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102求娶
    夏珂摇头,她哪里猜得到夏清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

    她吐了一口气,继续磙着。一盏茶过去,陈氏也匆匆跑来,站在路边招手喊道:“夫君,有喜事,你快回来。”

    夏珂好奇的看过去,听夏全回道:“喜事?咱家还有什么喜事?”

    难不成,有人来家里提亲了?

    “你先过来。”陈氏嬉笑着喊。

    夏全看向夏珂,“那我回去看看,待会再过来。”

    夏珂能说什么,只得点头,“去吧。”

    夏全丢下了石磙,又将牛栓在稻场边的树上,便跟着文氏一起朝回走。

    留下夏珂一个人在稻场上转圈,特别没劲儿。她本就来看的,这下事情全部都交给她了。

    不过没多久,江夜痕来了站在边缘喊道:“过来休息一会儿。”

    她看过去,又转了两圈,才停下来,将牛栓在另外一颗树上,才从稻场上出来。

    “你怎么来了?”她拿出帕子擦了脸上的汗水。

    “我看你两位伯伯先后回去了,这里不就只剩下你一个人,所以就来陪陪你。”他看向那石磙,指了下,“你磙的均匀吗?”

    她撇嘴,“我哪里知道?每年都是他们在弄,我又没什么经验,还不是觉得在家里没意思,就来这里看看。对了,我家有什么喜事?”

    “喜事?我怎么不知道?”江夜痕疑惑的看着她。

    “那我大姐回去了,你知道吗?”

    他点头,“这个我知道,出来的时候和你姐夫照面了。”

    夏珂坐下来,看向稻场,阳光太强,她只得眯起了眼睛,“谁知道他们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刚才,我二娘把二伯喊走了,说家里有喜事,也不知道什么喜事。”

    “既然是喜事,应该错不了,等你回去就知道了。你既然不会,就别磙了,腰还没好呢,万一再累着了不划算。”他说。

    夏珂扭头看着他笑了下,“你会不会?”

    他含笑摇头,“我家每年的大米都是爷爷给的,就是让我去轧谷子,也不见得好。”

    “百无一用是书生。”夏珂轻笑着。

    江夜痕面色一沉,板着脸,“我是书生没错,可不是百无一用!”

    “哈哈,开个玩笑,别那么认真。”她大笑起来,随即又回到刚刚那个问题上,“你说,会不会是我大姐有身孕了?”

    “这我可就更不知道了。不过你刚刚说你二娘把二伯喊回去了,如果是有喜事,那跟你二伯有什么关系,除非……”

    夏珂接话,“除非这喜事和我二伯有关系,既然是喜事,那就和我二姐有关系。”

    江夜痕点头,她继续推断,“这么说来,那我大姐回来,是冲着我二姐来的?指不定这会儿他们正商议着什么事情呢。”

    夏清婆家姓李,杏花村八组的人,丈夫叫李书予。在村子里也是个小门小户了,李书予还有一个相差两岁的堂弟。夏珂猜测,李书予八成是来为弟弟求亲的。

    “那你出来的时候,只见过我大姐夫?”

    江夜痕点头,“嗯。”

    “一定是这样的,我大姐回来是来给我二姐做媒的。”夏珂十分肯定的说。

    江夜痕轻笑,“不管是什么,都和你没什么关系。”

    “那倒是。”她说。

    两人坐着聊着好一会儿,她坐的有些不耐烦,站起身来嘀咕道:“他们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也要回去了。”

    江夜痕跟着起身,回头看了下,“要不咱们回去吧?”

    “万一人家偷了我们家谷子怎么办?”

    “……谁敢偷村长家里的谷子?不要命了吧。”江夜痕含笑,“要不,去回去帮你喊人?”

    她摇头,“算了,还是慢悠悠的去磙吧。”

    说着她又拉着牛去了稻场上。江夜痕站了好一会儿,走过去解开了牛绳,拉着去了稻场上。

    中午,江母不见江夜痕回去吃饭,就主动来寻了。看到他和夏珂在稻场,有些疑惑,站了好一会儿才喊道:“你们都不吃饭了?”

    “伯母?您什么时候来的?”

