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夜夜欢〕〔一吻成瘾:总裁老〕〔魔帝在上:盛宠腹〕〔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快穿之炮灰不约〕〔倾城时光〕〔浪子邪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逆天冥帝〕〔顾轻舟司行霈〕〔简沫顾北辰〕〔言安希慕迟曜〕〔夫人别躲了〕〔余依许越〕〔宠宠欲恋〕〔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重生空间:首席神〕〔特种兵之兽血沸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九章 人活一口气
    ,!

    “啊!你休要辱我!”桂如兵有些跳脚,大吼道。此时,他还能把握住心神。只是苏曼的话传入他耳中,终于是完全激发了他的怒火,只听她是这样说的:“他还不是记得你长得好看,自己是个丑八怪!”

    乱世风中有刀兵、水火、煞气、阴魂、疫病五者,并不包括大拳头。所以当桂如兵出拳的时候,是狠狠砸翻了小富贵。咣当一拳头下去,他脑袋上立马就出了个包。

    “哎哟!”

    这辈子没打过架的小富贵哪儿见过这阵仗,不但疼还有点懵,整个人都被砸翻了过去。还没摔实在呢,桂如兵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就下来了。

    “丑八怪你端不要得!”

    马上苏曼就迎了上来,两个分水境的天才顿时斗做一团。其实就是王八拳加一点点特效,一个人时不时撒雪,另一个丢溜溜球。

    被锤倒在地的小富贵被万一方和左思施扶了起来,前者才六七岁就生的牛高马大的,后者是个早熟的姑娘,可依旧矮了半个头。

    “谢谢。”

    小富贵揉着脑袋感觉还有点懵,不过站起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道谢,三分天性七分家教。

    “房子不是坏人。”万一方是入门之后才学的读书写字,他把桂拆成木土土,刚好他家的房子就是这样盖的,所以取了个这样的昵称。

    左思施和苏曼要好,皱着鼻子说道:“丑八怪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三角眉毛方眼睛。”要说小富贵是个从小到大都会是个好看的人,桂如兵在颜值方面绝对是大器晚成的那种。

    起码要十八九岁才会完全张开,如果岁月会在脸上留下痕迹,二十六七岁会是一个巅峰,三十四五岁又会是另一个巅峰,四十岁往后的日子,那就是老酒陈酿,越发有味道了。

    好好一个剑眉星目的板子,在左思施嘴巴里却成为了三角眉毛方眼睛,唉,也不知道该说她眼界太高还是太低。

    人天生就爱看热闹,尚未被后天教导磨得平滑的小童更是如此,这边打的热闹,小娃娃们就里三圈外三圈的围成了个圆。稚嫩的童声操着景国各地的方言是此起彼伏,有的连话都没学会说利索呢,就会狠狠骂娘叫嚣了,又楞又横。

    三位传功殿的师傅们其实老早就察觉,不过并没有打算拦着。紫庶峰的龙绮梦急着和自家师父传信呢,也没那工夫。

    看起来比较老态的毛飞人和年轻的贺良俩人并肩站在一起,高远处眺望,又把握住一个转息便至的距离。

    看着俩娃娃好像有些打出真火了,贺良就问毛飞人,说道:“毛长老,不劝劝啊?”

    毛飞人捧着那只自己娃娃时在选物殿挑的本命物,就像是个收藏家在把玩老物件,他用不急不慢的语气说道:“劝啥,要不是每十年有一批新的小娃娃上山,宗门早就没人气儿了。”

    “他们童心未泯,又尚未修道,不知世间沧桑变化,又未尝试过人性的酸铁苦辣,正是命里透着真的年纪。日后在山上修这修那的,忘了日子,也淡了感情。与其如此,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多留下点回忆。否则数十年、数百年后同门相见,记忆里就只剩下‘哦,是与我同届’这一个淡淡的念头。”

    毛飞人年纪很大,离世感很浓,就连贺良都能感觉出来他并非很想再呆在山上了。

    继而又问道:“如此一来,前辈你为何不下山结发,共享天伦,享受凡间乐趣,?”

    毛飞人摸了摸物件的脑袋,叹了一声,反问道:“你可知道为何山上很少有单独下山投入凡间的修士?”

