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兵王之金屋藏〕〔清穿娇妃:四爷,〕〔天龙神主〕〔重生最狂女学生〕〔一抱成孕:总裁甜〕〔一拳打倒嘤嘤怪〕〔重生最强女神:帝〕〔枭宠狂后〕〔军妻难训:重生天〕〔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庭树〕〔纯情小技师〕〔驭兽狂妃:帝尊,〕〔穿越之傻王哑妃〕〔都市强者之混沌至〕〔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独步逍遥〕〔逆天毒妃:傲娇邪〕〔女总裁的全能保镖〕〔兽医白无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103闹什么
    夏珂想到自己的娘,眼睛就红了。今日他爹没来,若是再被提起伤心事,他心里该有多难受。

    陈氏惊恐道:“这个女人到底做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老爷子冷哼一声,看着他们说:“你们可知道割稻子的时候,我为何突然不让夏珂待在药铺?”

    所有人都看向老爷子,等着他的后话。

    陈氏愕然,“难道柳眉还欺负了小珂不成?”

    “珂儿,你来说。”老爷子说。

    夏珂深吸一口气,“她那日去了我药铺,跟我说了很多话,还想让我跟她好。”

    所有人都惊愕了,夏壮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夏珂长的好,他们年龄也相仿,柳眉贪恋她,也不是没有的。就连自己好几次都发现柳眉看着她的眼神儿不同寻常,为此他还生了好久的闷气,每次生气都会很小心的去屋子里折磨柳眉。

    每次房事的事情,她都找了很多借口拒绝,可每次他都是匆匆的完事,就离开了。所以夏珂再说这事情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法反驳。

    被带了绿帽子,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对象还是夏珂!

    没她年轻,没他样貌好,还没她有才华,他能不生气?

    “后来呢?”陈氏紧张询问。

    夏珂睨了夏壮一眼,接着道:“我那个时候就知道她要对肚子的孩子不利,说白了,那个孩子,不管是不是大伯的,她都没打算生下来。上次我娘的事情,我猜测,她本想嫁祸给我娘的,却没有想到弄巧成拙,害的我娘去了。她也因为害怕,受了点惊吓,装病躺了好几日吧?”

    这事情,夏壮和文氏知道。她那几日有些恍惚,整个人神神叨叨了好久。文氏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那次听到她一个人再院子里叨叨着说什么不要找我,不是我害了你。当时我并没有多想,以为她这是自责,今日说来……真是太可怕了。”

    她看向夏壮,“夫君,你不要执迷不悟了,醒醒吧,这个女人真的是留不得。”

    “是呀大哥,留不得。”陈氏跟着说。

    夏壮面色痛苦,他盯着夏静,走过去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们还说什么?”

    “她想要挖苦我,知道我喜欢夜痕,就说我自讨苦吃,放着好好的李公子不要,不要脸的去求着他娶自己,说了很多侮辱我的话。我就说了一句,孩子不是您的,她就对我动手,不让我走。看到大姐来了,她就做了一出戏,让大姐误会我。”

    夏静哽咽道:“大伯,我敢对着祖宗发誓,我真的没有推她。我自己也因为害怕,已经跳过了湖,是小珂把我救上来的,我当时真的是害怕极了。”

    夏壮面色泛白,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可依旧不太相信。他看着老爷子,“爹,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了?”

    老爷子点头,“别看我老了,很多事情我还看的很清楚。只是考虑她肚子里孩子,所以就没有和她对峙,本想等她身子好一点了,再来解决这个事情,是你揪着不放,我也只好把大家喊道这里。”

    老爷子叹息道:“这个事情起初和珂儿商议的时候,她比我还顾及的多,怕我说出来伤了咱们父子之情,我一直强忍着没说。现在就看你自己信不信了。”

    夏壮盯着他们,他们是自己的家人,一个人说的,或许私心作祟,可一大家包括孩子都这么说,那就真的是柳眉的问题了。

    “爹,这个事情先放一放,我要好好想想。若是现在去责问,对她身子也不好,万一出了人命,柳家老奶奶闹起来也不好。”

    老爷子点头,“今日主要是想让你了解这个事情,至于你要如何做,都是你的事情。自己的人,自己好好管理吧。”

    他叹息一声,同时也送了一口气,看着其他人,“你们都回去吧,这么晚了,回去做饭吧。全子跟我去稻场,麦子还没装起来。”

