沈阿花着真是的铁了心要减肥了,几天不见又瘦了好几斤。

    阿花看到夏珂,怔了下,快速跑过去,本想扑上去,可想去山坡的事情,顿时刹住了脚,憨笑道:“珂郎,你怎么在这里?”

    “我出来透透气。”夏珂瞧她满头大汗,上下前后打量着,“不错了啊,瘦了不少,所以说付出还是有回报的。”

    阿花被他夸奖了,高兴的蹦跳起来。拿着帕子擦了脸上的汗水,笑道:“这都是珂郎的力量,俺娘说俺还是太肥胖了,再坚持几个月。”

    夏珂点点头拍拍她的肩膀道:“不错不错。继续坚持把,会成功的。”

    阿花笑的灿烂。夏珂看看前面看,又回头看看,转过了身子,喊道:“阿花,我们一起回去吧。”

    “好。”

    阿花这么安静的和夏珂走在一起,还是头一次,一些羞涩。低着头不敢去看夏珂,夏珂瞧她娇羞的模样,勾唇笑了笑。

    “阿花,你跟我说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阿花猛地抬头看着她,心沉了下,“珂郎有喜欢的姑娘吗?”

    夏珂愣住,随即点头,“算是吧。”

    “那……是不是俺呀?”阿花从满希望的看着她。

    夏珂忽然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小心翼翼的试探,“如果,我说不是你,你会如何?”

    阿花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置信。夏珂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还担心她等会哭起来,刚想安慰,她忽然笑了起来。

    夏珂觉得她笑的有些莫名其妙,然后问道:“阿花,你笑什么?”

    阿花看着她,强忍住了笑意,“俺就觉得珂郎喜欢的姑娘肯定不是俺,所以才觉得很好笑。”

    夏珂完全没有感到哪里有笑点,动了下嘴角满脸尴尬。

    “你还没呢,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她又问。

    阿花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思考着个问题。盯着夏珂道:“什么感觉,这个感觉,俺觉得非常奇妙。就拿俺想嫁给你来说,就是每天都想看到你。”

    夏珂扯了嘴角,呢喃道:“每天都想看到我?”

    夏珂结合自己和江夜痕,摇头否定,“不对不对,我是一点都不想见到他。”

    “谁呀?”

    夏珂看着阿花,差点说出江夜痕的名字,干咳一声道:“一个你不认识的人。照你这么说的话,我还是不够喜欢一个人对吧?”

    阿花似懂非懂,询问道:“珂郎不想见到那个姑娘?那平时会不会有想他?就是做什么事情,满脑子都会想到她?”

    夏珂认真的思考着,摇头道:“没有哇。”

    阿花听她这么一说高兴的捶了她的后背,“那你这算什么喜欢?俺喜欢你,可是每天都想着你,念叨着你,就连运动的时候,就假设你在前面等着俺,这样俺才有力气跑起来,你可是俺的精神支柱。”

    一番话,夏珂受到了不少惊吓,这番话像傻里傻气的沈阿花说出来的?她抓住阿花的手腕,认真的把脉。

    阿花凝眉,不解问道:“珂郎,俺又没生病,你这是……”

    “别出声。”夏珂说了一句,又认真的看着她,松开手询问道:“真不傻了?”

    “嘿嘿……”阿花傻笑着,“俺可从来没说俺傻呀,那都是你们说的。”

    夏珂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年了,明明就是个傻阿花,这会儿怎么可能还不傻了?

    “你骗我?”

    阿花惊了一霎,摆手焦急道:“珂郎,俺可没有欺骗你,大家都说俺傻,其实俺一点都不傻。”

    夏珂紧紧地盯着她,想到被她扒了裤子的事情,就有些心慌,然后询问道:“那上次你……”

    “哦,你是说俺扒了你裤子的事情?”

    夏珂板起脸,“你还说。”

    “不说了。”阿花捂住了嘴巴,眼神儿悠悠地转了下,拿开了手冲她笑了下。

    夏珂扶额之际,还在思索着要不要询问询问,也不知道阿花是真傻还是真傻。可从脉象上来看,她根本就是一个很正常姑娘。从举止上来看,又有些傻气。她忽然回头看着阿花,阿花紧张道:“怎、怎么了?突然这么看着俺,俺有些害怕。”

    “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夏珂白她一眼,凑近了点,询问道:“我能信任你吗?”

    阿花疑惑地看着她,点头道:“当然可以信任俺,你说的话,俺都没敢告诉其他人。就是那天的事情,还有江家小哥的跟俺说的,俺可是连俺娘都没有说过。”

    “好姑娘。”夏珂决定就信任她一次,还试探的问道:“那上次你扒我裤子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

    夏珂说着红了脸,那玩意儿她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阿花有时候是有些傻气,可脑子非常清楚,当然夏珂和江夜痕说的话,她也都记在心里,除了那天在夏家被逼迫的无话可说了,才把夏珂没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从夏珂救了她那天开始,她就决定要好好运动,按照夏珂给的方案来做。

    见她说不下去的时候,她轻笑,“珂郎,你是不是说你没鸟的事情啊?”

    夏珂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小点声。你跟我装糊涂呢?是不是从那时候就知道我……”

    阿花摇头,“不是。”

    “不是?是更早的时候?所以你扒我裤子那次是故意的?”夏珂瞪大了眼睛。

    阿花着急着摆手,“不是不是,那时候俺是真的很喜欢珂郎,做梦都想着你呢。扒裤子那次是俺娘给俺出的注意。从前几天,俺们一起从山坡上滚下去,当时你衣服穿那么单薄,而且俺当时虽然崴了脚,可也撞了头,整个人就清醒了很多。回想了很多事情,才恍然大悟。”

    夏珂匪夷所思的盯着她,前几天的事情,居然现在才说。

    “所以说,你知道我……”

    阿花笑着点头,“俺也想了好几天才想明白,所以珂郎,你别生俺的气了。”

    “哼。”夏珂装做很孤傲的模样,扬起了下巴。

    阿花抓住她的手臂,哄着道:“珂郎,俺给你道歉。”

    夏珂抓住她的手臂,认真的问道:“我真的可以信任你?”

    阿花郑重的点头,伸出手指发誓道:“珂郎的事情俺若是敢说出去一个字,俺就不得好死。”

    “行了行了,我信你了。”夏珂勾住了阿花的脖子,想笑又忍住,看到远处来人,连忙松开,站远了点,等着村民走开后,她才说道:“那怎么以后可是朋友了。”

    “真的吗?”

    阿花激动的要去抓她的手,夏珂退后了好几步,指着道:“别动手动脚的,我现在好歹是个男人,男女有别知道吗?”

    阿花笑着点头,“知道了知道了,那俺们一边走边说。”

    夏珂边走边打量着她,走了很久还不放心的询问道:“我真的可以信任你?你要知道,这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旦我的身份曝光后,可能我全家都会遭殃。”

    阿花再次点头,“俺刚刚不是发誓了吗,更何况,俺若是要说的话,早就说出去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夏珂松了一口气,笑道:“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是好朋友了吗?”

    “当然。”阿花拍拍胸脯,“珂郎以后就是俺的好朋友了,以后谁敢欺负你,俺就用俺这肥胖的身体压死他。”

    夏珂大笑起来,高兴道:“真好,那我以后有什么心事就可以跟你说了,对吗?”

    “嗯嗯,只要珂郎愿意说,俺就乐意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