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碎星空〕〔救个校花当老婆〕〔皇帝培养手册〕〔九朝元老〕〔重生之笑红尘〕〔修真天王〕〔甜妻辣爱〕〔最后一个高手〕〔某科学的流体掌控〕〔BOSS老公,请放手〕〔喜上眉头〕〔都市极品狂少〕〔无敌战医〕〔快穿攻略:男配反〕〔张苏静的幸福日常〕〔你为何召唤我〕〔婚婚欲睡:总裁宠〕〔三千年前有神经过〕〔我本善良之崛起〕〔主神猎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106
    江夜痕扯了下嘴角,侧脸看了一眼外面的两人,无奈的笑了下。哪只沈娘又道:“该不是你也看上俺家阿花了吧?”

    “啊?”江夜痕瞪大了眼睛,不置信的看着她。

    沈娘嗤笑一声,“虽然俺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以后指不定会当大官的,可俺还是希望阿花能够嫁给小珂,离俺近点,以后再婆家受了委屈还可以回娘家,若是跟着你住在城里,受了委屈都没有人安抚她。”

    江夜痕扶额,这话他该如何接?

    “大娘,你想多了,我对阿花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你放心吧。”他说。

    沈娘撇嘴,才不信,“你们男人每一句话是真的,不是俺吹,俺家阿花瘦下来后,多少男人盯着看,若是不是因为小珂的关系,估计俺家的门楣都让提亲的给踩扁了。”

    江夜痕这点不否认,点头笑道:“大娘说的是。”

    “行了,俺相信你,等你以后功成名就之后,京城有的是好看的姑娘,肯定不会看上俺家的阿花的,甚至是,这杏花村的姑娘们,你都瞧不上了。”

    江夜痕轻笑,也不会和她计较。

    “哎,快帮着俺烧火。”沈娘指着灶门。

    江夜痕没拒绝,点头坐了下来,帮她烧火,听着她夸奖着阿花。

    阿花的爹死的早,沈娘是又当娘又当爹的把她拉扯大,最大的心愿就是盼着阿花能够嫁一个好人家,所以才会盯着夏珂不放手。

    院子里,夏珂见江夜痕没有出来,轻声问:“你娘不会喊他去帮忙做饭了吧?这么久怎么不出来?”

    阿花看向厨房,见烟囱冒烟,笑道:“别等了,俺娘肯定是让他烧火了。”

    夏珂笑了下,“都说不在这里吃了,这不是麻烦你娘吗。”

    “你再说这话,俺就要生气了。不过是吃个饭而已,这么不情愿,俺都不在乎什么名誉,你还看那么重。”阿花有些生气。

    夏珂忙解释,“不是,我就是担心……”

    “我知道了,没关系的,我又不在乎。”阿花笑着打断她的话,两人在饭好之前就把两袋子玉米磨成了玉米粉。

    厨房里,沈娘可是再三叮嘱江夜痕不要对阿花有什么非分之想,更别很插一脚把夏珂和阿花的事情搅黄了。

    江夜痕甚是无奈。

    饭桌上,出了青菜还是青菜,要不就是鱼。沈家的家境不好,肉贵,鱼又随处可见,小渠道里面都能摸一条出来。阿花的爹走后,沈娘的日子就过得苦了一点,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动手,女儿又有些痴傻,好在不久之前,她突然发现儿子不傻了,可说出去别人也不相信。

    阿花有时候还会装疯扮傻,后来沈娘也不是说她了,只要阿花以后能幸福就好。

    家里养了几条鱼,今晚就杀了两条,用来款待夏珂和江夜痕了。

    沈娘做的饭菜味道还行,不是那种难以下咽的,但是夏珂依旧吃的很少。夏珂放下筷子的时候,沈娘盯着问道:“你不吃了吗?还有这么多菜呢,再吃一点吧。”

    说着她就给夏珂夹青才,阿花知道夏珂吃不惯这种偏甜的口味,忙阻止道:“哎呀娘,珂郎都已经吃好,你这样人家很为难的。”

    沈娘怔住,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将那一筷子青菜放入了江夜痕的碗里,笑道:“夜痕,你比较瘦点,还是你来吃吧。”

