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的正确打开方〕〔荣耀皇〕〔网游之俺是奶妈〕〔狂暴仙医〕〔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贴心兵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重生之我的神级抽〕〔都市绝品仙医〕〔漫威世界的术士〕〔豪门通灵萌妻〕〔三国大气象师〕〔抗日之中国战神〕〔宠夫成瘾:撩倒傲〕〔戮仙封天〕〔丹道武神〕〔最强特种保镖〕〔妙手神农〕〔被玩坏的万历王朝〕〔完美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97抹去记忆
    “也许吧。”夏珂叹息一声,就目前看来她还真的没什么想法。起死回生这种事情太玄乎了,再说刘氏的尸体都已经成了灰,难道还要将灰尘全部都集合到一起,把人复活?

    太扯了。

    两人慢悠悠的来到了村长院门前,夏珂看到了夫人在院子里走动着,她踮起脚喊道:“婶子。”

    村长夫人扭头看过去,笑着喊道:“是小珂呀,夏大伯也来了?”

    她大步走来,将院门给打开。老爷子和夏珂进去,老爷子问道:“你一个人在家?村长呢?”

    “他想吃鱼,一下午都在钓鱼呢。不过瞧这个时间应该要回来了。怎么,大伯有事情找他?”

    老爷子点头,“当然,还是一件大好事情呢。”

    夫人听后欣喜道:“那来家里坐,我去泡茶,咱们边喝边等吧。”

    “好。”老爷子和夏珂走进屋子,刚刚坐下来,院门口就来了两个陌生人。老爷子听那人喊道:“请问是村长家吗?”

    夫人点头,“正是,二位是?”

    她疑惑地开门,那两人进来就看到夏珂和老爷子站着门口,便喊道:“夏大夫,夏公子。”

    夏珂和老爷子恍然,老爷子走了出来,含笑询问,“你二人可是大人派来的?”

    两人点头,夫人笑着伸手,“原来是大人身边的人,快请进,我这就去泡茶。”

    夫人又泡了两杯茶水,其中一人询问:“夫人,村长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现在就去喊?”

    那人点头,“夫人去吧,我们交代了事情就走,还有要事在身。”

    夫人点头哈腰,“那我这就去,几位先等一等。”

    说着她快速的朝着院门外跑去,好在刚出门就看到村长哼唱着小曲儿提着木桶回来了。她拍着大腿喊道:“当家的,你可算回来了。”

    村长抬起头看到她,戏谑说:“怎么,一个下午不见我,就想我了?”

    “没个正经。”夫人笑脸中又带着点焦急,“你快进去吧,家里来了客人。镇上县太爷安排了人前来,就连夏大伯和小珂也来了,我问了说好事,可也没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好事情,非得等到你回来才会告诉你。”

    村长听后敛起了笑容,紧张的将木桶交给她,“你快去弄点点心来,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村长怀揣着紧张的心,不发较为沉重。再没有亲耳听到什么好消息时,绝对不会太过高兴,他怕自己没那么好的命,明明是一件好事情,却因为自己太过骄傲就变成了坏事情。

    他进入堂中,看到两名陌生人,想必就是县太爷派来的人了,便问:“二位找我?”

    其中一人点头,将手里的镇长的印章拿出来,递给他说:“这是我们大人让我们交给你的,大人说,夏大夫会亲口告诉你原因。”

    村长疑惑地看向老爷子,见他笑着点头。他才放心的接过那人手中的东西,低头一看,凝眉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可是镇长的印章……”

    “让夏大夫给你详细说吧,我等还有事情,就不在此久留了,告辞。”

    这话还没说到几句,他二人就要走,村长一脸茫然只好跟着送有他们出去,回到了屋子里,他才询问道:“大伯,您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笑眯眯的将今日和肖县令的谈话都和他说了,他指了下村长,“所以我才觉得你是非常适合之人,所以就举荐了你。”

    村长了然,担忧道:“可是,原来的镇长呢?若我走之后,乡亲们可怎么办?”

    “这都不是事儿,村长伯伯,村里的事情还有我爷爷呢。”夏珂说。

    村长更加疑惑,论起资格,夏大夫绝对是有能力的,可他为什么不当这个镇长?他始终都想不明白,便追问起来,“大伯,论起资质您比我更加适合这个镇长一职,为什么要举荐我?”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哎,我老爷子老了,家里还有一堆的琐事,实在不想操劳了。想安安稳稳的过一个晚年,守着我那药铺,给人看看病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实在是无心去做了。”老爷子说的也没错,他的确可以安享晚年了,夏家终于有了香火,他的愿望也就完成了。

    夏珂接着道:“等大伯注入镇长府上,村里的事情就都交给我爷爷了。我会协助爷爷一起研究出对农作物有用的药物出来,逐渐把咱们杏花村打造成一个富有的笑村庄。”

    村长虽然高兴可一定说他要走,凝眉询问,“你说我还要走?入住镇长府上去?”

    夏珂点头,“对呀,不然你要住在哪里?”

    村长疑惑起来,这一个多月也都没听到古镇长的任何事情,他紧张的询问道:“古镇长呢?”

    夏珂眉梢扬起,如实道:“古镇长犯了错误,已经被大人押往别的地方去了。所以你尽管放心,他不会回来找你麻烦的。”

    村长依旧有些担忧,又问:“那古镇长到底是……”

    夏珂打断道:“大伯还是不要过问了,镇长和大人之间的事情已成为过去,而你上任就是只管负责现在的视物就好。”

    老爷子跟着点头,“珂儿说的对,其他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主要是以后的事情。”

    村长抿嘴斜了他们两眼,转过身子就看到自己的妻子站在一旁,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他给了个笑容,问道:“你以为呢?”

    夫人缓缓上前,温和说:“升职是个好事情,不管夫君去哪里,我都会不离不弃。”

    夏珂眉梢动了下,古代女子的地位就是这么低下,即便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出来。她暗中叹息了下,听村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接手吧,希望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老爷子拍拍他的肩膀轻笑了两下,“你放心吧,大伯不会欺骗你的,更不会把你往火堆里推。之前你都管理这一个村庄,现在成为了镇长就管理的村庄就多了,以后的任务就多了,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的。”

    村长笑了笑,点头应下。

    “好。”

    片刻后,老爷子又道:“那你们找个时日就可以搬家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明日早上去一趟镇上和肖大人见一面。详细的事情,他会再和你谈。”

    村长点头,“好,我知道了。”

    老爷子看向夏珂,“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夏珂正走神儿,听到声音看过去,摇头道:“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吧,等明日大伯见了肖大人,所有的程序都明白了,到时候回来还是会找爷爷的,起码要做一个交接班吧。”

    “交接班?”村长疑惑,“什么是交接班?”

