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控球法师〕〔重入苍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圈套男女〕〔废婿〕〔极品女上司〕〔我的嫌疑人小姐〕〔地煞七十二变〕〔当年万里觅封侯〕〔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风云权路〕〔冷王盛宠:农门弃〕〔婚路漫漫:妻子的〕〔无限之神话纪元〕〔修改超凡〕〔末世之黑暗兽潮〕〔无敌天尊〕〔仙韵传〕〔崇祯聊天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三章 荣华见富贵
    ,!

    山很高,云很飄,小富贵站在徐琅旁边乘着风,就像是两尊玉人,尽显仙家逍遥。倘若小富贵不问一些笨问题的话,这场面肯定会更加好看。

    “徐叔叔,修道是不是很辛苦啊?”

    “徐叔叔,修道这么辛苦,为什么你们还要修道,还要带着我修道啊?”

    “徐叔叔,修道完了之后能做什么啊?”

    “徐叔叔……”

    这些笨问题很多,徐琅没办法回答的也很多。这些问题就和‘师娘’一样,他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在,也不曾想过。如今这么一听,反而是沉默的多,回答的少。

    “徐叔叔,你觉得我会选到什么物件啊?”

    徐琅微微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很期待。”

    “期待些什么啊?”

    “福缘。当年选物殿的长老和我说,我的福源深厚,所以明明超过了一样好东西,还可以捉到一件更好的。所以我在修道一途上,会比其他人顺风顺水很多,一些别人迈步过去的坎,在我身上可能就是瞌睡了送枕头,因缘际会便过去了。”徐琅说着的同时嘲弄乘风降落,选物大殿外,一众长老已经停顿妥当,就等着主角入场了。

    “所以…如果我的福缘也很深厚的话,修道是不是就没那么苦了。”这是小富贵第一时间想到,脱口而出的。

    徐琅牵着小富贵走向那座选物大殿,边走边说道:“不止,可能修道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喝水吃饭一样简单自然的事情。别人苦修百日,不如你一个吐纳呼吸。”

    小富贵一听,瞳孔里好像炸出了星海,满是精神地说道:“哇!那我是不是很快就能回家见爹爹和娘亲了。”

    “希望如此。”

    选物大殿从独安宗开宗立派起就一直落座于此,数千年时光屹立不倒,虽经历过几次加建,整体的感觉却没有改变。大殿如凡人家的后花庭园,没有门户,唯有一道拱门,上面正挂着二字匾额。门前有一条卵石小径,两旁又种着花草,徐琅将小富贵送上小径后便不再跟随。后者依旧乖巧,虽不时东张西望,脚步一直都没有停下,一直走过了拱门。

    碰。

    一丝轻响从背后发出,小富贵转头看起,发现拱门依旧没有遮挡,可也再看不见那条小径。步入其中后,在左边的是一处演武场,设有擂台、兵器架,架上装在满武器。右边有一小亭,亭内有挂画、棋盘、杂书等。

    继续往前走,便是一座大屋子,门户轻阖,窗户大开,好像有人为他留门,等待他进入一样。没有旁人指导,小富贵便只能自己探索,凭着之间,他先走入了大屋子里。

    一推开门,他便发现屋内有三个人,都是老头,一人站在门旁边,一个在屋内长桌旁徘徊,最后一人盘坐了一处高位上。

    “你们好。”

    小富贵先行礼打招呼,老头们听闻后也点点头算是回礼。然后站在门旁的老头开口说道:“选物殿平均十年一开,物件中有不少好东西已经被选走,尚未来得及补充,你可介意?”小富贵说不介意。

    徘徊着的老头又开口,说道:“你进入选物殿到结束为止,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逾时不候。你可知道?”小富贵说现在知道了。

    最后是坐在高出的老头开口,他说道:“时间内,你可以随意选取物件,只要心有灵犀,即可取走。你可有问题?”小富贵问什么叫心有灵犀,老头只说到时候你便知道了。如此,他只能说没问题。

