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95
    江夜痕也并没有想说什么,听夏珂说话,便跟在她身边走过去询问:“我和母亲跟你坐一辆马车。”

    夏珂侧脸,“好说。”

    “我也要。”许言走在前面回头笑着。

    她两人看了许言一眼,便朝着马车走去。

    江母提着一篮子糖葫芦过来,江夜痕站在马车上接住放在最里面。夏元把孩子递给了夏珂,见江母又回去,他侧脸看向马车里,“夜痕,你母亲还有什么没带?”

    江夜痕弯腰起身,看过去恍然失笑,“被许公子催的,我都忘记帮母亲拿酒了。”

    说着他从车上跳下去,对夏元道:“三叔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他刚转身,江母抱着一罐子酒大概有个十斤,小跑着道:“来了来了。”

    夏珂在马车上看着,江夜痕跑过去将那酒接过手,还小声道:“小心,给我吧。”

    走到马车边,夏全喊:“夜痕,你抱的是什么?是不是酒?”

    他放慢了脚步侧脸看过去,“嗯,是酒。”

    他将酒罐子递给夏元,侧脸看向另外一辆马车,“是我母亲酿的葡萄酒,拿到市面上换一些银子。”

    夏全大步走来,伸长了脖子嗅了嗅,“好香,这么好的酒卖掉岂不是可惜了?”

    老爷子知道他是酒瘾犯了,便喊道:“全子,马上出发了,你还磨叽什么?”

    夏全回头看了一眼,应道:“来了。”

    他走的时候还眼巴巴的看着那罐子就,嘴里嘀咕着,“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江母松了一口气,被江夜痕搀扶上了马车。夏珂说:“我这二伯就是这样,见到好酒就舍不得放手,这若不是我爷爷催,估计非得打开那酒盖子尝尝不可。”

    “说的我也想尝尝了。”

    夏元将酒放进马车,许言就伸手接过,凑过去嗅了嗅,“果然好香,这个叫葡萄酒?是用葡萄酿的吗?”他看向江母。

    江母点头,“是呀,等到集市上我给公子弄点尝尝。”

    “不用不用,伯母这是拿去卖的,要喝的话我肯定会买的。”

    许言说完,夏珂接着道:“那还说什么,直接买了。”

    许言看向夏珂,怔了下,随即干笑道:“那得让我尝尝,尝好了就买,而且还是高价如何?”

    “好说。”夏珂看向江夜痕,“你就打开让他尝尝看,这是葡萄酒不是一般的酒,也喝不醉人,女人喝了养颜,男人和了壮体。”

    江夜痕扯了嘴角,笑着打开了盖子,从里面拿出了竹筒勺子,舀了小半勺递给他。许言闻到了酒香味,凑近后逼着眼睛享受了下。

    “果然是个好东西。”他结果手,抿了一小口扁扁嘴巴觉得不过瘾,又喝了一口大,“这酒不寻常,市面上好像也没卖,伯母的手真是巧。”

    “哪里哪里。”江母笑着看着他。

    夏珂跟着道:“所以,你赶紧的掏银子买下来,等到集市就搬运回家,晚上来两个下酒菜,喝点美酒,再睡个舒坦的觉,人生如此足矣。”

    许言将盖子拧上,看着她含笑,“你说的对,回去我就这么干。”

    他又看向江母,“伯母,这些酒卖给我吧。”

    “许公子真要?”

    “我喝都喝了,必须要。这个钱,怎么算?”他又问。

    这一问江母一时间还打不上来,她看向夏珂,眼神询问她的意思。江夜痕也懂一些酒,这酒虽然是自己酿的,可在这集市上还没有哪家卖过,所以说这是绝无仅有的。

    夏珂也是这么想,可又不能要的太多,他又是自己朋友,于是道:“你看着给吧,你觉得它值多少就给多少。”

    江母笑着点头,“是呀,许公子看着给吧,都是自己酿的酒,卖掉是有些可惜了,可这不卖的话,手头上又却钱,真是……”

    “明白。”许言当即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二十两碎银子,掂量了下,“我出门没带多少,这些先给你,回头我在给你五十两。”

    江母被吓住,惊愕道:“五十两?”

