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88你姨妈来看你了?
    一个上午,江夜痕就在药铺帮着抓药,夏珂就坐在一边看着,越看心里越满意。江夜痕若是真当了夏家的女婿……

    “今天夜痕在这里帮忙呢?”

    来看病的村民打断了夏珂的思绪,她扭头看过去,听他开玩笑说道:“夏大夫这是培养孙女婿吗?”

    老爷子忽然怔住,夏珂面色忽然红了起来。听他又道:“你们家的二小姐也到了要出嫁的年龄了吧。还别说,这静丫头和夜痕也很般配的。”

    夏珂猛地咳嗽起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他们的眼里可是和男儿,那自己刚刚脸红个屁?

    江夜痕不动声色,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老爷子侧脸看了夏珂和江夜痕,摆手道:“没有那回事,你可别瞎说。我倒是想,可惜,夜痕这小子从小就已经和大户人家的小姐订了娃娃亲。再说我家静儿的还没满十六岁,她爹娘不着急着嫁人。”

    “原来是这样,倒也挺可惜的。”那人大笑道:“夜痕来年春天不是要去考试吗?依我看没准儿就是个状元,到时候甭管他是娃娃亲还是什么,干脆全部都收了。”

    江夜痕眸子凌冽了几分,冷哼一声道:“大叔,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这话你可要收起来,万一我没有考上,岂不是让全村的人嘲笑?”

    “这……”

    “是呀,夜痕说的没错,这个话可不能乱说,还是来看病吧,说些其他的事情。”老爷子扯开了话题,专心的闭上了眼睛,给他诊治。

    那人还在嘀咕道:“真是可惜了,郎才女貌……”

    夏珂冷眼撇了那人一眼,起身走到江夜痕身边,小声询问道:“是不是很讨厌?”

    “确实很讨厌,他这一个大嘴巴,若是说出去了,丢的可是你们夏家的脸。”江夜痕轻笑道:“若是给你二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记恨我。”

    夏珂忍着笑,拍拍他的肩膀,“若是被我二伯知道你娘故意说你有婚约,这个打击才大。”

    江夜痕不悦,正面看着她,“我不这么说,难道你也希望我娶了你二姐?”

    夏珂笑容僵住,见他的视线又太灼热,凝眉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娶不娶谁,也不是我说了算吧。”

    “如果,我说,你说的算呢?”

    夏珂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滴撞击了下,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张张嘴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尴尬的转过身子,迅速说道:“没有这个如果吧,哎呀,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还是去喝茶了。”

    江夜痕哑然失笑,若是不屋子里还有老爷子和病人,他肯定会抓住夏珂问个清楚。

    夏珂一直在反思江夜痕询问这话的意思,还做了不少假设。一会儿笑一会儿沉默,时不时还敲了自己的脑袋,最后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江夜痕见着天气热,也就没给她盖什么东西。

    一直到晌午药铺准备关门了,江夜痕才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喊道:“夏珂醒醒。”

    夏珂动了下身子,好听的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朵里,她猛地惊醒,看到江夜痕瞪大了眼睛,接着又怕失态了,忙擦了嘴巴,怕自己流了口水。

    还好,没有丢人。

    “中午了?”她摸了嘴巴站了起来。

    “睡舒服了?”老爷子收拾好东西,看过去,“你昨夜去干什么了?”

    “还不是睡觉?我能干什么?”夏珂伸了个懒腰,想起昨夜跟刘氏一起睡觉就觉得好幸福,又想到刘氏坐的衣服,便笑道:“昨夜看着我娘给我做衣服,聊的有些晚了。”

    三人一起走出来,她欢喜道:“你知道我娘给我选了个什么颜色的布料吗?”

    江夜痕凝眉,轻笑着,“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你的衣服,还不都是几种颜色么?我想这大热天的,她应该不会给你做深色的衣服吧?”

