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105
    江夜痕平静的回过头,捶下眸子看着她的手揪着自己的衣袖,再抬眸带着一些希望,聆听她的后话。

    “给我一些时间,我好好的考虑考虑,好好的正视你说的这个事情。”夏珂说完紧张的盯着他。

    江夜痕容颜散开,温润点头,缓缓道:“好,这个事情不着急,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再跟我说。”

    “嗯。”她收回手紧张的吐了一口气,拢了拢衣服,冲他尴尬的笑了笑。

    江夜痕心里的阴霾散去,眼底都是浅浅的笑意,只要赶在他去考试之前把两个人的事情给定下来,等他功成名就之后,一定会八抬大轿将她娶进江家的大门。

    许久之后,夜风吹来,他扭头看着夏珂,“要不进去吧,外面冷。”

    夏珂摇头,“不冷。”

    他笑了下,没作声,就是车速减小了下来。

    没多久,回到村子里,大老远就看到两盏灯摇晃着。她记得上次跟江夜痕去肖大人家里,回来的时候夏元在村头等着自己。

    “怎么会有两盏?难道爷爷也来了?”

    江夜痕摇头,“不像,个头不高,应该是两个孩子吧。”

    “嗯?”夏珂眯了下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

    突然前方有人大喊,“两位哥哥回来了,哥哥,夜痕哥哥?”

    “是两个丫头。”夏珂有些惊愕,接着看到中间还站着一个人,她询问道:“还有一个没打灯笼的,是我二姐吧?”

    “嗯。”

    夏珂撇嘴,睨了他一眼,“我二姐准是担心你的。”

    “我是跟你一起的,她是来接我们的,不单纯是我。”江夜痕伸手敲击她一下,“我记得之前说过,不许把我跟其他女人扯在一起。”

    “哦。”夏珂应了一声,笑着看喊道:“双丫头,我们回来了。”

    马车走的近了点,确实是夏静和两个丫头。夏双提着灯笼上前,举着笑道:“哥哥,你们总算回来了,怎么会这么晚呢?”

    “说来话长,你们都上来,我们一起回去。”夏珂起身拉着夏双的手。

    夏静确实不是因为江夜痕而来,而是担心夏珂,她帮过自己,自己也应该知道感恩才是。经过那日自己落水之后,她就对夏珂没那么多的敌意了。

    她视线落在夏珂身上的衣服,然后又看了一眼江夜痕,心里还不想着他两人的关系真是比亲兄弟还好。

    “二姐,来。”夏珂朝着她伸出手。

    夏静回神儿,笑着伸出手,抓住她的手总觉得不太一样,进如马车后,盯着夏珂看了好一会儿,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还停在牵手的那个感觉上。

    “哥哥,你们吃过了吗?”夏星问。

    夏珂点头,“我们是吃过饭才回来的,你们呢?”

    “我们都吃过了,全家人都很担心你们,三叔本想来的,可是锦儿要闹瞌睡,我就带着两个小丫头出来了。”夏静笑着,夏双和夏星跟着点头。

    “我们怎么会有事,江夜痕武功高着呢。”她夏静的眼神儿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没准儿时因为上次自己救了她,所以她对自己没什么敌意了。

    不过,不管是因为自己想要接近江夜痕,还是真的对自己没了敌意,防人之心不可无。

    江夜痕听着他们说话,始终没有开口。在夏双和夏星看眼里,他很难相处,出了夏珂之后,他机会不会和她们主动说话。

    回到院子里,屋子里灯都亮着。所有人听到马车声,都赶了出来。老爷子上前询问道:“事情进展的可还顺利?”

    他们从马车上下来,夏珂笑着点头,“当然顺利,不过去了衙门,柳眉就开始喊冤,所以肖大人说,这个事情他还要考察一下。”

    “还考察什么?”夏全凝眉,“这事情还不算清楚吗?”

