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102投河
    夏静心里很怕,看着这么多人朝着屋子里,又担心夏壮他们回来了会打死自己,就吓的跑了出去。

    江夜痕和夏珂带着夏星和夏双去小山披上放风筝。

    秋季的山坡显得有些秃,但,秋高气爽,阳光明媚还带着点微风。夏珂让江夜痕牵着绳子,自己爬到山坡上高举着风筝迎着风喊道:“可以了?”

    江夜痕挥手,转身就往前面走去。速度越来越快,夏珂渐渐松开了风筝,两个小丫头就在她身边欢呼着。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哥哥好厉害。”

    夏珂含笑斜了她们一眼,仰着头看着飞起来的鸳鸯风筝,自然很欢喜。

    “你过来,我这个给你。”江夜痕喊。

    夏珂跑了过去,从他手里接过线,扭头看着两个丫头,对他说:“你帮着那两小丫头将风筝放起来吧。”

    江夜痕点头,盯着头顶上的风筝,“你拿好了,我去帮她们。”

    江夜痕没要谁帮忙,自己将风筝往上头顶扔了下,然后逆风跑下山坡,小丫头的风筝也就飞了起来。

    夏双跟着跑过去欢呼道:“夜痕哥哥真厉害。”

    江夜痕笑了下,将绳子递给她,“拿好了,还要像小珂哥哥那样,一点点的放绳子,让他们飞的更高一点。”

    夏双看夏珂手还一直扯那绳子,她点头道:“谢谢夜痕哥哥,我知道了。”

    江夜痕又去帮着夏星将风筝给放起来,不用他多说什么,夏星都知道。之后江夜痕就将自己的风筝放起来,追逐着夏珂的一点点的飞上天,就跟在她的风筝边。

    夏双看着他们两人的风筝羡慕不已,夏星看了对她说:“星儿,咱们也放高一点吧?”

    “可是断了怎么办?”夏双担忧的盯着自己的疯子,拒绝道:“就这样吧,我们没夜痕哥哥和小珂哥哥飞的高,还是不要去冒险了。”

    夏星不以为然,一点点松开了手里的绳子,看着它越飞越高,笑道:“双儿,你看,我超过你了。”

    夏双不甘示弱,咬咬牙跟着松开了手里的绳子,两人比赛看谁的飞的更高。

    夏珂就在一边笑着,时不时仰头看着自己的风筝,不免有些惆怅。她渐渐低下头。江夜痕侧脸疑惑问:“怎么了?”

    夏珂摇头,仰着头看向风筝,“突然觉得我们就像着风筝一样,一直想要摆脱约束,抓的越紧,它就挣脱的越厉害。可是如果我松开手,让它自由自在的飞翔,可终究一天,它会迷失在荒野、山河、丛林之中,彻底失去光泽。”

    “小小年纪居然会有如此多的感慨。”江夜痕仰头轻笑,“我带你出来放松放松,你到好,还能感悟人生……”

    夏珂吐了一口气,“不说这些了,就是看着风筝难免会想的有点多了。”

    江夜痕也知道,自从刘氏之后,她压力就更大了。弟弟还小,需要人照顾,夏全又没去酒庄,家里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她去处理,她也确实不容易。若是分家了还好,可还没分家,老爷子的事情,她有不能不管。

    “哎呀,哥哥,我的风筝飞了。”夏星突然大叫了一声。

    夏珂和江夜痕扭头看过去,接着扬起了头,看着那断线的风筝被风吹到山坡的另外背面去了。她将手里的绳子递给了江夜痕,“看,没了束缚,它就再也飞不起来了。”

    江夜痕接住,喊道:“没了回去再做就是。”

    夏星摇头,“不要,这是哥哥给我做的,我要去找回来。”

    夏珂只好跟着一起朝着山坡上走过去。夏双一点点将风筝收了下来,江夜痕也是。他看不到夏珂的身影,就加快了点速度,收线之后拿在手里对下双说:“你好了吗?”

