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八章 老树还新株
    ,!

    叩心殿内老掌教孙知报一番话说话,支离破碎的琉璃道心竟然瞬间光滑如初,甚至多出了几分钢铁般的坚固,此刻他终于突破阡陌境,完毕入道乘,如一代祖师一般进入天人境界。

    他的晋升并没有形成天地异象,也没有照来天谴,数百年的累计让这一点明悟的蜕变可称水到渠成。然而一尊常人难以看见的法相虚影已经悄然在他背后出现,与他的身形有些许重叠,境界越高者能看的越清楚。

    在徐琅眼中,那尊法相的模样分明就是年轻的老掌教孙知报。果然是独道大能,法相竟然是自身。

    徐琅虽不喜欢老掌教,可依旧行礼为他贺:“恭喜老掌教完毕入道乘,达到天人境。”

    后者依旧是那副泥胎模样,摆摆手说道:“这件事,其实最好我知你不知,月知风不知。如今你知道了,最好为我保守这秘密。否则…将来他人谋算我独安宗的时候,我也藏不住这后手了。”

    徐琅一皱眉,问道:“又人谋算我独安宗?”

    老掌教呵呵一笑,徐琅聪慧,依旧不善权谋,不闻阴私。他说道:“独安宗在景国内一宗独大,天下坐二望一,靠的不就是门内阡陌境修行者数量众多。虽说修道不闻杀力,可修炼者之间哪儿少的了争斗,如今我宗顶级修行者大多都被点成了烟花,碗里却依旧盛着那么多资源。”

    “…难免有些人怀不轨之心,想火中取栗。”

    说道此处老掌教低眸,不再与徐琅对视,双眼中散发出的是摄人心魄的杀意,浓郁至极。我大既群,这独安宗就是老掌教孙知报的大我,谋算独安宗,就是谋算他孙知报的根基!

    坏道行,犹甚杀父母,咒祖宗,离夫妻,断子孙!

    徐琅追问道:“如今我归宗,可有事情能为宗门分担一二?”

    老掌教点点头,说道:“你见小富贵,该有因缘,虽不说能紧随我破境,也算近在咫尺,或近百年,或十数年。然而,时不待我。你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修炼杀力。”

    之前徐琅两次吹送别派修士,那靠的是道行碾压,并非术法攻伐。一般而言,若非世道浑浊,修炼者并无须那么注重杀力的修炼,那对己道修炼并未有太大的提升。

    自然,若心性修的是杀戮、暴力、愤怒,器修又专修攻伐物件的除外。

    徐来出门在外五十载,也磕磕碰碰过,历经了不少磨难,在这方面已有经验,他顿首说道:“谨遵。”

    “其次嘛…”老掌教再次抬起头来,又变回了徐琅记忆中熟悉的老狐狸,“虽然我的徒孙们被点了烟花对宗门又害,却的确益补了这一代的小娃娃。一年前收入宗门的娃娃中,大多天资不错。再加上尚未入门的小富贵,你要不要带几个弟子?省的小富贵陪你个呆木头在龙璞峰上无聊。”

    徐琅一愣,这件事他还从未考虑过,不过信念一转,他立刻抓住了重点,说道:“什么叫小富贵陪我在龙璞山上无聊?”

    老掌教立即回到:“小富贵是你的机缘,放在你身边是为你好,你以为呢?”

    “可你不是说要等小富贵道分水境再分山别峰?”

    “跟你说的事,上一年我们找了个姓桂的小娃娃,前脚刚选物件,后脚一说法他就分水境了。你猜猜小富贵要多久?”

    徐琅挺直的背脊顿时弯了一分,有些彷徨。

    “可我不会教徒啊。”

    “怕什么,当初你还不会修道呢。学就好了。”

    窗外的月光早入窗台,被不自然流动的清风挡了几分,但依稀可见的是,徐琅好像认命般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小富贵已经在短短时间里认识了很多朋友,以及树立了几个敌人。朋友大多是异性,敌人全部是男孩。谁叫他衣服华美又长得粉雕玉琢的,小时候可爱长大了必帅。说不定未来又是个道尽风流的徐琅,甚至更胜一筹。

    ——龙璞峰两个带玉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或许是独安宗某些男性同门的内心话了。

    老掌教说的真对,这一届的娃娃却是天资齐高。女娃里以苏曼为首,十五天达分水境,如今已经沟通物件,待温养到‘你心我心’的地步时,就会分山别峰,师择徒时徒择父。其后还有左思施、孙喜月等。

    男孩以桂如兵为首,天生神力注定了要体修的万一方、聪明能算的雷雯紧随其后。

    一众人等,应该是近五百年来,平均天赋最高的一届了。

    小富贵乖巧,心思细密,六感敏锐,他能感觉到有些人不喜欢自己,和别的小男生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立即进入应激状态,同样以讨厌对方的姿态来应对。反而是小心翼翼的靠近后,舔着脸用小小声问道:“你…你好,我叫刘璋,你能叫我富贵。请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问的直当,也不知道该说他是聪明还是傻。

    他问的是天资最好,最帅,最傲气也是最不喜欢他的桂如兵。后者进入分水境,六感比尚未修道的小富贵要好。小富贵悄悄摸摸的过来他早就知道,还以为要说些什么狠话,或者背后偷袭,不料竟然是这样的傻楞的软话。

    只是,他还真不好说些什么。八岁的修行者,依旧是修行者,聪明智慧上,已经不输给一些少年。他瞅了一眼小富贵那张搞不清楚状况的小脸,说道:“我叫桂如兵。”话里还是带点气愤。

    想了想,他实在说不出理由,只能逛了个弯说道:“哼!你长着张娘们脸,不像个男人!”

    此番话带有很浓的羞辱气味,然而小富贵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是笑着挠了挠脑袋,说道:“我娘也是这样说的。”

    这话的意思,好像暗指了些什么。日后长大了的小富贵又一次和桂如兵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要不是本来与云密布的天因为他的誓言而拨云见日,估计桂如兵这辈子都会记住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