    江母道:“我来了好一会儿了,还以为你们瞧见了呢,这都什么时候了,也不见夜痕回来吃饭,吃了饭再干活吧。”

    夏可看向江夜痕,“你回去吃饭吧。”

    “你跟我一起。”江夜痕有些恼怒,“这都什么时候了,也没人来寻你回去吃饭,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干这些活儿。”

    说着他直接走过去夺了她手里的牛绳,“就是你不回去吃饭,这牛也饿了,也要吃点草,补充一下体力。”

    夏珂怔住,看他拉着牛栓在树上,突然笑道:“你说的对,牛也累了。那就回去吧。”

    她隔壁稻场上还有人,扭头对他说:“你稍等,我去打个招呼,让隔壁大叔帮忙看一下。”

    江夜痕看着她去了隔壁的稻场上,和干活的大叔说了两句话,那大叔看向他们这边,点头同意。

    夏珂这才又跑过来,笑着道:“走回去。大叔让我们吃了饭就来。”

    江夜痕‘嗯’了下,便跟着江母一起回去。

    走到药铺边,门已经关了。夏珂扭头看向江母,“我爷爷是不是在大伯家里?”

    江母凝眉,“应该是,我路过这里的时候,药铺已经关门了。”

    “那我爹呢?看到了吗?”

    “没有,应该在家里做饭吧。”

    三人一起进去,院子里静悄悄的,她睨了一眼西院,转身走到自家院门口,大喊道:“爹,我回来了。”

    夏元在后院答应了一声,夏珂还没进去,西院子的大门就打开了,夏静哭着跑出来,正好看到他们。

    “夜痕!”

    夏珂回头,她大步朝江夜痕跑来,哭喊道:“你娶我好不好?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婚约,你就收了我,哪怕当个妾,我都愿意,好不好?”

    江夜痕怔住,紧凝着眉头。江母被她给吓住,受不住惊吓往后退了一步,哪有姑娘家主动求着男子娶的?

    “静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夏全恼怒,他还为上次江夜痕拒绝的事情生气,这次又听到自己女儿这般低声下气的哀求,只觉面子挂不住。

    陈氏心疼女儿,红着眼睛站在一边。

    夏静回头道:“爹,您就让女儿信任一次吧,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您要逼着我,那我宁可一死。”

    所有人都怔住,倒吸一口冷气。

    江夜痕道:“二小姐别说傻话,二叔和二婶也是为了你好。”

    夏静哭着摇头,泪眼婆娑,“夜痕,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就算不正室都没有关系,哪怕只是一个暖床……”

    “夏静!”夏全忍无可忍,凶巴巴的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挥手就是一巴掌。

    “你疯了,打她干什么?”陈氏跑来抱着夏静的身子,红着眼睛瞪着自己的丈夫,“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一定要把自己女儿往死里逼吗?”

    江夜痕扶额,扭头看向夏珂。

    夏珂觉得以前夏静说喜欢江夜痕,可能就因为他容貌好,可现在她觉得夏静也不是那么俗气之人。她那么孤傲的一个女子,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求着江夜痕娶自己,说明是真爱了。

    “你自己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夏全满腔怒火瞪着陈氏和夏静。

    陈氏深吸一口气,看向江夜痕和江母。江母眸子大了几分,看着她为了女儿向自己跪下。

    所有人都愣了,谁也没想到文氏会跪着求人。

    江母忙上前,“陈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你答应我吧,你也是个当母亲的,也想看到儿女幸福。我今日为了我女儿求求你们了。夜痕,求你收了静儿吧,我什么彩礼都不要,哪怕是倒贴,我都愿意。”陈氏低头抽泣着。

    夏静被夏全给打傻了,再看到自己母亲为了自己都跪了下来,她也跟着跪下来,仰头道:“伯母,我发誓,我一定会孝敬您,好好相夫教子,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求求你们,收了我吧。如果你们不收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江夜痕心情沉重,他内心是几千几万个不愿意。

    江母看向他,是询问他的意思,接着又看向夏珂。夏珂靠在门上,一言不发,她就等着江夜痕开口了。

    江夜痕上前搀扶道:“婶子先起来吧。”

    “你这是答应了?”陈氏激动的看着他。

    江夜痕摇头,“婶子误会了,实不相瞒,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心里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若我今日接受了二小姐,那我怎么对得起她。”

    “她……是谁?”夏静倏然抬起头看着他,语气有些颤抖,更有一些不置信。

    他除了和夏珂走的比较近以外,没见他和其他女人有过接触。难道?