    老爷子见怪不怪,可村长不明白。她笑着解释道:“哦,就是村里还有一些什么事情需要和我爷爷说一声,这个就叫做交接班。”

    村长听后笑道:“小珂知道的真多,这词儿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老爷子笑了出来,睨了她一眼又看向村长,“好好干,那就先这么说,其他的事情等你见了大人之后回来再说吧。”

    “好。夏伯不如就在家里吃了晚饭在回去吧?”村长邀请。

    其夫人跟着上前挽留,“是呀夏伯,留下来吃过饭了再回?”

    老爷子摆手,“不用麻烦了,中午喝多了,这会儿还有点头痛,你们夫妻二人再商量商量,明日见了大人也好说出来,能解决的大人都会帮你解决的。”

    村长送他们到院门口,他想起什么喊道:“夏伯,方才你说的搬家,是要让我从这里搬出去吗?”

    老爷子回头,“对呀,就是从这里搬出去,原来这个你还没有听明白?”

    “那也就是说,我们过去住的就是镇长的宅子?”夫人问。

    夏珂和老爷子点头,老爷子道:“对,那个宅子我去过,很大,他们家里的良田估计也会给你们的,所以你们要做好准备。”

    这么一说,村长和夫人就格外惊喜,镇长家里的良田起码有二十多亩,也够自己一家子吃了。再说儿子也在镇长做小生意,房子也是租用别人的,如果真的搬过去了,他也就剩下了不少租金,这可是一个好事情。

    老爷子看的出来他们很欢喜,笑呵呵道:“行了,你们别送了,回去吧,珂儿我们也回去。”

    “好。”夏珂说。

    村长和夫人齐声道谢,“多谢夏伯。”

    老爷子和夏珂互相看了一下,并没有回头。离开村长住宅之后,夏珂凝眉,侧脸喊道:“爷爷,你说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事情?”

    老爷子看着她,“怎么说?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到没有。可你我都知道那肖大人的为人,古镇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次又村长给推了出去,你说这是个好事情吗?”

    老爷子眉头紧着,长叹一声,“很多事情咱们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觉得肖大人为何一直盯着咱们?”

    “还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威胁了他。”夏珂叹息道:“可我那时候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才走了一步险棋,哪知道肖大人的反应这么大,若是以后他知道我是欺骗他了,报复我们怎么办?”

    老爷子拍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别担心。不管大小地方都存在一个官官相护的问题,肖大人肯定还和其他地方的官员存在不正当的关系,这些你是看不到的,咱们也没有必要和官府的人杠上。至于这个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还是让爷爷来想把。”

    夏珂凝眉,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难不成村长当了镇长后,他要去和村长联合起来去坑肖大人?

    她没说话,安静的跟在身边。如果师父在的话,就能把肖大人的记忆给抹去一点,可惜他远在雪燕山,连她都不知到底该如何去。她有叹息了一声,老爷子问:“你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她笑道:“我这是后悔呀,您说我当初为什么不跟着师父好好习武,若是我能学到他老人家的真传……”

    她咬住唇瓣,带着笑意咽下了后面要说的话。

    “如何?”老爷子问。

    她摇头,“不如何,得到他的真传,也就武功高了点而已。”

    何止武功高了,简直有太多的用处了,就后悔没把他的独家绝技给学到。想到此,她恍然道:“咦,我没有学到,可是师父走的时候给了江夜痕一本武功秘籍的,我可以去找他呀。”

    老爷子越听越觉得她有什么事情,便问,“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给夜痕了什么秘籍?”

    “我哪里知道,当时就是一根筋的想去玩,觉得学武功太吃苦了,再说我又不去参军,觉得学来没什么必要,就……”夏珂瞧老爷子面色不好,挽着他的手臂嘿笑了两下,“爷爷,要不您再去请一次?”

    “去去去,没那个机会了。”老爷爷哼了一声,回忆道:“当初,可不是我请来的,也不是他云游到此,总之他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到现在我还没弄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而来。”

    “我问过。”她接道:“可他说,他只是路过的,我后来想想,哪有这么巧合的路过?爷爷,依我看来,他肯定是来找江夜痕的。”

    “你就这么肯定不是找你的?”

    她摇头,“我这么平凡,找我做什么?肯定是找江夜痕的,没错的。”

    老爷子不语,笑了下便进入了院子里。

    两人回来天色已晚,夏元将孩子放在摇椅里,他在厨房做饭。夏珂过去后喊道:“爹,我回来了。”

    “事情都办完了?”他问。

    “嗯,没什么事情了。”夏珂抱起锦程逗了两下,然后道:“爹,我去一下隔壁,等会儿回来。”

    “好,别太晚了,晚饭马上就好了。”夏元说。

    “好,说完事情就回来。”她抱着孩子慢悠悠的出了院子,又进入了偏院。

    院子里,江母的身影正在那棵枯掉的樱花树下坐着,树枝上挂着一个小灯笼,朦胧的亮着。江母听到脚步声,扭头看过去,看到夏珂来就站了起来。

    “小珂来了?吃了吗?”

    夏珂摇头,“还没呢,刚和爷爷从村长家回来。你们呢,吃过了?”

    江母点头,笑着伸手将孩子抱在怀里,“要不我去把饭菜热一下,你去吃一点?”

    “不用了伯母,我家的饭菜马上就好,我就是来找一下夜痕,询问个事情。”

    夏珂看江母的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伯母是不是生气了?”

    江母平淡的睨了她一眼,“我生什么气,你想多了。”

    “伯母一定在为我们去赌坊的事情生气,您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您可千万别怪夜痕,我以后再也不拉着他去这种地方了。”夏珂诚心诚意的道歉。

    江母轻笑着拉着她手,“快别责怪自己了,我真的没有生气。你不是要去找夜痕吗,锦儿我帮你抱着,你去吧。”

    夏珂就知道她是个大度之人,但就是这样,她心里才不放心,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点头道:“那我去了,谢谢伯母。”

    “去吧。”江母依旧笑着。

    夏珂转身就去了江夜痕的门前,伸手敲门后,房门就打开了。

    江夜痕知道她来了,并没有出去,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面色也不太好,语气波澜不惊,“进来吧。”

    她走了进去,坐下来就问道:“你和伯母吵架了?”