    “对,这酒劲儿虽然不大,味道香甜,口感很好。我要把这个酒送给我爹,还有个十来日就是他的五十大寿,我必须要拿出点礼物来孝敬他老人家才是。”许言笑了笑,见她没伸手便将银子塞给她,“伯母被嫌少,等到了集市我先回去一趟再去酒楼把剩下的银子拿来。”

    “不不,不用了,这些已经够了。”江母被吓着了,她这酒才十斤,就卖了二十两,他还要再拿五十两来,真觉得已经是天价了。

    “伯母您就收下吧,等下次您在做的时候多做点送给他一罐子。”夏珂说。

    江母看了向她,点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怕银子放在自己身上丢了,就递给了江夜痕,“你收着,集市上人多,怕遇到扒手。”

    江夜痕点头将袋子挂在了内衣腰间。

    一路上说说笑笑就到了集市上,他们下马车后,江母提着篮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串糖葫芦递给许言。

    许言有些受宠若惊,本来对糖葫芦没多少感觉,可看了她手上的那么多东西组合在一起,就忍不住流口水,伸手接过。

    “谢谢伯母。”他吃了一串山楂。

    江母又问:“家里可有孩子,不如把拿一些回去给孩子吃?”

    他忙摆手,“不用了伯母,这是你拿去卖的,别浪费了。”

    “你给了那么多银子,可以全部买下了。”江母总有点过意不去。

    许言觉得那些酒值那么多银子,所以才愿意出那个价格买下,这些东西他也不爱吃,家里的孩子也都大了不喜欢吃甜的。

    最后许言还是没接,江母只好拿到人多的地方卖了三两银子。自从刘氏去世后,江夜痕也怕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再这种闹市,他还是要全程跟着江母,好好保护她。

    夏珂把孩子交给了夏元,跟着老爷子一起去了肖县令府上。就因为上次的事情请老爷子不管肖县令到底是出自何等目的要帮助自己,这顿饭也还是要请的。

    到了府们外,看门的小厮拦住他们,询问道:“两位找谁?”

    “哦,这位小哥,我是杏花村的夏大夫,前来拜见你家大人,还望通报。”老爷子抱拳看着他们。

    两小厮互相看看,听夏大夫的名字心里多少也有点熟。其中一人道:“两位请稍等,待我去报个信儿。”

    “有劳了。”老爷子说。

    没多久,小厮急匆匆的跑来,态度比之前恭敬了许多,“两位客官府上请,我家大人正在等着呢。”

    “谢谢。”老爷子提着衣袍上了台阶跨过了门楣,夏珂跟在以后走进去。

    “夏大夫。”

    未见其人,先问其声。肖县令大老远就看到他爷孙两,并欢喜地喊道:“今儿怎么会有空闲时间来府上了?”

    他从回廊边转过来,老爷子和夏珂这才看到他人,夏珂行礼喊了一声‘大人’,老爷子跟着道了一声,站直了身子笑呵呵道:“一个多月没见了,大人别来无恙啊。我带着孙儿前来是想请大人晌午去酒楼喝两杯酒,以表敬意,不知道大人可有空闲?”

    肖县令惊愕了下,带着他进入了厅堂,坐下来道:“夏大夫是来请我去喝酒的?”

    老爷子点头,“是呀,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大人不会忘记了吧?后来府上出了事情,就把这事情给耽搁了,这段时间又在农忙,一直到今日才有空闲来一趟集市,好答谢大人救我那三个儿子的事情。”

    肖大人虽然心知肚明,可还是要装出一副恍然的模样,随即客套着摆手,“小事一桩,不足挂齿。要说谢谢,当真应该感谢尚老太太才是。”

    话落,夏珂插话,笑道:“请了你,再去请尚老太太,今天你们哪一个都不许推脱。”

    “好好好,我不推脱了。”肖县令起身看了自己的衣服,又看向他们,“那二位稍等一下,待我去换一套衣裳,随你们一起前去尚府?”

