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东方玄奇故事〕〔会穿越的道观〕〔教导异界娱乐圈〕〔竹鼠召唤系统〕〔明末抉择〕〔天降系统妹妹〕〔秦吏〕〔篮坛记〕〔八零军嫂是神医〕〔晚安,总裁大人〕〔主角崛起〕〔有鬼赶紧跑〕〔扶一把大秦〕〔全能巨星奶爸〕〔墨少,亲够了吗〕〔进化之眼〕〔魔王的另类进化〕〔上仙您的外卖到了〕〔软,化,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39.九容
    二皇兄今日所为, 虽依旧避不开会被父皇的怀疑可能, 可他那样做, 却能让父皇难下定论。

    天心莲一事, 便必定会因此而被搁置。

    “啪嗒”一声, 将手中黑子放下棋盘, 萧慕容低眸看着摆放在他身前已经落下大半棋子的棋盘, 眸中深邃, 却是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哗~”

    这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马车被迫停下, 车身剧烈的摇晃了一下,桌上棋盘随着马儿的嘶鸣应声落在地上, 棋子散落一地。

    “前边出了什么事?”萧慕容低眸看了眼地上散落的棋子, 随后掀开帘幕往外看去。

    “王爷。”这时候,鸣瑛从前边走了过来, 怀里还抱着一个眼睛红红的小姑娘,“前边似是有人闹事, 推搡之间人群涌动,不小心将这小姑娘给撞倒在路口, 正好咱们王府的马车要路过……”

    说到这儿,鸣瑛小心的抬眼看了眼萧慕容,有些心虚道:“不过王爷放心, 属下及时勒住了马, 并未将她伤着……”

    “下次在街上, 不许疾驰。”萧慕容偏眸看了眼鸣瑛怀中那似乎是被惊吓过度的小姑娘,片刻之后,转眸望向鸣瑛,言语间,尽透露出一种不容拒绝的威严。

    以往他喜欢疾驰王爷也未制约过他什么,可如今……

    低眸看了眼怀中的小姑娘,鸣瑛轻轻叹了口气,自知理亏,只好怏怏道:“是。”

    可是转眼一看,怀中这小姑娘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虽是受了惊吓,可现在缓过来之后,却一直未曾大哭,反而是盯着自家王爷一脸的好奇。

    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致,弯起唇角,鸣瑛正准备说些什么,却不想,他怀里的小姑娘却是先开了口。

    “我,我见过你……”

    “哦?”听着这还带着几分奶气的声音,萧慕容又重新转过眸来,看向了鸣瑛怀里的那个小姑娘,“你在何处见过本王?”

    那小姑娘不过四五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小碎花裙子,不知是之前受了惊吓,还是别的原因,此刻,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还带着些许泪花。

    见萧慕容偏过头来看她,她也不怕生,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的回答道:“也是在这处,你那时候还抱着一个很漂亮的大哥哥,两个人一起骑马马。”

    “娘亲说,你是我们大陵的守护神。不仅将坏人拦在外头,还……”说到这儿,许是之前哭久了,小姑娘又止不住的抽噎了一下,方才继续道,“还会把晚上大哭的小孩抓起来,关进黑黑的房子里,不给饭吃。”

    “噗嗤~我说她怎么一见到王爷就不哭了,原是……”听到这儿,鸣瑛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但等他抬眸对上萧慕容那冷然的目光时,他便迅速的收了脸上笑意。

    “你叫什么名字?”收回落在鸣瑛身上的目光,萧慕容又重新看向那小姑娘,问她“你的娘亲呢?”

    小姑娘捏了捏手里那朵大红花,脆生生的回答道:“我叫小金铃。刚刚那边不知怎么的,来了许多人,只一转头,娘亲就不见了。”说到这儿,小姑娘许是想到了娘亲,嘴巴扁了扁,眼睛一红,又有了想哭的趋势。

    可是她却并未真正哭出来,相反的,还转头一直往萧慕容这边看。

    鸣瑛一见这情形,自是知道小姑娘是害怕,当下便对她说道:“那哥哥带你去寻娘亲好不好?”说完,他转头望向萧慕容。

    “去罢。”萧慕容看了一眼那偷偷往他这边瞄,怎么也不敢哭出来的小姑娘,似是微微顿了顿,随后转眸看向鸣瑛淡声对他说道。

    “好。”小姑娘乖巧的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眼鸣瑛,然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眼萧慕容,眨了眨眼睛,犹豫片刻后,她将手里那朵大红色的花递给了萧慕容:“这花送你。”

    萧慕容看了小姑娘一眼,随后又低眸看了眼小姑娘手中那朵花枝已经被捏熟的大红花,顿了顿,终是伸出手去接了。

    “你一点儿也不吓人。”小姑娘见他接了花,也不知怎么的,又笑了起来。

    这时候,前边又传来一阵嘈杂声音。

    萧慕容示意鸣瑛先带小姑娘离开之后,便唤来了鸣琮。

    “王爷。”鸣琮很快就出现在萧慕容身前,恭敬行礼,“有何吩咐。”

