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物的正确打开方〕〔荣耀皇〕〔网游之俺是奶妈〕〔狂暴仙医〕〔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贴心兵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重生之我的神级抽〕〔都市绝品仙医〕〔漫威世界的术士〕〔豪门通灵萌妻〕〔三国大气象师〕〔抗日之中国战神〕〔宠夫成瘾:撩倒傲〕〔戮仙封天〕〔丹道武神〕〔最强特种保镖〕〔妙手神农〕〔被玩坏的万历王朝〕〔完美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99不能摸
    徐老板笑眯眯的看过去,伸手指着中、上等酒缸,“这里,你随便挑选,随意品尝。”

    “好。”夏珂看向江夜痕,“你来挑选,这酒主要是你喝。”

    江夜痕走过去嗅了下,也品尝了几种酒,见夏元没和徐老板聊天了,便喊道:“三叔帮我参考一下。”

    夏元将孩子交给了夏珂,走到他跟前看了他刚尝过的几种中,频频摇头,侧脸看向中等的小麦酿成的白酒,指着道:“就这个吧,泡药酒首选。”

    夏珂听后也看过去,江夜痕尝了一口,点头道:“那就它吧。”

    他又看向夏珂,“你觉得如何?”

    夏珂点头,“可以。”

    小麦也就是普通的白酒,用来泡酒也不错的。

    “小哥,就这个吧,给我来个五斤。”

    伙计一听五斤当时就愣住了,江夜痕忙阻止,抓住她手臂对着小哥笑道:“五斤太多了,就来两斤就好。”

    她凝眉,“两斤够吗?”

    夏元跟着道:“够了。”

    夏珂耸耸肩,“好吧,你们说够就够吧。”她转身又看向那小哥,“那就跟我来两斤吧。”

    小哥这才欢喜地应了一声,转身去拿酒坛子,装好之后又封闭好,双手抱着出来,递给夏珂。

    “公子,您的酒。”他说。

    夏珂掏出了银子,江夜痕却先行将银子递给小哥手里,并且主动的将酒抱在怀里,对她笑道:“谁付钱都一样,走吧。”

    “那怎么行。”夏珂不依,“说好了,我买的。”

    江夜痕左右看看,小声道:“这里这么多人呢,咱们为了十两银子要争来争去?这还不让人看笑话?万一招来小偷怎么办?”

    这话显然是拿来唬人的,她当真左右看看,人太多,没准儿里面混迹着扒手呢?

    “走吧,三叔还抱着孩子等我们呢。”他又说。

    夏珂只好将银子收起来,要去接那酒坛,也被他拒绝了。他抱着酒坛上了马车,放在靠里面的地方后,又出来将她拉了上去。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夏元赶车,夏珂抱着孩子,江夜痕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盯着她和锦程。

    “你好像很喜欢小孩子?”他轻声问。

    “这可是我弟弟,我当然喜欢了。”她抬起眼皮笑着看了他一眼,继续逗着孩子。

    “这么说的,如果不是你弟弟,你就不喜欢?”

    夏珂换了个手臂抱孩子,顺带斜了他一眼,“小孩子那么萌、那么可爱,没有理由喜欢吧?难道你不喜欢?”

    “喜欢。”他笑了下。

    她看向江夜痕,眉梢扬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早晚都会有的,别担心。”

    他不由得看向她,琢磨起她的笑容和这话的意思,随即点头表示赞同。

    夏珂瞧她只点头不说话,便说:“倘若你现在生在大户人家,没准儿连同房丫头都有了。指不定还有小妾了呢!”

    他面色沉了下去,淡淡地撇了她一眼,道:“可这也是倘若,不过我要告诉你,即便生在了大户人家,以我我个性,不会有什么丫头小妾的。若换了你,没准儿会家人逼婚了。”

    夏珂扯了嘴角瞪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回到了院子里,夏珂跟着他一起回到了偏远,看着他将那灵芝放入了酒坛中。夏珂还去了药铺拿来了一些强身健体的草药,一同放入了酒坛里。那些药物对他身体只有好处,没什么坏事,更不用考虑禁忌症,都是同一类。

    江母看他们忙着,走过去瞧了下,看到了酒坛子便询问:“怎么今日想起来买酒了?”