    夏静不由自主的看向夏珂。

    江夜痕喜欢男人?

    “你,看我做什么?”夏珂蹙眉,说完移开了视线,眼下所有人都看向她。

    她有些心虚,难不成大家都发现她是个女儿身了?

    江夜痕没出声,夏静拽着陈氏站起来,抖着嗓音问,“难道真如别人所说,你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噗嗤……哈哈哈!”

    如此紧张的气氛,夏珂实在忍不住了。她捂着嘴巴笑的脸色通红,江夜痕嘴角狠狠一扯,斜眼盯着她。

    “江夜痕,我要离你远点,你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江夜痕面色沉了下去,抚摸着额头一脸无辜,轻飘飘道:“那还不是因为我与你走的太近,让人误会了。”

    “怪我咯?”夏珂摊手,比他还无辜,“这么说来,难道我连朋友都不可以有了?真是好笑,这整个院子,同龄人就我和你是男儿,我不与你太近,和谁近?”

    江夜痕含笑点头,“说的也是。”

    他看向夏静,“其实二小姐不必如此,若不愿意嫁,那就不嫁,但是你这般求着人,不但放低了自己的身段,还让对方觉得尴尬。”

    所有人跟着点头,他又道:“我若答应了你,是对你和对自己,已经对我喜欢的女子不负责,我若不答应你,二叔二婶以及夏爷爷的面子过不去。我记得几个月前,夏爷爷就找过我母亲,说过与你的事情,当时我母亲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因此,也希望二小姐能够理解。”

    夏静闭了闭眼睛,哀怨地看着他,“这么说,你是拒绝我了?”

    “是!”江夜痕毫不犹豫。

    夏静眼泪止不住的流,夏全狠道:“现在你死心了?非得弄的全家人跟着你一起掉面子,你心里才舒服?”

    “你们都少说两句。”一直没说话的老爷子大步走过来,他心里偏袒夏珂是一定的。但是夏静作为自己的孙女,如此低声下气的去求人家娶自己,这个举动内心有些恼怒,可儿女情长的事情,也不阻拦的。

    如今江夜痕因为她下跪哀求了就答应了,那他真是看错江夜痕了,更配不上夏珂。

    好在江夜痕没让他失望。

    “今天这里也没什么外人,自家的事情关上门自家说说就行了。”老爷子看向夏静,心平气和和她说理,“爷爷不是指责你,是跟你说说心里话。其实,我对你今天的行为非常失望。”

    “你可以追求自己喜欢的,可以拒绝父母安排的,但是你不能如此哀求其他男子娶你,这和强迫没什么区别。”

    “今天,夜痕若是顾忌夏家的面子,勉强答应了你,那么明日他也会因为其他女人的哀求,答应娶回家。那么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吗?”

    夏静咬着唇瓣,看着老爷子,“我……”

    夏静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的她心里十分痛苦。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失去的理智,只知道心痛。

    “你可以好好想想爷爷说的话,没人会强迫你嫁人。”老爷子走近了几分,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也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夜痕。一厢情愿的爱情是不会得到幸福的,他心里都没有你,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爷爷。”夏静扑在他怀里,大哭着,“我错了,我不该给夏家丢脸。我知道错了,请您原谅我的无知。”

    夏珂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什么也没说,这也没她什么事情了。她看向夏元,伸手逗了下孩子,笑问:“爹,饭好了吗?我饿了。”

    “好了,我们回去吃饭。”

    夏珂点头,看向老爷子,“爷爷,我先吃饭了,稻场我让隔壁大叔看着,大伯、二伯吃过饭了,麻烦过去一下。”

    老爷子凝眉,侧脸看向夏壮,“稻场没人?”