    “哼。”夏珂得意笑道:“是红色。上次我明明跟你和伯母说红色的衣服穿着好看,可我说的是你穿着好看,不知道我娘怎么知道了,找人去买了玫红色的布料给我做衣服。”

    “哦?玫红色啊,我想想看。”江夜痕想了下颜色,穿在她身上,于是笑道:“不错,想象中还很适合你。至于你说的大红色,我现在肯定穿不出来,必须要等到大婚之后才可以。”

    夏珂仰头大笑道:“我说真的,你很适合大红色的衣服,不如让伯母给你做个新衣服,主要是穿着喜庆,还能辟邪。”

    江夜痕点头,含笑道:“这么说的话,那我就等到开春之后在穿,没准儿给我带来好运。”

    “这个好。”夏珂打了个响指,“肯定能保佑你升官发财,光耀门楣。”

    “借你吉言了。”江夜痕含笑,走到她家院门口,问道:“下午你还要去吗?

    这话让老爷子听了,他回头喊道:“珂儿,下午你们都别来了,好好在家里休息吧。”

    “爷爷您一个人可以吗?”江夜痕凝眉,“我可以去帮忙的。”

    “你去帮忙?我可没有工钱给你啊,哈哈,不能耽误你念书,下午你们就好好玩吧。”老爷子笑着走进了自家院子里。

    夏珂看了江夜痕,摊开手道:“难得休息一下,下午我们要不要去钓鱼?”

    “钓鱼?”江夜痕挑眉,“你有那个耐心?”

    夏珂摇头,“我虽然没有,可是你有啊,钓的鱼我们就地烧火烤了吃掉。”

    江夜痕扶额,“我钓鱼你却要在一旁玩耍,我怕自己也会被影响,到最后还是要下水。换个其他的玩吧。”

    夏珂撇嘴,“暂时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说,我不去喊你的话,你就在家里好好念书吧。”

    说完她大步离开了,江夜痕笑道:“真是孩子气。”

    午休后,夏珂看着火辣辣的太阳热的没出门,坐在自家院子里乘凉。刘氏坐在一旁做衣服,没多久江母来了,夏珂去屋子里给江母搬了个椅子。

    “谢谢小珂,妹子这个衣服是给自己做的吗?”江母瞧颜色应该是她穿的,只是觉得太鲜艳了,加上夏珂又是个男儿装,自然是穿不上的。

    “那是我的伯母。”夏珂笑道:“上次大伯成亲,我不是说夜痕穿大红色的衣服肯定很俊美,这话不知道怎么给我娘知道了,她就买了玫红色的,给我做衣服呢。”

    “这事情我记得。”江母接着道:“妹子也是个细心之人,我还以为是要做给自己穿呢。只是这个颜色更适合姑娘穿,小珂穿的出去吗?”

    刘氏愣了下,夏珂干笑着道:“怎么穿不出去,男儿穿了也好看,等我娘做好了,我就穿给伯母看。”

    “好。”

    江母就坐在她家院子里,和刘氏笑着笑着。刘氏询问道:“夜痕又在念书吗?”

    江母点头,“是呀,这孩子除了念书也不知道做什么了。如今这天太热了,去哪里都不方便。”

    “是呀,好在这后院还算凉快点,要不然整个屋子都像个火炉。”刘氏说。

    夏珂就靠在自己院子的那颗槐树下面,闭着眼睛睡。睡醒之后江母已经回去了,她去洗把脸,伸了个懒腰扭头看着刘氏,“娘,我出去溜达一圈。”

    刘氏抬头望着她,点头同意道:“好,那你别跑远了,早点回来。”

    “嗯,那我出去了。”

    夏珂昂首挺胸,阔步朝着院外走去。外面火辣辣的,她站在烈日之下向远处眺望后叹息着转过了身子朝着药铺走去。

    老爷子在,余光瞥见夏珂,侧脸看过去,放下书卷喊道:“珂儿,你来。”

    夏珂疑惑地走了进去,左右看看,轻声道:“没人来吗?”

