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兵王之金屋藏〕〔清穿娇妃:四爷,〕〔天龙神主〕〔重生最狂女学生〕〔一抱成孕:总裁甜〕〔一拳打倒嘤嘤怪〕〔重生最强女神:帝〕〔枭宠狂后〕〔军妻难训:重生天〕〔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庭树〕〔纯情小技师〕〔驭兽狂妃:帝尊,〕〔穿越之傻王哑妃〕〔都市强者之混沌至〕〔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独步逍遥〕〔逆天毒妃:傲娇邪〕〔女总裁的全能保镖〕〔兽医白无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98灵芝
    夏壮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心里想着她哪里来的银子买那些东西?

    “哼,说起来还不是那老不死的偏心。”夏壮不满的啐了一句。

    “大哥,背后说爹坏话,可被我给听到了。”夏全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他吓了一跳,脸色都吓白了。

    夏壮瞪眼道:“滚,我说什么了我?别胡说八道。”

    夏全眉梢扬起,并未说话。夏壮瞧他那得意的样子,勾唇讥笑,“难道你不怀疑?难道你不觉得爹对他们好的不能再好了?”

    夏全耸耸肩,无所谓的叹息一声,“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大哥别忘记了当初你重伤入狱的时候,是谁救了你。我若是夏家当家的,我也肯定会对三弟一家人好。不对他们好,你难道要对我们好?”

    夏壮脸色当即暗了下来,这话实在是不讨喜,听着就生气。

    “你我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清楚。你好赌,我嗜酒,没一个成器的。爹白养咱们两家已经够累了,咱们就别和三弟一家子比了。”夏全劝道:“大哥,在背后诅咒爹是不对的,我们还靠着爹养活呢。”

    夏壮越听越生气,直接揪住了他的衣服,愤恨道:“你难道忘记爹以前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吗?就因为她救了我们,你就忘记以前吃过的苦了?寄养在乡下,给人当牛做马,他们却在京城王府享受荣华富贵?”

    “大哥,这是一码归一码。”夏全拿开他的手,“爹当初是有苦衷的,我们兄弟不和的,会给外人看笑话的。大哥,以前的事情我并没有忘记,但是你好好想想,为什么爹会喜欢三弟,而看不起我们,那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干过一件让他满意的事情,我们一直都在惹他心烦。你赌,我嗜酒,好吃懒做,这些换了谁都不喜欢。”

    “够了!”夏壮气的磨牙,一双眸子瞪的像铜铃,他伸出一个手指指着他,“我是喜欢赌,但是说我好吃懒做我绝对不会承认,我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也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到时候我要让他们高攀不起!”

    夏全凝眉,看着他气愤的转身,喊道:“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

    夏壮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等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就出去找事情做。”

    夏全笑着跑过去,打了他两下,“那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后,我跟你一起去。”

    他们两兄弟笑着进入了自己的院子里。

    夏珂回到了家里,就烧了开水把野鸡给杀了,流了小半碗鸡血,又把野**毛给拔掉清洗干净之后,再院子里烧了一把火,将整只鸡放在火上燎了几下,主要是将鸡身上细小的绒毛给烧掉。

    夏元就抱着孩子坐在院子里看着她将鸡的内脏给弄出来。鸡肾里面的黄色的那一层,她给清洗干净后放在砖瓦上晒着,可以治疗小儿咳嗽。

    弄好了这一切,她就去了偏院,看到江母喊道:“伯母,上次您家用的那个砂锅能借我用一用吗?我煲汤。”

    “好,我去给你拿。”江母进入厨房里拿了出来,“回去再清洗一遍,还是上次你用过的,这么久了,里面估计落了不少灰尘呢。”

    夏珂点头接下,转身的时候看了一眼江夜痕的窗子,小声问:“伯母,夜痕还在念书吗?”