    夏壮不知该如何回去面对,怕自己忍不住质问,便道:“我也去帮忙吧,娘子,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多看着点了。”

    文氏点头,“好,夫君去忙吧。”

    “我也去忙吧,静儿你和星儿回去做饭,等会儿让你爷爷都在我家里吃晚饭。”陈氏看着夏静。

    夏静点头,轻笑着:“好,那我去菜园子里弄点菜回来,小珂也再家里吃吧,别让三叔做饭了。”

    “再看吧,估计我回去,饭已经做好了。”她笑了下。

    夏静没多说什么,脚步轻盈,心情也好了很多。主要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比什么都好,夏珂也没想到事情也会有转机的,这下她也松了一口气,等过几日柳眉身子好了再说。

    从祠堂出来,天色已晚。她仰头看了夜空,繁星点点,明日又是一个艳阳天。其他人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夏珂没事可做,肚子有些饿了,转身朝着回走。

    进了院子里,听到孩子在哭,她加快了脚步,看着厨房里的灯燃着,她喊道:“爹?锦儿怎么哭着如此厉害?”

    夏元在厨房里放着,看到她过来,忙喊道:“快来抱走,估计是被烟给呛的,那会儿闹瞌睡,我又在做饭,放在摇椅里也闹腾,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哄都不行。”

    夏珂忙走进去被呛的咳嗽了两下,将孩子抱了出来。她有些不满,这么呛居然还把孩子抱在厨房,她哄道:“好了好了,不呛了,晚上就罚爹爹不吃饭。”

    “怎么回事?我在隔壁都听到了。”

    夏珂扭头,江夜痕端着饭碗来串门了。

    “呛着了,我爹说又有些闹瞌睡,一会儿就好了。”她看向江夜痕,“这么快饭就好了?”

    “也不早了,你们还没好?”

    “没有。”

    “我家里有多的,要不去吃一点?”他说。

    她摇头,淡笑,“不用了,家里饭也快好了。”

    她指着一旁的凳子,“坐。”

    孩子也没哭了,她也跟着坐下来。夏元端上了菜,就放在她面前的石桌上,带着歉意道:“是我不对,你也别生气了,我去给你盛饭。”

    夏珂轻笑,“我可没生气。”

    她看着桌子上的土豆丝,看着江夜痕,“吃点吧,我爹的厨艺也挺好好。”

    夏元端了两碗饭出来,坐下来笑呵呵道:“吃吧吃吧,多吃一点。”

    江夜痕也没客气,一碗饭吃完后,夏元要去给他盛饭,被拒绝了。他等着夏珂吃完后,才问道:“结果如何?”

    夏珂就缓缓的将祠堂的事情和他们说了,夏元冷哼一声,“那种女人就该死。”

    夏珂和江夜痕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夏元又道:“所以这要等那个女人身子好了才摊牌?”

    “嗯。”夏珂点头,“如果这个时候说的话,会闹成人命的。”

    夏元不以为然,“闹什么人命?她有那个胆子做还不敢承认?难道还要以死明志不成?”

    夏珂轻笑,“很有可能。”

    夏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大口大口的吃饭。江夜痕轻笑了下,“这种女人,心狠手辣起来,也是六亲不认的。只是没想到她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如此蛇蝎心肠。”

    夏珂边吃边笑,“要我说,你就是见识短了。我告诉你,幸好你现在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毒辣的女人,等你去考试或者升官当值的时候,你可以一定要擦亮眼睛,越是长的好看的女人,越是有问题。”

    江夜痕看着她抿嘴含笑,看夏元去了厨房,他说:“你也好看,说明你也是有问题的。”

    “我哪有问题?”夏珂白眼,随即笑道:“不过,你承认我好看就对了。你说的对,也确实有问题,像我就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还是证明了我那句长的好看的人,还是有问题的。”

    “你知道就好。”他笑了下。

    夏珂轻哼了下,夏元端着饭碗坐下来,笑了下,问道:“那你爷爷呢?”