    老爷子和夏珂点头,他笑呵呵的朝着外面走去。

    片刻,他换好了衣服回到客厅,夏珂正在欣赏客厅上挂着的壁画,老爷子坐着喝茶。他喊道:“夏大夫,我们可以走了。”

    夏珂这才扭头,老爷子说:“好,走。”她也跟着一起出去,那两人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出来后肖县令早就备好了马车,待他们上去后,马车便朝着尚府而去。

    到了尚府门前,夏珂从马车上下来,看到门口摆放着两个大雄狮,脖子上系着红绫,应该是不就之前才弄的,便笑着道:“爷爷,我记得上次我们来的时候,好像还没雄狮吧?”

    老爷子看过去,点点头。肖县令指着道:“这才搬来没多久,你看这雄狮的颜色多白,就连那红绫都不见一点污垢。”

    “月余不来,尚府又气派了。”夏珂看着尚府的门匾,好像重新又打造过了。

    “可不是,就尚府再外的产业,够普通百姓几辈子花的。”肖县令笑容满面,似乎这尚府就是他家一样,说起来就格外的骄傲。

    “快去通报,我家大人来看望老太太。”肖大人的随从说。

    一小厮跑了进去,另外一个直接弯腰伸手,“大人里面请。”

    夏珂和老爷子随后跟进去,入门口闻到了一股花香,整个院子里又摆放了许多盆栽,秋花艳艳。

    夏珂还在欣赏中,老太太就被人搀扶着蹒跚而来。

    “原来还有夏大夫,真是幸会幸会。”老太太看着老爷子夏珂显得格外的惊愕,她笑眯眯的看着夏珂,喊道:“小公子也来了。”

    “老太太好。”夏珂说、

    “客气客气了,快进屋做。宝儿,快去倒茶。”

    “是老太太。”

    肖县令忙伸手喊道:“老太太请稍等。”

    老太太愕然回头看着他,等着他后面的话。肖县令看了老爷子,才又笑道:“老太太,今日夏大夫做东,请您去酒楼里喝酒呢。”

    老爷子点头。她看着老爷子不解询问,“可是有喜事了?请我老太婆去喝喜酒?”

    老爷子怔了下摇头道:“非也非也,夏某来请老太太去喝酒,自然是为了感谢一月前事情的。上次夏某也早就说了要请县太爷和老太太吃一餐表示感谢,奈何家中出了事情,加上这阵子农忙,就给耽搁下来了。不如就今日吧。”

    “原来是这样。”老太太本想说说刘氏那事情,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就怕说了又让老爷子和夏珂伤感,于是点头,“既然夏大夫都亲自来家里请了,那我老婆子就去梳妆一下,还请格外在客厅稍等片刻。”

    夏珂跟在后面撇了嘴角,这富贵人家就是讲究,出门吃个饭还要换一身衣服才行,身上的衣服又不伤大雅,难道只是在府上穿的?如果是的话,这个真要怪人家太富有,这么好的布料制成的衣裳,居然只是府上随意穿的。那若是不随意的话,岂不是件件都是宝?

    夏珂的视线落在肖县令身上,他身上的衣服,不必出门前的衣服,难道是她现在的审美出了问题?

    她后脚进入客厅,下人们上来茶水、水果。三人动都没动,只喝了两口茶水,老太太就换好了衣裳。

    夏珂总算是明白,老太太为何换衣服了,先前那衣服和这个相比确实朴素了写,这个更庄重了点,大气了些,非常符合她的气质。

    三人起身,老太太修轻笑着,“那咱们就出发?”

    老爷子对着肖县令伸了手,示意他先走。

    门口停着两辆马车,其中一辆就是老太太的,马车很大,外观看上去确实很大气,就如同她人一样,即便是辆马车也是一两豪华的马车。

    看到老太太上车后,夏珂和老爷子才上去,便在前面带路。没走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夏珂率先跳下去。夏元和江夜痕已经到了酒楼门前,看到马车过来便走过了过去。

    “伯母东西都卖出去了?”夏珂问。

    此时江母抱着孩子,听到夏珂说话抬起头笑道:“你们去没多就卖完了,然后就来酒楼门前等着你们。”

    老爷子下车,扭头看了一眼酒楼,伸手指着道:“怎么都不上去,包厢已经定好了。”