    夏珂捂嘴轻笑,看着江夜痕盯着满碗的青菜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夜痕,你别介意,我娘就是这样,对待客人很热情的。没关系,如果吃不完的话,也不要勉强。”阿花急忙道。

    她暗中扯了沈娘的衣袖,还给她使了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这么来了。

    江夜痕盯着碗里的菜,以及吃不下了,可是不吃的话,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夏珂随后拿起了筷子,伸手夹了一些,“我看你也吃的差不多了,来给你分担一些。”

    沈娘见此,想要给夏珂夹,却被阿花给拦住。

    江夜痕感激的看了夏珂,含笑将剩下的吃完了。

    两人都放下了筷子,夏珂擦了嘴巴,看向沈娘,“大娘,多谢款待,你们慢慢吃吧。”

    “多谢了。”江夜痕说。

    沈娘也放下筷子,拍了阿花的肩膀,“快去泡茶。”

    夏珂拉住阿花的手臂,“不用麻烦了,我们等下就回去。”

    阿花点头坐下,沈娘一听她等着回去,犹豫了一瞬,才问:“小珂,大娘问你个事情……”

    “娘,你不是要问俺和珂郎的亲事?”

    夏珂眉梢扬起,沈娘没反驳,睨了阿花一眼看向夏珂,“俺其实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想知道几个月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这可把夏珂给问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和阿花之间的秘密,若是说出来,她肯定要伤心的。可是不说的话,以后谁都知道她要娶阿花的。

    “大娘,这个事情,其实……”

    “娘,俺不是跟你说过了,俺现在还不想嫁人,等两年之后俺再考虑嫁人,这是何珂郎商议好的。”阿花说。

    “真的?你们商议两年后再成亲?”沈娘乐开了花,夏珂只好点头了。她拍手道:“好好好,我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

    夏珂吐了一口气,和江夜痕没再多留,各自抱着玉米粉朝着夏家走。

    江夜痕想到晚上做饭说的那一番话,便忍不住的笑了出声,夏珂疑惑地看着他,“你笑什么?”

    江夜痕就把晚上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嗤笑道:“大娘也太可爱了,居然会想到你也喜欢阿花……”

    说到这里,她笑道:“咦,我觉得大娘说的也不无道理呀,那万一……”

    “夏珂!”

    江夜痕突然厉声说话,她闭上了嘴巴,笑道:“我错了,不说了。”

    她再前面跑着,江夜痕在后面悠闲自在的走的,她到了家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下便进了院子。

    虽然没打招呼,但是着笑容就算打了。

    “爹,我回来了。”她将东西放在厨房,看了厨房里的饭菜,知道夏元晚上都吃了。

    回到了屋子里就去夏元的房间里,“爹,我回来了。”

    夏元哄孩子睡觉,扭头问道:“嗯,沈娘做的茶饭有爹做的好吃吗?”

    在她没回来的时候,沈娘去菜园子里返回来时候特意来了夏家,和夏元说她晚上在家里吃饭。可夏珂不知,疑惑问:“你怎么知道的?大娘告诉你的?”

    “嗯,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的?”夏元白她一眼,“那你可知道,待在沈家吃饭,对人家阿花声誉很不好?”

    “我肯定知道呀,可阿花一定要让留在家里,我没法拒绝。”说着她又说:“爹,其实,阿花一点都不傻,她知道我是个女儿身。”

    “什么?”这话可把夏元吓着了,“你说阿花早就知道了?”

    夏珂瑟瑟的点头,见他面色凝重,忙道:“不过爹放心,她不会说的。”

    “你确定?”

    “当然,她知道的也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要说估计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夏珂安抚道:“别担心,阿花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她答应过我连她娘都不能说的。”

    夏元轻哼,“当初你不是也和夜痕说了,可最后他还不是和自己母亲说了。”

    “这一样。”夏珂撇嘴,“那爹的意思是,伯母就是一不可靠之人?”