    夏双捏紧了风筝,点头,“夜痕哥哥,我们去找他们。”

    夏珂和夏星从背面的上坡上下去,夏珂惊愕道:“要掉湖里了。”

    夏星拔腿跑下去,夏珂喊道:“你慢点。”

    她跟着往下跑,抬起头就看到穿着蓝色衣服的女人,有些失魂落魄,正朝着湖边而去。

    “姐?”夏星越看越不对,停下来回头看着夏珂,指着道:“哥,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我姐?”

    夏珂眸子大了几分,点头喊道:“是,就是你姐,她疯了?二姐,夏静!”

    “姐……”

    夏珂提着衣袍连滚带爬的冲了下去,但是夏静已经跳了下去。

    “姐!”夏星到了岸边,双腿软了下来,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响,又喊道:“哥哥?”

    她有些焦急,怕夏珂不会水,扭头喊道:“夜痕哥哥快来救救我姐。”

    江夜痕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幕,他们出来的时候家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是出来放了一会儿风筝,夏静怎么就跳湖了?

    难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

    “双丫头,你快回去,看看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告诉爷爷,说你二姐跳湖了。”

    夏双吓的面色苍白,听了他的话,木讷的点头,“我,我这就回去。”

    江夜痕没敢再运功过去,一路跑过去就喘息,他到了岸边,夏珂已经将夏静从水中捞上来。他连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夏珂披着。

    一是怕夏珂着凉了,二怕夏珂衣服贴在身上暴露了自己女儿身的身份。湖水还是有些刺骨,夏珂抖着身子,顾不上说话,直接按压了夏静的胸口,瞧她依旧不睁眼,又掐了人中,还是不管用。

    身边还有一个哭喊的夏星,夏珂有些烦躁扭头看着她,“你别哭了!”

    夏星被震慑住,强忍住抽泣声,紧紧的抓住夏静的手使劲儿的戳着。

    夏珂又不想做人工呼吸,只得隔着自己的手捶了她的胸口,夏静这才缓过了一口气,偏头就吐了两口水。

    夏星欣喜地喊道:“姐,你醒了?姐,我是星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跳河?”

    夏静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夏珂他们,‘哇’的一声抱着夏珂大哭起来,弄的夏珂有些不自在。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什么想不开?”她问。

    夏静抱着她委屈道:“姨娘自己摔了,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推给了我,大姐一口咬定是我要陷害夏氏后代,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夏珂抬起眼皮看向江夜痕,那个女人终于还是做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陷害夏静。于是询问道:“她为什么要陷害你?你们可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夏静摇头,哽咽道:“我跟她很少接触,就在不就之前,你去院子里喊两个丫头出去玩,我很羡慕就跟着出来了,谁知她也出来了,站在我身边说了很多羞辱我的话。我看的出来她是喜欢你的,就说了出来,谁知道她、她……”

    “她就要毁掉这个孩子?”

    “嗯。”夏静说着捂着脸痛哭,“大家肯定不会相信我,我爹若是知道了,也肯定会打死我,与其被人冤枉,倒不如自己来做个了断。”

    夏珂瞪有些恼怒,最瞧不起轻生之人,于是起身大骂,“蠢货,你若就这么死了,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是心理有鬼,担心害怕,所以就选择自我了断,就算你到了黄泉之下,这个罪名还是会在你身上,你想洗都无法洗脱。”

    夏静红着眸子,唇瓣发紫被她如此一吼,顿时觉得满腹的委屈,便大声的哭泣道:“那我该怎么办?没人相信我,我若回去肯定会被大伯打死的。”

    “不会的。”夏珂语气缓和了点,蹲下来盯着她,“我就相信你,你还能走吗?”

    夏静委屈的看着她,“你愿意相信我?”

    “你是我二姐,我不信你信谁?”夏珂轻笑,起身道:“快起来吧回去吧,换一身衣服,别着凉了。”

    夏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夏珂,每次她都不给夏珂好脸色,只是没想到再着紧要关头,出来救自己的人竟然是她。

    可她依旧有些抵触,缩了缩身子,摇头道:“可我,不敢。”

    夏星紧拉着她手,“姐,我们快回去吧,你瞧你都在哆嗦,再不回去换一身衣服,会生病的。”

    夏静含泪看了妹妹一眼,并未出声。

    远处却传来夏全和陈氏焦急的声音,他们扭头看过去,夏全大喊道:“静丫头!”

