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兵王之金屋藏〕〔清穿娇妃:四爷,〕〔天龙神主〕〔重生最狂女学生〕〔一抱成孕:总裁甜〕〔一拳打倒嘤嘤怪〕〔重生最强女神:帝〕〔枭宠狂后〕〔军妻难训:重生天〕〔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庭树〕〔纯情小技师〕〔驭兽狂妃:帝尊,〕〔穿越之傻王哑妃〕〔都市强者之混沌至〕〔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独步逍遥〕〔逆天毒妃:傲娇邪〕〔女总裁的全能保镖〕〔兽医白无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93勾引
    夏元轻笑出声,拿着尿片看着她,“这个不也是棉布的?好用吗?”

    “别小瞧这个,肯定好用。”夏珂将东西放在床头,看了一眼孩子。见他小嘴巴吮了好几下,似乎再难过的心也变得融化了。

    如今已经入秋,地里的玉米也熟透了,老爷子就带着所有人去了田里掰玉米,夏珂就在家里带着孩子,顺便看着药铺。

    初秋之际,天气凉爽,家里没有刘氏,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夏珂亲自来打点。夏元一个大男人,没有女子细心。夏珂就趁着天气好,把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放在院子里暴晒了两晌。

    夏服就装入了箱底,秋装放在上面。孩子的衣服专门放着一个柜子,天气在凉一些,就要给孩子穿棉衣棉裤了。

    所有的人都田里忙着,家里只有柳眉一人,怀着四个月大的肚子,还去了药铺。药铺里没病人,夏珂正在给孩子给奶,余光中看到门口来了人,扭头看着她面色变了变。

    柳眉看夏珂依旧是当初那般羞涩的模样,提着衣裙走了进来。

    “没有病人吗?”她左右瞧瞧。

    夏珂将奶瓶放在一旁,抱着孩子睨她一眼,“姨娘怎么有空过来?还是一个人在家里怕了?”

    柳眉皱眉,“怕?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她笑了下,上前想要亲近孩子,夏珂转身闪在一边。

    “姨娘还是不要碰我弟弟了,他是怎么生出来的,你不是最清楚?”

    柳眉面色不解,收起了僵在半空的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咱们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夏珂也不想跟她打哑谜了。

    “那好,我问你,东院门口那么平坦的地方,你怎么会和我娘摔了?”夏珂盯着她的表情,一个眼神儿就不放过。

    柳眉眸子大了几分,迟疑了一霎,又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夏珂,“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怪我。那天早上吃过饭,在家里待着无聊,就去找刘姐姐谈心,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歪了脚,刘姐姐怕我摔着,就伸手搀扶了下,却没有想到她却摔倒在地,当时我就自责死了。确切说是我害死了刘姐姐,你要骂我打我,我都不会无怨言的。”

    柳眉说着开始哭起来,夏珂眸子泛红。她在回答的时候迟疑了下,深吸一口气说明在想怎么回答。

    “那你一开始怎么不说?”夏珂哽咽问,“一开始怎么不自责?我娘是因为你才去的,我也没见你去送葬,你这种女人简直太可恨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柳眉泪眼婆娑上前抓住夏珂的手,“我们年龄相仿呀,为什么你要喊我一声姨娘?为什么我不能选择喜欢你?”

    “胡扯!”夏珂抽了出了手,不置信的看着她,“你居然对你侄儿动心,你这种女人简直就该被浸猪笼。”

    柳眉哭着摇头,捏着帕子看着她,“我也是情不自禁,你大伯都可以当我爹了,如果我不是怀了他的孩子,我这一生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夏珂冷哼了一声,怀里的孩子已经睡着,她将孩子放在里面的床上,恼怒的走出来瞪眼道:“收起你的情不自禁,你既然嫁给了我大伯,就该知道什么叫妇道。你害死我的娘的那笔帐,等你生下了孩子,我自然会找你算。”

    柳眉见药铺没人,大胆的扑了上去,紧紧抱着夏珂的身子,哭喊道:“夏珂,我不要给你大伯生孩子,我承认上次是我故意摔倒的,我其实是想摔自己,顺道把孩子给甩掉,可没想到害死了你娘……”

    “你说什么?”夏珂抓住她的手腕,十分恼怒,“你是故意摔倒,那么你摔倒是要嫁祸给我娘?”