    “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

    “可你分明就是这个意思。”夏珂盯着不放。

    瞧夏元无话可说,她笑道:“哎呀爹,你相信我吧,阿花绝对不会说的。”

    “反正,你自己长个心眼。时候也不早了,你去洗洗休息吧。”他说。

    夏珂点头,“那爹晚安。”

    “晚安。”

    夏珂关上了房门,站在门口笑了下,才迈开了步伐去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她醒的比较早,去厨房煮了玉米粥,将粥盛起来之后锅里还剩下一些,她就用来烤了锅巴。

    “今天这么早。”夏元起来就看到厨房门开着,还冒着烟儿,疑惑地进来,看她正在煮饭。

    “爹早,早饭已经好了,你快去洗脸刷牙。”她将锅巴翻开后继续烤着。

    待夏元洗完脸,凑过去问道:“这是什么?”

    “锅巴,很好吃。”她笑了下,将锅巴翻了过来,黄橙橙的,看起来很有食欲,还有一阵香味。

    “香。”他又去看了玉米粥,拿着小碗盛了点,喝了一口享受道:“自家的饭就是香,尤其是这新出来的玉米煮出来的粥真的好喝。”

    夏珂将锅巴做好,又在油锅里过了一道,上面撒上了盐巴,咬起来香脆极了。她给家里留下了点,又装了一盘子出来,看到夏静喊道:“二姐来尝尝。”

    夏静疑惑的看过去,看到那金黄色的东西,走过去询问,“这是什么?”

    “锅巴,很好吃的。”她说。

    夏静伸手拿了一块,放入嘴里咬了一口,眉开眼笑道:“真的很好吃,这个是你做的?你怎么会做这个?”

    夏静对她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她笑而不语,看到夏星和夏双二人出来,喊道:“两个丫头急匆匆的要去哪儿,来尝尝哥哥手里的东西,绝对比得上山珍海味。”

    夏双和夏星走过去一人吃了一块,欢喜的大叫着,追着她询问做法,她扭头道:“想知道怎么做的,那你们就赶紧回去将玉米磨成玉米面,我就教你们怎么做。”

    夏双看着夏静,“姐,我们去磨玉米面吧。”

    夏静笑着看向她,点头道:“来了。”

    夏珂将东西端去给了老爷子吃,他一点那么硬的东西,疑惑道:“这么硬,能咬的动吗?”

    “尝尝不就知道了。”

    老爷子拿了一块咬了一口,“哎呀,我的老牙,不过还好,吃的动。好吃好吃。”

    夏珂没多说,端着又要去偏院,老爷子才吃了一块,见她要走便喊道:“你这就走了?我才吃了一块,你要去哪儿?”

    “我去给伯母送点,回头在做了给您送来。”她没在多说,转身出去。

    老爷子撇嘴,含笑道:“我看这真是女大不中留了,是不是也该算计着恢复她的身份了?难道真的要她一辈子当个男人?”

    夏珂进入了偏院,江母一早上就在洗衣服,她喊道:“伯母,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闻声,江母看过去,江夜痕听到了她的声音出来了。

    夏珂走到那石桌边,喊道:“夜痕也来尝尝看。”

    江夜痕也是刚刚丢下饭碗,看了盘子里的东西,好奇的走过去,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咸咸的,但是味道却棒极了。

    “好吃,这个叫什么?”他问。

    “锅巴。”夏珂笑道:“做饭也简单,伯母等会我教你。”

    江母还在细细品味着,听她的话,忙点头,“好,这个可以当饭后小品?”

    夏珂点头,“可以上桌子的。”

    她回去喝了一碗粥,就去了江夜痕家里,教了江母做了锅巴。这次她做的有多的,给老爷子端了一盘,也给夏壮和夏全两家都端了一些过去。两家人倒也挺感激的,询问做饭,夏珂说是江母教的,于是他们也就没在问了。

    从西院出来,门口就来了客人。夏珂看到肖大人下了马车,接着就看到以前的村长跟着下来。她扭头看向屋子里,喊道:“爷爷,来客人了。”

    老爷子听后诧异的从屋子里出来,看到肖大人笑着走来,“大人,有失远迎,快进来。”

    夏珂跟着打了招呼,以前的村长也就是现在的镇长,看到夏珂问道:“进来可好?”