    夏珂耸耸肩,“不是不清楚,主要是柳眉一直喊冤,好像是我们冤枉了她一样。”

    “是呀,所以肖大人才说要调查一下。”江夜痕插了一句。

    夏壮什么也没说,将马车拉进了马厩里。

    “进屋说吧。”老爷子面色凝重的说了一句。

    夏珂解下了身上的衣服,递给江夜痕,“你的衣服快穿上吧。”

    江夜痕点头,边走边将衣服穿上。江母就站在不远处,看到他们回来一颗心也回到了心窝,温柔的问道:“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回去给你们热一热。”

    “母亲不忙,我们已经吃过了。”江夜痕说。

    江母回头,虽然疑惑,可也没询问在哪里吃的,只要能安全的回来就好了。她看着夏珂和江夜痕进入了老爷子的正堂,她并没有跟过去,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夏家其他人都在老爷子的正堂上,老爷子伸手道:“都坐下来吧。”

    他又看向夏珂,“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一遍。”

    最后进屋的是夏壮,夏珂睨了他一样,开口就将在衙门里发生的事情都和老爷子说了。他们听完之后,陈氏愤愤不平,“这个女人怎么赖账了?再夏家都是什么都承认了吗,怎么去了衙门就不承认了?”

    “是呀,小珂,那这个事情,大人有没有说具体怎么来?”文氏跟着问。

    夏珂笑道:“大娘二娘别担心,她那种女人一看就是没吃过苦头的,等关押了几日,听到牢狱中每天晚上传来鞭打的声音,她就会受不了的。至于打人那边,他要差人来调查一下,就让他调查吧。其实我还担心其他的事情会发生。”

    所有人异口同声问,“什么事情?”

    夏珂深吸一口气,“爷爷,柳眉家里还有一个奶奶,若是她长时间没有回去,老奶奶也会怀疑的,若是等老人家来家里看孙女,发现孙女不在了,肯定会崩溃的,反咬一口怎么办?”

    “就这个事情?”夏全不屑看着她,“我还以为会有其他的事情呢,原来是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要我说好办,直接给点银子打发了不更好?穷人家的人都是见钱眼开的,爹,你说呢?”

    文氏和陈氏点头,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法子。

    夏珂看向老爷子,想要听他的想法。

    “可我们为什么要给银子?”夏静不觉得不妥,“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我们心虚,所以想拿银子封口?”

    夏珂冲她笑了下,“二姐说的很对,我担心的也正是这样。”

    夏静看着他,接着道:“可若是不用银子的话,老人家见不着孙女,跑到衙门去告发我们,我们一样会被带去问话。”

    老爷子点头,“静丫头分析的没错。”他看向夏壮,“壮子,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夏壮一直都没说话,听到老爷子问,他才抬起眸子看过去,思索道:“那还不如不给了,直接通知她自己的孙女已经入狱了。之后的事情随她去吧,是死是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夏珂没作声,文氏跟着道:“对呀,我们这样完全就是可怜她,这天下还有很多值得可怜之人,我们又不是救济苦难之人的,没必要,爹您觉得呢?”

    所以,最后的问题还是要去询问老爷子。

    老爷子叹息一声,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什么完全之策,目光看向江夜痕。喊道:“夜痕,你也来说两句。”

    夏家其他人才恍然,江夜痕居然在这里。他们夏家的事情,他居然可以来参加,足已说明,老爷子还是很器重他的。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江夜痕是老爷子定下的孙女婿,还以为老爷子喊上江夜痕是觉得他以后的前途不可估量。

    江夜痕被提名,扭头看向老爷子,凝眉道:“爷爷,说实话,这一路我都在思索这个问题,不过我的想法是再等一等,等大人将这个事情处理之后,再来想想下一步该做什么。”

    夏珂点头,“我明白夜痕的意思。他是担心,肖大人调查的事情,对夏家不利的话,可能会更加麻烦。若是对自己有利的话,那该如何处理老人家。”

    江夜痕对她笑了下,“我正是这个意思。”

    老爷子叹息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对了,你们没在肖大人家里吃饭,那晚饭在哪里吃的?”

    “酒楼,碰到了许公子,他就请客,大家就随吃了点。”夏珂说。

    老爷子了然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明天开始就好好休息吧。”

    老爷子说完便站了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夏珂伸了个懒腰,“有些乏了,大家都回去吧,爷爷早点休息。”

    夏珂说完,其他人跟着和老爷子打招呼,没多久正堂就安静下来。

    夏珂跟在江夜痕身后,走到偏院门口,她问,“你老实跟我说,柳眉罪状成立,你还有什么好的法子?”