    江母摇头,无声中叹息下,“这孩子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他像生病了一样,气色没有前些日子好了,可能是前段时间太忙了吧,我就没让他念书了,这会儿在休息呢。”

    夏珂点头,“应该是太累了吧,您也别担心,等我中午煲好汤后,给他盛一碗来补一补。”

    江母欣喜的拉着她手臂,“那伯母就谢谢你了。”

    “客气了,那我先回去了。”

    她回到家里就将肌肉剁碎放入了砂锅里,又加入了枸杞一些补气的药物一起熬。小火熬制了两个时辰,才盛了一碗起来,亲自给江夜痕端了过去。

    江母大概是出去了吧,她站在窗子边往房内看了一眼,他依旧躺在床上休息,看来真的是受了很重的伤了。

    她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把汤放在桌子上发出了点响声,江夜痕就睁开了眼睛。他一看是夏珂,警惕心就松懈了下来,眸子边的柔和多了,唇瓣上依旧没血丝。

    “你醒了?快起来把这碗汤药给喝了吧。”她指了下,又倾身去搀扶他。

    “没那么虚弱。”他靠在床头,闻到了汤的清香,手不由得放在肚子上,“母亲也没叫我吃饭,大概是想让我休息好了再喊我吧。”

    夏珂没吭声,他靠在床头看着碗里的枸杞和排骨,指着询问道:“这些哪里来的?”

    “买的。”她端起了汤碗,拿着勺子吹了下,抬起眼皮看着他。

    “你去集市上买的?”

    她点头,“嗯,家里没有了,所以我就跑了一趟,我若跟你说了,你肯定不准我去。我还买了一只田鸡,等会儿给你盛来。”

    江夜痕也没说什么,她买都买回来了,总不能不吃吧。他心里还是挺高开心的,接过了汤碗喝了一口,品味了下,浅笑道:“味道不错,说起来也好久没有吃到你煮的东西了,还真是有幸。不过,其实你也没必要专门跑这一趟,我休息几日就没事了。”

    夏珂白他一眼,“我这是买回来给我爹补身子的,看你帮我手上的份上,才给你端来尝尝的。”

    “哦?”他不以为然的笑了下,“那好吧,我失算了。”

    她看着江夜痕喝汤,抿嘴笑了下,等他喝完后询问道:“我问你,你除了抹掉肖大人一点记忆之外,不管这个事情的记忆也抹掉了吗?”

    江夜痕蹙眉,放下了汤碗掏出了帕子看着她,“为什么这么问?还是你看到了他变得和以往不同了?”

    “嗯,我在集市上遇到他和夫人了。”夏珂缓缓道:“据我所知他从来都没有陪着夫人去过菜市场买买菜,我们还说上了两句话,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说话也变的温柔多了,所以,你老实跟我交代,是不是还动了手脚?”

    江夜痕眉梢扬起,点头承认,“嗯,我是动了点,对他没有坏处只有好处,尤其对他家人来说,他心情大变家人不应该高兴吗?”

    “好是好,可突然变温柔了,别人也会怀疑。”

    江夜痕摇头,“放心吧,就算查也无从查起。”

    夏珂知道这一点,盯着他好一会儿,又沉下脸,“你老实跟我交代,动了这么大的改变,对你是不是伤害很大?”

    “何以见得?”他笑看夏珂。

    夏珂白眼,“何以见得?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如此虚弱过,你可以骗伯母说没休息好,可我懂医,知道你这是内力消耗太大造成的。”

    江夜痕笑而不语。伤害怎么会不大?师父说过,人各有命,你强行改了别人的运动轨迹,就会被反噬,所以他才会伤的这么狠,起码好几个月不能再和人拼内力。但是对付一般的之人还是可以的。

    “你很聪明。”他看着夏珂,“不过我内力可以恢复,就是这段时间不能再动内力了。”

    夏珂没吭声,就算顿顿都吃排骨,也补不回他的内力,她叹息了一声,还是有些自责。

    江夜痕伸手握住她的手,笑着道:“真没事,内力可以再继续修炼。”

    夏珂催着眸子看着他的手,点头后起身道:“我去给你盛点米饭来。”

    江夜痕这才松开她的手,看着她拿着碗出去。

    没多久,她又端着饭碗来了,递给他的时候他却撒娇道:“你喂我吧,让我享受一下被照顾的感觉。”

    夏珂嗔了他一眼,若是给江母撞见了也不好,她将饭碗放在桌子上,“爱吃不吃,我等会儿再来取。”