    “我……清儿不是回来了么,所以我就回来了。”夏壮说。

    老爷子看向夏全,“这里也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若吃过饭了,就去稻场吧。”

    夏全还在气头上,他越来越恨江家母子,更恨自己的女儿,江夜痕拒绝夏静,就是在侮辱他。

    “知道了。”夏全忍住愤怒的心,沉沉地说了句,连饭都不想吃了直接朝着院外走去。

    夏珂跟着夏元回了自己家。江夜痕扶着江母也回去了,院子里就剩下老爷子和夏壮以及夏清和李书予。

    “好了,别哭了。”老爷子也很心疼自己孙女,帮着擦了眼泪安抚道:“你放心,爷爷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夏静抽气这,摇头道:“我不要,只要我爹娘不再逼迫我嫁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夏清不满道:“二妹,可你已经十七了,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去?在等下去,就是老姑娘了。”

    “不要你管,就算我一辈子不嫁人,都跟你没关系。”

    “你……”

    李书予抓住夏清,劝道:“算了,你少说两句。”他笑着做过去,看着老爷子和文氏,带着歉意道:“爷爷,二婶,是我们今日来的太唐突了,是在是对不起。”

    李书予的堂弟李书杰跟着道歉,“夏爷爷,对不起。待我回去之后,必定会让我父母亲亲自登门道歉。”

    老爷子摆手,微笑道:“这事情是我家静儿不懂事,还让你们看笑话了,不过这儿女情长的事情,我老爷子也不能左右,还望体谅。”

    “一定一定。”李书杰忍不住看了夏静一眼。

    夏静哭红了眼睛,扭过头不想看他。尽管他长的也很英俊,可她始终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人,打心眼里抵触他。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站着了,咱们进屋继续吃吧。”文氏喊。

    陈氏挽着夏静,已经没什么胃口了,陈氏看向文氏和老爷子,说:“爹,大哥大嫂,你们去吃吧,我带着静儿先回屋子了。”

    “去吧。”老爷子直接答应了,转身看向夏清,“我们进去吃吧,这事情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夏清点头,转身却不屑的撇了嘴巴,跟在李书予的身边,讥笑下,“这事情倒使我看清楚了她,这亲不要也罢。”

    “少说两句。”李书予斜了她一眼。

    他们旁边跟着李书杰,他轻笑道:“我到时觉得二小姐很有个性。”

    “都这样了还有个性?”夏清看向他,看他笑容满面,心里嘀咕他是不是有毛病。

    李书杰依旧笑着,越发觉得这夏静就是自己要找的姑娘了。

    东院,夏珂吃了两碗饭,夏元看着她心情不错,便笑道:“很开心?”

    “当然开心了。”夏珂眉梢还跳动了两下。

    夏元跟着笑着,“是不是因为夜痕拒绝了你二姐,所以你开心?”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呀。”夏珂否认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江夜痕肯定会拒绝的。他若不拒绝,我瞧不起他。”

    夏元点头,抿着笑意睨了她一眼,然后笑声询问,“你老实跟爹说,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

    “谁,谁告诉你的。”夏珂否认,“我可是男儿。”

    “行了你,人家都知道了,你还说自己是男儿。不过爹跟你说实话,夜痕这孩子很不错,对你也好,你要好好把握。”

    夏珂吧唧吧唧两口饭,盯着他道:“爹,你这话,我总觉得好像是卖女儿一样。你是不是嫌弃我在家里住了,着急把握嫁出去?还是担心我嫁不出去。”

    夏元笑而不语,等了片刻,语重心长道:“江夜痕可以考虑考虑。”

    夏珂斜眼笑,“爹,是不是他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跟我做思想工作?”

    “没有。”他摇头,“爹是过来人,说的都是实话。”

    她笑道:“好了,我信你了,我也会考虑的。”

    夏元点头,又道:“不过,这也是要看缘分的。哎,说起来,那个许言也不错。”

    “他?”夏珂讶异的摇头,“你怎么会想到他?我跟他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他其实很仗义的……”

    她闭上嘴巴,嘴角噙笑,“爹,你套我话。”

    “我不这么说,你能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夏元扬起眉梢,“听到许公子的名字,反应这么大,还要我说的在明白一点?”

