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控球法师〕〔重入苍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圈套男女〕〔废婿〕〔极品女上司〕〔我的嫌疑人小姐〕〔地煞七十二变〕〔当年万里觅封侯〕〔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风云权路〕〔冷王盛宠:农门弃〕〔婚路漫漫:妻子的〕〔无限之神话纪元〕〔修改超凡〕〔末世之黑暗兽潮〕〔无敌天尊〕〔仙韵传〕〔崇祯聊天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六章 山腰见小童
    龙璞山峰上有一大块团龙似的巨大玉石,称之为皓缈轻灵玉,因此得名。此地约三百年前为徐琅所取,在此辟地开府。不过他偏于独修,也不擅交往,宗内无其他修风的同道可以交流,自己有教导弟子的意思,所以龙璞峰一项是宗内的冷门地方,人烟极少。

    加之徐琅在五十年前离开后,一些服饰他生活的弟子和侍女也被撤离,因此偌大一座山峰,已经是空无一人。

    落地后,徐瑯打開禁制,被纠缠飓风隐藏的府邸这才映入眼帘。洞府以山所筑,主体是开凿山石成窟而成,相比中镶嵌着的宝玉实际上是本就存在山体其中的。府内基本上没有它物,唯有石床一张,座椅一双,餐风饮露的徐琅甚至不需要在府邸内设置溺室,可谓是简陋到了极点。

    看着空洞洞冷冰冰的府邸,与不久前见过的睿王府相比较,徐琅难免沉默了。

    过了会,他才说道:“富贵,要不你今晚你就住山腰的弟子房吧,虽然依旧比不过你家王府,可总比此处要好。”

    山主开峰辟地立府之后,都会在相应的位置设置弟子房和走马站。弟子房顾名思义是让弟子居住,亲授弟子、传授弟子和杂役弟子都会住在其中。走马站则是让一些别峰弟子来此办事时居住的地方,又或者用来安置凡人仆从。

    龙璞峰虽从未收徒,可相应配套还是一应俱全。考虑到自己不收徒的缘故,不拘小节的他还把最为舒适,拿来安置亲传弟子的房区借住给来采风纳植的别峰办事弟子,把传授弟子的房间安置仆从。

    如此一来,龙璞峰终年来不见山主真容,一些前来的弟子、仆从依然对其心怀好感,将弟子房整理得干净利落。

    小富贵的一大优点就是听得进别人的话,乖巧地答应了。

    临别前,他朝空洞的府内说了一句再见,说罢就转身离开。他不知的是在洞府关闭后,府邸内每一件外露的玉石都开始流光溢彩,似乎在做回应。

    山巅之上的盘龙玉石更是发出阵阵碧蓝亮光,一缈玉仑风不迭地吹送出来,只听噼啪三声,石体上竟破开了三个洞孔,原本只能缠绕在石体上的玉仑风纠结成一股,形成一道环形回路在洞孔之间穿梭,发出龙吟低唱之声。

    牵着小富贵离开徐琅瞬间察觉到了异象的出现,心中难免慨叹前者的跟脚深厚莫测,无意间的一句话,一次小小结缘,就让那块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异石开窍,或许千百年后,龙璞山就要出一位玉龙道友了。

    “你的机缘已到,穴窍已开,有望开智通灵,修道问天。从今往后我徐琅不再取你生气,往你能与独安宗结下良缘。”徐琅一番话凝成细流吹入流转中的玉仑风内,盘龙玉石有望开智的一天便能第一时间听到。

    乘风下山,两人来到了半山腰上的弟子房。不料,本该空无一人的此处,竟满地跑着小娃娃,小的和小富贵一样四五岁,大的也不过七八岁。

    一道法旨清风送出,在弟子房内流转一轮后,立即是有三道身影出现在徐琅面前。

    “抬头山弟子、传功殿师傅贺良。”

    “宝经山长老、传功殿师傅毛飞人。”

    “紫庶峰弟子、传功殿师傅龙绮梦。”

    三人各自报上姓后,共同礼拜问候道:“…拜见山主。”

    “抬头山、宝经山我听闻过,紫庶峰是何时开山立府?”抬头山传至今天已是三代,山主虽从未修炼至阡陌境,但也算是传承有人。宝经山更是独山宗的老山头,已然七代。不过,徐琅记忆中在他离开之前,是没有紫庶峰的。

    龙绮梦向前一步,行礼说道:“回禀山主,紫庶峰于二十年前辟地。”不再赘言。

    又问:“山主何人,可曾与我相识?”

