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神医兵王〕〔钱疯子赚钱〕〔重生有毒:狂妄军〕〔大侠上位〕〔毁灭木叶之佩恩霸〕〔天阿降临〕〔第一宠婚:顾少,〕〔绝天武帝〕〔武人无敌〕〔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娇女有毒:腹黑王〕〔美漫丧钟〕〔末世超级神机〕〔使魔异界行〕〔我在洪荒打钱〕〔能穿越漫威的大奥〕〔自然大玩家〕〔邪恶总裁深入宠〕〔高能优质偶像〕〔食鬼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7烫伤
    “好,以后你没事的时候就来找我。”

    阿花两眼发光,惊喜道:“真的?那太好了,那日你大伯娶二房,俺也好想去尝尝江家伯母做的酒宴,只是想到俺想到自己太肥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也就是那日傍晚和你一起滚到了小湖里。”

    “这有什么难的,江伯母会的我也会,改天我做了好东西,就喊你来尝尝。”说完夏珂摆手,“不行不行,你现在还在减肥呢,还是吃一些水煮的白菜吧,偶尔吃一顿肉,还是控制一下。等以后你这肥胖症减下去之后,再吃吧。”

    阿花叹息一声,“也不知道俺还要坚持多久。不过,不管多久,俺都能坚持。”

    她捏着拳头目光坚定无比。夏珂笑着握紧她的拳头,给她加油打气,“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村里,老爷子刚好锁上药铺的门,扭头就看到她和阿花在一起,诧异的盯着她。

    “爷爷,我回来了。”

    阿花跟着走过来,笑眯眯的喊道:“夏爷爷好。”

    老爷子看到阿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上下打量之后,笑道:“阿花很有毅力,看样子瘦了起码有三十斤了吧?”

    阿花点点头,“差不多了。”

    老爷子忽然怔住,心里想着今日的阿花似乎和往日的阿花有些不同。夏珂瞧老爷子的目光一直在阿花身上,她拉着老爷子的手臂,“爷爷,我肚子饿了,咱们一起回去吃饭吧。”

    老爷子收起了视线,附和了一声,又看向阿花。夏珂松开了他的手臂,“爷爷等一下,我和阿花说叮嘱几句减肥的要领。”

    她把阿花拉着去了一边,谢了一眼老爷子,小声说道:“你这突然不傻了,会一引起别人怀疑的,所以你还是傻点好,以免被怀疑。”

    阿花听后点头,忽然大笑起来,“好的珂郎,俺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好好锻炼。”

    夏珂扯了扯嘴角,真是被她给吓了一跳,然后尴尬的看着老爷子,朝着阿花摆摆手,“那我就回去吃饭了,你也快点回去吧。”

    “好的,珂郎、夏爷爷,俺回家啦。”阿花大喊着。

    老爷子听后点点头,等着夏珂走到自己跟前,不由得询问道:“这个阿花到底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她有些不对,你跟她是不是走的太近了?”

    “啊?太近了吗?不会吧。”夏珂挠挠头,“爷爷,您不是也知道,阿花可是一直都缠着我的,近点不是更合情合理吗?若是有一天阿花忽然不缠着我了,那我才觉得奇怪呢。”

    老爷子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对,于是笑呵呵道:“哎呀,爷爷这是老了,越来越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你们一时这样,一时那样,我可经不起你们这般折腾。总之,跟那些年轻的小伙们,或者小姑娘们玩耍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夏珂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乖巧的点头,“爷爷我会很小心的。”

    老爷子也不在说话,跟着她走到家门口,他看着地上晒的菊叶子,弯腰翻了下。夏珂要弯腰帮忙,他喊道:“你别忙活了,回去帮着你娘做饭吧。我看她的身子是越来越笨重了。这已经是八月初了,月底怕是要生了吧。”

    夏珂点点头,之前就算过了预产期,确实是在八月底。她直起了身子,扭头看自己的家门口,于是道:“那爷爷,我就回去帮忙了。”

    “去吧。”老爷子说。

    夏珂回去后就大喊道:“娘,我回来了。”