    老爷子点头,指了他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来,待她坐下后,老爷子开门见山询问道:“你夜痕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你们有什么秘密。”

    这话将夏珂给吓着了,她没想到老爷子是如此直白。怔了下,干笑道:“我和他能有什么秘密,爷爷您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

    “你希望我听到或者看到了什么?”老爷子见夏珂面色凝重,顿时大笑道:“你就跟我直说吧,是不是看上夜痕了?”

    夏珂嘴角猛地抽了下,否认道:“爷爷,你少逗我了,我怎么可能看上夜痕了?”

    老爷子悠悠地看着她,见她表情没什么区别,也不见什么她紧张,疑惑问道:“难道是我判断错误了?”

    夏珂听后说道:“当然是你判断错误了,所有人都会把江夜痕和我二姐想到一起去,不会有人将我和他想到一起。”

    她给自己倒了水,喝了一口又道:“我还以为爷爷喊我来跟我讨论关于医学方面的事情,没想您也如此八卦。”

    “怎么说的话?爷爷问一下还问不得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想到上午那个病人说江夜痕和下静的事情,老爷子心里就不太舒服。看夏珂偷着笑,面色缓和了些,再次询问,“面对这么优秀,这么俊俏的小哥,你难道就没有心动?”

    夏珂盯着他,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眸子里有些不置信,“爷爷,您这问的是什么意思?江夜痕可是跟人家订了亲的,如果我真的看上了,你打算如何?”

    老爷子轻哼了一声,“我夏家对江家有恩,你若是真看上了,爷爷就是绑也要把他给绑去跟你成亲。”

    夏珂扯了嘴角,哭笑不得,“爷爷,您在村里也算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了,怎么能像个土匪一样?人家有婚约在前,您这么硬来,难道让我去给人家当小不成?”

    “那肯定不行。”老爷子哼唧两声,“我的宝贝孙女,岂能给人当小?”

    “那您就别说了。”夏珂长叹一声,含笑说道:“爷爷,我宁可一辈子不成亲,也不会去给人当小,不过要成亲的话,您先把我的身份给公布了呀。”

    老爷子面色一寒,睨了门口瞪眼道:“你给我小点声。”

    “又没人。”夏珂放下了茶盏凑近询问道:“爷爷,这里只有我们爷孙二人,您就跟我说说,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我给当个孙子养?”

    “这还有奇怪的?爷爷喜欢你还不成?”老爷子哼唧了两声,一边倒水一边说道:“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日子也不太好过,上面一家有两个姐姐了,我当时面儿又薄,还喜欢和人打赌,赌你就是个儿子。这下子好了,所以一气之下,就把你当男儿养了。”

    夏珂听的是目瞪口呆,“爷爷,你怎么能这么糊涂?这个事情不是还要上报吧?那我的户籍也是男儿?”

    老爷子摇头,“嘿嘿,你当爷爷傻呀。你的户籍不在咱们杏花镇。”

    夏珂凝眉,“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在这里生的?”

    “是呀。当年我带着你爹娘在外行医,在走到了皇都之城,你就在都城出生的。”老爷子笑呵呵道:“可是个有福气之人。”

    “所以你就把我户口上在了都城?”夏珂惊愕道:“那边没有追查?”

    “追查什么?”老爷子白眼,“我当时在王府当大夫,又遇上了宫乱,生了你之后又赶上查户口,王爷宅心仁厚,就把你的户口给上在了都成。然后宫里发生了惑乱,祸及王府,王爷就给了下人们一笔钱,其中也包括我,所以我就带着你爹娘回来了。”

    夏珂看着他的模样,也不像说假话。思索了一霎,开玩笑问道:“爷爷,按我的分析来看,难道我不应该是王府的后人吗?”

    “胡说八道!”老爷子猛地起身,呵斥道:“你又听谁乱嚼舌根了?”