    夏珂点头,“一切都好。大伯请进。”

    夏珂就没有进去,没多久,大概是商议的差不多了,几人就从屋子里出来。肖大人喊道:“来人,帮忙去夏家粮仓。”

    “是,大人。”

    还是和以往一样,家里留了几袋子,还有种子,其他的全部都被肖大人运走了。价格比以往涨了一文,也卖出了一百多两银子。

    肖大人临走的时候,老爷子特意询问道:“大人,那个柳眉……”

    他恍然,“教训也给了点,今天一早就释放了,我估计也不会回来了吧。”

    老爷子摇头,“估计是不敢回来吧,应该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也很有可能。”

    老爷子抱拳,“还多谢肖大人了,要不留下吃了午饭再走?”

    他摇头,“和夫人说好,回去吃饭,若是回去晚了又该生气了,女人就是小气多呀。”

    夏珂不以为然,这肖大人是来撒狗粮的吧,对着老爷子撒狗粮。她内心深处一阵狂笑。

    送给了肖大人,家里的饭基本上也好了。夏珂回到院子里,老爷子随后跟着进来,她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爷爷?有心事?”

    老爷子摇头,“吃过中饭,你随我一起去一趟钱庄吧。”

    “好。”夏珂点头。

    吃过午饭,老爷子简单的收拾了下,马车也套好了,就准备出发。上了马车想了想,有从钱袋里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下了马车去了一趟西院,给了两家每家十两。

    夏全和夏壮两人盯着那十两银子有些傻眼。老爷子突然变大方了,之前都是五两。夏全问:“爹,今天怎么会有十两银子?那是不是以后每个月都会有十两银子?”

    老爷子白眼,“想的美。这段时间大家也忙,任劳任怨,我全都看在眼里,所以就当奖励你们的。”

    夏全掂量了下,撇嘴道:“好吧,还以为以后都会有十两银子,看来是我想的太美了。”

    老爷子笑眯眯的离开了偏院,夏全喊道:“爹,需要我们跟着吗?您一个人咱们不放心呐。”

    老爷子回头,他们那点心思自己还不知道?

    “不用了,有小珂跟着的。”

    说完,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夏全凝眉,“又是小珂,爹这是真的要让她掌家了?”

    夏壮摊手,“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还用疑惑?”

    夏全叹息,“没法,谁让那小子比咱们聪明呢。”

    夏壮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老爷子和夏珂一起去了钱庄,她早早的将收据从空间里拿出来,和这次银子加一起,才三千多两。

    “收好。”老爷子将收据递给她。

    夏珂接了就扔在空间里,“爷爷,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去买点水果给两个丫头带回去吧。”他说。

    夏珂点头,跟着去买了苹果、梨子、桔子,一共四份。回去之后夏珂就负责将水果送到每家,自家也放了一份,还有一份就提到偏院里。

    “伯母,送水果来了。”夏珂提着微微喘息。

    江母从屋子里出来,见她提着弈篮子水果诧异道:“怎么会这么多,送给我们的?”

    “对,爷爷的一点心意,今天卖了一点谷子,爷爷就买了水果,让我给大家送来。”她说。

    “那真是太感谢了。”江母伸手接过,喊道:“夜痕,珂儿送水果来了,我去洗两个你先招呼着。”

    夏珂扭头,江夜痕就出现在房门口,半倚着门,含笑看着她。

    “去了集市?”

    她点头。

    “进来坐,给你泡茶。”他转身进入屋子,夏珂只能跟着进去。

    不过近来后他就莫名的紧张起来,回到上次的那个吻,总会不自觉的脸红,心跳加速。

    “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江夜痕一语道破,夏珂白他一眼抱着水杯没吭声。

    江夜痕没逗她,然后道:“送你了个杯子,可你来我这里就只能用我的被子喝水了。”

    她视线落在桌子上,“难道就没有其他杯子了?”

    “有,但是那是给其他人用的,虽然家里也不会有其他人,但是这个就是你的,除了我和你,不会给任何人用。”他盯着夏珂,说的很深情。

    夏珂撇嘴,急忙喝了一口水,淡淡地应了一声。

    “还顺利?”他问。

    “指的是集市上的事情?”

