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控球法师〕〔重入苍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圈套男女〕〔废婿〕〔极品女上司〕〔我的嫌疑人小姐〕〔地煞七十二变〕〔当年万里觅封侯〕〔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风云权路〕〔冷王盛宠:农门弃〕〔婚路漫漫:妻子的〕〔无限之神话纪元〕〔修改超凡〕〔末世之黑暗兽潮〕〔无敌天尊〕〔仙韵传〕〔崇祯聊天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一章 问心需当空
    ,!

    小富贵在床上想了半宿又睡了半宿,隔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花了好一阵工夫才把衣服穿上,推门而出时小脸显得格外茫然。热水盆,洗脸毛巾,青盐柳枝一样都没有,总觉得脸上和嘴巴里怪怪的。

    “这才醒,没睡好?”拐角处贺良叼着颗果子走出来。

    小富贵行了一礼,说道:“前半夜想了很多事,之后迷迷糊糊睡着了,倒是睡的不错。”

    贺良点点头,从兜里又掏出个果子塞给小富贵,说道:“抬头上老树頭的野果,味道不错。”小富贵也不扭捏,接过就啃,边跟着贺良走,边问道:“山上的人,起床不刷牙洗脸吗?”

    “呵,真是个富贵命。别担心,等你入门后,会派遣下伺候你生活的侍女仆从。不过,待你十二岁之后,一些日常琐碎的小事情就需要自己处理了。”

    屋外有高山,山高入云从。

    一个人,一人随,不知多久,走过几遍相同的景色,不过远方那座高山却依旧没有接近过。果子早已被啃赶紧,果核青黑,光滑地像一粒珠子,被他握在掌心。

    山不走,云不动,大日当空悬而不落。终于,到了第七遍的时候,一直走在前面的贺良主动停了下来,问小富贵道:“累吗?”

    “累。”

    五岁的小娃娃已经被汗液湿透了衣裳,本来悠长的呼吸也被打得紊乱,几缕头发搭在额头上,好不狼狈难堪。

    “累了怎么不说?”

    小富贵诚实地说道:“既是试炼,总是该坚持的好。”

    “哦?看出来了?”

    “太阳升起又降落是常识,而且…这场景我已见过七遍。”

    贺良口袋里的果子仿佛吃不完一样,又掏出一颗啃着,问道:“怎么判断出来的?”

    “我父亲说,我有过目不忘,走马观碑之能。”

    咔嚓,果核竟被贺良咬碎了。他问答:“你那果核呢?”小富贵伸出手来,那枚青黑的果核正在掌中心。

    “为什么不扔了?”

    “你也没扔。”

    聪慧、过目不忘、善于观察、富有耐心,异常的…诚实。贺良心中心念一闪,几个念头酿成了思绪的美酒。

    “那便继续走。”

    又三遍后,小富贵只觉得自己的肺部犹如火烧,脚底板似又针刺,掌心握着的果核硬邦邦、湿漉漉的极为不舒服。看着永无止境的道路,他终于喊停,说道:“走不动了。”

    “那便休息吧。”

    贺良掏出一颗果子丢给小富贵,然后盘坐在地上,呼吸吐纳,气韵悠长延绵,似龟息。后者结果果子之后并没有马上吃掉,是先将果核藏在衣裳中,然后紧盯着盘坐的贺良,好像要从他的一举一动中看出些门路。

    ‘我可真是笨,要是找些想到把果核揣着,就不需要握着那么辛苦了。’小富贵学者贺良盘坐下来,边听边看,边看边学。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就算自己动作学的再像,都没办法做到贺良那般气韵悠长,延绵不绝。

    “请问,我要如何做到和你一般?”小富贵问道。

    贺良静静吐纳,并未回答,小富贵也是静静地等,边等边吃。过了好一会,前者的吐纳才结束,这时才回答道:“我呼吸吐纳之间,吞吐的是灵气,你尚未修道,如何能和我一般?”

    他听闻点点头,把第二课果核也揣进了怀里。

    “可休息够了?”

    “要是这样永无止境的走下去,怕是还需要休息一会。”

    “哈哈哈。走吧,最后一遍了。”

    徐风吹拂,天上的太阳终于动弹了片刻。小富贵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跟随贺良再一次上路。这回,他们终于是走到了一处新地方。

    “此次试炼共分为三段,途中有两个走马站。此处为其一,叫飞升站。”

    飞升站位于悬崖之处,从内往外眺望可见一片隐藏在朦胧云雾中的山体。贺良从中取出了几袋食物和水,挑选了一些出来给自己,再挑选了一些给富贵。

    “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我们俩人吃的东西不一样,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体经过了灵力的淬炼,早已与凡人不同,我盘中的食物蕴含灵力,敲适合我食用。至于你身体稚嫩且尚未修道,所以只能吃些凡人食物。”贺良边吃边说,小富贵则楞是听完了贺良的话才点头说懂,开始进食。

    盘子都清空之后,贺良玩笑似的对小富贵说道:“想不想知道下一乘是什么考验?”

    “想。”

    还是那么老实。

    “此处名为飞升站,并不是只为了求仙人飞升的名头,而是确有能让人飞天的设置,可以让我们乘风腾云,飞往主峰上的诸殿,于你我,便是飞往选物殿。”

    小富贵皱着眉头问道:“飞?”

    “准确的来说,是腾空。”

    “高吗?”

    “你从这儿往下掉,可能要三十息才能落地。”

    “你们…是不是想在我腾空到一半那会,把我从天上踢下去。”

    “嘿嘿,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贺良还真是三位传功师傅里性格最恶劣的那一位,骨子里的泼皮性格仍是尚未完全剔除。

    小富贵叹了口气,心想昨天晚上还是该说要回家的。

    “走吧,别让他们在哪儿等太久了。”

    “那个…那个太阳不能动事情,是怎么做到的?”

    “你…有没有听过鬼打墙?”

    贺良启动了飞升云,一缕缕劲风从悬崖的石缝中飞出,纠结成一股,又有云雾原来,结成蒲团、车架和飞马,两个人聊着天也就飞上了天。

    “我的师父告诉我,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天地之间有大恐怖,日月之间也有大恐怖。你觉得这三个之中,那个最恐怖?”贺良忽然问道。

    小富贵听闻之后赶紧收紧了自己的衣服,俩拳头握着两颗果核,缓缓走向马车的边缘,看着那云深不知的高空,心有戚戚地说道:“该是天地之间的那个。”

    “为啥?”

    “因为我总感觉自己要掉下去。”

    贺良摇了摇头,说道:“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次你错了。”说罢,小富贵略带惊讶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然后就被一脚踹了下去。

    “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才是最恐怖的。”趁着小富贵还能听见,贺良说了最后一句。紧接着就只能听见小富贵嗖嗖嗖的坠落之声。

    “喊都不喊,莫非他还真听懂了?哎呀,传功长老,这可不能怪我呀。”往飞马车下瞅了一眼,贺良啥都没看见。

    “接下来就没我什么事儿咯,该回去顾那般兔崽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