    江夜痕瞧她那娇羞的模样,心情大好,清雅的笑了下,才端起了饭碗吃了起来。夏珂这一天都没去药铺,药铺也不忙,她和老爷子说了一声就一直在自己院子里和江夜痕院子里来回跑着。

    取碗的时候她并没有马上就离开,站在窗前盯着他询问道;“你给我拿个主意,你看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什么?”他问。

    “阿花这几个月也变漂亮了很多,脸上的肉也没了,眼睛也变大了不少,可我当初是当着好多人的面说等她瘦到了一百斤以下就娶她,可现在怎么娶?所以我要想一个完全之策,你快帮我想想,只要不损了她的名誉就好。”

    “我说什么事情,看把你给急的。”江夜痕笑着思索了下,看着她道:“补伤害她的名誉,那只有被她退婚了。”

    夏珂拍了下手,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婚必须有她来退,我若退婚了,她还嫁的出去?”

    江夜痕摇头,“难嫁,虽然当时你们只是做了一个约定,可也有很多人作证,就算是口头的婚约那也是算。”

    “对,这古代的女子就是没什么地位,被退婚了,人家会说,会主动退婚的话,人家也会说,要不我们就和平的解决这事情。等会儿回去和我爹和爷爷商议一下。”她拿着碗看着他,“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快休息吧,晚上我再给你弄好吃的来。”

    她走出去,站着想了下,其实她和阿花也不算是有婚约,只是当时的人太多,传来传去,自然就传成了有婚约了。

    她走后,江夜痕又眯了一会儿,睡不着了才穿好了衣服坐了起来。江母从菜园子里回来,特意看了下江夜痕的窗子,见他已经起来了,便将篮子放下来走过去询问道:“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中午看你睡的熟,就没喊你。”

    “谢谢母亲,我已经吃过了。”

    江母诧异道:“吃过了?自己做的?”

    他笑着摇头,“是夏珂炖的排骨汤给我端来的。”

    江母一听笑道:“专门给你炖的?真是太好了,我看你们有望,好好把握。”

    她提起了篮子还小声的嘀咕着‘太好了’。

    晚上,夏珂把阿花的事情告诉了老爷子和夏元,两人听后互相看看。老爷子凝眉道:“这样一来,人家会说你没人要。你可要想好了。”

    夏元也跟着点头。

    “爷爷,我这不是男儿身吗,怎么就没人要了?其他女子应该高兴才对吧,没了阿花在中间横着,咱们家门槛都会被媒人给踏平的,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阿花。我耗两载没关系,男儿嘛就算是三十还有黄花大闺女嫁,可阿花就不一样了。”

    她话还没说完,夏元板着脸截断,“有什么不一样?你还真想等到三十去?”

    “我这不是比喻嘛,爹别说我,我现在是男儿身,不一样的。”夏珂看着老爷子,“爷爷,你倒是说句话呀。”

    老爷子叹息一声,“我就怕这事情人家阿花不同意,坚持要嫁给你呢?”

    “对呀。”夏元跟着道。

    老爷子又看了夏元一眼,觉得她说的也没错,便笑道:“随她去吧,这个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夏元看老爷子都已经同意了,也就没在说什么。

    待老爷子离开抱着孩子去正院后,夏珂拍拍夏元的手臂小声询问道:“爹,爷爷小库房里还有珍贵的药材吗?”

    夏元怔了下,微微蹙眉,思索着,“你要给夜痕补身子?”

    夏珂点头,又将江夜痕的受伤的情况告诉了夏元,他听后,深吸一口气,起身道:“里面还有一只灵芝,有好几年了,当初所有人都让你爷爷卖掉,可他宝贝的很,不肯卖。之后家里也没有人用,应该还在里面放着,只是要拿的话……”

    他转身看着夏珂,“还是要把这个事情告诉你爷爷。”

    她站起来点头,“这个事情已经成功了,爷爷肯定会给我的,我去说说。”

    夏元应了一声。

    夏珂去了正院,进门就大喊,“爷爷,我来了。”

    “我这才刚把孙儿抱来,你就要抱回去了?”老爷子瞪眼,“你等会儿再来。”

    夏珂笑着坐下来,“我找您有事情。”

    老爷子看她一本正经的,疑惑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那我说完,您不许骂我。”

    话一出,老爷子横着眼睛,“是不是又先斩后奏了?”