    柳眉皱着眉头,“你捏疼我了,你快放手。”

    “到底是不是。”夏珂猛地扯了下,她跪倒在地上,大惊了一声。

    柳眉抬起头,讥笑了一下,“对,我是要嫁祸给你娘。同样是女人,同样怀着孕,凭什么她就比我的待遇好?自从我来了夏家,老爷子待我就像仇人,你们一个个都防着我,你文氏还会讽刺我,说我是个狐狸精,说我只会勾引男人,我恨透她们了。”

    她又抬起头,含泪笑着,“但是,夏珂,我对你是真心的。真的,没见到你也就罢了,可我遇到你了,为了你,我可以不要这个孩子,你帮我,打掉他别让他成为阻碍我们的绊脚石,好不好?”

    夏珂咬牙切齿,没想到家里居然养了一个蛇蝎女子。她越说夏珂越气愤,挥手甩开,“你跟我不可能,你既然不喜欢我大伯,也不想要孩子,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柳眉坐在地上,勾唇失笑,“因为你们家有钱呀,我奶奶就盼着我嫁一个好人家,我就遵从了我奶奶的嫁了过来。”

    她猛地看向夏珂,挺直了腰杆妖冶而笑,“可是我看到了你,自从见了你,我的心就为你沉沦了,我渴望每天都见到你,所以我才会去你家找你娘聊天,这样我不就能见到你了吗?”

    夏珂扶额,这个女人已经疯掉了,她摇头道:“我不会喜欢你,请你马上出去。”

    柳眉跪着抱着她的腿,“夏珂,我没有让你现在就喜欢我,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试试看?”

    夏珂若不是看她怀有身孕,绝对会狠狠地踢她一脚。眼下她就是要甩开这个女人,眼看着就要晌午,若是被人看到她们在药铺拉拉扯扯,给夏壮和夏全一家人知道了,还不闹翻天。到时候老爷子都没办法收拾烂摊子,难道要让她暴露自己是女子的身份吗?

    “别自作聪明了,你既然已经嫁给我的大伯,就该好好的守你的本分,我要忙了,你请回。”夏珂绕过她走到药柜边,收拾着药柜。

    柳眉有些不甘心,可自己又不敢继续纠缠着,万一得不偿失,她一辈子的名誉可就毁了。

    “咦,你们这是干什么?”

    夏珂抬头看过去,看到沈阿花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眼,笑脸相迎,“阿花,你怎么来了?不用去帮你娘掰玉米吗?”

    柳眉捂着肚子站了起来,背着夏珂擦了眼泪。

    沈阿花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对夏珂笑着道:“俺这是回来给俺娘送水的,地里实在是太热了,俺带去的水都喝完了。你们……”

    夏珂没好气睨了柳眉一眼,她相信阿花是个聪明人,一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喊道:“姨娘,你若无事,就请回吧。”

    柳眉颔首,多看了阿花两眼,便朝着门口走去。她本没有离开,而是站了好久,她不知该不该感谢沈阿花的到来,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还是应该气沈阿花破坏了自己的好事情。

    她站了没多久,也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只好愤恨的离开。

    夏珂和沈阿花确定她走开后,才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夏珂还特意走出去看了一下,转身骂道:“简直有毛病。”

    “怎么回事?”阿花疑惑道:“你们吵架了?”

    “我跟她有什么好吵的?”夏珂鄙夷的看了外面一眼,又看向阿花,“跟你一样,什么人不好喜欢,偏偏喜欢我?”

    沈阿花掩唇轻笑,“那还不是你长的俊俏。”

    夏珂这才认真的看着她,“行了呀,瘦了不少呀,目测有个一百三四。”

    阿花被她夸奖,高兴的赚了下,笑的灿烂,“是吗,俺是觉得最近脚轻便了很多,也没有去称到底多少。”

    夏珂拍拍她肩膀,上下打量着,“不错不错,继续坚持下去。”

    阿花高兴的点头,随即询问道:“那你姨娘这个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理?”