    “那么,开始吧。”话音刚落,大房子内悬挂着的数把宝剑铿锵出鞘,蹭蹭蹭地飞向物外,不是插入了石头就是刺进了树木当中,其后又数次颤动,似乎在求饶,外放的灵动之感尽数收敛。

    “这是什么情况?”某个山主吃惊地问道,然而怪事并未停止。只见屋内点燃的蜡烛燃灯悉数吹灭,墙角作为计时的铜壶滴漏竟然出现了水往上逆流的情况,最终超出了上层的容纳极限,哗啦一下子全部倾泻而出。

    小富贵也有点吃惊,视线敲透过一扇大开的窗户看到了演武场,顿时之间是台塌架倒,刀兵尽数锋刃朝下,插入泥土当中。

    “刀兵辟易,水火不侵?”老掌教顿时间就点出了异象中所代表的问题。

    小富贵挠了挠脑袋,那尚未长老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他接着衣袖阻挡一二,迈开步子挑选起来。

    屋内有桌子三张,书简、符令、宝石居多,本来还好好的,小富贵只要对那个起念头,那个物件就倒霉。书简自动卷起来,不展露内容;符令反面,不显其中真文;黑色、红色的的宝石会立即变得暗淡无关,猩红、幽冥色的宝石更加是会跌落桌子,朝墙角滚去。

    小富贵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讨厌’过,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请问,这我该如何是好?”

    坐在高处的老头回答道:“剩下的物件中继续选。”

    “哦。”

    他乖巧地答应下来,在剩下的物件中挑挑选选,拿起来看看,揣摩,甚至去闻它们的味道,只是那种所谓的心有灵犀的感觉,一直都没有出现。

    “那个…会不会有选不中的情况发生?”

    徘徊中的老头回答道:“独安宗数年前来,也有过几次选不中的情况发生。有些至此断了长生路,有些…成就非凡,起码都达到阡陌境,可以游离这一方世界的束缚。”

    那意思,就是说这是一阵非常极端好坏参半的情况。

    “…不过,时间尚早,你还有大把的时间挑选,切勿放弃。须知,我辈修道者,为做到明心证道,必要坚韧不拔,持之以恒才是。”后半句,又是鱼泡泡。

    愁啊,小富贵有点愁。忽然,他想到徐琅说过的那只玉蚂蚱,立刻跑到窗边寻找。他想,要是捡到当初徐琅错过的那一只玉蚂蚱,或许能让后者不会那么遗憾,又或者…他就是童心泛滥,玉蚂蚱身上的故事实在有趣。

    结果,窗外只有一株花树,低垂枝丫。枝头没有玉蚂蚱,只有一朵花,含苞待放,微开如未开,似欲开又未开。

    “哇。”

    他不知这棵树是什么树,心神都被那多耷拉下来到床边,随时都会绽放的花骨朵被吸引。他望着花心,里面好像有一个新生命在孕育,在对他说,稍等我一下。

    大殿内,老掌教叹道:“怪不得四季树一直不肯死,藏着那一点生命精华苟延残喘,原来是在等此刻啊!天降神人无法算计,枯树必是感应到了那冥冥中的机缘,这才忍耐至今。”

    树死一万年,花开一瞬间。

    我心尤未死,为君愿苟延。

    花开了近一个时辰,小富贵就一动不动地看了一个时辰,很多时候眼睛酸涩了都不舍得眨眼,怕就在眨眼的那一刹那,花开了,自己没看见。

    终于,当那颗深植在选物殿山头的庞大枯木生机尽逝的时候,那朵垂在枝头的花朵终于绽放。

    树死了,花开了,小富贵看着,开心地笑了,也不知是不是眼睛太过酸涩,两道眼泪也流了下来。风一吹,花就掉了,轻飘飘地,插在他的头上,娇艳欲滴,生机盎然。

    一瓣翠绿,一瓣火红,一瓣洁白,一瓣黝黑,花心土黄。

    花开四季,诉尽荣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