    看到刘氏在厨房里忙着,夏珂担心的跑进去,忙接过她手里的盆子,“娘,这些对你来说真的是太危险了,不是说让你等着我回来在做饭吗?你怎么亲自动起手来了。”

    她把谁碰放在桌案上,搀扶着刘氏坐下来。刘氏笑道:“没有那么矫情,我现在精神的不得了呢。”

    夏珂板着脸笑了下,“以后这些事情还是我来。”

    “好好好,你来你来。娘这不是怕你回来冷锅冷灶的肚子饿么。”刘氏说。

    夏珂转身走到桌案边,“没关系的娘,以后这些我来就好,你就负责吃饭睡觉,好好照顾弟弟就好。”

    她看着桌案上的面,扭头问道:“娘,中午吃面如何?”

    “吃面?”刘氏看着夏珂,凝眉道:“可是这么热的天,擀面的话太热了……”

    “没关系的。今天我们不是热面了,煮凉面吧。”夏珂找来蒜瓣放在刘氏旁边,“还要麻烦娘帮我剥蒜吧。”

    “好。这个凉面是不是你江伯母教你的?”刘氏笑着问。

    夏珂笑嘻嘻回道:“对呀,我的手艺那可都是伯母教的。上次我去她家,见到他们大中午还吃面条,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凉面。大热天的,吃点凉面很解热。”

    “好,那我要尝尝看你说的凉面到底好不好吃了。”

    夏珂回头笑了下,和面、揉面然后拉面,她也将晚上要吃的面给拉好放在了面盆里。然后去烧水,待水开后将面下锅,煮熟之后将面放在凉水里,冰了好几道之后才冷却了下来。

    夏珂将蒜瓣在油锅里炸了下,做成了蒜汁,还切了点黄瓜丝,弄了点花生,放在碗里,上面浇了点蒜汁,上了桌子。刘氏看着碗里的凉面,嗅了嗅,“好香,原来凉面就是这样做的,里面还有黄瓜丝和花生呢。”

    “嗯,娘尝尝看。”夏珂将筷子递给她。

    刘氏尝了一口,凉面兑上这酸辣的蒜汁,美味十足,简直就是唇齿留香。

    “好,味道很好。这个凉面,集市上好像也没有卖的,这大热天吃这个真是太解热了。”刘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珂见她吃的开心,自己也开心起来。

    经过夏珂和阿花的事情之后,夏珂几乎忘记了江夜痕,忘记了在他书房里的那个吻。下午在药铺里忙前忙后,一点都没丢魂。

    一直到傍晚关门后,夏珂才伸着懒腰,“下午真的好忙,还有几个明天要来复诊。”

    “是呀。”老爷子关上了门,看她捶着肩膀,扬眉问道:“累了吧?下午没丢魂儿,怎么上午像丢魂了一样?”

    “上午?哎呀爷爷,我不是跟您说,是因为我昨夜没睡好吗?”夏珂跳过这段对话,走在前面回头倒着走,“爷爷,那菊叶经过一天暴晒应该干了吧?那我们什么时候烧掉?”

    “一天那能就晒干了?再晒一天吧。”

    老爷子走进了院子里,夏珂转过身子,就看到江母和江夜痕在院子里帮忙收着菊叶。夏珂看到江夜痕,就想起了早上的事情,接着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尤其实在和他对视之后,心就乱了节奏,扑通扑通直跳。

    “爷爷,这么多人在忙着,就用不我帮忙了,那我回去给我娘煮饭了。”夏珂说完也不等老爷子同意,一溜烟跑没了。

    江夜痕听了她声音,也只看到她那如疾风一样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他垂下眸子沉默了一瞬,又弯腰帮着将菊叶给装起来。

    第三天,村长实验结果出来了,正挨家挨户的去通知,让所有人都去割菊叶子晒。而夏家的菊叶都已经晒干了,老爷子堆了个简陋土坑,将菊叶子全部都烧了,夏珂在火堆里扔了两个红薯。

    江夜痕去的时候夏珂正在火堆前面站着,手里拿着一个长木棍,时不时的戳着火堆。刘氏觉得火前面太热,于是喊道:“珂儿,你站远点。”