    他回头看向她,伸手道:“要不去家里坐一会儿?我们详细的谈一谈?”

    夏珂有些怕,突然紧张了起来。

    “走吧。”她直接抓住她手腕,将她带入院子里。

    看到江母,她霎时缩回了手,尴尬的挠挠头。江母喊道:“夜痕,你们要商议事情吗?”

    “母亲有什么事情吗?”他反问。

    江母摇头,“倒也没有,就想问问你们还吃不吃,若是吃的话,我就去给你们煮点东西。”

    “不用了伯母,我们吃饱了。”

    江母笑道:“那你们进去商议吧,我就不打扰了。”

    江夜痕回头看了夏珂一眼,轻声喊了一声,便率先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夏珂深吸一口气跟着进去。

    江夜痕怕母亲听到,待她进来后就关上了房门。

    “怎么?”夏珂莫名的紧张起来。

    他回头轻笑出声,“别担心,我又不会吃掉你。”

    夏珂白他一眼,尴尬的捋了一下头发,听他说:“坐。”

    他起身给夏珂泡了一杯菊花茶,放在桌子上。夏珂盯着那灰色的茶盏,是他用了很久的水杯。只有些疑惑,他这是要把自己用过的给她用?

    江夜痕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笑着又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询问道:“是不是很好看?”

    他拿着杯子摇晃了下,继续道:“我之前的那只摔碎了,这是我从新在集市上寻的,没想到就寻到了一对儿,你看这上面还雕刻了几朵桃花,是不是很艳丽?”

    夏珂伸手接过那被子,转动着含笑着道:“好看,这种杯子怎么就被你给淘来了?”

    “讨?我是卖的。”

    夏珂扶额,解释道:“不是讨,是淘沙的淘,有寻找的意思。”

    江夜痕了然,“我找了很多地方,这种杯子用的时间有点长,难免生了感情,买的时候就专门看一样的,没想到被我发现了,就买了回来。”

    “好看。”

    “送你了。”他说。

    夏珂愕然,“送我?”

    江夜痕点头,她高兴的想到这是情侣杯子,点头道:“好,那我就勉强的收下了。”

    江夜痕不以为然,拿过那杯子,又给自己倒了茶水,坐下来思索着。

    “你……”夏珂盯着他。

    “我觉得,那老人家的事情,倒不如把她的记忆全部都抹掉,让她误以为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

    “不行。”她反驳道:“你疯了,你的内力还没恢复呢,只剩下四个月,就算是最快的速度,你也不可能恢复多少,等你去考试的时候途中遇到什么困难,怎么办?我坚决不同意。”

    江夜痕盯着她,看她气鼓鼓的模样,笑着道:“如果不这样,我还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之人,我没那么大的胸襟,去照顾天下所有贫苦之家,所以,这个事情就这样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反正我不会答应让你去冒险。”她寒着脸起身道:“上次你说不会有什么伤害,我才答应你的,可你骗我,伤害那么……我都自责死了。”

    江夜痕跟着站起来,心里一阵悸动,伸手将她揽入怀里。

    猝不及防的拥抱,让夏珂一下子迷失了自己,想要退出来,却又被他抱的紧紧的。她只好站着没动,听他温柔的说:“放心,你不让我做的事情,我以后绝对不会做。”

    夏珂撇嘴,还是乖乖回道:“好。”

    江夜痕没松手,就像静静的抱着她,希望以后每岁月都有她在身边。

    “夜痕。”她突然喊了一声。

    “我在。”他说。

    “被你抱的太紧,不能呼吸了。”她红着脸小声说。

    江夜痕眉心动了下,含笑松开了手,手抚摸她脸颊,明显感觉她脸很烫,低头轻笑道:“你在害羞?”

    真是废话,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能不害羞吗?

