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戏妖孽男〕〔斗朱门〕〔星云叹〕〔仙灵历练场〕〔幸得识卿桃花面〕〔爆款娇妻限时购:〕〔婚路漫漫:妻子的〕〔帝国老公狠狠爱〕〔医武兵王俏总裁〕〔霸主召唤系统〕〔帝临鸿蒙〕〔至尊小仙医〕〔豪门专宠:偏偏就〕〔重生蜜爱:霸道祁〕〔无敌娱乐王〕〔重生甜妻:狠会撩〕〔道长你专业点〕〔异世界的大懒人〕〔我可以吊打全游戏〕〔王牌渡灵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第23章 你要出门么?
    ,!

    明黄烛火轻轻晃动,将两人交织的影子印在一旁的墙面上。

    苏景侧身趴在床边,看着萧慕容修长的手指带着白色纱布穿过自己的指尖,将纱布一层层的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

    目光划过他细致俊美的眉眼,最后落在他左肩上的伤口处。

    两排牙印深深的印在他的肩膀上。伤口很深,还在流着血。鲜血顺着肩胛滑落,途中路过一道很深的疤痕,最后滴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上。

    “疼么?”伸出另一只还未开始包扎的手轻轻抚上那排牙印,苏景偏头看着萧慕容问道。

    “不疼。”正在缠绕纱布的手似乎是顿了顿,萧慕容眼睛都没眨一下。

    葱白的手指顺着那排牙蝇落到肩胛处的那道伤口上,用指尖在那道狰狞的伤疤上来回轻抚,苏景轻声道:“当时一定很疼。”

    以往行房都是一时情动,萧慕容从不将衣服褪尽,他也未曾注意到这些。如今仔细看着,却发现他身上许多伤疤。

    “尚在可忍受的范围之内。”长睫低敛,遮去眸中深邃,萧慕容将手中的纱布轻轻打上一个不易松开的结。

    “那这儿呢?”苏景的手移了位置,轻轻贴在萧慕容的胸口左侧,离心脏最近的那个位置上。

    这道疤痕最深最长,也最危险,看这模样,应当有些时候了。

    好看的眼眸中升起几分心疼,苏景只听说裕王萧慕容自小在边关长大,征战多年,有战神之名,却是不知道,这背后的代价竟是如此之大。

    “若是再偏离一寸……”

    “若是再偏离一寸。”两人好似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开口。

    苏景抬眸望向萧慕容,顿了顿,苍白的脸色上逐渐沾染上一抹红。

    贴在他心口上的这只手白皙修长,不同于女子那般细滑,却不知为何,总让他觉得柔软温和。

    抬手握住苏景的那只手,萧慕容望着苏景,目光深沉:“若是再偏离一寸,当见不到阿景。”

    微微抬起眼眸对上萧慕容的眼睛,苏景从他眸中看到了自己影子。

    低垂下眼睑,敛去眸中水光,苏景伸手攀住萧慕容的肩膀,俯身轻轻吻上离他心口半寸的那道伤疤。

    低垂下眼眸,看着苏景的动作,萧慕容的长眸中划过一抹幽光。

    他的阿景向来害羞,何时这样主动过?

    轻叹出声,任由苏景温热的舌头小心的舔舐过他的伤口,萧慕容看着苏景愈来愈红的侧脸,终是没有阻止他。

    纵是认定了他,可两人从前的经历却都不允许自己将心完全交付与对方。

    唯有慢慢往前迈步,小心而遮掩着让对方看到自己心意。

    只有得到回应,方才会往前迈的更多一些。

    绫罗之痛,让他看到阿景最真挚的心意,与之同受痛苦,便是自己对此做出的回应。

    深邃的长眸里清晰的印出苏景的影子,低头在苏景的头顶轻轻落下一吻,萧慕容靠在他耳侧,轻声对他说道:“阿景的脆弱,为夫收下了。”

    那瘦削的肩膀似乎是轻轻颤动了一下,萧慕容看着苏景被长发遮去大半的脸颊,忍不住轻轻扬了扬唇角:“为夫的脆弱,往后也请阿景好好收纳。”

    在他心里,自己一定是被重视着的。

    抬头看着萧慕容的眼睛,片刻之后,低垂下眼睑,敛去眸中湿意,苏景将头抵在萧慕容胸前许久,方才轻声道:“嗯。”