    “去了稻场了,谷子要收一下,明早肯定有很多露水,湿掉了就太划不来了。”她说。

    江夜痕坐了好一会儿,夏元把他的饭碗洗了,他就带着干净的饭碗回去。

    夏珂吃过饭后看着孩子想要睡觉,就赶紧的给孩子泡了奶粉,喂了饱之后就递给了夏元,自己去烧水泡了个温水澡,倒床上就睡着了。

    一碗无梦,翌日,夏珂醒来后,天色已经大亮,太阳也升的老高。夏元早就抱着孩子去稻场上,没在家。她洗漱后就去厨房里找吃的,吃了馒头喝了粥,才出门。

    药铺开着,夏珂走了进去,看到夏双在里面诧异喊道:“双丫头?你怎么在这里?”

    夏双在学习,听到她声音抬起头笑道:“哥哥,我来学习,以后可以帮爷爷,也可以给你打下手了。”

    夏珂倒也开心,大步走过去看着她手里拿着的小本上,记的都是草药还有每一味药的性子,作用。伸手抚摸她脑袋,“好好学习。爷爷呢?”

    夏双点头,扭头指着后院,“在熬药呢。”

    夏珂去了后院,她知道每个月村里有几个病秧子靠着药物维持病情,老爷子正是在给他们熬药,到了晚上就会有人过来拿药。

    “爷爷。”夏珂喊了一声,老爷子看过去,她又道:“我来熬吧。”

    老爷子笑了下,“起来了?你看太阳都到什么位子了,双丫头都来帮忙了,我看你爹真是太宠你了。”

    夏珂撇嘴,拿着他手里的扇子轻轻的扇着。

    “爷爷,我大伯二伯他们去稻场了?那我爹呢?也去了?”

    “是呀,稻草的谷子要晒一晒,你爹抱着孩子去晒太阳了。”他看向夏珂,“要不你也去玩?”

    “不去。人手已经够多了,我去了不是给人家说我懒吗。对了,我大姐他们走了?”

    老爷子摇头,“一起去了稻场里帮忙了,昨日真是让人李家公子看笑话了。”

    “那没法,谁让刚好被他们撞见了。”夏珂见药烧开了,又撤掉了火候,小火继续熬着。

    这天傍晚,夏清和李书杰还有小叔子李书予才回去。临走的时候,李书予舍不得连连回头看,夏清喊了一声,他才跟着上去。

    “嫂子,我是真喜欢静儿的。”

    夏清睨了他一眼,叹息道:“喜欢有什么用,我那妹子的心根本就不在你这里,这么都人的事情还是算了,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姑娘可以如此厚颜无耻,居然和母亲一起央求着男子娶自己。”

    李书杰讥笑一声,“这样女子,不要也罢。”

    李书予不以为然,轻笑了下,“可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很有征服**。”

    “你疯了。”夏清白他一眼,“以你的条件,多少女人想贴上来,没必要为了征服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以后嫂子再给你找一个好的。”

    他笑了下,并未作声。

    夏家,谷子晒了好几晌午,老爷子自己留下了五袋,其他的都放在粮仓,等着镇长和肖大人来收购。

    马上要种小麦了,这天晚上,夏珂喊上了江夜痕两人一起去了正院,和老爷子商议了下化肥的事情。老爷子说:“你先去看看够不够。”

    “够的。”她说着还是去了空间里,看了化肥出来道:“明天晚上就开始如何?”

    老爷子点头,看向江夜痕,“你的伤好了吗?”

    “好多了。”

    夏珂不信,抓住他的手臂,触摸了下,虽然没什么可她还是道:“你还是别去了,要不就帮我照顾锦儿,我让我爹去如何?”

    “我没事,就是提篮子,撒化肥而已,这些都是体力活,也不需要用到内力,对我来说完全没事。”

    “真的?”她疑惑。

    “真的。”

    老爷子点头,“那好吧,那就明晚上开始,这段时间就辛苦了。”

    夏珂含笑摇头,“以前都是我一个人偷偷的来,这次多了你们,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做完了。”

    夏元也想去,可还孩子没人照顾,江母也不知道这中间的事情,所以也没敢告诉她。夏元只好在家里照顾孩子,还担心累着他们了。还想着和夏珂换着照顾,可一想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必须到场,也只能看着在家里等着了。

    而江母,一脸好几日见江夜痕白天念书的时候睡觉,有些疑惑的问道:“这几晚你都没休息好?”