    夏珂顾着里面的红薯,回过头说道:“哦,马上。”

    她却看到江夜痕站在刘氏旁边,她嘴角猛地一抽,迅速的转过了身子,站在了老爷子旁边。两人中间隔着一家子的人,谁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待火势褪尽,老爷子向灰烬走去,夏珂跟着跑过去,蹲下来拿着木棍去戳红薯。刘氏叮嘱道:“当心点,也不知道烧熟了没。”

    “这么大的火,肯定熟了。”

    夏珂回头笑了下,将里面的红薯给抛出来。伸手去拿却听江夜痕说道:“当心烫。”

    夏珂甩了下手,确实有些烫了。她仰起头看了江夜痕一眼,低头将红薯包在树叶子里,隔着青叶子也不会烫了,然后转身跑到了一边,蹲下来吃红薯。

    老爷子还在等那菊叶灰冷却,回头看她一个人在吃,又见这边只有江夜痕一个孩子,于是喊道:“珂儿,你不是和夜痕走的挺近吗,烧了红薯也不分一个?”

    夏珂正咬着红薯,睨了一眼全当没听见,也没有吭声。

    江夜痕含笑说道:“估计还不够她一个人吃吧,给她吃吧,瞧那样子,应该是很久都没吃到烧红薯了。”

    夏珂听后横了他一眼,暗哼了一声,全当没听到,自己吃自己的。

    菊叶灰冷却后,老爷子用麻袋子装了好几袋,江家的东西也包含在内,一起用马车运到地里去。夏珂本想跟着去,可江夜痕跟着,她只好待在药铺里。

    傍晚,一群人回来,夏珂还在药铺里忙着。江母和江夜痕路过药铺,她看了药铺的病人,轻声问道:“小珂有几日没去家里了吧?”

    江夜痕迟疑了一会儿,才点头,“嗯,有几日了。”

    “自从那天早上匆匆离开后,就再也没去家里了。”江母扭头看着江夜痕,“你不是欺负她了吧?”

    江夜痕怔住,失笑道:“母亲,我怎么会欺负她,可能这些日子太忙了,所以才没来吧。”

    他会想起那天的事情,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江母没在说话,转身回了家里。江夜痕站在药铺外面好一会儿,前思后想之后才踏进了药铺里。他也明白夏珂这几天不去家里玩,就是因为那天早上的事情,估摸着也是不太好意思。

    江夜痕这是准备道歉,进去后夏珂刚好忙完,正在给自己倒茶水。余光中看到了江夜痕的身影,以为看错了,猛地扭头看过去,滚烫的茶水全部都洒在自己的手上。

    “啊。”

    夏珂疼的叫了一声,茶盏碎了,茶壶搁在了桌子上。江夜痕心慌了下,大步走过去抓住她的手拿去了药铺的后院,用冷水冲了下。关心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夏珂双眼泛红,手背当时就红了一块,江夜痕问道:“药铺里有烫伤膏吗?在哪里放着?”

    夏珂皱着眉头摆手道:“没有,我去空间里拿。”

    江夜痕停下来,对于她忽然在眼前消失已经见怪不怪了,片刻后她从里面出来,手上拿着烫伤膏,他伸手接过,又拉着她的手,“你跟我来,我给你上药。”

    夏珂睨了他一眼,没出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江夜痕给她上药,还关心着,“幸好烫的范围不大,我看你这手就要废掉了。”

    夏珂睨他两眼,依旧不吭声。

    江夜痕给她上药后,见她咬着唇瓣不说话,凝眉道:“是不是疼的不想说话?很疼吗?”

    他对着夏珂的手吹了下,夏珂却抽了出去,并且给了他个白眼。

    “怎么了?平时不是话挺多的吗,这个时候一个字也不说了,该不是烫傻了吧?”江夜痕伸手要去抚摸他的额头,她却挥手打开。

    “别动手动脚的,还不是因为你?”夏珂翻了个白眼,“没事跑我药铺来干嘛?害我手抖了下,把手给烫伤了。”

    江夜痕露出了无辜的眼神,怔了下失笑道:“我到成了害你烫伤的人了?我又不吃人,看到我你抖什么?”