    贺良才近百岁,自然不知,他虚心地说道:“不知。”

    “修士下凡结发,只能见繁华变白发,最终以红颜送她,何来白头偕老?”他一问,又问:“只见儿女变翁妪,最后成白骨装棺木,何来天伦之乐?”再而三,又问:“开枝散叶,枝繁叶茂,扶植便滋生成灾,不顾转眼衰败,取舍抉择之间,何来凡间乐趣?”

    三问之后,贺良默然。

    毛飞人却打开了话匣子,自顾自地说道:“我辈虽是修士,可也怕见变化。为何山上求长生?我想,有几分恐怕是我辈落在凡间,见一幕幕登场又一幕幕谢,自己却一直披着小生的皮,久了,会想死啊。”

    “如此,岂不是和我们初衷背道而驰?山上好,只有四季交替,没有岁岁年年。”

    他自问自答,径直说出来的大白话,渗人地可怕。

    “我有龟寿,熬死鳖孙。”原来,毛飞人挑了一只玉龟。说罢,他还嘿嘿一笑,似乎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这嘲弄般的话语,落在贺良心里,透着一股哀莫的心情。

    “呔!”就在贺良心情低落,问道之心变得有些飘摇的时候,只听毛飞人一声大喝,让前者立即摄回了心神。听毛飞人说道:“我辈修道之士,岂能因三言两语而动摇了道心!你贺良不足百岁便于我同境,前途大好,怎么能因为我嘴巴里的暗淡风景而认了命?我现在代你师父以玉乌龟惩戒你三次,你可答应?!”

    修士六感灵敏,甚至有第七感,能通阴阳,晓变化,见生死,悟机缘。

    贺良一咬唇,强忍住要夺框的泪水,缓缓地跪倒在地。语带哽咽地说道:“抬头山弟子贺良受宝经山长老毛飞人教诲,仅受惩戒。”他跪在地上,上半身伏下,虽是受罚的姿态,却显得落落大方。

    “好!”

    毛飞人应道。手中玉乌龟飞驰而出,在空中漫游三圈后重重落在贺良背上。

    “一惩你心智不坚!”

    啪,背上烙下一个玄奥的图章。贺良只感心如刀割。

    “二惩你偏信他言!”

    啪,玉乌龟变大,又落下,这次图章更深。疼痛十倍。

    “三惩…你前程无量啊!”

    啪,三落,疼痛百倍。

    最终在余波中,玉乌龟化成了粉尘,其中流出一道神气勾勒的乌龟,不知飞遁何处。

    惩罚结束,贺良就咬着唇静静的跪着,毛飞人也再没有说话。几许,贺良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放声大哭,泪流满面。

    “啊啊!!!”

    修道者,更是有情众生。

    原来,贺良一问,触动了毛飞人一直藏在心中的纠结。他的本命物件是玉乌龟,他没有取君子意,反而取形乌龟,自悟龟息法,写有一册置入经宝阁,长期修炼,自身寿命长远。然而,天资有限,山上之路近乎断绝,留在独安宗,只能算作苟且。

    有几分念头想下山,却隐隐知道不会有好结果。

    今日见小童打闹,满是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凡间人气,又被贺良一问,终于明白透彻。

    山上无前路,山下无归途。

    活着干嘛。

    一声当头棒喝,已是心志明悟通彻,知道这一场是自己的终结,也是贺良的机缘。如此一来,以所谓惩戒的方式,将自己的一身本领,一心坚定和一生明悟,统统贯注在那玉龟三落之中。

    是为传承!

    久久,待龙绮梦都算清楚发生什么的时候,毛飞人的道身已经化作飞灰被吹散,好比玉碎成渣的模样,撒如满天星辰。

    如今,谁还敢说他毛飞人是选了王八,损了玉意?

    宁为玉碎,不为瓦存。

    真修士也!

    “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传功殿、宝经山,让他们再选一人来做师傅。你…受了毛长老的传承,希望你能更进一步,不要辜负了他的好意。”

    “大恩大德,没齿难报。贺良必越阡陌,去他世寻回玉龟神气。”贺良发誓,远处小富贵打了个喷嚏,被吹散的玉渣竟凝成了一块水色极差的玉佩,落在贺良头顶。那模样,就像是毛飞人赏了他一个脑瓜崩,又像是摸了摸他的脑袋。

    贺良止住了泪水,擦干净两旁,朝着那还在打斗的一旁吼道:“还打还打!你们这帮兔崽子一天不教训都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