    夏珂被吓了一跳,拉着他的手臂,“看把您给吓的,我跟您开玩笑呢。通常情况下,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哼,你就去做梦吧。”老爷子抿嘴轻笑,叹息道:“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十多年了,王府的后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吉人自有天相爷爷不必担心。”夏珂话落,就有村民从外面进来,她扭头道:“爷爷,我去看病,您来抓药如何?”

    “你的手没问题?”老爷子指着问。

    “没事,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夏珂笑着起身,看着那大叔询问道:“大叔,哪里不舒服?”

    “腰酸背痛呀。”大叔坐下来,陈诉自己的病情,老爷子面带笑容看着夏珂医治,等开了药方,自己过目一遍,才起身去抓药,还亲自叮嘱病人好好服药。

    几日后,村长带着几个大户人家的掌柜子提着礼品上门来拜见老爷子。所有人都出来看热闹,老爷子站在门口喊道:“静丫头,快来泡茶。”

    夏静被点名,不太情愿,看了东院门口站着的夏珂,收了视线,嘀咕道:“每次不都是夏珂去的吗,今天爷爷怎么会点我去泡茶?”

    陈氏睨了夏珂一眼,推了夏静一把,“让你去就去吧,快去。”

    夏静提着茶壶朝着正院走去。

    夏珂知道她不情愿,可这是老爷子吩咐的,谁也没办法。她正看着,刘氏凝眉,“这么多人来家里,谈论事情吗?”

    夏珂含笑,“他们一个个提着礼品,跟着村长而来,不是来谈论事情的,而是来感谢爷爷的。”

    刘氏恍然,“原来是玉米地里的事情,看我真是一孕傻三年,没回到。”

    话音落下,夏静从里面出来,毫无感情的喊道:“小珂,爷爷喊你。”

    “我?”夏珂指着自己,又看了刘氏一眼,应声道:“哦,知道了,我这就进去。”

    夏静也没多说什么,提着水壶进了自家的院子里。

    夏珂大步朝着正院走去,听着屋子里阿谀奉承的话,她撇了嘴角走进去就喊道:“爷爷您找我?”

    “珂儿来。”老爷子笑眯眯的伸手,待夏珂走到身边,他说道:“这个法子还是珂儿在书中找到的,没想到试了之后果然能行。”

    夏珂干笑了两声,接着就听到一群人夸奖。夏珂抚摸了下耳朵,扭头小声对着老爷子耳边说道:“爷爷,您喊我来,就是来听这些人夸奖的?”

    老爷子怔了一下,横了她一眼,又跟着一群人笑。

    突然有人询问道:“小珂也有十五了吧?”

    夏珂看向那位朱爷爷,听着老爷子说道:“虚岁十六了。”

    “这眨眼就这么大了,那说亲了吗?”

    老爷子和夏珂都愣住,互相看看,老爷子回道:“还太小了,所以也就没说亲。”

    村长大笑两声,“小珂和阿花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阿花最近可是疯狂的瘦身,就是为了嫁给小珂,这个亲事算不算?”

    老爷子笑着摇头,“孩子们的事情,我做父母的也不能替他们决定。依我看,这个事情两个孩子就想过家家一样,算不算数还是看他们有没有这个缘分。”

    朱爷爷点头道:“夏大夫说的对,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也要征求一下两个孩子的意思,最好是两情相悦。”

    “是呀是呀。”其他人跟着附和。

    夏珂眉梢动了动,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听那朱爷爷又说道:“不知道小珂对于另外一半有什么要求?”

    夏珂再次怔住,茫然的看向朱爷爷,笑着说道:“要求?朱爷爷莫不是要给我介绍对象吧?”

    “介绍对象?”朱爷爷反应迟缓了下,笑呵呵点头,“对对对,就是对象。现在的年轻人叫自己的另一半为对象?看来我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了,不然像小珂说的对象一词,我都听不懂了。”

    满屋子的人跟着笑,老爷子看了夏珂一眼,也附和的笑了笑。

    村长接着道:“朱叔叔是要给小珂介绍哪家的姑娘?”

