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二章 有说没有懂(二)
    ,!

    小富贵是个很诚实的孝,这点在刚才的幻境中就已经证明过了。倘若是说道的文字太深,他听不懂便会说听不懂,不会胡扯些什么,但是如今的情况就有些巧妙了。

    老掌教皱了皱,心想十有八九又是小富贵天降神人的身份上出了问题,与一般肉体凡胎不同。心念百转,他说道:“我再说一遍,你尝试去听。”

    如此,老掌教又开始说三道之理,过程中一心二用,说法的同时也在观察小富贵,并且在说法之中,夹杂了一些自己的个人经历,对大道的体悟等等。如此一遍过后,他又问答:“这次,你听懂了吗?”

    小富贵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有些能听见,有些听不见。”老掌教追问,他便将刚才能听到的那些话只字不差地复述出来,敲,皆是老掌教掺杂的私货,且关于对大道感悟的部分,也是被摒除在外。

    “华丹,你来说道。”

    老掌教虚指一处,立刻就有一道紫色的倩影飘出。那模样,那升段,那身上的配置,再看看徐琅,谁不说一句神仙眷侣?反观徐琅,他不但没有意会到,反而不时欣赏般地点头赞赏,世间竟然有如他一般审美的。又言紫纱黑竹别有一番风情,很是美丽。

    这些话信号被叩心殿内的禁制给屏蔽,否则在外说道的吴金华怕是无法专心,出口成章要变成胡言乱语了。

    一人之道心与万千他人皆不同,就算是继承一代掌教独道的老掌教孙知报的独道,也肯定与前者有看似细微,实则巨大的不同。所以用语言文字归纳一道并不恰当,不过作为归纳却也是足够。如此,吴华丹的应该是求道于求爱,志比金坚的道。

    作为阡陌境大能的她将情道延伸到亲情、友情上,与五岁的小童传道,说法深入浅出,在发现小富贵一副茫然的样子后,又将道理融入一些温情的故事里,借此传授,但无论如何,仿佛冥冥中存在一个有情的禁制,一旦判断话中有属于私人之‘道’,便一概不许传入小富贵的耳朵里。

    “怎么呀?”

    说道结束,老掌教再次问小富贵。

    “杂音没那么大了。”

    这句话老掌教就感兴趣了,他依次将每个旁观的山主叫下来说道,然后实验各种方法尝试传道。

    最后,小富贵尽是听了一对杂谈,十分精彩,就是没啥实际用途。包含在里面的精华,是都被雷声和敲锣打鼓掩盖了。孙知报隐约抓到了小富贵这项‘神通’的精髓,要求旁听。

    结果也证明他的猜测无物,那杂音的大小,完全是根据道之深浅来判别的。如此,老掌教顺势按照‘杂音’的大小做了个榜单,他排在第一位,吴华丹在第四,第二名是独安宗有名的一位山主,本名遗弃不用,自称华玉盘。第三名则是一位默默无闻的修士,山上数百载,也是一位和徐琅一样的修士,并未开门收徒。

    “还真没想到,这个小神人还能这样用。不过…这就有点难办了,没有师父指路,在道心一途上指点方向,明辨己心、性除非天纵之才,否则光靠自己摸索,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啊…如此耽误的修行,对我独安宗可不成。”

    老掌教在心中嘀咕一番,思绪几动,多少有了打算。他再次出手试探,开始讲述一部探索下丹田的修炼功法,一字一句,清晰无比,也在其中加入对于修炼灵力的心得。

    这次和以往不同,小富贵听得非常仔细,无论是功法本身还是心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注意力集中,不时还会提出疑问,等待老掌教为其解答。

    “如此,成矣。”老掌教心中大石尘埃落地,松了一口气。这块‘神人’的玉璞究竟不是一块无法点化的顽石,中七窍不同,下七窍却是灵性非凡。

    老掌教直断道:“徐琅,今日叩心门结束,你可以带他去选物件了。”后者疑惑不解,以密语追问,老掌教亦以密语回答,三番五次,总算大小了徐琅的疑问。

    “你要我教授小富贵吞吐灵气,修炼灵力之法,却不传道心学问?让他当邪修耶?”

    “刚才发生的种种你也在场,难道还不明白,不是我不然你传道问心,而是他根本听不到?听不到,道不听!你总不能因为他一条腿看似是瘸的,就打断他另一条腿吧。”

    老掌教最终还是说服了徐琅,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挥舞清风,牵着小富贵就走出了叩心殿,往选物殿直去。

    “徐叔叔,我是不是没做好?”小富贵虽然心里知道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有些担忧。徐琅低头看着他,说道:“小富贵你是天降神人,比一般凡胎较为特殊。你无法听他人传道,不是你的问题,郁结在于你的身份。所以你无需自责,衙物件后且虽传功师傅修炼灵力便好。当你修炼到气种丹田,循环周天的时候,我就把你接来龙璞峰。”

    小富贵思索了一下,说道:“徐叔叔,你教的传功师傅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

    “那个…倘若不是,我能不能不上龙璞峰,否则山上冷冰冰的,你也不可能陪我玩不是。”

    “呵,真是个喧灵。也罢,你本来就是跟我到山上玩的,那就这样吧。你随着传功师傅修炼,我不时下山指点你便是。”

    “嘻嘻嘻,谢谢徐叔叔。”

    “只是到时候,你要叫我师父了。”

    “师父…和传功师傅有什么不一样?”

    “师傅的傅为教导、辅相的意思,而师父的父,则是父亲的意思。亲疏有别,在修行界中,师父犹如亲父,师兄弟犹如亲兄弟,最为亲密值得信任。”

    小富贵想了想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徐琅,最后问了个问题:“徐叔叔,如果你成了我的师父,你会不会想有很多师弟师妹啊,我父亲就很想…而且徐叔叔到时候你会有师娘吗?就和…就和我娘亲那般待我们好。”

    说道最后,小富贵明显又是想家了。

    “师娘啊…”

    徐琅陷入了沉思,莫名直接,似乎有一道飞白在脑中闪过,一些过去没去想,不懂的事情瞬间灵通。

    “我去问问人家,看看她同不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