    此话一出,那位紫庶峰的女弟子竟不自觉地低下了脑袋,想了好些时间才回道:“乃我师父,吴华丹。应该…与山主您相识。”

    吴华丹…徐琅在记忆中搜索这个名字,很快就找到了相应的对象。大概在一百三十年前他在传功殿初次见到时,她还是个小萝卜头。一百年前是个五大三粗的粗鲁女子,五十年前离开时她还来送行,那时已经是个出落大方的俏姑娘了。

    “紫庶峰…如此说道,你的师父已是阡陌境?修道一百三十载便达此境界,真乃大美之才。”

    徐琅不禁赞叹。

    龙绮梦心想:倘若师父能听见您说她‘大美’,不知该多高兴。

    吴华丹倾慕龙璞峰山主徐琅,几乎是紫庶峰人尽皆知的事情。明明修炼金道,偏偏传道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跑偏了赞美风道的倜傥潇洒,还说“风流”一词就是为风道而设,足见其美。

    紫庶山正对龙璞山,传功台露天开设于府邸之前,每每说道之时一众弟子皆背对龙璞山,凝神注目之际,经常就能看到自己师父的眼神飘向远方,看着那碧蓝的龙团。

    这次她带着一帮新晋的小娃娃来龙璞山“采风”,还不是自己师父听闻徐琅归山在即而前来查探的?

    时来运至,正好,被自己撞了个正着。

    “小富贵,你可愿意与他们去玩?”小富贵一直牵拖着自己的手,乖巧地没有言语,但徐琅能感觉到他还是很想去和同龄人玩的。

    “徐叔叔,真的可以吗?”抬起头望着徐琅的眼睛里,尽是兴奋的神采。常年在王府内无忧的小童很少有机会和同龄人玩耍,上一次已经是过节庆母亲偷偷带自己去蒙学的时候了。

    徐琅微笑点头,说道:“去吧,勿要起争执便好。”说罢,小富贵就提着宽大的衣摆飞奔了除去。

    目送他与稍稍远去,徐琅招手示意三位传功师傅陪他走一程。路上,他分别与三人分享些修道心得,身为风道大能的他,触类旁通之下也能多少指点他们遇到的修道之难。

    几许,便从指点变为闲谈,末了,徐琅问道:“这一批新晋弟子是何时上山的?”

    年岁最大的毛飞人说道:“一年前。”

    “可曾见心选道?”

    “然。”

    沉吟几许,徐琅又问:“可知宗门发生了些什么大事,为何老掌教复出?”

    三人相互对视,有些为难,不知从何说起,最后还是紫庶峰弟子龙绮梦回答道:“徐山主,你可知六年前的浩劫?”

    徐琅自然知道,否则也不会重返迟道小世界。

    “这次浩劫中,我独安宗损失惨重,包括前任掌教在内,六位阡陌境大能皆…”语末意未尽,尽在不言中。

    “被点了烟花”徐琅引用了老掌教的一句话叹道。

    三位弟子也不敢再说太多了。

    “也不知是福是祸…”这一声唯有徐琅自己能够听闻,说罢他便引动身形往远方飞去,一道法旨清风送回,里面说到:“请安置好小富贵,一视同仁即可,我明日清晨归来。”三人行礼领旨,随即,一道传音就从此处送往紫庶峰。

    是夜,紫庶峰鸡飞狗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