    陈氏看过去,哽咽道:“静儿?”

    他们从稻场回去就听到夏双说夏静轻生,吓得她当时就软了身子,险些晕死过去。所以看到好端端的喜夏静欣喜的哭了出来。

    夏全看了夏珂和江夜痕,连忙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将夏静给包裹着,担忧的询问道:“静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爹。”夏静抱着他身子,哭喊道:“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我真的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什么也别说,我带你回去,先换一身衣服,再来好好的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全又看向夏珂,“小珂,你也快回去吧,别着凉了。”

    夏珂紧拽着衣服,点点头,便跟在他们身边往回走。

    路上,陈氏一遍又一遍的跟夏珂道谢,夏珂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回到了院子里,夏珂才问:“她怎么样?孩子还在吗?”

    夏全沉默了一霎,摇头道:“没了。”

    夏静像受到惊吓一般,紧攥着夏全的手臂,“爹,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想要嫁祸给我。爹你是相信我的对吧?”

    夏全点头,慈爱的捋了她湿掉的头发,“你是我女儿,我自己养大的女儿,什么样子,我自己知道。”

    夏静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爹还会说出这么动人的话,她眼眶一热,眼泪汪汪的。夏全笑着给她擦眼泪,温柔道:“别哭了,走,回去吧。”

    “嗯。”

    夏珂不禁打了个寒颤,接着朗朗的打了个喷嚏。她揉揉鼻子,江夜痕直接拽着她,她跟着加快了步伐,喊道:“慢点慢点。”

    “还是给你烧一锅热水,你泡个澡如何?”

    夏珂揉揉鼻子,鼻音有些重,“估计来不及了,先换衣服吧,晚上在洗。”

    她一脚叫踏入院门,便听老爷子喊道:“珂儿,你怎么回事?”

    夏珂和江夜痕扭头看过去,他这才看到夏珂浑身湿透,担忧道:“你们都没事儿吧?”

    夏珂摇头,他挥手,“快进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再出来。”

    “好。”

    夏珂转身进去了院子里。江夜痕并没跟上,转身看到自己母亲站在偏院门口,便含笑走过去,轻声喊道:“母亲。”

    “怎么会变成这样?”江母看着西院。

    江夜痕转身看过去,挽着她手臂,“没事的,相信夏爷爷也一定会处理好的。”

    江母这才看他外衣脱了下来,便催促道:“回去加一件衣服吧,”

    江夜痕点头,回房穿了衣服又出来。夏珂已经换好了衣服,并且将他的外衣放在自己房间里,出来后看到他站在偏院门口,开口道:“你的衣服,我洗好了再给你。”

    “好。”他说。

    夏珂点头,看向西院又转身面对江母和他,“那我去西院看看。”

    “去吧。”江母说。

    夏珂睨了江夜痕一眼,转身大步朝着西院走去。

    江夜痕母子站了好一会儿,江母看向他,“咱们也回屋吧,这事情和咱们没什么关系。”

    “嗯。”他应了下,搀扶着母亲回到了自家院子里。

    西院,夏珂进了院子,率先看到夏壮阴沉的脸,气鼓鼓的站在外面。她走近了点,老爷子从夏全的院子里出来,看到她喊道:“珂儿,你来一下。”

    这时候的夏壮死死的盯着夏全的屋子,就好像看自己的仇人一样。

    夏珂深吸一口气,睨了她一眼什么话的也没说,便去了夏全的屋子里。进屋后她就喊道:“爷爷,您找我?”

    “你对这个事情怎么看?”老爷子直接问。

    夏珂有些懵,看了夏全和陈氏,疑惑道:“爷爷,我相信二姐没做过。”

    “嗯。”老爷子语气淡淡,眨眨眼睛思索了下,“这个柳眉,其实我和珂儿早就发现她的目的不纯了。”他看向夏静,“静儿,你把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全部再说一遍。”

    夏静点头,就将和柳眉之间说的话,和老爷子重述了一遍。甚至连柳眉当时说话的语气,都模仿的有声有色的。

    屋子里的人听完之后,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

    夏全怕了桌子,“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那孩儿已经成型,她竟然……简直太可恶了。”