    她笑着挠挠头,“嘿嘿,爷爷,您不许骂我,不然我就不说。”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斜眼道:“你切说来我听听。”

    她端起了茶水喝了两口清了下嗓音就将江夜痕去抹掉肖大人记忆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说完后,老爷子眼睛瞪的浑圆,板着脸骂道:“你这臭小子……”

    “爷爷!”夏珂握住他手指,“说好的不骂我的,现在事情紧急,需要您帮忙。”

    “哼!”老爷子抽掉了手,瞪眼道:“我能帮什么忙?我说你真是太不把我这老人家放在眼睛了,说行动就行动,哪一次不是先斩后奏?”

    “嘿嘿。”夏珂使劲点头,也没话可反驳的。等到老爷子气消后再说灵芝的事情。

    老爷子将她数落了好久,中间喝了两杯茶水,见她耷拉着脑袋,又有些不忍心,便问道:“那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夏珂这才抬起头,笑着道:“爷爷,您不生气了?”

    “哼!”老爷子扭过了头不理她。

    她抱着他手臂,仰头笑道:“爷爷,我知道你小药库里面有一支灵芝,能不能借我一点?”

    老爷子惊讶了一霎,瞬间明白她借药是给江夜痕的,便问:“夜痕伤的很严重?”

    夏珂点头。

    老爷子吐了一口气,骂道:“滚开点。”

    她当即松开了手,一同站起来后,就接过了孩子。

    老爷子瞧她笑了,瞪眼道:“胡闹,倘若他有生命危险,我看你怎么和他母亲交代。”

    夏珂撇嘴,低着头斜着眼睛,嘀咕道:“怎么到你们身上,就觉得事情很严重一样?江夜痕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爷爷您也是知道的,我也是再三确定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同意让他去的。若是真有生命之危,我肯定不会让他去了。”

    老爷子上前给她个爆栗子,夏珂惊呼一声,捂着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乖乖道:“爷爷,我保证以后什么事情再也不拉江夜痕了。”

    “他可是你伯母的命根子,你以后少跟我整幺蛾子,就算那肖大人要把我们怎么样,他也没那个胆子。”老爷子冷哼道:“我不办他就是好的。”

    就会吹牛!

    她撇了嘴巴,知道老爷子当年在京城还算有名,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代人都已经过去了,谁还记得他。

    当然这话,她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说出来还不被他追着打。

    老爷子去了内室,走到门口还回头看了一眼夏珂。她那是正伸长了脖子,看他回头,连忙扭过头抖着怀里的孩子,心里却有些发虚。

    没多久,老爷子拿了一只灵芝出来,夏珂也见怪不怪了。这些在现代也有见过,虽然很多都是人工培育的,可野生的也见过不少。她伸手去拿,老爷子却移开了。

    “还想都拿去?”

    夏珂盯着他,他又道:“人家帮你没丧命,却因为这灵芝丧命了……”

    “爷爷,您胡说。”夏珂伸手抓过去,“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我就要这一片叶子,多了他也吃不消。”

    她掰了一片,然后将剩下的递给他,“爷爷,您放好吧,我拿去熬药了给他送去喝了。”

    老爷子点头,“需要我过去看看?”

    夏珂摇头,“不用了,我的医术没问题。”

    “哼哼,抱着锦儿一起回去吧。需要什么药,尽管在药铺拿,若是没有再来问我要。”他说。

    夏珂笑道:“谢谢爷爷,那您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

    老爷子子摆摆手,长叹一声拿着灵芝今日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将东西放入抽屉里锁了起来,想到夏珂要给江夜痕补身子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声。

    “女大不中留哇。”

    夏珂回到家里把孩子交给了夏元,拿着灵芝思索起来。夏元见她好一会儿不说话,眉头紧锁着,便问:“又被什么事情给难住了?”

    “爹,你说我怎么弄好?是直接熬了还是泡酒?哪一个效果好?”她看向夏元。

    “你爷爷没跟你说?”

    夏珂摇头,“走的太急了,没问。”

    “泡酒吧。”他说。

    夏珂点头,“我也觉得泡酒要好一些,这个酒要上等的酒?”