    江夜痕摇头,轻笑了下,“母亲训斥儿子不是理所当然么。况且这件事情本就是我做的不对,骂我几句也是理该的。”

    夏珂挠挠头叹息道:“说起来也有我的错,我要是早早就阻拦着就好了。”

    “没事了,别放在心上。”江夜痕扯开了话题,“对了,刚刚听你们谈话,说是有事情要问我?什么事情?”

    “嗯,是有一个事情要问问你,如果能帮我解决了最好。”她笑着凑近了几分,朝着他勾勾手。

    他捏着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下,贴过耳朵。

    “师父给你的武功秘籍中,有没有一招能够让人忘记的?”

    江夜痕扯了嘴角诧异的看着他,“你要抹去谁的记忆?”

    “这么说,有了?”夏珂欣喜的抓住他手臂,“你快说是不是?”

    江夜痕点头,“有是有,不过我从来都没有试过,你还是先告诉我,到底要抹掉谁的记忆。”

    夏珂泄气的靠在一边,有气无力,“还不是肖大人的记忆!”

    江夜痕没太多的惊愕,反而是她诧异道:“你不好奇?不觉得奇怪吗?”

    他温润而笑,摇头道:“不奇怪,我基本上已经猜测到了。”

    “那你帮我吗?”

    江夜痕没说话,她也顿了下,眨眼又问,“很为难?”

    “没有。”

    “那还是有什么代价?”

    “没有,我只是在想什么时候去办。”他笑了下。

    夏珂打了他一下,“吓我,还以为你要付出点什么代价呢。要不你教我吧。”

    江夜痕抬起眼皮看着她,随后笑道:“你?”

    “干嘛?”

    他含笑摆手,“师父那等世外高人都教不好,我更教不好。”

    “看不起我,哼。”夏珂拍打了他两下,“难得我想学了,却没人教我了。”

    “别学了,有我在就行了,能保护你,还能帮助你。救你现在的武功,应付几个小喽啰足够了。”他说。

    夏珂白了他一眼,这汉子到是会撩妹的,不过她喜欢,心里美滋滋的。

    “我也就说说而已。说正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她问。

    江夜痕移开了视线,微微蹙眉,“你要抹去那一段记忆,关于古镇长的事情?”

    “对,就是这段事情,要让他的记忆中有古镇长这个人,但是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其他事情,还有我威胁他的事情。”

    “可古镇长人一直关在牢狱中,难道就这样让他老死在狱中?”他眉头蹙的更深了。

    夏珂跟着蹙起眉头,摇头道:“不行,若是可以的话,最好把他给放出来,也抹去他的记忆如何?他所干过的所有坏事情,全部都抹去,让他重新做人?”

    “不行。”江夜痕拒绝,“如果他家里只有一人,倒也无所谓,可关键还有一大家子,难道我要一个个抹掉他们的记忆?”

    夏珂张张嘴巴,这确实是个问题。

    “那怎么办?”她问。

    江夜痕站了起来,负手而立,随即又在屋子里徘徊着。夏珂的视线就跟着他,转来转去。他转过身子看着夏珂,“还是算了吧,若是真要放走,不惊动狱卒倒还好,可惊动了狱卒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倒也不是说我没把握,处理起来太过冒险。”

    夏珂点头,“好,那就处理一个肖大人就好了,其他人就这样吧。”

    “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万全之策,等我想到了再说吧。”他说。

    “那你什么时候动身?需要我去吗?要不要我去通知下许言,他这两日应该不会出门。”她说。

    江夜痕摇头,“不用,我一个人就好。”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不去他府上,就躲在外面等着你,怎么样?”

    江夜痕轻笑,“担心我?”

    “都什么时候还开玩笑。”夏珂横了他一眼,“就这么说定了,你决定了时间就告诉我。”

    “好。”他应了一声。

    “那我回去了。”

    江夜痕跟着她走到门口就没在走,看着她去了母亲的房间,接着就抱着孩子出来,转身看了他一眼,笑着走了出去。

    江母跟在她身后,等她走了出去,便关上了院门。

    夏珂心情莫名的好了很多,回到了家里就喊道:“爹,我回来了。”

    夏元听到了应了一声,没多久他就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到客厅,“把弟弟放摇篮里,你快吃饭吧。”

    “好。”

    饭桌上,夏珂也没想瞒着他,就说:“爹。”

    “嗯?”他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

    “爷爷要当村长了。”她说。

    夏元放下了饭碗盯着她,诧异道:“村长?是肖大人让的?”

    她点头,“本来让我当镇长的,这真是要吓死我了,我哪有那个能力当什么镇长,爷爷也不适合,所有就推荐了村长去当镇长,肖大人就说让我或者爷爷来当这个村长。”

    “原来是这样。”夏元凝眉,“你爷爷都上了年纪,药铺每天也忙,若是成了村长,再忙药铺的后话,哪里忙的开?”

    “也对。可这个事情已成了定局,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以后就帮着药铺吧,爹你还是去酒庄。”她看着夏元,见他有些不请愿,也放不心,又道:“爹放心,弟弟我可以照顾的,她比较听话,没关系的。”

    夏元并没答应,低头看着碗里,又开始吃饭,“这事情以后再说吧,先吃饭。”

    晚饭后,院子里比较清凉,夏珂披上了厚点的衣服,就和大家伙坐在院子里撕玉米,一直到深夜才睡下。

    翌日,依旧撕玉米。

    傍晚,村长来了。老爷子就带着人去了药铺,夏珂也跟着过去,帮忙倒水后听他说道:“今日也和大人吃了一顿饭,大人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其他也没多说什么,我过两日就准备搬家了。大人让我跟你说,准备接手我村长的位置。”

    老爷子点头,“这个时刻准备着,你到时候把文案整理一下,然后跟我说一声就好了。村里的基本情况我也知道一些,所以这个交代下来也比较简单。”