    “提到这事情就烦闷。”夏珂坐下来撑着脑袋看着她,“幸好来的是你,如果来的是个男子,还不一口咬定我凌辱她了?不过这事情我要好好想想,得让我爹和爷爷都注意点。这个女人太危险,居然可以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太可怕了。”

    沈阿花再次点头,坐在他对面,“那你最近可要小心了。夏大夫带着一家人在地里,家里就只有你和她两人,谁知道她下一步会干什么事情。”

    “是呀。”夏珂叹息一声,听到孩子咿呀声,顿时笑着站起来,“我家锦程醒了,你还没看过吧,我抱他出来给你看看。”

    “好。”沈阿花站起来,视线跟随着她,被帘子遮挡住后才收回了视线,刚刚垂下眸子,霎时又抬起头来,笑着走过去,“俺看看。”

    孩子一个多大,肥嘟嘟的脸蛋,灵动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巴,凑在一起可爱的不得了。他是夏珂和夏元的宝贝,看到孩子,心里的创伤都被治愈。

    “好可爱。”沈阿花伸出手指想去触碰,询问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夏珂说。

    沈阿花轻轻地点了几下他小脸,孩子小脑袋动了下,小嘴不断的蠕动着。她眉开眼笑,“真的好可爱,看到他俺都想嫁人了。”

    夏珂大笑起来,抱着孩子坐下来,“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公子?我可以帮你说媒呀。”

    “珂郎就知道笑话俺。”沈阿花羞涩的睨她一眼,然后道:“俺还没瘦下去呢,照你说的俺这个头起码要瘦到一百斤以下才可以。”

    “这个法子就是需要你坚持的,坚持下来什么都好说。”

    夏珂给孩子准备了奶粉,是提前泡好的,放在火炉边,一直都是温热的,孩子吃饱之后就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夏珂。

    沈阿花走后没多久,老爷子就带着一车玉米回来了。其他人都在后面跟着。夏元热的满头大汗,第一时间就是来药铺看看两个孩子。见到锦程可爱的笑脸,缓缓道:“只要看到他,真的是再苦再累都不怕了。”

    夏珂点头,他身上脏就没有抱孩子,说:“我来关门,你先回去,我先喝一口水。”

    说着他提起水壶,仰头直接倒入了嘴里,夏珂就在门口看着,等他喝完询问道:“带去的水都喝完了?”

    “那么多人,早就完了,走吧。”他说。

    夏珂跟着夏元从药铺走到院门口,江夜痕和江母才回来。江母看到夏珂和夏元两人抱着孩子那温馨的场面,不由得笑了笑。江夜痕大步走过去,站在夏珂跟前先喊了夏元又看向夏珂。

    “锦程哭闹吗?”

    “很听话,不哭不闹,有时候还会睁着眼睛到处看,还会笑呢。”

    江夜痕一直都知道,没了刘氏孩子就是他们唯一可以慰藉的了,若是连孩子也没了,估计他们活着就失去了人生的光彩。

    自从有了锦程夏珂就很少偏院,他笑道:“要不抱着他去我院子里坐一会儿?很久没过去了。”

    夏珂这才抬起头看着他,回想了下,确实有一个多月没多去了。于是点头笑道:“有吗?那就过去坐一会吧。爹,我去了。”

    夏元摆手,“去吧,等会儿饭好了我喊你。”

    夏珂去了偏院,依旧坐在那个樱花树下。江夜痕给她倒了茶水,还拿来了一些果子放在旁边的石桌上。江母在厨房里做饭,夏珂拿了个苹果咬了一口看着他。

    “你不用去帮忙?”

    江夜痕摇头,“不用,就想陪你说说话。”

    夏珂怔住,忽然笑道:“你今天有点奇怪,心情不好?该不会是生理期到了吧?”

    “生理期?”江夜痕疑惑,回想起他在夏珂给的书籍看过这词,脸色霎时一红,瞪她一眼,“你想多了。”

    “不是啊?哈哈哈,那你怎么了?莫名的有些伤感?”她扬起了眉梢看着他。

    江夜痕哪里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她整天都和孩子两个人开心,哪里还惦记他了?想到此他恍然一怔,看看她再看看孩子,他该不是吃孩子的醋吧?