    夏全连连拍了两下桌子,丝毫不解心中的怒气。

    陈氏跟着点头,略带哽咽,“爹,你可要为静儿讨回公道。”

    老爷子看过去,心里有数,“放心吧,等她醒来之后,我定要好好与她说一说。”

    夏珂见所有人都沉默起来,她看向老爷子,猜测他是不是要揭柳眉的底,可这个时候她身子那么虚弱,若是正面去质问,她在仗着夏壮对i家的宠爱‘以死明志’只会让夏壮举的老爷子愈发的偏心,甚至会伤了老爷子和夏壮之间的父子之情。

    夏珂越想心越沉,她眉心皱起,紧抿着嘴巴。

    陈氏观察了她好一会儿,知道她是个聪明人,既然相信夏静没做过这事情,肯定也会帮着的。只是见她眉头紧锁,便喊道:“小珂?”

    夏珂扭头,“嗯?”

    “你是不是有什么疑虑?”

    大家视线全部都看向她和陈氏,老爷子也盯着夏珂,他心里明白,夏珂是有想法的,便问,“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夏珂眉梢动了下,斜了一眼陈氏,自己竟然没发现被她给盯着了。于是道:“我只是在想,您是不是要和姨娘说那日我跟您说过的事情?”

    老爷子点头,“对,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还不说?她真分明就是栽赃。”

    夏珂凝眉,他转而又问:“怎么?你可有觉得哪里不妥?”

    夏珂点头,“这事情你若是当面质问的话,我倒是觉得她肯定会以死明志。大伯宠爱她,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我就怕伤了你和大伯之间的父子之情。”

    陈氏和夏全不明白他们指的是什么事情,两人互相看看,纷纷摇头。夏全疑惑道:“爹,难道她还做过其他的什么事情吗?”

    老爷子迟疑一霎,缓缓点头。

    “什么事情?”陈氏问。

    老爷子子没出声,有些难以启齿,婶娘喜欢上婆家的侄子,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越少有人知道才好。

    可夏静看见老爷子难以启齿,细细琢磨了一下,愕然道:“难道,姨娘真的喜欢小珂不成?”

    夏珂和老爷子一同看向她。

    陈氏和夏全瞪大了眼睛。陈氏道:“荒唐!”

    夏全紧了拳头,“不守妇道,这样的人,怎么配当我们夏家的儿媳妇?爹,赶走她。”

    “对,她就该沉塘。”陈氏说。

    老爷子伸出手,他们闭上了嘴巴,安静下来。

    “这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说沉塘就能沉的,毕竟她没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她倒时候在反咬一口,说我们诬赖她,想要赶她走,你怎么说?”

    夏珂点头,老爷子分析的确实有道理,那天也只有她和柳眉两人,柳眉说的话,做过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贸然前去质问的办法是行不通的。

    夏全蹙眉,“那我们该怎么办?”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看向他,“你的性子就是有些急躁了,这个事情容我好好想一想。”

    夏全愈发焦急,“爹,这么说,你要袒护她了?难道要让我家静儿受委屈?”

    “二伯,你别给爷爷压力了,他这不是在想办法吗,总要想一个完全之策才行。”夏珂打断夏全的话,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看到夏清想起了什么,扭头问夏静,“二姐之前说大姐一口咬定是你推了姨娘?”

    夏静点头,“嗯。”

    老爷子看向夏珂,当即明白了,于是道:“去喊清儿来。”

    夏珂又看向门口的夏清,踏了出去轻声道:“大姐,姨娘醒了吗?”

    “还没。”夏清叹息道:“有点可惜了,刚刚产婆说,引流出来的是个儿子,真是可惜。”

    夏珂嘴角微撇,就算早就知道她肚子里是个儿子又如何,早晚都是打掉的。

    “大姐,去隔壁坐一会吧,爷爷找你。”她说。

    “爷爷找我?”夏清疑惑了一瞬,看向对面的房屋,点点头应了一声,便跟着夏珂一起朝着对面走去。

    “爷爷可有说什么事情?”