    夏珂扯了嘴角,朱爷爷看着她,“镇上倒有一个十四岁的姑娘,长的那是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难得一见的才女,和夏家也是门当户对,不知道小珂意下如何?”

    “啊?朱爷爷您说的是真的呀?”夏珂惊了一霎,挠挠头看着自己的爷爷。

    老爷子抬起眼皮,说道:“人家姑娘才十四岁,你也真敢来说亲。我大孙女十七八岁才出家,二孙女虚岁十六了,你这不是害人家姑娘吗?再说我就这么一个孙子,目前还没让他成家的想法,若是再晚个两年,我肯定不阻拦。”

    夏珂跟着点头,“对对,我爷爷说的很对,我现在都还是个捣蛋鬼,让我再玩个两年吧。再成熟一点,稳重一些,朱爷爷再给我说这个亲事也不迟呀。”

    朱爷爷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没有表现出来。村长跟着打圆场,“小珂现在确实小了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怎么能肩负起一个家的重任。朱叔,这个事情不着急,在等小珂成熟点,不怕没人来提前。”

    “就是就是,小珂和江家小哥,可是咱们杏花村的二美,外面大批的姑娘等着他们上门提亲呢。”

    “没有没有。”老爷子客气的道。

    这个事情在众人欢声笑语中结束,夏珂待了一会儿便找了借口出去了。她出来后就长吁一口气,看到刘氏在门口等着自己,她跑过去,将刘氏拉近了屋子里。

    刘氏不解询问,“怎么了?手心都是汗。”

    “吓死我了。”夏珂拍拍胸脯,“他们那些人是怎么想起来要给我找媳妇的?”

    “什么?”刘氏惊愕地说出来,“他们是来给你说媒的?这怎么可能?你爷爷怎么说?”

    夏珂猛地喝了一杯茶水,扭头笑道:“娘放心,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爷爷已经明确说了,再让我等上两年,更加成熟稳定点再说这个事情。他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过这不是主要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来感谢爷爷为整个村子做出的贡献。”

    刘氏跟着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们真的要给你说媒,你一个……怎么能娶?就是让你嫁,娘也觉得你太小了。”

    “安啦娘。”夏珂咋拉着她的手,笑道:“不管如何,我都是一辈子陪着娘的。”

    “这还差不多。”刘氏伸手抚摸着夏珂的头发,眼神儿格外宠溺。

    晚上夏元和夏全一起从镇上回来,两人都给孩子们带了点糖果。一起家人都在院子里乘凉,夏壮也带着文氏和柳眉坐在院子里。

    夏全说着酒楼的生意,夏壮有些羡慕,询问道:“你这么喜欢喝酒,酒楼里的酒水是不是让你喝到饱?”

    “拿还用说?”夏全洋洋得意,“老板说了,只要我活干的好,酒水让我喝到饱,不误工就行。”

    “是吗?那还真是让人羡慕。”夏壮这话说的别人听的酸溜溜的,他扭头看向老爷子,“爹,听二弟说的的我也想去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夏壮,纷纷想起那天因为工作的事情,闹的不可开交。老爷子冷哼一声,“你?机会只有一次,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你想去的话,就自己想办法,反正我是丢不起这个脸。”

    夏壮露出尴尬之色,夏全笑道:“大哥,其实老板真的很好,你诚心诚意的去给老板道歉,做个打杂的,还是可以的。”

    夏壮来了兴致,“真的吗?”

    “当然了。”

    夏珂看着他们一说一笑,扭头看了自己的爹娘,眼神交流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当初就是因为夏壮和夏全两人抢一个职位,在酒楼里闹开了花,所以老板才说一个都不要。

    如今夏壮羡慕夏全,便想跟着一起去,他们两兄弟在一起干活,也不知道最后会如何。

    晚上回到了家里,刘氏担忧询问道:“夫君,你和二哥平时在一起吗?”