    “等你们来了再进去。”夏元笑了下。

    许言也跟着附和。

    老爷子扭头,介绍道:“这位就是县令大人,这位是尚府的老太太,上次的事情多亏了大人。”

    夏壮和夏全听到后忙带头行礼,后面的妻子和女儿跟着行礼。肖县令道:“哪里哪里,这件事情,你们要感谢的人是尚老太太,若不是她大发慈悲,你们三个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呀。”

    夏珂撇嘴,不以为然。夏元三兄弟也心知肚明,这事情若是说起来,未必就是他们的错。可也没人敢出声,夏珂可不怕得罪什么人,直接笑道:“这事情若是真去追究谁是谁非,也不一定就是我爹和两位伯伯的错吧?”

    老爷子和肖县令的脸色瞬息变得僵硬起来,到是尚老太太笑道:“小公子说的对,我那孙儿也是纨绔,指不定这事情源头就在他身上,也多亏了大人没追究。”

    肖县令没想到老太太会这么一说,他抚摸着短胡须,笑呵呵的睨了夏珂一眼,又看向老太太,摆手道:“没有没有,夏大夫和您都和我是朋友,依我看这事情就是一个误会,有句话不是说不打不相识吗?咱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

    老爷子和老爷爷赞同的点点头。

    “让我这老婆子看来,这场酒宴还是我老请吧。”老太太说。

    “那怎么成呢?”老爷子摆手,“说好了,是我请的,您就别和我争了。”

    三人走在前面,夏珂扭头和江夜痕对视了一眼,又看了旁边的许言。许言询问道:“那个镇长最后怎么处理了?”

    夏珂缓缓摇头,“这个我还真没关心,等会儿找个合适的机会询问一下。”

    江夜痕看着他们两人,将夏珂拉到一边。夏珂见他有事要说,便和许言说:“你先进去。”

    许言没跟去,顿了下便跟着大家一起去了包间里。

    “有事啊?”夏珂拂掉他的手,弄了下褶皱的衣服,今天她可是穿了刘氏给她做的玫红色的衣服呢,一定要好好的爱惜。

    “他怎么知道上次的事情?”江夜痕直接问。

    夏珂怔住,失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件事情呀。不对呀,难道我没有跟你说过吗?”

    江夜痕挑眉,“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了?”

    她挠挠头,“那就是我记错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

    她把当时的情况都给江夜痕说了一边,耸耸肩道:“就是这样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冒险让他去了镇长家里,然后盗取了印章,谁知道他们之间的友情这么禁不起考验。如果心里没鬼的话,也不会如此紧张了,再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看他们就是亏心事做多了。”

    话落,她就吃了江夜痕的爆栗子。她惊呼了一声,捂着头幽怨地瞪着他,“你干嘛打我?”

    “你还知道疼?那么危险的事情,你真是胆子够大的。”他听完只觉心里发毛,隐约有些恼怒,“万一被发现了,别说你和爷爷回不来,就连三叔他们也都回不来。到时候他们随便给夏家按一个罪名,夏家就完了。”

    夏珂也知道这个理,她撇嘴道:“我也想过了,当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所有就毛线走了这个棋子,后来想想真的是有惊无险。”

    她这个时候想起来,真心觉得当时的情况真的是令人心惊胆颤。

    “你呀……”江夜痕又无奈,“你每次都是剑走偏锋,但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下次遇到事情一定要考怒全面一些,别那么莽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夏珂冲娇媚一笑,“知道了,没有下次了,真的。”

    江夜痕微笑了下,下意识的伸过手臂揽住了她的肩膀,“我们进去吧。”

    夏珂也没在意这一举动,一直走到包间门口,她是觉得和江夜痕走的太近了,这才发现肩膀上还搭着他的手。于是笑着拉开了距离,伸手道:“你请。”

    江夜痕愣住,瞧她面色绯红,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揽过她的肩膀,面色霎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但仅是那一瞬间,他又像什么也不没发生过,大步走了进去。

    老爷子没见夏珂,看着他喊道:“夜痕,怎么你一个,珂儿呢?”