    “嗯,好,那就这么说吧。”村长急匆匆的喝了一口茶水,嘀咕道:“中午的饭菜有些咸了,渴死了。谢谢夏伯,那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有玉米等着我回去弄呢。”

    “去吧。”老爷子笑呵呵道。

    待他走后,老爷子叹息一声,“以后就没有这么清闲了,会有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找着处理。”

    他看向夏珂,“这药铺可是要彻底的交给你了。”夏珂不情不愿,可还是点头道:“能帮爷爷做点事情,减轻点负担是我的责任。”

    “就你的嘴巴甜。”老爷子点了她的眉头,“走吧,继续忙着去。”

    连续忙了好几日,家里的玉米基本上都剥出来了,晒在院子里。大家忙了好几日美美的睡上了一觉。

    休息的那天下起了毛毛细雨,十月阴雨绵绵又不能下田去割水稻,村里大部分都在睡觉。傍晚,村长将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朝着夏家药铺前面走去。

    村长来了院子里,大声喊道:“夏伯在家吗?”

    各院子的所有人都出来了,夏珂抱着孩子看到他来喊道:“村长大伯,你找我爷爷?”

    “小珂在家呢,对,他在家里吧?”

    夏珂抱着孩子朝正房走去,打开了院门直接进去。

    “爷爷,村长大伯来找您了,您还在休息吗?”夏珂喊着,也不见老爷子出声,又喊了两声,老爷子才答应。

    “珂儿,谁来了?”老爷子这些日子很累,睡的有些沉,起来又有些猛,顿时咳嗽起来。

    她听到了咳嗽声,大步走进去,一手抱着孩子一边拍着他的后背,“爷爷着凉了?怎么咳嗽起来了?”

    “不碍事的。”老爷子摆手,拢了衣服站了起来,冲孩子笑了下,看着她询问,“你刚说谁来了?”

    “村长大伯来了,估计有什么事情要商议吧。”她看着老爷子,“爷爷,您真没事吗?”

    “没事。”老爷子笑呵呵的穿好了衣衫,走了出去,“走吧,去看看到底什么事情。”

    老爷子出来就看到村长站在院子里,远处的院门口还站着不少村民。他和夏珂基本上也明白了,村长今日就准备来宣布了。

    “夏伯。”村长笑着走过去,“我把村里的人都给您叫来了,是时候让大家知道了。”

    夏元没什么好惊愕的,倒是夏壮和夏全一家子有些不太明白,几人互相看看,一脸茫然。

    “走吧。”老爷子说。

    夏壮和夏全互相推了下,两人一起跟着出去,接着妇女孩子们都跟着一起出去。夏珂抱着孩子余光中看到了江夜痕笑着喊道:“夜痕。”

    江夜痕大步走来,看了门口那么多人询问道:“是不是村长的事情?”

    夏珂点头,“嗯,村长大伯要和乡亲们说这事情了,咱们也去听听。”

    “好。”他应了一声,看着锦程正在冲他笑,伸手抚摸了他的小脸,并没有说话。

    他们没往人群里去,就站在药铺的屋檐下,其他人有的蹲着、有的站着还有人席地而坐,嘴里叼着一根毛毛草,仰着头看着村长,等着他发话。

    村长眼神儿扫了一圈,清了下嗓音,“每家每户当家的都来了吧?”

    大家左右看看,都看自己的邻居,然后纷纷说道:“都来了。”

    “对,都来了。”

    村长伸出手,周围当即安静下来,他扬声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就说两句。今天把大家找来主要是开个大会,关于村长的位置……”

    不知情的村民当时就嚷着,“村长?这是什么意思?”

    “对呀,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做?”

    村长伸手,声音拔高,“大家安静下来听我说,不是我不做了,而是我已经成为镇长了,所以村长这个位子就有人要接任。”

    “村长成了镇长?”

    “那古镇长去哪儿了?

    人群里又开始嚷嚷起来,村长再次压过他们的声音,“你们听我把话说完,我说一句你们就嚷一句,这样我也很累,咱们早些说完,你们也好早些回去休息,对吧。”

    大家纷纷点头,村长接着道:“关于上一任的镇长,到底如何了,这不是咱们应该关心的问题。既然肖大人以及钦点了我来担任这个职务,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只是我走之后这个村长人选,也已经定了下来,所以才把你们喊来,给你们介绍下一任的村长,我相信,有他在,咱们杏花村一定会越来越富有。”

    “已经选好了,是谁呀?”

    “对呀,是谁呀?”

    “若果不是夏大夫,我肯定不服。”

    “对对,不是夏大夫咱们不服。”

    夏珂眉梢扬起,这个倒是个意外,原来这么多人都呼吁爷爷当村长。村长听后也很开心,笑呵呵道:“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他转身看向老爷子,伸手指着道:“以后你们的村长,就是夏大夫了。”

    “真的?”

    “太好了。”

    这么多人支持老爷子,夏家一家子都开心极了。夏珂前面站着夏双和夏星,两人听到这话,欢喜的蹦了起来。

    村长看着老爷子喊道:“夏伯,来说两句。”

    老爷子含笑走到人群中,看了所有人抿嘴道:“我,夏洪沐,乡里的大夫,有幸成为杏花村的村长,实乃荣幸,感谢肖大人看得起我,也多谢各位能够瞧得起我。以前都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肩并肩,一起过上更好的日子。你们有没有信心,跟着我一起干下去?”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义愤填膺的捏住了拳头高举着手臂,大声喊道:“有。”

    就连夏珂和江夜痕也跟着举着手高呼道:“有。”

    村长很欣慰,老爷子也很欣慰,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大家这么看好自己。他之前也有所担心,万一大家都不接受可怎么办?