    “我看女儿红就可以。”他笑了下。

    夏珂狐疑地看看他又看看灵芝,摇头道:“我干脆直接拿去给他,他肯定知道,省的这灵芝在我手上给浪费了。”

    夏元点头,“你明天再去?”

    “不,现在去。”她笑着看了夏元一眼,“爹,你先睡吧,我马上回来。”

    “别逗留太久。”

    “知道了。”

    偏院门还没关,她进去后就看江夜痕房间灯光亮着,便走到窗子边,还没出声,他就喊道:“进来吧。”

    夏珂将灵芝藏在伸手,进去后看桌子上的书还打开着,便道:“这么晚还在念书?”

    江夜痕微笑着摇头,“随意翻看下。”

    他好奇的盯着她的手,歪了下脑袋并没看到她手里的东西,又道:“拿着什么?”

    她笑了下,“你猜猜看。”

    “这我可猜不到。”他试图又歪着脑袋,依旧没看到。

    夏珂笑着将灵芝拿出来,递给他,“这个给你,对你的身子会有用的。泡酒喝吧,每天晚上一小杯,内力也会恢复。”

    江夜痕从来不知道药铺还有这么珍贵的药,他拿在手上左右瞧瞧,“药铺还有这么珍贵的药材?以前可没听你说过。”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爷爷的宝贝,没放在药铺,放在我爷爷的小药库里,我刚刚去要了好一会儿他才给我。”

    他讶异的抬起头,思索道:“爷爷不知道你给我的吧?”

    老爷子应该是不知道他的伤势,如果知道也不愿意给的话,只能说明他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还不如那灵芝贵重。

    “我跟他说了之后他才给我的,我若没有理由去要灵芝,他肯定不会给我的。”她盯着他手里的灵芝,“这个就用白酒泡吧,明日我让爹带我去酒庄,买几斤上好的酒回来,再把它放进去,等变色之后,你再喝。”

    江夜痕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自己买吧。”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江夜痕盯着她,忽然认真询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受伤了心里很内疚?”

    夏珂凝眉,“那是当然了,不把你给医治好,我心里过不去。”

    “只是这样?”

    夏珂被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然……是什么?”

    江夜痕眉梢动了下,勾了唇角缓缓摇头,“没事儿,太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她感觉这对话有些莫名其妙,他内伤不好的话,她肯定会内疚。出了院子,夏珂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于是转过身子又跑到了江夜痕的窗口,伸手推了下,喊道:“江夜痕?”

    他看着窗子,怔了下。

    “还有,我是关心你,晚安。”

    江夜痕听后嘴角的笑意荡漾开,站了好久才坐下来,吹了桌子上的蜡烛。

    翌日,江母还没起来,江夜痕已经站在院子里,开始习武了,他没动内力,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来回重复着几个简单的动作。

    江母看到他含笑走过去,站在不远处喊道:“夜痕,今天起色比昨天好了点。”

    江夜痕回头微笑着点头,“心情好了,什么都好了。”

    他收了手,将那树枝丢在樱花树下的桌子边了,看着江母,“母亲,今天去一趟集市吧。”

    “你要去?是缺了什么东西?”她问。

    他摇头,“不是,昨日夏珂拿来了一片灵芝,泡酒喝的话,能强生健体,百年难得的灵芝,我不想就这么浪费了。”

    江母听后诧异道:“灵芝?她哪里弄来的?”

    江母又不傻,灵芝可是珍贵的药材,夏珂得了怎么会给自己儿子?总不能是因为昨日自己儿子的脸色不好,她就拿来灵芝给他补身子吧?

    “是爷爷给她的,她觉得我平时眉梢帮忙,便给了我一片。”他说。

    江母依旧很疑惑,点头后道:“泡酒的话,这个我就不太懂了。你三叔应该知道,毕竟在酒庄里待了那么久,应该非常熟悉了。”

    江夜痕点头,“嗯,等会儿我去问问三叔,看看泡在哪一种酒里面比较合适。”

    “那我赶紧去煮饭,吃过了饭,就随你一起去集市。”

    江母转身朝着厨房走。江夜痕喊住她,“母亲还是别去了吧,我和三叔还有夏珂一起去。”

    江母回头看着他,“他们都一起?”见江夜痕点头,她跟着道:“那还可以,如果你一个人去的话,我肯定放心不下。”

