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夜夜欢〕〔一吻成瘾:总裁老〕〔魔帝在上:盛宠腹〕〔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快穿之炮灰不约〕〔倾城时光〕〔浪子邪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逆天冥帝〕〔顾轻舟司行霈〕〔简沫顾北辰〕〔言安希慕迟曜〕〔夫人别躲了〕〔余依许越〕〔宠宠欲恋〕〔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重生空间:首席神〕〔特种兵之兽血沸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章 山中不知道
    ,!

    兩个修道人,很多时候就像是一头牛和一条狗,一个呣呣呣,一個嚶嚶嚶,有说没有懂,有传没有承。就像老掌教孙知报与龙璞峰徐琅之间,先是不屑一顾,然后郑重其事,最后还是没听进去。

    小我大我的独道,终不是徐琅所求。

    所以,出现两个能沟通的修道者是很幸运的事情。因缘际会,忽然牛狗都在同一个屋檐下避雨,一个眼神接触,就传达了很多讯息,虽然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但起码有一个瞬间他们是能相互理解的。

    有传又有承,如毛飞人于之贺良,何其幸也。

    聚众的小娃娃们在师傅的大喝下一哄而散,狗脑子都要被打出来的两个人被贺良一手一只提着,总算是分开了。

    “唉哟,挺牛逼啊。修炼出灵力就是给你们这么用的?打雪仗?玩溜溜球?”贺良逮着倆鼻青脸肿的娃娃拖行到一处高台,把其他人都招呼过来,喊道:“都来看看,来看看!这就是你们这一届最出众的俩人!都给我好好看看他们现在什么模样?!”

    小娃娃最爱看热闹了,刚才桂如兵和苏曼打的欢,一开始还些许有些章法,其后不知道是被打疼了还是打急了,基本上就是肉搏,打王八拳。桂如兵爱打脸,苏曼希望扯头发,咬人,总之,结束的很丑陋。

    俩人被高高提起,暂时在所有人面前。不过有些出人意外,相比起苏曼的任命落落大方,身为男孩的桂如兵反而用手遮住了脸。

    苏曼吸了吸鼻子,得以的朝大伙喊道:“丑八怪门牙被我打掉了!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又是满天的欢笑声。

    贺良嘴角抽抽,不想弄巧成拙。他只能用师傅的威严喝住众人,训斥道:“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有爱亲善,不要动手动脚的。现在你们倒好,两个打架,还给我动用灵力……你们,你们笑什么笑,同门打架你们不去拉架,还给我穷吆喝…雷雯!就是说你呢,小萝卜头,你组不知道我和你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你那句骂娘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你!万一方,牛高马大的,不知道一手一个把他们按到了好好说话?”

    贺良几乎的点名般的一个个说教,被喊道名字的娃娃都只能乖乖跪坐下来,听从训示。

    最后,满场娃娃只有小富贵站着。

    “你,你叫什么?”贺良明知故问。

    “我叫刘璋,你们也能叫我富贵。”

    “俗!”

    小富贵刚说完,桂如兵就大声吼了出来。

    “你闭嘴!嘴巴都漏风了,还说话!”贺良此话一次,桂如兵本来就涨红的脸几乎是能滴出血来,台下的娃娃们也都暗暗窃笑。

    “丑八怪,崩牙仔!”苏曼的脸肿的像个猪头,可依旧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得意洋洋。

    “说不听了是吧?”贺良把俩娃娃往天上一抛,启动指诀口中念咒,两道碧绿的气流就从他指尖飞出,形成笼罩把他们困住。时至风吹,一下子就被送上了天。

    左手攥住两根延伸的绿线,看着两人越飞越远的贺良毫不唯意。

    “再吵的人,就更他们一起去天上凉快凉快。还有没有!”贺良说道一半赶紧用延伸止住了要蹦起来的万一方,这熊孩子太重了,别说飞天,掉下水了都捞不起来,平常法术还真不好折腾他。