    夏珂放下筷子,红着脸道:“哎呀爹,你真是讨厌,这么来套我。”

    “哈哈哈,我这是让你明白自己的心。”

    “哼!”她起身,“我吃饱了。”

    她弯腰逗着摇篮里的孩子,然后抱着他起来来回转了好一会儿。夏元收拾好碗筷,又去给孩子泡奶喝,喂好了孩子哄睡之后夏珂才回到自己的屋子。

    她躺在床上傻笑着,没多久就睡着了。

    梦里还梦到了江夜痕,大致内容就是说他接受了夏静,她一觉惊醒,端坐起来喘息着。

    “玛德,江夜痕居然在梦里接受了二姐!”

    简直不能忍!

    她好久没有这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很重要的东西被人拿走了一样,那种失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她镇定下来,扭头看了一眼窗外,下午的阳光明媚,很适合踏秋。

    她穿好了衣服出去,屋子里只有她一人,不用想夏元肯定带着孩子去了稻场。

    她去水井边打了水,刚洗好脸,江夜痕就从院子里出来。看到她走过去问:“你刚刚起来?”

    夏珂剜了他一眼,掏出帕子胡乱擦了脸上的水,没理他。

    江夜痕凝眉,跟她伸手进了屋子。

    “还有起床气不成?”

    夏珂依然没搭理她,江夜痕拦住她,“怎么回事?我好想没惹你把?”

    她才抬起头,瞪眼道:“惹了惹了就是惹了,让开。”

    江夜痕猝不及防被她推开,他愣在原地,不解摊手,“那你说我怎么招惹你了。”

    夏珂进屋拿了纸巾,擦了鼻子,又将纸巾揉成团朝他仍去,江夜痕接住那团纸,带着疑问看着她。

    她撇嘴道:“有没有后悔?”

    “后悔?我后悔什么?”

    “后悔没答应我二姐呀。”

    “……”他抿嘴,一双挑花眼满满的笑意盯着她,“这话,怎么让我嗅到了一股酸味儿?”

    夏珂白他一眼,轻哼一声,准备出去又被他给拽回了怀里。他低头浅笑,“你在紧张?”

    夏珂红着脸没挣脱开,“紧,紧张什么?”

    “你吃醋了,你害怕我答应你二姐?”江夜痕挑眉,直接道:“你喜欢我!”

    “谁喜欢你了,你松开。”她恼羞成怒,自己表现的很明显吗?

    “不松。除非你承认你喜欢我。”

    她咬牙,“脸皮厚,你再不松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江夜痕笑而不语,只是觉得她这娇羞的模样很美,紧了下手臂带着点威严说:“别动。”

    夏珂怔了下,仰着头盯着他。

    近在咫尺的江夜痕比任何时候都要帅气,她心不受控制,砰砰砰直跳好似要从心窝跳出来一样。

    “干什么?”

    江夜痕盯着她的唇瓣,饱满欲滴,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过去。

    他缓缓低下头,还没吻到就被夏珂捂住了嘴。

    他回神儿,夏珂笑容绚丽,眉眼弯弯,启唇道:“你想亲我?没门!”

    江夜痕面色绯红,上次亲她没什么感觉,这次好不容易来了点感觉,却被她给阻拦了。

    “就一下。”

    江夜痕掰开她手,她却笑着摇头,“这若是给人瞧见,你喜欢男人的事情,可真就说不清楚了。”

    “那有如何?只要是你,随他们怎么说。”

    夏珂将他给推开,白了一眼转身看着外面,“阳光甚好,不如出去踏青。”

    江夜痕跟在后面,仰头看了天空感受了下风向,便问道:“要不一起去放风筝?”

    “好哇。”夏珂回头,敛起笑容摇头道:“不去,两个大男人去放什么风筝,这会让更多人误会的。”

    江夜痕凝眉,这个也担心,那个也担心,那怎么玩?

    “要不,咱们去把阿花喊上,有她在的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吧?再不行把你两个妹妹喊上一起?两位哥哥陪着两妹妹,这个没人会说吧?”

    夏珂思索着笑道:“这个好,那我去喊星儿和双儿。”

    江夜痕拉住,“别着急,先把风筝做好再说,你去找布,我去做面糊。”

    夏珂扬眉,“面糊的风筝一点都禁不起风吹,这个不用做,我直接从空间里拿就好。”

    她跑进了屋子里,还没进去突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你会做风筝?”