    夏元摇头,“他也是偶尔去我酒庄里找我一起去吃饭,其他时间我都在酒庄里学习呢。”

    “大哥若是也去了,你们三兄弟在一起,确定没事吗?”

    夏元笑着摇头,“你想多了,不会有神没事情的。大哥二哥有个好工作,爹也不会再为他们操心,家里也就清静不少。”

    刘氏沉默着点点头,随即叮嘱道:“不管他们去不去,你一定要格外的小心一些。”

    “我知道了。”夏元抚摸着刘氏的肚子朝着房间走去,还担忧询问道:“这小家伙听话吗,还踢你吗?”

    夏珂看着自己父母恩爱的模样,心里也羡慕起来。她在想以后会不会遇见像自己爹对自己娘这样的男人,爱护她呵护她一辈子?

    不知不觉中,脑子里浮现出了江夜痕的身影。想着多年后的他也像夏元这样呵护爱戴自己的妻子,她的心里竟然冒出了气泡!

    夏珂回神,甩了下脑袋,转身回到了屋子里,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江夜痕的面孔。她只好拉着被单遮住了自己的脸,在床上滚来滚去,才渐渐的睡着。

    晚上就连做梦,都梦见江夜痕娶了一位很漂亮的妻子,两人一身红艳艳的喜服,浓情蜜意的站在一起……

    她竟然哭了,从梦中哭着醒来。

    夏珂睁开了眼睛,呆了好久,心口隐约传来一阵阵痛……

    天色已经亮了,屋子里还有些燥热,夏珂没了睡衣,擦了把汗水从房间里出来。厨房里,烟囱正冒着烟,夏元和刘氏已经在煮饭了。夏珂没进去,去洗了把脸,抖抖身子,顿时神清气爽。

    “爹,我出去溜达一圈,等会儿在回来吃饭。”她站在厨房门口朝着里面喊了一声,不待夏元应声,她已经离开了屋子。

    夏珂按照沈阿花每天运动的路跑了起来,跑到了一半就看到阿花返回来。她喊道:“阿花,你真能坚持。”

    阿花笑嘻嘻道:“俺再不瘦下来,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吆?照你这么说,心里有人了?”

    沈阿花一口否认,“哪有。不管俺心里有没有人,都必须要坚持,倒是你,已经这么瘦了,还想瘦不成?”

    夏珂白眼,“我这是强身健体,走吧,陪着我再跑一会儿。”

    “好。”

    于是,阿花就陪着她又跑了个来回。夏珂衣衫全部汗湿,她抖动了下身子,阿花指着她衣服,“珂郎,你穿着白衣服好看是好看,可有些透明。”

    “透明?”夏珂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衫,“很透吗?”

    阿花点头,随后不好意思笑道:“珂郎那个没有俺这个大……”

    夏珂嘴角狠狠一抽,看了她的胸膛,“你这大胸脯,我看了才觉得累赘。”

    她四处瞧瞧,指着那树荫下,“走,去坐一会儿。”

    两人就坐在树荫下乘凉。夏珂忘记了时辰,肚子也不觉得饿。两人说了好久,阿花看到了江夜痕,指着道:“珂郎你看,是江夜痕。”

    夏珂扭头看过去,眸子黯了黯,收起了视线,淡淡地应道:“嗯。”

    阿花站了起来,大喊道:“江夜痕,俺们在这里。”

    夏珂急忙抓住她手臂,不悦道:“谁让你喊了?”

    阿花看了江夜痕,他正朝着她们走来,又看了夏珂,不解询问,“怎么了?他惹你生气了?为什么不想见他?”

