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宇传说〕〔大魔王索隆〕〔暹罗鬼影〕〔战国第一纨绔〕〔火影之医者日记〕〔巫师自远方来〕〔别吃那个鬼〕〔我的王妃我的国〕〔系统的神级小店〕〔斩龙〕〔烈日乌云刀〕〔最佳恐怖片导演〕〔诸天万界监狱长〕〔魔法者之师〕〔焚霜之歌〕〔重生之笑红尘〕〔盛宠令〕〔大清隐龙〕〔秘碟二十一〕〔我假装会异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第7章 冲动?
    ,!

    半个月后便是苏景与萧慕容的成亲大礼。

    萧慕容也因此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再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来子陵居。

    门外的木棉已经尽数凋谢,苏景坐在窗前,看着窗外一地的落红,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就连手中的书卷被风吹的带过了好几页也没有察觉。

    萧慕容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想起回来的时候鸣瑛偷偷在他身侧说的那些话,再看着苏景这呆愣楞的模样,萧慕容那双狭长好看的眼眸里,迅速升起几分寒意。

    宫里今日来了人给苏景量身,说是皇后娘娘特意指派了祥凤楼来完成王妃的嫁衣。

    全京师的人都知道,祥凤楼是专门给后宫娘娘们制衣的,向来只做女人的衣服。

    苏景就算出门再少,也不可能没听过祥凤楼。

    萧成凤,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便别怪本王日后给你树敌。

    长眸中的暴戾越来越浓,萧慕容站在门外,看着苏景,片刻后,这才将眸中的情绪敛去。

    快步走到苏景身侧,萧慕容看着正在发呆的苏景,沉默着将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王爷?”苏景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当下也没想到要去捡,抬头看着萧慕容,他似乎是有些惊讶。

    他果然是哭过了。

    长眸微暗,萧慕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苏景微红的眼角,唤了他一声:“苏景。”

    “在的。”苏景敛下眉眼,那张好看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难过情绪。

    萧慕容看着苏景颤动的长睫,片刻后,忽然邪肆的挑了挑唇角,问他,“你说,自己宠爱的王妃遭到如此折辱,作为一个冲动而不会掩饰情绪的王爷,他该怎么做?”

    好看的眼眸微微睁大了些,苏景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萧慕容话里的意思。

    抬手握住萧慕容的手腕,苏景对着他摇了摇头:“还请王爷,不要那样做。”

    “可若本王不那样做,岂不证明本王从前的冲动不顾大局都是装的?”萧慕容收起笑容,轻柔的在苏景额头上吻了吻,再没多说些什么,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萧慕容,确实不如外在传言中那样。

    所有人,都会为低估他而付出代价。

    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扬起苏景的衣袍和长发。

    看着萧慕容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苏景静默了许久,随后弯下身去,将地上那本书捡了起来。

    再次坐回到窗前的椅子上,苏景呆呆的看着窗外许久,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低头将脸埋在了掌心里。

    苏景想,他好像是喜欢上萧慕容了。

    很喜欢。

    ……

    ……

    还有半刻钟就是宵禁时间。

    守着宫门的士兵终于松了口气。正想跟对面的哥们聊聊天,这时候,一阵马儿嘶鸣的声音响起,一个黑影迅速的从他们身旁掠过,进了宫门。

    “那是谁?”新来的年轻士兵今日刚刚上任,并不清楚这宫里的事,只得问身旁的前辈。

    “看到那匹马身上的毛色分布了么?”年长的士兵向来是知道的多些的,见新开的小辈虚心向自己讨教,心里顿时觉得颇有成就,自然愿意将经验分享,“那匹马通体漆黑,只额前一个菱形区域和尾巴尖上的毛色是白色的。放眼整个大陵,只有昔日的战神,裕王殿下的乌菱才有此等毛色分布。”

    “那刚刚过去的,是裕王殿下?”新来的士兵有些惊讶,“可再过半刻钟,就要关宫门了,裕王殿下现在进宫……”

    “小子,劝你还是少猜测为妙。”没等那新人说完,另一个士兵就打断了他的话,“裕王殿下现今可正受圣上荣宠,他的事,可不是我们这等身份的人能置喙的。”

    ……

    ……

    盘龙殿里,萧承麟坐在床榻前,看着台阶下跪着的萧慕容,脸色难看,“说说看,这么晚了冲进宫里是为了什么!”