    她不好意思的扭开了脑袋,他一手揽着她的腰,快速的转动了一圈,将她抵在墙壁之间,再也不顾什么君子不君子,低头便吻住她唇瓣。

    夏珂脑子里一片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双手紧攥着他胸口的衣衫,有些抵触,可又有点激动。

    这个吻,她并不讨厌,反而有些喜欢。

    软绵绵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她觉得自己身子都要软了,整个人都被他给托着。她的脸在灼烧,浑身变得燥热起来,即便是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不知多久,唇瓣酥麻。江夜痕才放过她,手指按压在她饱满的唇瓣上,小声问道:“感觉如何?”

    夏珂垂下眸子不敢看他,脸还在烧着,“什么……什么感觉?”

    “就是这样的感觉。”他勾起了夏珂的下巴,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

    夏珂睁着乌黑亮着的眸子,看着他绝色容颜,胸口扑通扑通直跳着。一时间,不知该回到什么好。

    “再感受一下这里。”他握住夏珂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感觉到了吗?”

    那有力的心跳如敲鼓一般,敲击在自己心口。

    她羞涩的抽出了手,扭开脑袋,“我要回去了。”

    “嗯。”

    但是他听没有松手,另外一只手还放在她的腰间。

    “你先松开我。”她说。

    他反而扣的跟紧,“突然不想让你回去了怎么办?以前没这么胆大,亲也亲了,好想水到渠成,干脆直接睡吧。”

    夏珂心猛地跳了下,瞪眼道:“你无耻。”

    “又不是没睡过,上次我们可是再……”

    “闭嘴闭嘴。”夏珂迅速的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想要逃走,却被他给拉住了手。她回头,江夜痕指着桌子上的杯子。“说给你的,你拿上,一辈子的事情。”

    夏珂抿嘴笑了下,他依然牵着她的手,靠近了桌子。他拿了水杯递给她,“把茶水喝完,杯子带走。”

    她乖乖的喝了茶水,然后笑道:“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

    “我送你。”他拉着夏珂出门,夏珂回拽下,他不解的回头,“不想回了?”

    “被伯母看着……”

    她话还没说完,江母就出现在门口,吓的她猛地甩开了江夜痕的手,说:“那个,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就回去了,伯母晚安。”

    “哎?”江母扭头,她低着头迅速的跑了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去追呀。”她看向自己的儿子。

    “不用了。”江夜痕笑意嫣然,“母亲还没睡呢?”

    江母点头,“我去倒洗脚水了。我刚刚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没有。”江夜痕扶着她进入了房间里,然后道:“母亲早点休息,我也去休息了。”

    “好。”江母这才看清楚他表情,心里更是美滋滋的,看来他和夏珂有戏,那孩子早晚都是自己的儿媳妇。

    夏珂一溜烟儿跑了回去,看到夏元后,十分镇定的喊道:“爹,还没睡呢?”

    夏元觉得她有些奇怪,可那里奇怪又说不清楚,茫然的点点头。

    “那你早点睡,我就先去睡了。”说完她转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里,随后将房门关上,靠在门口张口喘息着。

    手里还捏着他送的杯子,脸上发热,似乎还能嗅到他身上淡雅的气息。她忽然捂着脸,转身扑在床上,傻笑着。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吧,心里甜甜的。

    一个人倒在床上好久,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都能看到江夜痕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她傻傻的笑着,然后捂着脸左右滚动着,一直到鸡鸣,天边都出现了鱼肚白,她还没睡。

    她长叹了一声,盯着房屋道:“江夜痕,你是不是有毒哇,害我一晚上都睡不着。”

    然而,屋子里静悄悄的,外面的鸡依旧打着鸣。

    又过了一会儿,她打了个哈气,翻身进入了梦乡里。这一睡就到了中午,中间听到了孩子哭了几声,本想起来,可翻身又睡着了。

    中午,夏元做好了饭,敲了夏珂的房门,没人应声,他才推开。一看她还在睡觉,沉目走过去,拉开了她的被子。

    “珂儿,都晌午了,还不起来吃饭,你昨晚上是不是又出去了?”

    夏珂抖了下身子,伸手将被子盖身上,呢喃道:“爹,我困着呢,我肯定上中毒了,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中毒了?怎么会中毒?中了什么毒,快让我看看。”夏元被吓的不轻,将孩子放在夏珂的床脚,坐下来去抓夏珂的手腕探脉。

    夏珂一崛而起,“我刚说了什么?”