    江夜痕含笑摇头,“念书念的太晚,白天就没有什么精神。没事的娘,我马上就调整过来了。”

    一连五日,他们几乎回到家里倒床就睡了。一直到第六日,大家商议着什么时候种小麦,老爷子才说:“明日再休息一天,后天开始。估计要忙上一段时间了,明天就好好休息。”

    那天夏珂再屋子里睡觉,外面闹哄哄的也没能将她给吵醒。家里来了很多村民,都是来找老爷子的,夏全去喊了两次,老爷子都没起来。

    他开始疑惑,平时老爷子起来的都很早,今日却迟迟不见起来,有些担忧,便去抠门。喊了好久,老爷子才睁开眼睛,虚弱的应了一声,吓坏了夏全。他还以为老爷子出了什么意外,直接把门给撞开了。

    老爷子睡意全无,红着眸子盯着他。

    “干什么这么莽撞?我这门都让你给撞坏了。”

    夏全连忙赔不是,“对不起爹,我以为您出了什么意外呢。”

    老爷子穿好了衣服,听到外面闹哄哄的,伸长了脖子,“外面怎么回事,这么吵闹?”

    “我正是因为此时而来,村名是来买麦种的。”他说。

    老爷子凝眉,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走了出来,“我记得他们已经买过了了,怎么又买?”

    “儿子不知。”

    “去看看吧。”他说。

    到了院子里,大概有十几户当家人前来。看到他走来,纷纷看过去,有人喊道:“夏大夫,你总算是出来了。”

    “诸位这是怎么回事?全子说你们是来买麦种的?”

    为首的大叔点头,“是呀,春上买的都有些发霉了,还能用吗?”

    老爷子扫了一眼,还有很多人是没买过,他扭头看着夏全,“我们还有多少麦种?”

    夏全伸出两个手指,“两袋子,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们自家起码都要用上一袋子,剩下一袋子分给这十几户怕是不够。”

    “那也没办法了。”老爷子看向大家,“你们刚都听到了,实不相瞒,我们家也只有一袋子里,要不你们平分一下?”

    “一袋子啊?就是在来一袋子都未免够。”

    “是呀是呀,夏大夫您已经是村长了,就要帮我们大家解决这个问题呀。”

    一时间,所有人都要求老爷子帮忙,他思索了下,对夏全道:“那就把我们留的全部都给卖给他们。”

    所有人惊愕的看着他,夏全意为自己听错了,便道:“爹,您没糊涂吧?给了他们,那我们家怎么办?”

    老爷子揉揉眼角,挥手道:“给他们先种,你们谁家还留着麦种?”

    “就那还不够够吃,怎么还会留着?”一位大伯说。

    老爷子实在是有些乏了,对着夏全道:“你去帮忙卖掉,麦种也会有的。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夏全坑住,他觉得这几日的老爷子有很大的问题,担忧道:“爹,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去叫小珂?”

    老爷子摆手,“我没事,就是觉得特别累,你就不要再去惊动珂儿了,我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你先去忙着吧。”

    夏全有些不放心,可又没其他法子,外面还有的人等着买种子去种地,他便退了出去,关好了房门,想等到闲下来了再去看看他。

    他将麦种全部都卖出去后,扭头看看到夏珂站院门口盯着他。他喊道:“小珂你来。”

    夏珂疑惑地走过去,刚刚起来大脑还没回神儿。走过去就问,“怎么了二伯?”

    “你爷爷好像有些不舒服,等会你去看看。对了,你爷爷说两袋麦种全部都卖了,咱们自家一颗都没留下,这可怎么办?”

    夏珂再次惊愕,盯着空荡荡的粮仓,了然点头,回头道:“没事的,他们就是有麦种也不能种成我们那种麦子的。”

    夏全不解,“你这么肯定?”

    夏珂伸了个懒腰,“那是一定的,我们有皇天保佑。至于爷爷,就让他多休息一下,等晚上他就睡不着了。”

    夏全只觉得他们都很奇怪,可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只好作罢。

    夏珂屋后吃过饭后,就马厩里拉了一匹黑色的马出来,也就是那一晚和江夜痕共乘以骑的马儿。她拿着毛刷,将马儿的长毛唰了几下,回头就见江夜痕出现在视线里。

    “你牵马准备去哪儿?”他诧异的看着她。

    “去一趟集市,爷爷把家里的麦种都卖了,哪里还有了。所以去买一点回来,明日也要下田去种麦子。”她盯着江夜痕,“你睡醒了?”