    江夜痕以为她就跟在后面,被老爷子一问,回头却不见夏珂人,于是便走了出来,见她站在门口捂着脸笑,心莫名的暖了下,勾起了唇角,抿嘴喊道:“夏珂,还不进来。”

    夏珂猛地收回了手,他刚好转过了身子,所以夏珂认为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不好意思。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便大步走进去。

    “就等你们两了,赶紧坐下。”老爷子指着那两个空位子。

    江夜痕先坐下,夏珂看着那椅子走了过去。许言本想让夏珂坐自己身边,没想到被江夜痕坐了,他盯着江夜痕,见他不搭理自己,便出声道:“江兄,你很不礼貌,不知道我正在看你吗?”

    江夜痕斜了他一眼,“是因为我是杏花村的二美中的一美?”

    噗嗤,夏珂听了这话,心里鄙夷了他一番。

    “脸呢?”许言瞪着他。

    “我脸当然在我自己脸上。”江夜痕眉梢扬起,似笑非笑了下。

    许言扯了嘴角,嗤笑了一声,想去看夏珂却被他给挡住了。他凝眉,“我说你怎么回事?”

    “许大公子,又怎么了?”江夜痕问。

    “你你你,给我坐过去。”他说。

    江夜痕左右看看,一脸无辜,“你可要看清楚,上面可是坐着是县太爷,指不定日后还有什么地方用的着,我母亲一直教育我做人要低调点,反正我是不会换的,要换你来换。”

    许言语塞,睨了一眼县太爷,这人都坐的好好的,再去动位子的话确实不好,于是他就忍了下来。

    “行,吃饭吃饭。”他心里极不乐意的拿起了筷子用力的再桌子上拄了两下,便去夹菜吃。

    “吃吃吃,大家都别客气。”老爷子笑着道。

    “来来来,大家来干一杯。”肖县令端起了酒杯,环顾了所有人,除了妇女和孩子之外,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仰头喝完。

    夏珂抿了下酒,品味了一番,看着夏元,“爹,这个酒是酒庄酿的吧?”

    夏元又倒了一杯,再次品尝了下,点头道:“对,确实是徐记酒庄的酒。”

    肖县令听后说道:“徐纪酒庄的酒就是好,再咱们小镇上也算是好久了,甚至是隔壁县城的人也回来这里买酒。”

    夏元点头,“确实,酒庄每天客流量很多,外地来的人也不少,很多时候都是人家捎信来,然后徐老板差人送去,银子翻倍给。”

    “哦?这你都知道?”肖县令看着夏元。

    夏元低头轻笑,“夏某正酒庄当伙计,所以这些事情知道点。”

    “原来如此呀。”肖县令端起了酒杯,看着他道:“来干一杯。”

    夏元便端起了酒杯喝下,然后又拿着酒杯去倒酒,夏珂阻止道:“爹,你可别喝醉了,你若是醉了,谁来照顾弟弟,我可照顾不来,连我自己都粗心大意的,哪里会照顾孩子。”

    夏元点头,看着她,“放心吧,爹心里有数。”

    “难得出来放松一天,三弟就多喝点吧,若是真最了,大嫂给你看孩子。”文氏说。

    陈氏讶异地看着她,话落便接着道:“对对对,二嫂也会帮你看孩子。”

    夏珂冷眼看着她们,他们倒是想照顾,想让孩子过继过去,可夏珂偏不。夏元摆手道:“多谢大嫂二嫂,那孩子比珂儿小时候还闹腾,才两个月就学会认生了,还是我自己来照顾吧。”

    “小孩子都是这样,我们好歹也是女人,也有经验,你一个大男人难免会粗心点……”

    “怎么会呢,我看我爹照顾的挺好的。”夏珂截断了文氏的话,笑道:“以前我也觉得让我爹照顾锦儿肯定不行,不过到底是父子,两人一见面就熟悉了。倒是现在不太愿意让人家抱了。”

    夏元跟着点头,“这孩子都是被我给惯坏了,所以真的是让其他人来带的话,估计孩子也闹腾,我也会心疼的,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带的好。”