    “中毒了,你到底中了什么毒?”夏元手放在她的手腕上。

    “唉吆爹,我那是做梦呢。”夏珂尴尬的抽回了手,红着脸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是中毒的人?我就是太困了,八成是昨日吃了抗睡眠的食物,所以才睡不着的。”

    她伸了个懒腰,“现在好了,也睡的差不多了。”

    夏元瞪了她一眼,“你这孩子,你爹可经不起下。下次不把话说清楚,看我不揍你。”

    夏珂调皮的吐了舌头,“我知道了爹。爹你看锦儿,真的越来越像你了,笑起来像娘。”

    夏元抱起孩子,盯着他眼里却闪着泪花,“是呀,笑起来真想你娘,可惜,你娘她看不到。”

    夏珂见他感伤起来,忙道:“哎呀爹,对不起,我不该提娘的。”

    “没事没事。”夏元使劲儿眨眨眼睛,起身看着她,“你赶紧起来,吃了饭再睡也好。”

    “马上马上。”

    夏元出去后,她靠在床头长吐一口气,“江夜痕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说完,她一崛而起,穿好了衣服就出去。

    自从夏元知道她有空间后,她就直接拿出了牙刷牙膏,还有如厕的纸巾,就这么大胆的使用。刷牙洗脸之后,去了厨房里,看了到香喷喷的米饭、青菜和鱼,欣喜道:“哇,这些都是给我留的?爹,你没吃吗?”

    夏元摇头,“吃过了,煎了两条鱼,我已经吃了一条,这个是给你留的。”

    “这么多,哪里吃的完。”一边抱怨着多,一边心情大好,口味大增,吃了两碗饭,喝完了鱼汤,吃光了一盘鱼。

    她靠在椅子上,盯着那空盘子,“我胃口何时便这么大了,真是匪夷所思。”

    揉揉肚腩,小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收了碗筷,清洗之后站在院子里擦手。听到外面两个陌生人的声音,才疑惑的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就看到家里来了两个男子,虽然穿的是便服,可夏珂认得。他们就是肖大人的人,是来了解一下柳眉的情况的。

    老爷子将他们请到了家里,又将夏壮一家子喊了进去,之后才来喊夏珂。其中一人看到夏珂来,起身含笑,“夏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还劳烦两位小哥亲自走着一趟。”

    “哪里哪里。”两人客气的说了一些话,然后就开始询问关于柳眉的事情。夏珂将自己和柳眉之间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了那两人。

    接着就是夏静将自己的事情坦白的说了出来,那两人看着他们询问道:“除了你们之外,有没有其他证人?”

    夏家人面面相觑,老爷子凝眉,“自家人不可以当自家人的证人吗?”

    那人摇头,“很抱歉,不能。”

    老爷子了然,“那还真没什么证人了,这等丢人的事情怎么好让其他人知道?若是有其他证人,那我大儿子被戴帽子的事情整个乡镇都知道了。”

    两人依旧感到抱歉,其中一人道:“夏大夫,如果没什么证人,这个案子是不能成立的。还希望诸位谅解。”

    老爷子面色凝重,夏全忽然道:“爹,算了,她这样子也挺可怜的,咱们就不要为难肖大人,想必柳眉也知道错了。”

    夏珂不反对也不对赞同,自己的娘已经走了,若是放了柳眉,就当为自己的弟弟积德了。倘若她日再犯,她就不进过官府的手,直接找个无人的地方杀了,扔到乱葬岗去。

    老爷子没问夏珂,直接看着夏元问道:“老三你怎么说?”