    江夜痕看了夏珂一眼,回道:“夏爷爷给了我一点灵芝,所以我就去集市上买了两斤白酒,这泡好之后可以强身健体,到时候母亲也尝尝看。”

    江母点头,就想明白老爷子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给儿子灵芝,难道是因为这几天儿子面色苍白,他诊断出什么病了?所以才给灵芝保护身子?

    “母亲?母亲?”

    江夜痕喊了两边,她眸子才懂了下,随即道:“好,等你泡好了我尝尝。”

    江母没再多说什么,她也是个聪明人,为什么会突然给灵芝,她觉得这个事情很蹊跷,必须要找老爷子询问下。

    江夜痕和夏珂正研究酒,江母直接去了药铺。老爷子看到她来疑惑问:“哪里不舒服还是……”

    江母摇头,坐下来看着他,询问道:“夏大伯,您怎么会给夜痕那么贵重的灵芝药才?您拿去卖掉也好啊,为什么会给他呢?”

    “哦,原来是这个事情。”他就知道江母是个聪明人,可他只好道:“这孩子准是掰玉米的那段时间给累的,前两日我看他脸色不太好,就想着还有一种灵芝,便让珂儿拿去给夜痕了。怎么了?”

    果然是因为这个,她还是有些担心,便问:“他是不是生病了,我这两日总觉得他好像生病了一样,莫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吧?”

    “呵呵呵,你多虑了,夜痕没得什么怪病,就是身子虚弱了点,多补补就会好起来。”老爷子听她的话,轻笑了出来随即又道:“没事的,放心吧。”

    江母依旧忧心忡忡,道谢之后就回到了院子里。一直到晚上吃完饭的时候,江母才忍不住问:“夜痕,你老实跟我说,你夏爷爷为什么会灵芝,单纯给你补身子的话,根本用不上,你别骗我。”

    江夜痕知道受伤这事情一定不能说出来,要不然她以后都不会让他再出门了。

    “真的是只是补身子。”他十分镇定的看着她说。

    江母见他也不像说谎,端着饭碗起身走到了厨房,把饭碗收拾好后,烧了泡脚的水,先端着去找了江夜痕。

    他还在念书,江母进去后就喊道:“夜痕,先别看了,泡个脚吧。”

    江夜痕忙接过手放在了地上,“母亲以后这些事情您不要做了,我来就好。”

    江母笑着点头,“主要你好好的,我就会开心。”

    江夜痕含笑点头,“母亲也快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便是。”

    江母退出房间,他收起了视线,将书卷放在小书架上,才坐下来,褪掉了鞋袜卷起了裤腿舒服的泡脚。

    东院,夏元房间里的灯依旧亮着,他在给孩子换尿片。白天用的是尿布,以免被人发现,询问起来也不好回答,总不能说夏珂从手镯里拿出来的,玄幻了。换好了尿片,他才吹灯哄着孩子入睡。

    隔壁房间,夏珂早就睡下了。

    翌日,天下起了小雨,早饭过后就停了,没多久太阳就出来了。夏珂站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看到了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便道:“爷爷,您说我要不要去阿花家里一趟?”

    “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该去的就去吧。这事情总是拖着也不好。”他说。

    夏珂点头,凝神又问,“可说清楚之后,那咱们家的门槛岂不是要被媒婆给踏平了?”

    老爷子轻哼一声,斜眼道:“怕什么,有人来说媒,那就去见一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珂扯了嘴角,就她这相貌,多少姑娘觊觎着,解决一个阿花,后面还有无数个阿花等着。就杏花镇这巴掌大的地方,谁家不知道杏花村里有个夏珂,生的俊俏,又精通药理,家世又好。先不说姑娘们来,就是拜托前来的媒婆们怕是都要掐架而来了。

    她吐了一口气,在院子里徘徊了好久,还是决定前往阿花家里走一趟。

    老爷子瞧她朝着大门口去,想必已经决定好了,便喊道:“需要我一起吗?”

    她回头,摆手而笑,“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江夜痕正好从院子里出来,听到她话扭头看过去,又看向老爷子,喊道:“爷爷,她要出集市?”