    夏珂摇头,“不知,大姐去了就知道了。”

    夏清没在询问,但是她也不是傻子,柳眉出事的时候,自己是唯一的证人,所以他觉得老爷子喊自己过去,是想要证实一下,是不是夏静做的。

    “爷爷。”夏珂喊道:“大姐来了。”

    老爷子点头,指着旁边的椅子,“清儿,坐吧。”

    夏清扫了屋子里的人,就知道喊自己来什么事情,她提着衣裙坐了下来,扭头看向老爷子,“爷爷,您找我什么事?”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待夏珂也坐下来,认真的问道:“关于那你姨娘和静丫头的事情,你可是看清楚了?”

    夏清看了夏静一眼。其他的视线都落在夏清的身上,她丝毫不怯弱,扬起了下巴看向老爷子,回道:“爷爷,这件事情我看的清清楚楚,分明就是静儿推了我姨娘。爷爷可能不知道,姨娘她怀的可是男儿,就这么没了,难道不觉得非常可惜吗?”

    “你说谎,我没做过。”夏静红着眸子,十分委屈的反击道:“你什么都没听到,也没有认真的看过,就断定是我推了她。如果今天受伤的是我,你会不会说我想嫁祸给姨娘,却没想到把自己给害了?”

    夏清冷哼一声,“我只是说了我看到的真相而已,至于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确实不知道,只要等姨娘醒来,相面对峙一下就知道了。”

    “醒了醒了,姨娘醒了。”

    夏清的话刚刚落下,夏星高兴的跑了进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夏清扭头看向老爷子,又睨了一眼其他人,轻声道:“爷爷,您可以前来,但是其他人就算了,我怕姨娘看到其他人,会伤心难过。”

    “你……”夏全气的嘴角值哆嗦,大步上前指着道:“夏清,好歹我也是你二伯,你怎么和二伯说话的。”

    夏清不以为然,回头道:“二伯,我也是为大局着想,万一姨娘看到静儿,伤心的晕过去了,这可怎么办?”

    老爷子有些烦躁,还没来得及阻止,夏全脱口而出,“这是我们夏家的事情,你已经嫁出去了,好好管你李家的事情吧。”

    “都少说两句。”老爷子恼怒了。

    夏珂觉得夏全说的很对,毕竟是出嫁的姑娘,来者是客人怎么好意思在家里说长道短?她喊道:“爷爷,我觉得二伯说的很对,大姐毕竟是客人,还是不要管家里的事情了,相信这个事情,爷爷会处理的很好。大姐还是带着客人在客房里休息吧。”

    老爷子看向夏珂眨眨眼睛,只好道:“对,那清儿还是去客房吧,别让李家公子看了笑话。全子就在家里等着,我和小珂去看看。”

    夏全对夏珂有多了点感激,应道:“好。”

    夏珂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眼神儿,便跟着老爷子一起去了夏壮的院子里。

    文氏在外厅,看到老爷子和夏珂进院子,忙出去迎接,喊道:“爹,您来了。”

    “嗯。”

    老爷子看向里面,“醒了?”

    文氏点头,“醒了,夫君在屋内。”

    老爷子顿足,毕竟是柳眉的房间,他一个老头子贸然进去不合适,便指了下,“把他喊回出来吧,我询问一下情况。”

    文氏点头,走到门口喊道:“夫君,爹来了。”

    夏壮坐在床头抱着柳眉的上身,两人看向门口。柳眉虚弱道:“夫君,让爹进来吧。”

    夏壮点头,扶着她靠在床头,起身走过了出去。

    “爹,进来说吧。”

    老爷子凝眉,“不合适,我就在门口,有几句话,你可以带给她。”

    古代女子流产是一个很晦气的事情,不论男子还是女子进入其房内,多少都会染点晦气。

    夏壮愣了下,只好点头。她走进了房间里,到了床头看着面色苍白的柳眉,轻声道:“爹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柳眉点头,“听到了,是我疏忽了,这屋子本就晦气,还劳烦夫君帮我和爹说句抱歉。”

    “没事,他会明白的。”夏壮说完转身回到门口,看着老爷子,“爹想问什么?”

    “你让她把当时的情况原封不动的说一遍。”

    夏壮凝眉,面色微怒,“爹,这是什么意思?她都这样了,再让她去回想当时的情况,难道这不是在拿刀捅的心窝?”