    夏珂见他不吭声,又咬了两口苹果,低头和孩子笑着。

    “你很喜欢孩子?”他问。

    “我弟弟,为什么不喜欢?”夏珂白他一眼,“你若是有个这么小的弟弟,肯定会和我一样,超爱他。”

    江夜痕撇嘴,“没机会,不过你的他也是我弟弟。”

    “什么你的,这是我弟弟。”

    “早晚是一家,自然也就是我的。”江夜痕说完脸都红了,不自在的用咳嗽掩饰了下,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眸子不由得笑笑出来。

    夏珂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起身道:“给我抱一下。”

    她将孩子递给他,“可要抱好了。”

    江夜痕也不是第一次抱他,接过手孩子就笑了起来,夏珂凑过去看着,“瞧他笑的多开心,肯定很喜欢你。”

    江夜痕含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孩子,我在想那以后就多生几个。”

    夏珂扯了嘴角,“你生几个都行,跟我又没关系。”

    “那不行,这事情我一个人还完成不了。”

    夏珂伸手给他一栗子,“你一个人肯定完成不了,这个叫双修懂不懂?还差一个怎么修?”

    “不差,就你。”

    “……”夏珂语塞,这公子居然会**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干脆就装聋做哑,一笑而过。

    江夜痕知道她听到了,也不着急这个事情,反正他有的时间,或许等来年他中榜之后,直接来八抬花轿将她抢回去当夫人。

    两人都沉默不语,好久之后夏珂说:“告诉你个事情,你先别声张。”

    “什么?”他看着夏珂。

    两人坐下来,夏珂就把柳眉在药铺如何对待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江夜痕,他凝眉惊愕道:“真的?”

    “你不信我?”她看着江夜痕。

    “不是,我就是不太相信,她居然会是这样的人,以后你离他远点,那种都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的人,心肠肯定歹毒。”江夜痕有些恼怒,又问:“这么说她也是间接害死了三婶?”

    夏珂点头,“应该是,当时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就连你去的时候她们一家摔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吧?”

    夏珂想起刘氏,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见江夜痕点头长吐了一口气,“这事情就麻烦了,没人会主动承认是自己故意的,可她还是间接的害死我娘。”

    “好不容易适应了没有三婶的日子,却又勾起了这段伤心的事情。你放心,柳眉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个事情你要和夏爷爷说一声吗?起码要让他心里明白柳眉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珂看向江夜痕,思索着要不要将这个事情告诉老爷子。如果她说了,老爷子一定会相信,就怕他一个冲动,去找柳眉了,到时候又会加深老爷子和夏壮之间的矛盾,闹的他们父子不和。

    “我也不知道。”她吐了口气,提了神儿笑了下,“爷爷是个急性子,若是知道这事情,我怕他没忍住去找柳眉算账,也会闹的他和大伯父子感情不和。”

    他缓缓点头,“有时候爷爷确实有些冲动了,可这段时间,家里所有人都去了田里,只有你一个人在药铺,她如果再去,万一被村民们看见了,你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难道要暴露自己是个女儿身?岂不是更危险?”

    夏珂点头,他说的没错。她起身道:“为了预防万一,这个事情我还是要和爷爷说一声,可如果换成我爹,她也这样不要脸怎么办?”

    江夜痕眯了下眸子,她的担忧没错。夏元也还没四十,正壮年时期,留他在家里怕更不好。

    “只能让爷爷在药铺了。”江夜痕看着她,“你把孩子带着去地里,他睡觉的时候你可以下田。不过具体如何,你还是需要和爷爷商量一下。”

    夏珂看着孩子应了一声,她也不想孩子去田里受罪,如果直接交给爷爷,也不是不可以的。

    “珂儿,吃饭了。”夏元走到院门口看大喊了一声。

    夏珂抬起头回应了一声,又看向江夜痕,“那我就回去吃饭了。”

    江夜痕点头,江母从厨房出来出来,含笑道:“小珂中午在伯母家吃饭吧。”

    “不用了伯母,锦程也饿了,我回去给他弄点吃的。”她说。

    江母含笑,目送她离开后看向江夜痕,“我们也吃饭吧。”

    “好。”

    夏珂回去后就将孩子放在摇床上,那是满月酒之前,老爷子亲自给孩子做的小床。孩子也相当听话,不舒服才会哭闹,除此之外,都很听话。夏珂吃饭,就给在空间里找出来奶嘴给他玩。

    吃过饭后,夏珂见老爷子还没出门,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向正院走去。

    “爷爷,你现在有时间吗?”她跨进去喊道。

    老爷子回头,笑着整理东西,“有,怎么了?要跟爷爷说说话?”

