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要媳妇还是要儿子〕〔战少体力好:宠妻〕〔妖帝撩人:逆天邪〕〔只对你深情战九枭〕〔Boss生猛:总裁,〕〔最强龙神进化系统〕〔纯阳武神〕〔农女巧当家〕〔腹黑娘亲爆萌宝:〕〔最强逆袭〕〔御天神皇〕〔这,就是篮球〕〔都市透视眼〕〔一晌贪欢:腹黑总〕〔卦中案:九爷,算〕〔废柴逆天召唤师〕〔超神制卡师〕〔厚婚秘爱:总裁老〕〔农门悍妇:带着包〕〔最终使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四章 玉人满是愁
    ,!

    选物殿内每位长老、山主都难免叹出一口气来,老树与新人结缘,一个日日苦等,一个应运而生,如今教诲在一起,真是令人不胜唏嘘,叹息命运与造化的神奇。

    粉玉人儿头上插花,真的是人见人夸。虽时辰已过,三位长老依旧没有催促小富贵离开,只是等他默默擦掉眼泪。

    窗边,有一面八棱镜卡在角落,镜背很丑,镜面很清。擦干眼泪的小富贵想看看头顶的楔,又不忍把它拿下来,随手就取过这面镜子,说道:“长老,这镜子我能拿走吗?”

    三位长老对视一眼,那站门边的说道:“旁人有一个时辰,你也有一个时辰。如今已经逾时了,你若觉得自己时间该比别人多的,你就拿走吧。”

    小富贵朝着三位长老各鞠了一躬,把镜子揣在怀里就跑了。那推门和小跑的姿势,是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做了亏心事。

    “一脉相传?缘法如此奇妙,我果然是参不透啊。”做在高台的选物殿长老说罢,殿内的各物件便各归其位。,徊的长老整理桌面上的物件,站在门口的长老则去了故演武场。

    小富贵一溜烟的往外跑,很快就穿过了那道拱门,又是一声轻响传来,不过这次他没有回头。

    四顾,徐琅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

    “徐叔叔,我…我偷了一面镜子,不打紧的吧,会受罚吗?”徐琅是小富贵在独安宗里最信任的人了,虽然只认识了短短两天。但前者既是他的引路人,将来又会是他的师父,该这般信任才对。

    徐琅说道:“不打紧。你竟然跑得出来,就代表长老不怪罪你。”

    “那就好。”其实小富贵心里并不觉得自己该比别人的时间多,只是他一想到时间二字,就难免去认同,感觉自己天生就比其他人多。也是这种感觉才让他做出了近乎‘偷窃’的行为,好是不安。

    “传道,叩心,选物。这样一来,你就算是我独安宗的弟子了。如此一来,在你成为了亲传弟子之前,你就得叫我做徐山主,在此之后,你就得叫我师父。你可明白?”徐琅习惯性的牵起小富贵的手,后者也很自然的搭上了。玉树临风拖着粉雕玉琢,让在背后偷看的吴华丹心里的小鹿已经撞死了一群又一群。

    他点点头,说道:“我懂,爹爹说这叫规矩。国有国的规矩,叫国法,家有家的规矩,叫家规。那徐山主,独安宗的规矩叫什么?”他虚心请教。

    “叫门规。”

    “哦…为什么叫门规?门在哪儿?”

    “独安宗有一扇很大的大门,不过我们来的时候没从哪儿进来,等日后你修炼有成,我们再去看看。”

    “那徐山主…”

    “好了,还有问题的话,你就去问你的传功师傅吧。”

    徐琅牵着小富贵来到一处走马站启动了法阵,一块腾云飘出,乘着他们俩去到了传功殿。

    一路上,小富贵还是问了问题,不过这次不是怪问题。他问徐琅怕不怕死,又说自己怕死了。在叩心幻境中的时候自己跌落云端,满心都是害怕,起初以为怕高,怕跌落的感觉,最后在进入选物殿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怕死。

    死,这个概念在他脑袋里还没有真切的概念了,他便已经知道自己畏惧它,害怕它。

    “怕。”

    他只回答了这一个字,小富贵也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前来接他的是传功殿一位叫牛山的师傅,他是宝经山弟子,如今的传功殿师傅。想从徐琅手中把小富贵接过来,后者却是不愿意让他牵,他也不在乎,只是在前面引路。

    “徐山主再见。”

    离别总是突然的,第一次如此,如今第二次如此。带自己离别的人成了自己要离别的人,这里面的道理、感觉小富贵还说不清。

    传功殿除了大殿以外,还有许多建筑群坐落在山上,诸如练习术法的木人堂、修炼体魄的演武场、传授与问道的学问堂和日常起居的弟子房。

    “我叫牛山,是你三位传功师傅之一,你可以叫我牛师傅。”牛山在前面带路,又介绍了一次自己。

    “牛师傅你好。”

    牛山继续说道:“大家入门已经一年,虽然程度不一,但传授进度要超前你不少。你实话实说,你可算聪慧?是否需要更多的帮忙?”他直言不讳,不知是不懂人情,还是就是如此性格。

    “爹爹和徐山主都说我聪慧,那该是聪慧。”他想了想又说道:“倘若我需要,我该找谁帮忙?”

    “聪慧便好,聪慧便好。我入门的时候就不聪明,被师傅揍的可惨了。可他老人家也没放弃我,硬是一边揍一边教,我才得以开窍又进入分水境。”牛山说到最后有些怀念,哪位老传功如今已经与一位同门不知隐居到哪儿去了。

    说到挨揍,小富贵就想起了桂如兵,那拳头砸下来可真疼。

    牛山又说道:“有什么困难,先自己想办法解决,修道毕竟是自己修。自己不行,就找朋友帮忙,同辈人总会遇到差不多的问题。再不济,你尽可来找我们三位传功师傅,这是我们的职责。如果你遇到的问题我们都解决不了,那你就先留着,等分山别峰之后,让你的师父帮你解决。如此,我可说的明白?”

    小富贵说道:“自己来,找朋友,问师傅,先放着。”

    “嘿嘿,娃娃果然聪慧。”牛山夸奖一句,本领先几步的身形已经落在小富贵身旁。他又问道:“听说,昨天晚上你被桂如兵揍了?”

    纳闷的点了点头,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和牛山说了一遍,语言没有可以经过安排,事情却也说的明明白白。牛山听闻之后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哈,桂如兵那小萝卜头气度不够。”顿了顿,他摸了摸下巴,低语道:“这性子可不行…人无完人,哪儿有样样都远胜于他人的,这方面得研磨一番。娇子可骄,但不可过于傲慢。”

    他对小富贵说道:“你做的没错。起码…我觉得你没做错。”后者听了,嘻嘻一笑,步子离牛山又近了一两分。看着长路漫漫的没有个尽头,他问道:“牛师傅,我们这是去哪儿?”

    “带你先去见见同窗和其他两位师傅,日后你可要和他们一起生活修行呢。”

    “啊?哦。”

    还是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