    文氏和陈氏互相看了一个,与其说互相看,不如说瞪。两人心知肚明,谁也不想让孩子过继给对方。

    “来来来,大家都吃吧,许公子,我老爷子敬你一杯,两天还真是多谢你的帮忙了,如果不是你,这个时候恐怕那些玉米还没有摘完呢。”老爷子笑眯眯的端着酒杯。

    许言心思本就在夏珂身上,听到老爷子的呼喊声,这才回神,立马端起了酒杯起身道:“哪里哪里,我和小珂是兄弟,她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夏爷爷千万别客气。”

    老爷子笑着点头,仰头喝完后看了夏珂又看了许言,视线又落在江夜痕身上。三人坐在一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感觉,他又说不上来。

    夏全喜欢喝酒,可碍于肖县令在,就压制着猛喝的冲动。为了让自己多喝点,他主动向坐在的男子们敬酒,就连夏珂也不放过。实在没人可敬的,他就找理由给襁褓中的孩子敬酒,夏元不喝,他就自己喝了。

    其实家里人也都明白,他只是很久没有喝酒了,见到了酒不狂喝才怪。

    “夫君,你少喝点。”陈氏见老爷子的面色有些不对,就扯了他的衣袖。

    陈氏是怕他多了又发酒疯,其实不止她害怕,整个夏家的人都怕,尤其酒宴上还有肖县令和尚老太太,若是真是闹起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可就出糗了,也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这时候的夏全已经是半醉的状态。他扭头看着陈氏,眉头一蹙,眼皮惺忪,“去去,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你要不吃了,出去。”

    “你……”陈氏咬牙,十分恼怒,可这么多人都看着,她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肖县令和尚老太太在和老爷子说话,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可坐在他们身边的夏壮听到了,心里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把夏全给偏出去,最好是让他在外桌子上喝的烂醉,只要不在这里面闹就好。

    想了想,他起身走到夏全身边,附身在他耳边说:“你跟我来,我有个好宝贝你给,别出声。”

    夏全没那么醉,一听好宝贝惺忪的眸子霎时变得明亮起来。夏壮和老爷子打招呼道:“爹,我和二弟出去一下。”

    老爷子也顾不上他兄弟二人,摆摆手又和肖县令以及尚老太太说上了。

    夏珂视线跟着夏壮他们出去,别的不怕,就怕夏全喝醉酒了耍酒疯。但一想有夏壮在,这里又是他们之前待过的酒楼,说不定去找老板了。

    江夜痕也看了一眼,又看着她询问道:“怎么?担心他们再次出事?”

    夏珂摇头笑了下并没出声。

    但是许久后,也不见两人回来,酒宴也将结束,尚老太太身边的人出去了一趟,夏珂是看着他出去的,具体去干什么,她也不知道。宴会结束后,老爷子喊道:“珂儿,去结账。”

    夏珂点头,刚刚起身,尚老太太身边人回来了,他笑着道:“夏大夫,我家老太太已经结账了,这餐算我们请的,各位可吃好了?若是嫌弃这饭菜不合口味,不如晚上去府上用餐如何?”

    老爷子怔了下,看着老太太,“不是说酒宴我来请吗,老太太您真是太客气了。”

    老太太摆手,“夏大夫就不要跟我老婆子客气了,这一餐我来请。不过,夏大夫,我有一个不解之情,还望夏大夫能够传授一二。”

    老爷子疑惑起来,询问道:“老太太请问,夏某若是知道到,一定告知。”

    “我知道,杏花村里,有你夏家,整个村子都很富有,夏家的大米更是成为皇室精品,这马上就要割水稻了,不知夏大夫每年的种植方法可愿意与我分享分享?”

    肖县令一听跟着道:“是呀,夏大夫若是能提个一二,咱们整个镇都会富有起来,指不定也会变成一个独立的城呢?”

    夏珂挑眉,想把一个镇变成一个城?想的太美了吧?单单就凭粮食,怎么可能!?就算可能,她空间里也生不出来那么多的化肥,十几亩还能应付一下,若是上千上万她哪里去弄,这样来的话,岂不是要告诉所有人她有空间,这样下去还不被当成怪物?