    现在看来是他自己多想了。

    所有人都散去后,村长和老爷子站在药铺屋檐下,老爷子询问道:“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日不下雨了就搬家了,不过我的祖宅夏伯可要帮我看好了,千万不能让人破坏了,指不定我去了之后大人发现我根本就不能胜任,又把我给踢回来了呢。”村长开起了玩笑。

    老爷子笑道:“放心吧,你的房子没人会动你的,不过这马上天晴了就要割稻谷、种春麦了,你可要掌握好日子。”

    “放心吧,这些问题我都和肖大人说了。”他说。

    村长和老爷子又说了好久,他才回去。老爷子看着夏珂和江夜痕正和孩子说笑,便笑着走了过去。还没开口就开始咳嗽起来,夏珂蹙眉道:“爷爷,我看你就是着凉了,还是去抓点药吃吧。”

    老爷子也意识到了,点头又转身进了药铺,抓了一些止咳润肺的药,便跟着他们身边回到了屋子里。江夜痕主动帮忙熬药,又给老爷子端去。

    “爷爷,来把这个药喝了。”他弯腰喊道。

    老爷子躺在床上,睨了他一眼,勾唇笑着,“还让你动手真是麻烦你了。”

    江夜痕扶着他坐起来,又喂他把药给喝完。夏珂就站在一边,待他喝完后说道:“爷爷,你在休息下吧,这些天没睡好,又着凉了,捂着被子好好睡一觉,出一身汗就会好点了。”

    老爷子点头,冲他们笑了下,躺下来摆手道:“快把锦儿保抱走,当心我传染给他。”

    “好。”夏珂一声,看着江夜痕把他的被子给掖好,才转身出去。

    她出门口回头,江夜痕从里面出来,关上了房门。他们一起出去,她询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江夜痕仰头看了天空,“今夜吧。”

    夏珂跟着仰头,浅浅一笑,“好。晚上我找你。”

    “不用,我找你。”他看向夏珂,“不过你要把这个事情告诉三叔,不然他会担心。”

    夏珂垂下眸子想了下,同意了。

    她回到家里,夏元忙着做饭,她走进去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没开口夏元就问:“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啊?”夏珂怔了下,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怕他担心,便道:“哦,是呀,确实有事情要和爹说。”

    夏元坐在灶门前,看着她,“嗯,说吧,我听着呢。”

    她深吸一口气,直说道:“爹,晚上我要出去一趟。”

    夏元愕然看着她,“出去?去哪里?现在不是没有耕地吗?难道要撒你说的那个化肥不成?”

    “不是不是,我是想去一趟集市。”

    “集市?”夏元更加疑惑,“去集市做什么?你缺少什么跟我说,明天我去给你买回来了,主要是晚上不安全,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不是一个人。”夏珂忙道:“还有江夜痕,他跟我一起去,我们不是去玩的,是去办一件大事情。”

    夏元越听越迷糊,一定要刨根问底。夏珂只好什么都说了,他听完后当即否定,“这太危险了,你们不能去。若是被发现了可是要掉脑袋的,我不能让你们去冒险。”

    “可是爹,这个肖大人已经一旦知道我那日是欺诈他的,随便一个罪名都能把我们夏家给铲除了,你确定不让我去,也只有这个法子了。”她依旧在劝解着,把这中间的厉害关系全部都说了,就等着夏元定夺。

    夏元沉默起来,权衡利弊后,他看向夏珂,“你们有多少把握?”

    她眸子亮起,轻笑着道:“爹,你同意了?”

    “没有,你先回答我。”他说。

    “如果是我,肯定是没有把我的,可江夜痕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个事情上次从集市上回来就和他说过了。他考虑了这么多天才定下今日,他一定有把握的。”夏珂提到江夜痕就对他无比信任。

    夏元就知道她就是喜欢江夜痕,只好说:“你去把他喊来,我要亲自询问一下。”

    夏珂撇嘴‘哦’了一下,又抱着孩子出去了。

    没多久她就带着江夜痕来了院子里,江夜痕看到夏元喊道:“三叔,您找我?”

    夏元也不在绕圈了,直接问:“今晚的事情,你有几层的把握?”

    江夜痕看了一眼夏珂,严肃道:“百分百的把握。”

    夏元怔了下,他又道:“三叔忘记我是谁的徒弟了吧?我师父有多厉害,整个夏家走知道吧?即便失手,我也能逃脱。”

    夏元这才轻笑了,说起他师父,他自然是信得过,便同意道:“好了,你不必搬出你师父了,我只要你们能够安全归来就好。”

    夏珂这才松了一口气,“爹,这下放心了吧?饭好了吗,可以吃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他看向江夜痕,“你也来一起吃吧。”

    江夜痕拒绝道:“不用了三叔,我来的时候母亲也做好了饭,你们就吃吧,我先回去了,吃过饭后我在来。”

    夏珂只顾着用手去抓菜了,并没有和他打招呼。

    江夜痕等着江母睡着之后才从屋子里出来,东院的房门没关,他直接进去,院子里的灯还在亮着,夏元还没有休息,反倒是夏珂实在是困得撑不住,倒在床上睡着了。

    江夜痕将她喊醒,她揉揉眼睛看清楚他俊朗的样子,软糯糯说:“你来了?”

    “嗯,要不你就不去了,我一个人……”

    “不要。”她一崛而起,“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要跟着你一起,走吧。”

    江夜痕就依她去了,两人瞧瞧的出了院子,接着出了大院门,就看到了马儿,跟前还站着一个人,那是夏元。

    他小声道:“我早早的就给你们准备了马,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不可耽搁。”

    江夜痕点头,又见他看着夏珂,便说道:“三叔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小珂的。”

    “我哪里需要你照顾了?”夏珂不以为然,扬起了手镯,“看到了吗,这个东西可是我救命的之物,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可以躲在这里面,他们找不到我的。”

    江夜痕轻笑下看着夏元道:“三叔赶紧进去吧,锦程弟弟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夏元点头,将马缰递给他,“你们当心点,早些回来。”

    “放心吧。”

    夏珂说完就上了马,疑惑地看向江夜痕,小声道:“爹,就这一匹马吗?”

    夏元没说话,江夜痕翻身上去骑在马背上,坐在她身后,伸手揽着她的腰抓住了绳子,又看了夏元便踢了马肚子跑出了村子。

    夏珂被他揽在怀里面色发烫,一动不动。她吸着肚子,就怕被他说自己胖了,腰上肉多呢。

    江夜痕右臂紧了几分,她紧张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困吗?靠在我怀里再眯一会儿。”

    他温热的气息就在她耳边,害的她二更一热,结巴道:“我我哪有困?再说,你你你跑这么快,我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

    江夜痕勾唇,贴在她耳边轻声道:“是吗,那是因为靠的我太近,所以紧张了?”

