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的保镖男友〕〔次元法典〕〔咸鱼的自救攻略〕〔权宦医妃:厂公太〕〔魂惊天:逆天仙尊〕〔蚕食万界的饕餮君〕〔诗意的情感〕〔我有一座军火库〕〔奶爸的娱乐人生〕〔变身在漫威世界〕〔木叶之封火连天〕〔重生空间之少将仙〕〔九零学霸小军医〕〔皇帝培养手册〕〔都末日了还不网恋〕〔末世危机〕〔昨天还能怎么皮〕〔重生之少将仙妻〕〔降落远古〕〔命运之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宠 40.他将他看的太重
    身子就好像被凭空抽去了气力一般,软软的, 提不上劲来。

    慢慢睁开眼睛, 苏景抬眸看着萧慕容那近在咫尺的俊颜。看着阳光在他那浓密的睫毛上轻轻颤动的模样, 也说不出是何缘故,心底突然就像抹了蜜糖一般,只觉得甜蜜。

    脸上的温度仿佛又变烫了些, 心跳早已快的不能自已。

    苏景看着萧慕容闭着双眼、眉眼温和的模样,却是不明白, 明明他与慕容之间, 便是连最亲近的事情都已经做过许多次,可不知为何, 每次只要慕容一挨近他,他便会变得与平时大不相同。

    这时候, 萧慕容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睛, 他很快便对上了苏景眼眸。

    只稍作停顿,萧慕容便已知道苏景是在偷偷看他。

    忍不住愉悦的扬了扬唇角。微微离开了些苏景的唇瓣,萧慕容用鼻尖轻轻触碰了下苏景的鼻子, 低声对他说道:“认真些, 阿景。”带着笑意的声音就那样落入苏景耳中,轻如呢喃,低沉的惑人。

    “嗯……”心中就好像是被一支羽毛划过一般, 忍不住的轻轻颤动了一下。

    脸上的红晕仿佛变得比之前更深了些, 苏景抬眸看着萧慕容深邃眼眸, 片刻后,抵不过心中羞赧,便索性又低垂下眼睑,重新闭上了眼睛。

    轻笑出声。

    抬手抚过苏景脸侧,萧慕容伸手托住苏景下颌,正要倾身下去,吻他唇瓣,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鸣琮的声音,打断了他即将要做的事情。

    “王爷,四皇子身边的侍卫未名求见。”

    “未名?”

    低眸看着苏景又重新睁开的眼睛,萧慕容心下一动,低头在苏景鼻尖上轻轻咬了咬,方才松开他,转过身去,对门外的鸣琮说道:“让他在外厅侯着,便说本王随后便到。”

    “是……”鸣琮恭敬的应了,转身便要离去,这时候,又听得身后子陵居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传话之事由暗鸦代劳,你便不用去了。”牵着苏景走出子陵居,萧慕容偏眸看向内院一侧,正好看到此刻正用力抱着大白脖子,制止它往这边跑的林言渟。

    收回目光,单薄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萧慕容对鸣琮说道,“今日你暂且不必再跟着本王。”

    “是。”鸣琮顿了顿身子,似是有些疑惑,转过身来抬眸看了萧慕容一眼,见王爷不似说笑,当下未过多犹豫,便恭敬的应了。

    正抱着大白的脖子把它往墙角拖的林言渟一听萧慕容这话,当下便察觉到了不对劲,顿了顿身子,连忙抬眸去看萧慕容。

    眸光相对之时,只见萧慕容那深邃的长眸中似是划过一抹幽光,尚未等林言渟开口,他便率先收回了目光,转眸望向鸣琮,对他说道:“大白乃师父爱宠,如今师父不在王府,本王却也不能亏待了它。”

    “师弟,你想干嘛?”林言渟已经隐隐感觉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将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了。

    果然,萧慕容看都没往他这边看一眼,继续对鸣琮说道:“本王记得大白从前喜欢亲近与你,在师父未到之前,你便替本王照看它一段日子罢。”

    “小琮你别答应他。”林言渟右眼一跳,心想萧慕容这厮果然是要与他寻仇。

    要知道,大白这只色鸟,粘人的时候可是不分早晚的!

    他不过是不想让大白粘自己媳妇,所以将大白拎进了子陵居而已。

    他哪儿知道那么赶巧,苏景会正好在子陵居外看书?他哪知道大白会粘上苏景……呢……

    心中这样想着,手下力道便不由得放松了些许。

    说时迟那时快,大白一个蹲身,直接从林言渟手里钻了出来,飞也似的往苏景那边跑。

    可等它跑到苏景身旁时,那原本飞一般的气势却是不知为何又缓了下来,怂巴巴的抬起头去看了看萧慕容,站在苏景身旁晃了晃它那圆滚滚的身子,大白犹豫片刻后,竟是转过身,一把扑到了鸣琮的身上。

    这只鸟,竟然还会退而求其次?