    可若不告诉他们,上千亩的粮田,就夏家人都知道她有空间,也不会在几晚上就把化肥全部都撒了,难道要半天耕地,晚上开始撒化肥?根本就行不通。

    老爷子叹息道:“这个我也想,巴不得咱们的小镇能够越来越繁荣,越来越受皇上的关注,可这事情我也是无能无力呀。同样的种植方法,可是效果不一样,也不知道原因再哪里。不过这些年,我家珂儿一直在摸索,等找出法子了,再告诉大家。”

    肖县令也差人偷偷的去村里打听过,村长也说种植方法一样,也是亲眼看着种的,可就是种出来的东西差别太大。

    尚老太太之前还不信肖县令说的,后来也是差人去询问了一下,确实没找到什么特别的种植方法,所以叹息道:“倒也是愁人,难道那土地还认主不成?”

    许言觉得听到了好笑的话,笑出声道:“没准儿还真是这样,不是说远古的时候还能修仙吗?很多事情都非常的玄幻,没准儿夏家的土地就非常玄幻呢?”

    夏珂扶额,干笑了下。江夜痕看了他一眼,不动神色的勾唇,心里笑许言这个笑话简直太冷了。

    老爷子笑道:“说土地太玄幻了,确实有些扯了。不过我们夏家一直在寻找原因了。”

    老爷子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粮食有一天会成为全镇的焦点,很多人提到夏家,首先就想到的是夏家的大米,这种米被称作精品大米,那都是进贡给皇室的。

    老太太点头想了想又询问,“那今年能否给我老太婆留一点?”

    老爷子看向肖县令,笑道:“这个我恐怕还不能做主,你也知道每年大米都要运往宫里去,今年也不会例外。”

    “是呀,老太太这事情你可不能怪夏大夫,这是上面的意思,全部买走,就连夏家每年也就留下几袋子够吃就成。”

    “正如大人所说,每年家里就留下一点自己吃,私自还不能贩卖,这都是上面下来的命令,我只能好好的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把整个小镇的收成给提高。”老爷子说。

    桌子上的佳肴全部都撤离,其他人都去逛集市了,夏珂本想跟着一起,可肖大人喊道:“夏公子稍等片刻。”

    夏珂凝眉,回头看着他,“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坐,我有个事情要和你商议一下。”他说。

    夏珂疑惑地坐下来,江夜痕和许言回头看了两眼,两人一起走出去。

    厢房的门关上,屋子里就老爷子、夏珂和肖县令三人。夏珂看着老爷子,还以为他知道什么,可见他一脸茫然,也不见有什么眼色,也不见肖县令开口,便询问道:“大人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倒也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肖县令似乎真的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说到一半开始思索起来。

    夏珂和老爷子也不着急,等他想好了再说。

    沉默片刻,肖县令想清楚了,看着夏珂道:“我就直说了,你愿不愿意当个镇长?”

    “什么?”老爷子惊呼,“镇长?”

    夏珂张张嘴,眸子全是诧异之色。肖县令点头,“对,就是镇长,我觉得再也没有比夏珂更适合的人选了。”

    夏珂瞪大眼睛,摇头道:“大人,您可别吓唬我,就我这等毛头小子,什么都不会,只会给我爹和爷爷惹事情,根本就不适合做官,更何况还是镇长,这个恐怕我不能胜任,还望大人放过我吧。”

    夏珂站起来态度诚恳,卑躬屈膝,格外的谦逊有礼。

    老爷子也跟着起身,“大人,这事情真需要三思,珂儿爱闯祸,一个不小心,小命不保呀。再说这个镇长也不是什么人相当就能当的,这是要心系全民……”

    肖县令打断道:“夏大夫,镇长这个职务确实不是谁想就可以的,但是我想给谁还是有这个权利的,所以我觉得夏珂适合她就适合。”

    夏珂蹙眉,这话说的倒是轻巧,她这一生可从来没想到要去当什么官,于是道:“大人,若是说这镇长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人选,不知道大人可否考虑一下?”

    肖县令虽有不悦,可还是问道:“谁?”

    “杏花村的村长!”