    “不是,去一趟阿花家里。”老爷子说。

    江夜痕了然,这事情她说过的,他轻笑了下没再说话。

    夏珂大摇大摆的朝沈阿花家里去,路上遇到了村民,询问她去处,她都说随意逛逛。若是给人知道她去阿花家里,还不以为她是去提亲的,或者已经接受了阿花,商议什么事情。

    她见没人的事情,就吵着阿花院子里跑去,看到她坐在院子里,仰头跳起来喊道:“阿花。”

    阿花擦了脸上的汗水,顺着声音看过去,正好看到夏珂的头,她欣喜的站起来,大步走过去开门。

    “珂郎,你怎么来了?”

    “进去再说。”她进去时候还回头看了下两边,确定没什么人才进去,“你娘呢?不在吗?”

    “不在,俺锻炼回来,她就不在了,你找俺娘有事情?”阿花看着他。

    夏珂点头,“不过我跟你说也是一样的,你在传达给你娘。”

    “好,什么事情,你说。”阿花盯着她,看她那样子好像要说的事情非常紧急一样。

    夏珂被她严肃的模样给逗乐了,拍拍她的肩膀,“别紧张,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阿花将她请入了正堂,倒了水放在桌子上,夏珂喝了一口润了下嗓子,看向她直接道:“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阿花点头,等着他说的事情。

    “是这样的……”夏珂边说边分析现在的情况,见她脸色没有设什么惊愕之色,便问:“你能接受吗?”

    阿花点头,“当然,俺知道你说的意思,可俺不去确定这样做是不是对。”

    夏珂继续解释,“这是最好的法子,我不能耽误你。”

    阿花忽然笑了,夏珂不解地看向她,“你笑什么?”

    “原来都是为了俺?怕俺这一辈子都嫁不出去?”阿花撑着脑看着她笑着。

    她点头,“对呀,以前你胖乎乎的,人家嫌弃你,可你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大美人,我肯定要把这个事情给说清楚。虽说你我没有婚约,可当时不也定下了约定,村民们也都知道这事情。如今,今非昔比了,我怎么能再耽误你?”

    阿花撇嘴,“俺和你年龄差不多,目前还没有想嫁人,你就放心吧,等俺十七岁的时候,再来说这事情吧,省的那些说媒的人来家里,俺也烦。”

    “所以,目前你还不想嫁人?”

    阿花点头,“以前俺是喜欢你,可是俺现在也不傻了,也弄明白了很多事情,俺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陪在俺娘身边,等遇到了心动之人,一定会告诉你,那时再来解决此事,不是更好?”

    夏珂悠悠地笑着,绝对阿花真是聪明多了,她点头道:“你说的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尊重一下你的选择。”

    “嘿嘿,多谢珂郎。俺可不愿意看到那些媒婆们来家里说亲,更不想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自己家了,俺的夫君要自己来挑选。”

    夏珂挑眉,阿花如此前卫的思想,都让她有写怀疑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灵魂来自未来。她轻笑道:“自己挑选夫君?”

    “对呀,难道俺不可以自己挑选夫君?”

    夏珂笑出声,“当然可以,你现在自身条件好了,那就自己挑选吧。可你不怕被人说闲话?”

    “俺不怕,俺只知道,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朝夏珂紧握了拳头,夏珂看来阿花的变化不只是一点,漂亮了不说,智商还在线了,这样挺好的。

    夏珂从沈家回来的一路上都在傻笑着,进入院子里老爷子盯着她好一会儿,看她一个人傻笑着,就知道事情解决了,可还是问道:“解决了?”

    夏珂抬头,笑着摇摇头。

    老爷子凝眉,“没解决?那你笑什么?”

    夏珂依旧笑着,左右瞧瞧伸手道:“爷爷,进屋详细说。”

    搞这么神秘!他跟着夏珂去东院,夏元正给孩子喂奶粉,看到她后同样问道:“解决了?”

    “没有。爷爷坐下,待我跟你们详细说来。”夏珂给老爷子倒了茶水,含笑道:“这个事情被阿花拒绝了,她说自己还小,还想在等上一年,暂时还不想媒婆来家里提亲。她还要找到自己喜欢的男子嫁,不然宁可当一辈子的姑娘。”

    夏元和老爷子面面相觑,老爷子凝眉,“她真是这么说的?”