    “是有个事情不得不跟你说,这关系我们一大家的声誉问题。”

    老爷子缓缓抬头,有些不可思议,“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呵呵,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能影响我们夏家的声誉,你说说。”

    夏珂就知道老爷子不太相信,于是道:“爷爷,我是认真的跟您说呢。”

    老爷子看她严肃的模样,便敛起了笑容,也放下了手边的事情,指着椅子,“坐吧。”

    夏珂坐下来,看过去,“那先别冲动,听我说完了,再商量一下看看这个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老爷子点头。竖起了耳朵越听面色越沉,怕了自己的大腿,“这个柳眉,居然敢勾引你,还不拿肚子里的孩子当一一回事儿!”

    老爷子起身,夏珂跟着起身,“爷爷,您刚刚不是答应我的,不冲动吗?这事情咱们要好好商议一下。”

    “还要怎么商议?我夏家可容不下这样的女人。”老爷子愤恨道。

    夏珂就知道他会这样,拦住他安抚着,“爷爷,您先听我说,她如果不顾肚子里的孩子,早就把孩子给堕了。孩子现在是她最后的筹码,如果没了孩子,她还继续待在夏家?我大娘才不会容忍她在家里,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老爷子坐下来,面容微怒,“那你怎么是怎么想的?”

    夏珂把和江夜痕讨论的事情又和老爷子说了一遍,老爷子听完后沉思起来。指着她道:“你分析的很对,你和你爹都不能继续留在药铺。那就只有我了,你下午就把孩子交给我吧,锦儿又这么听话,放在摇篮里就行了。”

    夏珂有些担忧,“爷爷照顾的好吗,他没有离开我和我爹,就怕倒时候闹的不行。”

    “相信我,他跟你爹小时候一样听话,你爹小时候生下来没多久就没了娘,还不是我一个人拉扯大的?爷爷有经验,你放心吧。”老爷子拍拍她肩膀,“时候也不早了,你快去地里吧。”

    夏珂点头,“等会儿我就把弟弟抱来。”

    夏珂跑回去,夏元正抱着孩子,见她跑回来问道:“你去找你爷爷了?”

    “嗯,爹给我吧,下午爷爷去药铺,我跟着你们去田里掰玉米,锦儿就交给爷爷。”

    她伸手去接,夏元退后了两步,诧异问,“怎么让你爷爷照顾孩子呢?”

    夏珂就知道这事情还是要给他说,于是又重复了一遍。他听完后,面色寒气,视线看向西院,“居然有这样的人,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恨了。”

    “爹,小声点。我和爷爷都商议好了,你也不能留下来,我们担心她会勾引你,到时候你就白口难辨了。”

    她有跟他分析了这中间的厉害关系,夏元觉得她分析的很到位,可让老爷子照顾孩子,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两人抱着孩子去找老爷子,他直接喊道:“爹,你一个人照顾看锦儿,能搞定吗?”

    “你小时我都搞定了,还搞不定他?”老爷子笑呵呵的上前,接过孩子,低头看着笑着,“多听话的孩子,跟你小时候一样。这可是我夏家唯一的命脉,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夏元见他疼爱孩子,又舍不得放手,便笑着道:“既然爹已经这么决定,那珂儿就去把吃的准备好。”

    夏珂点头,朗朗应道:“好,我这就去拿。”

    夏珂为了防止老爷子起疑心,就提前冲好了奶粉,放在罐子里。拿到给老爷子交代道:“爷爷,这个里面是锦儿喝的,一次不要给他吃多了,还要防止他溢出来。”

    “溢出来?”老爷子有些不懂。

    “就是他吃不下去的话,会溢出来,还有小孩子的食道短又直,吃完就别摇晃他,别让他躺着,怕呛着,更严重的爷爷也懂。”夏珂说。

    老爷子觉得被她给上了一课,带着些敬意笑了下,“你这是照顾出经验来了吧?呵呵,我明白了,你们就放心吧。”

    到了去地里的时间,一大家人从家里出来。有人揉眼睛,有人伸懒腰,柳眉跟在夏壮身边,看到夏珂和老爷子他们一起出来,心里惊了下。

    老爷子抱着孩子,夏元提着袋子,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齐齐看着柳眉。夏珂仅是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见老爷子和夏元还看着,便转身挡了过去,接着帮孩子整理东西,小声道:“别看了。”

    老爷子和夏元才收回了视线,老爷子道:“珂儿心疼我,说我一把年纪了还去地里干活,死活不让我再去了。下午我来照顾孩子,顺便看着药铺,你们去吧,多带点水。”

    夏壮和夏元看了夏珂,无所谓的应了一声,都是自家的活儿,谁下田都是一样的。

    “走吧走吧,水都带上。”夏壮走在前面,柳眉跟在身边,他还叮嘱道:“你一个人在家里没关系?”