    江夜痕点头,她说:“没什么不顺利的。”

    江母切了水果拿进来,看来夏珂和江夜痕抿嘴含笑,指着道:“夜痕,招呼着,我就出去了。”

    江夜痕点头。夏珂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拿着水果吃了几口,点头道:“蛮甜的。”

    说完她想到了水果沙拉,起身道:“你等下,我去空间找找有没有酸奶。”

    说完她就消失在他眼前,不一会儿手里多了几瓶酸奶,“好神奇的空间,想要什么里面都会有什么,我怀疑这个空间是不是我回去的通道。”

    江夜痕蹙眉,听他说这些难免有些紧张,就怕她哪天找到了法子,就回去了,那他们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法见面了。“你没找过?”他问。

    夏珂摇头,打开了酸奶,倒入水果盘子里,“里面根本就没有,也不好找的。”

    “哦。”也就就没有。他放松了点,看着那白色的东西,指着道:“这就是你说的酸奶?是用什么做的?”

    “牛奶,经过发酵而成的。”她递给他一杯,“你可以喝一杯。”

    “可以直接喝?”他拿着端详起来,感受到它的重量,插入了吸管,吸了一口。整个口腔都是酸的。

    “怎么样?”夏珂瞧他皱眉,笑道:“又不酸,你皱着眉干什么?”

    “原来是这个味道。”他又喝了几口,“不错,第一口的时候还真是觉得不好喝,可现在越喝味道越好。”

    夏珂就将剩下的全部都留给他,然后端起水果沙拉,“尝尝这个,也很好吃的。”

    盘子里没牙签,江夜痕就去厨房拿来了筷子,吃了苹果,点头道:“酸奶配合这个味道不错。”

    “是吗?”夏珂忽然想起现代的一件有趣的事情,便说:“曾经,我也是做了一份水果沙拉,送给人家吃,结果拉了一个晚上。”

    江夜痕怔住,“所以,那我还吃不吃?那个人是谁,我认识吗?”

    “不是认识,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了。那时候是水果多,我全部都混合到了一起,所以才造成拉肚子的现象。这个没事的,我保证。”她说。

    江夜痕笑了下,“就算拉肚子,我也心甘情愿。”

    夏珂不好意思,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她才离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傍晚,村民急匆匆的跑到了夏家的院子里,焦急的喊道:“夏大夫,出大事了。”

    夏珂在房里睡觉,忽然被惊醒,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出来。老爷子也已经出来,他指着问:“你好好说,出什么大事情了?”

    那人道:“就是你们家新媳妇儿,死了。”

    夏壮一怔,率先询问,“死了?怎么会死了?”

    那人擦了脸上的汗水,点头道:“真的,我亲眼看到的,被人给打死的。”

    “在哪儿?”

    “就在镇上有个芙蓉小胡同附近。”那人说。

    夏壮就着急着吵着马厩去,老爷子喊道:“夏壮你干什么去。”

    “爹,我要去看看情况。”夏壮寻求他的意见。

    老爷子本想拒绝的,那人道:“哎呀,死壮那是相当的惨烈,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将她给活活的打死。”

    “报官了吗?”夏珂穿好衣服走过来。

    那人摇头,“我并不清楚,至少再我回来之前,是没有人报官的。”

    实际上,那人回来之后,就有人上报了衙门,衙门的人也去了,坚定结果就是柳眉,便差人请夏家人前去。

    因此,夏壮还没走开,衙门就来了人,看到老爷子喊道:“夏大夫劳烦随我们去一趟。”

    “等等。”夏珂看着那几个人,询问道:“你们家大人只让我也有去吗?其他人不可以去?”

    “大人并没有说不可以。”

    夏珂转身看着夏家人,“夏家的男儿都一起来吧,妇人姑娘们就在家里等着。”

    说完,江夜痕跟上,“我跟你一起。”

    夏珂本想拒绝,老爷子道:“去吧,我们一起去。”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跟着衙门来的人,朝集市上而去。江夜痕跟夏珂和老爷子坐一起,夏元先是把孩子交给了江母,出来的时候就直接上了夏壮和夏元得马车,一路上朝着集市而去。

    十一月的天气,晚上很冷。夏珂抚摸着手臂,江夜痕问:“冷了?”

