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戏妖孽男〕〔斗朱门〕〔星云叹〕〔仙灵历练场〕〔幸得识卿桃花面〕〔爆款娇妻限时购:〕〔婚路漫漫:妻子的〕〔帝国老公狠狠爱〕〔医武兵王俏总裁〕〔霸主召唤系统〕〔帝临鸿蒙〕〔至尊小仙医〕〔豪门专宠:偏偏就〕〔重生蜜爱:霸道祁〕〔无敌娱乐王〕〔重生甜妻:狠会撩〕〔道长你专业点〕〔异世界的大懒人〕〔我可以吊打全游戏〕〔王牌渡灵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第22章 灵蝉
    ,!

    抬手轻轻抚过苏景汗湿的脸侧,萧慕容用鼻子抵住苏景鼻尖,轻轻在他唇侧吻了吻,随后伸手将他横抱了起来:“可是太累了?”

    苏景伸手搂住萧慕容的脖子,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是为夫做的太过。”轻轻咬了咬苏景的鼻尖,萧慕容愉悦的勾起唇角,抱着苏景往内阁走去,“也怪阿景太诱人。”

    脸上的温度瞬间又拔高了几度,苏景却是不明白,为什么慕容总有办法能让自己羞赧。

    ……

    ……

    温热的流水轻轻划过皮肤,带去些许疲惫。

    苏景靠在萧慕容怀里,任由他鞠水淋在自己肩膀上。

    抬头看着萧慕容温和的侧脸,苏景只觉得,能得到这样一个人的宠爱,当真是此生最幸福的事情。

    突然,从心口处传来一丝疼痛。

    苏景心下惊讶,却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感觉,就同今晨所遇到的一样。

    可是……

    微微皱起眉头,苏景却是不明白,绫罗之痛既已经提前,如今却又为何再次毒发?

    身体的感知愈来愈强烈,当下也顾不得缠好纱布的双手沾不得水,苏景忍着从心口蔓延开来的疼痛,抬手握住萧慕容的手腕,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与平时无异。

    “怎么了?”萧慕容的手腕被苏景握住,连忙反手将苏景沾到水的手给带出了水面。

    “王爷也累了,便让阿景自己来罢。”苏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秀气的眉头却紧紧皱成一团,握住萧慕容手腕的那只手也不自觉的用力了些。

    鲜血透过湿透的纱布溢了出来,滴落在水面上,顺着缓慢的水流扩散开来。

    萧慕容低头看着苏景苍白的脸,长眸中闪过一抹暗沉:“阿景,你瞒着我什么?”

    苏景抬眸看着萧慕容的眼睛,摇了摇头。皓白的牙齿用力咬着下半边嘴唇,他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你不说,我总有办法。”抬手轻轻按住苏景被咬的发白的下唇,萧慕容看着苏景眸中的坚毅,目光深沉。

    伸手将一旁的衣服扯过来盖在苏景身上,萧慕容带上内劲朝外边喊道:“来人。”

    鸣琮很快出现在萧慕容身前,单膝跪地:“王爷。”

    “去将灵蝉拿来。”萧慕容深深的望着苏景,沉声道。

    听到灵蝉一词,鸣琮似乎是有些讶异,但良好的素养让他没有多问,见萧慕容神色认真,当下不敢做任何停留,转身往门外走去。

    鸣琮很快便又从外面走了进来。

    将灵蝉送到萧慕容手里,他小心的偏眸看了眼萧慕容怀中神色痛苦的苏景,似乎是有些犹豫。

    接过锦盒,萧慕容冷声对鸣琮说道:“退下罢。带人守好子陵居。”

    顿了顿身子,鸣琮抬眼看着自家王爷那冷然的神情,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快速的转身退出了内阁。

    ……

    ……

    灵蝉,子母蛊。

    苏景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此蛊的相关记载。

    此蛊分子蛊和母蛊,必须分而食之。服用后对人体无害,唯有一点,母蛊能感受到子蛊宿体所承受的所有疼痛,并产生共鸣,将之反馈给母蛊的宿体。

    好看的眼眸中涌起一阵雾气,秀气的眉毛因疼痛而紧紧的拧在一起,苏景已被绫罗折磨的脱了力。

    看着萧慕容将那两颗红色的药丸取出,他连忙伸出手去,用仅有的一丝气力,紧紧握住萧慕容拿着灵蝉的那只手。

    “不要。”摇了摇头,苏景无声的对萧慕容说道。

    俯身将灵蝉放入口中,吞下母蛊,萧慕容看着苏景的眼睛,片刻后,低头贴上了他的嘴唇。

    “若阿景不说,为夫便陪你一同承受。”

    泪水顺着眼角划下,苏景抬眼看着萧慕容认真的长眸,终是叹息道:“绫罗,是绫罗。”

    却不想,萧慕容却抓准了他张开唇的这个空隙,直接将子蛊喂进他嘴里。

    “萧慕容!”苏景无奈至极,竟是气的喊了他全名。

    勉强压下身子对疼痛的清晰感知,萧慕容似是轻笑了一声。

    “你夫君可不是什么说话算话的正人君子。”抬手抚过苏景脸侧,将苏景的头压在自己肩上。萧慕容狭长的眼眸中,逐渐变得风起云涌。

    苏毅然,你竟敢用绫罗。

    “……”苏景将额头抵在萧慕容的肩膀上,从四肢百骸传来疼痛却让他说不出话来。

    “阿景。”长眸中闪过一丝心疼,萧慕容紧紧皱起眉头,强压下母蛊反馈而来的疼痛,沉声对苏景说道,“若是受不住,便咬我。”

    他们两现在所有的疼痛感知,都是同步的。

    手上的纱布因为被浸湿的原因而脱离了手指,伤痕累累的指尖因为太过用力而崩裂出了鲜血。

    可此时的苏景却顾不得这些,抬手抚上萧慕容的脸,苏景抬眸看着萧慕容极力忍耐的模样,轻声道:“又是何必……”

    绫罗之痛,一次比一次更为严重。

    若是此毒不解,他将与他一同承受这些。

    “夫人待为夫情深,宁可忍受绫罗之痛也未将凤令交出。”抬手握住苏景放在自己脸侧的那只手,萧慕容看着苏景的长眸中满是心疼,“你说我又是何必?”

    他果真早已有所猜测。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苏景看着萧慕容的眼睛,咬唇沉默了许久,片刻后,终是叹息出声。

    这个人……

    谁说权贵情薄,多痴心错付。

    抬手用力搂住萧慕容的肩膀,苏景一直忍耐着的情绪终是有了崩裂的迹象:“慕容,我受不住了……”

    在他面前,他开始舍弃自己的坚强。

    “咬我。”用力搂紧苏景,让他跟自己完全贴合在一起,仿佛这样就能将之融入骨血一般,“阿景,我在这里。”

    那人低沉的声音就像是有强大力量一般,将他心里那座坚毅的城墙给击的粉碎。

    泪水就如决堤一般落了下来,疼痛难忍,他终是再也忍不下去。

    没关系的苏景。

    便让他看到最难堪脆弱的你又如何。

    用力咬住萧慕容的肩膀,苏景低低的哭泣着,片刻后,终是仰起脖子大声的喊叫了出来。

    ……

    征战数年,刀口舔血的自己尚承受不住这疼痛,他的阿景又如何受的住。

    低眸看着苏景尚在流血的手指,萧慕容的目光中瞬间升起浓浓杀意。

    难以想象,他的阿景是独自承受过绫罗初痛的。

    苏毅然……

    你当真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