    夏珂歪了下头,她腰间的手又紧了几分,是的她整个人都倒在他怀里,披风直接护住她娇小的身子,露出了一张俊秀的脸。

    夏珂没敢再动,可她被夜风吹的脑子也清洗了,打了个哈气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

    约莫两炷香的时间,马速渐渐的减了下来,她坐直了身子,看清了前路,伸手指着道:“别走官道,走小道过去。”

    “嗯。”

    他们从小道上饶过去,马蹄声很浅,就怕惊扰到周围的百姓,也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拐弯就到了县令府,他们在小巷子口停下来。江夜痕扭头看了屋脊,小声道:“我从这里上去,较大的府邸就是他家,但是却不知他卧室在哪个方位。”

    “在东南方,较大的一间就是。”她回忆了下,叮嘱道:“你当心点,我就在这里等你。”

    江夜痕含笑看了她一眼,抱着她送马背上跳下去。他并没有松开手,夏珂仰着头皱着眉头,扣着他手说:“松开。”

    “嗯。”他应声,但是并没有松开,手臂用了点力道,低头在她唇上落下浅浅的一吻,迅速道:“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夏珂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飞上了院墙上,回头看了她一眼,就离开了。

    夏珂收起了视线低着头背着手来回的徘徊着。

    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上面,一会儿又走出箱子口,左右张望着。数着步伐等着江夜痕回来。

    半个时辰过去了,她有些等不住,竖起了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可除了虫子叫什么都没听见,这样的夜太安静了,寂静的有些让人害怕。她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来回吐了好几口气,也不见江夜痕返回来。

    “不会出事了吧?”她站在巷子口看着县令府的方向,“也不见任何动静……”

    她有些焦急,刚想出巷子口,马儿突然嘶鸣了一声,吓的她猛地回头,接着就被人抱上了马背,落在熟悉的怀里,朝着巷子内奔跑而去。

    “江夜痕?你没事吧?”她紧着心询问。

    他没吭声,但是她觉得身后的人,呼吸很重,像受伤了一样。她是在是很关系,便扭过头去看他。

    夜色太黑,月光也没有,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面貌。夏珂扭住他的手,惊愕道:“你手这么冰冷,到底怎么了?”

    江夜痕摇头,心口一热,一股鲜血吐了出来,马儿也停了下来。夏珂惊呼一声,稳住了他身子,抓住他手腕去把脉。只是还没触摸到就被他反握住了手。

    “我没事儿。”他轻咳了两声,掏出了帕子擦了嘴角。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夏珂恼了,先下去后再将他给扶着下去,将他扶坐在路边的草地上。“给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她强制性按住了江夜痕的手腕,凝眉触摸后诧异道:“内力受损了?”

    “嗯。”江夜痕看着她笑了下,“和师父没法比,不及他十分之一。看来我要勤加练习了,咳咳。”

    “你别说了,早知道这样对你也有伤害,我就不要你去了。”想起来就后悔,她有些心疼。伸手抚摸了下他脸庞,忙去解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给你穿,我们马上回去,能受得住吗?”

    江夜痕摇头,按住她的手,“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这夜风太大,你若也跟着着凉了,我会内疚。”

    夏珂戳他一手指,“自己都这样了,还管我?把衣服披上,我这身子健康的不得了,你少咒我。”

    她毅然决然的脱了外衣裹在他身上,然后扶着他站起来,又上了马背。这次换她坐在后面,将他护在身前。

    “有没有暖和一点?”她问。

    江夜痕失效,侧脸道:“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很没用,还需要一个女子来保护。”

    “别答非所问,回答我。”

    “我都这样了,你还凶我,一点都不像个女人。”他勾唇浅笑,握着她的手道:“舒服一些了,我们走吧。”

    夏珂这才踢了马肚子,慢悠悠的朝着村里回。

    许久不见他动弹,担忧的喊道:“你睡了?别睡,你若睡了,我就把你丢在这地里。”

    “没有睡。”他动了下唇瓣,又道:“真想就这样一辈子和你走下去。”

    夏珂心颤了下,迟疑了一瞬才道:“这条路走不到一辈子,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真不懂风趣。”江夜痕又咳了两下,闭上了眼睛,紧握着她手。

    师父说过,若是给人抹去记忆会消耗很大的内力,幸好肖大人的记忆不太多。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学艺不精,才会造成这样子。在她面前弄的如此狼狈,还是头一次。

    “夏珂。”他突然喊。

    “嗯?”

    “好像是第一次在你面前弄的如此狼狈。”他说。

    夏珂勾唇,轻笑道:“不是,这是第二次了。”

    他僵了下,仰起头看着她,“还有哪一次?”

    她垂下眸子睨他一眼,“就是救你命的那一次,难道不够狼狈?”

    他不置可否的笑了出声,跟着又咳嗽了两下。夏珂面色一沉,低头道:“你还是别说话了,在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

    “好。”江夜痕白衣外面披着她的枚红色的衣袍,磨合色的头发垂落在胸前,黑夜中的脸色苍白,嘴角还沾染着鲜红色的血,认真看的话,就显得十分妖媚。

    到了村头,夏珂似乎看到有人提着灯笼在等着谁。她说:“你看那边是不是等我们的?”

    江夜痕看了过去,“那是三叔。”

    “真的是我爹,就知道他放心我们。”夏珂笑出了眼泪,瞬间觉得自己太矫情了,擦了眼泪轻声喊道:“爹,我们回来了。”

    夏元听到马蹄声,又听到她的喊声,举起了灯笼看到他们,放下心来,笑着道:“回来就好。”

    夏元高兴的走过去,举着灯笼看到江夜痕苍白的脸色以及唇瓣上鲜红的血丝惊愕道:“夜痕受伤了?”

    “嗯,爹我们先回去再说。”

    “先去药铺吧,这么回院子的话,会惊动其他人。”他说。

    夏珂点头,“好。”

    药铺打开后,他们将江夜痕搀扶到了内室的床上,夏珂拿来被子给他盖上,掖好后询问道:“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了。”江夜痕笑了下,没见夏元在,便伸手抚摸她的眉峰,“别皱眉,也别担心,睡一觉就没事了。”

    夏珂笑着点头,“好,你休息一会儿,我爹去给你熬药了,喝点补血气的药,明天我在煮点好吃的给你补一补。”

    江夜痕点头,见她要走伸手拽着她衣袖,“你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夏珂笑着点头,将衣服穿上。准备出去,可他依旧不松手。她又回头,疑惑道:“怎么了?”