    “哎呀,你烦死了。”夏珂猛地起身,被戳破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斜眼道:“你管我抖什么,我……”

    她顿时语塞,江夜痕笑着站起来,“既然跟我有关系,那我就负责起来。夏小爷,可以收工了吗?”

    江夜痕含笑指着门口,示意她可以关门回家吃饭了。

    夏珂眨眨眼睛,看了门外,横了他一眼,却又无可奈何,扯下了腰间挂着的钥匙,塞入他手里,大步朝外面走去。

    江夜痕抿嘴含笑,又见脚下碎渣挺多,怕她明日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着了,伤了脚。于是就将地上碎屑给扫了。

    夏珂站在门口看着他将碎屑倒出去,然后将笤帚放好,出门后锁上了门,将钥匙递给她。

    “你的手不要碰水,明日最好也不要动了。”江夜痕看了一眼,蹙眉道:“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起泡。”

    “少咒我。”

    夏珂看着手背,又嘟嚷道:“大热天的不能碰水,怎么能成?若是它十天半月都不好,我岂不是全身发臭了?”

    江夜痕轻笑,“没有那么夸张,不是还有另外一只手吗?也可以让三婶帮忙。”

    他倒是想说可以找自己的来帮忙,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这话说出来,肯定会被她给狠狠地打一顿。还会辱骂自己是个登徒浪子。

    夏珂斜了他一眼,还埋怨道:“都怪你。”

    “是是是,都怪我怪我。为了表达歉意,我晚上给你煮鱼吃?”江夜痕面带笑容,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煮鱼?”她想了下,也确实很久没吃鱼了,晚上吃鱼倒也可以,本想应下来,可有觉得自己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也太没有面子。于是扬起眉梢,斜眼轻笑,“你的手艺有我的好?”

    似乎猜准了她会这么说,他摇头叹息,“虽然没有你的手艺好,可我煮的味道也是独一无二的,你确定不吃?”

    “吃吃吃,谁说我不吃了,我又不生鱼的气。”她扶着手腕白了他两眼,扭过头却笑了。

    江夜痕的眉目含笑的跟在她身边朝着院子里去。

    走到夏珂家门口,江夜痕喊道:“你等会儿来,还是我做好了喊你?”

    夏珂回头,“你先回去,我等会儿自己过去。”

    江夜痕点头,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刘氏听到夏珂的说话声,缓缓走了出来,看到她抓着手腕,定眼一看急忙道:“手怎么了?这是……烫的?”

    夏珂缩了下手,冲着刘氏笑了下,“没事的娘,不碍事。是我自己倒水的时候不小心给烫的。”

    刘氏心疼不已,“瞧这手抖烫伤了,还说没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还伤着哪里吗?”

    “没有娘,就烫了手,我已经上了药,不碍事的。”

    “你呀,什么时候让娘放心过?”刘氏点了她的额头,叮嘱道:“千万别碰水了,不然感染了可不好。疼不疼呀?要不要让你爷爷来看看?”

    “不用麻烦爷爷了,我自己会处理。”夏珂安抚了刘氏,又拉着她去了厨房里,“娘,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刘氏拉着她,“你手都这样了,还担心我。还是我给你煮吧。”

    说着刘氏去就和面,里面放了两个鸡蛋,烙了个鸡蛋饼,又煮了面条。夏珂就在厨房里看着,主要怕刘氏磕着碰着了。

    饭好后,夏珂吃了一个鸡蛋饼,犹豫了片刻才到道:“娘,等会儿我去隔壁吃鱼。”

    刘氏望过去,“你伯母又煮好东西了?你想吃鱼可以跟娘说啊,怎么麻烦人家呢。”

    “不是伯母煮,是江夜痕煮,谁让他……”夏珂顿时闭上了嘴巴,低头道:“没事,反正我就是要吃他煮的鱼。”

    刘氏放在了饭碗,认真的看着她。

    夏珂被她看的手写心慌了,凝眉喊道:“娘,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花脸了吗?”