    夏元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这证据和不足,不能治罪,那就给点痛楚让她好好反省吧。”

    “珂儿以为呢?”夏元看向夏珂。

    夏珂笑着道:“爹说如何就如何吧,我没有什么意见的。”

    老爷子明白夏珂的意思,感激的对那两人道:“这个事情有劳大人操心了,既然不能成立,那就关她个几日让后放了吧。”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夏大夫放心,一定将您的意思传达给我们家大人。”那人含笑接着道:“我家大人让我给夏大夫和夏公子带句话,再过十日就来收谷子。”

    老爷子点头,“夏某就在家里恭候大人前来。”

    两人告辞之后,一家人依旧在他正堂里。夏全不可思议道:“爹,大哥,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

    “难道要置人于死地?”夏壮反问。

    “她已经对我们家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忘记她害死了三妹,还陷害静儿,若是那日小珂没在河边遇见静儿,现在静儿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吗?”夏全越说越激动,“爹,这种女人,不能饶恕。今日若是饶恕了,他日……”

    “你每次做错事情的时候,爹还不是一次次的原谅你?”

    夏壮打断了他的话,夏全张张嘴巴却没能说出什么来。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本想把这个事情交给官府的,没想到缺少有力的认证。全子说不能放过,那么你把人给杀了,是要坐牢的。”

    夏全反驳,“谁说我要亲自杀人,难道不能买凶吗?再或者给个教训也好呀。”

    “那你和强盗土匪有什么区别?”老爷子问。

    “爷爷,别说了。”夏珂站起来,看想夏全,“杀人的事情是不对的,买凶的事情咱们也别做,小小的教训一下就行了。”

    所有人赞同的点头。

    从正堂出来,她就看到江夜痕。她刚好收了不雅的姿势,大步走过去将这个事情告诉了他。

    “没想到会这样,我以为整个夏家能作证就好了。”

    “没那么简单。”夏珂叹息一声,“我一开始还不是这样认为的,不过也没关系,让她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江夜痕见她一直在打哈欠,笑道:“昨夜没睡好?”

    夏珂点头,“还不是……”

    “还不是什么?”江夜痕笑道:“因为我,睡不着?”

    “呸,自恋。”她扭过头羞涩的低头头。

    江夜痕轻笑了下,缓缓道:“我昨夜睡的很好。”

    “滚,懒得跟你说话。”她看着屋檐下挂着的玉米,道:“夜痕,我们去磨玉米面吧。”

    江夜痕看了下玉米,答应道:“好,你准备磨多少?”

    “一点就行了,等过年我给你炸爆米花。”

    “好。”

    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叫爆米花,可还是答应下来。两人从屋子里提了半袋子玉米,家里没有石磨,每年都是在沈阿花家里磨的,今年也不例外。

    “不知道阿花在家没。”她和江夜痕走到沈家院门口,伸长了脖子朝着里面看。

    “阿花在吗?沈娘?”夏珂在外面喊着。

    屋子里,沈娘听到夏珂的声音,高兴的喊道:“阿花阿花,珂郎来了,这次肯定是来提亲的。”

    阿花听到后,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珂郎来了?”

    她跑了出来,沈娘已经将院门打开,笑眯眯的迎接夏珂和江夜痕,只是看到二人身抱着的玉米面色就尴尬了。

    “小珂,你们是来用石墨的?”

    “对呀沈大娘,石磨没坏吧?”夏珂仰着头看到了院子里石磨,笑着道:“虽然脏考了点,可是没有觉得坏掉。”

    沈阿花从屋子里欢喜的跑出来,“没坏没坏,脏了俺帮忙擦洗一下,来来来。”

    她笑着挽着夏珂的手臂,沈娘的傻眼,但是心里也高兴。若是她家能和夏家成为秦家,那再好不过了。

    之前自己女儿圆滚,相貌也是一般,很多人嫌弃,可现在她家阿花长的如花似玉,夏珂肯定喜欢的。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阿花一定可以拿下夏珂的。

    沈娘从厨房里拿来了干净的刷子,递过去道:“小珂,给你,用这个吧。”

    夏珂抬头,阿花手快,那种就利索的将那石磨清扫的干净。

    夏珂笑道:“可以了,就是落了点灰尘。”

    阿花收了手,帮着夏珂将玉米袋子提上来,从最上面倒了进去。江夜痕就去推石磨,夏珂站在里面,两人就这么转动着。

    江夜痕含笑看着她没,她若是和村里那些女娘们穿着一样,标准的贤妻良母。

    “笑什么?”夏珂突然扭头看着他。

    “就是觉得你越来越像姑娘了。”他小声的说。

    夏珂白他一眼,睨了沈娘一眼,“我真的像个女人?不行,我再粗暴一点才可以。”