    柳眉笑着摇头,“嗯,没事,我在家里虽然无聊点,其他没什么。”

    夏壮点头,拍拍她手松开手就大步走在前面。

    夏珂和夏元将老爷子送到了药铺,孩子放在摇椅上,继续睡着。老爷子说:“你们都去吧,这里就不要担心了。”

    夏全赶来的牛车,上面放着很多麻袋,走到药铺门口喊道:“三弟,小珂,上来,我们走。”

    “来了。”夏元应了一声。

    夏珂又叮嘱了老爷子几句,便跟着夏元一起出去。待他们上了马车后,夏元道:“大哥他们先走了?”

    “嗯,再前面,我们马上就赶上了。”夏全回头看向夏珂,“你小子在家里不好?又不晒个太阳,照顾一下锦程不是挺好的,来地里干啥?”

    夏珂不急不慢,轻笑着,“爷爷年纪大了,再说我们年轻人就该多下田干活,总是在家里,村里还能不说闲话?”

    “也是。”夏全笑了下,“上次的事情,还要谢谢你。”

    夏珂和夏全互相看看,夏元问道:“上次什么事情?”

    “上次小珂和爹救我们出来的事情,回来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都没有机会当面谢,今天总算是有机会了。”

    夏珂也恍然,“原来是这个事情,都是一家人不必道谢。”

    她说最近夏全怎么看自己的眼光变了,原来是感谢自己救了他们。刘氏去世的时候,肖县令也来了,当然还有酒庄的徐老板也都看来了。酒楼的李老板她没看到,于是问道:“二伯,我娘下葬那天,酒楼的老板来过了吗?”

    夏全回想了下,点头道:“来过了,当时你二娘还说他大度呢。在牢狱中和你大伯也想明白了,我们就该忍一忍,也不会至于将人家的酒楼给砸的稀巴烂。最后,还赔了人家几百两银子。”

    夏珂没说话,他悔道:“真是不该!几百两银子,够我买多少好酒了。”

    她这才笑了下,夏元也跟着笑了。追上夏壮几人,牛车停下来,他们都上去后,夏全才开始赶车。夏珂觉得这次家里对自己的态度转变了不少,就连夏静看她的眼神儿也比之前好太多。

    下田后两人一块地,夏珂和夏元一起,她旁边就是夏静,夏静主动搭话,“小珂,还是照顾孩子比较轻松吧?”

    他看了夏静一眼,勾唇道:“依我看都不轻松。”

    牛车上堆满了玉米,麻袋里还装着五六袋,夏壮喊道:“小珂,你负责往回运吧,我们继续掰。”

    夏珂回头看了一眼,扬声道:“我一个人吗?不会掉吧?”

    “哥哥,我跟你一起。”夏双跑了出来。

    夏珂点头,“好,你来。”

    夏壮笑着点头,“路上慢点啊。”

    上次夏壮娶柳眉的时候,夏双还在药铺跟她说了很多话,也算是和她比较亲近的一个妹妹了。

    夏珂坐好,回头看着做在麻袋上的夏双,喊道:“妹子,走了,抓紧了。”

    家里两头牛,夏珂赶着一头,另外一头就借给了江夜痕。夏珂拉的玉米比较多,江夜痕拉的比较少,不是不敢放多,是怕路上颠簸的掉了。

    夏珂走在前面,江夜痕马车跟在后面。夏双坐在上上面,对着伸手的江夜痕喊道:“夜痕哥哥,你怎么拉那么少?”

    江夜痕含笑回话,“我不像你哥哥,上面还坐着人,就算掉了也有人知道。我着掉了可就没人看着了,为了保险点,我还是少拉点。”

    “说的也是。”夏双说。

    没多久,夏珂喊道:“双丫头,你姨娘对你好不好?”