    萧慕容抬起头去看着萧承麟,脸上的情绪好像还未褪去,像是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些欠妥一般,直着的身子终于有了些松软迹象。

    “是儿臣冲动了,还望父皇见谅。”

    “你冲动的次数还少么?”萧承麟见萧慕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说说看,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你这么晚了还冲进宫来?”

    萧慕容抬头看了眼萧承麟,抿了抿薄唇,似乎还有些犹豫。

    付和善一见这情形,连忙出声道:“皇上疼爱王爷,不会因为王爷一时冲动就怪罪的,若王爷当真碰到什么事情,便说出来罢。”

    萧慕容看了看付和善,再偏眸看了眼没有出声的萧承麟,顿了顿,这才说道:“儿臣知道皇后娘娘不喜儿臣,所以通过指派祥凤楼来帮慕容的王妃制衣来讽刺儿臣娶的是男妻,倒也无可厚非。”

    “竟有这等事?”萧承麟一听萧慕容说完,顿时就明白他是为什么而来,虽说在萧慕容来之前他就知道这件事了,但他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冷着脸对付和善说道,“去安宁宫将皇后叫来。朕倒要问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是。”付和善应声离去。

    ……

    安宁宫离盘龙殿不远,皇后很快就从殿外走了进来。

    抬眼看了看萧承麟那冷冷的脸色,再偏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萧慕容,萧成凤很快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弯了弯唇角,保持着端庄的模样,微微对萧承麟欠了欠身子,萧成凤柔声道:“皇上唤臣妾所为何事?”

    “皇后娘娘。”萧慕容见到萧成凤,脸上似乎有些不快,但还是忍耐着,对萧成凤行了礼。

    “起吧。”萧成凤对萧慕容抬了抬手,轻声道。

    “成凤。”这时候,萧承麟出声问道,“你可是指派了祥凤楼去给裕王妃制衣?”

    萧成凤弯了弯唇角,回话道:“是。”

    “你知道裕王妃是男儿身,为何还请的祥凤楼?”

    “原本臣妾也有些犹豫的,但转念一想,陵国自建国以来,王爷和王妃的服饰都有规定,况且,此前从未出现过男妃。其实臣妾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礼制不可更改,这才……”说到这儿,萧成凤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头看向萧慕容,问道,“难道,慕容深夜进宫,是因为这事?”

    “可让苏景嫁给儿臣已是委屈了他,又怎能真将他当做女子对待?”萧慕容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握住衣袖,片刻后,才出声道。

    “慕容当真动心了?”萧承麟将萧慕容的神情看在眼里,那双历经沧桑的龙目里,不知是划过了什么情绪。

    “是。”萧慕容再次跪在萧承麟身前道,“还望父皇能帮帮儿臣。”

    萧承麟看着萧慕容许久,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示意付和善去将他扶起来:“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息些。除了上阵杀敌,便是儿女情长……”说到这儿,他似乎是有些无奈,可若是仔细看去,还能从他的眼眸里寻到一丝精光。

    “也罢也罢……”摆了摆手,萧承麟转头看向萧成凤:“皇后,裕王妃的服饰便不要按着礼制了,具体情况你安排便是。”

    “是。”萧成凤欠了欠身子,应承了。

    “那便没什么事了。”抬手揉了揉额头,萧承麟对萧慕容和萧成凤说道:“朕乏了,你们都退下罢。”

    “是。”萧慕容抬头看了眼萧承麟,随后弯身下去,收敛起眸中情绪,行了个礼,慢慢退出了盘龙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