    “咳咳,沈娘,这里有我们就行了,你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夏珂声音变得粗了点,江夜痕听后愕然怔了下,随即低头笑了。

    沈娘和阿花都愣了下,突然觉得很奇怪的看向夏珂。

    用力过猛了?夏珂思索,接着又扭动了下脖子,清了下嗓音,“这几天我这嗓子不太舒服……”

    沈娘木讷的点头,笑着道:“好,那你们慢慢磨。我俺这点要磨到傍晚去了,不如今晚就在俺家吃饭吧。”

    阿花赞同道:“好哇好哇,娘,你快去菜园子里看看还有什么才多弄几个。”

    夏珂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江夜痕跟着点头。

    “你难得来俺家一次,说什么俺也不能让你走。”阿花笑着看自己娘,“娘,你快去吧。”

    沈娘笑着点头,欢喜的看了他们一眼,笑呵呵的去厨房里提着篮子,小碎步走出院子。

    夏珂叹息一声,看向江夜痕,“你说怎么办?”

    江夜痕眉梢扬起,浅笑,“还能怎么办?只能顺从了。”

    “怎么,还不乐意留再俺家吃饭?”阿花问。

    “拿到不是。只是今晚吃了这一顿饭后,明日整个村子都会知道了,我到不怕什么,可是会影响你的名誉。”

    “原来是担心这个,你放心,要不到明日,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阿花说。

    夏珂扯了嘴角,她怎么忘记沈娘也是一个爱八卦之人。自己在她家吃饭,她高兴都还来不及,还不见了人就说自己在家里吃饭?

    “你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阿花摇头,“担心那个作甚,俺目前还不想嫁人呢。等俺和你一眼找到自己喜欢的拱公子,一定会跟你说的。”

    夏珂脸色唰的一下百了,瞪眼道:“你这个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俺可没有胡说。”阿花看着她和江夜痕,比划着大拇指,“你们两个……不用我多说什么吧?”

    夏珂面红耳赤,江夜痕轻笑,“嗯,你观察的倒是很仔细。”

    “哈哈,看,你们自己承认了吧。”阿花继续倒着米玉,轻声询问,“珂郎,你什么时候恢复女儿身?”

    夏珂红着脸摇头,“还不知道,不知道爷爷到底在盘算什么。”

    “可是不恢复女儿身的话,你怎么和夜痕成亲?还有,上次你说对衙门隐瞒身份,是触犯了国法,是要坐牢的,是真的吗?”

    夏珂轻轻点头。

    阿花有些担忧,可随后一想道:“但是夏爷爷好像和县令关系很好,就不能通融一下?还有,俺好像还听俺娘说过,当年夏爷爷可是从京城回来的,难道不能请京城的大人物帮帮吗?”

    这些他们都知道?

    夏珂不免有些诧异,笑道:“不知道,我想既然能成为这样子,爷爷肯定有办法帮我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阿花点头,“俺想也是。”

    没多久,沈娘欢喜的回来了,夏珂看到她那欢喜的模样,估计整个村子都知道她今晚在沈家吃饭了。

    沈娘去厨房做饭,看到江夜痕伸手喊道:“夜痕,你来。”

    他凝眉,指着自己,“我?”

    沈娘笑眯眯点头,待他走过去,问道:“大娘什么事情?”

    “你这书呆子,不知道给他们点独处的空间吗?”

    ------题外话------

    推荐种田文:《农女医香:娘子主外夫主内》唐七爷

    不就是疲劳过度吗?不就发誓不生孩子吗?

    以上两条犯了天规吗?是哪个不要脸的天官,将她发配到古代,真人上演了一场生孩子现场秀?

    莫名其妙做了娘,她忍!

    莫名其妙毁了容,她医!

    莫名其妙摊上了一对极品母子,她认!

    可这不要脸的妖孽又是哪里来的?明明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硬是说她家可爱的小萌宝长得跟他家那不要脸的儿子一模一样!

    她唐无忧也是有脾气的……

    ps:最近题外有点多,我也很无奈,自己成绩也不好,可能帮一点是一点,多体谅一下,么么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