    “那还有假?”夏珂都有些敬佩起阿花了,一般选夫的女子不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就是皇室里的公主,可从未说过一个村里的姑娘,家贫不说还要自己选,倒也是让她对阿花刮目相待。

    “这也太伤……”

    “爷爷想说她话伤风败俗?”夏珂截断了老爷子的话,“您的思想那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倘若我现在是个女儿装,也会和她一样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嫁了。”

    “那是一定的。”

    夏珂笑道:“那爷爷还说阿花?不是您的孙女,您就可以随意乱说人家?”

    老爷子被堵的哑口无言,张张嘴巴愣是说不出个什么。夏元瞠目,“珂儿,不能这么说爷爷。”

    “呵呵,她说的对,别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以后我不说了还不成?”老爷子哄着她。

    “那还差不多。”夏珂笑了下。

    三人坐着又聊了不少事情,老爷子看向门外的青石板,早上下过雨,地上还有些水。他站起来走到门口仰头看了下天空。缓缓道:“明天是个好天,水稻也该收割了,还要种麦子,估计又得大半月忙。”

    夏珂走过去,“不着急,一点点来。”

    老爷子扭头看她,“你跟爷爷说,你那里面真有那个什么化肥?是什么样子的?”

    夏珂低头看着手镯,扭头笑道:“您稍等下,我进去拿一点出来给你看看什么样子。”

    她怕给人见到,便去了自己的闺房,去了空间里抓了一大把化肥,味道有些刺鼻、刺眼睛。她嫌弃的歪着头,出来道:“爷爷您看就是这样的,不过了里面还有很多种化肥,这个就最种小麦时需要的。”

    夏元跟着凑过去,她说:“爹等会在看,这个气味有点大,怕伤了弟弟的眼睛。”

    夏元退后了好几步,老爷子伸手摸了下,看着她,“以前你都是用这个?”

    夏珂点头,“嗯,爷爷可能不知道,我每年到了农忙的时候就特别犯困,我爹是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累的,其实我就是夜里不睡觉去地里忙了。”

    老爷子看向夏元,他点头道:“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这孩子机灵着,农忙的时候大家都很累,我也就没多去注意过她,更不知道晚上她还去了地里干活了。”

    这些年在家的作物突然变的好起来,老爷子自己也分析了原因,曾经也和别人家交换过土地,可庄稼还是长的很好。他去了祠堂跪拜了祖宗,认为是祖上保佑的,这么多年来,没想到是夏珂暗中帮忙。

    “这些年,辛苦你了,以后我们来帮忙。”老爷子说。

    夏珂怔了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捧着化肥说:“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只是这事情我没法和更多的人说,当然里面的东西也不是用之不尽的。目前我也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更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就没了。”

    老爷子点头,“那要节省点用,你把这些拿进去吧。”

    夏珂摇头,“不用了,我放在后院的小菜园里吧。”

    说着她捧着那一把化肥朝着后院走去,后院有一小块地,是夏元没事的时候挖的,就种了一些蒜苗和葱。她就将化肥撒在里面,又去洗手后才出来。

    老爷子和夏元商量下接来下的事情,看她过来说道:“珂儿后天是待在药铺还是下田干活?”

    之前不愿意待药铺是因为柳眉,怕惹出不必要的事情来。眼下她也有四五个月的身孕了,不知她还拿孩子开玩不。

    “我还是去地里吧。”她想了下才说:“爷爷您是知道的,若姨娘这个孩子不是大伯的,那么她一定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就会……”

    夏珂后面的话没说完,只是一个眼神儿,老爷子和夏元就明白了。

    “嗯,她虽然进入我夏家的大门,不安守本分我一样会让她滚蛋。”老爷子沉着脸看着对面的院子,“这些日子到也还守本分的,我们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盯着她。”

    “那倒是。”

    老爷子又站了好一会儿,叹息道:“那就先这么说,你去田里,那我就早药铺吧。还是我来看孩子,元子有什么异议吗?”

    夏元摇头,“无异议。”

    “嗯,晌午了,珂儿准备做什么菜?”

    夏珂思考了下,“烧一个糖醋排骨,炒个蒜蓉生菜,再来一个蛋汤就好。爷爷要留下来吃饭吗?”