    ……

    ……

    也不知是不是之前的疼痛让他失了睡意,苏景夜里一直睡不着。

    见苏景确实失了睡意,萧慕容便让他枕在自己腿上,学着幼时母妃哄自己睡觉的姿势,靠在床头,将手中的杂记换了一只手拿着,空出左手来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抚着苏景的后背。

    这当是哄孩子的做法,可苏景并不是孩子。

    脸上升起几分羞赧,苏景原本还想着该如何同萧慕容说明白。可等他无意之下借着灯光看到萧慕容微红的耳尖时,他便不再拒绝。

    是了。

    萧慕容不会哄人睡觉,也从未哄过谁,这般情况,怕也是他从记忆中找寻出来的。

    即是如此,他想哄他,即使再羞赧,他也愿意跟个孩子一般趴在他身上,任他哄着。

    ……

    ……

    暗鸦进来的时候,苏景已经有了些睡意,听到帘帐外有人轻声说话,他便又很快清醒了过来。

    “你要出门么?”抬手环住萧慕容的腰身,苏景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适应灯火的亮度。

    “嗯。”伸手摸了摸苏景脑后的长发,萧慕容回答道,“去一趟尚书府。”

    尚书府。

    微微顿了顿身子,苏景松开了萧慕容,从床上爬了起来,跪坐在萧慕容的身侧:“去做什么?”

    可其实,他不问也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抬手扣住苏景的腰身,萧慕容敛下长睫,遮去眸中幽深,扬唇道:“自然是去要解药。”

    好看的眼眸淡淡的落在萧慕容的脸上,苏景想到刚刚暗鸦说的那些话,顿了顿,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

    “夫人可还有什么交代?”抬眸看到苏景轻抿的嘴唇,萧慕容伸手将他的头往自己身前压了压,吻了吻他的唇瓣,笑着问道。

    “暗鸦说,大皇兄和二皇兄的人也在。”将头抵着萧慕容的额头,苏景皱起了秀气好看的眉毛。

    “嗯。”目光落在苏景皱起的眉头上,萧慕容的长眸中有一抹暗芒转瞬即逝。

    阿景那般聪明,他一定,猜到了什么。

    不过阿景若是按他所想的那样猜,也好。

    毕竟有些事,他并不想让阿景知道。

    “那……”苏景抬眸看着萧慕容的眼睛,顿了顿,主动低头在萧慕容唇上吻了吻,随后又好像觉得这样可能不太够,又咬了咬他的嘴唇。

    做完这些后,苏景才快速的起身离开萧慕容,转过头去道:“便小心些。”

    长眸中划过一丝愉悦,萧慕容凑近苏景,果然见着他又红了脸。

    轻轻在他红红的侧脸上吻了吻,萧慕容带着笑意,沉声道:“那夫人便在家等为夫回来。”

    “嗯。”低垂下眼眸,认真的看着身下的被褥,苏景不敢偏头去看萧慕容。

    直等到身边那抹温热已经远去后,苏景这才回过头来。

    好看的眼眸深深望向子陵居门口的方向,苏景跪坐在床上,静默许久之后,终是轻轻叹息出声。

    其实,自祠堂里被迫吃下绫罗之时,看到父亲背后的黑衣人初始,苏景便知道,父亲活不长久。

    功高盖主,势大翻天。

    这是权势竞争之中,最为忌讳之事。

    只是,他只知父亲日渐崭露野心之后定会被太子和二皇子盯上。

    却不知,大限之日,会在今日。

    新婚之夜,出嫁之时,他也曾念血缘之亲,劝他收敛。

    可如今看来,他却是自信太过,未曾将他的劝诫放在心上。

    ……

    ……

    只是,若尚书府变故当真是在今日。

    如此一来,慕容去尚书府,却是在淌一趟浑水。

    低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缠好纱布的双手,苏景那双好看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浓浓担忧。

    怪便怪他当日算错一步,未料到父亲如此胆大,竟对他用了绫罗。

    也怪他承不住痛苦,让慕容发现自己中毒之事。

    ……

    只是,为何敲要在今日?

    慕容明白这形势,定然知道解药一事,刻不容缓。

    他也明白这形势,所以他知道他拦不住慕容。

    可毕竟,圣心难测。

    若是大皇子和二皇子联手将此事栽给慕容……

    慕容本就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却不知此次,会是如何结局。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凌天至尊〕〔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