    “当然不是。”他说着卷起了衣袖,朝着脸盆边走去,洗完脸后,又喝了一口水,漱口之后才去了厨房。

    江母正在煮饭,他说:“母亲,我去一趟三叔院子里,询问一下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好。”她应声。

    他去的时候,夏珂刚起来,脸没洗,头发也比较凌乱,一看就知道刚刚才醒。

    “江夜痕?”夏珂打了个哈气,“你这么早,气色比昨日好了些。”

    他轻笑着点头,看了一眼其他地方又看向她,“今天我跟你一起去酒庄。”

    夏珂揉揉眼睛,抿了下嘴巴。清早的气温低了,她有拢了下衣服,抱着手臂看着他,“你也去?”

    “不方便?”

    她摇头,“那也不是,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确定出门没什么问题?”

    “嗯,不会有问题,你要买酒来泡灵芝,最终都是给我喝了,我跟着去的话,起码可以品尝一下,然后选择一种我喜欢的买回来,岂不是更好?”

    夏珂赞同的点点头,“你可别骗我,虽然这么说是对,万一你身子禁不起马车颠簸,我肯定要被爷爷骂的,昨夜去要灵芝都被他骂了。”

    江夜痕伸出了手臂,温柔笑道:“你看这样哪里像生病的人?”

    夏珂睨了一眼,下意识的伸出手扯了他腰间的衣衫,嫌弃道:“这么瘦,你天天的饭吃到哪里去了?”

    “……”江夜痕低头看了下,斜眼道:“你再摸摸看,有腹肌。”

    “不要。”夏珂看着他胸膛,补脑了下,打着哈气道:“我去后院洗脸,你先回去,等会走的时候叫你。”

    “好。”江夜痕看着她去了后院,便转身回去。

    早饭很简单,各自在家里吃过饭后就在院子里集合。老爷子看到江夜痕,起色确实不如以往,走到他身边还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好好调理。

    江夜痕有些受宠若惊,点头致谢后,老爷子又道:“缺少什么就跟我说,有的我都给你。”

    江夜痕怕被自己母亲给知道了,便点头后小声道:“我母亲并不知晓,还望爷爷保密。”

    老爷子还以为知道呢,扭头看了江母一眼,会意的笑了下,“嗯,多加小心点。”

    江夜痕点头,江母跟着走过来,自然没听到他们的谈话,看着夏珂上去,又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叮嘱道:“集市上人多,你们当心点。早去早回。”

    “嗯,需要我带什么回来吗?”他问。

    “家里什么都不缺,不需要带什么。”

    “那我上去了。”

    “去吧。”

    江夜痕上去,夏珂和他们打了招呼就坐在前面,江母喊道:“让夜痕来赶车,你里面坐着。”

    夏珂摇头,“没关系的,伯母我们马上就回来了。”

    老爷子倒想让夏元把孩子放在家里,可夏元觉得留下来了,老爷子不好给人看病,所以还是带上了。因此,老爷子才比较担心,再三叮嘱一定要看好孩子。

    夏珂也明白,集市上人多,还有很多人贩子。且不说着古代了,就是现代也有很多人贩子,稍不留神,孩子就被人给抢走了。

    夏元觉得两个年轻人坐在一起有话说,便喊道:“珂儿,你来抱弟弟。”

    夏珂回头看了一眼,江夜痕伸手,“给我抱吧。”

    “也好。”夏元将孩子递给他,转身走到马车前,“你进去和夜痕说说话吧,我来赶车。”

    夏珂站起来,进入了车厢里,坐下来后看着他逗着孩子笑,自己也跟着笑了。看着看着夏珂觉得江夜痕太过完美了,他现在对自己这么好,以后考了大官岂不是也会对别人好?

    光是这么想,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便问道:“你以后离开了这里还会记得我们吗?”

    江夜痕怔住,愕然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她,“离开这里?”