    刘氏微微倾身,“珂儿,你老实跟娘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夜痕?”

    夏珂愣住,眨眨眼睛,犹豫着笑道:“哪能呢,娘,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两隔壁,我又不太喜欢和堂姐妹玩,再说也玩不来。我和江夜痕走的确实近了点,可也不能怀疑我喜欢他吧?”

    “真的?”

    夏珂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我们可是……可是,好哥们儿,对,就是好哥们。”

    说着她站了起来,笑道:“娘,你慢慢吃,我去隔壁看看我的鱼好了没。”

    刘氏没吭声,看着她含笑走出去,心里越发的不放心。

    夏珂出去后长吐一口气,自我怀疑起来。

    我喜欢江夜痕?这怎么可能?

    她时而低头,时而抬起头,在偏院门口来回的徘徊着、嘀咕着、反思着。突然,偏院门打开,夏珂惊了一霎,扭头看着愕然怔住的江夜痕,嚷着道:“就不能轻点,你吓着我了。”

    江夜痕夜痕无辜,哑然失笑,“我真是冤枉,我哪里知道你就站在门口?既然都到了门口了,怎么不进来?”

    夏珂自然不承认早来了,否认道:“我也才刚刚到,还没开们就被你吓一跳。鱼煮好了?”

    “好了,这不是来请你过去的么,走吧。”江夜痕做了个请的手势。

    夏珂满意的轻哼一声,大步走了进去。走到厨房外面就闻到了鱼香味。她跑了进去,看到盘子里放着一盘红烧鱼,她嗅了嗅笑道:“好香,这真是你烧的?”

    江夜痕眉梢动了动,江母笑道:“是呀。夜痕回来了就说把你的手给烫伤了,要做个鱼补偿你一下,于是就烧了红烧鱼,你尝尝看味道好不好。”

    “是吗?”夏珂从江母手里接过筷子,夹了鱼肚子上的肉,放入嘴里点头道:“确实不错,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

    江夜痕轻笑出声,“你喜欢就好。既然这么喜欢,我是不是也能被原谅?别生气了成不?”

    夏珂怔住,忽然又想起前几天的事情,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好在这是晚上,灯火也暗沉,她又低着头,所以他们也没有发现。

    “那,看在这鱼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江母笑道:“都是小孩子过家家,和好如初就好。快来,我还炒了几个小菜,咱们仨坐下来美美的吃一顿。”

    “好。”

    夏珂开心的应了一声,要去端鱼,却被江夜痕给抓住手腕,“你又忘记自己的手了,去坐着,我来端。”

    夏珂就拿了筷子,出去后坐在那颗樱树下,三人吃的差不多后,江母才问道:“小珂的手要紧吗?药都上了吧?”

    “上过了伯母,不用担心,就是点小伤。”

    她捏着袖子去插嘴,江夜痕又抓住她的手臂,将帕子递过去,“干净的。”

    夏珂尴尬的看了帕子,又看着江母,“哎呀,这衣服本就脏的,擦一擦也没关系。你留着自己用吧。”

    还没说完,江夜痕直接拿着帕子亲自给她擦了嘴巴。夏珂怔住,忙抓了过去,紧张的看了江母,忙道:“好了好了,这帕子我就归我了。”

    夏珂觉得江母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但是她拿了江夜痕的帕子,江母才觉得奇怪,心里想着这孩子是不是喜欢上自家儿子了。见夏珂将帕子放在口袋里笑着起身将碗筷收起来。

    夏珂也要去帮忙,江夜痕拦住,“你手有伤,放着我来吧。”

    江夜痕将菜盘子端到了厨房里,江母接受又看了门口小声道:“去和小珂聊天吧,厨房的事情我来就好。”

    “那就有劳母亲了。”江夜痕含笑着转过了身子,大步走了出去。

    夏日的夜晚很凉爽,两人除了看看天空的星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沉默了好一会儿,夏珂想起了玉米的事情,扭头问道:“地里都忙完了?”