    “没什么。”夏珂起身,拍了自己的衣服,“我要回去吃饭了,饿死了。”

    说着她就从跑了下去,江夜痕没在往前走,看着她大步跑过来,喊道:“你一大早就出来饭也不吃,三叔三婶让我喊你回去吃饭。”

    她见夏珂不理人,迅速的拦住她的路,“我跟你说话呢。”

    夏珂望着他,凝眉道:“你跟我说话,我就得理你呀?我要回去吃饭了,饿死了。让开点。”

    她从江夜痕身边走了过去。江夜痕转过身子,看着她远去,余光瞥见阿花,侧脸询问,“她怎么了?”

    “俺也不知道。”阿花挠挠头,歪着脑袋看着他,“好像是不想见到你吧,你是不是惹她生气了?”

    江夜痕惊愕住,“我?我怎么会惹她生气?肯定不是我,估计是她姨妈来了吧。”

    “姨妈?”阿花凝眉,“她娘不是个孤儿吗?哪里有姨妈?”

    “……”江夜痕脸上腾地红了起来,干笑了两声,“也对,反正就是心烦吧,一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心里烦躁,你也回去吃饭吧。”

    说完江夜痕就追着夏珂跑去。

    阿花呆愣在原地,独孤道:“这两个人真是太奇怪了。”

    江夜痕追上了夏珂,静静的跟在她身后,走到屋后时,他才上前两步侧脸笑道:“是不是你姨妈来看你了?”

    夏珂没好气瞪他一眼,“你简直无耻。”

    “哎?这可是你教我的,怎么又变成我无耻了?”

    夏珂又剜了他一眼,若说自己昨夜做了他成亲的梦,估计会被他给笑话的。她上辈子也没谈过恋爱,对别人没这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在感情上又是一个比较含蓄的人。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十分胆大,可遇到感情的事情,她就怂了。

    “有心事?”他又问。

    夏珂斜眼道:“我吃穿不愁,能有什么心事呀。倒是你,一大清早的怎么会出来?”

    她还就不信他一大早出来透气。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三叔让我喊你回去吃饭。”

    江夜痕突然伸出手笑着要去抚摸她的脑袋,她却移开了身子,指着道:“别乱动,这大清早的,我爹要来不会自己来吗?总不能跑到你家里去麻烦你来喊我吧?”

    江夜痕笑了下,“我只是想出来看看,看到三叔站在院门口张望,就顺便来寻你。再说现在也不早了,太阳都升这么高了,哪里还是早晨?”

    夏珂白他一眼,轻哼了一声大步走在前面。

    江夜痕就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转弯后夏珂就不见了。

    夏珂跑进了院子里,看到夏元站在门口,笑着喊道:“爹,我回来了。”

    夏元只看到了夏珂,没看到江夜痕,张望着。夏珂拉着他手臂回头看了一眼,“他在后面呢,饿死了,爹,我进去吃饭了。”

    “你呀,我让夜痕去找你,你把人家丢下算什么?”夏元点了她的额头,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开了。

    夏元站在门口看到了江夜痕,感激的和他说了两句话,致谢后就进入了自家的院子里。

    两天后,夏元和夏全要去集市工作,大清早夏壮就在院子里喊道:“二弟三弟,你们等等我,我也要去。”

    夏珂从厨房里出来,夏元拿着包袱站在马车边。她皱着眉头走过去,询问道:“爹,大伯真要去呀?”

    夏元点头,夏全笑道:“去了也好,咱们三兄弟也好有个照应。”

    夏元叹息一声,看了马车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坐下,昨夜夜痕母亲还在说早上搭便车去集市卖东西呢。”

    “他们也去?”夏全沉目道:“我们人已经够多了,坐不下了。”

    夏珂睨了夏全一眼,看着夏元笑道:“爹,我也想去集市上买点东西回来。家里不是有两辆马车吗,爹和大伯二伯三人坐这辆,我和伯母他们坐另外一辆。”

    刘氏刚好听见,喊道:“珂儿也要去集市?”