    “嗯,我家还有呢,肯定够的。”

    “还有多少?”

    “一袋子,够不够?”

    夏珂嗤笑,“算了,种完你们的田,还不够我们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还是要去一趟。”

    江夜痕眉梢扬起,“就算要去,你骑着马儿怎么去?倒不如用马车,好驮一些。”

    夏珂眼睛转了一圈,点头道:“也对。”

    “我陪你。”

    她拉着马儿扭头笑着,“好哇,那你去准备一下,看看伯母还需要什么,我们马上就走。”

    江夜痕点头,回去换了一身衣服,有和江母说了下,她直接统一了。

    夏珂换了刘氏生前做的衣服,早早的在马车上等着了。看到江夜痕穿着一身白,偏偏身子的模样,步步生莲的走来,眸子里渐渐的有了笑意。

    待他上了马车,夏珂嫌弃道:“穿这么白,等会儿要帮我扛麦子的,弄脏了我可不给你洗。”

    江夜痕挑眉,“我扛?你是不是搞错了,卖麦种的地方可是有伙计的,他们老板若是知道他们让客人来扛,会不会扣工钱?”

    “就你知道的多。”夏珂扭头哼了一声。

    江夜痕含笑没再吭声。

    两人都坐在马车前面,夏珂哼唱着小曲儿,江夜痕子欣的听着,两人偶尔还会说两句小话。到了集市上他们直接去了卖种子的地方,里面有很多人,老板认识夏珂,跟着以前的镇长去过了好几次。

    看到她来店铺,顿时觉得非常有面子,大声吆喝道:“这不是夏公子吗?夏公子前来,真是令本店蓬荜生辉呀。”

    周围唏嘘,交头接耳。

    “夏公子?莫不是杏花村的夏家?”

    “看模样像,咦,这不是杏花村的二美吗?”

    “对呀,真是二美,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看到两位貌美如花的公子。”

    夏珂听的有些厌烦,掏掏耳朵喊道:“老板,我要买一些麦种。”

    “什么?我没听错吧。他是来买麦种的。”

    夏珂扯了嘴角,睨了那人一眼,“大哥,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老板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不解可也没敢多问,便引荐道:“公子这些,你来看看,这些都是上等种子。”

    所以人的视线都跟着夏珂移动着。夏珂随便看了几种,找了颗粒饱满的麦种,指着道:“就这个吧,给我来一百斤。”

    老板还的瞪大了眼睛,不置信的怔了好久。夏珂凝眉,“老板,给我装呀,一百斤,就这个。”

    “好好好,来人快给夏公子装一百斤麦种。”老板吆喝了一声,两位伙计立即去装。

    接着有人喊道:“老板,给我来百十斤。”

    “老板,我要换麦种,就夏公子要的那种,给我来五十斤。”

    “我也要,我也要。”

    “……”夏珂无语的和江夜痕看了一眼,他们夏家还在这一带成了大神了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大神效应’?

    一时间,夏珂去的那家种子店铺的麦种被附近的村民们一扫而光,老板欢喜的合不拢嘴,又让伙计们去各大店铺里运来了很多麦种,上卖弄直接写上‘夏公子指定麦种’,这样的话,所有人都冲着那一种去买。

    夏珂买好了种子就在一边观察了好久,叹息道:“我就是随手一买,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哎?”

    她盯着店铺拍了江夜痕,“你说,明年大家收成不好的话,他们会不会怪我?”

    江夜痕摇头,“这个很难说。”

    她叹息一声,“真是作孽,我有化肥,他们又没,跟着我学什么。算了,走了走了回去了。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说。”

    “嗯。”

    江夜痕上了马车,调转了车头,往回走。

    第二日一早,夏珂还没起来,院子里就来了很多人。她穿好了衣服,疑惑地出来。看着昨日那些来家里买麦种的村名,茫然走下去询问道:“怎么回事呀?”

    夏元抱着孩子看着她,“他们是来退麦种的?”

    “嗯?退麦种?这是闹什么?”她走过去,清了嗓音问:“各位叔伯,你们来退麦种?为何?”