    他点头。

    “那你可以做很多,让伯母拿去集市上卖呀,这也能赚不少银子呢。”

    他笑着摇头,拉住她手臂,“若是为了我赶考的银子着想,就没必要了。赶考的银子已经存了很多了。你还是别进去拿了,我们两个人一起做,这样才有意义。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我给你画。”

    “好吧。”夏珂思考了下,“我就要个蝴蝶吧,那你呢?我也亲手给你做一个。”

    “上次在你送个给我的书上看到了一个凄美的爱妻故事,叫梁山伯与祝英台,那祝英台也是女扮男装,倒和你有几分相似。尤其最后的结局实在是有些悲惨。不过,你要蝴蝶的话,那我也要一只蝴蝶。”

    夏珂扯了嘴角,摆手道:“算了算了,我不要蝴蝶了。我随便一说,你就能想到这么个凄凉的故事来,我哪里还敢用。”

    江夜痕轻笑,“那就来一对鸳鸯鸟吧。”

    夏珂不好意思的笑道:“谁要跟你说鸳鸯!”

    江夜痕抓住她手,“走,去我院子里,我做的送给你,你做的送给我,如何?”

    “好。”

    他们去了偏院,在江夜痕的书房里。桌子上铺着夏珂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材料,江夜痕先画出了鸳鸯的模样,然后再剪下来,上色,再做骨架黏贴。夏珂也不示弱,虽然画的没他话的好,可也非常精美的。她小心翼翼的将鸳鸯图剪下来,然后黏贴再骨架上。

    再放上线绳,拍拍手笑着道:“完成。”

    江夜痕扭头看了一眼,接着道:“我也好了。”

    两人相视而笑,江夜痕眉梢动了下,“走吧。”

    夏珂站着不懂,他疑惑地看着她。

    “两个根本酒不够,你要找上星儿和双儿必须还要做两个出来。”她说。

    江夜痕不满地‘哦’了一声,放下手里的风筝,指着她,“那正好,你可以从手镯里去给他们拿,这样也节省了不少时间。”

    夏珂点头,去了空间里找来了两只风筝,江夜痕拿着左右看看,说:“这是蜈蚣和燕子吧?做工真是精细,比我们做的都好。”

    夏珂不以为然,“比我们做的好?”

    “难道不是,你瞧这里,黏合的多紧密……”说完他却笑了,“你说的对,确实没我们做的好,起码没有我们的感情真挚。”

    夏珂嗔了他一眼,越发觉得他嘴甜了,撩人的手段也是越来越高了。

    “走吧。”她说。

    江夜痕应声,拿着所有的风筝,跟在后面,说道:“你先去喊她们。”

    夏珂点头敲击了西院的大门,大喊道:“星儿?双儿,这么好的天气,一起出去放风筝去不去?”

    夏星一听从屋子里跑出来,看到她手里举着两风筝,欣喜若狂,朝着对面屋子喊道:“双儿,哥哥喊我们去放风筝,你要不要一起?”

    夏双从屋子里出来,倒也想去,可她说:“我要征求一下我爹娘的意见。”

    柳眉本在房内休息,听到夏星的呼喊声,忙掀开了被子穿好了衣服出来,“双儿,你若想去就去吧。”

    夏双回头瞪了她一眼,“不要你管。”

    柳眉知道她不喜欢自己,也不和孩子一般计较,兴许是知道夏珂站在门口,所以才忍住没发怒。依旧温和道:“这么好的天气,你总是闷在家里也不好,要不我陪你一起去?”

    夏双非常讨厌她,尤其看到她假惺惺的模样,就觉得恶心至极。

    “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可管不着。”夏双拉住夏星的手,“我们走,不要管她。”

    柳眉笑着着她们朝着院口走去,整理了衣裳后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远处四个人,羡慕的不得了。

    “很羡慕?”

    柳眉身子一怔,扭头看着夏静,轻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吧?二小姐很羡慕才对。”

    “对,我是羡慕,我羡慕跟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明明只有夏珂一人,他却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这么多年来,他几乎和夏珂朝夕相处,难道不是喜欢男人?”

    柳眉轻笑,侧脸看着夏静眼里闪着泪花,思索后道:“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

    夏静看向她,按压住内心的好奇,一脸镇定,“什么?”