    江夜痕点头,“就像咱们上次撒化肥一样,这个灰又没什么重量,也不会觉得累,加上人手又多,自然就很快了。”

    夏珂笑道:“那回来的路上看到了很多人在割草?”

    “嗯,村长的动作慢了点,但他也是为了全村考虑,所以才会亲自试验一下,不怕一万就是万一。”

    “理解,换了是我,我肯定也会实验。”夏珂跟着说。

    江夜痕看了她一下,又看着夜空,两人就没在说了。之后夏珂觉得今天没做什么事情感觉很累,江夜痕还下地里去了,肯定也累了。

    “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洗洗睡吧,我也回去睡觉了。”夏珂站了起来。

    江夜痕才跟着起身,点头道:“好,那我送你。”

    走到门口夏珂转身说道:“别送了,你今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江夜痕停下,点头应声,“嗯,你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压着手了,不然到时候就是一块伤疤,我就担心它会起泡,被你弄破后,就算长出新的皮,也会有点疤痕。”

    夏珂无所谓的耸耸肩,“没关系,手不重要,就算是脸,我也不怕。”

    江夜痕有些惊愕,本想说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脸,她居然不在乎。转而一想,她的魂魄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夏珂见他欲言又止,轻笑道:“是不是被吓着了?”

    “那到没有。”

    夏珂不以为然的‘嘁’了一声,转身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心知肚明就行了。我回去了,你也关门睡觉吧。”

    “嗯,你还是要注意点手。”他见夏珂举着手满不在乎的挥了挥,叹息一声,看到她身影后,才回到了院子里,关上了房门。

    夏珂回到了家里,刘氏房间还在亮着。她走到门口刘氏喊道:“珂儿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娘还没睡觉呢?”夏珂朝里面看了下,刘氏正坐在床上做衣服,看着颜色询问道:“又给爹做衣服呢?”

    “是给你做的。”刘氏扭头笑道:“我看你的衣服就那几种颜色,上次听说你很羡慕人家穿红色衣衫的的人,所以就买了玫红色的布料,给你做衣服。”

    “啊,这是玫红色?”夏珂还以为其他颜色呢,凑近看了看果然是红色。她笑着在脑海中补了一下自己穿着红色衣服是个什么样子,想了想却笑了出声。

    “笑什么?”刘氏问。

    “我想了下自己穿红色的模样,也挺帅气的。嘿嘿。”

    其实上次,她是说江夜痕穿上红色的长袍应该很俊美,没想到这话居然传入到了刘氏的耳朵里,居然开始着手给自己做了。

    “这衣服应该在分娩之前能做好,等生了孩子,怕是好久都没办法做衣服了,所以就提前给你做一套。我刚看了下衣柜,冬装还有两套没有穿,去年做的有点大了,今年穿着应该正合身。”

    夏珂看着刘氏,坐在床边抱着她的手臂,“娘,你真好。”

    “傻孩子,我是你娘,不对你好,对睡好?”刘氏被她抱着手臂不能动弹,便指了她额头,“快松开点,当心扎了你。”

    “不要。”夏珂仰头轻笑,“娘,等弟弟生下来后,你会不会只疼爱弟弟了,对我不闻不问了?”

    刘氏哭笑不得,斜眼道:“你当娘是个重男轻女的?着手心手背可都是肉。”

    “那还差不多。”夏珂笑着手臂又紧了几分,最后索性起身跳上了床躺在刘氏的身边,“娘,我决定今晚就跟你睡。”

    刘氏怔了下,“这怎么成?万一……”

    “哎呀娘,咱们家里的事情谁知道?我不管,我今晚就是要跟你睡,长这么大我都没有跟娘一起睡过。”

    刘氏轻笑着点头,“好,就一晚上。”

    “嗯嗯。”

    夏珂枕着手臂看着屋梁,和刘氏说着小话,不知不觉的就睡了着了。刘氏将被子给她盖在肚子上,也有些累了,才扭头吹了油灯,烫了下来。

    翌日早上,夏珂是被手给疼醒的,闭着眼睛抚摸了下,黏糊糊的这才睁开眼睛一看那水泡已经破了,她皱着眉头嘀咕道:“江夜痕就是个乌鸦嘴。”

    说完才想起来昨夜睡在刘氏的床上,猛地起身,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她翻身下床,去了后院,刘氏在厨房里煮饭。她走过去喊道:“娘,你醒了怎么不喊我?”