    “我说夏大夫为何会把所有的麦种都卖给我们,原来是买了更好的了,所以这些我们不要了,准备去集市上买。”一个代表出来说。

    夏珂扯了嘴角,讥笑了一下,“因为,我昨日出现在店铺,随便买了一种,你们就要跟风?各位叔伯,我们家的麦种全部都卖给你们了,我们没有了,难道不去买?说实话,我就随意去买了一种,没想到居然能带动这么多人跟着买,真是佩服。”

    “那你买的肯定是最好的,我们当然要学着你们买了。”其中一人道,其他人就跟着说嚷嚷起来。

    夏珂扶额,这些人都当她是神了?她做什么,他们就跟着做什么?

    “拜托各位叔伯,我本来就是要用家里的麦种,是你们要来买,我家没有麦种了,才会去商铺买的,我也就随便买了一种而已,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会跟风。”

    众人大惊,“什么,随便买的?”

    “这,怎么能随便?出了事情谁负责?”

    “就是呀,你怎么能随便买种子呢?”

    夏珂嘴角狠狠一抽,斜眼道:“我家里没有麦种了,难道我还不能去买?只许你们去买,我为什么就不能买?算了,跟你讲道理是行不通的,你们爱买什么就买什么,需要退种子的,跟我二伯去登记,把银子退给你们。”

    夏珂懒得跟他们理论,这群人真是有病,这点脑子都赚不过来了,还指责她随便买!

    “这……”

    有一部分人又不乐意了,夏珂凝眉,“怎么,刚刚不是嚷着要退种子吗,现在退呀,退了好去买其他的种子。”

    “这,我们还退不退?”其中一人小声的和旁边的人商量。

    “不知道,你们说她怎么可以随便买呢?”

    “万一她那种种出了好粮食,咱们又没种出来,那可怎么办?”

    夏珂听后只觉得讽刺,如此简单的道理一个个都不懂。她扬声道:“算了算了,你们退了吧,别怪我说句不该说的,以后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总是盯着我家。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我家买最差劲的东西,也不怕出不了好的粮食。”

    她看向夏全,喊道:“二伯,给他们退了吧,省的明年麦子出来后,看到自己的收成不如意,还赖我们家了。”

    夏全点头,喊道:“来来来,要退的过来。”

    有些人犹豫着,有些人听了她话果断的走过去将种子给退了,准备去一趟集市,再买她买那品种。

    还剩下一部分没退,其中一位老伯朝夏珂走去。

    “怎么了老伯?您不退吗?”夏珂扬起下巴看了其他人一眼,“他们可都是把种子退掉了。”

    那老伯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退,回头看了一眼询问道:“小珂,你真的是随便买的?”

    “当然,我还能骗您不成?我不知道大家为何都盯着我家,就是因为我家种的出来好粮食?”

    老伯点头,“是呀,谁家不想多点收成,这些年还真就是你们一家的粮食收入高,大家不顶着你们盯着谁呢?其实我们大家也都知道,不管换多少种子,都种不成你家那样。”

    这老伯是个明白人,夏珂笑了笑,“您别想那么多,我家这个种子还是可以的,这段时间我正在研究一些能助麦子生长的草,到时候在告诉你们,多少可以帮一些。”

    老伯一听欣喜道:“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欺骗过大家了?”

    “好好好,那我就放心了。那你忙着,我就提着东西回去了。”老伯说。

    “好,您慢走。”

    夏珂目送他离开后,转身看向夏全,“二伯,有多少种子?”

    “快一袋子。”他说。

    夏珂走过去看了下,点头道:“算了,留着自己吃吧。”

    老爷子起床来,站在门口眯着眼睛还在整理衣服,夏珂看过去喊道:“爷爷,您起来了?”

    老爷子点头,睡的久了点,头有点疼。

    夏元跟着过去,“爹,早饭是包子和粥,您去吃一点吧。”

    “嗯。”老爷子看着夏全将那一袋子麦子扛走,指着道:“那都是退回来的?”

    夏珂回头,“嗯,说来就生气,这些人都是怎么了,我不过是随便在集市上买了种子,结果好多人都指定要那种。爷爷,您说他们是不是疯了?”

    “哎!”老爷子瞪眼,“他们也怕,这个可以体谅的。谁家的收成好,用的是什么,他们都会跟着效仿。这事情有什么好生气的,随他们去吧。”

    夏珂不以为然,“那都学我随便买,等来年收成不好了,难道他们要来讨伐我不成?”