    夏双听她提起柳眉,当即垮下了脸,“哥哥提谁不好,偏偏要提她。我跟她可没什么交集,为了她我娘可没少跟我爹爹闹,别看我爹娘如此恩爱,那是表面,做给你们看的。哪次回到院子里,关上了房门就开始吵闹!所以,我讨厌死她了。”

    夏双愤愤不平,夏珂光听语气就知道她有多愤怒了。她眉梢动弹了下,没吭声,却听她询问道:“哥哥,那个女人之前和三婶走的近,而且三婶出事的那天……”

    夏珂扭头看着她,她有些避讳,扭头看了身后的江夜痕。

    夏珂道:“没事,那天怎么了,你快说。”

    “那说了,你别生气。”

    夏珂点头,“不生气,你说。”

    “那天我从院子里出来,走到门口看她站在东院门前,不想见到她所以就躲在了门口,我从门缝里看到她故意摔了一跤,三婶去拉的时候不知怎么滴跟着摔了,然后夜痕哥哥就出现了。”夏双说着眸子就红了,“我也不知道这样一撞,三婶就没了。”

    夏珂深吸一口,鼻翼动了两下,扭头安抚道:“没事的,别难过。其实我都知道,谢谢你说出来。”

    夏双紧张的伸长了脖子,喊道:“哥哥,你要怎么做?”

    夏珂回头笑了下,“不怎么做,你放心吧。”

    一路上,夏珂都沉着脸,她就想确定那个孩子是不是夏壮的,如果她赶在家里兴风作浪,她绝对不会放过。

    回到家里,夏珂将玉米从牛车上拿下来,摆在院子里。夏双一直观察她的表情,她一直都没有说话,面色阴沉的可怕。

    江夜痕等着夏珂准备一起朝着地里去,夏珂看到后喊道:“你们等一下,我去看看锦程,看看爷爷怎么样了。”

    说完她跑去了药铺,老爷子正闭着眼睛给村里的大叔诊脉,他听到声音后睁开了眼睛,看到夏珂眸子大了点,缓缓问:“拉了一车回来了?”

    “是呀,我弟乖不乖?”她走过去看。

    “我孙子能不乖?”老爷子提到孩子,忍不住笑了下。

    其中一大叔笑道:“夏叔又得了孙子,这说话语气都不一样了,开心呐。你们说是不是?”

    他身后的几个人跟着点头。

    老爷子高兴的笑了下,拿起了笔墨写好了药方,起身看着夏珂逗着孩子,问道:“看好了,赶紧去吧。”

    夏珂轻笑了两声,和几位大叔打了招呼,开心的跑了出去。

    夏双看到她高兴的出来,笑着喊道:“哥哥,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你不懂。”夏珂上了那了赶牛的鞭子,回头看夏双坐好了,又看向后面的江夜痕,“走了。”

    夏双还在纠结她说的‘你不懂’是什么意思,想问又怕自己话太多了,惹了夏珂烦,于是就没在说话。

    夏珂去了地里,大家基本上又掰了两车,她就和夏双一起将玉米朝车上捡,又装了好几袋玉米,抗不上去就冲大人喊道:“爹,大伯二伯,快来帮忙。”

    “我去吧。”夏壮扬起手臂擦了脸上的汗水,大步朝着他们走去。

    夏全跟再后面,“有六七袋子呢,我们都要帮忙。”

    夏元也跟着跑过去,每人扛起两袋子码上了车。夏双有爬了上去,夏壮喊道:“你这孩子,什么事情也没干就跟着来回跑了。”

    夏双不以为然,“谁说的我没干,刚刚这些不都是我和哥哥一起做的吗?”

    “让她去吧。”夏全说。

    夏双觉得也应该让夏星跟着去一趟,便从上面下来,冲夏星喊道:“星儿,这一趟你来吧,我来摘一会儿。”

    陈氏也比较心疼孩子,推着她道:“去吧。”

    夏星没怎么和夏珂单独处过,和夏双插肩之际,夏双拍了她肩膀,“哥哥很好的,别怕。”

    “嗯。”

    夏星上了牛车,夏珂喊道:“星丫头坐好了?”

    “好了哥哥。”她说。

    夏珂瞧江夜痕还没装好,便挥着鞭子笑道:“江夜痕,先走一步了。”

    江夜痕冲她挥手,扭过头继续干活。他们母子这点玉米也不着急,没人夏家人多,也没人家的田多,这点玉米能收三四车就不错了。到时候炸点玉米油吃,剩下一袋子就磨成玉米粉,做玉米粥喝也不错。

    这下午夏珂就当了个车夫,来回跑了好几趟,车上也是夏星和夏双两人轮着来。傍晚回家,夏珂腰酸背痛的,站在自家门口活动着手臂。

    江夜痕将牛赶进棚子里,走过来瞧她捶着肩膀,轻笑道:“还是干活少了,累不累?”