    “我看你睡得正熟,就没喊你。在等一下,粥马上就煮好了,馒头已经热了,你去洗脸来吃饭吧。”刘氏说。

    夏珂看她还能应付早饭,点头去洗脸漱口,然后才进去拿了馒头,将中间掏了个窝,把腌制的泡椒放在里面,吃了起来。

    刘氏还在说道:“你呀,少吃点辣椒,对你手不好。”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吃。”说起手,夏珂疼的皱了下眉头,只想等到去了药铺再上药,然后简单的包扎一下。

    吃过饭后,夏珂准备出门刘氏喊道:“珂儿,你的手需要上药,我帮你。”

    “啊?不用麻烦你娘了,我去药铺自己来就行。”转身出去就撞上了老爷子,她喊道:“爷爷早。”

    “早,你娘刚刚说什么上药?哪里又受伤了?”老爷子问。

    夏珂也没想隐瞒举着手给他看,“昨天晚上不小心烫了下,起了水泡,晚上睡觉又给弄破了,所以我娘才说要给我上药的。”

    老爷子看了之后横她一眼,“这么严重?你真是太大意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烫着?你又不是个孩子,做事还毛毛躁躁的,跟我去药铺,我给你上药,再包扎一下。”

    夏珂扯了嘴角,尴尬的笑了下,回头和刘氏说了一声,就跟着老爷子去了药铺。

    进去后,老爷子那了自己配的烫伤膏给她上了药,又包扎了下,叮嘱道:“千万不要碰水了。昨天怎么不包扎?”

    “我想这天气这么热,包起来也不好,没想到晚上睡觉忘记了这个事情,结果就这样了。”夏珂偷瞄老爷子的表情,随即笑出声,“没事的爷爷,过两日就好了。”

    “我看你这留下疤痕怎么办。”老爷子没好气的白她一眼,“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把手给烫了……”

    夏珂嘟着嘴巴,盯着自己的手,“您就骂吧,反正这手已经成这样了。”

    老爷子愤恨的起身,寻找着水壶准备烧茶水的。夏珂忙喊道:“爷爷,破的就是水壶,您就别找了。要不我回去给您拿一个来?”

    老爷子叹息一声,拿着鸡毛掸子到处清扫。夏珂见他没吭声,起身道:“那我回去拿了。”

    说完她就跑了出去。

    不过没有走到院子里,江夜痕就提着水壶脚步轻缓的走来。碰到夏珂停下来喊道:“不去药铺了?我是给你送水壶的。”

    夏珂看了他的水壶又看着他,走过去要去接,他去移开。夏珂疑惑地看着他,“不是送水壶吗,给我呀。”

    “你手有伤,还是我拿吧。”江夜痕看了她的手,“包扎起来了?是不是起了水泡又破掉了?”

    夏珂白他一眼,“是啦,什么都让你给说中了,你还真像个诸葛亮。”

    “诸葛亮是谁?”

    “诸葛亮就是……”

    “哦,我知道了。”江夜痕打断她的话,轻笑道:“你给我的那些书中,有一本三国演义,虽然还没开始看,但是我翻了下,记住了这个名字。”

    夏珂扯了扯嘴角,“知道还问,诸葛亮神通广大,可神了。”

    “嗯,等我回去好好看看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过,这是夏爷爷给你包扎的?”话题又回到她的手上,见她点头,扶额失笑,“我就知道你睡觉不老实,那夜,你我在外面的稻草堆上……”

    “喂,江夜痕,别胡说八道。”夏珂给他一脚,左右看看,警惕道:“这话说出去会让人误会的。”

    “是是是,我不说就是了。”

    两人转身就到了药铺屋檐下,进去后老爷子已经将屋子打扫干净,正在整理药柜。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抬起头看过去。她二人已经进了屋子,他便说:“夜痕也来了?”