    “在我没过门之前,夏珂是不是被人扒了裤子?”

    “是又如何?”夏静凝神,正面看着她想要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眉觉得自己的已经成功了一半儿,含笑道:“那你可还记得阿花姑娘当时说过什么?”

    夏静再次凝眉,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呢喃道:“好像是说,珂郎没鸟?”她盯着柳眉,“对,就是这句话。”

    “难道你们都没有想过,这话的意思?”

    夏静不太明白,警惕的看着她,“什么意思?还是你知道了什么?”

    “我难能知道什么?只是觉得太奇怪了。仔细琢磨了这话的意思,又观察了好久,终于让我明白了一个事情。”

    “什么?”她问。

    柳眉勾勾手,夏静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又想十分好奇她知道了什么,便将脑袋凑了过去。听她说:“夏珂根本就没鸟,是个彻彻底底的阉人!”

    “你胡说!”夏静面色唰的一下白了,“这不可能。”

    “那你说,为什么没鸟?”柳眉反问。

    夏静摇头,“不会的,小珂怎么会是个阉人?这也太荒唐了吧。我比他打了几岁,我们从小就认识,她从小就十分俊美,不少女孩子都喜欢他。再说了,阿花是个傻子,她的话能相信吗?”

    “那我问你,如今的阿花已经变成了漂亮的姑娘,他为什么不娶?”

    夏静掩蠢轻笑,“姨娘,你这话说出来真是笑死人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天天盯着我弟弟看什么?哦,我明白了。”

    柳眉心下一惊,“你明白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弟弟了?得不到就想污蔑?”

    柳眉激动道:“你胡说霸道,我可是你们的姨娘。”

    “可我们却没把你当成姨娘,甚至,连亲人都算不上。”夏静冷眼盯着她,“你那点挑拨离间的小伎俩,也配在本小姐面前耍弄?你还是好好担心下自己,你这肚子里是谁的种,自己应该清楚吧,别到时候被人抓住了把柄,还有,你可要保佑肚子的孩子,生出来要像我大伯,要不然,你就等着被沉塘!”

    柳眉身子猛地一哆嗦,面色唰的一下白了。她咬着牙,捏紧了全部忽然抓住夏静的手臂,“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夏静没想她会动手,又挣脱不开,两人拉在院子里拉扯起来。而夏清作为客人,听到了声音便出来看,柳眉猛地挥手,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刚好是肚子着地。

    “姨娘?”

    柳眉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夏清扶着她,扭头对夏静吼道:“你怎么能对一个孕妇下手?”

    夏静被吓到,摇头道:“我没有,是她抓住我不放,也是她突然松开的,跟我没关系。”

    “我都看见了,你还想狡辩。”夏清愤恨不已,柳眉肚子里的孩子是夏壮一家人的希望,所以她才会这么紧张。

    柳眉捂着读者哀叫道:“好痛,真的好痛。我的孩子……清儿,快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你弟弟……”

    “怎么办?怎么办?”夏清喊道:“夫君,快出来。出人命了。”

    夏静看到柳眉身下那鲜红的血液流出来,吓的腿软了下来,她退后了好几步惊恐不已,看着两个男人将柳眉抱着进入了院子里,她摇头道:“不是我,是她自己摔的。”

    李书杰从屋子里出来,看了她一眼,大步朝着院外跑去。

    没多久,老爷子就带着药箱匆匆赶来了。

    夏静看到老爷子好像得到一丝安慰,哭着道:“爷爷,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要相信我。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倒的。”

    老爷子拍拍她手,并没有说说话,转身朝着屋子里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全能男神:云爷拽翻天!》/卿不语

    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一朝变成二十一世纪弱逼高中生?

    云烨表示:这操蛋的人生。

    不过“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弱这个字,从此风华再现,势必搅一个天翻地覆!

    说“他”学渣?

    稳稳地拿个高考省状元,看看到底谁是学渣!

    说“他”软弱可欺?

    手撕渣后爸,脚踹地头蛇,软弱可欺再说一遍!

    从校园学霸到娱乐圈新贵再到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云烨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人。

    你男神无论到了哪里还是你男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