    夏珂转身睨了他一眼,“长时间没干活,没想到这么累。主要是这上货和卸货真费体力,站着掰玉米要比这个轻松多呢。”

    江夜痕轻笑。

    “我还以为不用掰玉米轻松一点呢,失策。”

    江夜痕上前两步,含笑看着她,“要不去我院子里,我给你捏一捏?”

    “好……”夏珂忙收回去,“算了,总归男女授受不亲。”

    江夜痕动了眉梢,又问:“真不需要?捏一捏会舒服一点,我经常给母亲捶肩膀,很舒服的。”

    “真的?”夏珂狐疑地看着他。

    江夜痕点头伸手指了偏院门,“晚饭还没好,我先给你捏一捏,晚上在好好睡一觉,不然明日手臂、肩膀会更疼了。”

    夏珂这才点头,回头冲屋子喊道:“爹,我去下隔壁,等会儿叫我。”

    江夜痕走在前面,嘴角噙着笑。三言两语就把夏珂给骗走了,主要是也是想多与她亲近亲近,多联络联络一下感情。

    夏珂跑到院子里坐下来,回头道:“快来帮我捏捏。”

    江夜痕依旧不紧不慢,边走边撩起了衣袖,露出了白皙的手臂,站在她背后询问,“喜欢力道大一点还是小一点?”

    “你不捏我怎么知道哪个适合我?”夏珂侧脸白他一眼,歪着头指着肩膀,“来吧来吧。”

    江夜痕稍用了点力道,下手她就开始尖叫起来。

    “江夜痕,你下手居然这么重!”她疼的小脸皱在一起,歪着身子回头看着他,“要命啊你。”

    江夜痕露出了无辜的眼神,失笑,“我这力道刚刚好,每次给我娘按摩的时候也是这个力道,倒是你起码也习了两年武,这点疼都受不了?”

    夏珂嘟起嘴巴,做好了身子,咬牙道:“来吧。”

    江夜痕抿嘴,倾身往前看了一下,笑道:“你这一副要上刑场的模样,看的我都不忍心下手了。”

    夏珂嗤笑一声,并未回头,“继续。”

    江夜痕的力道相对之前小了点,夏珂开始觉得有些难捱,后来慢慢的觉得浑身舒坦多了,也就十分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轻声询问道:“你娘呢?还没回来吗?”

    “去了菜园子里,等会儿就回来了。”他说。

    夏珂睁开眼睛,扭头询问:“等会儿回来,那她看到我们这样,会不会……误会什么?”

    “误会什么?”他语气柔和,浅笑道:“一直以来我们关系不都是这样?你又是个男儿装扮,没什么好误会的。”

    “那好。”夏珂这才松了眉峰,坐端正了身子。

    江母回来天色已经暗沉下来,看到院子里模糊的两个身影,停下来审视片刻,笑着喊道:“夜痕、小珂?”

    夏珂忙起身,“伯母回来了?准备煮什么好吃的?”

    “面条吧,再炒个青菜,将就着吃吧。”江母笑呵呵的蹲下来择菜。

    江夜痕就拿着小板凳坐在玉米堆前面开始撕玉米。夏珂见他将叶子都撕掉了,上前阻止道:“别这样撕,留下几片叶子,你看我的。”

    说完她就撕开两个玉米,留着几片叶子,两两困在一起,提着道:“这样就可以搭在木柱子上晒了。我家每年都是这样来的,你怎么不学着点?”

    江夜痕扶额,嘴角含笑,他当然知道夏家每年都是这样,刚刚不过是力道大了点,直接死掉了。

    江母轻笑下,“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你们家每年晒的玉米都这样,我们早就学到窍门了。”

    夏珂干笑了两声,挠挠头道:“原来知道,我还以为不知道呢。那你还把叶子撕掉?”

    “没掌握好力道,大了点。”江夜痕抬起头看她一眼,轻笑下,又低着头继续干活。

    夏珂撇嘴,看江母也摘完菜,于是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晚上在这里用餐?”江夜痕喊了一声,江母也跟着留她在家里吃饭。

    她回头拒绝,“不用了,吃过饭也要干活了,明天还要早起呢,我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天骄战纪〕〔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