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控球法师〕〔重入苍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圈套男女〕〔废婿〕〔极品女上司〕〔我的嫌疑人小姐〕〔地煞七十二变〕〔当年万里觅封侯〕〔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风云权路〕〔冷王盛宠:农门弃〕〔婚路漫漫:妻子的〕〔无限之神话纪元〕〔修改超凡〕〔末世之黑暗兽潮〕〔无敌天尊〕〔仙韵传〕〔崇祯聊天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三章 又有大風起
    第三章又有大風起

    一缕碧然在清风中疾行时,天空骤然传来异景,才被大日驱逐的夜象突然又占据了半边天。夜不大,恰恰遮住了七百里,月虽圆,总像是在水中般缥缈,偏偏此景与另一端的旭日初升形成对比,一虚一实,日月当空,二天同在。

    异景惊动了那一缕碧然,身形一动蹿出清风。碧然初如烟云渺渺,其后越发凝厚,最终由不定形化为定性,显出真身来。

    只见他头顶玉冠,钗节竹木簪,身穿墨色潇潇道袍,脚踏乌云下降大日出,一副玉树临风,仙风道骨的模样。相貌英俊又不显得稚嫩,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可惜的是,双目无神,失了几分。

    飞出清风的他并未停止身形,展开另一门御风道法继续疾行,只是加之掐动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噗!”

    眼中神采回归,一口心血却止不住地涌出喉头,从口角流出,不曾凝成血污便挥发而去。这位道人动用机算法术测试异景因果,本是一桩无功而返,偏偏引动者是小富贵,有大能座无为落座梦中轻舟山为其抵挡命运歌,反而让道人受了伤。

    恰好,他这个举动只能算是无意算无心,并非故意为之,否则伤势更重,甚至会影响自己运势、道基。

    道人名徐琅,独安宗龙璞峰山主,五十年前恰逢一桩涉及自己缘法的事情去到异界,不料五年前小世界竟发生了惊天浩劫,无数记忆中的大能被碾灭,被点成烟花放在两天之上,形成一处处小洞天。

    苦寻无果的他这才算到原来属于自己的机缘已经被另一位同道截取,怪不得寻寻觅觅不可得,这才折返回此间世界,希望重夺回,为自己的修炼大道续上后路。来路上以的秘法前行,才穿过良国踏足景国便捕捉到了异象的发生。

    “有神人引发天地异象且天道不允算,不知对我、对宗门与这世界是吉是凶。”就在徐道人斟酌再三之时,一道通它心的秘法在心头涌动,他用法力勾动,只听是独安宗上一代老掌教的声音,只听他说:“景国睿王府有神人降世,如今开窍得以修道,宜将其带回宗门。对你成道必有帮助。”

    老掌教的声音徐徐,像是竹石被清风撩拨,又像是海浪轻刷沙滩。徐道人偏偏从中听出了几分急躁、几分难言,以及最终的那个“宜”字。

    独安宗在景国一门独大,在四国中也能排的上第二,仅在坐望宫之下,近百年来国内之天才十之七八都被收入囊中,它派不得相争。如此,这个宜字就很值得玩味了。

    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宗门,还是出在那个降世神人身上。

    不过,最让他心动的还是老掌教的最后一句话“对成道必有帮助”,此话一出,也由不得他不出头了。

    劲风急骤,徐道人化作一股龙卷破空,隙异景消散之际,落入睿王府内。忽然,还庭院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婢女护卫皆回过神来,府邸中对于外道入侵的警铃大作,顿时整座王府都被惊动了。

    披甲士急忙赶来的铿锵,女婢逃窜报信的轻灵,风吹花落石响,这一切都动摇不了徐琅,唯有像个小老头喝醉了站立迷蒙,一摇一摆的小富贵在他眼中是牵动心神的景色。

    不久,又有两三道身形想要落入后,只见他双袖无声挥动,啪啪啪地尽数被抽落在府邸外。有人不服冲府,一道送风就从袖中窜出,裹挟着来者的身形远遁百里,最后倒栽葱似的一头扎在了山峦之中。

    如此行径这才止住了后来者想要入府的冲动,霎时间睿王这个闲王府邸外竟零落了百来个“仙人”,门可罗雀顿时变得人头涌动,好不热闹。

    这时,小富贵的父母睿王王妃也携手赶到了后院,多少见过些仙家市面的夫妻屏退了他人,清空了整个后院,独留他们四人。

    徐琅口吐清气在空中写出:“嘘声”二字,让正打算打招呼的夫妻闭上了嘴巴。

    良久,小富贵不再摇摆,天空上最后一丝异象消散在如日中天之时,黑夜星月皆化为泡影不复见。不过,那姿态看来是不会立即醒来。这是徐琅才撤销随手布下的禁制,主动走向王、妃二人,行了一礼说道:“独安宗道人徐琅。”

    睿王爷一听是国内第一仙家府邸来的人物,那口心气又是往上提了几分,他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好儿子到底弄出了什么大动静,但他心在百分百确定绝对是够大了。

    “凡俗闲王刘沁拜见独安宗仙长。”随之,王妃也向徐琅问好。

    紧接着,徐琅开门见山地对两人说道:“你们儿子是天生神人,我欲将其带回独安宗。”一顿,他感觉自己的话不够切合那个“宜”字,又补充道:“总之不会让他吃亏,希望你们能够考虑考虑。。”

    尽管知道这是天大的好事,甚至比天大的好事还好还大,可毕竟小富贵是他们的独子、爱子,贸贸然要被带走,那感觉就像是有个摸不着的腑脏被挖走,整个人感觉空落落的。

    “这…”语气难免迟疑。

    徐琅也知道自己修道已久,且不常与他人相处,已经是“不近人情”,于是乎也没有逼迫,只是稍施一礼,退到小富贵的身旁某处落座下来。

    这时,王府管家满头大汗地步入庭院,他头低得不能再低,踏着小碎步来到王爷身旁嘀咕两声,等待后者发落。

    “仙长。”

    睿王还没把话说完,徐琅便主动说道:“放他们进来吧,围着你的府邸也不是个事。”

    此话一出管家比听到圣旨了还激动,可楞是忍到王爷点头允许了才离开。看着他那颤抖着离开的身形背影,徐琅不禁有些愣神。原来,他自己就是管家的儿子。

    只是,时移世易,自己的父母亲人早已凋零成泥,无一存世了。

    “原来…我差的不是凡尘落魄风。”

    又望天,日续升,云不变,风再行。一生辗转,原来自己从未入世,小时离家的他又谈何出世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