    “啪嗒!”一声折断手中不知从哪儿扯来的树枝,林言渟紧紧的盯着那只扑进他媳妇怀里的那只大白雕,脸上的表情,五彩缤纷。

    ……

    ……

    未名此次过来,是代他主子传话的。

    说是四皇子萧慕离一直惦记着上次在裕王府说错话惹得萧慕容不快的事情,思虑再三过后,决定请萧慕容去一趟万花楼,以此谢罪。

    萧慕容自是知道萧慕离的意思,况且,相邀万花楼一事,本就是他让未名告知萧慕离的。所以,并未过多迟疑,萧慕容当下便将这事应了下来。

    ……

    ……

    万花楼,京师内最高雅的寻乐之地。

    抬眸看着未名离去的背影,那双好看的眼眸里划过几分迷蒙,苏景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就连萧慕容来到他身侧他都并未发觉。

    “怎么了?”伸手握住苏景放在桌上的那只手,萧慕容俯身抱起苏景,靠近到他耳边轻声问道。

    长长的睫毛宛若蝶翼一般轻颤了两下,低垂下眼眸,敛去眸中情绪,苏景顺从的抬手搂住萧慕容脖子,正想回一句无事。

    可待他抬眸对上萧慕容眼睛时,那句尚未出口的“无事”终是在心底转了个弯,随后消失于无痕。

    慕容说过,他心中想什么,都可说与他听。

    即使说出来了,反而会觉得自己这般想法当真是毫无道理。

    可若是慕容的话,他便是将这外人看来许是毫无道理的东西说与他听……

    想到这儿,苏景的思绪又微微顿了顿,回想起今晨慕容同他说的那些话,苏景想,许是同他说起这些,也是无妨的罢……

    敛下长睫,微微侧过脸去,用额头与萧慕容的额角相抵。感受到萧慕容身上传过来的温度,苏景又沉默了许久,方才轻声说道:“只是想着,慕容身份不同,日后若是应付的人多了,像万花楼那般地方,少不了会多去几次……”

    正准备走上长廊的身子似是顿了顿,随后又仿佛之前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继续往长廊对侧走去,萧慕容没做回答,只微微侧过头去,吻了吻苏景的脸颊。

    身子便在此刻突然变得僵硬了些,苏景偏眸看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萧慕容,向来平和的心境竟是忍不住的荡开了涟漪。

    “这样说,许是小气了些,若是你不爱听这些,往后……”

    “阿景。”停下身子,低眸看向苏景的眼眸,萧慕容又从中寻出了丝丝恐惧。

    阿景便是将他看的太重,方才事事替他着想。

    也是直至此刻,萧慕容方才明白,其实阿景不是不习惯将心事说与他听,而是因将他看的太重,害怕说与他听。

    害怕他听了,会觉得他不好。

    “莫要看轻了自己。”小心将苏景放下,让他后背抵在长廊旁那朱色玄武柱上,萧慕容抬手托起苏景的下颌,让他与自己目光相对,“你在为夫这里,是不同的。”

    深邃的长眸中划过一抹心疼,萧慕容看着苏景眼眸深处那逐渐褪去的局促,片刻后,俯身轻柔吻住他唇瓣。

    阿景将他看的太重,本该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可不知为何,刚刚见着阿景那样局促着想要同他解释的模样,他却会觉得心疼。

    感受到对方的温柔,苏景开始慢慢回应萧慕容的吻。

    抬手回抱住萧慕容劲瘦的腰身,苏景借着换气的空挡,轻声问道:“那,你刚刚……为何不曾言语?”

    “当时只觉得阿景能在清醒时将心事说与我听是件令人心悦之事,一时愉悦,却又并不知该如何开口,索性便未言语。”又在苏景唇瓣上吻了吻,萧慕容将头抵在苏景肩膀上,低声道,“一心只想着快些带你回子陵居。”

    颈侧传来的温热令人无法忽视,苏景将手放置在萧慕容的后背上,忍不住微微仰起些脖子,“为何要快些回去?”

    “为夫以为夫人会懂。”偏头在苏景颈侧吻了吻,萧慕容方抬起头来,看着苏景,挑了挑右边唇角,“你知我不擅表达情绪,只有在……”

    “别说了。”连忙抬手捂住萧慕容嘴唇,苏景似是知道他话中意思,白皙的脸庞又透出了粉红的颜色,苏景低垂着眼眸,许久之后,方才又抬起眸来看向萧慕容,“那便快些回去罢。”

    许是第一次这般主动,苏景觉得太过羞赧,是以说出此话时,他的声音很轻,轻如鸿羽。

    低眸看着苏景那面色潮红,眸中尚带着水光的模样,目光一沉,萧慕容竟是再次伸手揽住他腰身,对准他那已经被吻得红肿的唇瓣又狠狠的吻了下去。

    “阿景。”温热的吻慢慢滑至苏景耳侧,萧慕容感受着苏景急促的呼吸,带着几分报复性的张嘴轻轻咬住苏景耳尖,他靠在他耳旁,低声对他说道,“你真是个令人欲罢不能的妖精。”

    “唔……并非是……”

    ……

    ……

    万花楼里,莺歌燕舞,诗情雅赋,别有一番风味。

    烛光自那雕花的灯笼里映出来,朦胧的照在四处,美人如云,在那丝丝朦胧中,更是显得勾人心魄。

    可便是这般环境下,却依旧有那么一处安宁别致之地。

    万花楼其实分六层,一楼接待,二楼为普通喝茶处,三楼乃寻欢之地,四楼为琴棋书画四阁所在,五楼是达官贵人来楼内吃酒听曲时所用雅间,六楼乃是万花楼楼主为皇亲贵胄特设之地。

    在明里,万花楼虽是个集茶楼酒楼花楼为一处的杂糅之地,可每一楼都分的明确。但实际上,若是五楼与六楼的贵客想寻乐子,身处四楼的四阁花魁便可通过暗廊上楼。

    而此次,萧慕离与萧慕容便是来了这万花楼第六层的一间雅间之内。

    “当真是宠到了极致,去哪儿都要带着。”将所有人都屏退之后,萧慕离这才挑起唇角。目光划过萧慕容身侧的苏景,随后又重新落在萧慕容身上,那双狐狸眼里,划过一抹兴味。

    “那么皇兄可明白本王让你来万花楼之意?”没在意萧慕离的调笑,萧慕容抬眸对上他眼眸,沉声问道。

    没有立即回应萧慕容问话,萧慕离低眸看着手中杯盏,片刻后,方才弯了弯唇角,笑道:“自是,明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