    老爷子灵机一动,立即附和,“对,村长一定可以的。”

    肖县令和村长没有那多的矫情,也知道他的为人,看了自己倒也恭恭敬敬的,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夏珂小心询问,“大人,能否询问一下,上一任的镇长是不是已经……”

    “死了。”肖县令冷哼一声,“污蔑朝廷官员只有死路一条,这也是他咎由自取的。”

    夏珂喉咙滚动了下,人命在他们手中就是这么不值钱,可她把镇长的位置推出去的话,也不知道这对于村长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情。也许他原本就想着努力的往上面升呢?

    夏珂和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当即笑道;“你说的村长我会考虑,可是村长若是没有了,那你们村的村长就是你了,你可千万不能再推辞了。”

    “我……”夏珂撇嘴,看了老爷子一眼,“我还不如爷爷呢,大人,你就放过我吧。”

    “那可不行。”肖县令知道夏珂绝非一般之人,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要不然老爷子怎么去哪里都把她带上?就连上次夏家三兄弟出了事情,她说话时候的魄力真是不能小觑。

    “怎么不行了?”夏珂看着他,“大人,我就是个小辈,很多时候都凭借着意气用事,行事根本就不经过大脑思考的,所以还请大人三思。此外……”

    她看向老爷子,村长一事也必须是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才能胜任,倒也不是她说话没有分量,只是她不愿意去强出头。因此她提议道:“大人,我爷爷是最适合的人选,首先爷爷是村里的大夫,医术高明。此次,再农作物这一块也有自己的研究,肯定能够帮助村民们,所以还请大人考虑考虑。”

    肖县令眨眨眼睛,思索了一瞬,又看向老爷子,“夏大夫,你以为呢?”

    老爷子被点名,不卑不亢,回道:“珂儿提议让我来,我倒也不是没信心,倒也不怕得罪人。夏家家业还不算稳定,除了老三还算成器点,老大和老二……一直都是我的心病。就算我当了这个村长,两个儿子背地里胡作非为,我恐怕……”

    夏珂倒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听他这么分析,不自觉的点点头。

    “没错,我方才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来,爷爷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爷爷也不太适合,除此之外,夏家似乎没有人适合了。”夏珂看着肖县令。

    肖县令睨了他们两人一眼,抚摸着胡须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看着老爷子,“也许是你想多了,你说老大老二会惹是生非?”

    老爷子点点头。他笑着坐回去,“可我却没有发现两位公子有什么不雅之举,除了话少了点,对旁人也是客客气气的,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夏珂看了老爷子,两人本想开口说什么,他直接打断,“夏大夫就别推了,就这么定了,今日你回去之后就和村长说,这镇长的职位就让他来了,你就是新任的村长。”

    老爷子和夏珂再次互相看看。老爷子只好答应下来,“如此,那就多谢大人厚爱了。”

    肖县令扶着他的手臂,转身指着夏珂,“你,可要好好帮助你爷爷,你的聪明无人能及。”

    夏珂僵了下,看了自己爷爷轻笑着点头,“真是不敢当,不过爷爷需要我帮助的胡啊,我肯定会帮忙的还请大人放心。”

    肖县令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等会儿我差人跟着你们一起去一趟村长的家里,让他们早早的做好接任的准备,这镇长一职说简单也是非常复杂的,可不能马虎。”

    “是。”夏珂不由得询问:“那村长大叔若是做了镇长,是不是就不住村里了?当初镇长的宅子,是全部收回去了吗?”

    “那是当然的。他犯了错误,还想霸占着镇长的宅院?”肖县令大笑起来,“刚刚还夸你聪明呢。”

    夏珂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以为那是他自己的宅子,没想到是官府给的。”

    “怎么样,是不是心动了?你现在想要担任镇长的话,还来得及。”肖县令看着她,等着她回复。

    夏珂依旧摇头,浅笑道:“大人误会了,我怎么会羡慕这个呢?实在是自己的能力有限,还是太年轻了,涉世不足很容易出错。”

    “行了行了,也不勉强你了,不愿意就不愿意了,你们年轻人就喜欢四处流浪,很少有人在乎功名利禄的。”肖县令长叹一声,又道:“说起这个功名,那个江家公子是不是马上要去考试了?”

    夏珂点头,“嗯,夜痕明年开春后就可以参加考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