    老爷子想了下,点头道:“好,那我老爷子就走了。”

    他笑呵呵的走过去将孩子抱在怀里,夏元看向夏珂,“我们去煮饭吧。”

    “好。”

    夏珂跟在去了厨房,夏元烧火,她就淘米蒸米饭,然后洗菜切菜做了个糖醋排骨,一个生菜和蒸鸡蛋。端上桌后,老爷子伸长了脖子深吸了一口气,“好香,看来你和夜痕的母亲学的不错。”

    “那是自然。”夏珂将筷子摆放好,夏元端来了米饭,三人便聊着美食边吃饭。

    夏珂就知道糖醋排骨不会剩下,还好炒的时候留下了一些,吃过饭后夏元陪着孩子睡觉,她就端着菜去了偏院。

    江母今天煮饭也较晚,夏珂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她笑着将排骨放在桌子上,坐下来指着道:“伯母你快尝尝这个糖醋排骨,味道不错。”

    江母夹了一块,放在咬了一口,吐了骨头,点头道:“这个味道很好,甜而不腻,肉也比较鲜嫩。”

    夏珂笑了下扭头看着江夜痕,“吃呀,发什么愣。”

    她直接夹了一块放在他碗里,“这是我炒菜的时候特意留的,爷爷都将一整盘吃完了,我若不留,这些都没了。”

    江夜痕就是觉得被照顾的感觉很好,勾唇笑了下,便吃下一块,之前赞美的话都说过了,估计夏珂也听腻了便没在说话。但是夏珂却以为不好吃,盯着他询问,“是不好吃吗?”

    他摇头,“不是,很好吃。”

    “不是很好吃?”她瞪大了眼睛,味道明明很好的,难道是他没什么胃口?还是说不喜欢?

    江夜痕轻笑,“是很好吃。”

    夏珂咬着唇斜眼拍打了他下,“我还以为你没胃口呢。”

    江母看他们打情骂俏的心里可高兴了,她去厨房给夏珂盛了一碗米饭,递给她说道:“再吃一点吧。”

    夏珂想拒绝,可饭都已经盛来了,她只好点头,抱着饭碗笑道;“今晚要吃撑了。”

    江夜痕看了那一碗饭,又看看桌子上的菜,觉得饭肯定是吃不完的,于是伸过饭碗,“你这太多了,吃不完浪费了,给我吧。”

    江母阻止,“我去给你盛,小珂吃不完就算了,家里不是还养了两头猪吗,给它们吃就好。”

    夏珂知道江夜痕是给自己解围,就算吃不完,她也会勉强的吃完。她尴尬的看着江母,江夜痕却不听,依旧将她饭碗里的米饭拨了点去自己碗里了。

    “这点米饭还不够那两头猪塞牙缝呢,还是我吃吧。”他说。

    江母面色虐囧,夏珂笑呵呵道:“伯母,吃饭吃饭。”

    江母跟着笑了下,见他们互相笑笑,便低着头吃自己的。他们当母亲的还不希望孩子们能够多吃一点,做母亲的都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孩子。夏珂对他们的好,她这一辈都忘不了,刘氏走后,她也就将夏珂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也希望有一天,夏珂能亲口告诉她,自己是个女儿身。

    又是一日过去了,阳光甚好,村民都赶着下地去割水稻。

    前一天晚上,夏元就把家里的镰刀找出来,磨好刀放在墙角。这天一大早,夏珂跟着起床,吃过了早饭就把孩子给老爷子抱去了。临走的时候孩子还哭了两声,夏珂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听老爷子说:“怎么,哭什么?还不要爷爷照顾你?臭小子!”

    她微笑了下,卷起了衣袖走到自家门口喊道:“爹,我们出发了。”

    语音落下,余光中就看到江母和江夜痕母子出了偏院,她疑惑喊道:“伯母,你们不是没有水稻吗,你们是被谁请去帮忙了?”