    不过好在这孩子虽然异常抗揍,但也十分听话,基本不惹事。

    “富贵,你上来,你说,为什么被揍了。”小富贵白净的脸上紫黑了两三处,像是雪上落梅。

    小富贵走入人群中,站在贺良前,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只能先行一礼,然后说道:“不知道。”

    贺良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揍你,但我知道为啥你挨揍。因为他伸出来的拳头你既接不住又躲不开。”小富贵想了一下其中的逻辑,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修道有时候也是这样,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所以我们在修那一点道心的同时,也需要兼修灵力。”

    他顺道就开始说法,说起了灵力修炼对修道者的意义。凡人对修道者普遍有种偏见,认为后者必定长寿,其实不然。修道者,其实修的是心中那一点道心,有则算是进入分水境,意为与凡人别。这一点,犹如人之灵智与动物区别。

    至于灵力的修炼,其实只能算是有情众生对自己身体的一种开发,将灵力纳入体内,形成循环,成为自己能用的一股力量。灵力是一种充满可能性的能量,修炼者发现后,对其进行‘编辑’就成为了种种术法,做到改变体质、延年益寿等等,这才是修道者长寿于凡人的原因。

    只是,道心难修又‘无用’,灵力相对易修且‘万能’。遂主流修行者逐渐从主道辅灵的心、性修逐渐转变成主灵辅心的身、器修。甚至还有修灵不问心的‘邪道’修行者。

    “现在你懂了吗?”

    说道最后,小富贵也学其他人一样跪坐在地上。思前想后,说了一句:“大概听明白了…只是有个问题想问。”

    贺良没想到小富贵还能问出问题,大方地说道:“问吧。”

    “我还是不懂他为什么揍我。”

    “……”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流转到他身上。

    贺良哈哈大笑,笑够了才说道:“既然如此,你不妨修炼到他没办法揍你,甚至你能把他按住揍的时候,再好好问他,如何?毕竟…不是所有问题都能马上有答案的。修道中,为了追寻答案而等待,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呢。”

    小富贵想了想,很慎重地答道:“谢长者教。”

    龙绮梦落降与贺良低语几句,后者宣布道:“好了,今夜以完,采风完毕,大家跟着龙师傅回弟子房歇息…富贵,你跟我来。”

    说罢,小娃娃们都跟在龙绮梦背后,排好队往弟子房走去。过程中,万一方和左思施等人还时不时抬头看天,想接着月光星辉的明亮找到被放逐在黑夜中的朋友。

    至于贺良则牵着俩祈求走向某个亭子,小富贵紧随其后,步向光芒照射不到的地方。

    进到亭子内,贺良对小富贵说:“你可愿意入我独安宗?”

    小富贵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我想留在家里。”家里有父亲、母亲、那些和家人一样,对自己很温暖的人们,如今的陪伴他的山上的冷风,漆黑的夜。

    他还被胖揍了一顿。

    贺良说道:“当初,我也想待在家里。如今,我当初住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池塘。父母、兄弟都已离世,甚至子侄辈也苍老。而我还活着,这么的…年轻。”

    他想了想该如何措辞,把残酷的现实说出来:“他们的离开,老去,我曾经哀伤过,现在时不时想起,还是会难过。不过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我心里的某处会暗自窃喜——自己还活着。”

    这些话小富贵肯定听不懂,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残忍。不过数十年后,他终究会懂。

    “这些话我没有和那些娃娃说过,因为我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是以师傅的身份。他们,也已经是修道者。不过如今你尚未入门,还算凡人,我才有这一说。”贺良刚刚受过毛飞人的教诲后,对‘山上’‘山下’的问题有了很深的思考。

    莫非,神人下降的小富贵的修道之路,要横生波折?

    “我答应了徐叔叔,玩尽兴了才回家。”

    “如此,明日你便跟着我去问心选物。”

    一道传音风从贺良的袖内飞入小富贵耳中,正是徐琅的一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