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夜夜欢〕〔一吻成瘾:总裁老〕〔魔帝在上:盛宠腹〕〔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快穿之炮灰不约〕〔倾城时光〕〔浪子邪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逆天冥帝〕〔顾轻舟司行霈〕〔简沫顾北辰〕〔言安希慕迟曜〕〔夫人别躲了〕〔余依许越〕〔宠宠欲恋〕〔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重生空间:首席神〕〔特种兵之兽血沸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四章 且玩且多歡
    第四章且玩且多歡

    醒來的小富貴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环顾四周,园子里坐满了不认识的陌生人。石凳上、花树下、草地上、假山旁、亭苑内,零落三五人坐在一起,环绕着他就像是在商讨要不要买一件商品。

    有些不安的他本能地寻找自己爹娘,在人群中找了许久,才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寻到。小富贵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更不记得是谁帮自己穿的衣服,心想,父亲母亲每次看见自己都会让侍女为自己整理一副,他便拿巴掌到处拍拍,当自己整理齐全了,光着脚丫啪嗒啪嗒地走到父母身边,走出了人群。

    伸手讨抱,被娘亲一把拥在在怀中。

    “富贵儿怕吗?”王妃的声音有些颤,她也才双十有三,风华正茂,少女心性还未除尽就做了娘,正是既受宠又爱腻儿子的时候呢,就突然天降仙人要把自己的心头肉挖走,说她一点都不怕不怨,肯定是骗人的。

    小富贵把头埋在母亲的脖肩,蹭了蹭,只觉得安全,好像自己在这方寸之间,那些陌生人就看不到他了。

    “刚才有点,现在不怕了。”

    此时父亲的大手也在他脑袋上揉了揉,像是让他宽心。掌心温暖,确实让小富贵又安乐了一些。

    睿王刘沁也没到三十岁,前十五年在皇宫成长,在国都内蹦跶,称心多过糟心,后十五年平顺就国,在封底里只问风雪不问国事,如意多过失意。本想着就这么轻慢逍遥地过一生,不想才打算生儿育女,开枝散叶,自己儿子就要被带走,心里也很是苦涩。

    他沉吟几许,还是说不出拒绝儿子离开的话。凡人一生几许?五十歲死亡者稀疏平常,七八十已算高寿,活百年就是奇迹。

    修仙问道者呢?百岁才是起步,三五百载,甚至能活过千年王朝的也不少。彼此之间,就差了十倍啊!

    作为父亲的,起码在刘沁身上,他是希望自己儿子能够修道的。不说他能否成为仙人那么高远,起码,他能活久“长命百岁”。

    这就是凡人能想象到最好的福报了。

    小富貴说话的次数很少,多以表情、肢体表达,这次听着儿子开口说不怕,做母亲的王妃心里莫名的难受。因为她知道自己给儿子的安全感是假的,随时都会被剥夺。这样一想,眼睛就有些涩。

    “富贵儿…”她喊了儿子一声,又说不出话了。小富贵抱着母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待接下来她要说的话。

    “富贵儿,你的父王接下来的几年会很忙,需要治理国政,没办法一直陪你玩了。所以找了园子里的人来带你去玩,你觉得谁顺眼就跟谁走,知道吗?”母亲的谎言很拙劣,错漏百出,逻辑混乱。只是,她再也没办法说的更好了。

    迟道灵智点开了小富贵的心窍,让后者拥有了超越同龄人的聪慧,他能感觉到母亲在说谎。只是,他更清楚此时身体微微颤抖的母亲是爱自己的,她若要骗自己,自己便受骗好了。

    小富贵拍了拍母亲,像是安慰。母亲将小富贵放下来,望着儿子离去,眼泪差些就止不住了。然而她不能哭,哭出声来,儿子一转过头,十有八九就不愿走了。这样除了温暖片刻,对谁都没好处。

    睿王楼过妻子,没有说安慰的句子。只敢搂紧一些,希望多少填补一些儿子离开失去的温度。

    小富贵重新走入园子,在刚才站着的位置跌坐下来,一眼就看中了在庭中的徐琅,恰逢他也在看小富贵,大眼对小眼。

    就在这时,有一把中年女声传来,说道:“刘璋,我乃真云派副掌教,你若师从与我,保你必达阡陌境,日后前途无限。”

    她直呼其名,口气甚大。小富贵虽然有神人身份,如今仍旧是肉体凡态,尚未修道,与她依旧是云泥之别。可能是真云派教义的关系,在她眼中“修”凡之别大于人畜。倘若畜生修道,地位仍旧比人高。

    在她开口之后,各种报价此起彼伏,有许诺前程的,有给予珍奇异宝的,有说赠与他美女灵兽的,还有扬言让他父母也得仙寿的,利诱尽出。只是徐琅尚未报价,没人敢出言威逼。

    小富贵对这些话都充耳不闻,仅对着徐琅说道:“娘亲说,你是来带我去玩的。”

    此话一出,满园惊诧。

    “莫非我们修道之人,在你眼里竟是游戏不成!”又是那女道,把矛头直指小富贵的母亲。那勃发怒意,也不知从何而来。

    她一身素装颇有离尘气,只是在腰带和衣服之间,总有些细碎泥土。

    哦,原来如此。

    恼羞成迁怒。

    徐琅一挑眉,一挥袖,送风又出,女道再次被卷走。后者已经料到如此,早已防备,却不想依旧毫无抵抗能力。

    看着又人被“送”走,喧哗的人群又安静下来,王、妃见此,发觉原来高不可攀的仙人们和凡俗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在某方面竟然一模一样,都是需要察言观色,臣服在拳头大、权威高的之下。

    仙风收纳在道骨里,有了明悟的徐琅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他答道:“她说是,便是。你愿随我离去吗?”

    小富贵知道该答应,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样自己的父母,见他们也答应后,又迟疑了一下,问道:“我要是想回来看父亲母亲了呢?”

    “五十年回来一次如何?”徐琅自认为很谨慎地说道。

    “我才五岁。”

    “……”

    入世还是需要慢慢来,没办法一步到位的。

    小富贵见徐琅面有难色,主动说道:“要不,一年回来一次?”

    “一年,学…玩不尽兴。”

    小富贵又试探道:“如果一年能玩尽兴呢?”

    徐琅虽觉得不太可能,仍是接受了,说道:“若能玩尽兴,一年就回来一趟。倘若一年没办法玩尽兴,就玩尽兴了再回来。最迟…最迟五年。如何?”

    “好。”

    “如此,且玩且多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