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万年〕〔以我江山,许你盛〕〔遂古之上〕〔凡俗至尊〕〔天价宝贝:总裁爹〕〔梦幻天朝〕〔嫡女令〕〔重生军婚:首长大〕〔都市圣医针神〕〔帝国总裁的囚笼〕〔韩少追妻:老公狠〕〔大德云〕〔清穿娇妃:四爷,〕〔重生蜜恋:上校,〕〔一抱成孕:总裁甜〕〔一生一世笑皇途〕〔逆天命:问梦情〕〔森罗拈花录〕〔惹火田妻:至尊丑〕〔首席心尖宠:甜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什麼名字不成仙 第十五章 晾干多新衣
    ,!

    和同窗们的第一次碰面并不算很愉快,他尝试去融入群体当中,得到的却是两极的反应,尝试去解冰,不料被揍了一顿。如今想起,对于昨晚的记忆,最深刻的不是那一张张的脸,也不是苏曼等女孩的笑容,而是桂如兵的拳头。

    一听要去见他们,以后还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小富贵第一次对山上修道有了惬意,不知不觉之间,又近了牛山两分。

    “不用怕。”牛山好像看出了小富贵的心思,琢磨了一下该怎么开口后,继续安慰道:“面对事情的时候,先不要怕,好比攀山,好比逐溪,好比气感,好比打架,你不能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胆怯了。这样子,在真正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只会被它们打倒。”

    原来,牛山是以为小富贵害怕挨打。

    小富贵秉承着不懂就问的精神,问道:“那交朋友呢?”

    “交朋友这种事情…主要是看脸吧。到不是说好不好看,只是说顺不顺眼。有的人一碰面就觉得对方顺眼,三言两语之下就能结交,然后成了一辈子的朋友。有的人就是觉得对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就算日后没再交往,记住的也还是讨厌。”

    牛山继续带路,不知不觉见也运用起了一些法术辅助。徐琅在独安宗使风第一,其他弟子也沾了他的光,能够根据他留下的风道经验,修习一些御风的法术,例如轻身、腾空、飞行等。此时他为自己和小富贵加持的,就是轻身法术。

    体内灵力来到外界纠结成风,轻轻缠在人体之上,部分阻挡身体移动时的阻碍,部分推动前行,在这多方面的加持之下,两人走路的速度就快了三分。

    小富贵感受到身上有别于一般气流的轻身之风,一缕缕一股股的变化,肉眼无法察觉,可隐隐知道它们的流向。插在发间的四季花在风下轻轻摇曳,不言不语,已是十分美丽动人。

    “也就是说,有些人永远没办法当朋友吗?”小富贵追问。

    牛山想了想,又说道:“我见徐山主的《己摘》一书中说道,世事如风,从未有绝对的定式。世间所谓的常态,就风过山峦,风呼啸是一,山体阻隔是二,两者交互,你我各不相让,力量相抵之下,日以继夜,这才形成了‘风流’能被人捕捉到。倘若无山亦或者无风,都不……”

    他的话几乎是照搬书里的,念了一大段之后回头看小富贵,只见后者一副呆滞的表情,便知道自己是做了无用功。挑着重点终结了一句,说道:“世事无常。没什么是一定的。但师傅我认为,有些人的确是没办法做朋友。那时候,做陌生人也罢,做敌人也好,他只要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你总能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安置他。”

    有了轻身术的帮忙,两人的行径快了不少,一路上牛山逐渐加大法术的效果,在循序渐进的情况下,小富贵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适。

    “牛师傅,你的朋友多吗?敌人...多吗?”

    这个问题让牛山沉默了好一会,不知道这是不是独安宗的传统之一,宗门之中的人在面对一些看似‘很容易回答’的问题上,总是会很认真的思考。

    “朋友够多了。”牛山先是如此回答道,然后又沉默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敌人没有,顶多是有几个看起来不太顺眼,做事不太顺心的人。”再想想,说道:“我師父說,朋友不需要多,觉得够了就够了。敌人嘛也不怕多,因为有些时候敌人甚至比朋友更重要。”

    这句饱含着宝经山山主人生阅历的话,在此时的小富贵脑袋中,是无法理解的逻辑。但乖巧的他并未作出任何反驳,只是记左默默地在心里说一句我不懂。

    “快到了,还有什么问题吗?”牛山已经可以看到弟子们聚落在一起的场景了,经过灵力滋养锻炼的双目,视距上要比小富贵高出许多。

    “牛师傅,我叫刘璋,爹娘都叫我小富贵,徐山主也叫我小富贵…你可以叫我小富贵。”这样想起来,小富贵还真的没有自我介绍过呢。说道这里,小富贵终于走到牛山身边了,虽然还是没有牵手,关系却比之前近了许多。

    牛山笑笑,又一次感受到做传功师傅的美好。这些从山底下刚上来的小萝卜头、小娃娃们,就是会做出一些大人们、修士们不会有的暖心举动。天真无邪,最脾人心肺。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其他人聚集的地方,这会正是娃娃们在学问堂听师傅上课的时候。牛山用些小法术窥探设置了禁制的学问堂内,只见龙绮梦说到一个点上了,这才敲门询问。

    几点灵力被弹到门窗上,引动了禁制的触发,这种不具备攻击性的灵力只会让屋内的铃铛摇曳,通知有人想要进来。龙绮梦用相同的法术往外看去,立刻就见到了牛山和小富贵,立即宣布暂时停止授业,为他们介绍新人。

    两人推门而入,牛山望向龙绮梦点头示意,小富贵则第一眼看见了坐在第一排的桂如兵和苏曼两人,不知为何,其他人都是六个人一行,就他们俩独立一行。

    “崩牙仔你气不气?我就说了他今天肯定会来。人家一看就是和徐山主一样玉树临风的存在,哪儿会过不了叩心选物两关。”在娃娃们的窃窃私语当中,苏曼这句话特别大声且清晰。

    坐在他旁边的桂如兵抽抽鼻子,挤出一个冷哼,说道:“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免不得要坐到最后一排去!”原来座位是如此安排,只是不知具体的规则是如何。

    解了个畜的小富贵跟在牛山身边,听龙绮梦说道:“这位是你们新的传功师傅,牛山。”紧接着的是一阵“牛师傅”的回应,然后又有人问毛飞人去哪儿了,龙绮梦只说他在修道上忽然有了明悟,已经不当传功师傅了。

    这话不假,只是没说全。小娃娃们没有追问,这事就算是揭过了。

    “这位是新上山的弟子,刘璋。”

    龙绮梦看了一眼小富贵,后者也懂意思,主动站出来说道:“我叫刘璋,家里人叫我小富贵。我可能也不比你们小,所以你们们也能叫我富贵。”他说话不徐不疾,看似有些腼腆,却始终没有失了大方的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