    “去那边看看。”

    “是。”

    ……

    ……

    等到马车行过那路口之后,鸣琮方才打探完消息,追赶上来。

    “王爷,在那边的,是苏毅然的二公子和林大人的大公子。”因现今赶车的不是鸣瑛,所以马车是缓缓前行,鸣琮追赶着,倒也不费力。

    “苏慎之?”听着鸣琮的回话,正低眸看着手中那朵大红花的萧慕容似是微微顿了顿,停下了转动花朵的那只手。

    “是。好像是两人起了口角。”鸣琮说着,不知为何,又想起昨日王爷自尚书府抱着王妃出来时脸上的表情,顿了顿,便又问道,“王爷,这苏慎之……”

    “在那件事情未结束之前,暂且先让暗涯带人继续盯着。”知道鸣琮是想问什么,萧慕容很快便给出答案。

    “而待那事结束之时……”漫不经心的将手中那朵花放置在桌子上,想到昨日灵堂之上阿景那有些凌乱的前襟,萧慕容那双深邃的长眸里,逐渐升起浓浓暴戾,“苏慎之,本王要的,可不止是他那双手。”

    ……

    ……

    萧慕容回到子陵居的时候,苏景正坐在门外看书。

    金色的阳光透过那枝叶繁茂的槐树叶子,细细碎碎的打在那容姿绝色的青年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恬静。

    若是,他身旁,没挨着一只粘人的白色大鸟便好了。

    “阿景。”眸中暴戾一闪而过,萧慕容快步走上前去,将苏景从台阶上抱了起来。

    很自然的伸手将那只挨着苏景的白色大鸟从苏景身旁给推开,萧慕容转眸寻到蹲在一颗木棉后躲躲闪闪的林言渟,与之目光相对。

    林言渟,你竟敢将大白带到子陵居。

    很好。

    本王会记得。

    “慕容?”苏景刚刚听到萧慕容喊他名字,还未来的及抬头,整个人便被人从台阶上提抱了起来,换了个位置站着。

    大白被萧慕容推开,当下很不乐意,挥了挥翅膀,换了个方位,又挨到了苏景身侧,不仅如此,还微微侧了侧头,想用它那圆圆的大脑袋去蹭苏景的手背。

    单手揽着苏景侧了个身,抬手扼住大白的鸟脖子,萧慕容低垂下眼眸看着大白,那深邃的长眸中,划过一抹危险:这个人,是本王的,你碰不得。

    那只被扼住脖子的大白雕就好似通人性似得,对上萧慕容眼眸不过片刻,它便好似明白他心中所想,再不敢造次,而是怂巴巴的往后退了两步,以示诚心。

    松开大白,萧慕容再未搭理它,抱起苏景就往子陵居内走去。

    抬手搂住萧慕容脖子,苏景看了眼台阶下可怜巴巴的大白,随后又转眸看向萧慕容,片刻后,似是明白了什么,忍不住轻轻扬了扬唇角。

    “它不过是只飞禽,你何故为难它?”

    “它可不是普通的飞禽。”将苏景小心当下,挥手关上大门,萧慕容犹豫了会儿,方才将之前那小姑娘送给他的花递给了苏景,“虽为禽类,却有灵性。从前在长生门时,师父曾将它托与我照看过一段日子。”

    “这鸟只要见到好看的,便不由分说的往人家身上粘,好色的很。”

    “这是什么?”看着萧慕容那难得有些孩子气的模样,苏景只抿了抿唇,也不准备提出来。而是伸手接了萧慕容递过来那支红花,将话题给转移开。

    许是,慕容也在努力的,让他看到他的全部罢。

    就如同自己一样……

    “是九容。”低眸看了眼苏景手中那朵花,随后将目光微微抬起来一些,对上苏景眼眸,萧慕容微微扬了扬唇角,“是一个小姑娘送的。接过它时,我便想,它该是你的。”

    九容,大陵独有的花,意为长久隽永之情。

    “从前也见过这花,却是不知,它便是九容。”苏景低眸看着手中那朵红花,片刻之后,方又抬眸望向萧慕容。

    那双好看的眼眸里不知是划过何种情绪,就仿佛带着某些不可抵抗的力量一般,竟让萧慕容忍不住心尖一颤。

    他的阿景是如此好看,也怪不得大白会想要亲近于他。

    长眸深邃,低眸看着苏景眼睛,片刻之后,萧慕容伸手揽住苏景腰身,与之额头相抵,随后俯身吻上他唇瓣。

    这个人,是他的。

    便是连一只飞禽,他都不会放过。

    闭上眼睛,敛去眸中暴虐,萧慕容想,阿景只当他是孩子气,却是不知,他想独占他的欲/望,其实是多么的疯狂恐怖。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