    “对呀,再有两个月就要过年了,年后会过的很快,等到二月底差不多就要准备出门了,功成名就之后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江夜痕失笑,“你想多了,就算我真做了官员,这里依旧是我的家,你们依然都是我的亲人。”

    夏珂撇嘴,“我信你?等你飞黄腾达,估计就要形同陌路了。”

    “胡说。”他面色一沉,瞪眼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夏珂心紧了下,他声音有些大,她觉得夏元应该是听到了,便看了一眼被风吹拂的车帘子憨笑了下。

    “不是,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我……”

    “多不胜数,所以你就觉得我也是那种嫌贫爱富之人?”

    面对江夜痕咄咄质问,夏珂紧咬着唇瓣,连忙道歉,“我错了还不成?那你以后功成名就了就趾高气昂的回来告诉我,你不是这样的人,不就好了。”

    若不是估计夏元,江夜痕早就在这马车上将她给办了。不过他也理解夏珂的这种不安,主要是嫌贫爱富的人太多了,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也是这种人。他压制住心里的怒气,镇定的看着她。

    “你且安心,我不是那种人。”

    夏珂点头,如果真是的话,那也没办法,生在官场胸怀家国,也是无可厚非的。

    马车里安静下来,江夜痕也没有逗孩子的心了,各自沉默了好久。夏珂就坐在他对面,抬起头都觉得尴尬,视线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放。

    孩子的手臂放在外面朝她挥了下,江夜痕喊道:“锦儿喊你……”

    “二个月都还没有,哪里知道喊人?”夏珂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伸手握住孩子的小拳头,凑过去逗了他两下,“被夜痕哥哥抱着舒服吧?”

    锦程的小嘴巴动了下,又动弹了下身子,表情十分怪异。江夜痕觉得他可能有些不舒服,便问道:“他是不是想尿了?”

    夏珂怔住,忙伸手去拉孩子的小杯子,却被江夜痕给阻止,她疑惑看着他,“你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我看他尿了没,好给他换尿片。”夏珂指了下。

    江夜痕拿开她手,“我来。”

    夏珂眨眨眼睛,有些茫然。忽然笑出声,“他是我弟弟。”

    “那又如何?”江夜痕转过了身子,低头检查了下,还伸手触摸了下,整理好衣服看着她,“没尿。”

    夏珂白他一眼,吐了一口气靠在车壁上闭上了眼睛。

    马车直接进入了闹区,没多久就停了下来。夏元侧脸对着车内喊道:“珂儿、夜痕到了。”

    他先下马车,等着江夜痕抱着孩子出来,便伸手将孩子接过去。

    夏珂最后下来,扭头看了徐记酒庄,扭头喊道:“走,我们进去挑选。”

    江夜痕跟在她身后,这还是头一次进入酒庄,上次是在外面看了下,也没有机会品尝。

    “徐老板。”夏珂喊了一声,便凑到那些名贵的酒旁边嗅了嗅,“好香。”

    徐老板没听出夏珂的声音,疑惑地走出来后就看到她在闻酒,后面还跟着夏元和一位相貌儒雅的公子。

    “是夏元和小公子,今日怎么会来酒庄了?”徐老板笑呵呵的走过去。

    夏元带着歉意笑了下,说:“徐老板真是不好意思,好久没来酒庄了……”

    “哎,不必多说,你家里的事情,我都明白,这里永远欢迎你,不管你什么时候来,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徐老板很豪迈的说,视线看着他怀里的孩子不由得上前走了两步,“有两个月了吧?长的真像你。”

    夏元自豪不已,点头轻笑道:“确实有些像,不过这眼睛和鼻子都比较像他娘。”

    徐老板没见过刘氏,不由得看像了向了夏珂,观察了下,不由得指着道:“说起来夏公子的相貌应该像她娘吧?一点都不像你。”

    夏元当即怔住,扭头看向夏珂,笑了下并未说什么。

    夏珂看了徐老板也看了夏元,摆手笑道:“徐老板说错了,我跟我娘也不像。”

    江夜痕特意观察了夏元的表情,有些复杂。

    徐老板干笑了下,指着道:“总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不过也很可能是隔代想象,不像你爷爷,可能和你奶奶很像。”

    夏珂扯了嘴角,“着容貌还能隔代相传?爹,我和奶奶像不像?”

    夏元眉梢扬起,轻笑道:“大概是吧,你奶奶走的太早,连我都没有记住相貌。”

    “……也是。”夏珂叹息一声,看向徐老板,“老板我们买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