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X迷雾〕〔华娱特效大亨〕〔重生八零小娇妻〕〔亡灵捏造师〕〔许若的骷髅先生〕〔庶难从命〕〔小师叔又开挂了〕〔将军家的书童〕〔一世独尊〕〔恶魔就在身边〕〔房产大玩家〕〔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拾荒幸存者〕〔99次逃婚:顾少,〕〔女帝家的小白脸〕〔校花的最强仙帝〕〔豪门第一宠:少奶〕〔武道进化〕〔战宠入侵〕〔怒指苍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35.醉酒后的可爱苏景
    “师父现在何处?”萧慕容抬手随意的翻了翻那本书, 随后又将他还给了林言渟。

    “师父的脾性,你还不清楚么?说是要来看看徒媳妇,却一直未到。想来准是一路上吃喝玩乐着过来的。”小心翼翼的接过萧慕容递过来的那本书, 林言渟道,“不过,照大白送信过来的日子推算, 师父现今所在之地与京师应当只相差不过五天路程, 下月便能到了。”

    说着, 他也翻了翻手中的书, 问萧慕容:“怎么,你不准备看看?”

    “看过了。”萧慕容偏头看了眼林言渟手中的书,淡声道。

    “就这样。”林言渟抽了抽嘴角, 学着萧慕容之前翻书的模样翻了翻手中书本, “这就算看过了?”

    “不然?”萧慕容偏眸看向林言渟,反问。

    “也罢。”低眸与萧慕容对视良久, 林言渟终是认了输,“我只想着万草集难得问世,却不曾注意到你对此无甚兴趣。”

    “现在知道,也不算晚。”扬了扬唇角,萧慕容没再看林言渟。

    转头看着恭敬侯在一旁的暗影, 沉默片刻,萧慕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 突然开口问他:“你此次去往晋城, 可是择北岳而行?”

    “是。”暗影突然被问话, 顿了顿身子,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回应道。

    “北岳那条山道途经北阳。暗章留在北阳已有半年之久,你俩向来感情深厚。”看了眼暗影微微低垂着的眼眸,萧慕容又重新将之前看到的那本杂记翻开,似是十分随意的问道,“经过时,可与他有过联系?”

    暗影在萧慕容提起北阳之时便知道,这事瞒不过王爷,当下也不准备辩解,连忙走到书桌前方,单膝下跪,“暗影知罪,听凭王爷责罚。”

    裕王府暗卫的规矩第一条便是执行任务之时不行与任务无关之事。

    这次他择道北岳,虽说是因任务所需,可在经过北阳之时与暗章喝过一杯却也是事实。

    虽然并未耽误王爷交下的任务,但确然违反了规矩。

    所以,他自是甘愿领罚。

    “起罢。”萧慕容低眸看着手中的书,头也未抬,“回去之后去暗鸦处领罚。”

    “是。”

    “嗯。”把手中这一页的内容看完,又不疾不徐的将书翻过一页,萧慕容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起身的暗影,“关于皇陵那两位,暗章可有跟你透露什么?”

    “太后那边尚无动静。”暗影听到王爷问话,不敢迟疑,连忙站直了身子,“不过,听暗章的意思,萧太妃那边,近期似是与外边有了联系。”说着,他抬头看了眼萧慕容,顿了顿,方才继续道,“至于更多的,暗章还未探查明白,是以未曾告知。”

    他又怎敢告知王爷,暗章当时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便是这点消息,也是自己通过暗章那只言片语总结而来。

    “嗯。皇陵不比寻常之地,巡防严密。暗章能探得这些,已是难得。”没去注意暗影的神情,萧慕容低眸看着手中杂记,却像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似得,又往后多翻了几页。

    “怎么?”林言渟见萧慕容这般模样,也来了兴致。

    “这本杂记,是仿抄之作。”来回将手中的书翻到某几个固定页查看片刻之后,萧慕容合上手中杂记,对着林言渟挑了挑唇角,“若不是周游杂记的真本有所缺失,这本仿抄的杂记,本王还当真分辨不出真假。”

    “竟是仿了字迹?”林言渟似是来了兴致,当下将手中万草集放下,接过萧慕容递过来的那本书翻看起来。

    “连你也差点辩不出来,倒真是个能人。”拿过杂记,仔细翻看过之后,林言渟又将书递回给了萧慕容,“不过,见那最后几页字迹,似是近期抄誊上的,对此,你心中可有人选?”