    江母摇头,看了夏元笑道:“帮你们收割。”

    夏壮和夏全两家人拿着镰刀出来,江母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夏壮道:“人家也是好心的,这样我们也好早些割完。”

    夏珂无语,扭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坚持道:“真不用了伯母,就五亩水稻,我们这一大家子用不了三天就割完了。”

    夏全跟着道:“夜痕前短时间不是累着了吗,这几天气色好了点,还是在家里休息吧。”

    夏珂跟着点头。

    江母回头看了江夜痕一眼,他笑道:“三叔,都这么久了已经没事了,可以下田干活的。”

    “那也不习行。”老爷子抱着孩子出来,所有人都面向他,“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就五亩田地,让他们去好了。”

    “夏爷爷……”

    老爷子伸手阻止,“什么也别说了,回去吧。”

    他看向夏珂和夏壮几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可以出发了。”

    夏珂看了江夜痕一眼,跟着夏元一起朝着院外走去。江夜痕将镰刀递给了江母,说道:“母亲还是拿回去吧,我去药铺帮着爷爷。”

    老爷子听了没拒绝,含笑道:“可以,你若是没事就帮我照顾这个臭小子。没人的时候,我来照顾,你来念书。”

    “好。”

    老爷子看向还没走的江母,说:“你就回去吧,夜痕在我这里,你尽管放心。”

    江母笑着点头,“那我就回去了,剥点玉米晒干之后弄点玉米粉,到时候煮粥喝。”

    “去吧。”老爷子收了视线,对江夜痕道:“你要不要去拿书过来?”

    “也好,那您先过去,我随后就来。”

    江夜痕回去拿了夏珂之前给他的书,然后和江母打了招呼就出去了。他走到门口,柳眉正往院子里,他下意识的走到一边,与她保持了点距离。

    柳眉见他不和自己说话,便喊道:“江公子?”

    他回头,“有事?”

    她摇头,轻笑了下,“公子要去药铺?”

    江夜痕点头,也没有给她再说话的机会,“爷爷还等着我,告辞。”

    柳眉笑容渐渐敛去,皱起了眉头,心里思索着,难道夏珂将上次的事情和他说了?

    想到此,她眉心沉了下,紧攥着手帕,心里却有些紧张了,不知夏珂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多少人。她在心里思索了这一段日子,老爷子对自己的态度,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她走到家门口,转身看向院门,眯了下眸子,不自觉的扬起了下巴,“这件事情必须要尽早的解决了才行。”

    她抚着肚子,手不由得紧了下,深吸一口气又松开了手,才转身去了院子里。

    药铺里没什么人,江夜痕就坐在桌案边看着书,老爷子哄着孩子走到他桌边,视线落在精美的书上,询问道:“这什么书?”

    他翻开了书皮,‘三国志’几个大字映入老爷子的眼中。

    “三国志?”老爷子念了出来,“讲的是什么?这对你考试有用?”

    江夜痕摇头,笑着道:“这是小珂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从书中记录的年代来看,似乎有些久远了。不过里面有很多杰出的英雄,他们鸿图霸业很值得我去学习。”

    江夜痕也只是把自己的理解说了一遍,老爷子不由得点头,“以前我不太理解珂儿总是隔三差五的爆一个新词儿出来,就她那小脑袋瓜子里面,哪里来的那么多词儿,现在明白了。”

    江夜痕笑了下,随意翻了下书,又道:“我觉得孙子兵法比较好,运用到军事之上定能赢得敌人。”

    “你带了吗?”

    他摇头。

    “去拿来给我瞧瞧,看中到底记录了什么。”他说的都勾起了老爷子的好奇心了。

    江夜痕笑着起身,“好,我这就回去拿。”

    他出去后,老爷子就坐下来从开头开始看那三国志,上面基本上都是文言文,他和江夜痕都看到懂,也不需要翻译。

    没多久,江夜痕拿着孙子兵法进了药铺。老爷子抬起头看过去,他伸手道:“就是这本。”

    老爷子一手接过,读了出声,内心有些欢喜。江夜痕也能理解,但凡好学之人看到书卷,都有一种想要读的那股劲儿。他又见老爷子想将孩子放在摇椅里,便上前道:“给我抱一会儿吧。”

    “好。”

    江夜痕抱着孩子,老爷子就坐在卓岸边翻看着,读了一个故事扭头看向他,“这个你都看完了?”