    夏珂急忙走过去搀扶着她,“是呀娘,我都好久没有去集市了,等会看看那家里还缺什么,我好去买回来。还有,娘想吃什么也跟我说说,我去买。”

    刘氏知道她确实很长时间没有去集市了,于是点头道:“去吧,注意安全就行了。我也没有什么想吃的,你看看自己需要什么就买一点。”

    夏珂点头笑着应了一声,扭头就看到江夜痕提着篮子,江母笑盈盈的跟在身边朝着马车走来。

    夏壮也是急匆匆的跟来,江母看了敛起了笑容询问道:“夏大哥也去集市吗?”

    “对呀,我去工作。”夏壮看向夏元,“三弟,我们可以出发了。”

    江母看了江夜痕,“估计坐不下,那我们徒步去吧。”

    江夜痕点头,“好。”

    “等等。”夏珂拦住,“两辆马车怎么会坐不下?伯母,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久都没有去集市上玩耍了,今天就过去玩玩。”

    刘氏拍着她的手臂,“你跟着伯母去集市,不可以调皮知道吗?”

    “我知道啦。”

    江母笑道:“妹子放心,小珂很听话的,再说也都这么大了,还有我家夜痕呢,他会看着的,没事的。”

    “不是我不放心,实在是她太顽皮了。”刘氏含笑看了夏珂一眼。

    夏元也跟着叮嘱了几句,便带着夏壮和夏全走在前面。江夜痕赶着另外一辆马车,江母和夏珂坐在里面说笑,江夜痕赶马车。

    江母篮子里放的是水密花草粑粑,还有一些鸡蛋饼,她让夏珂吃,夏珂笑着拒绝了。她也知道那些是拿去卖钱的,吃一个就少卖一点,因此一点都没有吃。

    大热天去赶集的人也不少,夏珂嫌马车里太热,于是就跟着江夜痕坐在马车前面。江夜痕侧脸笑道:“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要去集市了?想买什么东西,我给你带回来就是了,这天这么热,你也不怕晒着。”

    “想去了不成?”夏珂白了一眼,不满道:“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姐,还不能出门了?”

    “那些娇滴滴的小姐跟你没法比,他们那是弱不禁风。”

    说完小珂拍打他一下,“你小点声。”

    江夜痕抿着笑意点头。

    三人到了集市上,江母将篮子提下来,找了个人多的地方蹲下来卖东西。她看夏珂和江夜痕两人也没事做,看着江夜痕喊道:“夜痕,你看小珂需要买什么,带着她去买吧。我在这里卖完后等着你们。”

    江夜痕看向夏珂,“走吧,我陪你去。”

    “我没什么东西好买的。”夏珂指着江母,“伯母一个人在这里你放心吗?”

    江夜痕看向江母,还没出声,江母推着他,“我一个人可以的,你们快去玩吧。就算不买东西,也四下去看看。”

    夏珂又询问了一下,江母说道:“这一带我都熟悉了,大家基本上都认识我,没事的,你们快去吧。”

    “走吧。”江夜痕看了自己的母亲,伸手拉着夏珂,“我们去集市里转转看。”

    夏珂只好点头,跟在他身边。

    两人独处起来,夏珂倒显得有些不自然,眼神儿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在好。每次江夜痕看向她,她就扭开了头。

    这天儿太热,来上街的人也就少了。

    两人漫无目的饿走在街道上,夏珂看到摊位上摆放的玉石玛瑙、胭脂水粉以及珠光宝钗,由不得多看了两眼。江夜痕见她恋恋不舍,指着道:“不去看看?”

    夏珂嗤笑一下,“两个大男人去看女儿家的东西,难道不奇怪吗?”

    江夜痕不以为然,直接走过去,伸手拿了步摇,轻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一个大男人,难道就不能买东西了?”

    他看向老板,“你说我能不能看看?”

    女老板笑眯眯道:“自然能看,公子可以买一个送心上人,亦或者买一个送给姐妹。”

    “听到没?”江夜痕含笑看向夏珂,“所以,你也来看看吧。”

    ------题外话------

    月底啦,兜兜里的票票别浪费啦。么么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