    “嗯。”接过杂记,将它压在桌面上,萧慕容沉思片刻之后,又微微扬了扬唇角,“若是本王猜的不错,明日便能见分晓。”

    “看你唇角笑意,我也猜到一二。”林言渟偏眸看着萧慕容唇角那抹温和,不知为何,竟是觉得后背似有冷风拂过,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重新将万草集拿了起来,为转移话题,他便问萧慕容方才暗影所说之事:“太上皇仙逝之后,太后与太妃当亲守皇陵三年。如今方才过去一年半,你怎地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

    眸中暗沉一闪而过,萧慕容低眸看着身前的紫檀木案桌,许久之后,方才沉声道:“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听着萧慕容这话,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林言渟也跟着沉默起来。

    为让皇上安心,慕容便不得不装成智谋不足,冲动太过的模样。

    此后,若是再加上其他人……

    想到皇陵之期后,慕容即将要面对的那些,便是连一向乐观的林言渟也深沉了起来。

    ……

    ……

    “哐当!”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那声音,似是铁碗被打翻在地而发出的。

    停顿了片刻之后,对方似是觉得自己创造出来的动静不够大,随后又是接连几声“哐当!哐当!哐当!”似是让铁碗在地上滚动。

    暗影连忙回头望向萧慕容,等待指令。

    而萧慕容则是转眸看向身旁神色尴尬的林言渟。

    “是大白……许是我给它的肉吃完了……我出去看看!”林言渟被萧慕容盯得难受,说着,连忙转身往门外走去。

    “哐当!哐当!”这时候,门外又传来几声铁碗滚动的声音。

    林言渟回头看了眼萧慕容脸上的冷然神色,连忙加快了步伐。

    萧慕容看着林言渟走出门去,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也起了身。

    “下去罢。”偏眸看了眼暗影,萧慕容只留下一句话,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

    ……

    子陵居尚且还是一片漆黑。

    许是大白制造出来的响动并未吵醒阿景。

    萧慕容来到子陵居门外,伸手制止了正要行礼的鸣琮之后,抬手轻轻的推开了门。

    反手将门关上,来到床前,萧慕容掀开帘子看了看,见苏景还在睡,当下便放下心来。

    褪去衣袍,萧慕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转眸看着脸朝这边侧身睡着的苏景,他正准备抬手将他搂进怀里,却不想,原本还闭着眼眸的苏景却微微睁开了些眼睛。

    “慕容。”伸手抱住萧慕容,苏景往萧慕容这边挪了挪身子,半眯着眼睛轻声叫了他一声。

    “嗯,我在这里。”浓烈的酒气带着苏景身上特有的兰香扑面而来,萧慕容低眸看着又重新闭上眼睛,自动往他怀中钻的苏景,抬手摸了摸他脑后长发,忍不住轻轻扬了扬唇角。

    日后,当教会阿景饮酒。

    “你刚刚不在。”许是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苏景又动了动身子。

    “嗯。刚刚出去了一趟。”萧慕容见苏景闭着眼睛靠在他怀中的乖巧模样,当下也不知是为何,心底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化开了一般,那滋味,令人觉得欣喜,“尚有事情要处理。”

    “那,处理完了么?”沉默片刻之后,苏景睁开了眼睛,借着窗外照进的微弱月光,抬眸看向萧慕容,问他。

    “嗯。”萧慕容低眸看着苏景带着点点迷雾的眼眸,心下一动,便俯身吻上他那单薄的嘴唇。

    ……

    ……

    “慕容……”抬手轻轻抵住萧慕容胸口,苏景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原本就因饮了太多酒而变得微红的双颊因为缺氧的缘故,变得更红了些,“我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因为情动而变得更加低沉的嗓音自苏景耳侧响起,萧慕容温热的嘴唇已经触碰到他的耳尖。

    “你……”秀气的手指紧紧攀住萧慕容后背,苏景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沉默许久之后,这才微微支起身,靠近到萧慕容耳边,小声问他,“慕容,可是不能完全接受阿景的身体?”

    伸手揽住苏景腰身,转了个身,让苏景趴在他身上,与之对视,萧慕容问苏景:“阿景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被迫趴在萧慕容身上,为了让自己的身子稳定些,苏景不得不用手撑在萧慕容的肩膀上。

    “若是慕容当真不介意阿景怪物之身……”

    双颊在此刻骤然升温,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苏景低垂下眼眸,看着萧慕容衣服上的暗纹,沉默许久之后,方抬起眸来,看着萧慕容的眼睛,轻声道:“若非如此……慕容却又为何从不碰阿景前边……”

    “阿景……”听着苏景说完,萧慕容忍不住轻笑出声。

    抬手抚上苏景滚烫的脸颊,修长的手指顺着脸侧滑行到他的后脑处。

    轻轻将苏景的头往下压了压,吻上他唇角,萧慕容忍着笑意,低声对苏景说道:“若是阿景当真想知晓,便等明日,为夫再告诉阿景,可好?”

    阿景现今还是醉着。

    若他当真在意这个问题,等明日酒醒,他便告诉他问题的答案。

    “明日?为何要等明日?”苏景似是有些疑惑,微微歪着脑袋看着萧慕容,就连害羞都忘记了。

    “因为,阿景困了。”抬手摸了摸苏景脑后长发,萧慕容看向苏景的长眸中满是宠溺。

    低眸对上萧慕容眼睛,苏景不疑有他,乖巧的点了点头,道:“那,你明日说与我听。”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君临星空〕〔枕上名门:腹黑总〕〔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