    老爷子被逗笑,亲昵的刮了她鼻子,“你小子想多了,随他们去吧。我们去吃饭,吃过饭后去种地,这几天药铺就交给你了。”

    夏珂撇嘴,不情愿道:“知道了。”

    “别那么不情愿,我最近瞧着双丫头十分好学了,已经将药都给记下来了,就连作用都记下来了。”

    夏珂笑道:“这是好事情呀,双妹子本就聪明,好好栽培肯定可以成为药铺的一把手。”

    “就看他能不能坚持了。走吧,吃饭。”

    夏珂跟着一起朝院子里走去。

    吃过饭后,老爷子就在院子里喊着夏壮一家子和夏全夫妻,接着就去牛棚里拉牛和犁。夏元将孩子交给夏珂,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后叮嘱道:“好好照顾弟弟,他若是睡着了别忘记把小被子给他盖着。”

    “知道了爹,你去吧。”

    夏珂看着他们一群人上了牛车,她才看向西院院门,大喊道:“双妹子准备好了吗?”

    夏双应了一声,斜挎着一个兜兜,浅蓝色得格外耀眼,她视线盯着她小包上,询问道:“这个是你娘给你做的吧?”

    “对,是不是很好看?”夏双喜欢的不得了,“哥哥,我们去药铺吧。”

    “哥哥,双儿,等着我,我也去。”夏星从院子里急匆匆的跑出来。

    夏珂两人回头看了一眼,停下脚步等着她。

    “你姐姐呢?”夏珂问。

    夏星回头指着院子,“我姐在做女红。”

    “女红?”夏珂轻笑,“你姐姐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夏星得意的扬起下巴,“那是。夜痕哥哥不要我姐,是他的损失。”

    夏珂哑笑,夏双接着道:“你懂什么呀,这强扭得瓜不甜,若是夜痕哥哥答应了才是对二姐不负责吧,是不是哥哥?”

    “哦,对,双丫头说的很对。”夏珂迎合的笑了下,将钥匙掏出来递给他,“别说这个了,去开门。”

    夏双跑去开门,将钥匙又递给她。

    夏星将摇篮挪过来,她将孩子抱着放入摇篮里,哄了下就去忙了。夏双去烧水,夏星就拿着鸡毛掸子打扫。夏珂就将桌子收拾干净,擦了之后药铺就来人了。

    “吆,今个这么多人。”男子进来看到他们三兄妹,惊愕了下,“小珂多了两个小帮手。”

    夏珂笑了下,指着位子让他坐下来,询问道:“大叔那里不舒服?”

    给大叔看完病,药方递给了夏双,她叮嘱道:“仔细核对,等会儿拿来给我看一下,再包起来。”

    夏双点头,便去忙了。

    夏星不懂这些,但是看着夏双忙来忙去有些羡慕,便说:“哥哥,你也教我好不好?”

    “你想学?”

    她点头。

    “想学很简单呀,先去把药柜上的药全部都熟悉一遍,每一种的作用全部都记下来。”夏珂指着那药柜。

    夏星看过去头晕眼花,“这么多都要记下来,光是看我都要晕了,更别说记下来了。”

    “哈哈,逼着自己看,不下点功夫是不行的。”夏双边说边抓药。

    夏星斜眼笑道:“你还是认真的,别弄错了,当心哥哥凶你。”

    “真有趣儿。如果只是小珂一个人,肯定很无聊。”那大叔笑着说。

    夏珂赞同道:“我一个人确实很闷,她们在这里还能帮我解闷。”

    夏双拿好药递给她,“哥哥,你看对不对。”

    夏珂侧脸看了一眼,“嗯,对的。”

    夏双包好了药递给了那大叔,盯着他如何吃,那大叔点头,“好的,我知道了,那你们忙,我就回去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顾轻狂作品《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pk中,求收藏

    一朝穿越,竟穿到史上第一贫困户的农家女身上。

    内有病弱的小包子,外有尖酸刻薄的极品亲戚。

    顾秋乔认了。

    不就是穷点儿,她一个现代女神医,还能饿死不成?

    撸起袖子,采药,经商,种田,第一贫困户变成第一富豪户,羡慕死那帮穷亲戚。

    说她夫君是傻子?

    你们才傻,你们全家都傻?

    说她夫君配不上她?

    尼玛,某小夫君怒了,翻身农民把歌唱,一朝惊华绝天下。

    众人傻眼,敢情他是扮猪吃老虎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天骄战纪〕〔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