    “我让你询问自然是我的道理,省的你们都说我偏心,我要听听她说的和静儿说的有没有大的出入。”老爷子越说越激动,夏珂就怕因为这个事情闹的他们父子不开心,在引发了老爷子的哮喘病可就麻烦了。

    “大伯,你少说两句,爷爷也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夏珂扶着老爷子的身子,帮着他顺气。

    夏壮瞪了她一眼,转身进去,柳眉哭着说完,他又出来重复了一遍。大致和夏静说的一样。

    完了,夏全还说:“她还说不要爹处罚静丫头,还说这都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

    夏珂意识的扬起了眉梢,有趣儿了,完全没想到柳眉会这么说。老爷子听后扭头看向她,两人互相睨了一眼,以示心中诧异。

    老爷子含笑,“她真这么说?”

    “爹若不信,您可以亲自进去询问。”夏壮眉头微蹙。

    老爷子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静儿一口咬定,不是自己推的……”

    他话没说完,夏壮就打断,语气很重,“不是她还能是谁?难道是眉儿自己把孩子给摔没了?爹您可知道,那是个男儿,您不觉得可惜吗?”

    老爷子嘴角抽搐了几下,看着他心痛的模样,也不好怪罪。他深吸一口气,“你先别激动,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你让她好好样身子,家里不是还养了那么母鸡,你宰杀两只,让大儿媳炖了给她吃。先把身子养好了,再说。”

    老爷子转身,夏壮抓住他的手臂,“爹,这个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

    老爷子面色凝重,“难道我要把自己的亲孙女送到牢狱中?”

    “可……”

    “没有可是,这事情,我会补偿你们。”老爷子打断他话。

    夏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老爷子还没走出这个门,他上前道:“爹,以前我觉得您偏袒三弟一家,可我错了,原来你还会偏袒二弟一家子。您难道不知道,我有多看重这个孩子吗?它马上就要出生了,却没了。爹,那是一条命……”

    “大伯,你这是在逼爷爷。”夏珂忍无可忍,她不希望爷爷被人欺负,明知道柳眉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却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和夏壮说,就算说了,他也不会相信,还会说我们大家污蔑柳眉,到时候场面更加难收拾。

    “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夏壮扭头吼了她一句。

    夏珂怔神,闭紧了牙关,目光阴沉,她真是很不搭给他掌让他好好看清楚柳眉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爷子猛地回头,挥手给了夏壮一巴掌。

    “呀!”文氏吓的跑过去,扎住夏壮的手臂,心疼的想去抚摸他的脸,可最终没有。她看着老爷子,“爹,夫君心里已经很痛苦了,您干嘛还要打他。”

    “哼!”老爷子愤怒指着他,“他分辨不了是非就是该打。纵容自己的女人逮着人就胡搅蛮缠,就是你的不对。”

    这一巴掌,这一句,夏壮猛地看着他,不信他说的。语气凝重,“爹,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纵容自己的女人胡搅蛮缠?柳眉她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待见?”

    “爷爷。”夏珂抓住他的手臂,“您别激动,有什么话咱们换个地方说。”

    老爷子狠狠地瞪着夏壮,“你跟我来。”

    夏壮就知道又是去祠堂,半句拒绝的话也没有,甩开了文氏恼怒的跟在他身后。老爷子站在对面的门口,看着等消息的夏全一家,喊道:“你们也都来。”

    夏全、陈氏以及夏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三人的视线和夏壮的想触碰,都能感受到夏壮眼里那满满的恶意。

    “哼!”夏壮一副走着瞧的模样,大步走在前面。

    夏全咽不下这口怨气,想说什么却被陈氏给拉住,这才强忍住。两家人去了祠堂,老爷子拿着香点燃之后跪了下来,子孙们都跟着跪了下来。

    老爷子痛心疾首,磕了三个响头,“夏家列祖列宗,有人要陷害我夏家子孙,你们说我该不该除恶?若是该的话,就让我把这个人彻底的揪出来吧,哪怕是伤了父子之情,哪怕被子孙记恨一辈子,我也无话可说。”

    夏珂看着他又磕了头,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她吐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只能顺着老爷子这么来了。

    夏壮跟着道:“爹,这种人必须揪出来,留着是个祸害。”

    他视线看向夏静。

    夏静面色唰的一下白了,瞪大了眼睛不置信的盯着他,“大伯看着我?在大伯的眼里,我才是祸害夏家的恶人?”