    夏珂摇头,有老爷子在,就算冷,也不会说实话的。

    江夜痕更是碍于老爷子在,所以没向那日脱掉了衣服给她披上。老爷子看了他们一眼,轻笑着没出声。

    来了衙门,天色已经黑沉沉的,衙门的灯火还亮着。他们进去后,肖大人就坐在正堂上,堂中就放着一个草席,草席没盖住脚。那一双小脚不用猜就知道是女人的。

    几人看了一眼,跟着老爷子向肖大人问好。肖大人指着那尸体,看着老爷子,“夏大夫,你看看。”

    衙门中人受命将草席掀开,老爷子看过去,面色寒了起来,扭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大人略惋惜,“这就是我喊你们来的原因,昨日放她回去,今天就有人在河边发现尸体。”

    夏珂没觉得害怕,走过去又掀开观察了下,“她脸上这么多淤青,若是淹死的话应该不是这样的,是不是被人给打的?”

    肖大人点头,“你和我的判断是一样的,可就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夏珂其实想过,柳眉死了就死了,跟夏家没关系就好。可这样的话,她良心不安。再说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一定要揪出那个打她的人。

    “那昨日可有人看到她去了哪里?”她问。

    肖大人看向自己人,“你们可有看到?”

    其中一人道:“昨日,她出了衙门就往东去了。”

    东面确实有个河,可除了河还有什么人?柳眉的家不在东面,在西边,所以她第一时间肯定是去会人了。

    夏珂又认真的检查了柳眉的尸体,见她拳头紧握着,便喊道:“来帮我把她的手掰开。”

    几个人走过去,将手给掰开,她手里握着一枚玉指环,翠色,很闪亮。肖大人走过去凝眉道:“这个似乎是男人的。”

    夏珂看向他,“大人敢肯定?”

    肖大人摇头。

    夏珂还以为他认识呢,心里忍不住给他一记白眼。这时候江夜痕说:“这也许和她加入夏家之前有关系,如果和肚子的孩子又关的,那这个指环肯定就是那个男人的。”

    夏珂点头,老爷子跟着道:“这么说来,还是要将你大伯喊来,看看能不能提供一些线索。”

    肖大人赞同,可天色已晚于是道:“这个事情明日再处理也是一样,不如……”

    “大人,人命关天的大事情,不可拖延时间,以免真凶潜逃,那么所有的罪全部都扣在我们夏家了。”夏珂打断他话。

    老爷子和江夜痕点头。

    肖大人看了他们,思索着,“那就差人去一趟村里,将夏大公子请来了。”

    师爷带着几个手下去请人,没来之前,夏珂和江夜痕一直在研究尸体,想看看还能不能从尸体上找到点线索。

    老爷子见她也不嫌弃,便问道:“大人,衙门没有仵作吗?”

    肖大人摇头,“我们这小镇子,哪里用得起什么仵作,再说,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溺水,我只需要找到溺水的原因就好。”

    夏珂点头,这小地方怎么会有仵作。

    半个时辰后,夏壮被人请来,进来后看到草席上得尸体,心里很不是滋味。好歹也是自己娶进门的,手段毒辣了点,但是他可从未想过要害她丧命。

    “大人。”夏壮问安。

    “快请起。”肖大人又看向夏珂,“小公子,这个事情就麻烦你了。”

    “不敢不敢,不过,我会尽量帮忙解决这个事情。”

    夏珂话落,门口就有人嚷嚷着,所有人都看向外面,声色苍老的妇人,拄着拐杖边走边喊道:“眉儿呀,我的眉儿呀。”

    肖大人忙道:“哦,我觉得理应将她的家人给请来,便差人去请了。”

    夏珂没多余的表情,淡淡道:“请来也是好的,总归是要知道的。”

    “眉儿?”老妇人看到草席上的人,扔掉了拐杖蹒跚走去,屏着呼吸颤抖着双手跪下来,揭开了那草席的一角,看清楚柳眉的容貌,顿时大喊道:“眉儿?我的孙,怎么会这样,叫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呐。”

    夏珂叹息了一声,不愿意看到生离死别的场面,这样她会想到自己的母亲。扭头看向肖大人,“大人,我还是去查一查,尽快完结这个案子。”

    肖大人点头,“此事就麻烦你了,需要人手随时跟我要。”

    夏珂点头,江夜痕道:“我随你一起。”