    “夏爷爷,我是来送水壶的。”

    说完老爷子诧异的盯着他,又看向夏珂,“怎么从你家拿水壶?珂儿,咱们家里不是有很多吗?”

    夏珂心里咯噔一紧,刚要解释,江夜痕便说:“是这样的爷爷,昨日我害的小珂受伤,又打碎了水壶,理应赔偿。”

    夏珂低着头,吐了一口气,没提前和江夜痕说,就知道会这样。老爷子也听明白了,笑呵呵道:“原来是这样,珂儿你没跟爷爷说实话。爷爷还数落你那么久,怎么不解释?”

    夏珂抬起头,“本就是一个小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我去烧水。”

    她去接水壶,江夜痕却没松手,“为了表达歉意,今天的茶水我来烧吧。你手上有伤,爷爷还要看病,所以交给我吧。”

    老爷子点头笑呵呵道:“好,那就交给你了,珂儿跟着一起去,陪着夜痕说说话吧,前面我来看着。”

    夏珂撇嘴,她现在就怕和江夜痕独处。怎么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

    她只好吊儿郎当的跟在江夜痕的身后去了后院。江夜痕打满了水,又将火炉给点燃,将水壶放在火炉上,扭头见她眼神儿不知道该放在眼里,便笑道:“你看起来很紧张。”

    这一问,夏珂更加紧张了,但不肯承认,白眼道:“莫名其妙,我紧张什么?”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江夜痕抿着嘴巴笑了笑。

    夏珂蹲了下来,尴尬的拿了小木棍在地上画着圈,沉默了一霎抬起头喊道:“江夜痕。”

    他垂下眸子看过去,“嗯?”

    “蹲下来!你让我仰望你?”

    江夜痕眉梢动了下,蹲在她身边,侧脸问道:“想说什么?”

    “你觉得阿花怎么样?”

    江夜痕被她问的怔住,盯着她问道:“我没太明白,你问这话的意思。”

    夏珂白眼,“就是问你觉得阿花是不是个可靠之人?亏你还读了那么多书,脑子都转不过来了?”

    江夜痕面色突然黑了下来,“你自己也没问清楚,突然问我觉得她怎么样?我是该说好,还是该说不好?”

    “好好好,是我问错了方法,那你说说她怎么样?”

    江夜痕思索她话,随后点头,“应该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她又找你了?”

    “没有。”夏珂把和沈阿花之间的事情说了他听,见江夜痕沉思起来,她伸手碰了下,“你倒是说话呀,怎么样?可不可靠?”

    “可不可靠你都已经把事情跟她说了,不过呢,她既然已经不傻了,又没有把你的事情给说出来,证明这人还是可以信任的。”江夜痕看她紧张的模样,笑声清润,“所以你刚才是在为这个事情紧张?”

    “去你的。”夏珂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爷爷要知道,除了他和我爹娘之外,还有两个人知道我的女儿身,肯定会大发雷霆。不过,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我们都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你放心吧。”

    他说完,水壶的水也烧开了,于是他起身将水壶提着去了药铺。老爷子在看病,笑呵呵道:“真是麻烦你了。”

    “爷爷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小珂手上有伤,爷爷您在看病,我就帮忙倒水,也不会少点什么。只要爷爷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就好。”

    夏珂背着手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盯着江夜痕。老爷子将她眼里的情谊,可都看在眼里,还准备跟她好好谈一谈。

    ------题外话------

    打个商量,以后不写标题了可以不?真是费脑!嘤嘤……

    推荐友文 《凤倾天下:逆天召唤师》云起云舒著

    当废材觉醒,灵魂互换,欺她者,百倍还之,辱她者,千倍辱之,笑她者,揍!骗她者,揍!惹她者,揍!欺负她的人,揍!

    活下去,是她唯一的信条。

    南玉家族的天之骄子,千年难得一见的六元素天才。绝傲孤寂,却独宠她一人,他的女人,周围不能出现任何雄性动物,尤其是男人!

    绝世召唤师手持惊天神器,腰系紫砂葫芦,醉意朦胧间手法凌厉,绝美惊世!

    她的名言:雁过留毛!兽过留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