    “难道不是吗?”夏壮一口咬定就是夏静害死了他未出世的儿子,想要讨伐。

    “闭嘴!”老爷子祷告完,扭头站了起来,指着他说:“给我跪下,在祖宗面前休得胡闹。”

    夏壮乖乖的跪了下来,可也是一脸的不服气。

    “我说的祸害是谁,大儿媳,你可知晓?”

    文氏突然被问,猛地抬起头,看了所有人,颤抖道:“儿媳,不,不知道。”

    “不知道?”夏壮瞪着她,“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大胆的说。”

    “你闭嘴,我没问你。”老爷子看着文氏,侧身指着安歇排位,对她说“你别怕,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的,当着祖宗的面,你若敢撒谎,我第一个赶你夏门。”

    文氏内心十分纠结,平日里柳眉如何嚣张,只有她和孩子心里清楚,平时可以忍一忍,可这个时候她面对的可是老爷子和列祖列宗,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柳眉是个祸害。

    “说呀你。”

    文氏抖动了身子,面色唰的一下白了,看了自己的夫君,又看着夏静那一双泛红的眼睛,所有人都等着她话。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是,柳、柳眉。”

    夏壮瞪大了眼睛,一崛而起,“你说什么?眉儿都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你怎么能这么说?”

    文氏吓的哽咽起来,“不,夏家的祸害,就是她。夫君我知道你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可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只看到她柔若的一面,没有看到她强悍的一面,没有看到你不在的时候,她是如何欺负我和孩子的。”

    “你血口喷人。”夏壮不相信,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是夏家的祸害?

    老爷子知道他不相信,于是扭头看着夏珂,“你去喊双丫头。”

    夏珂点头,刚起身,夏壮道:“不许,我亲自去。”

    夏珂眉梢扬起,他是怕自己对戏夏双传输不正确的思想吧。她喊道:“大伯,既然你怕我会和双儿说什么,那不如,你随我一起去,我也怕你对双儿说什么呢。”

    “哼。”夏壮看向老爷子。

    “那你们一道。”他说。

    夏珂跟在夏壮的身后出去,老爷子看着看着其他人,轻声道:“你们都起来吧。”

    他们站了起来,夏静感激的看着文氏,“大娘,谢谢你。”

    文氏拿着帕子擦了眼泪,摇摇头。

    片刻,夏双来了,进来后就跪了下来,给祖宗上香之后,夏壮道:“你说实话,你姨娘对你如何?”

    夏双扭头看着夏壮眼里有些惧怕。

    “别怕,你放开了胆子说。”老爷子说。

    夏双咽下了口水,缓缓道:“不好,没人的时候姨娘会骂我是个赔钱的,会骂我娘生不出儿子,还会说很多很难听的话,甚至那些话语中还带着侮辱我娘的话,还说如果自己是我娘,生不出儿子就去死。”

    “双儿!”夏壮不置信的瞪着她,指着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夏双吓的哭了起来,“爹爹,这是在祠堂,我若说了半句假话,随爹处置。”

    “胡说,胡说。”夏壮根本不信,看着他们,“你们一开始就不待见柳眉,从她进门开始,你们就……”

    “爹,你醒醒吧,我亲眼看到姨娘害死了三婶,三婶是被她害死的。”

    “什么?”所有人看着她。

    文氏抓住她手臂,“孩子,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

    “娘,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的,是她故意摔倒,才绊倒了三婶,才造成三婶难产……”

    ------题外话------

    推荐好友凌七七《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

    云斓死翘翘了,死后意外绑定系统,踏上了替苦逼炮灰的逆袭之路!

    从此云斓开始穿梭一个又一个位面,开始狂虐臭屁拽拽咆哮男,手撕纯真善良白莲花,脚踩心机深沉绿茶婊!渣渣们开始颤抖吧!

    男主咆哮语录:“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云斓:“……”鬼才要你爱!

    女主圣母语录:“他爱的只有我!你不要继续错下去了,只要你肯回头,我们都愿意原谅你包容你!”

    云斓:“……”谁要你们原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