    他摇头,轻笑了下,“突然觉得生病的感觉真好。”

    好到她可以全心全意的照顾自己。

    “瞎说什么?”夏珂白他一眼,“你若不好,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你是帮我才会这样的,我好好照顾你也是应该的,谁让我们从小就认识呢。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出去帮忙,弟弟还在家里睡觉,让我爹回去照顾着。”

    “嗯。”他松开了手,看着她出去后才闭上了眼睛。

    夏元在院子里熬药,她走过去后接过手,“爹,给我吧。你快回去,锦儿若是醒了哭闹起来也很难哄。”

    “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的。”夏珂推着他出去,“快回去吧。”

    “那我走了。”夏元走到门口还看着她,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药铺。

    夏珂坐在院子里熬药,一边拿着小扇子挥动着,一边打着哈欠,甩了下脑袋,打起精神,看到药熬好后,拿着抹布倒入了碗里,然后端着去了房里。

    她看江夜痕已经睡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将他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夏珂笑了下。

    “先把药喝了再睡。”她弯腰去扶这他靠在床头,然后端起了药碗拿着勺子去喂他。

    江夜痕觉得这样有些矫情了,伸手接过,“给吧。”

    她递过去,见他大口去喝,忙喊道:“当心烫。”

    他试了下是有点烫,夏珂还是接过手,“还是我来喂你吧,我可没有喂过其他人喝过药。”

    “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江夜痕张开嘴巴看着她一口口的喝下去。

    那视线太过炙热,看到她面红耳赤,很不服。她又不敢去看他,只好垂着眸子盯着那勺子,每次看到他的唇瓣都觉得那唇形太过好看,就像樱花一样柔软,犹记得她吻自己的感觉,就像春风拂过,留下花的芳香般。

    一碗药喝完,夏珂将碗放在桌子上,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端过去道:“我知道药苦,喝点茶水吧。”

    江夜痕接过手喝了两口将杯子递给她。

    “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明早我在叫你。”她说。

    “那你呢?”他看着她。

    她随意指了下外面,“我就在外面眯一下,你睡吧。”

    她走过去将他扶着躺下来,可他却抓住她手臂,盯着她说:“外面没有床铺,难道你要睡地上?这里没有旁人,你与我同塌而眠,不会有人知道的。”

    说着他就将夏珂拉上去,躺在他内侧。

    “这样不好……”她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他给按住。

    “没什么不好,三叔也知道这里就一张床,为了我让你在地上睡,划不来。你若不愿意和我一起躺,那这床让给你,我去睡地上,如何?”

    她怔怔地看着他,咬着唇瓣躺下去,“算了,那就这样吧。”

    江夜痕勾唇轻笑了下,扯了被子给她盖着,两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屋梁。

    若说上次一起睡在草垛上纯属意外,那么这次就是清醒着发生的意外。

    意外总是不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但每次都把她惹得心乱跳。

    和一个美男子躺在一起,怎么睡得着?

    她侧脸,看到他的绝美的侧脸,轮廓那么清晰,纹理分明,眼睫纤长的让人嫉妒。鼻梁高挺,唇瓣虽然苍白无血,可依旧饱满妖艳。仅是那半张脸,足够惹人嫉妒。

    他忽然扭头看着她。

    夏珂呼吸骤然停止,四目相对,深情流露。这一刻,她心跳又开始乱了,就连呼吸也跟着乱了。

    他忽然笑了下,这一笑,夏珂面色绯红,眨巴着眼睛道:“你看我干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看的我无法入睡,我这才看着你的。”江夜痕面向她,温柔的伸出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撩开,勾唇道:“快睡吧,我们还要在所有人起来之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夏珂奇怪的应了一声,不调好意思被他看着,就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江夜痕加深了笑意,没多久便平躺着,闭上了眼睛。

    他们睡了一个多时辰,江夜痕醒了,看了一眼睡的真熟的夏珂并没有喊醒,悄悄的起身整理好了衣服,暗自运功调理了下,觉得经脉通了不少,只要短时间内不要在用内力基本上没多大的事情。

    他将被子给夏珂盖好,推门出去了。在江母还没起床的时候就回到了房间里。

    夏珂这一睡直接睡到太阳出来。她猛然惊醒,看到身边已经没人,忙掀开被子下去。

    “江夜痕?”她去了后院,也没看到他人,于是关上了药铺的门,直接回到了院子里。

    她想直接去偏远,走到门口就听到老爷子喊道:“珂儿。”

    她回头,笑道:“爷爷,早呀。”

    “大清早,你去找夜痕?”老爷子疑惑的看着她。

    “哦,对,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想去问问他。”她嘿笑了下,不等老爷子开口就推开门进入了院子里。

    “小珂?这么早?”江母刚洗好脸,看着她。

    “伯母早,我问夜痕一个事情,他起来了吗?”

    江母看向江夜痕的房门,他打开了房门,依旧是一身白色的长衫,面带微笑的站在门口。语气温和道:“你找我?”

    夏珂看到他人松了一口气,他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点。可江母还是看出了事情,指着道:“夜痕,你脸色怎么差?昨晚上没睡好吗?”

    江夜痕点头笑了下,“是没怎么睡好,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吧,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江母点头,面色依旧有些担忧,她看向夏珂,“你们有事情要说,那我就去煮饭了。”

    夏珂点点头,朝着江夜痕走过去。

    她回头见江母已经去了厨房,便跟着江夜痕进入了房间里。她上下打量下,撇着嘴巴瞪他一眼,“你走的时候怎么不喊我?害我以为你……”

    “怎么?”江夜痕含笑看着她。

    她斜了一眼,靠在他书桌前,“不怎么,气色比昨夜好多了,等会儿我再给你熬点药,你吃过饭后就来我家。”

    他点头,“你昨日说,要给我做好吃的?可兑现?”

    “兑现兑现。”夏珂思索了下,笑道:“炖排骨吧。”

    “好,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当然。好了,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她笑着走出去,路过江母的厨房站在门口喊道:“伯母,我走了。”

    江母在烧火,抬头看到她道:“吃饭了在回去。”

    “不用了伯母。”

    夏珂跑回去,先去看了孩子,又去后院里看夏元。夏元见她笑盈盈的,询问道:“夜痕好点了吗?”