    “好。”

    老妇人余光中看到夏珂和江夜痕二人,扭头猛地喊道:“你们谁也别想走。”

    夏珂诧异的回过头,她从地上站起来,扫了堂中一些人,愤恨道:“就是你们这些人害死了我家眉儿。”

    她认得老爷子和夏壮,费力的走到夏壮面前,仰着头老泪纵横,悲痛道:“你向我保证过,要好好的照顾她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说呀。”

    “奶奶,你别激动。你听我慢慢说来。”

    老妇人甩开他手,“人都死了,你还说什么?你赔我孙女,我这么好的孙女,我们奶孙两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我把她交给了你,你却害死了她,你还我孙女。”

    “……奶奶。”夏壮也很悲痛,由着她打骂,绝对不还手。

    夏珂看了一眼江夜痕,两人心照不宣,她返回堂中,站在夏壮身边,喊道:“这位妇人,您先冷静一下。”

    那妇人扭头大吼,“人都死了,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们就这么不拿命当命吗?”

    夏珂无语,深吸一口气道:“这里是衙门,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慢慢说,您这样闹,就是闹到明日清早,事情也解决不了,反而给了凶手逃跑的时间。”

    一群人跟着点头,老妇人听到‘凶手’两字,诧异的看着她,“你是说,还有凶手?”

    夏珂点头,“您相信我,我会给她讨一个公道。不过,我还需要您的配合。”

    老妇人擦了眼泪,吸了几口气,“要我如何配合,你说。”

    夏珂问道:“奶奶,您应该知道,柳眉肚子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大伯的吧?”

    老妇人像受了打击一般,身子哆嗦了下。看了夏壮又看向她,“你原来是夏家之人?”

    夏珂点头,“对。”

    “那我还要跟你说什么,你少无耐我家眉儿,孩子不就是你们夏家的!”老妇人一口咬定孩子是夏家的。

    夏珂不紧不慢,又问道:“奶奶,这是案子的关键,她很早就告诉我们真相了,孩子也在半个月之前就打掉了,你若不信可以找人在检查一下。”

    老妇人面色发白,带着疑问道:“你莫不是再套我吧?”

    “不敢。”她说:“孩子确实已经掉了,是她亲自扼杀的。”

    “她……怎么会这么傻。”

    夏珂急忙道:“奶奶,你可以告诉我们真相了吧,孩子是谁的,这个是关键。”

    老妇人见事情败露,有些心虚的看了夏珂一眼。然后道:“孩子是镇子上的一位姓张的公子的。”

    “姓张的公子?可否说的具体一些?”江夜痕说。

    老妇人就一五一十的那位姓张的公子,家住的地方,如何和柳眉认识的全部都说了出来,不过夏珂和江夜痕没有听他们是如何认识的,只关心住址,便和江夜痕一起前去她说的张家寻人。

    肖大人让她带上了两个衙役,不管如何直接将那位张公子给请来。

    张公子家确实住在东面,离河边比较近。她手里拿着那个指环,带着江夜痕去了东边的张家。

    如今夜已深出动的人马有是无人,总会惊动犬吠。前面的衙役提着灯笼,找了好久才到张家。

    “小公子,应该就是这里了。”衙役说。

    夏珂和江夜痕仰头看了下,她指着道:“敲门吧。”

    两衙役去敲门,没多久就开门了。下人问道:“你们是谁呀?”

    “衙门办案,张公子可在?”衙役说。

    不等人家同意,夏珂直接上前,“磨蹭下去,人都跑了。你们两个去后院堵住,别让人跑了,夜痕,你跟我进去带人。”

    “好。”

    衙役跑开,下人惊恐道:“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要告你们私闯民宅。”

    夏珂直接拿出肖大人给的令牌,“衙门办案还请配合。”

    下人吓的一怔,只得闭上了嘴巴跟在后面。

    “你们公子呢?”江夜痕询问。

    “公子在卧室。”

    “卧室在哪儿?”夏珂又问。

    下人随手指了个方向,夏珂和江夜痕就朝那个方向走去。已经熟睡的人被惊醒,张家老爷子和老夫人听到了声音穿好了衣服出来。张老爷急匆匆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