    他摇头,“大概看了一半吧。”

    “好书,好故事。”老爷子赞叹不已。

    他自己的针灸书,已经研究的透彻了,只是没有人可以给做实验,久而久之他也就放在抽屉里面了,偶尔也会拿出来翻看一下。

    连续三日之后,夏家的水稻也收割完毕,全部都铺在稻场里晒着,等晒干了点就可以用石磙滚一滚,把谷子给收入到粮仓里,等着肖大人带人来买。

    这两天夏珂累的腰疼,傍晚还去稻场上看着谷子。

    这天傍晚,夕阳很好。江夜痕踩着余辉前来陪她。她半靠在麦垛边,眯着眼睛。听到了脚步声,才扭头看过去。

    “你怎么来了?”她捂着腰动坐直了身子。

    “过来陪你。”江夜痕看着她捂着腰,又见她蹙着眉,便问,“很疼?”

    她点头,“真想躺下来。”

    他坐下来,伸直了腿,拍拍说:“躺着吧。”

    她看了一眼,笑了下,“算了,人来人往的,看着不好。”

    他收了视线,朝着路边看了下,扭头说:“那我给你揉揉?”

    夏珂低头浅笑,才又侧脸看过去,“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男人头女人腰,只能看不能摸。”她眉梢动下,瞧他错愕的神色,不由得笑的更深了。

    “不是摸,是揉!”他纠正,斜眼又道:“再说,你现在是女人?”

    夏珂翻了个白眼,又靠在垛子边,“那也不行。”

    “那你就忍着。”江夜痕看着场上的稻子,就这五亩水稻大概能收个一万斤吧,到时候还能卖不少。

    “这些大米都要卖掉吗?”

    夏珂睁开眼睛看过去,“怎么会,每年都要留一点,我家的大米都已经吃完了,起码要留下好几袋子呢。你家没有,难道不吃吗?”

    “这就是我要说的,若不卖完,就留一袋子给我吧。”他看向夏珂,“我卖一袋子。”

    夏珂白眼,“知道了。”

    两人没在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江夜痕越发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伸手推了下,她微微凝眉,“干嘛?”

    “脸色翻红,你确定只是腰疼?”江夜痕伸出手。

    夏珂张开眼睛,一只大手覆盖在自己额头上,眉头倏的一凉,有些舒服。她伸手去拿开,他直接抓住她手腕。

    “这么烫,不行,我扶你回去。”

    说着他起身要去抱她,夏珂惊了下,推着道:“就是有些发热,等会儿就没事了,我走了这谷子被人偷了怎么办?”

    “都什么时候还顾忌这些谷子?我先扶你回去,在换人来看。”江夜痕强制性将她给拉起来,弯腰将她背了起来。

    夏珂腰疼的厉害,整个身子软绵绵的,有点都不想动。浑身发热,脸色翻红,就她自己了解的,应该是过敏了。

    “你这两天伤风了?”江夜痕侧脸问。

    夏珂摇头,“没有,顾忌有些过敏了,昨天好像被什么叮咬了下,我怀疑是虫子咬的,又好似过敏了。”

    “那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他又问。

    “就腰疼,浑身无力,还有点冷。”

    江夜痕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急匆匆的回到了院子里,大喊道:“三叔,夏爷爷,快出来下。”

    夏珂听到他如此急躁的声音,趴在他肩膀上不由得笑了下。院子里其他人听到江夜痕的身影,急忙出来。看到他背着夏珂,担忧起来。

    “怎么回事?”老爷子大步朝着东院走去。

    夏元正在做饭听到声音就出来,看到他们就喊道:“怎么回事,快进来。”

    江夜痕瞧老爷子进来了,他一边背着夏珂进入房间,一边道:“爷爷,安排人去稻场看着吧。”

    “好。”老爷子睨了一眼夏珂转身出去,对着西院子喊道:“星丫头,双丫头,你们现在去稻场,等会儿爷爷去换你们。”

    夏星应了一声,等着夏双出来,两人手牵手朝着稻场去。

    夏全和陈氏端着饭碗从屋子里出来,看老爷子着急着去了东院子,两人跟着过去。

    “小珂怎么了?”夏元站在客厅问。

    夏元焦急的从里面出来,摇头道:“还没找到病因,二哥二嫂你们先坐,我去端点热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农门悍妇撩夫忙〕〔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复仇的单细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