    “比昨日好多了。爹,我还要去一趟集市,买点补品回来给他补一补。”她说。

    夏元迟疑一瞬,擦手道:“要买什么告诉我,我去吧。”

    他是在不放心她,万一被肖大人发现可怎么办?夏珂也知道他有些担忧笑道:“爹,还是我去吧,你就在家里照顾弟弟。我先去给夜痕熬药,还不能让伯母起疑心。”

    夏元拗不过她,只好点头。

    她熬了药后就放在了厨房,端着饭碗去找了江夜痕,带着他走的时候和江母说了一下。江母也没多想,就允许了。

    江夜痕喝完了药,皱着眉头,“这个比昨夜的苦多了。”

    “哪有,明明是一样的药,怎么会苦?”夏珂也尝了下,“没多苦呀,我都能接受,你还不能接受?”

    他笑道:“大概是喝药的方法不同吧。”

    她怔了下,白他一眼笑着扭头开了头。昨夜是她亲手喂了,今天是他自己仰头喝的,还不是一样的药方?

    “等会儿你做什么?”他问。

    夏珂不想跟他说自己要去集市,便道:“没事做呀,你要做什么吗?”

    他摇头,“我没事,就是问问。”

    夏珂点头,推着他道:“既然喝完要了,那就该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了,你若不好好养着,我肯定会内疚的。”

    他被夏珂推着出了院门,他哑然失笑,“你这么着急赶我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胡说八道,我还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少废话了,赶紧回去吧。”

    “真没有?”

    “当然。”夏珂眉梢扬起,斜眼看着他。

    江夜痕点头,“那我就回去了。”

    他走后夏珂就从马厩里牵了马儿出来,老爷子刚好又撞见她,疑惑的喊道:“珂儿,你要去哪儿?”

    她扯了下嘴角,扶了把额头,侧脸后笑道:“爷爷,我有事情要去一趟集市,马上就回来了。”

    她翻身上马,老爷子喊道:“去集市干什么?一个人行吗?”

    “可以的。”说完,她就踢了马肚子出了院子。

    她从村头离开,上了道路就看到沈阿花迎面跑来,她减慢了速度走到跟前后阿花喘息着仰头看着她。

    “珂郎,你这是要去集市?”

    她点头,笑道:“好久不见你,苗条了不少呀,有没有去称一下多少斤了?”

    “俺不敢。”阿花不好意思的摇头,“俺怕失望,感觉俺这腰上还有很多肉。”

    阿花掏出了帕子擦了脸上的汗水,以前她脸上的赘肉很多,这些少了下去,眼睛也显得大了,气质也出来了,比之前漂亮多了。

    “差不多可以了,以后就当锻炼身体吧。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夏珂感慨万千,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说没就没了,还减什么肥?

    阿花点头,擦了脖子上的汗水,指着前面示意她走,“你快去办正事吧,早去早回。”

    “嗯,驾!”

    夏珂还回去看了一眼,勾唇笑了下。就她这个身材隔壁村的小伙子看到了,肯定会上门提亲的,就看她瞧不瞧的上了。不过她也担心,因为自己和阿花几个月前的事情,传的附近几个村子都知道,怕没人敢来提亲了。

    左思右想后,夏珂决定回去后要去阿花家里去一趟,女儿家的名誉很重要,总不能让她这个假儿去说什么‘退婚,不娶’吧?要说起码也要阿花来说。

    她牵着马走在集市上,想看看给江夜痕买点什么东西回去补身子,红枣也没有,核桃也没看到,她叹息一声,走到卖猪肉的地方,买了几根排骨,看到卖田鸡的,也买了一只。家里有鱼,就买了一块豆腐,回去做个鱼头豆腐汤。

    她装好了东西挂在马背上,准备回去就看到了肖县令陪着夫人一起也来逛菜市场。

    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照顾,还是就这么错过了。可惜,她那黑马在人群里太显眼,肖县令一眼就看到她。还拉着夫人指着夏珂说两句话,就朝着她走过来。

    “夏公子?真的是你,你这么早来买点菜?”肖县令笑呵呵道。

    夏珂傻笑这观察他,点头道:“对,最近家里的伙食不讨好,就想着来买点肉回去加个餐。大人也来买菜?”

    “陪着夫人来看看。”

    夏珂觉得他性情变了太多,这来菜市场的大多都是夫人小姐,没见几个男子前来,尤其还是个县太爷。于是她调侃道:“大人真是个好夫君,您看这市面上没几个男子陪妻子来买菜的,大人还是头一个。大人和夫人的感情令人羡慕呀。”

    肖大人抚摸着胡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叹息道:“以前只顾着衙门的事情,忽略了家人的感受,所以没事的事情就陪着家人四处走走,等你以后娶了妻子就明白了。”

    她看着远处的夫人,视线又落在肖大人身上,只得笑了笑,说:“晚辈现在还体会不到,也许就如大人所说,等日子有了妻子就会明白了。那晚辈就不打扰大人陪着夫人了,告辞。”

    肖大人点头,“去吧。”

    夏珂牵着马儿走出了闹区,不禁回头看了好一会儿,这肖大人变化太大了,就连性情都有所变化。难道江夜很抹去他记忆的同时还给他加入了点记忆?要不然他怎么变化如此大?

    她走到少人的地方,直接上了马迅速的往回走。

    一开始她遇到肖大人还有点心虚,怕他江夜痕没抹去他的记忆,反而让他认出了江夜痕,那麻烦可就大了。

    回到了村子里,路过药铺,她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老爷子就急匆匆的赶着马儿进院子,生怕晚一步又被老爷子逮着追问。

    她将马赶入马厩里,提着东西出来,就撞见了夏壮。他直勾勾的看着夏珂手里的袋子,看还在动,疑惑指着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鸡吗?”

    夏珂低头看着袋子,“不是,是野鸡。刚刚去集市上买的,这几天爹和爷爷有些辛苦,所以看到了就想买回来炖汤喝,给他们补补身子。”

    夏壮了然点头,视线又落在她另外一个袋子,“那,这里面是什么?”

    “排骨。”夏珂淡然说句,“大伯没事的话,那我就回去收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农门悍妇撩夫忙〕〔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复仇的单细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